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潇潇洒洒的微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我的不懈人生追求 二十六、我在清华复习考研
2070 次点击
2 个回复
潇潇洒洒的微 于 2020-08-29 15:22:3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1995年7月,我当时为省两个月的住宿费,跑到小俊他们清华15楼研究生宿舍去住了。

    对啦,需要补充一下,认识小俊是我和清华结下不解之缘的最佳开端,从那时候起,在我后来的读书工作生活中,结交了很多清华的朋友,主要都是清华本硕,清华人在我的人生旅程中产生了不可或缺的作用(我出版的第一本书是清华毕业兄弟的创意,而编辑也是清华毕业的)。






    我现在还记得小俊来北大帮我搬家的情形,我自己都不能够一只手骑自行车,可是他一只手掌控车把,一只手帮我拎暖壶。

    因为夏天放假,他们宿舍两个月有床位空出来,结果犯了一个严重错误,因为两个月以后再回北大办住宿就住不进去了。于是,我在清华“滞留”了一年,清华图书馆新馆与旧馆(老图书馆)成了我终日看书学习的地方——而正是在清华的耳闻目濡——受到清华学子小弟小妹熏陶——养成了每天学习十几个小时的习惯,甚至也每天记一百个单词(但只坚持了几天感到受不了,毕竟三十五岁的人了)。

    直到今天,我每天能够十几个小时不知疲倦的看书、网上看新闻查资料和写作,都跟在清华养成的每天十几小时学习习惯正相关!

    小俊他们班有一个我的本市老乡,也是我中学学弟、阿锐。他本科上的清华,毕业后又在清华读研究生。认识阿锐后好多时候一起玩,另外还认识了四川老乡小风——但一般大家叫他“小凤”。此外还跟他们班其他同学比较熟络,而跟小俊宿舍一个兄弟还一起在清华西体锻炼,卧推杠铃,我们俩力气差不多大,当时他觉得我挺不错的,因为我比他大很多10来岁啊。他说他是他们班力气最大的。



1995年和清华热研四班的部分童靴合影,中间站立穿黑、棕色皮夹克的是阿锐、小俊,可惜在西体一起锻炼的兄弟那次没在。

    

[          阿锐帮我开考研介绍信

    认识阿锐嘛,帮我的第一个大忙是考研开介绍信。当时,考研需要单位介绍信,而我铁路单位估计不会管这事,阿锐一听就说可以帮忙。于是,先帮我联系,然后骑车带我去找他本科同学兰新帮忙开介绍信,也就是北京启天能源技术研究所,办公地点就在清华内。兰新后来在IBM供职,我们还曾合租一起。

    我现在还记得阿锐小弟一路骑车领着我去的情形,每到拐弯处,他在前面潇洒老成地伸出手臂往左或右一扬,我在后面骑车跟着拐弯。

    




    小俊比较狂野,他跟我说他第一次到北语去和秋茜班上的同学约会谈得很投机,结果他们俩晚上就在北语校内十字路口当街接吻,哈哈,比我跟白雪、秋茜都猛。可是,后来小俊一次和他同学路上碰到我,还兴致勃勃地叫我“猛男”——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还不太明白啥意思,但感觉不是好词,所以小俊这样叫我自己感到不开心——小俊知道我的罗曼史,所以,估计给同学泄过我的密——阿锐后来有一次都略微有意见的说:“你很多事情都没跟我说(意思告诉小俊不告诉他)”。

    再说小俊和北语女生。当时的情况是,清华的“后花园”是北语,北大的“后花园”是北外。因为地理位置原因,北大男生都跑到北外找女朋友,清华男生到北语找女朋友,不过,我后来在北外曾碰到一个清华男生参加北外社团活动,估计就是泡美眉来了,哈哈。



    小俊下面没反应 哈哈哈哈哈

    还说小俊和北语女生。小俊曾专门、正式地请我吃过一顿饭——我搬家来清华后请过他吃饭,因为他的帮忙。但我住他宿舍、而且就是他上铺,按说不该他请我吃饭的啊?

    小俊宴会地点在清华13食堂楼上西餐,很高大上的场所。小俊与我都点来一份啥排来着,反正吃了米饭不过,我又犯忌的下楼打了二两米饭——你这不是大人家脸说没吃饱吗?呵呵,小俊也没钱,但事情太重大,他必须跟我咨询。

    原来,他第一次跟女孩子kiss的时候,下面没反应。他害怕自己生理上有问题,比如杨威之类的,我听了很好笑,但忍住没笑,现在可以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当时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因为我不仅第一次,就是每次和女同学kiss,都是要冲破牢笼滴感觉,从未偃旗息鼓、紧缩一团。但我必须安慰他呀,不能留下心理包袱啊!于是我肯定的说,是心情紧张的原因,我记得我还说,我以前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小俊听后才释然了,嗯,这顿饭钱没有白花,呵呵。

    小俊他们交往了以后到最后没有成,但是呢,彼此有联系,还不像我跟白雪、秋茜没有联系了, 96年北语女生毕业的时候,小俊还去北语跟那个女孩辞别过。

    小俊每天都上计算机操作写论文啊、查资料等等,回来就叫累,我当时很奇怪,怎么会累啊?我之前学过计算机,还没机会上机,反而很羡慕。他就说:“唉,你体会不到!”现在我才明白,当时确实体会不到。

    9月开学后,北大宿舍回不去了,只好到清华周边租房子。

    开始租了一间几平米的小破房——是清华校内农民的土墙房——当时校内还住有一些土著农民,甚至还有一点菜地。我房门右手一墙之隔是农民房东家自用的旱厕茅坑,每次他们用后撒层沙土掩盖,累积到一定时候挖淘出来扔到菜地里。

    我记得我骑车去学校开水房打水回来,房门上出现一个孔洞——我走时忘记关灯,煞笔房东趁我不在一拳击穿我房门、伸手进去拉灯线关灯。我这才知道房门是木框架上钉的是纸板做成的。

    面对如此恶劣的房东与门外旱厕偶或传来的恶臭,我不久就搬了。

    清华图书馆新馆比北大管得严,在北大上图书馆的话,穿拖鞋进去也可以。但在清华(新馆)不行,我穿拖鞋进去时保安把我拦住了,让我回去换鞋。后来第二次我还穿拖鞋,但是呢,用一根绳子把拖鞋绑在脚上,进门的时候故意把脚抬高点,踩得噗噗噗的,保安没看我脚,我就进去了。

    我在清华每天在旧馆复习考研的专业课、政治课和英语,我很少一大早去占座位,因为我觉得大家都这样,我反其道而行之捡漏可行,因为每天都有占座不来的人-——学生要去上课呢。所以,我每次早饭后去旧馆,就找桌上有书但没人的空位坐,如果来人我就让,一般上下午和晚上换换座位就行,偶尔会有被撵几次的情况。我第一次考研时在1996年2月,报考的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刑法学经济刑法方向——我想研究生毕业后参与反贪,哈哈。

    还记得去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报名时,在他们招待所住了一个晚上,认识同屋一位博士报考者。我跟他谈起自己以前去海南尝试求职的经历,谈到曾想加盟《海南办事指南》编辑部,然后说可以办个《北京办事指南》,结果搞得他很兴奋,当晚睡不着了。事实确实如此,当时,北京没人做这个,几年后才有《北京办事指南》出版,但我当年心思不在创业挣钱,如果当时干这个,应该能行。

    再后来,大概几个月后,他曾打电话到我四川家里,找我合作,但我家人知道我心思在读书,就没很重视,没有要他留下联系方式,我也没心思和他合作。

    
             不务正业看“闲书”

    当时在旧馆呢,我依然有点不务正业,还看“闲书”。按说我应该聚焦考研复习,但成天做考研英语习题集、背专业课名词概念和思考题答案之类是在有些单调,而看闲书却令我兴趣盎然。比如《一代战将王近山》、《叶利钦传》以及有关美学著作。当时,我不能借书,只能在借阅室书架之间分无数次把一本书看完尤其是在阅读《一代战将王近山》创下的经典战例时,兴奋得忘记了复习考研,哈哈哈哈哈。

    1943年,清华日军司令岗村宁次对我太岳军区根据地实行扫荡,采用铁壁合围战术。当时王近山任二分区司令员兼386旅旅长奉命带16团回根据地协助粉碎日军扫荡。在途经过韩列村时,部队宿营休整,王近山照例带参谋人员到周围勘察地形。发现县城出来的公路尘土满天,日军车辆来往频繁地为扫荡日军运送补给。但是王近山意外而吃惊地发现,这些军车居然没有武装护送,顿时,他为日本鬼子在中国土地上这种甚嚣尘上所激怒,感到怒火中烧,决定给鬼子一个教训!

    原来随着日军扫荡、一步一步深入我根据地,他们的包围圈越来越小,所以觉得他们后方已经没有八路军了,所以他们就肆无忌惮。

    由于通讯落后,王近山无法请示上级,于是独自决定伏击日军运输车辆。

    当天,洪洞县武委会主任孙明烈、韩略村村长王命秀来到第16团团部,提供了一条重要情报:“日军的许多军官,后天要乘坐汽车经过这里,上东山去。”得知此事后,386旅长王近山当即召开作战会议,经过一番分析后,决定在韩略公路上一举吃掉这帮日军。

    第二天,王近山带领部队来到事先选好的伏击地点,先派出一个营前出县城方向防备日军增援,安排一个营作为战区警戒,一个营担任主攻。

    主攻营到了预设战场后,一个连负责主攻车队主干部分,一个连阻击车队前部,一个连断绝车队尾部,实现关门打狗。

    主攻连派出两个排,沿着山沟公路两侧峭壁之上山体构筑工事,一个排火力支援。

    终于,他们等来了乘坐十几辆专用车辆的侵华日军战地观摩团——这是岗村宁次从中国各地抽调的近两百名大队长(少佐)以上军官、包括一名少将旅团长和多名联队长到我太岳军区观摩铁壁合围扫荡成就。

    战斗打响后,日军猝不及防、一下懵圈了!

    阻击连率先开火,日军第一辆车燃起大火阻挡进路,随即我军设伏部队火力全开,敌军车队中多辆军车爆炸起火,很快尾部传来爆炸,日军最后一辆车也爆炸起火,整个车队进退不得,鬼子陷入死地。

   但是,鬼子很快清醒过来,这批鬼子都是日军大小兵王,骁勇善战、屡建战功,他们立马死命抵抗。

    虽然他们人数很少,但却很快组成严密交叉火力,依靠轻机枪和步枪,不断对我军定点射击,造成很大伤亡。

    为了防止周围日军支援,王近山命令发起冲锋,所有兵力投入战斗。

    王近山看到鬼子依靠汽车掩体垂死挣扎、负隅顽抗,于是命令与敌人展开肉搏。

    鬼子训练有素,拼刺刀十分娴熟,我军很多战士拼杀中受伤,王近山带着手枪队冲上来一一点名,鬼子才被全部击毙。

    此战,日军毙命1名少将,8名联队长,10余名大队长,共计毙敌186名(自己伤亡两百),我军炸毁13辆汽车,缴获轻、重机枪3挺,掷弹筒2部,步枪45支,沉重打击鬼子嚣张气焰!

    大家注意没有,日军枪支并不多,因为都是军官每人配有手枪、军刀,但战场缴获似乎没有,这说明是被参战八路军“贪污”了,哈哈,尤其手枪,容易藏私货,呵呵。

    但是,日军在保有少量长枪的情况下,而且处于不利环境、遭遇突然袭击,却依然给我军造成两百人的伤亡,说明,鬼子战力之强悍。由此可见,我们当年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换来敌人最后的失败!

    今天,我们再也不能让我们的子弟兵仅凭血肉之躯保卫我们的国家与人民,因此,我们必须拥有强大的国防、拥有高精尖的军事科技,才能充分有效遏制任何对我发起侵略战争的企图!


    而在此战前,负责压制韩略村村东碉堡的八路军支援部队,故意将“维持会”村长王福林捆了起来,让他拖着绳子去给日军报信。当这个汉奸跑到日军碉堡向“太君”汇报时,日军小队长却说:“八路,大大的。我的,小小的。不行。”

    就这样,这帮日军始终龟缩于碉堡内,一枪不发,使得伏击部队得以集中兵力,全灭日军“战地观摩团”。

    实际上,这帮鬼子是没有经过最高司令官同意擅自闯入战区的——他们骄横跋扈惯了,觉得扫荡已经把我军主力封锁在铁壁合围的包围圈里,即便遇到抗日力量的打击,周围日军很快就会支援——敌人的判断其实没错,王近山部队确实属于偶然出现,就被他们撞上。

    不过,正因为他们自行窜犯,估计韩略村村东碉堡里一小队几十个日军并未接到通知接应他们,碉堡日军任务是守卫碉堡,没有命令不能擅自出战,否则碉堡丢掉要军法从事——其实王近山也是如此,擅自作战,胜利没话说,战败了也会军法从事的。

    估计我军把碉堡日军电话线掐断了,不然知道众多长官被围也会拼死相救。当时日军通讯装备远远优于我军,但一个村庄碉堡还不可能配备无线电台(鬼子观摩团应该有),所以,他们无法接到县城命令。碉堡日军根据枪声判断出我军主力到来,而鬼子观摩团较少的火力导致碉堡日军误判友军并非大部队,所以认为出去支援也打不过我军主力,所以只好放弃保命。而县城日军增援部队组织起来也要耗费时间。所以,王近山深谙兵贵神速,迅速解决战斗。而全部兵力的投入,虽然总伤亡不减,但分散了敌人火力,齐头并进的进攻,加速了最后胜利的到来!



    一次战毙如此多日军军官,在整个抗日战争史上可能是唯一一次。

  



    岗村宁次闻迅震怒,以为八路军主力跳出包围圈、铁壁合围扫荡失败。于是,急令日军疾速回撤,寻战我军主力。就此,我军一举粉碎日军扫荡、打破根据地的封锁。

    而读《叶利钦传》则感到同声相应。书中提到叶利钦不承诺首先不使用核武器,我当时想这跟我的想法一样,中国就不应该承诺首先不使用核武器,而且还是承诺在任何条件下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现在,你承诺不能轻易推翻,你一推翻人家就抓你把柄。但你可以实际上姿态表现出来我不践行了,对不对?大家知道美苏之间签订了《中程弹道导弹条约》限制核武器的发展。当年美苏之间互相都想压过对方,一浪高一浪核心核军备竞赛,都是氢弹、原子弹和中子弹,核武器爆炸当量都是越做越大,都可以把地球毁灭很多次,这样反而大家不敢用了,因为你打我就等于打自己。当时中国国力有限、可能中国也是的前瞻策略,只能发展小型核武器,等世界潮流变了、苏联垮了,核武器开始向小型化发展,我们中国核武器小型化已经成熟成型。比如“中导条约”中国没有加入,现在中国反而发展、保有量比较多,对美国形成压倒优势。所以川普不干了,退出“中导条约”,也有与中国对抗的意思。因此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就是应该核武器优先,而且应该学习俄罗斯的禀赋,谁惹我,我就敢核反击!所以我认为在军事上真要核武优先,只有这样才能遏制他们对中国发动战争的企图。你用经济手段没关系,你打贸易战物竞天择,优胜劣汰,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但打军事战可不行,如果要动武,我们就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大家同归于尽!

    还看过一本美学著作,外国人写的中文版,谈美感。说美感就是快感,然后讲了一些道理,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跳交谊舞。作者说,交谊舞(本身源于西方)就是满足性欲的一种方式。我觉得事实的确如此,你看国外跳舞男女都是贴身贴面的,不像中国人很多时候忸忸怩怩、假装斯文……

    比较搞笑的是,当时清华图书馆书架上还有《苏东社会主义建设成就》系列丛书,还记得其中一本书谈罗马尼亚总理出差坐飞机经济舱,部长的工资还不如谁谁高,所以,当官是贡献……

    另外,我现在不吃方便面,就是当时旧馆报栏看到的报上说抽查了康师傅、统一等等10来家方便面产品,基本上是全军覆没,就是细菌超标、营养不达标等等,从此以后我就不吃了。

    我租住的一间几平米小木屋,在清华校内一个农家大院的门口,属于临时搭建屋,门板与地面有二三十公分空档。

    记得到了十月份天气转凉,晚上睡觉感到有些冷。我在阿锐那里借了一床厚棉絮,但到了11月我开始穿着厚衣服睡觉,尤其11月中旬,晚上必须把毛衣罩着脑袋才能入睡。

    11月26日,我头天跟房东说不住了,结果第二天早上电费一下多了几十度的钱,我跟他们争辩,结果其肥硕一身蛮肉的儿子对我威胁——我不怕他,但一个人对一帮猪猡要吃亏!

    后来,阿锐按约骑着车来帮我搬家了,我心中一阵暖流激荡。他把我搬到兰新租住的清华北门外一个十几平米房间里,里面正好两张床,空着一个。可是,兰新曾经对我说过:“X勇,你考不上研究生!”我诧异地问:“为什么?”“因为你凡心不死!”他说我凡心不死是指我每到周末都要去学校舞厅跳舞,呵呵。

    我之所以要去跳舞是因为作为单身汪没有伴侣,而仅能通过和女同学拉拉手满足生理需求——前面说过老外著书立说曾言跳交谊舞是满足性欲的一种方式,吼吼。

    不过,兰新一语成谶!

    1996年2月我第一次考研落榜,可谓实至名归,哈哈。

    然鹅,刑法课考题有一道叫“论重刑主义”,主观题、20分,我觉得自己答得比较好。

    重刑主义又称重典主义,是指以严刑酷罚、轻罪重刑和原心论罪等为主要特征的刑罚思想。重刑主义是古代社会刑罚思想的一大特色,世界各国概莫能外。在中国古代社会,重刑主义“源远流长”,并且对近现代社会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比如中国当时的“严打”,就是典型的重刑主义操作,但实际效果却差强人意。

    1994年,管院曾请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来给我们班作报告,其中讲到从八十年代开始的严打没有收到实际效果,十几年间,一些犯罪增长两三倍、有的犯罪甚至增长十几倍,杀了不少犯罪分子但却没有遏制某些犯罪势头……

  

       读书之外的业余生活

    说到犯罪不由我想起当时清华旧馆影像放映室播放的一个片子《碎片/Sliver 1993》莎朗·斯通主演。

    由于内中系列镜头属于少儿不宜,甚为火爆。嗷嗷待哺的清华同学(男僧居多)踊跃观看(我也去看了,狠过瘾,哈哈),拥挤排队,把播放室门玻璃都挤碎了,哈哈哈哈哈哈

    兰新后来去了美国,我又和清华一位学核电的学生在北门外合租一间十来平米房子,这学生父亲是中国第一个原子弹工厂能的纪委书记。96年1月学校放假时,宿舍人少了他就搬回去住了,我一个人难以承受两人间租金,半个月后我就搬到北门外更往里的一间几平米小房住。

    后来阿锐帮同学在清华周边租房都找我了解信息,更有意思的是他是清华本硕,但我吃过的清华食堂比他还多,这也说明他一门心思读书,不讲究在哪里吃饭。

    在清华因为租房和图书馆上自习,还认识了一些学生朋友。曾先后有两个研究生让我帮他们开读书单——几年前我亲侄子大学毕业时也叫我帮他开读书单,但最后我都没帮他们开成,主要我读书太杂,一时不知道该推荐什么书给他们,最关键的是,我读书根据自己志向追求,而我的人生目标特立独行、这点与众不同,所以,关注的东西独具一格,很难与别人相同,因此,难以推荐自己感兴趣的给别人。


    

与热研四童靴外出游玩,亲们认出我来了吗?


    不过跟清华一帮同学出去玩,回来路上在一块吃过饭,我觉得我自己当时真的是很庸俗,人家都不像我吃饭把菜多往自己碗里夹,生怕自己吃亏了,因为大家AA制嘛,人家学生都很斯文、谦让。我现在想起都感到脸红,因为当时那些跟我一起吃饭的人,可能以后再也不见面了,我给他的印象就是自私占小便宜的人。所以说跟好人学好人、跟坏人学坏人,跟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受得熏陶就是斯文——我现在很斯文哈,呵呵!。

    有一次,北医有个教授来清华做讲座,讲爱情心理学,我和小俊都去听了。小俊揶揄我说,这讲座你都可以讲了,你的情史可以写本书了,小俊太坏了!

    不过,我听了讲座发现,基本内容我都熟悉,确实可以做这讲座了。

    上个世纪80年代末,全国高校掀起了大跳交谊舞之风潮,刚开始大家都不会跳,学校就在周末组织活动普及。舞场就是室外水泥球场,挂一些电灯和彩灯,用四个喇叭的收录机装上磁带放舞曲。三步、四步、探戈、吉踏巴、十四步,慢慢学校食堂和体育馆在周末就成了舞场。男生要花钱买票才能进,女生免票。这也是学校工会和学生会的创收手段,这个风潮延续到90年代。

    北大、北语和清华也不例外,1995年5月1日实行双周末后,北大、清华每周五六日都有几个地方舞会,清华是西体室内舞会、荷塘工会舞厅、十三食堂饭厅、学生活动中心地下舞厅,而清华西大饭厅跨年舞会享誉首都高校圈,连续多年举办。

    不过说起跳舞啊,我现在对阿锐和小俊都倍感愧疚,为什么呢?我曾带他们一起跳过很多次舞,但都没有把他们教会。我当时实在是挡不住诱惑去跟女生跳舞,没耐心教他们。他们就只有在场外眼巴巴的看着大家跳,后来他们就不跟我去了。现在想来自己真是太自私了,太不够哥们了!小俊呢,也没有教会他游泳,我们俩一起游泳好几次,说实话,今天我想起往事真的很过意不去!

    在清华跳舞认识过几位女生,都没有发展(我对北大清华女生情有独钟,不忍心骗她们,哈哈哈哈哈)。

    记得认识一个大二的美女,本想进一步发展,结果和我一起锻炼的热研四男生笑话对大家说,X勇好颓啊!认识一个大二还想交往。他这一说我就不好泡那个女生了。我们经常在舞厅碰到一起跳舞,不少时候别人请她不跳,我请她必跳,而且我们常常连续跳好几曲。这女孩比较高大丰满,比较正统,尤其胸部比较丰腴。但我从未抱着她或贴身她跳过,但看到一个小个男生和她贴着胸跳,我很吃醋妒忌,之后我请她跳也去贴她的巨胸,但她却用手推着我不让我挨贴,搞得我很郁闷忧桑奇怪——我可是她老“想好”啊!

    嗯,在西体跳舞还认识了一个烟酒僧小美女,彼此问过名字宿舍号(她的),后来我买了一束玫瑰送到她新斋宿舍,但没人,我就把玫瑰插在门锁扣上。可后来,我骑车碰到她觉得她没舞厅里看起来靓丽,就没告诉她玫瑰的事,也没继续和她交往。

    后来,在学生活动中心跳舞认识北医研究生,还去她宿舍找过她,但最后也没在继续。

    最后想起一件奇葩事情,1996年7月暑假时,我订好车票准备回家,也跟房东说好退房。这时,在图书馆认识的曾让我帮他开推荐读书单的清华的研究生——一个英俊少年续租我的房间,让我提前两天退房,他和女朋友比较急。于是,我便热心地替他分忧,让他提早两天入住。但我的车票还有两天才走,于是,我把东西寄放在也是旧馆认识的朋友(他考托福)那里,去北京科大四川老乡(大二学生)宿舍住了一晚。

    阿锐知道我提前帮他让房后,有些不以为然。

    这个小老乡是上次放假时北京到重庆的火车上认识的,他当时上大一。到了重庆以后我拿着铁路工作证到重庆铁路行车公寓办了住宿,然后去重庆火车站溜达,看到他在站前招待所找住宿,那些人欺负他是学生,要高价。我就把他带到铁路公寓住了一晚(价格实惠)。第2天早上我在公寓食堂给他买了一大碗粥、花卷咸菜送到他房间里让他吃,就像照顾一个小弟弟一样,以后我们就成了好朋友(还有帮我打架的故事,以后讲,哈哈)。

    北京科大学生宿舍公共卫生间实在太糟糕了、非常糟糕,所以我住了一晚上就走了(10年后我路过的时,再次去方便,居然还是特别不堪)。到北大去住的。

    北大宿舍呢,是我在北大兼职卖充电电池的下线小兄弟,他帮我找了已经放假回家的同学的床,这宿舍就剩一个男生。

    但是这一晚上吧因为蚊子叮咬,加上那男生通宵看书(我开灯睡不着),我通宵都没有睡着——宿舍里空铺有蚊帐,但人打过招呼不让别人睡——那晚上特别难熬,我特么帮助别人自己活活受罪!

    接下来的事情就非常令人愤怒!

    我因为匆忙提前两天搬家,结果我一个放在床下的箱子落下了。我这箱子很重要,里面装了我所有私人重要东西:存折、有关证件、个人来往信件等等,一旦丢了很麻烦的!

  

就是这个箱子,当年装着我的个人重要私密物品,本来该放热研四老乡阿锐小俊宿舍的。


    可那学生太垃圾、太不懂感恩、太自私,他们居然拒不帮我看管等我暑假后回来给我,而是扔给房东——我已经退房了,跟房东一点关系都没有。好在我在这家住了约半年,房东30来岁的漂亮儿媳妇帮我收下箱子,但却放在院外一间柴房的杂物堆里。房东儿媳妇带我去柴房时,用手抓住锁头往下一扯,挂锁就开了——我当时看了一身冷汗,我的东西差点灭失!

    当时由于我跟清华同学关系不错,所以看在这个份上没有找他算账。

    这事我后来没跟阿锐提过,我怕他骂我傻、活该!

    但这个事情我今天回忆起来对他还是深恶痛绝,这家伙是个极品啊,真是万里挑一的奇葩之才!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29 15:29:01    跟帖回复:
   沙发
楼主可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29 16:01:54    跟帖回复:
3
谢谢亲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我的不懈人生追求 二十六、我在清华复习考研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