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姚纯阳7777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钱钟书夫人杨绛回忆文:奇特往事
5517 次点击
34 个回复
姚纯阳7777 于 2020-08-08 22:26:1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按:杨绛,生于1911年,钱钟书先生的遗孀(杨绛先生被钱钟书先生评价为“最贤的妻、最才的女”),著名作家、翻译家、外国文学研究家,主要文学作品有《洗澡》、《干校六记》,另有《堂吉诃德》等译著,2003年出版《我们仨》,96岁高龄时推出一部散文集《走到人生边上》。在这本《走到人生边上》中,杨绛先生开始通过对宗教、鬼神、命理等问题的思索,向自己,也是向所有人,拷问人生的价值并探寻生命的秘密。先生的文字,除去96年人生阅历的厚重沉淀,诚如婴儿般纯洁和真挚,一如先生自己。

    (本文节录自杨绛先生《走到人生边上》之“命与天命”)

    一个人经过不同程度的锻炼,就获得不同程度的修养、不同程度的效益。好比香料,捣得愈碎,磨得愈细,香得愈浓烈。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杨绛

    神明的大自然,对每个人都平等,不论贫富尊卑、上智下愚,都有灵魂,都有个性。都有人性。但是每个人的出身和遭遇、天赋的资质才能,却远不平等。有富贵的,有贫贱的,有天才,有低能,有美人,有丑八怪。凭什么呢?人各有“命”。“命”是全不讲理的。孔子曾慨叹:“命也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雍也第六》)是命,就理不过。所以只好认命。“不知命,无以为君子” “(《尧曰二十》)曾国藩顶讲实际,据说他不信天,信命。许多人辛勤一世,总是不得意,老来叹口气说:“服服命吧。”

    我爸爸不信命,我家从不算命。我上大学二年级的暑假。特地到上海报考转学清华,准考证已领到,正准备转学考试。不料我大弟由肺结核忽转为急性脑膜炎,高烧七、八天后,半夜去世了。全家都起来了没再睡。正逢酷暑,天亮就入殓。我那天够紧张的。我妈妈因我大姐姐是教徒,入殓奉行的一套迷信规矩,都托付了我。有部分在大弟病中就办了。我负责一一照办,直到盖上棺材。丧事自有家人管,不到一天全办完了。

    下午,我浴后到后园乘凉,后园只有二姑妈和一个弟弟、两个妹妹(爸爸妈妈都在屋里没出来)。忽听得墙外有个弹弦子的走过,这是苏州有名的算命瞎子“梆冈冈”。因为他弹的弦子是这个声调,“梆冈冈”就成了他的名字。不记得是弟弟还是七妹妹建议叫瞎子进来算个命,想借此安慰妈妈。二姑妈懂得怎样算命,她常住我们家,知道每个人的“八字”。她也同意了。我们就叫女佣开了后门把瞎子引进园来。

    瞎子一手抱着弦子,由女佣拉着他的手杖引进园来,他坐定后,问我们算啥。我们说“问病”。二姑妈报了大弟的“八字”。瞎子掐指一算,摇头说:“好不了,天克地冲。”我们怀疑瞎子知道我家有丧事,因为那天大门口搭着丧棚呢。其实,我家的前门、后门之间,有五亩地的距离,瞎子无从知道。可是我们肯定瞎子是知道的,所以一说就对。我们要考考他。我们的三姐两年前生的第一个孩子是男孩,不到百日就夭折了。他的“八字”二姑妈也知道。我们就请瞎子算这死孩子的命。瞎子掐指一算,勃然大怒,发作道:“你们家怎么回事,拿人家‘寻开心’(苏州话。指开玩笑)的吗!这个孩子有命无数,早死了!”瞎子气得脸都青了。我和弟弟妹妹很抱歉,又请他算了爸爸、妈妈、弟弟和三姊姊的命——其他姐妹都是未出阁的小姐,不兴得算命。瞎子虽然只略说几句,都很准。他赚了好多钱,满意而去。我第一次见识了算命。我们把算命瞎子的话报告了妈妈,妈妈听了也得到些安慰。那天正是清华转学考试的第一天,我恰恰错过。我一心要做清华本科生,末一个机会又错过了,也算是命吧。不过我只信“梆冈冈”会算,并不是对每个算命的都信。而且既是命中注定,算不算都一样,很不必事先去算。

    我和钱钟书结婚前,钱家要我的“八字”。爸爸说:“从前男女不相识,用双方八字合婚。现在已经订婚,还问什么‘八字’?如果‘八字’不合,怎办?”所以钱家不知道我的“八字”。我公公的《年谱》上,有我的“八字”。他自己也知道不准确。我们结婚后离家出国之前,我公公交给我一份钱钟书的命书。我记得开头说:“父猪母鼠。妻小一岁。命中注定。”算命照例先要问几句早年的大事。料想我公公老实,一定给套出了实话。所以我对那份命书全都不信了。那份命书是终身的命,批得很详细,每步运都有批语。可是短期内无由断定准不准。末一句我还记得:“六旬又八载,一去料不返。”批语是:“夕阳西下数已终。”

    我后来才知道那份命书称“铁板算命”。一个时辰有一百二十分钟,“铁板算命”把一个时辰分作几段算,所以特准。钟书沦陷在上海的时候,有个拜门弟子最迷信算命,特地用十石好米拜名师学算命。“铁板算命”就是他给我讲的。他也曾把钱先生的命给他师父算,算出来的结果和“铁板算命”的都相仿,只是命更短。我们由干校回北京后,“流亡”北师大那年,钟书大病送医院抢救。据那位算命专家说,那年就可能丧命。据那位拜门学生说,一般算命的,只说过了哪一年的关,多少年后又有一关,总把寿命尽量拉长,决不说“一去料不返”或“数已终”这等斩绝的话。但钟书享年八十八岁,足足多了二十年,而且在他坎坷一生中,运道最好,除了末后大病的几年。不知那位“铁板算命”的又怎么解释。

    这位拜门弟子家货巨万,早年丧父。寡母善理财,也信命。她算定家产要荡尽,儿子赖贵人扶助,贵人就是钱先生 。所以她郑重把儿子托付给先生。她儿子相貌俊秀,在有名的教会大学上学,许多漂亮小姐看中他,其中有一位是钱家的亲戚。小姐的妈妈央我做媒,可是这个学生不中意。他说,除非钱先生、杨先生命令他。我说,婚姻是终身大事,父母都不能命令,我们怎能命令?只是小姐顶好,为什么坚决不要。他觉得不便说明他迷信命,只悄悄告诉我什么理由,嘱我不要说出来。原来他生肖属鼠,鼠是“子”,“子”是水之源。小姐属猪,猪是“亥”,“亥”是“圭”,“圭”水是大水。子水加圭水,不就把他家资全都冲掉了吗?所以这位小姐断断娶不得。我不能把他嘱我不说的“悄悄话”给捅出来,只说他们两个是同学,何必媒人。但男方愿意提亲,女方极需媒人。我一再推辞,女方的妈妈会怀疑我有私心,要把她女儿钟情的人留给自己的妹妹杨必呢。这个学生真的看中杨必,因为杨必大他两岁,属狗,狗是戊,戌是火土,可以治水。那时我爸爸已去世。这学生的妈妈找了我的大姐姐和三姐姐,正式求亲,说结了婚一同出国留学。杨必断然拒绝。我对这学生说:你该找你的算命师父找合适的人。他说,算命师父说过,最合适是小他两岁的老虎。解放后,我们一家三口离开上海,到了清华。院系调整后,一九五三或一九五四年,我们住中关园的时候,这位学生陪着他妈妈到北京游览,特来看望我们。他没头没脑地悄悄对我说:“结婚了,小我两岁的老虎,算命师父给找的。”

    不久后,他的妈妈被捕了。这位拜门弟子曾告诉我,他妈妈不藏黄金,嫌笨重。她收藏最珍贵的宝石和钻石,比黄金值钱得多。解放后她交出了她的厂和她的店,珍宝藏在小型保险柜里,保险柜砌在家中墙内。她以为千稳万妥了。一次她带了少许珍宝到香港去变卖,未出境就被捕,关押了一年。家中全部珍宝都由国家作价收购。重很多克拉、熠熠闪蓝光的钻石,只作价一千人民币。命中注定要荡尽的家产,就这么荡尽了。

    接下来,柯庆施要把上海城中居民迁往农村的计划虽然没有实施,这个学生的户口却是给迁入农村了。他妈妈已经去世,他妻子儿女仍住上海,只他单身下乡。他不会劳动,吃商品粮,每月得交若干元伙食费。我们寄多少钱,乡里人全知道。寄多了,大家就来借,所以只能寄十几元。他过两三个月可回上海探亲,就能汇几百。直到改革开放之后,他才得落实政策,恢复户籍,还当上了上海市政协委员。那时出国访问的人置备行装,往往向他请教。因为他懂得怎样打扮有派头,怎样时髦。“贵人扶助”云云,实在惭愧,不过每月十数元而已,但是他的命确也应了。

    我妹妹杨必有个极聪明的中学同学,英文成绩特好。解放后,她听信星命家的话,想到香港求好运,未出境就半途被捕,投入劳改营。她因为要逃避某一劳役,疏通了医生,为她伪造了患严重肝炎的证明。劳改期满,由人推荐,北京外文出版社要她任职,但得知她有严重肝炎,就不敢要她了。她出不了劳改营,只好和一个劳改人员结了婚,一辈子就在劳改营工作。好好一个人才,可惜了。这也只好说是命中注定了。

    上海有个极有名的星命家,我忘了他的姓名,但想必有人记得,因为他很有名。抗日胜利前夕,盛传上海要遭美军地毯式轰炸。避难上海的又纷纷逃出。这位专家算定自己这年横死。算命的都妄想趋吉避凶,他就逃到香港去,以为横死的灾厄已经躲过。有一天在朋友家吃晚饭,饭后回寓,适逢戒严,他中弹身亡。这事一时盛传,许多人都惊奇他命理精确。但既己命定,怎又逃得了呢?我料想杨必的那个朋友到香港去,也是趋吉避凶 。

    “生死有命”是老话。人生的穷通寿夭确是有命。用一定的方式算命,也是实际生活中大家知道的事。西方人有句老话:“命中该受绞刑的人,决不会淹死。”我国的人不但算命,还信相面,例如《麻衣相法》就是讲相面的法则。相信相面的,认为面相更能表达性格。吉普赛人看手纹,预言一生命运。我翻译过西班牙的书,主人公也信算命,大概是受摩尔人的影响。西方人只说“性格即命运”或“性格决定命运”。反正一般人都知道人生有命,命运是不容否定的。

    (本文节录自杨绛先生《走到人生边上》之“命与天命”)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08 22:27:01    跟帖回复:
   沙发
顶起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14 09:53:14    跟帖回复: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21 21:32:11    跟帖回复:
4
    传统文化有很多是可实践,可验证的:

    多实践,实践出真知:

    有兴趣的朋友,可看我博客和微博,或许会有帮助:

    新浪博客 (有同名微博):命运与生死轮回 http://blog.sina.com.cn/u/6678132020

    置顶的核心博文:一看就会预测命运神准妙术+改命大道,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8e0c35340102yufk.html

    此术是源于永乐大典《鬼谷子分定经》的一种预测命运奇术,原理深奥,但用法很简单容易,按照生辰八字的首尾两个字的组合分类,对号入座查看古人推算好的断语就可以查看一生命运,对一个人一生的家业根基,事业前程,财运,婚姻,子女,晚年归宿等等,都有简明扼要的预测断语,经实践验证,准确度很高。

    太极图一阴一阳,相反相成,有预测命运奇术,就有改善命运的大道。看我博客和微博,里面都有呢。

    华夏祖先圣人们创立易经易学和术数,就是为君子谋趋吉避凶之道的,有些人算命后就灰心消极,那是误入岐途了。如果命运是不能改善的,圣人也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去创立易学和术数。命运是可以改善的,古圣先贤早就有改善命运的原理,方法,经验,成功实例。

    博文目录:

    一看就会预测命运神准妙术+改命大…此博文包含图片(0/611)2020-07-19 22:51

    用手机能看本博全部博文,无加密(0/143)2020-07-17 21:48

    本博两篇核心博文(0/267)2020-07-15 00:44

    西方科研成果倾向于神和灵魂真实存…(0/225)2020-06-26 06:23

    常念北顶娘娘圣号,能消灾获福此博文包含图片(1/351)2020-06-26 05:43

    解密北京最神秘的“北顶娘娘庙显灵”…此博文包含图片(1/431)2020-06-04 20:09

    改善命运最好方法,快速增加福气福…(0/466)2020-04-28 17:21

    不知生日时间也能预测命运简易方法此博文包含图片(0/202)2020-04-28 17:11

    鬼谷子预测术简体字版和古版连载此博文包含图片(0/225)2020-04-28 17:09

    看懂断语的方法;《命相真谛》连载此博文包含图片(0/172)2020-04-27 23:05

    改命大道:《太上感应篇》普通话朗…(0/266)2020-04-27 23:03

    有轮回转世吗?美国大型科研纪录片…此博文包含图片(0/456)2020-04-27 22:55

    这世界果然是有鬼的,季羡林和杨绛…此博文包含图片(0/210)2020-04-27 22:52

    震惊美国:能记起16次轮回转世的著…此博文包含图片(0/145)2020-04-27 22:49

    改命大道:《文昌帝君阴骘文》讲义…此博文包含图片(0/132)2020-04-27 22:45

    改造命运的经验:经典名著《了凡四…(0/103)2020-04-27 22:19

    《太上感应篇图说》全本白话译文,…(0/73)2020-04-18 01:06

    为何我生如此?人与人命运不同的原…此博文包含图片(0/246)2020-04-16 23:53

    念救苦天尊和泰山娘娘圣号能往生道…此博文包含图片(0/209)2020-04-16 22:21

    唐朝最奇事:女道士白日飞升数千人…此博文包含图片(0/213)2020-04-05 21:02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21 21:33:08    跟帖回复:
5
这世界果然是有鬼的!季羡林和杨绛二位学者的经历

    选自:《忆往述怀》作者:季羡林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关于母亲,我已经写了很多,这里不想再重复。我只想写一件我决不相信其为真而又热切希望其为真的小事。

    在清华大学念书时,母亲突然去世。我从北平赶回济南,又赶回清平,送母亲入土。我回到家里,看到的只是一个黑棺材,母亲的面容再也看不到了。有一天夜里,我正睡在里间的土炕上,一叔陪着我。中间隔一片枣树林的对门的宁大叔,径直走进屋内,绕过母亲的棺材,走到里屋炕前,把我叫醒,说他的老婆宁大婶“撞客”了——我们那里把鬼附人体叫做“撞客”——,撞的客就是我母亲。我大吃一惊,一骨碌爬起来,跌跌撞撞,跟着宁大叔,穿过枣林,来到他家。宁大婶坐在炕上,闭着眼睛,嘴里却不停地说着话,不是她说话,而是我母亲。一见我(毋宁说是一“听到我”,因为她没有睁眼),就抓住我的手,说:“儿啊!你让娘想得好苦呀!离家八年,也不回来看看我。你知道,娘心里是什么滋味呀!”如此刺刺不休,说个不停。我仿佛当头挨了一棒,懵懵懂懂,不知所措。按理说,听到母亲的声音,我应当嚎陶大哭。然而,我没有,我似乎又清醒过来。我在潜意识中,连声问着自己:这是可能的吗?这是真事吗?我心里酸甜苦辣,搅成了一锅酱。我对“母亲”说:“娘啊!你不该来找宁大婶呀!你不该麻烦宁大婶呀!”我自己的声音传到我自己的耳朵里,一片空虚,一片淡漠。然而,我又不能不这样,我的那一点“科学”起了支配的作用。“母亲”连声说:“是啊!是啊!我要走了。”于是宁大婶睁开了眼睛,木然、愕然坐在土炕上。我回到自己家里,看到母亲的棺材,伏在土炕上,一直哭到天明。

    我不能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希望它是真的。倚闾望子,望了八年,终于“看”到了自己心爱的独子,对母亲来说不也是一种安慰吗?但这是多么渺茫,多么神奇的一种安慰呀!


这世界果然是有鬼的,季羡林和杨绛二位学者的经历




    杨绛,著名翻译家和作家,钱钟书遗孀。

    本文节选自杨绛2007年96岁时的著作《走到人生边上》

    杨绛,1911年7月17日-

    我认识一个二十多岁农村出生的女孩子。她曾读过我记的《遇仙记》,问我那是怎么回事。我说:“不知道,但都是实事。全宿舍的同学、老师都知道。我活到如今,从没有像那夜睡得像死人一样。”她说:“真的,有些事,说来很奇怪,我要不是亲眼看见,我决不相信。我见过鬼附在人身上。这鬼死了两三年了,死的时候四十岁。他的女儿和我同岁,也是同学。那年,挨着我家院墙北面住的女人刚做完绝育手术,身子很弱。这个男鬼就附在这女人身上,自己说:‘我是谁谁谁,我要见见我的家人,和他们说说话。’有人就去传话了。他家的老婆、孩子都赶来了。这鬼流着眼泪和家里人说话,声音全不像女人,很粗壮。我妈是村上的卫生员,当时还要为这女人打消炎针。我妈过来了,就掐那女人的上嘴唇——叫什么‘人中’吧?可是没用。我妈硬着胆子给她打了消炎针。这鬼说:‘我没让你掐着,我溜了。嫂子,我今儿晚上要来吓唬你!”我家晚上就听得哗啦啦的响,像大把沙子撒在墙上的响。响了两次。我爹就骂了:‘深更半夜,闹得人不得安宁,你王八蛋!’那鬼就不闹了。我那时十几岁,记得那鬼闹了好几天,不时地附在那女人身上。大约她身子健朗了,鬼才给赶走。”

    在“饿死人的年代”,北京居民只知道“三年自然灾害”。十年以后,我们下放干校,才知道不是天灾。村民还不大敢说。多年后才听到村里人说:“那时候饿死了不知多少人,村村都是死人多,活人少,阳气压不住阴气,快要饿死的人往往夜里附上了鬼,又哭又说。其实他们只剩一口气了,没力气说话了。可是附上了鬼,就又哭又说,都是新饿死的人,哭着诉苦。到天亮,附上鬼的人也多半死了。”

    鬼附人身的传说,我听得多了,总不大相信。但仔细想想,我们常说:“又做师娘(巫婆)又做鬼”,如果从来没有鬼附人身的事,就不会有冒充驱鬼的巫婆。所以我也相信莎士比亚的话:这个世界上,莫名其妙的事多着呢。

    《左传》也记载过闹鬼的事。春秋战国时,郑国二贵胄争权。一家姓良,一家姓驷。良家的伯有骄奢无道,驷家的子皙一样骄奢,而且比伯有更强横。子皙是老二,还有个弟弟名公孙段附和二哥。子皙和伯有各不相下。子皙就叫他手下的将官驷带把伯有杀了。当时郑国贤相子产安葬了伯有。子皙擅杀伯有是犯了死罪,但郑国的国君懦弱无能,子产没能够立即执行国法。子皙随后两年里又犯了两桩死罪。子产本要按国法把他处死,但开恩让他自杀了。伯有死后化为厉鬼,六七年间经常出现。据《左传》,“郑人相惊伯有”,只要听说“伯有至矣”,郑国人就吓得乱逃,又没处可逃。伯有死了六年后的二月间,有人梦见伯有身披盔甲,扬言:“三月三日,我要杀驷带。明年正月二十八日,我要杀公孙段。”那两人如期而死。郑国的人越加害怕了。子产忙为伯有平反,把他的儿子“立以为大夫,使有家庙”,伯有的鬼就不再出现了。郑子产出使晋国。晋国的官员问子产:“伯有犹能为厉乎?”(因为他死了好多年了。)子产曰:“能”。

    他说:老百姓横死,鬼魂还能闹,何况伯有是贵胄的子孙,比老百姓强横。他安抚了伯有,他的鬼就不闹了。

    我们称闹鬼的宅子为凶宅。钱锺书家曾租居无锡留芳声巷一个大宅子,据说是凶宅。他叔叔夜晚读书,看见一个鬼,就去打鬼,结果大病了一场。我家一九一九年从北京回无锡,为了找房子,也曾去看过那所凶宅。我记得爸爸对妈妈说:“凶宅未必有鬼,大概是房子阴暗,住了容易得病。”

    但是我到过一个并不阴暗的凶宅。我上大学时,我和我的好友周芬有个同班女友是常熟人,家住常熟。一九三一年春假,她邀我们游常熟,在她家住几天。我们同班有个男同学是常熟大地主,他家刚在城里盖了新房子。我和周芬等到了常熟,他特来邀请我们三人过两天到他新居吃饭,因为他妈妈从未见过大学女生,一定要见见,酒席都定好了,请务必赏光。我们无法推辞,只好同去赴宴。

    新居是簇新的房子。阳光明亮,陈设富丽。他妈妈盛装迎接。同席还有他爸爸和孪生的叔叔,相貌很相像;还有个瘦弱的嫂子带着个淘气的胖侄儿,还有个已经出嫁的妹妹。据说,那天他家正式搬入新居。那天想必是挑了“宜迁居”的黄道吉日,因为搬迁想必早已停回校后,不记得过了多久,我又遇见这个男同学。他和我们三人都不是同系。不常见面。他见了我第一事就告诉我他们家闹鬼,闹得很凶。嫂子死了,叔叔死了,父母病了,所以赶紧逃回乡下去了。

    据说,那所房子的地基是公共体育场,没知道原先是处决死囚的校场。我问:“鬼怎么闹?”他说:“一到天黑,楼梯上脚步声上上下下不断,满处咳吐吵骂声,不知多少鬼呢!”我说:“你不是在家住过几晚吗?你也听到了?”他说他只住了两夜。他像他妈妈,睡得浓,只觉得城里不安静,睡不稳。春假完了就回校了。闹鬼是他嫂子听到的,先还不敢说。他叔叔也听到了。嫂子病了两天,也没发烧,无缘无故地死了。才过两天,叔叔也死了,他爹也听到闹,父母都病了。他家用男女两个佣人,男的管烧饭,是老家带出来的,女的是城里雇的。女的住楼上,男住楼下,上下两间是楼上楼下,都在房子西尽头,楼梯在东头,他们都没事。家里突然连着死了两人,棺材是老家账房雇了船送回乡的。还没办丧事,他父母都病了。体育场原是校场的消息是他妹妹的婆家传来的。他妹妹打来电话,知道父母病了,特来看望。开上晚饭,父母都不想吃。他妹妹不放心,陪了一夜。他的侄儿不肯睡挪入爷爷奶奶屋的小床,一定要睡爷爷的大床。他睡爷爷脚头,梦里老说话。他妹妹和爹妈那晚都听见家里闹鬼了。他们屋里没敢关电灯。妹妹睡她妈妈脚头。

    到天亮,他家立即雇了船,收拾了细软逃回乡下。他们搬入新居,不过七八天吧,和我们同席吃饭而住在新居的五个人,死了两个,病了两个,不知那个淘气的胖侄儿病了没有。

    我自己家是很开明的,连灶神都不供。我家苏州的新屋落成,灶上照例有“灶君菩萨”的神龛。年终糖瓜祭灶,把灶神送上天了。过几天是“接灶”日。我爸爸说:“不接了。”爸爸认为灶神相当于“打小报告”的小人,吃了人家的糖瓜,就说人家好话。这种神,送走了正好,还接他回来干吗?家里男女佣人听说灶神不接了,都骇然。可是“老爷”的话不敢不听。我家没有灶神,几十年都很平安。可是我曾经听到开明的爸爸和我妈妈讲过一次鬼。我听大姐姐说,我的爷爷曾做过一任浙江不知什么偏僻小县的县官。那时候我大姐年幼,还不大记事。只有使她特别激动的大事才记得。那时我爸爸还在日本留学,爸爸的祖父母已经去世,大伯母一家、我妈妈和大姐姐都留在无锡,只有爷爷带上奶奶一起离家上任。大姐姐记得他们坐了官船,扯着龙旗,敲锣打鼓很热闹。我听到爸爸妈妈讲,我爷爷奶奶有一天黄昏后同在一起,两人同时看见了我的太公,两人同时失声说:“爹爹喂”,但转眼就不见了。随后两人都大病,爷爷赶忙辞了官,携眷乘船回乡。下船后,我爷爷未及到家就咽了气。

    这件事,想必是我奶奶讲的。两人同时得重病,我爷爷未及到家就咽了气,是过去的事实。见鬼是得病还乡的原因。我妈妈大概信了,我爸爸没有表示。

    以上所说,都属“怪、力、乱、神”之类,我也并不爱谈。我原是旧社会过来的“老先生”——这是客气的称呼。实际上我是老朽了。老物陈人,思想落后是难免的。我还是晚清末代的遗老呢!

    可是为“老先生”改造思想的“年轻人”如今也老了。他们的思想正确吗?他们的“不信不迷”使我很困惑。他们不是几个人。他们来自社会各界:科学界、史学界、文学界等,而他们的见解却这么一致、这么坚定,显然是代表这一时代的社会风尚,都重物质而怀疑看不见、摸不着的“形而上”境界。他们下一代的年轻人,是更加偏离“形而上”境界,也更偏重金钱和物质享受的。他们的见解是否正确,很值得仔细思考。

    我试图摆脱一切成见,按照合理的规律,合乎逻辑的推理,依靠实际生活经验,自己思考。我要从平时不在意的地方,发现问题,解答问题;能证实的予以肯定,不能证实的存疑。这样一步一步自问自答,看能探索多远。好在我是一个平平常常的人,无党无派,也不是教徒,没什么条条框框干碍我思想的自由。而我所想的,只是浅显的事,不是专门之学,普通人都明白。

    我正站在人生的边缘边缘上,向后看看,也向前看看。向后看,我已经活了一辈子,人生一世,为的是什么呢?我要探索人生的价值。向前看呢,我再往前去,就什么都没有了吗?当然,我的躯体火化了,没有了,我的灵魂呢?灵魂也没有了吗?有人说,灵魂来处来,去处去。哪儿来的?又回哪儿去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7 03:23:43    跟帖回复:
6
din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8 06:24:40    跟帖回复:
7
[可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23 01:08:07    跟帖回复:
8
din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23 07:45:10    跟帖回复:
9
请问作者,既然凭天由命?你在那坐等由命来吗?真凭天由命的话,坐等是最佳选择。你能教育你的子孙去坐等你的凭天由命吗?我替你答地:作梦!
为那些已经高高在上的人儿说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23 09:12:13    跟帖回复:
10
。。。不久后,他的妈妈被捕了。这位拜门弟子曾告诉我,他妈妈不藏黄金,嫌笨重。她收藏最珍贵的宝石和钻石,比黄金值钱得多。解放后她交出了她的厂和她的店,珍宝藏在小型保险柜里,保险柜砌在家中墙内。她以为千稳万妥了。一次她带了少许珍宝到香港去变卖,未出境就被捕,关押了一年。家中全部珍宝都由国家作价收购。重很多克拉、熠熠闪蓝光的钻石,只作价一千人民币。命中注定要荡尽的家产,就这么荡尽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24 23:37:50    跟帖回复:
11
din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26 01:20:19    跟帖回复:
12
din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27 02:50:27    跟帖回复:
13
转至第9楼第 9 楼 梅梅矢 2020/9/23 7:45:10 的原帖:请问作者,既然凭天由命?你在那坐等由命来吗?真凭天由命的话,坐等是最佳选择。你能教育你的子孙去坐等你的凭天由命吗?我替你答地:作梦!
为那些已经高高在上的人儿说教。

    齐鲁一男 2020/9/10 23:04:50  的原帖:敢问楼主,如果人生下来就有定数,那么算命的意义在哪里?命好,躺着也会发达,命差,累死也是活该,算个什么劲?  

    楼主:姚纯阳77: 你这个问题,其实就是“人有命运,但人也有自由意志,二者是否矛盾?命运能否改善?”的问题啊。中国古圣先贤对此早有论述的。有一部名著叫《了凡四训》就是专门讲这个的。

    日本实业界泰斗稻盛和夫极为推崇并一生实践《了凡四训》,他是全球唯一的一个一手缔造两家世界500强企业的企业家,也是日本“四大经营之圣”中目前唯一健在的。他著有《活法》等书弘扬其学习实践《了凡四训》的感悟。

    稻盛和夫对宿命和改造命运的领悟较为通俗易懂:人生象一块布,命运是经线,个人的善恶和努力是纬线,二者交织在一起,就形成人生。人生真的有命运,宿命命运的力量确实能影响人生,但从长远看来,因果报应的力量还是能胜过命运的力量,因此:尽量思善事,做善事,坚持不懈,就能获得一个比宿命的命运更美好的人生。

    我有两个凯迪论坛帖子是专门讲这个问题的,更详细:

    日本人学中国明朝《了凡四训》改命学说,实践成果和心得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3836068

    犹太教也有道家儒家的“行善得神佑改变命运”之说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375100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27 02:51:28    跟帖回复:
14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大亚瑟王 2020/9/23 9:12:13 的原帖:。。。不久后,他的妈妈被捕了。这位拜门弟子曾告诉我,他妈妈不藏黄金,嫌笨重。她收藏最珍贵的宝石和钻石,比黄金值钱得多。解放后她交出了她的厂和她的店,珍宝藏在小型保险柜里,保险柜砌在家中墙内。她以为千稳万妥了。一次她带了少许珍宝到香港去变卖,未出境就被捕,关押了一年。家中全部珍宝都由国家作价收购。重很多克拉、熠熠闪蓝光的钻石,只作价一千人民币。命中注定要荡尽的家产,就这么荡尽了。
大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人身上,有时能压死人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27 02:54:08    跟帖回复:
15
转至第9楼第 9 楼 梅梅矢 2020/9/23 7:45:10 的原帖:请问作者,既然凭天由命?你在那坐等由命来吗?真凭天由命的话,坐等是最佳选择。你能教育你的子孙去坐等你的凭天由命吗?我替你答地:作梦!
为那些已经高高在上的人儿说教。

    经营之圣稻盛和夫等古今名人:改造命运宝贵经验

    日本实业界泰斗稻盛和夫极为推崇并一生实践《了凡四训》,他是全球唯一的一个一手缔造两家世界500强企业的企业家,也是日本“四大经营之圣”中目前唯一健在的。他著有《活法》等书弘扬其学习实践《了凡四训》的感悟。

    稻盛和夫对宿命和改造命运的领悟较为通俗易懂:人生象一块布,命运是经线,个人的善恶和努力是纬线,二者交织在一起,就形成人生。人生真的有命运,宿命命运的力量确实能影响人生,但从长远看来,因果报应的力量还是能胜过命运的力量,因此:尽量思善事,做善事,坚持不懈,就能获得一个比宿命的命运更美好的人生。

    改善命运的原理: 在《易经十翼》《尚书》《中庸》《太上感应篇》《文昌帝君阴骘文》《孙真人福寿论》《明心宝鉴》等华夏儒家和道家经典名著中早就有有关的理论和明确的记载。

    "相由心生,相从心改": 根据古今相术高人的相术经典著作和实践经验,存善心,改过错,正心修身,积善,积德,可以改善面相体相手相等相和命运。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容易,难就难在坚持二字上。

    明代进士袁了凡先生(曾任职天津宝坻知县,兵部主事)因为被精通易学预测的孔先生算准前半生命运,由此因缘相信人生有命运,有定数,后遇高人指点,实践实行修心改过错,积善积德的大道正道,成功改善和改造了自己的后半生命运,他将这些亲身经历和心得写成家训教育自己的儿子,这就是后世流传不朽的国学经典名著《了凡四训》。了凡四训网上有,有白话文译文版本

    实践改善改造命运的很多人物实例,经验和记录散见于各种古籍里,明清时期很多道家善书收录了很多此类实例,清代学者将这些看相算命后通过修心,改过错,努力行善,修心补相,修行补命,成功改造命运的方法和经验,做为例证收录在《太上感应篇图说》,《太上感应篇注训证》等道家善书里。

    《太上感应篇注训证》著者是清代康熙年间的状元赵熊诏,他曾经多次落榜,差点投水自杀,后来身体力行实践和弘扬《太上感应篇》后,先中举,再中头名进士(全国状元),前述这些事是赵熊诏在《太上感应篇注训证》一书的他写的序言中自述的。

    《太上感应篇图说》著者许鹤沙也是清代进士和高官,博学宏儒,于道家之学也颇有心得:

    《太上感应篇图说》(网上也有,用百度搜索书名可看到,都是有白话文译文的版本,通俗易懂)是先贤弘扬太上感应篇的经典名著,书中列举了奉行实践太上感应篇的八种灵验事迹实录:求富,求贵,求长寿,求子,求祛病,求平安免灾难和求团圆免离散,求得道了生死,等等,只要“坚心一志奉行”,“大道于人终不负”。此书对太上感应篇的每一句经文都有解说和例证,对命运产生的根源和改善改造命运的具体办法有详细说明。

    《太上感应篇图说》内容多,有的人觉得书里内容多,无时间看。那可以看《太上感应篇直讲》,薄薄一本,内容简明精要。网上有此书白话文译文在线阅读。

    另外,民国时期的《命相真谛》一书,也大量的分类收录了历代古籍里的看相算命,改造命运的人物实例,此书文辞简雅,是文言文,目前似无白话文版本。《命相真谛》一书,网上有公布的。网上有,用百度搜索书名可看到。

    清代居住于苏州十全街的彭氏家族是世代奉行《太上感应篇》和《文昌帝君阴骘文》的书香世家,他家出过五个状元,进士举人一大堆,功名科举之盛,可以说是天下第一。彭氏家族的彭定求,中了状元,官做到尚书。彭定求从小日诵此二经,中状元做尚书时仍然每天念诵此二经,以提醒自己不犯经中所说恶事,常行经中所说善事。彭定求常常恭敬抄写《太上感应篇》和《文昌帝君阴骘文》送人,并题写书名为“元宰必读书”(意思是状元宰相必须读此书)

    令人惊叹的是:在彭定求中状元51年后,他的孙子彭启丰再次夺得状元,此后官至兵部尚书、内阁学士。祖孙两人分别高中状元的,在中国历史上仅彭氏家族一家而已。

    佛学必知:

    佛教有南传和北传两大系,

    南传以斯里兰卡和泰国缅甸等国家的上座部佛教为代表。

    北传以中国大乘佛教为代表。

    南传和北传的共同点是:  都承认善恶报应,因果报应和轮回。

    不同点之一是:  大乘佛教的经书里,有很多宣称念某种佛号,某种经文,某种咒语,就能让人“求什么得什么”之类的经文。南传佛教里没有这类经文,南传佛教认为这类经文不是佛陀所说,对其所说内容不认可。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钱钟书夫人杨绛回忆文:奇特往事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