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蘭九儿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专一
1149 次点击
11 个回复
蘭九儿 于 2020-09-13 10:32:0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阿哲说自己的文笔是专八,这一说法出自英语专八,我们通常用专几来衡量一个人的外语水平,九儿回答:专一。

    一来说明九儿文笔笨拙,还在磨笔。二来九儿的确专一,专一写一人,专一爱一人,可惜,这个世界总是变来变去,要做到专一,谈何容易。

    人都喜欢音乐,那么多音乐,那么多歌手,很难说专一谁。喜欢食物,那么多美食,总不会天下的美食摆在你面前,你却只吃一样。后宫佳丽三千,皇帝却只钟情于一人。所以,专八容易,专一难。

    我家大郎无论是在感情上还是在文笔上,都是专八。今生今世里的八个女人,他个个都爱,个个都“专”。不晓得的人老以为我家大郎最后被老八收了,这老八也是委屈,还要和贞子争风吃醋,她自己却背了一口“专八”的黑锅。倒底谁专八,很难说清楚。不过,我家大郎的文笔倒是专八无疑,甚至远远超出专八水平,到了那文章天授的境界。

    其实,文章写到最后,文字消失了,只留给读者感受,就是好文。九儿曾经听过一起打太极拳的同事说她有一天早晨在打太极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到手臂消失了。九儿没有悟性,也是一起打拳的,从来没有感觉手臂消失,只会感觉手臂酸痛。九儿发现参佛的人大多出家了,参禅的人可以随意在出世和入市之间随意切换模式,很神奇。我家大郎早年的文笔真的像刘先生说的那样:小鸡吃米,吃力。到了晚年,那文字达到了一种可有可无的境界,九儿怀疑他是参到了禅宗的剑法。

    在我家大郎所知道的人当中,起先都有过生之绮丽,后来一个个走到了禅悦的境界的,除李叔同之外便是废名。废名打仗时回到湖北乡下,起先还问在北平的朋友设法寄沙士比亚的剧本给他,后来却听说他悟禅了。比这更早,当他还在北平的时候,就已渐渐接近此道。一次他表现给周作人先生看,这周家兄弟是一个有思想的人,他恰如在一种睡眠状态,但又清醒的,他的肢体本能地动作着,有如舞蹈,周身的感觉如同鱼在水中游泳,得大解脱,有大喜悦。周先生看了还是怀疑,这使废名很惆怅。九儿也遇到过像废名这样的人,也如周先生那样怀疑,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是神叨叨的。

    周先生的怀疑确是冤曲废名的。一个人把所有的念头都熄掉,肢体平时受意志的约束惯了,此刻忽然得了解脱,自动的游戏起来。这本来是可能的。听仲云说我家大郎乡也有这么一个人,快要修成正果的,会打一种拳,叫做“仙拳”,是让肢体自动舞蹈的。

    不过这里边我家大郎以为并没什么奥妙。肢体的自动舞蹈只是清醒的梦游。如同海水,没有风浪的时候,不受任何驱使,也有一种宕漾,因为它是活的。所以清醒的梦游还是限于它是人身,并且是基于平时动作的游离。这游离是平时动作的带点反叛性的自由,但不是佛经说的解脱。佛经说的解脱是等于断线纸鸢,到头要坠落的。废名便是欠考究到这一层。

    撑的问我是不是在结识先生之间就参禅,九儿的确早就参禅的,只不过天资愚钝,不得要领。正如练徽宗的瘦金体,要是让徽宗看见,肯定要翻白眼。

    废名的诗论所引致的错误和他对肢体自动舞蹈的见解正相似。表现于诗的人的感情,是生于事物的,但这感情一升华,就不再被事物的迹象所拘束,成为自我圆满的。但升华的东西还是有它的根。倘若根被丢掉了,升华的东西就只靠自身的水份来养它,鲜艳也只得一时。如果是从枝上折了下来的花朵,可以经得起一宿,而从现实的人生折了下来的禅悦,则或者可以经得起几十年。那几十年,还是靠的前此的现实人生的残余的水份养着的,如同离了水的螃蟹,吹着从江湖里带来的口沫濡湿着自己,久后到底是不行的。一个人可以后半生做和尚,靠着前半生绚烂的余情来润泽自己,到他坐化的时候还不涸竭。但倘使不是一个人,而

    是人类来这样做,那就会遭到可怕的涸竭的。因为做和尚的人,不但以他自已前半生的余情来润泽自己,并且是涵养在周围的人群的生活情调的反映里的。所以佛法须受十方供养。这供养不仅是物的布施,而且是情的布施。

    废名在那诗论里指出生之感情的自由,用来发扬升华说是有功的,但他把升华当作解脱,终于走到了禅悟,这便成了艺术的还原,倒头阻碍艺术的发展了。

    今忽而在小北的朋友圈看到:《诗创造》发现一首诗〈秋收之后〉,署名迦尼。这使小北想起我家大郎在温州时用过这个笔名。他在温州《地方新闻》日报“书生”副刊上发表的〈季妈的儿子归来了〉即署迦尼。固然“迦尼”本身有与“嘉仪”谐音之意,而当年的“书生”副刊主编潘未里先生事后即回忆说张嘉仪曾在他的刊物中发表过小品文〈季妈的儿子归来了〉。如此,我家大郎使用过迦尼这个笔名是确定无疑的。

    那么〈秋收之后〉的作者迦尼是否就是《地方新闻》上发表过小品文的迦尼呢?且先看看这首诗:

    涨满了血的叶子,

    吃醉酒似的

    摇摆在疲黄的原野上。

    秋天的太阳,

    露出垂死时

    挣扎的苦恼。

    像刚生产后的女人,

    田地

    疲乏无生气地

    躺着,没人理会。

    只有麻雀

    在稻根枯草里觅食谷粒。

    乌鸦拍动翅膀,

    也在狠心地剥啄瘫软的泥土。

    从山谷小河上吹来的冷风,

    轻叩着贫苦的茅舍:

    牛鼓起大眼吐着白沫,

    小孩嚷着饥饿在哭泣。

    光秃的稻桿

    照亮农人一眶泪水…

    为收获带来的苍白底梦。

    一个痛苦的希望 ,

    又将随秋天

    幻灭在严寒的冰雪中!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3 10:38:01    跟帖回复:
   沙发
看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3 11:55:03    跟帖回复:
3
管他专几,能参到法喜就行了![可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3 12:00:43    跟帖回复:
4
是不是迦尼?但肯定不是你家大郎,这就不是中国人的诗!中国人能看到的只有秋,没有收,更没有之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3 12:02:50    跟帖回复:
5
皇天平分四时兮,窃独悲此凛秋。
白露既下百草兮,奄离披此梧楸。
去白日之昭昭兮,袭长夜之悠悠。
离芳蔼之方壮兮,余萎约而悲愁。
秋既先戒以白露兮,冬又申之以严霜。
收恢台之孟夏兮,然欿傺而沉藏。
叶菸邑而无色兮,枝烦挐而交横。
颜淫溢而将罢兮,柯仿佛而萎黄。
萷櫹椮之可哀兮,形销铄而瘀伤。
惟其纷糅而将落兮,恨其失时而无当。

摘自宋玉《九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3 18:56:20    跟帖回复:
6
转至第3楼第 3 楼 撑的 2020/9/13 11:55:03 的原帖:管他专几,能参到法喜就行了![可爱][可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3 18:57:12    跟帖回复:
7
转至第4楼第 4 楼 撑的 2020/9/13 12:00:43 的原帖:是不是迦尼?但肯定不是你家大郎,这就不是中国人的诗!中国人能看到的只有秋,没有收,更没有之后!



那会是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3 18:57:33    跟帖回复:
8
转至第5楼第 5 楼 撑的 2020/9/13 12:02:51 的原帖:皇天平分四时兮,窃独悲此凛秋。
白露既下百草兮,奄离披此梧楸。
去白日之昭昭兮,袭长夜之悠悠。
离芳蔼之方壮兮,余萎约而悲愁。
秋既先戒以白露兮,冬又申之以严霜。
收恢台之孟夏兮,然欿傺而沉藏。
叶菸邑而无色兮,枝烦挐而交横。
颜淫溢而将罢兮,柯仿佛而萎黄。
萷櫹椮之可哀兮,形销铄而瘀伤。
惟其纷糅而将落兮,恨其失时而无当。

摘自宋玉《九辩》```
[可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3 20:49:18    跟帖回复:
9
转至第4楼第 4 楼 撑的 2020/9/13 12:00:43 的原帖:是不是迦尼?但肯定不是你家大郎,这就不是中国人的诗!中国人能看到的只有秋,没有收,更没有之后!



转至第7楼第 7 楼 蘭九儿 2020/9/13 18:57:13 的原帖:那会是谁?
你家大郎是魏晋风骨!这些稀里糊涂的玩意儿不会入他的法眼![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3 20:52:04    跟帖回复:
10
转至第5楼第 5 楼 撑的 2020/9/13 12:02:51 的原帖:皇天平分四时兮,窃独悲此凛秋。
白露既下百草兮,奄离披此梧楸。
去白日之昭昭兮,袭长夜之悠悠。
离芳蔼之方壮兮,余萎约而悲愁。
秋既先戒以白露兮,冬又申之以严霜。
收恢台之孟夏兮,然欿傺而沉藏。
叶菸邑而无色兮,枝烦挐而交横。
颜淫溢而将罢兮,柯仿佛而萎黄。
萷櫹椮之可哀兮,形销铄而瘀伤。
惟其纷糅而将落兮,恨其失时而无当。

摘自宋玉《九辩》```
转至第8楼第 8 楼 蘭九儿 2020/9/13 18:57:33 的原帖:[可爱]
这才是中国失意文人的情感!每读一边,都会让人心潮澎拜![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3 21:12:43    跟帖回复:
11
转至第5楼第 5 楼 撑的 2020/9/13 12:02:51 的原帖:皇天平分四时兮,窃独悲此凛秋。
白露既下百草兮,奄离披此梧楸。
去白日之昭昭兮,袭长夜之悠悠。
离芳蔼之方壮兮,余萎约而悲愁。
秋既先戒以白露兮,冬又申之以严霜。
收恢台之孟夏兮,然欿傺而沉藏。
叶菸邑而无色兮,枝烦挐而交横。
颜淫溢而将罢兮,柯仿佛而萎黄。
萷櫹椮之可哀兮,形销铄而瘀伤。
惟其纷糅而将落兮,恨其失时而无当。

摘自宋玉《九辩》```
转至第8楼第 8 楼 蘭九儿 2020/9/13 18:57:33 的原帖:[可爱]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撑的 2020/9/13 20:52:04 的原帖:这才是中国失意文人的情感!每读一边,都会让人心潮澎拜![酷]
[可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3 21:14:17    跟帖回复:
12
转至第4楼第 4 楼 撑的 2020/9/13 12:00:43 的原帖:是不是迦尼?但肯定不是你家大郎,这就不是中国人的诗!中国人能看到的只有秋,没有收,更没有之后!



转至第7楼第 7 楼 蘭九儿 2020/9/13 18:57:13 的原帖:那会是谁?
转至第9楼第 9 楼 撑的 2020/9/13 20:49:18 的原帖:你家大郎是魏晋风骨!这些稀里糊涂的玩意儿不会入他的法眼![酷]
[偷笑]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专一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