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作家天佑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温州人不喝葡萄酒就是暴殄天物
21003 次点击
38 个回复
作家天佑 于 2020-09-17 18:01:4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我的朋友当中温州人很多,前阵子,我跟一温州兄弟在我家附近吃山东菜。他说,我要是回老家,吃那些小吃或者是吃海鲜,我就想喝杨梅酒、白眼烧或老酒汗那些家乡酒。我说:你们温州人简直是傻透腔了,那么多好小吃,不喝点葡萄酒简直是暴殄天物。

    他很奇怪,问:为啥?我说:我不是说杨梅酒不好,可是杨梅酒虽然说盛夏时消暑解腻,冬天喝祛湿、御寒,但是,过于酸甜的口感其实掩饰了很多你们当地小吃的香味;至于说白眼烧,度数太高,不利于海鲜鲜甜滋味的回味;老酒汗其实也在破坏味蕾的敏感。

    他有点不服,说:你这是外地人的看法,我们不这么看。我说:我简单说几种你们的小吃应该配的葡萄酒,你回去试试,如果我说的对你就帮我推广一下葡萄酒,说错了,我送你一箱菩提欧。

    他说:你说说看?我回答:咱们不说温州的海鲜,葡萄酒配海鲜无论是干红还是干白那都是杠杠滴。咱就说温州小吃里适合配红葡萄酒的小吃。第一名就是灯盏糕。这种用面糊、豆粉和米浆做外皮,然后以萝卜丝、猪肉末、鸡蛋、咸蛋、虾仁做馅料,再高温油炸的小吃,其实跟欧美的好多油炸食品很相似,但味道更丰富。他们可以拿那些东西配红酒,咱们温州人怎么不能?咱们温州人把它当成单纯的主食,其实是没有学会让饮料在口腔中形成味觉的停顿。试想一下,一只猪肉加蛋的或者是一只猪肉加咸蛋的灯盏糕,配一杯红酒。你觉得跟英国的薯条炸鱼或者是德州的玉米饼裹鸡肝鸡翅配蘸辣酱配红酒有啥区别?至于你们的大骨头粉丝里的骨边肉,有点奶香,那简直就是红酒的绝配。味觉有停顿,味道才更能沁人心脾。





    他想想:说你这似乎有点道理啊。我说:你别忘了你们温州人最著名的炒粉干。晚上在宵夜档上你叫了不少海鲜,你喝了干红,这时候,上来一碟超细的平阳粉干,配上圆白菜、鸡蛋、洋葱、胡萝卜蔬菜用热油爆炒,端上来,下红酒是不是一绝?其实,我觉得你们的早餐糯米饭,如果不配咸豆浆,配红酒也应该嘎嘎地。

    那么,能配白葡萄酒的温州小吃呢?他问。我回答:那就更多了,譬如你们的鱼饼。你们温州的鱼饼都是鮸鱼鱼肉所制,鲜嫩细腻有弹性,一点不腥。无论是蒸还是煎那都是下酒好菜;类似的东西还有鱼丸,这个我不说你都懂是咋回事。当然,你们的银丝鱼冻如果不配干白,那简直是浪费。我知道,你们温州的鱼冻都是用鱼鳔熬制的,少加点酱油醋,那口感就别提了。

    兄弟说:我服了你了,你这么说我都想老家的小吃了。你可别说脏猪粉也可以下酒啊?我说:那是早餐自然不好下酒,你要真下酒,也说不上很搭哦。外人一提温州,那就是海鲜,好像温州人不会做别的菜一样。其实,这些小吃更体现城市的个性,你拿这些小吃配干红或干白,也许更彰显你温州人的江湖气魄,毕竟外地人不一定习惯喝白眼烧和老酒汗。

    本来就是俩人扯扯,这兄弟也在龙岗做生意。谁知,昨晚半夜他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这两天他回老家了,用我小店买的葡萄酒配了我说的小吃,还真心觉得我说的对。我有点奇怪,问他,你哪来的我小店的葡萄酒?他告诉我前些天他要回去,叫老家的亲戚下的单。我忽然记得,前些天有人在我小店里买了一箱彼奇尼富堡枯藤红葡萄酒和一箱彼奇尼起泡酒,收货地址是温州,原来是我这兄弟下的单啊。

    我问:你都尝了吗?他说,都尝了,而且,这两天回来之前一定试试用脏猪粉和黑米咸肉松糕配红酒。他这么说,我都快笑死了,这小子不会用起泡酒配温州特色豆腐脑和鸡丝拌面吧?

    其实,我那天跟他扯温州小吃配葡萄酒也真不是跟他开玩笑,我真心觉得温州的饮食绝不仅仅是海鲜那么简单,其实,温州人因为走南闯北,他们会博采各地之长,宁绍地区的糟醉、金华地区的腌酱、福建北部的汤羹、乃至闽南地区的烧腊,你都能在温州菜里找到踪迹。那么,他们如果真的发现干白干红更能激发他们家乡菜的味道,他们会一直留恋杨梅酒、白眼烧或老酒汗?我相信不会的。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7 18:04:01    跟帖回复:
   沙发
楼主可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7 18:04:01    跟帖回复:
3
不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7 18:30:59    跟帖回复:
4
转至第2楼第 2 楼 五层 2020/9/17 18:04:01 的原帖:楼主可以感谢关注美食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7 19:10:02    跟帖回复:
5
楼主可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7 19:26:01    跟帖回复:
6
楼主每天油条配红酒,乐此不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7 19:37:10    跟帖回复:
7
糯米饭伴酱油猪油+彼奇尼富堡枯藤红葡萄酒(天佑作家代理)。大概非常好[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7 20:28:51    跟帖回复:
8
温州人没告诉楼主:大多进口红酒都是温州、潮州、广东人在外海轮船上调制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7 20:42:55    跟帖回复:
9
转至第7楼第 7 楼 天上的人 2020/9/17 19:37:10 的原帖:糯米饭伴酱油猪油+彼奇尼富堡枯藤红葡萄酒(天佑作家代理)。大概非常好[呵呵]非常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7 20:45:11    跟帖回复:
10
转至第8楼第 8 楼 几乎是白痴 2020/9/17 20:28:51 的原帖:温州人没告诉楼主:大多进口红酒都是温州、潮州、广东人在外海轮船上调制的……温州人以前犯过的错误他们自己知道恶果了,所以,现在国内的好的进口酒商已经不是他们了。问题是,因为当年他们的错误,连自己的市场都没培育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7 20:46:14    跟帖回复:
11
不是酒囊饭袋,不说话。只赞一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7 20:47:23    跟帖回复:
12
转至第6楼第 6 楼 新司机 2020/9/17 19:26:02 的原帖:楼主每天油条配红酒,乐此不疲。你这个还真别当笑话说,油条配白葡萄酒我还真试过,不错,有点类似饼干配白葡萄酒,不过,这要在闲时,接待客人时不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7 20:49:12    跟帖回复:
13
中国人喝红酒主要是ZB,也就最近20年流行起来的

欧洲人喝红酒当解渴的饮料,没有特意喝红酒的风俗

而且欧洲人喝红酒的历史就更搞笑了,古代主要是靠红酒的酒精杀菌来保命,因为水里全是大小便,喝了容易得病,一旦得病以当年的医疗水平就是嗝屁。 所以贵族都不喝水只喝酒。 那么欧洲人为什么不把水烧开了喝? 这个其实我也不知道,反正你有见过喝开水的欧洲人没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7 20:50:34    跟帖回复:
14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doom_12 2020/9/17 20:49:13 的原帖:中国人喝红酒主要是ZB,也就最近20年流行起来的

欧洲人喝红酒当解渴的饮料,没有特意喝红酒的风俗

而且欧洲人喝红酒的历史就更搞笑了,古代主要是靠红酒的酒精杀菌来保命,因为水里全是大小便,喝了容易得病,一旦得病以当年的医疗水平就是嗝屁。 所以贵族都不喝水只喝酒。 那么欧洲人为什么不把水烧开了喝? 这个其实我也不知道,反正你有见过喝开水的欧洲人没有?
这个我知道啊,酒吧和餐馆里水比酒贵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7 21:09:18    跟帖回复:
15
转至第8楼第 8 楼 几乎是白痴 2020/9/17 20:28:51 的原帖:温州人没告诉楼主:大多进口红酒都是温州、潮州、广东人在外海轮船上调制的……我跟一温州原酒商谈过温州红酒市场畸形的问题,他说,当年温州某些人急功近利,搞了好多假红酒,譬如著名的拉菲。赚钱多,但是自己人知道咋回事就不喝。现在的问题是,真正高端的红酒在温州有市场,而普通百姓还是不接受普通餐酒,因为他们知道早年间自己人做了什么。所以,他现在非常遗憾,说当年的快钱造就了今天的囧境。现在,中国市场占有量大的红酒进口商已经不是温州人了。所以,他们奋起直追,在欧洲收购一些酒庄,开始老实做生意。但是,估计很难,脚上泡都是自己走的。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温州人不喝葡萄酒就是暴殄天物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