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绥远韩氏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典妻
31370 次点击
56 个回复
老绥远韩氏 于 2020-11-15 14:37:3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自古以来,中国人是非常重视传宗接代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如果没有生下儿子来传续香火的话,会被当成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所以为了能够传宗接代,典妻的习俗应运而生。历史上广泛流行于浙江、福建、甘肃、辽宁和山西。

    典妻又叫租妻、质妻或雇妻。一般时间长的叫典妻,时间短的称租妻。皆是丈夫把妻子出租给需要老婆的人。典妻,辽宁叫雇妻,甘肃曰僦妻,山西称挂帐。因为是将女性的生殖能力作为商品出租、典当以换取金钱的交易,所以这种行为具有了商品交易的色彩。

    在民俗中,典妻一般都有媒证、契约。契约上通常要写上出典的价格、年限,以及在出租期间内不得与原夫同居,所生子女归受典者等关键条款。苛刻者还要求其在出典期不得回家照看自己的孩子。时间有一二年,也有三五年者,由租金的多少而定。契约一式两份,一份交给出资者,一份交给出人者。租典之妻无论从法律上还是习俗中,都与其原配丈夫保持所有权及婚姻关系,租典期满之后仍可恢复正常的夫妻关系。

    典妻目的多以生育为主,留子不留娘,原妻为正式母亲。如雁北一带,典子对亲生母亲叫“婶婶”。其子可入宗谱,而生母作为典妻,大多不能上事宗庙,下列宗谱。故典妻俗称“租肚皮”。

    典妻入住受典者家中时,一般都要择吉日行迎娶之礼。迎娶常在夜间,由受典者出花轿迎典妻到家中。江浙一带,典妻入家后还有繁文缛礼。受典家要在祠堂里摆上香火,宴请族长、房长及长辈参加,取得他们的认可;有的还要治薄酒谢媒证。不过多数地方是不举行什么仪式的,例如雁北,抬进家后便同居了。

    典妻制度是人类买卖婚姻的一种,它和娼妓制度一样,都是正式婚姻的一种补充。典妻的历史可谓“源远流长”。 战国时期的思想家韩非子在《六反篇》说:“天玑岁荒,嫁妻卖子者,必是家也。”是关于“典妻”的最早记载。汉代由于战争频仍,大量民众无法自活:“男子疾耕不足粮饷,女子纺绩不足于帷幕。百姓靡敝,孤寡老弱不能相养。”(《汉书·主父偃传》)“嫁妻卖子,法不能禁,义不能止。”(《汉书·贾捐之传》)妻子作为商品进行买卖,尽管还不是完整意义上的典妻婚,但为后来的典妻现象作了准备。

    典妻萌芽在南北朝时期,那时还不叫“典妻”,而叫做“质妻”和“雇妻”。所谓“质妻”,就是把自己妻子转让给他人为妻,以换取钱财的方式。但这笔钱财到了约定的时间是要归还的,如同明清时典房一样,转让者其实得到的只是这笔钱款的利息而已,或者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拿这笔钱救急。到期将女子送还其丈夫,息金不收回。

    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典妻到宋朝时更为普遍和严重了。苏轼于元祐元年(公元1086年),曾在一项奏折中提到,因欠苗,当时卖田宅雇妻女的人数不胜数。而《续资治通鉴长编》中亦记载,熙宁七年(公元1075年),由于旱灾和蝗灾频发,百姓卖妻卖子。

    典妻是穷人与无赖混日子的最后策略。典主一方需要生息子嗣,却无力更娶;典妻一方,为生计所迫,要动用最后的资源。既然是经济买卖,那就可能有纠纷,甚至比普通买卖还要麻烦。《元典章》载“其妻既入典雇之家,公然得为夫妇或婢妾,往往又有所出,三年五年期满之日,虽曰归还本主,或典主贪爱妇之姿色,再舍钱财,或妇人贪慕主之丰足,弃嫌夫主,久则相恋,其势不得不然也。轻则添财起典,甚则偕以逃亡,或有情不能相合,因而杀伤任命者有之。”

    元世祖时,大臣王朝专门为典妻陋习上奏,请予禁止。《元史·刑法志》有如下规定“诸以女子典雇于人及典雇人之子女者,并禁止之。若已典雇,愿以婚嫁之礼为妻妾者,听。请受钱典雇妻妾者,禁。其妇同雇而不相离者,听。”由此可见,元时典妻之风已大盛,故统治者不得已而明文禁之。

    典妻之风虽经元统治者力禁,但并未真正革除,到了明代依然盛行。清代顺治初年沿用《明律》对此屡发禁令,但清代对典雇妻妾的量刑,仍比明代宽松得多。《大清律例便览·户婚》载“必立契受财,典雇与人为妻妾者,方坐此律:今之贫民将妻女典雇于人服役者甚多,不在此限。”此律几乎认可了典雇妻女现像的存在,因为只要不正式立契标明价钱,同时被典雇的妻女又有劳役在身,这种典雇便为法律所许可。其结果不但未能遏止此风,反而波及到社会的中上阶层。

    我们先来看一份清朝雁北的档案“赵喜堂因手中空乏,难以度日,进退两难,出其无奈,实事无法,情愿出于本身于结发妻送于张慕氏家中营业为主,同更言明使国票六百元整,当面交足,并不短少,定期八年为满。如要到期,将自己妻领回,倘有八年以里,有天灾病孽,各凭天命,于有逃走,两家同找,如找不着,一家失人一家失钱。期满赵喜堂领人,不如张慕氏相干,恐后无凭,立租字人为证。”

    再给大家看一张民国时期雁北的典妻字据,说说这背后的故事:“立典约据字陈旺,兹缘鄙人家无恒产,度活维艰,况且一家数口,殊难供给。际此米珠薪桂,百物飞涨,无法救济抚养儿女。今承何珍介绍,情愿将妻张氏典与杨林生儿育女,三面言明典价,计谷米一千斤,随时收足无存。张氏典之后,所有男女产生应归杨林抚养,长大成人,接续杨氏宗。但是生育男女,暂由旺妻张氏乳哺,候周岁以后,再由杨林带归抚育。”其下为时间及夫、妻、中人画押。

    按一般的流程,无子者,在经得家中长辈同意之后,便请中间人到处寻访,看哪家生活难继,有无典妻的可能;还要考察这女子的年龄长相身材,是否健康;能否操持家务;丈夫是否忠厚,亲戚是否喜欢胡搅蛮缠。更重要的是,生过几个孩子,男多还是女多。女多显然就入不了法眼。可见,这中间人要做的前期工作很多。看好人家之后,就告诉主家,得到首肯后,才会去出典人家里当说客。当然对典妻者也要进行考察,打听典夫的性情,是否虐待妻妾,更主要的是,家里是否真的有钱……双方都摸清了底,这事最终才能撮合成功。

    典妻对典妻者而言,是一件非常恓惶的事情。养不活家人已是失落自责,却有人来说把老婆卖钱,那简直是颜面扫地,最为他人瞧不起的。

    20世纪30年代,作家柔石曾写过一篇小说《为奴隶的母亲》,其中情节已为人们所熟知。秀才的地主妻子不能生育,租来穷苦人家的妻子“春宝娘”作为临时妻子,租期到为秀才生了儿子为止。作者以凄婉的笔调,从“春宝娘”的角度,写尽了人间的悲伤。

    昔日雁北典妻事层出不穷,旧时代的罪恶真是罄竹难书。因为年深日久,长辈们都已仙逝,捕风捉影、道听途说的事情,我写来也无趣。但新时代的“典妻”我则时有耳闻,不妨说来凑趣:

    近年来,雁北各地家政公司乱象丛生,保姆行业悄然“变味”。某家政公司老板说:“保姆伴”就是单身的女人去伺候老爷子,白天做饭、晚上陪睡,现在大家都懂,很普遍!

    可以看出“保姆伴”,在家政市场已经是心照不宣的事实。“保姆伴”,实际上就是老人的性伴侣。表面上看,属于双方自愿行为,不受法律追究,只限于道德层面上的问题。然而,通过家政公司牵线搭桥,一旦形成性交易,就存在着卖淫与嫖娼的嫌疑!

    听说,雁北许多家政服务公司都在提供“保姆伴”服务。寻找和雇用陪床保姆的雇主,主要是独居的男性单身老人,而多数做陪床保姆的,都是没有什么经济来源、儿女不在身边的四五十岁女性。

    得胜堡有个王老汉,老伴年轻时是个美人胚子。因为闺女嫁了个军官,不用下地劳动,所以一直保养的很好。现在虽然五十多数了,仍白白净净,花眉俊眼的。前年经人引荐,下大同当保姆去了。雇主是一个年近九旬的离休干部。她刚去时不懂规矩,晚上想单睡。老汉说:“我请你来,就是要我快活的!要不我能行能动的,要你做啥哩!”至此,本来说好每月3000元,老汉又给加了1000元。双方皆大欢喜。

    王老汉对老伴挺放心。他虽然才六十出头,对此事已索然无味。那老汉快九十了能做个甚?他不知,猫老了仍喜欢吃肉。再说你在得胜堡一天三顿稀粥煮山药蛋,人家离休老干部,天天除了肉蛋奶,人参燕窝不离口。

    得胜堡也有人老拿“保姆伴”和王老汉说事,王老汉一般不待要和他们理论。一天,王老汉有些急眼,说:“将在外,军令还有所不受呢。老伴如果想做那事,在身边哇你能看住?再说,那又不是个米坛坛面瓮瓮,挖一壳壳少一壳壳!”

    有个老汉接下音说:“不怕不怕,又不是挖米挖面挖下圪洞啦,扯绸扯布短下尺寸啦!只能给添点,不会少点。你就安心吃你的肉哇!”

    还有一个老汉接茬:“就是就是。一上一下不算压迫,一进一出不算剥削!那个东西谁用不是用?又用不坏!磕碰不了边边,杵擦不了沿沿。”

    王老汉有些沉不住气了,脸面黑了。但寡话是他先起的头,不好发作。

    那天,得胜堡的村支书也在场,他听众人灰说,笑得跌倒轱辘的。最后他总结说:“得胜堡好人少,净是些灰圪泡!”

    不过自此,人们再不拿此事取笑王老汉了。人家个人不上心,用你们咸吃萝卜淡操心?寡的毬也疼!

    呼市锡林南路都市华庭小区前面有个街心花园,花园跟前有个公共厕所,看厕所的老汉姓付。听说有亲戚在环卫局工作,所以走后门来这里看了厕所,每月有几百元的收入。没人叫他付大爷,都叫他“付所长”。

    听说“付所长”在乡下还有个老伴,但他没带出来。人们问他,为啥不领老伴出来?他说:“租出去了,一年一万。”有人认为纯属鬼嚼,但也有人信以为真:眼下市场经济了,人们都往钱眼里钻,啥事做不出来?

    这就叫,闲话终日有,不听自然无。

    后记:

    得胜堡三十好几的王喜喜,如果不出去打工早该是几个孩儿的爹了。可他在太原打拼了十几年,还是光棍一根。农村出来的后生,没文化、没技术,在太原钢铁公司当保安,每个月就挣那么几壶醋钱。年年春节回趟家,积攒一整年的辛苦钱没出正月就去了大半。心疼归心疼,还要装大尾巴狼。最关键的是,家里人逼婚让他叫苦不迭。总拿没攒够“老婆本儿”做搪塞,那也不是个事儿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农村,有钱没钱不重要,传宗接代才是首要任务。多生孩子少种树,已成了口号!

    老王家就这么一个男娃,喜喜的耳朵已经被父母催婚的话磨出了茧子。再不结婚,他都没脸回家了。天无绝人之路。闲暇之余,他的几个小哥们聊起了网上租妻回家过年的事。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喜喜可往心里去了。背着工友,在网上了解起了此事。离春节还有不到一个月时间。喜喜每天下班后,一个人在网上偷偷查资料。那天,他正在网上做着功课,突然一则信息映入眼帘。莉莉:芳年二九,大学在读,想利用寒假干这行赚点学费。莉莉的长相自不必说,小家碧玉型的女孩,正是喜喜喜欢的类型。他按联系方式打电话过去,两人约好了见面地点,星期天在一个茶吧见面。

    那天,喜喜收拾打扮一番后,揣着一颗砰砰乱跳的心,如约来到茶吧。说句心里话,平时厂里工友聚会,都在街边的大排档。茶吧这地方虽然算不上高档,但他却是第一次去。那天他提前半个多小时就来到了茶吧,找了个角落位置坐下后,要了杯奶茶边喝边等。

    等人的滋味不好受,手机微信他都没心思看,眼睛不离茶吧的玻璃门,真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终于,莉莉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三十好几的大男人,莫名地红了脸。简单的互相介绍后,直接切入主题。腊月二十八出发,正月十五前返回,半个月时间租金为伍仟元整。不包括来回的车票以及吃喝,算下来每天要三百多。

    喜喜虽然心痛,但一想起父母那期盼的眼神,便不再琢磨钱的事了!于是两人一路颠簸,乘火车,倒汽车,最后来又坐了一圪截拖拉机,总算到了家。

    家里人按照接待贵宾的礼仪,早早地等在了堡门口。老远见到二人手拉手的身影,大家悬着的心都落了地。喜喜妈摩挲着莉莉的手,上下打量着。看到她的肥臀,老人家咧开嘴笑个不停。因为农村人讲究大屁股能生养!老爹站在一边,也满眼含泪,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王家有后了,王家有后了……”

    半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山里人用他们那颗质朴的心温暖着莉莉,光亲朋好友的压岁钱就收了好几千多。喜喜妈更是拿出了出嫁时母亲给她的玉镯子,套在了莉莉的手腕上。

    开心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到了该回去的时间了。临走的前一天晚上,莉莉终于扛不住良心的谴责,和盘讲出了自己的秘密。原来她根本不是什么在校大学生,也是来自雁北农村的一个山里妹。这几年租妻行情看涨,在利益的驱使下,几个小姐妹一商量,在网上干起了这个行当。

    喜喜打心眼里喜欢莉莉,见她如实地讲出了实情,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两人在这天晚上私定终身,生米煮成了熟饭。本来想租个老婆回家哄老人开心,没想到美梦成真,竟然捡了个大便宜!

    这些年,每到临近过年,很多单身男女都有点恐惧回家,因为每次都要面临着父母催婚的问题。租个女友回家过年,应付七大姑八大姨,这个方式还是从早年间的一部电视剧里的情节流传开的,之后这个方式就被很多人学习发扬光大。

    去年年末,大专毕业的娜娜刚参加工作,工资不高,因为既要租房生活又要偿还2万多元的助学贷款而捉襟见肘,所以琢磨着,过年不回家了,趁着人们都放假,自己想办法赚点外快补贴生活。

    恰好此时,她注意到了劳务中介网站里有人发的“租女友”广告。其中有一人自称自己是大同新荣区一个小煤窑的老板,有房有车还有专职司机,就是忙于事业无暇顾及感情,所以才想租个女友带回家应付父母。尽管将信将疑,但她觉得这份工作清闲报酬又不错,听起来还蛮合理的,于是主动与徐某联系,决定接受徐某的邀请,以出租自己的方式,做吴某的女友。并约定,合同期限一个月,徐某每天支付娜娜500元,同床睡则按一天800元来计费。为了安全,临行前她与闺蜜约定,每天与她保持微信联系,并且每隔一段时间就通过微信发定位。

    然而,当她来到徐某的住处,还未曾开口,徐某忽然反锁房门,一改之前温文尔雅的嘴脸,开始动手动脚。她无法脱逃,急中生智,借口上卫生间,用微信向朋友发了短促的求救语音。

    幸亏有定位,当地民警接到闺蜜的报案后及时赶到。当民警破门而入时,娜娜的衣服已被全部扯光。徐某正压住娜娜的身体,欲施暴。

    经过审讯,徐某根本不是什么私企的老板,而是个小学文化的无业游民,更可怕的是此前他就曾因为强奸幼女被判刑,刚刚刑满获释。

    租女友回家过年,有的需要签协议,有的则只是口头约定。这种现象已经存在多年,也出了不少问题。

    由于这种行为的私密,被租女友常常拿不到所谓的佣金。这种情况下,即使是诉讼也很难得到法律保护。其次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人身伤害,也很难避免。而且将租赁女友领回家后,家里老人由于误解赠送的一些钱物,也难以索要回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11-15 14:41:01    跟帖回复:
   沙发
知道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11-15 15:17:07    跟帖回复:
3
好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11-15 16:39:46    跟帖回复:
4
知道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11-15 17:52:39    跟帖回复:
5
老韩这个帖子能吸引眼球!帮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11-15 18:31:11    跟帖回复:
6
我爷爷的堂弟,就是典妻所生。本地叫做肚子。几年前去世。原来要我爷爷过继给叔叔做儿子,我曾祖母不肯。只好典妻生子。1920年代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11-15 19:02:59    跟帖回复:
7
女性可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11-15 19:14:11    跟帖回复:
8
转至第7楼第 7 楼 风暴520 2020/11/15 19:02:59 的原帖: 女性可怜!    罪过!阿弥陀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11-15 19:33:41    跟帖回复:
9
在五.六十年代那时是公社,浙东住在山上的村民有兑换亲,因交通不便在山上找对象难,有姐妺的和对方姐妹互换为兄弟取妻,民国宁海作家柔石的作品写的就是浙东一带的俗情,解放初期还有,-个有(黄胖病的)肝复水把妻子典给别人,典是妻子如回来的话钱要象当店-样归还典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11-15 19:37:23    跟帖回复:
10
按现在,无儿无女也罢了,一个人逍遥自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11-15 20:13:27    跟帖回复:
11
典妻制度是【人类】买卖婚姻的一种
-----------------------

楼主,这是汗族优良传统,别冒充人类好不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11-15 20:15:52    跟帖回复:
12
都是贫穷惹的祸。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11-15 20:23:40    跟帖回复:
13
元世祖时,大臣王朝专门为典妻陋习上奏,请予禁止。《元史·刑法志》有如下规定“诸以女子典雇于人及典雇人之子女者,并禁止之。若已典雇,愿以婚嫁之礼为妻妾者,听。请受钱典雇妻妾者,禁。其妇同雇而不相离者,听。”由此可见,元时典妻之风已大盛,故统治者不得已而明文禁之。
-----------------------

元朝禁典妻,倒不是因为“由此可见,元时典妻之风已大盛”
而是
由此可见,汗族传统太恶心了,心理稍微健康一点的人,压根看不下去。蒙古人毕竟比汗人文明5倍,厌恶汗族是情理之中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11-15 20:29:20    跟帖回复:
14
典妻之风虽经元统治者力禁,但并未真正革除,到了明代依然盛行。清代顺治初年沿用《明律》对此屡发禁令

-----------------------

力禁、明令禁止的,都是少数民族——蒙古、满族
这种优良传统,文明人实在看不下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11-15 20:32:55    跟帖回复:
15
按一般的流程,无子者,在经得家中长辈同意之后,便请中间人到处寻访,看哪家生活难继,有无典妻的可能;还要考察这女子的年龄长相身材,是否健康;能否操持家务;丈夫是否忠厚,亲戚是否喜欢胡搅蛮缠。更重要的是,生过几个孩子,男多还是女多。女多显然就入不了法眼。可见,这中间人要做的前期工作很多。

-----------------------

这比买母猪复杂多了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典妻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