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潇潇洒洒的微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我的不懈人生追求 二十八、我在北大进修(三)
1765 次点击
4 个回复
潇潇洒洒的微 于 2020-09-08 16:57:5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我现在还记得在燕东园地下室阴暗、潮湿的房间里,每天晚上老鼠从窗外进来,沿着窗台,经由我的床头,再顺着床头溜下,沿着墙面与我床沿挨接处跑到床尾下到地面消失。

    地下室不冷,但空气不好,所以窗户不能全关,但有纱窗,不过老鼠把纱窗咬了个洞钻进来——我们堵上洞孔后,老鼠又推开堵塞物进来,后来我们索性不管,只要它路过……再次路过……又一次路过……仅仅路过……依然路过……路过……路过……继续路过——不咬我就行!

    但是,特么的半夜三更你感到有舍东西咕噜咕噜从你被子旁边一溜烟窜过去,还是感到毛骨悚然——没办法,捂紧被子不被咬,那是人家鼠辈之类既有通道啊——国际法还认可“先占原则”,你凭什么妨碍人家的“航行自由”呢?

    你看在南海,我们进驻诸岛后,美军都不干了,声称妨碍他们的“航行自由”——可我们并未堵塞他们的通道啊?所以,当初给鼠辈让路的行为,实属明智之举,哈哈。

  
  
           在北京10多个大学科研院所听过讲座



    我从1995年初到北大学习,1997年有过离开,1998年搬回。1999年初回四川,但2001年从成都回京后,第一时间就是到北大买旧自行车,然后就住在周边,直到2004年底闪婚搬走。所以,在北大听讲座最多(其次是在法大),由于年代久远,多数讲座都没映像了,但毋容置疑,这些讲座对我价值观的影响、形成与塑造,是不可或缺的!

    1990年代,我曾经在北京10多个大学科研院所听过讲座,北大、清华、北语、北外、北国关、北理工,人大、中央民大、外经贸、中科院、社科院……等等尤其以北大居多。在北大听过龙永图、沈国放、厉以宁、谢白三、龙应台……等等,在清华经管学院听过陈清泰讲座……对啦,还有温铁军、林姨夫,哈哈。

    龙永图的讲座谈中国加入WTO/世贸组织的艰难谈判——前后为难——前面是美方代表提出的要求,龙永图必须转头征求后面部长们的意见,能否接受?后面的要求他又要跟前面对坐的美方代表提出,看对方能否接受,就这样讨价还价、循环往复……

    沈国放讲述自己自学成才、成为工农兵大学生中的佼佼者,毕业后在外交领域获得的成就……

    复旦大学谢百三在北大来讲股票投资,我听了以后回家时,跟我原来单位火车站工程师分享过,因为他炒股我建议他分散投资,结果他不以为然、信心满满地说:“你看准了嘛再买!”多年后再聚,他说炒股有一次是赔了,就是因为集中买一只股票。

    有一次听一位北大教授讲座,讲国家过去实行工农剪刀差,把农民的财富拿来发展工业,现在呢,城市发展了就应该反辅农民!

    工农剪刀差是指工农业产品交换时,工业品价格高于价值,农产品价格低于价值所出现的差额。因用图表表示呈剪刀张开形态而得名。它表明工农业产品价值的不等价交换。

    工农剪刀差源自苏联,政府通过其强制力,低价收购农产品,高价出售工业品,农民本来已经低价出卖自己的劳动成果了,又要忍受工业品高昂的价格。中国经济早年效法苏联,所以,过去中国长期实行剪刀差“盘剥”农民。

    北大教授农村出身,他说自己买蔬菜水果等如果遇到农民自产自卖的,他都从不讨价还价……

    我受他启发,从此以后买蔬菜水果等遇到农民自产自卖的,也不讨价还价,甚至买完以后人家说多少钱,我就给多少钱。后来即便是二道贩子,我一般也不讨价还价,甚至不问价钱,因为我觉得贩子还是农村出来的,他们赚一点钱也不容易,毕竟我现在的经济能力在购买蔬菜水果时对价格已经不敏感了。

    这两天我在早市菜市场买菜, 9块多钱我扫码就主动给10块,4块多我就按5块给,完啦听到他说声“谢谢”。我觉得稍微多个一毛、两毛或几毛钱也帮不了大忙,但是使人感到温馨啊!

    但是,也听过一次最无趣的讲座,这就是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所长给清华大学95级(不太准确)新生做的一堂流水账似的讲座,记得貌似照本宣科的讲了第一到第十几的内容(开中药铺甲乙丙丁……)。

    不过呢,说到听讲座这里讲一个有趣的笑话。

    曾经有一个北大旁听生,他在北大混迹多年,应该听过不少讲座。所以,他把自己听讲座的数量进行了精确地统计,嗯,其精确度之高,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简直是创造了急死你(吉斯尼)世界记录啊!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一般人听讲座后不会去统计自己听了多少场啊?比如我这样的。当然,世界是多元的,你觉得没趣味,人家津津乐道,因此,这种癖好绝非变态、应该得到尊重!

    子在川上曰:“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位贤才呢,他把自己历年在北大听的讲座进行了完美无缺地精确统计,其精确度蔚为壮观:他把历年在北大听的讲座数量貌似精确统计到了小数点之后20多位!叹为观止吧?顶礼膜拜吧!  

    此外,大家知道国人相当长的时期都是缺乏专利保护意识,而他呢,我觉得可以说是开创了中国当代专利保护之先河吧,属于中国当代专利保护之鼻祖,不愧为专利保护领军人物啊!据悉,他发明了一个术语,叫“北大边缘人”,而这个伟大的创造发明啊,曾经遭到别人剽窃,他好像还差点与人打官司付诸公堂,争夺自己的知识产权啊,专利保护意识非常之强!哈哈

    关于参加北大社团活动,因为时间延续好几年,放在后面一起讲。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

    幸运需要的美德是节制,奥运需要的美德是坚韧,一张一弛文武之道,虽然说我当时处于一些貌似不利环境,但是我依然斗志昂扬,合理的安排学习生活,周末跳舞是必须的娱乐,因为我觉得周末都不放松一下,人的神经会崩断的。那个时候吧,我一直在坚持锻炼,周一到周五,或绕着未名湖跑步,或在二体外足球场边单双杠做引体向上等。

    北大学生舞会周五、周六,都有,周日有没有我忘了,北大舞会非常火爆,主要在学三食堂(修百年大讲堂后拆掉改在二体室内跳舞)举行,其次学生活动中心与勺园地下舞厅也很热闹。

    那时候,我每次跳舞都会与现场最漂亮的女孩跳,全场基本没有我请不动的女孩,一般漂亮女孩我就和她最多跳3曲,怕多了人家不乐意,然后就请别人跳,待会再请美女跳。

    有一个美女是东大学生(成人高校),她有一个怪癖就是手心要出汗,所以每次都戴着手套跳舞,我曾经跟我妈打过电话问这种手心出汗是不是应该吃什么药。在舞会上,经常都是我们一起跳——因为其她很少有比她更好看的。嗯。不过啊,她可能把我当成是北大的了,呵呵。我们没约过,虽然稀饭,但木有银子啊,呜呜呜呜呜

    北大英语系有一个女孩儿每次都要跟我跳她,可以说粘着我,她每次跟别人跳完就走到我旁边,我不忍心不请她,这样很驳她面子——她长得实在不好看,但因为她父母都是北大的教授,所以她凭关系才能够考进北大英语系,要不然肯定进不了英语系的,不过,她也帮我找过复习资料。现在记不清楚以前的交往情形,但肯定没约过会。

    有一次我去31楼找她,我在宿舍楼传达室窗口请楼长帮我传呼,但楼长不在,我正等着呢。这时候有女生出来看见我在等楼长,赶紧示意我说:“还不快走!”意思叫我趁机溜进去,我立马进去上楼。当时在北大是这样的,女生楼吧,大一大二管的很严,绝对不让男生上去的。但是大三大四的女生楼,男生进去楼长会拦住你,但是如果男生跟女生一块出来、就是手拉手地出来,楼长也不管——很人情化啊!呵呵

    当时正好是夏天,我上楼后在楼道里走的时候很有节操的目不斜视(绝无左顾右盼,但现在很后悔,呵呵),但当我敲响教授女儿宿舍门的时候,里面问:“谁呀?”我说:“我找XXX(她名字我也忘啦)”,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耳边响起一阵阵女生尖叫与关门声——当时正好炎炎夏天,女生在寝室穿着清凉,突然听到男声,于是紧张得发出尖叫并赶紧关门。

    不过,我下一次去找她时,楼长盘踞在传达室令我不敢越雷池一步,她本人不在,她漂亮室友下来接待的我。

    漂亮室友是体育特长生(游泳),不过她们俩关系不好,教授女儿跟我说,她很坏,基础英语都考不及格。这个倒是有可能的,因为游泳特长生是降分录取的。但是呢,漂亮室友是北大游泳协会的教练,我加入协会参加活动,她曾指点过我游蛙泳,我现在蛙泳游得比较好就是她的功劳。

    我在北大房产科曾看到物理系一个班主任老师来找房产科的人,给一个学生换宿舍,老师说该生是体育特长生,已经换过一次宿舍了,他觉得自己有体育特长,很了不起,跟哪个宿舍人都搞不好关系,老师说他基础物理课都考不及格他还学物理……

    最后,与北大英语系教授之女不再联系是舞会上,一曲末了,我嗓子干痒后,不慎将口水正好吐在她的手掌心(天助神佑),哈哈哈哈哈哈哈,太特么臭巧鸟。她当时郁闷无比地说:“你怎么这样啊?!”我赶紧一个劲道歉,之后,哥男神形象在她心中坍塌,我们再也没有交往过,也没再碰见过。

    
             她一直含笑和我跳

    在学三碰到一个女生,自始至终跟我跳都含着笑。她是化学系大三委培生,个子较高、身材微胖、皮肤白皙、五官端正、举止大方,我们就认识了。

    后来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每次相互碰见她都热情和我打招呼,闭馆时,好几次看她先出去的,结果我一出馆门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然后跟我一起走,我们边并排骑着车边聊天,她夸我学习刻苦,每天总是闭馆才走,我才知道她早就关注我了。说实话,我觉得她也挺不错的,也乐意和她发展关系。后来她问我以后什么打算?我告诉她在复习考研。我问她的打算,她告诉我毕业后去美国——当时,北大清华化学系毕业一半人去美国——因为化工行业有污染,美国人自身不愿意从事这个行业,所以,就有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的人来看。建筑行业也如此,建筑师修房子“颠沛流离”,美国人也不愿意干,所以,才有华人建筑师贝聿铭。

    不过,当她得知我不是北大学生之后,从此再未关注过我,在图书馆碰见的时候也不多了,也没盯我梢了,呵呵。一年多后,我们在中央民大意外相遇,大家就是友好招呼,简单交谈几句而已。

    彬彬是北大英语系大二学生,重庆美女,第一次和同学来学三跳舞。彬彬大眼睛、双眼皮、苹果脸、皮肤白嫩,有着丰腴的少女身躯。

    彬彬很腼腆,说话很羞涩,人家可能以前没交过男朋友,所以,(身体)没接触过男生,也是第一次跟同学来舞会跳舞,结果,被我抱在胸前感到很害羞,脸都红了。我和她跳过好几曲,边跳边随意聊着,问了名字等,得悉她父亲在美国当外交官,她大学毕业也要赴美留学…… 我们跳完就完了没有联系了。跟彬彬认识跳舞是在期中考试之后,比认识北理工女生更早。

    不过,说来奇怪,当年夏天放暑假的时候,回家坐9次特快硬座,彬彬居然跟我挨着——她座位靠窗、我靠过道,我们共享两人座,与我们同排过道那边的三人座靠过道的、后来认识的是北大国政系男生。

    因为我也在北大订的票,当时北大校内订票不用学生证,学校直接到铁路上去集体买票——当然火车上是有可能查学生证,如果你没有会让你补成人票、甚至罚款。

    我们当然聊天啊——我坐了那么多次的往返京蓉(渝)硬座,那次是唯一的一回不疲倦,跟美女在一起就是不一样啊!

    我看她的手指甲、脚趾甲都擦了粉红指甲油,但假装不懂,就问她:“你的脚指甲上还要擦口红啊,”她就打我,哈哈哈哈哈哈

    北大国政系男生也是重庆的,姓马,名字忘了,因为他在看《陈寅恪的20年》,等他不看时我就拿过来看,尤其是彬彬睡觉时,没法聊天我就霸着《陈寅恪的20年》(后来我也买了一本书)。作为回报,小马跟我打探彬彬的情报:问我彬彬也是北大的啊?

    我说是,她是北大英语系的,叫X彬彬,这时彬彬听到我给别的男生说她名字,悄悄责怪我。我就给他介绍小马,他也是北大的,什么系、叫什么,然后他们俩就认识了,都是重庆的啊,他们后来还有交往。

    我现在印象也很深,冰冰吃了饭打开窗户把垃圾扔出去了,我当时说她不该这样(我当道岔清扫员时,常用长火钳夹起旅客从车上扔下的饭盒等垃圾),她却不以为然,我说你去美国也这样吗?她说在美国当然不会那样,我晕。

    几个月后,我在四教上自习中间出来在器械场地上锻炼时,碰到他俩踩着积雪刚从风入松书店回来——其实我当时很吃醋,但是我没办法呀,人家本身就是北大学生,又是重庆老乡,所以人家交往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后来我再未碰到过他们,不知道他们是否有了缘分。

    哦,突然想起,记得一次和校外来的一个少妇跳舞,我看她像日本人,就对她说了,没到她居然很高兴,对我说,“谢谢!”我晕。

  
              追求两个小姐姐

    我记得95年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曾经喜欢上英语系的一个大一小妹妹,哈哈,她很漂亮、也很丰满,眼睛大大的,眼皮双双的,身材也比较高大,但是呢,不知道她的名字,我们经常在图书馆碰见。我发现每次她看见我在看她就很不好意思,青涩的小姑凉啊!后来有一次,我干脆到她旁边空位上自习,结果她就很紧张翻书啊、拿着笔转圈啊,手都有点抖颤,呵呵。后来,我终于趁她离开位子的时候,翻看到她书本上的名字和宿舍号,然后呢,那时候北大学校里刚刚兴起一种派发玫瑰花业务,所谓“爱情信使”,哈哈。我就花了30多块钱给她买了一束玫瑰花,派送送到她的宿舍。但是,以后我见到她,又不好意思跟她说这个事情吧,呵呵,她后来毕业都不知道是谁给她送的玫瑰花。哈哈

    “诗伟红”是在学三跳舞认识的,她也是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北大英语系95级学生。当时大家跳得觉得很开心,一路跳、一路聊,很投契,我们之间始终洋溢着热情、友好、亲切、欢乐的气氛……我感到碰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伴侣,鸡冻不已,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跳了很多曲,反正彼此很亲近啊,互相问了名字宿舍号,舞会结束后,我回去兴奋得睡不着觉……

    后来,我给她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

    “昨晚相遇相识让我感到惊喜望外,然而,你这个坏孩子却让我上了一当,还真把我掉到了冰窟窿里去了,可谓乐极生悲。但你的影子也深深的嵌进我的心里,难以抹去。所以,特此一书,看看你我今后能否常相聚。”

    “需要向你表示歉意的是我昨晚小骗了你一下,当然你并没有上当,我曾告诉你,我是中国少有的几个男子汉之一,这是因为,我在追求事业的奋斗过程中,勇于挑战命运,顽强搏击,铸就了我一个铮铮铁汉,下面我要告诉你的也许会令你吃惊和意外。”

    ……

    



    最后呢,我给人家几个选择:第一、做我的女朋友、恋人,第二呢,做我的妹妹,第3个呢就做我的普通朋友帮我学习英语之类的,第四、不与我往来。

    结果,尼玛自作多情,真是抵死啊!呜呜呜呜呜

  




    我把信送到她那个宿舍楼,请楼长转交,结果楼长查了半天说没有这个人,我当即晕菜、内牛满面,呜呜呜呜呜呜!

    




           与清华童靴参观陆海空三军仪仗队

    1996年5月,我在清华看到清华水利系团委组织参观陆海空三军仪仗队,我就报名参见,这是在仪仗队拍的照片。









                遭遇警察查暂住证

    在燕东园地下室住进来不久,又有一个兄弟搬进来了。他是重庆建院到北大来考试的,他们建院和北大联合培养博士——他父母是重庆建院的老师,所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考试通过以后将在北大博两年吧,最后好像拿到北大和重庆建院的博士学位,嗯嗯。

    因为是老乡,大家聊得很熟络。晚上,他热情洋溢地弹着吉他、唱着英文歌曲,沉浸在无比的陶醉中。我基本听不懂——一来他发音不太准,二来我听力差——但是,我附庸风雅地假装跟着陶醉的、跟他一块儿“唱”。他不时回头和我表情交流,我满脸尬笑很“投入”,他假装没察觉,继续自娱自乐,哈哈……

    在地下室的时候还碰到过一次警察查暂住证,这是第1次碰到啊,以前在清华旁边也曾经遇到过,但没被查到我们的屋里来,那边查得住的人没有暂住证就带走送到昌平去劳动,说是在工地上筛沙子之类劳动教养三个月,再遣送回原籍。

    但我觉得抓的主要是那种农民工(没有贬低的意思哈),我这种读书应该没事。后来我工作以后到一个杂志当主编,那个老板就是农村出来先在网络公司拉业务,挣钱后慢慢创业的。他就曾经说过了,一次在路上刚上桥,碰到抓盲流,转身就跑,后来为了躲避还曾经到一个餐厅里当烤羊肉串的师傅,躲了一段时间。

    警察查我暂住证时,我就把公安大学研究生准考证给他看,然后他就没问我要暂住证了,多年以后也碰到查证,那个时候已经有记者证了,杂志社发的,警察也没要暂住证。

    我从1993年来北京,从来没办过暂住证,一开始出于抵触心理——办证需要50元钱,觉得这是违规敛钱,所以,一直故意不办——我还不信弄我去筛沙子呢!直到考驾照还是驾校帮办的暂住证,但也没到我手上。

    后来呢,重庆建院博士老乡他骑着车帮我搬家,把我送到了中央民族大学家属区地下室出租宿舍——我报考1998年中央民族大学少数民族经济的研究生。  

    然后,我就把我的一套西服送给他(我长胖了不太能穿了),那是我在铁路工作的时候,花近1000块钱买的,材质样式不错,但已经穿过很多年了。他当说给我100块钱,我没要,主要是觉得他给的少了点,哈哈,其实我真该要。

    后来,1998年我考完研究生搬回北大后,还把行李放在他的宿舍里去过。

    好像年底再碰到他时,自行车后座带着一个妞,他当时很高兴:“你又到我们学校来啦?”然后又感到很不解地问我,你为什么老是在北大里面呆着呢?

    之后很自得地跟我说他毕业了,到江苏南通市当建筑局副局长。

    我当时心想:“你们学校?哥在北大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不是北大本科毕业真不能吸纳北大文化。”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08 17:00:01    跟帖回复:
   沙发
有意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08 17:15:27    跟帖回复:
3
哈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08 18:13:00    跟帖回复:
4
形散神不散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08 18:30:16    跟帖回复:
5
谢谢小哥哥 哈哈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我的不懈人生追求 二十八、我在北大进修(三)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