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曾颖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成都人文地理:草根里长出的香香巷
17777 次点击
11 个回复
曾颖 于 2020-09-18 16:19:2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外地朋友来成都,最爱给我发微信求推荐美食,他们觉得我是个吃货,又在做美食纪录片,自然会给他们找个价格公道味道巴适一条街可以把川味吃透的去处,让他们的嘴巴和肠胃,也来一趟川味美食之旅。而通常,我介绍得最多的,便是香香巷。


    香香巷并不是什么名胜,也没有啥子悠久的历史和说出来吓你一跳的文化背景和典故,唯一和典故扯上关系的,就是一句老成都人才懂得起的言子——望平街倒拐,啥意思喃?屎(死)路一条!讲的是以前这一片是城乡结合部,城里倒马桶的粪车与乡下收农家运肥车的集散地,颇多黄金池集中于此,一眼望去,屎意盎然。近几十年当然没有这种盛况了,但此地与成都城内那些有高大上故事和轶闻的名街名巷,确实没啥可比性。但几十年间,由臭臭变香香,多少也有些沧海桑田的味道。


    早些年,这只是一条从望平街穿到东风大桥河边的一条便道,长一百多米,宽五到八米不等,中间的路因为归属几家不同的单位,自然也是高低宽窄不同,如果不是西口靠河岸边有一两棵像样的大树遮了大半个天,看起有点古雅,还真没有啥可说道之处。最大的事件,可能就是二十年前我刚到成都打工那阵,有一次在此处碰到流沙河老先生,高山仰止地望着他老人家丁香一样缓步独行的背影。后来知道,沙老住处离此不远,偶尔与友人到河边喝茶,会从东风桥边过往。

      成都人有一种特异功能,只要有巴掌大一块树荫,就可以摆出几小桌茶,甚而旁边瓜子摊水果摊麻辣烫摊摊就都围了过来。香香巷口上那几片树荫算是找到了用武之地,周围那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修的老房子,因了这几片树荫,而变得秀气起来,无须妆扮,便开始笑迎八方客人。如果是在要道上,自然是逃不过城管雪亮的眼睛。但此处之妙,就在于既在街道边,既占尽了街市的热闹,又不算是正式的街道,不属于必赶的位置。于是就自由生长成了一片小小的休闲市场,再后来,有演戏的觉得此处有可挖之商机,于是跑来把巷子内楼上不太热门的会议室租了下来,唱开了大戏,后来又有相声,曲艺前来入伙。


    香香巷的热闹,便正式拉开了帷幕。接下来,楼下原本并不热门的库房、走廊和偏屋,也纷纷破墙下海,身价渐涨。这种把破房子老厂房变性重新上岗的操作,现在当然很流行,但在十多二十年前,也还算是新鲜,在这点上,香香巷算是赶了个早,于是就比它所在的老厂区成堆的东门的其他地方,算是抢到了先机。

    有了戏台,有了唱戏的,自然就有了观众。香香巷是舞台,各种想发财的生意人是唱戏的,各种食客,就是观众。而戏,就是各种叫得出或叫不出名字的奇怪美食。望平街原本就是一条美食街,上河帮下河帮盐帮菜钵钵鸡糊辣兔甜皮鸭泡菜鱼跷脚牛肉,应有尽有,每日里兵对兵将地杀个热火朝天,香香巷的出现,无疑是一个洼地,各路眼明手快的老江湖,自然是使出浑身解数,要在里面弄一席之地,好展示自己的存在感。望平街激烈的市场竞争,与那里特色鲜明的各路美食,也顺理成章地来到了香香巷。

    这个时候,香香巷的独特,也就显示出来了。前文已说过,如果在别处,监管枪口所及,必是中规合矩整齐划一,各商家及其招牌和幌子,都不敢胡乱造次。而早期的香香巷内,似乎没有这种负担,一路走进去,老树下的茶座,高坎上的酒吧,矮房檐下的敞口老火锅,吊脚楼上的泰式串串,楼梯间里港式甜品,路中间横站的日式拉面小屋,各自发挥着主人们最大的贪欲和奇思妙想,那些店招,装潢,霓虹灯,墙体广告和投影广告,则更是千姿百态,妙趣横生,令观者忍不住想拍照,并往外分享,人们都将这里,与国外的一些旅游打卡地的美食街相提并论。

    这也使得香香巷的传播,占了很大的便宜。试想一下,如果此处也像某些街道一样,所有店面装潢一致,街面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