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广丰隐士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抗战后期美军军车在我国“横冲直撞”的真实原因
2828 次点击
8 个回复
广丰隐士 于 2020-07-31 21:37:3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1941年日军偷袭美国的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随后美国开始大规模地援助我国,比如直接向我国派遣“驻华美军”,以及赠送汽车(含军车)给我国。无论是驻华美军自己的军车,还是美国赠送给中方的汽车,都是美国制造的美制汽车、美式汽车,车子的方向盘、驾驶座都在车内的左侧,而当时及那之前的中国,交通规则都是车子必须靠马路的左侧行驶,因此当时我国的汽车的方向盘、驾驶座都安装在车厢、车身内的右侧;而无论是开有轨电车和汽车的人,还是骑自行车、拉“黄包车”(人力车)的人,也都习惯了靠马路的左侧行驶!
    那么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驾驶着美制汽车的驻华美军一下子很难把自己的习惯改成靠左行驶,关键是美制汽车的方向盘、驾驶座在车内的左侧!于是看起来似乎就是“美军的军车在中国各城市的大街上‘横冲直撞’ ”。据下面的公安部“交通安全微发布”发布的一篇文章中讲,从1946年开始,我国的交通规则改成了跟当时全球70%的国家一样的“靠右行驶”,但那么多开车和骑自行车的中国人一下子改不了几十年养成的靠左行驶的习惯,当时中国大多数的汽车仍是方向盘在车内右侧的汽车!所以当时有大量的中国人违反新的交通规则,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只不过由于美式军车在中国街道上的汽车中所占的比例属于“少数”,于是当美式军车在中国的街道上行驶时,看起来反而象是遵守着我国新的交通规则的美式军车在“横冲直撞”。不信的话,就请看下面这篇文章及其所附的老照片:

我国最早的交通法规定 汽车必须靠左行驶
来源:公安部“交通安全微发布”
| 2015-01-14 09:48

  转自“交通网”的这个网页:https://www.122.cn/jtwxiang/jtbjd/496198.shtml;“交通网”则是“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中心”主办的。
    我国交通通行方向经历“右—左—右”变革,汉代长安城实行“右为入,左为出,中为御道”的右侧通行制。唐代也有车辆靠右行驶的规定,“以鼓城门入由左,出由右,皆周法也”。但真正意义上的交通规则的产生,是在汽车出现之后。

民国时交警站岗亭 车辆靠左通行

    鸦片战争后 各地汽车左右通行的规则不同
    1841年鸦片战争后,英国殖民势力把左行制传入香港和上海等英租界,浙江、广东等地同样是受到英国的影响,采用左行制。伪满洲国、蒙疆政府和日本占领区也采取左行规则。而山东、直隶(今北京、天津一带)等北方省份,由于德国、美国等国的影响,采用右行规则。

民国华成烟草股份有限公司印发烟片正面:汽车靠左边走


民国华成烟草股份有限公司印发烟片背面:公路交通安全须知的宣传语提到“靠左边走”

    1934年颁布的最早的交通法规实行左行通行制
    中国最早的全国性交通法规是1934年12月国民政府颁布的《陆上交通管理规则》,当时实行左行通行制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接受了大批美国援助,美国汽车由于马力大、性能好,开始大量进入中国,右驾车占了数量优势,于是国民政府下令从1946年1月l日零时起,汽车一律靠右行。当年颁布的《公路汽车监理实施办法》也开始改为右行制。
    交通改革遇阻时“车辆靠右,行人靠左”原因:汽车多由美国造,改左成本高昂。靠右行还是靠左行,并非一开始就固定,而是长期演变的结果。以英国为首的岛派国家的行驶原则源于欧洲中世纪人们骑马步行的风俗习惯。当初,上马石都设在道路的左侧。也就是说,在汽车出现以前,左右行规则已经有了。在清朝后期,外国进口的“自动车”开始在中国的一些大城市出现,一直是左侧通行,一直到抗战结束。

民国汽车驾驶执照守则 第八条关于汽车左行的规定

  为何左行又变成了右行?
  上世纪30年代的“新生活运动”规定车辆都得靠左行驶。而后的东北等日本占领区也采取左行规则,全国的左行规则基本得到统一。但十多年后,又“一律改为靠右行”,主要是因为抗战期间的后方大城市和抗战胜利之初的上海、天津、成都、重庆等城市驻扎了一定数量的美军。美军不习惯中国靠左行驶的规则,频频发生交通肇事案。以当时情况论,世界各国靠右行驶确为多数。据《申报》统计,二战之前靠右行驶的国家约占世界各国总数的7/10。因此,中国改为靠右行驶,也是为了适应世界趋势。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继续维持这一交通规则,1955年8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颁布的《城市交通规则》第五条规定:“驾驶车辆,赶、骑牲畜,都必须在道路的右边行进”。这是新中国第一次以法律形式规定了靠右行的通行制。

美国人1945年拍摄的北京前门大街“五牌楼”上挂着的“車馬靠右行”的宣传横幅

    另外,促成汽车“左改右”还有一个有趣而重要的现实因素。抗战期间,美国的援助最多,汽车多由美国输入。美国的车辆到中国后,必须对方向盘及灯光进行改装,而这需要大量改装费用。1945年12月31日的《申报》称:“改装费须达车价百分之十二。统计全国车辆因改装而支出之费用,殊为浩大,故节省改装费用,亦为改靠右边行驶理由之一”。与此同时,为适应此项改革,政府还绘制了全国公路行车路线示意图,其中包括行车靠右示意图、超越前车示意图、岔路口顺右拐弯示意图等涉及行车安全与文明的一系列图文结合的资料和规定。

民国左侧通行路标

    车辆“一律靠右” 行人靠边走
    车辆“一律靠右”,而对公路上的行人,国民政府最初设想是“行人仍靠左走”,其理由一是民众已有靠左走的习惯;二是政府认为车与人相对进行,则人早望见,易于避让。但后来有人提出意见:车辆靠右,行人靠左,如车与人相对而行,易增加肇事情况。因此此项规定做了调整,规定如有人行道,行人须走人行道,不得走行车道;如无人行道,“行人靠边走”。
    《新新新闻》上的一段旧资料印证了当时的道路交通情况:在上海,“在这熙熙攘攘嘈杂的人群里,有时会有一小队的童子军走过,他们真使人喜爱,他们服装整洁,精力充沛地用着轻快的步伐走着,他们不是闲逛,而是负责帮助维持交通的工作,因为车马靠右行开始的第一天,恐怕车马行人们都未习惯,致紊乱了交通秩序,所以全市警察、青年团团员、市党部服务队队员和全市学生,都参加这督导工作,他们在细雨蒙蒙下,充分表现着他们的服务精神。”《申报》报道当天上午9时的成都:“公路局之督导车即载警局车管所、公路管理局、市府工务科三机关督导人员,出巡全市……成都童军分会派出童军十余队,协助警局服务,各童军在车民喧嚣拥挤之中,颇能尽责……”
    任何通行规则的制定和改变都有其历史原因,既要顺应道路交通的发展方向,又要兼顾人们的通行习惯和实际需求,改变和完善通行规则就是为了减少和杜绝事故的发生,保证交通参与者的生命财产安全。就拿抗战结束后不久交通规则的“左改右”来说,当时政府充分准备、民间宣传充足、交通秩序维持认真,才得以顺利实施。



从这张老照片里右侧的人力车和自行车可以看出,它们都是靠路的左侧行驶的。图的右侧还能清晰地看到两个招牌:“東方(牌)毛線、襯衣、袜子、毛衣、織品”,和“XX銀號”。


民国时山东省青岛市某马路上的汽车和人力车,汽车都靠路的左侧行驶。图中最右侧的建筑物上镶嵌着“山東汽車行  電話:三一○/三五○ 號”两列字。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31 21:43:01    跟帖回复:
   沙发
有意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31 21:43:01    跟帖回复:
3
不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31 22:26:37    跟帖回复:
4

新中国建国后虽然沿用了民国末期的交通规则,但建国初期不少北京人骑车时仍习惯靠左行驶。这张建国初期的老照片中的乘客可能是当时的“苏联专家”、苏联留学生或东欧某个红色国家的人。


建国初期的很多北京人骑车时仍习惯于靠路的左侧行驶,虽然图中的公交车——电车是靠右行驶。(从图片左上角的楼房可以看出,电车是靠右行驶的。)


民国时期,中国的车辆靠左行驶,为何后来改为靠右行驶[转贴]

    “行车靠右”,这是中国交通规则里最基本的一条。《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五条写得清清楚楚:“机动车、非机动车实行右侧通行。”
    其实,世界上有的国家车辆靠右行驶,有的国家车辆靠左行驶。而且,中国在民国时期,曾经施行车辆靠左行驶的交通规则。只是后来改为了靠右行驶。
    我们从头说起吧。
    晚清时期,汽车这个舶来品,逐渐进入到中国。那时候,中国还没有出台交通规则,汽车行驶有的靠左,有的靠右,很混乱。具体而言,就是受美国、法国、德国影响比较大的地方,比如直隶、山东、山西等北方省份,汽车靠右行驶;受英国、日本影响比较大的地方,比如广东、浙江、福建、上海等南方省份,汽车靠左行驶。
    交通规则的不统一,很容易造成各种混乱,以至于发生交通事故。因此,1934年,当时的国民政府推行“新生活运动”时,特意统一了交通规则,规定汽车在公路上行驶时,一律靠左。
    从那以后,中国的车辆开始靠左行驶。对于违反规定者,处以罚款。1943年7月10日制定施行的《违警罚法》第五十八条第七款中规定,车马、行人“不按左侧前进,不听禁止者,处二十元以下罚锾或申诫。”
    20元,几乎就是一个工厂工人一个月的薪水了。
    可是,11年后,靠左行驶的交通规则再次改变,改为靠右行驶。这是什么原因呢?
    这与美国的强力影响有关。美国的强力影响来自于两方面。
    一、美国援助中国的车辆不适应靠左行驶的交通规则。
    在1937年至1945年,美国向中国援助了大量军用物资,其中就包括汽车。由于美国实行靠右行驶的交通规则,因而所有汽车的方向盘都在左边。这样的车辆,很难适应靠左行驶的交通规则
。如果要在中国的道路上行驶美国汽车,就必须将这些美国汽车的方向盘进行改装。而要改装,就牵涉到一大笔改装费用。
    1945年12月31日《申报》刊登文章说:“改装费须达车价百分之十二。统计全国车辆因改装而支出之费用,殊为浩大。”既然改装费用如此巨大,那么何不干脆将交通规则修改,改成汽车靠右行驶?

    二、美军军车不适应靠左行驶的交通规则。
    在1937年至1945年,美国在中国部分城市驻扎了一定数量的军队。这些军队配备了许多军车。美国军车没有进行改装,驾驶员也不适应靠左行驶的交通规则,频繁发生交通事故。
    1946年2月9日《申报》刊文说:“胜利的前夕,在后方诸大城市中,如重庆、昆明、成都、贵阳等地,因为军用汽车云集,运输量激增,均有行车秩序混乱的发生,及肇祸伤人的不幸事件。”既然美国军车不适应靠左行驶的交通规则,唯有将交通规则改为靠右行驶,才能避免交通事故的发生。

    除了美国的强力影响,世界各国纷纷采用靠右行驶的交通规则,正在成为一种大趋势,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中国的决策。
    当时,世界上实现靠左行驶交通规则的国家,除了英国、日本外,只有印度、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斯里兰卡、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三十多个国家。此外,美国、德国、法国、巴西等绝大多数国家,都实行靠右行驶的交通规则。因此,中国有必要对靠左行驶的交通规则进行改变,适应靠右行驶的时代大趋势。
    于是,在1946年1月1日,当局施行了《改进市区及公路交通管理办法》,将靠左行驶的交通规则,改为靠右行驶。1946年6月19日公布的《违警罚法》第五十八条第七款规定,车马、行人“不按右侧前进,不听禁止者,处二十圆以下罚锾或申诫。”
    从那以后,中国的车辆一律靠右行驶。

    有意思的是,当局还曾经规定“行人靠左”,避免与汽车发生冲撞。但有人提出异议:按照这个规定,当行人与汽车相对而行时,岂不是要对撞?当局便取消了这个规定,只是规定“行人靠边”。
    当然,要一下子改变人们已经遵守了11年的开车习惯,并不容易。为此,当局做足了宣传工作,又在新规定正式实施之日出动了童子军、学生等力量,到街道上来维持交通秩序,从而逐渐让人们接受了靠右行驶的交通规则。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沿用了靠右行驶的交通规则,一直到今天都没有改变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31 22:29:19    跟帖回复:
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01 09:02:24    跟帖回复:
6

成都老作家流沙河: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转贴]

转自“人民网”“国际”频道的这个网页:http://world.people.com.cn/GB/1030/6673348.html

  作者简介:流沙河(1931年- ),原名余勋坦,著名当代诗人,成都人,四川大学肄业。建国后,历任川西《农民报》副刊编辑、《星星》诗刊编辑、中国作协第四届理事。所著的诗集有《告别火星》、《流沙河诗集》、《乞丐》等。此文是他的一次演讲。
    摘要:我要告诉大家:美国人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1900年八国联军进入北京,第二年的“庚子赔款”所有的八个列强,其中只有一个国家拿到这个钱没有动,就是美国。后来以各种方式退给我们了,其中一种方式叫“庚款留学生”,还有的拿来补贴我们的大学。我告诉你们,抗战时期山西有一个“铭贤学院”迁到我的家乡来。这个学校是和美国欧柏林学校挂了钩的,欧柏林大学有个“山西基金会”就是美国政府用庚子赔款设立的。“山西基金会”的钱就用来资助办铭贤学院,从30年代创办就是用的这个钱。


  流沙河:各位朋友(热烈的掌声),我比在座各位朋友蠢长得多,我今年已经74岁了。我这个人谈不上什么“思想”;但是由于我的年龄比你们大,我曾经亲身经历的事比如抗日战争你们没有经历过,这就是我跟大家不同的地方。今天来,我只跟大家讲两件事情。
  我的家乡在今天的青白江区城乡镇,在那时金堂县的县城里边,一条好深的巷子叫槐树街,出去有一个庙子叫“川祖庙”(音)。从我当小学生起,这个川祖庙就有一拨一拨的壮丁进来集训,两三个月后就开赴前线去了。这都是我这个小学生亲眼见到的。这些壮丁苦得很,他们穿得稀烂,我没有看见任何强迫,全部是招派,而且都是自愿的。
  这些壮丁是怎样来的呢?当时的征兵政策,叫“三丁抽一,五丁抽二”――你有三弟兄必须要出一个去打仗,有五个要出两个。出了以后由国民政府(县政府)给“安家费”(用“黄谷”就是没有碾出来的米发放),所有壮丁的家属都领了的。这里面我所见到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是自己去的,“拉壮丁”的事有没有?有,我亲自看见过一次,而且这一次的情况是:有个保长,他完成了任务又乱打主意,想再拉一个木匠。那天木匠收了工从房子上下来,保长就把他拉了。
  但是拉了以后第二天就放了,为什么呢?因为这样子做不合法。由于当时负担壮丁的人除了保长以外还有很多乡长,别人都是按照规定而他完成后又胡乱来,怎么行呢?所以后来就放了。这是我见到的唯一一次。我见过川祖庙里一批批来一批批走不下数千人,这些壮丁怎么可能都是强迫拉来的呢?拉来他不跑吗?很容易他就跑了,那个庙子几面都是空的。这些壮丁非常苦、非常惨,我们四川的三百万壮丁几乎都是农民。全部是这些最穷苦的老百姓。而且这中间我没有看见过逃兵。逃兵有没有?有。连正规的兵营都有逃兵,但怎么能拿这跟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来比呢?
  而且还跟你们不同,本人有幸接触过一大批这样的人。那是文革中我这个“右派”。这些就是我亲自看见过的抗日战争到前线打过仗的人。无论你们要采取什么做法,都难以抹杀四川三百万“壮丁”的善良勇敢,和他们在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中作出的贡献和牺牲――四川的壮丁牺牲在战场上有几十万。他们用的武器根本没法跟人比,但是他们去赴死了。这是我终身难以改变的印象。这就是我要讲给大家听的第一个故事。
  第二个故事也是我亲身看见的。我要告诉大家:美国人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1900年八国联军进入北京,第二年的“庚子赔款”所有的八个列强,其中只有一个国家拿到这个钱没有动,就是美国。后来以各种方式退给我们了,其中一种方式叫“庚款留学生”,还有的拿来补贴我们的大学。我告诉你们,抗战时期山西有一个“铭贤学院”迁到我的家乡来。这个学校是和美国欧柏林学校挂了钩的,欧柏林大学有个“山西基金会”就是美国政府用庚子赔款设立的。“山西基金会”的钱就用来资助办铭贤学院,从30年代创办就是用的这个钱。
  后来抗日战争了辗转数千里逃到我们家乡,我们家乡最大一个姓曾的地主,他主动把自己一个寨子腾空,全部免费借给这个学校。这个学院就这样一直办了下来。政权改制后它就变成了“山西农学院”和“山西工学院”,然后跟美国交恶后每年的这个钱就没有了。那头也没有作任何解释,我们这头说“我们革命国家,谁要你帝国主义的臭钱”,就这样从建国以后这个钱就断了数十年。
  到了改革开放初期,欧柏林大学的“山西基金会”派了一个工作人员,一个27岁的小伙子到中国大陆来,找到中国政府。问他有什么事情,他说你们国家从前有个铭贤学院还在不在?哦,大家就告诉他说这个铭贤学院从建国后就迁回了山西,在它的基础上办了一个“山西工学院”和一个“山西农学院”。然后这个小伙子就去找,找到里面一些老的教师,果然证明这是事实。考察后他就走了,也没有说什么话。过了一段时间美国方面就正式派代表来,说是要接触你们原来铭贤学院、现今是“山西农学院”和“山西工学院”的人,要拨一大笔款给他们。你想我们这边的官员听说有“美圆”来,那个积极性之高啊(笑声),马上把工学院、农学院的党的领导,党委书记、院长每个单位派起代表团来。但是一接触没有发现一个真正是原来铭贤学院的人。人家“山西基金会”说你们来的都是官员,我们要见铭贤学院的人。怎么办,怎么办?最后才想起山西农学院有个右派分子是原来铭贤学院的,于是去把这个扫厕所的教授老头找来,说让你加入我们这个代表团,你走在前面。结果人家还认得到他,从此以后每年20万美圆就没有断过,10万给农学院,10万给工学院。这样大家才知道,原来尽管。夺取政权后这个钱就断了,但美国人一分钱都没有动,全部拿来存起连本带利增值了几十年,现在就能够每年拿出20万给这两个学校。这是我一个在铭贤学院读过书的朋友讲给我听的,我听了当时就哭起来了(掌声)。八国联军中没有一个国家这样做。
  其中最恶劣的有两个,一个是日本,日本把我们赔的钱都拿去制造武器再来打我们;第二个就是俄国,极其无耻贪婪。而不久前我读一个清朝派到美国去的人写的笔记,当时的美国总统接见这名外交官时曾表示:有两个国家想要侵略你们,一个是日本,一个是俄国。贵国受列强欺负,我们美利坚合众国是同情你们的;我们希望你们要强大起来,一个强大的中国是符合美国的利益的。还有一个事情,就是八国联军走后,中国的赔款绝大部分不是给的银子,根本没有那么多现银。是通过什么方式给的呢?是从中国的海关收入里每年扣出。中国总署由八国推举的代表、一个叫赫德的美国人管理赔款帐目,赫德管理的帐目那是一清二楚。美国人在这方面的品行也为世所公认。
  抗日战争爆发时我刚进小学,到我进初中的时候抗战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也是最艰难的时期。我13岁那年曾经与其他同学一起去美军的军用机场,跟所有大人一样参加劳动。一样吃的是糙米饭,米汤是红颜色有气味的;一样是八个人一桌,只有一小碗不见油花的盐拌萝卜丝。就这样修了一个星期机场。我们这些娃儿是怎样想的呢?——再不出力国家就要亡了。因为从小我们的老师就跟我们讲:一定不能当亡国奴!当了亡国奴就要像朝鲜人那样,见到日本人来了就要立正鞠躬,日本人要骑马还要垫背让日本人踩着上马。这就是亡国奴!因此我们从小就知道要爱自己的国家。当时国民政府也好、老师也好,要我们爱国从来没有说过“爱国主义”这几个字。你要知道,“爱国”成了“主义”,就是一种“学说”,一种学说是不含任何情感的(掌声)。我们的老师说“要爱国”,余光中对我说“爱国是一种感情,不是一种主义”。我从小就是被这种感情所制约的。
  ——后来这个机场修起了,我当学生亲自看见这些美国飞行员从我家院子上空飞过,去轰炸东京,轰炸日本的钢铁城市八幡,有B-29、P-51(“野马式”战斗机)、还有一种叫“黑寡妇”的战斗机。往往是早上看见一架架B-29编队飞走,下午回来时都已经是打散的了。我亲自见过有些回来的轰炸机,四个螺旋桨有三个都不转了,就靠一个螺旋桨飞回来;还有的翅膀上被高射炮打穿的洞有桌子那么大,透过洞看得见蓝天。小时候看见这些飞行员只觉得他们很英勇,却不知道他们中还有很多人早已葬身太平洋鱼腹之中了。这些就是我们的朋友啊,死在这里啦!这些死让我无法释怀。
  另外我还要讲讲美国人的善良。我们中国人,我们贫穷,我们没有自尊心,我们不争气——我们那么多中国人,去偷机场里面美军的军用品,美军从来没有来追查过。在我的家乡,每天黄昏后地下摆的摊子卖的全是军用品,贼货。偷来的美军皮靴、腰带、衣裳、罐头——连花生米罐头都偷,最后就是美军卫生用纸,一捆一捆的偷出来在那里卖。任何美军都没有来追查,换了其他国家是做不到的。美国人单纯天真,而且体谅穷人,晓得你们这个国家没有办法。搞到什么程度,连美国人的枪都要偷,流落出许多卡宾枪,美国空军战士用的那种短卡宾。是由于这些美国兵,他们自由散漫惯了,他们进食堂吃饭有个规定:不允许带武器进入。所有卡宾枪都在食堂外的墙边排成一排,结果吃了饭出来发现枪被偷了。偷了美国人还是就算了,说没关系他又去领。偷美国人皮靴的情况是,美国兵的营房晚上睡觉他们要空气流通不关门,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哇啦哇啦闹鞋子没有了,于是再去领一双。
  后来我在60年代文化大革命前所在的农场,靠近凤凰山飞机场。那里的农民对美军也很熟悉。当时有个姓黄的老大爷是“贫下中农协会”的主席,属于“无产阶级”,党很信任的那种人。他跟我摆起过去的事说:“美国人都是些瓜娃子!”我说:“咋个喃?”他说:“嗨呀,我们净整他们!”说是美国空军因为要有营养,就在天回镇那边买了许多鸡,委托他们去熬鸡汤。“我们只要炖的鸡汤一煮开,就把整鸡捞起来丢在潲水桶里,每天下午挑潲水走时美国人又不检查,结果挑了几十只鸡出来每天晚上在天回镇卖白斩鸡,嗬哟,吃的人还多得很!”(笑声、叹息声)“——美国人居然还不知道,不是瓜娃子吗?”
  另外还有我亲自见到的一件事。在广汉机场那里有一个小娃儿——那个机场虽然是军用的,但小孩进去美国人根本不管,我就进去很近的看过飞机——有一个小娃儿突然就丢失了,于是那些农民就闹,说美国人把娃儿偷了。结果过了一个月那个美军休假回来把娃儿带了回来,给他换了一身新衣服,包包里还塞满了美圆,送他回家。这些我亲眼看见的事情,使我对美国人的单纯善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不管在朝鲜战争开始后说美国人咋个咋个的坏。50年代初我们国家编了一套连环画,是中国那些最有名的画家集体创作的,叫《美帝百年侵华史》,拿来在全国宣传,连每个村庄都贴得有。那美国人简直是青面獠牙啊,美国人坏得不得了。后来在文化大革命前我在凤凰山机场挖地,因为那里过去是美军机场,有个“左派同志”就说:“不晓得他们在这里强奸了我们多少中国妇女!”我当时忍不住冒了一句“——还要调查了才晓得。”嗬,这下报告上去,说我是“坚持反动立场”(笑声)。所以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人的记忆无法抹杀。人们信仰的“主义”可以改变,记忆、事实却无法抹杀。
  到了80年代我年纪很大了,也都可以出国了,这种记忆依然在起作用。我两次随中国作家代表团出访,一次作为团员、一次是团长。
  作为团长那次是到菲律宾。去之前我就知道菲律宾马尼拉南郊有个美军墓园,在太平洋战争中美军牺牲的七万人,有二万五千零七百多人埋葬在这里。因为当年本人研究台湾诗,有四位台湾著名诗人都到过这个墓园并写过诗,其中写得最好的是罗门(大意):“……太平洋的海底没有门,史密斯、威廉斯你们已经去不成了,就在太平洋的海底吧;哦,等待你们的烟花肯定要放过,等国丧节吧……”〔整理者注:原诗较长,相应部分为“……史密斯威廉斯烟花节光荣伸不出手来接你们回家……史密斯威廉斯当落日烧红满野芒果林于昏暮/神都将急急离去星也落尽/你们是那里也不去了/太平洋阴森的海底是没有门的”〕看了很难过。所以我就立下誓言:只要我到菲律宾就一定要去那里。结果到菲律宾后——我是团长,下面还有几位团员——那边一安排,参观的节目里没有这个,没有这个叫“麦金利堡”(FortMckinly)的二战美军墓园。一看我就很失望。我就琢磨要想个什么办法。
  在那里一切都要服从大使馆,而到菲律宾的作家代表团我们已经是第三个了,以前两个都没有去美军墓园的安排。因为菲律宾政府的安排要跟中国大使馆商量,80年代中国大使馆绝对不会允许去参观。到后来第二天我们就要走了,每个人包包里都还揣得有几百个比索,那天下午我就说“今天下午放假,各位同志你们要采购什么的赶快去”。等大家走了,我就一个人找到当地一个写诗的华侨叫李云鹤(音),请他带我去。他说“可以,可以,但是你们中国作家从来没有哪个去的啊。”我说“台湾呢?”他说“台湾是每个作家非去那里不可!”我一下就明白了:人各有感情。我们这边是枪杆子造反打出来的江山,当然就把美国当成敌人;而台湾那边他们记得到,是他们曾经的战友。在我们这边的人里,我是第一个去的。
  那个下午我真是感慨良多。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墓园,更让我惊奇的是下面的情况。
  首先是所有的墓碑上一律只有四项内容:一、姓名;二、籍贯;三、部队番号;四、牺牲年、月、日。起先我很纳闷:这里埋葬的军人中既有将军,又有其下不同军衔的和普通士兵,怎么一点没有反映?后来一想才恍然大悟——别人认为将军也好、元帅也好、士兵也好,都是活着时候的一个身份;他死了在上帝面前就都是一个普通人了,就没有这些区别了。这是鄙人受的第一个教育。
  其次是不分军阶所有墓都修得一模一样,占的面积就那么一点——他们那个不能叫“坟”,中国式的坟是要鼓起来的,而它是平的,上面是一个十字架墓碑。别人的政府花的是什么钱?绝对是我们这些脑筋想象不出来的。80年代我的全部财产加起来还抵不上这个小小的十字架!为什么呢?那是从意大利西西里岛产的“雪花大理石”专门采下来,刻制好了再绕半个地球运到这里来——我连运费都出不起,而且每个都是一样的。这是我看见的:别人没有分任何等级。别人坟墓的排列次序是按ABCD的顺序区分的,你叫Adam你就排在前面,在A区;叫Zemota就在最后,查找起来很方便。别人不仅活着的时候要平等,死了都要平等(掌声)。
  这样的事情是在中国我看不见的。还有在墓园前面刻了很多标语,都是黑色大理石填金,它的英文翻译出来就是:“主啊,在我们和强大敌人搏斗最艰难的时候,是祢鼓舞我们勇往直前”,——是“主”,你注意:不是“。党”、“共和党”(掌声)——“上帝啊,祢从太平洋海底把他们的灵魂带回去吧”,“主啊,原谅我们的软弱,多亏祢的支持我们才坚持到最后英勇牺牲”等等——里面没有一个字提到美国总统罗斯福,虽然罗斯福那么伟大;没有一个字提到“。党”、“共和党”。这是不是就是说他们迷信呢?不是的。因为在这里“主”是一个符号,意味着平等——“我们所有的人,死后在GOD面前大家都是一样的”。因此无论你对“主”,然后到了整个墓园的中心区,有一座灰色水泥方塔,三面都是光的,只有一面刻有浮雕,没有任何文字。
  这浮雕也令当时的我十分惊诧。
  因为按照我们的想法,它的内容应该是歌颂这些牺牲了的美国将士,如果要我来为我们的革命墓园设计的话,那就是一幅战士端枪冲锋、领袖在后面挥手之类的图景;但我一看却完全不是这样,很让我感到惊奇。
  它刻的是一个半裸的小伙子双手持剑,这样握着,边上有一些树林——哦,我一下子明白了。这是圣乔治。所有欧洲人都知道的民间传说里斩恶龙、救爱人的圣乔治。这是用圣乔治这个形象代表全体牺牲的美国将士。而且圣乔治脸上没有一点胜利的喜悦,完全是面临大搏斗的紧张,两手紧握宝剑、双目凝视着远方正在扑来的恶龙。这形象一下打动了我。再一看,还有:圣乔治上面两边各有一个少女,穿着古希腊长裙——是自由女神(一个叫Freedom,一个叫Liberty),意思是说他这样英勇战斗是为了自由(掌声)。还没有完。在自由女神的更上面,还有一个妇女,半身像,我一看就懂了——她一手拿天平,一手持权杖,这个女子是Virgin,正义女神。哦,战斗是为了自由,自由又是为了什么呢?为了正义。她这个正义女神一手拿天平——要有平等,一手拿着权杖——要有民权、人权。正义女神上面还有没有?还有。还有就不是神啦,是一个普通美国妇女怀抱一个婴儿:那个美国妇女是“祖国”,那个婴儿就是“祖国的未来”。一个妇女护着婴儿就是整个立意,没有任何文字说明,但我却是深受教益:这就是别人社会、立国的基本价值取向,都在这里面了。
  后来我又看见有个墓碑,上面既无姓名籍贯又无部队番号,只刻了一些英文分三行排列,翻译出来就是:“这里躺着一个武装的同志……Oh,God!——只有上帝才知道他是谁”——这是一个无名战士的墓。按照我们这边,任何革命墓园,都要审查历史。如果你连姓名都没有,就没有资格进革命陵园,因为万一你是叛徒呢?而别人就是没有姓名的也一样给他立了碑。再往下看,又看见一个墓使我心头非常快活。这个墓是一个华裔的,因为他姓名的写法是:N一个省略点;M一个省略点;后面K、I、N——他姓“金”。我在这个墓碑前照了一张相,为此感到些许欣慰。
  我的菲律宾华侨朋友对我说:“有几个墓的墓碑不是十字架,我们搞不懂是什么东西,是不是你去给我们认一下?”于是我们就一起去找,找到了我一看,是一个六边形的墓碑,上面还是刻着姓名、籍贯、部队番号、牺牲年月日。我说:“他是犹太人。”凡是读过《旧约》“出埃及记”的都知道,摩西带着以色列人(犹太人)在沙漠里走了几十年都没能回到故乡,摩西死后由大卫王继续,每次迷了路天上都有颗星指引方向,这就是“大卫星”。
  我说这表明别人尊重他的宗教信仰。然后他又说“还有个墓碑非常奇怪,不是大理石的。”在他的指引下我看见有个东西在夕阳的余辉里闪着金光,到了那块碑前上面刻的文字又一次使我震惊:“这里躺着我们十八个战友,由于他们身体的部位已难以互相区别,因此让他们在这里一起长眠”——这是那些身体被炸成碎块、难以区别这块是张三的、那块是李四的,只晓得是这十八个人。如果喊我来管,干脆刨18个坑,每个坑里弄一点进去不就了事了?结果别人不。就是说人死了都不要欺骗他,不能欺骗死者,要让他死后都能够真实(掌声)。这些都使我感动。离开时偌大一个墓园只有我和我的菲律宾朋友,在黄昏的夕照之下依依不舍。最后我去看它那个纪念窗、纪念图,比这个墙还高。其中有一张图,地图上画的是从中国内陆、从四川画了一个红色箭头,越过整个中国、越过黄海直插东京——这就是画的我修过的广汉机场,从那里500架B-29去轰炸日本东京的示意图!看到这张图我一下子泪洒衣襟,因为我修过它的跑道,这跟我有关!
  所以在10年前,二战胜利50周年我就写了一篇文章,叫《二战我修飞机场》。这篇文章是台湾《中央日报》的约稿,后来占了一个整版。《中央日报》还加了个“编者按”,说是这篇文章让我们又回复到当时中国的艰难情景中,连小小13岁一个学童都要去修飞机场,可见国家、民族的危机之严重。文章发表后就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01 09:04:08    跟帖回复:
7
  有个名叫“林达”的美国女士,到成都后通过各种关系找我,最后由一个考古队的朋友带到我家里。她问我:“你是不是写过一篇文章《二战我修飞机场》?”
  我说:“是的。”她说:“你这篇文章是不是发表在台湾《中央日报》某年某月?”我说:“是。”然后她出示一张照片,一言不发盯着我。我一看那是我最熟悉的SuperFortinAir〔SuperFlyingFortress?〕——“超级空中堡垒”B-29。我就告诉她“这是B-29,但是你们已经把它背上的炮塔拆掉了;它的腹部还有一个炮塔,像锅一样凸出来的也没有了。”
  她说:“是的,是我们拆掉的。”我说:“还有最重要的它尾舵上有一根天线一直拉到头部,你们这架飞机没有了。”她说:“对,你说得完全正确!”于是她才告诉我,说“我来找你是因为,我的父亲曾经从广汉机场驾驶B-29去轰炸东京,他读了你的文章后要我采访你。”我连说那时我还是一个13岁的孩童,也只是修了一个星期的机场。她说你把当时关于美国飞行员的各种所见所闻都讲讲吧。我说好,我来讲讲。
  于是我就把当时所见美国飞行员是什么样子给她描述了一下,还有他们指着几个在河边洗衣服的中国妇女说的一句话,虽然我学过一点英语,但他们的口语还是听不懂:Thereare“微敏”,Thereare“微敏”,这“微敏”是什么?结果原来是我读英语读成的那个“窝门”,W、O、M、E、N“窝门”,就是“女人”。然后我又告诉她有美国地勤人员被炸死。是怎么回事呢?被中国人炸死的。因为美军把炸弹堆放成金字塔样,有一面靠墙,没有任何防备什么人都可以进去。那些贼就要去偷炸弹——炸弹是没有用的,但炸弹里面有一样东西很有用,就是把撞针卸下来有一圈用最好的锡制作的保护圈,这些中国贼看中的正是它。
  他们把撞针卸下撬走保护圈,然后再一切恢复原样,那炸弹一样可以炸。在这些中国人的观念里觉得没有什么关系。这就跟契诃夫小说里的农民是一样的,把铁轨的螺栓撬下来拿走了,法官问他“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造成火车出轨?”那个农民说“俺没有那么傻!俺晓得隔好远才取一根螺栓,怎么会出轨!”(笑声)结果有一次美军用吉普车运炸弹,有一颗炸弹爆炸就炸死四名美军。就是这样都没有说要把中国贼抓出来枪毙。后来都没有追查,美国人算了。这些事情她都一一记录下来。我又告诉她修机场是怎样铺石子,我们小孩怎样做、怎样补,美国军人又是怎样对我们竖大拇指“顶好,顶好”……所有这些她都记了下来。
  林达回去一年后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美国有一个“B-29协会”,美国全国还有400多个B-29飞行员在,他们要建立一个B-29纪念馆,美国政府给了他们一架飞机,相片上那架就是。这个纪念馆中心砌了一个台子安放这架B-29,周围砌墙用的每一块砖上都刻着一个名字,凡是跟B-29有关的人员——飞行员、地勤人员等等全都有份。她父亲说“那个13岁的年轻人为B-29修过跑道,我出钱!”她父亲出钱订了一块砖,上面用英文拼的是本人“流沙河”的名字(掌声)。
  这件事使我深深感到美国人的认真。比较起来,有位志愿军战士对我说他们重新到朝鲜去,他战友的墓已经非常潦倒,有些早被朝鲜人挖了。这就是“亲兄弟”,“鲜血凝成的友谊”;而那个是“帝国主义”,别人还记得起太平洋这边一个13岁的娃娃,修过7天飞机场!
  这就是我今天要说的两件事。一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壮丁是自愿去的,是勇敢的;第二,美国人是我们的朋友。今天我要告诉在座各位的只有这两件事,其他的道理我讲不清。我讲得拖沓占了大家时间,对不起。(长时间热烈鼓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09 14:58:33    跟帖回复:
8

图为“抗日战争”结束不久的1946年的天津市,一名美国军人和美军收容的一名中国孤儿。


1946年8月13日,湖南某地,“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一名美军军医在救治一名湖南的饥儿(当时湖南发生了饥荒)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09 15:08:25    跟帖回复:
9
今年七月四日,美国独立日那天,驻扎在韩国和日本的美军喝完酒开着车在街道上横冲直闯,随便鸣笛!过去几年,驻韩日美军接连发生奸杀当地女性的刑事案件,最后当事人都被送回美国本土免于起诉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抗战后期美军军车在我国“横冲直撞”的真实原因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