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岩波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回忆录:跟随文学走一生
4985 次点击
11 个回复
岩波 于 2020-08-25 10:45:3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回忆录:跟随文学走一生

            岩波

    环境培养爱好,爱好引领生活。1966至1968两年,是我应该上小学四、五年级的时间,但因为运动来了,学校停课了,天天待在家里。虽然,学校出于对我和家长的信任,在我家设置了一立方米大的“活动箱”,里面有皮球、羽毛球、球拍、跳绳、画报、小人书等物品,塞得满满当当,供大院小学生们每周一次活动使用。但这些东西显然太少太单调,我仍然闲得“五脊六兽”。这时,上中学的姐姐在学校当了红卫兵,负责看管图书室。于是,她隔三差五就拿回来一本书,她先看,然后给我看,最后收走换下一本。两年中,陆陆续续看了不少。此前,我家很像“学习中心”,我哥哥的同学、姐姐的同学都经常拿着书来我家交换着看,然后交流体会。1965年哥哥随父亲去了新疆支援“三线建设”,而他的同学依旧经常拿着书来我家,与我姐姐交换书看。那时她们见了面第一句话都是:“现在看嘛书了?”而不是“吃了吗?”姐姐的同班同学张爱萍,小名叫“和平”,因为有风湿性心脏病,运动中是“逍遥派”,什么组织也不参加,就天天在家看闲书。她爱穿偏带鞋还不喜欢系鞋带,踢里踏拉就来了,腋下一定夹着一本书。进了屋往桌子上一扔,便讲起这本书里故事和人物的来龙去脉。我因为“闲得难受”,便加入她们的读书、讨论行列。但我毕竟年少,很多事都懵懵懂懂。下面这个书单,都是那时看的,那时记忆力好,能够记住书名,后来看的书往往没这么深的印象了:

    《中国民间故事》、《维吾尔民间故事》、《哈萨克民间故事》、《俄罗斯民间故事》、《乌兹别克民间故事》;鲁迅的《阿Q正传》、《狂人日记》;柔石的《二月》;萧红的《呼兰河传》;巴金的《家·春·秋》、《寒夜》;茅盾的《子夜》、《虹》、《蚀》;老舍的《骆驼祥子》;吴强的《红日》;梁斌的《红旗谱》;罗广斌、杨益言的《红岩》;知侠的《铁道游击队》;冯志的《敌后武工队》;李晓明韩安庆的《平原枪声》;刘流的《烈火金刚》;杜鹏程的《保卫延安》;曲波的《林海雪原》;周立波的《暴风骤雨》、《山乡巨变》;赵树理的《三里湾》;冯德英的《苦菜花》、《朝阳花》、《迎春花》;欧阳山的《三家巷》、《苦斗》;陈登科的《风雷》;袁静孔厥的《新儿女英雄传》;马烽的《吕梁英雄传》;李六如的《六十年的变迁》;朱道南的《在大革命的洪流中》;郭沫若的《洪波曲》;陈立德的《前驱》;李英儒的《野火春风斗古城》;杨沫的《青春之歌》;周而复的《上海的早晨》;柳青的《创业史》;浩然的《艳阳天》;王汶石的《黑凤》;慕湘的《晋阳秋》;高云览的《小城春秋》;乌兰巴干的《草原烽火》;邓普的《军队的女儿》;郑加真的《战斗在北大荒》;黄天明的《边疆晓歌》;金静迈的《欧阳海之歌》;雪克的《战斗的青春》;陆柱国的《踏平东海万顷浪》;杨朔的《三千里江山》;草明的《乘风破浪》;高玉宝的《高玉宝》;吴运铎的《把一切献给党》;峻青的《黎明的河边》等等。还有夏衍的短篇,田汉的剧作等。那时还没有“四大名著”之说,这些书她们也拿来过,但我往往看不太懂,于是就看相应的小人书。那时的小人书画得非常精致,真的堪称艺术品。连环画大家贺友直、戴敦邦、华三川、刘继卣、刘旦宅等让人难忘,我还曾临摹过他们的作品。包括外国的小人书《伊利亚特与奥德赛》、《古希腊民间故事》、《斯巴达克斯》等,印象深刻。  

    1969年,我上了中学,此时读到的各种书籍仍然很多,有老师推荐的,也有老邻居传阅的,主要有:尼·拉宾的《马克思的青年时代》;高尔基的《母亲》;浩然的《金光大道》;郑直的《激战无名川》;李云德的《沸腾的群山》;黎汝清的《海岛女民兵》;南哨的《牛田洋》;集体的《虹南作战史》;张抗抗的《分界线》;郭先红的《征途》;李心田的《闪闪的红星》;前涉的《桐柏英雄》;姜树茂的《渔岛怒潮》;刘品清邢凤藻的《草原新牧民》;克扬戈基的《连心锁》;童边的《新来的小石柱》,等。据说,文革中平均每年出版长篇小说20本左右,10年间出了200来本。而我有兴趣和有可能读到的,就是这些。

    这个阶段,我的接受能力大幅度提高,加入了另一个读书团体,后院大哥高庆海的读书群。主要有三五个人,一个叫胡撒的,一个叫季理的,还有,但我记不住了。文革后季理直接考上了社科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我从他们手中拿过的书有:斯捷利马赫的《面包和盐》、《人血不是水》;屠格涅夫的《处女地》、《前夜》;果戈理的《死魂灵》,托尔斯泰的《复活》、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富尔曼诺夫的《恰巴耶夫》、肖洛霍夫的《被开垦的处女地》、《一个人的遭遇》、法捷耶夫的《青年近卫军》、《毁灭》;绥拉菲莫维奇的《铁流》;波列伏伊的《真正的人》;爱伦堡的《暴风雨》、巴弗连柯的《幸福》、阿扎耶夫的《远离莫斯科的地方》、尼古拉耶娃的《拖拉机站站长和总农艺师》、柯切托夫的《日日夜夜》,巴巴耶夫斯基的《金星英雄》;科斯莫杰米扬斯卡娅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茹尔巴的《普通一兵》;曾经拿到过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和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因为里面名字太复杂,看不下去。其他苏俄的小说也往往因为书中人物名字冗长、复杂而兴趣减半记忆模糊。其间也读到别林斯基和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文艺批评文集。而读其他西方国家的作品极少,似乎只有带“革命性”的《牛虻》和日本工人作家小林多喜二的作品。很多书都是竖版繁体字,看的时候十分费劲。上述书名往往记得而作者不记得,都是现在查的。胡撒、季理他们不光传看文学书,也传社科书,比如《世界通史》、《世界简史》、《中国通史》、《中国简史》,马克思的《哥达纲领批判》、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等等,讨论问题往往熬到深夜。当时的“内部书刊”《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吗》一书也是大家热议的内容。

    那时没有所谓“鲁郭茅巴老曹”的排名,以前读到的国内的一些作品,未必进得了中国文学史,也未必每一本都是精品,但在当时目力所及就是这些。书中的一些人物印象深刻,除本人眼界有限,缺乏更高一层次的比较外,作家本身写得好应该是主要原因。如:《家》中的觉新、觉民、觉慧;《子夜》中的吴荪甫、赵伯韬;《敌后武工队》中的魏强、苟润田;《烈火金刚》中的史更新、猪头小队长;《平原枪声》中的马英、杨大王八;《林海雪原》中的少剑波、小白鸽、许大马棒、蝴蝶迷;《暴风骤雨》中的赵光腚;《山乡巨变》中的驴快嘴;《三里湾》中的“翻得高”(范登高);《新儿女英雄传》中的牛大水、牛小水;《草原烽火》中的李大年、乌云其其格;《乘风破浪》中的宋紫峰、邵云端;《金光大道》中的高二林、钱彩凤、邓三奶奶,等等;国外的,如《复活》中的聂赫留道夫;《安娜·卡列尼娜》中的沃伦斯基;《静静的顿河》中的格里高利;《毁灭》中的莱奋生;《处女地》中的涅日丹诺夫;《金星英雄》中的杜达林诺夫;等等。因人物性格鲜明而长久记忆。在读到王汶石的小说时曾经十分沉迷,其短篇《风雪之夜》、《新结识的伙伴》印象很深。后来见到王汶石的儿子王晓渭,情不自禁说起当年读王老书的情景,过后王晓渭特意给我寄来一套王汶石的作品。而舆论界一度对浩然的过度贬损,也让我感觉不公。我一直觉得他的作品的认识价值不容忽视。这里涉及对“十七年”作品的客观分析和估价。

    上中学期间,我在同学罗永章家读到了全本的竖版线装书《金瓶梅》和《红楼梦》。继而,在老邻居高庆海处读到清代围绕曹雪芹的《红楼梦》产生的《红楼梦补》、《续红楼梦》、《后红楼梦》、《红楼复梦》、《青楼梦》等。从姐姐同学张爱萍手里拿到李希凡、蓝翎评论《红楼梦》的文集,知道有个大学者俞平伯,也知道上海有个桑伟川,还知道毛主席力挺了两个“小人物”李希凡和蓝翎。上初二时,我也尝试写过文学评论的文章,评长篇小说《激战无名川》,三千字左右,寄给了当时天津的《文艺革命》报纸,没有发表,但他们发表了我的一篇小小说《小修理工》。当时大家传来传去的过期杂志有《人民文学》、《诗刊》、《大众电影》、《收获》、《上海文学》和《剧本》等,杂志都十分破旧,卷了边了,但内容非常之好,我还记得《人民文学》(哪年哪期已经忘了)里面周立波的《山那边人家》,林斤澜的《一瓢水》,马烽的《我的第一个上级》,王愿坚的《党费》等,印象深刻。《诗刊》里面郭小川的作品很多,如名作《西出阳关》,还转载过马雅可夫斯基的“阶梯诗”。也有刘白羽、贺敬之谈创作的文章,非常解渴。《剧本》里面,谢晋的《鸦片战争》(现在百度上讲编剧是吕宕和叶元,当年我看剧本时,作者是谢晋),梁信的《红色娘子军》,沈西蒙的《霓虹灯下的哨兵》,季康的《摩雅傣》等,印象十分深刻。

    这个阶段能够读到的报刊杂志有:两报一刊;《自然辩证法杂志》、《学习与批判》、《青年自学丛书》、《革命大批判文选》、《朝霞》、《理论学习与探索》等,地方报纸有《天津日报》、《文艺革命》、《中学红卫兵报》,我也曾尝试地给几家报纸投过小稿。这个阶段流行著名诗人贺敬之的《放歌集》、上海工人作家胡万春和农民作家郭澄清的作品,都看了一些。这时,很多省市的文艺杂志复刊,《天津文艺》(《新港》、《天津文学》)也复刊了,我在上面读到了蒋子龙的《弧光灿烂》,而中学的语文课本里也出现了蒋子龙的作品《三个起重工》,引起我对他的注意与敬仰,大院书友的一个新话题是天津出了“蒋子龙”。天津梁斌、孙犁,大家也谈,但觉得他们是河北人,而蒋子龙是天津人,离大家更近。同时,课本里有浩然的《一担水》,又延伸读到他的短篇小说集《喜鹊登枝》,视为榜样。

    到部队后,前两年无书可读,只是在农村驻训时,在老乡家里的《新观察》中挖掘文学元素,从中结识了著名文学家蒋锡金教授及建国初十分活跃的秦牧、杨朔、欧阳山等大家;家里寄来了刚刚复刊的《人民文学》,里面又有蒋子龙的作品《机电局长的一天》,十分欣喜,但不久因为部队训练紧张,没有时间再光顾文学。从第三年1977年开始,可以读书了,西方的一些名家如薄迦丘、塞万提斯、莎士比亚、伏尔泰、狄德罗、卢梭、席勒、歌德、拜伦、雪莱、果戈里、陀思妥耶夫斯基、惠特曼、左拉、莫泊桑、哈代、易卜生等等的长篇或短篇或剧作、诗歌;中国明清以来的一些名家,如:冯梦龙、李汝珍、蒲松龄、曾朴、刘鹗、吴敬梓、吴趼人等,他们的长篇或短篇作品,也得以浏览。对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和有关文章也有时间反复研读。团里的两任宣传股长都和我是好朋友,经常私下交换书看,他们拿来手抄本《红都女皇》,还找我连夜帮着手抄,因为我写字比较工整而且速度也快。因部队驻扎在保定地区,全国唯一的可以拷贝电影胶片的“保定胶片厂”与我军是关系单位,于是,一俟“解禁”,一般人看不到的大量的国内外电影汹涌而来,一般每周看两到三部,多年来积压的说老不老说新不新的电影,让我们近水楼台了。一般人也许只是看个热闹,开开眼界而已,而对我这个文学爱好者,则如同上课。这时,在电台里陆续收听了刘心武的《班主任》、《爱情的位置》、《醒来吧弟弟》、《穿米黄色大衣的人》,让人耳目一新并引起思考,继而收听到蒋子龙的《乔厂长》,这是另一种风格,是让人振聋发聩的黄钟大吕之作,在沉闷压抑哭哭啼啼的伤痕文学背景下,撼天动地,收听后十分感奋。此时,我参加了军部举办的理论骨干学习班,了解了“中央理论务虚会”的情况,读了胡福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和胡耀邦讲话等有关文件,让我看到文学的春天正在到来,促使我尽快返回家乡投入文学。

    从部队回到地方后在某局机关宣传部工作,我先考到南开大学哲学系读了三年哲学,接触到哲学名家陈晏清(原理)、车铭洲(西哲)、冒从虎(西哲)、陶文楼(逻辑)、葛树先(原著;他曾是马恩原著翻译者之一)、孔令智(心理学)、崔清田(社会学)、童坦(美学)、杨瑞森(党史)、周德丰(中哲)等教授。其间校方安排了著名指挥家卞祖善前来讲音乐美学,安排了著名演员李默然、刘文治讲授表演美学。若干年后又到市委党校研究生班读了三年哲学,指导老师是系主任、知名学者吕希晨教授(原吉林大学哲学系主任)。对东西方哲学和现、当代新儒家学派都有了进一步了解。局机关和本部门资料室都有很多书,但很少有人读。于是,业余时间我就一本本读了起来。譬如《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俞平伯【红楼梦研究】》、《第三帝国的兴亡》、《病夫治国》、《通往斋月战争之路》、《王珏【资本论】引读》、《史记·货殖列传》以及孙冶方、薛暮桥谈经济和改革等书籍。

    宣传部订阅了全国二三十份报纸和杂志,除知名报纸外,还有《哲学研究》、《经济研究》、《历史研究》、《文史哲》、《中国社会科学战线》、《新华文摘》、《大参考》、《人民文学》等。我基本每期都要浏览。于是,蒋子龙的一系列获全国奖的佳作都得以拜读:《一个工厂秘书的日记》、《拜年》、《开拓者》、《赤橙黄绿青蓝紫》等,如同犀利的解剖刀,篇篇指向社会与人心。此时,老邻居、书友唐利洲以天津市文科高考第四名的良好成绩考入人民大学,此后他帮我订阅了人民大学的囊括文史哲多方面知识和资讯的《人大复印资料汇编》,坚持了很多年,是我的良师益友。其间接触到著名学者钱谷融教授的大学中文教材和施蛰存、蒋光慈、李健吾、许地山、马识途、李劼人、张天翼、陈荒煤及东北作家群萧红、萧军、端木蕻良、舒群、骆宾基等人的作品,和早年“西南联大”闻一多、朱自清、沈从文、钱钟书等作家的作品。如果说以前读书主要是读故事,这时应该是“学习”了。对于卡夫卡、马尔克斯等作家,我感觉他们只是在写法上创新,内容的深度追不上托尔斯泰、巴尔扎克等人。故而不做为我努力的方向。

    此时我发表了算作正式文学作品的一万余字的短篇小说《天津兵》,在天津日报文艺双月刊上。由此结识了来自早年冀察热辽鲁迅文艺学院的著名编辑邹明,并多次参加他主持的座谈会。但领导找我谈话,说群众反映我“不务正业”。此时,单位对《乔厂长》也是褒贬不一,笔杆子们欣赏,而领导层不喜欢。言语中透出领导层对写小说的人的反感与戒心:你随时有可能揭露我、贬损我。我很担心领导这么看我。于是,立即答应了领导的要求,不再弄文学。其间我担任某国家级大报的特约记者和本市一些报刊的通讯员,撰写了一些通讯报道和内参,有的内参还得到高层领导重视。并一直在写各种公文、材料。不过,这都不是我的爱好和追求。在新时期以来的文学实践中,一大批名家如刘心武、蒋子龙、冯骥才、路遥、张洁、谌容、王蒙、张贤亮等星光闪耀,很多后来者接踵而至,阵容强大,异彩纷呈。我只是阅读者和旁观者,有二十来年基本没写文学作品,只私下写了一些素材,以待日后之用。其间读完了一年期的人民日报函授班和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一年期函授班。而因工作接触的其他政治或业务书籍越来越多,在此不必记述。熬职务,熬房子,蹉跎岁月,党政工团各岗位都轮过,而自学始终没断。

    进入新世纪后,上级领导又找我谈话,说因“年龄过线”进一步提职没有可能了。我便把主要精力转向文学创作,写出第一部长篇小说,然后思绪滔滔一路写了下去。同时,力争经常下基层体验生活。办理内退后在北京某央企建筑公司待过一年,在云南某民企瓷砖公司待过一年,在毛乌素沙区待过两个月,在天津西青区精武镇待过一年,在天津北辰区后丁庄待过一年,在河北农村冀中平原跑了一年多。个人坚持是一方面,天津作协和中国作协的大力支持也功不可没……出版了20部长篇小说、一部中短篇小说集,天津电台播出了五部长篇作品,国内各地书店、图书馆、资料室基本都有我的作品;香港、台湾、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日本等地已有我的作品出售;有的书出版方已经着手译成英文,有望进军欧美。有的书在一些媒体举办的排行榜上十分靠前。这一切都不是个人运作的,我也没这个能力。我也写过一些歌词,其中两首在全国大赛中获银奖,一首获金奖。但奖励不证明作品能够流传和长久,很多代代相传的世界名著都没得过什么奖。我的文学理念也是国家倡导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马克思主义文艺观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都是参照系。我的努力方向是争取下一部更好。

    文学有什么用?值得追随一生吗?如果说,《阿Q正传》引领了中国人深入思考国民品性;《家》系列引领众多富家子弟离开封建大院走向社会;《白毛女》引领战士们冲锋陷阵英勇杀敌;《班主任》引领了全国对“十年”的反思,而《乔厂长》则引领了全国各行业的改革。其他的诸如传承文化、陶冶情操、监督与娱乐功能等难以尽述。那么读多少书为宜?冯骥才早年到南开大学讲课,一口气背出一百多部小说的书名,让人震撼。但他和赵玫都说过这种话:有条件时多读,没有条件少读,但需抱住感兴趣的经典反复读。蒋子龙则说:存书容易,能读为难;能读容易,记住为难;记住容易,能用为难。都是经验之谈。

    学无止境,三人行必有我师。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南开大学哲学系读大专时,写作课请的是著名文学评论家、天津师大中文系主任夏康达教授主讲。此前我已经读过不少夏教授的文章,其广博的知识面和犀利严谨的文笔,让我十分崇敬。课上还得知夏教授曾经与金棍子姚对过阵,更加令人钦佩。在我写第一部长篇小说的时候,就找到夏教授请教,于是结缘至今,夏教授的每一篇文章几乎都发给我看,我便仔细收藏,慢慢阅读、学习、咀嚼,吸收营养。2014年我参加了天津召开的第四届作代会,蒋子龙主席换届下来,我有缘由与他合影。五十年前他就是我们的偶像,对他的诚恳为人也早有耳闻,但一直不敢叨扰。第一部小说出版后,我寄给他一本,他立即回信邀我参加市作协的一个研讨会,我因为脱不开身而没去,但已感受了蒋主席扶掖后人的热忱。现在,我与蒋主席经常联络,互通信息,一些重要观点倾听他的意见。这两位前辈大家,都是我的终身教授。我的另一位指导老师则是发小、老同学于建。他是天津党史研究室领导,受到国家最高领导表彰的全国十二位优秀党史专家之一,他指导编纂或亲自撰写的很多著作在全国得奖,并赠书给我。我的好几部作品都得益于他的指点。他平时很忙,但我每每找到他,他都会认真对待。我的描写冀中农村的长篇小说《红星谱》初稿发给他后,他在百忙之中仔细阅读,然后提出弥足珍贵的30多条修改意见。我希望他们都健康长寿,容我吸收更多的营养。在我学习成长的道路上,对我有着直接、间接帮助的老师还有很多,以后会慢慢记述。愿他们都青山不老,永远年轻!

    


我与夏教授



我与蒋主席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25 10:47:00    跟帖回复:
   沙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25 22:54:46    跟帖回复: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26 21:03:12    跟帖回复:
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27 00:42:55    跟帖回复:
5
转至第4楼第 4 楼 梧桐书屋 2020/8/26 21:03:12 的原帖:问梧桐老师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30 07:35:20    跟帖回复:
6
岩波老师回顾了自己走过的文学道路:自幼喜欢读书,喜好文学,当过兵,在南开大学学过三年哲学,在企业基层、机关工作多年,文学梦一直萦绕。内退后专门写作,厚积薄发,佳作频出,成为天津的知名作家。岩波老师的作品涉及领域众多,人物特色鲜明,故事情节复杂,始终弘扬正能量。从作者的履历和走过的文学道路,可以了解其中的原因。在网络上与网友交流文学话题,转发有价值的文学评论文章,不是所有成名作家愿意做的。而岩波老师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使无数网友受益。为岩波老师点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30 08:01:30    跟帖回复:
7
转至第6楼第 6 楼 WTSB_272 2020/8/30 7:35:21 的原帖: 岩波老师回顾了自己走过的文学道路:自幼喜欢读书,喜好文学,当过兵,在南开大学学过三年哲学,在企业基层、机关工作多年,文学梦一直萦绕。内退后专门写作,厚积薄发,佳作频出,成为天津的知名作家。岩波老师的作品涉及领域众多,人物特色鲜明,故事情节复杂,始终弘扬正能量。从作者的履历和走过的文学道路,可以了解其中的原因。在网络上与网友交流文学话题,转发有价值的文学评论文章,不是所有成名作家愿意做的。而岩波老师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使无数网友受益。为岩波老师点赞。谢谢好朋友来访!期待你的佳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01 21:59:58    跟帖回复:
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05 10:32:32    跟帖回复:
9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05 10:36:14    跟帖回复:
10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08 01:05:49    跟帖回复:
1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7 00:48:42    跟帖回复:
1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回忆录:跟随文学走一生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