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公理天下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远 去 的 哥 哥
1198 次点击
2 个回复
公理天下 于 2020-10-23 11:58:5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得知哥哥病重住院的消息,他已经是十多天没吃饭十多天没睡觉了。那天中午当我赶到他住的市中医医院急诊室时,看到他呼吸急促,上气不接下气,消瘦的身体更加消瘦了,使我内心有种说不出的难过。在急诊室我仅陪护他两天零一上,他的心脏就停止了跳动。无情的“肺气肿”夺走了他年仅74岁的生命……

  

  



    1951年哥哥由陕西省农林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黄龙县、潼关县林业系统工作至终。哥哥在世性情温柔、孝敬父母,生活节俭朴素,是我和孩子们共同学习的好榜样。

    复杂的家庭环境使哥哥饱尝了人间的苦楚。1948年正当他在高中上学的时候,尽管县政府给他发有“兵役缓役证”拉壮丁时,当地乡公所把他抓去坐了县监狱。因家庭出不起那么多兵役粮,随后又把我和母亲一同抓去坐了另外一个监牢。1965年社教运动,家庭被明显错误地补定为漏划地Z成份,当时哥哥正在申请入党,眼看就要批准了,却因成份问题没有入上。小时候有一次哥哥给我叙说了家庭三件事:他说:“父亲本来姓李不姓周,家住本县南七乡城角寨村,16岁因家庭贫困,弟兄们多,父母把他给了周姓人家过继,之后于1942年被疯狗咬死年仅39岁。父母共有我们兄弟姐妹六个,上边的两个哥哥都是因为得天花病不到10岁死了”。他又说:“咱父亲在世脾气很暴,为了照顾两头家人的生活,他苦苦巴巴地制了60亩地,从来不雇长工,不雇短工,一个人干,30亩麦子他一个人多半天就撒完了。收获季节紧火了,把我们孩子也叫到地里干。有一次让我们姐弟妹三个拔扁豆,约半上时间父亲来地里嫌我们拔得少,于是用脚把我们三个都踢的爬在了地上……。并且常因家务事痛打母亲”。他还说:“父亲过继到周家后,常常遭受歧视。一次因给牲口割草之事,被村里一恶霸地Z捆绑在石桩上毒打,气得全家人几天都没吃饭。父亲在村上非常注重礼节,谁家一有红白喜事他都要给行礼!有一次村里一个大户人家过寿,他和村上几个人一同去给行礼,谁知这家人非常不礼貌,竟当着父亲面说:“你是村里外姓人,还跑到我们周姓家行礼……”。气得父亲连他们的饭也没吃,回家睡了几天。母亲知道此事,在家大哭了一场,劝父亲不要再给人行礼了……。”

    孝敬父母关爱兄弟姐妹是哥哥特有的本色。每年腊月三十哥哥都要把祖宗的大肖像拿出来,把灰尘扫净挂在高高的墙壁上。到了天刚黑他把我也叫去一块给祖宗烧香磕头……。1971年冬母亲因肠胃大出血住院了。在母亲住院的20多天时间里,虽然在跟前陪护的是我和他两个人,每晚他总是让我先去睡觉,一整晚都是他一个人睡在母亲的床脚头,时儿经管大小便,时儿抱来抱去给翻身,想起当时的这段情景,不由得使我就哭了……。出院后哥哥的衬衣上惹满了密密麻麻的虱子……。

    我一生几次患重病都是哥哥在跟前管护。有一次我们在县城医院看完病,天快黑了,那时没有班车,于是我们只好住旅社。晚上哥哥求情服务员借来药锅,从外边拾了些柴火支上两个砖给我熬中药,他几次都是爬在地上把火给旺的吹。八十年代初我已经在县上参加工作了,那时得了一场没名堂的怪病,鼻子干得出不来气。多次都是哥哥用自行车把我推上去医院治疗,直到病情好转,才回单位去工作。

    哥哥参加工作近三十年,每月工资一直是五六十元,每次从单位回家都要给母亲钱,从不间断。有一次母亲用感叹地口气对我说:“娃呀!你得好好上学,咱家要不是你哥给钱,日子也不好过呀!”

    艰苦朴素的生活习惯,不花一点越外钱是哥哥良好的生活风尚。记得很清,在他一生74岁生涯里,不管是给自己还是家里买东西花钱都是有数的。五十年代他给家里从县城买了一个小饭桌背在肩上,步行60多里拿回了家。为留作纪念,前一段我在搬家时把这个小桌交给老四侄子保管纪念。在我记忆中,他曾给母亲买过一个白色长毛皮袄,母亲一直舍不得穿,藏在箱子里,社教运动定了地Z成份被贫下中农从家中拿跑了。六十年代自行车非常难买。为了使我上学方便,他在潼关工作时,千方百计弄了一张购车票,晚上两点多去五金公司排队,直到天快亮总算买到手,他把这辆崭新的“飞鸽”牌自行车很快又从潼关给我送了回来,社教运动被贫下中农从家中骑跑了。记得很清,他一生只给自己买过一个丝绵短大衣,穿了40多年;他给自己只买过一双带毛棉皮鞋,穿了几十年;他一生只给自己买过一个机械手表带了多半辈子。

    “欤厾长眠何时醒,拂燎青柏燕去东”。英勇顽强的哥哥胜利地走完了他的人生里程。(李 张)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