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姬鹏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杠精的自我实现,就是当搅局者”
17394 次点击
24 个回复
姬鹏 于 2020-11-18 23:34:2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近日,一段河南医生救护车内吃香蕉的视频触发杠精们大面积“网暴”,基本的风评是“你们咋不吃火锅”,“你们咋不吃烤全羊”,“你们一点都不尊重病人”,“你们想过家属的感受吗”,以此类推,可谓“追问”一箩筐。不过最终的落脚点,就是为实证“医生不敬业”。

    吊诡的是,社交舆论时代,貌似已经走向绝对的“有求必应”,所以当事医生不得不站出来回应,而且还必须“一本正经,有理有据”。在一定程度上,不见得杠精们真的不知道“医生也是人,也需要吃饭休息这回事儿”,但好像医生不站出来回应,杠精们就会一直不依不饶。

    从某种意义上讲,杠精们的终极法宝就是“结构性思维”,也就是在同一场合下,容不得半点氛围错位的情况出现。所以,也就能理解,为何他(她)们会认为医生在救护车内吃香蕉就是对病人的不尊重。当然,这其中的“质辩”,可能跟病人没什么关系,只是为“质疑而争辩”。

    很多时候,杠精们所介入的逻辑机理,如果不细致的推敲,“代入感”是比较强的。可但凡去细致的推敲一下,就会发现简直是“牛头不对马尾”。就医生在救护车内吃香蕉来讲,只要不耽误救治时机,在很大程度上反而是有利于医生补充体力的行为,这种道理应该很容易被理解。

    然而,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医生在救护车内吃香蕉却被推上情境涉入不当的序列。可事实上,在特殊的情境下,只要有利于积极的趋向,往往是可以最大限度的免俗的。说到底就是,在理解特殊的情境时,就不能以常规思维介入,否则就很难走向积极的趋向。

    事实上,类似的“质辩”在陕西西安一医生术后喝葡萄糖水的事件中,也是存在的。杠精们不追问手术是否成功,反而因为一瓶葡萄糖水喋喋不休。说到底,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如果杠精们真能把这种“挑刺儿”的精神发挥在积极的趋向上,可能很多事情就会豁然开朗。

    只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总会遇到杠精们,你跟他(她)们讲人道的时候,他(她)们跟你讲法律,你跟他(她)们讲法律的时候,他(她)们跟你讲政策,你跟他(她)们讲政策的时候,他(她)们跟你讲纪律,你跟他(她)们讲纪律的时候,他(她)们跟你讲人性,你跟他(她)们讲人性的时候,他(她)们跟你讲奇迹。

    总之,无论你讲什么,他(她)们都能给你转到另一处,让你觉得世事维艰,该跪就跪。可惜的是,当你真的跪地求饶时,他(她)们又觉得你膝盖太软,总之怎么做都是错的,索性他(她)们都对,一切好像才能平息下来,可这样真的好吗?

    说实在的,杠精们还不是那种油盐不进的人群,要知道,他(她)们也是接受过一定教育的,知道什么是辩论,什么是思维,只可惜他(她)们不是为善而“质辩”,而是为自己的小聪明和碾压他(她)者而存在的,以至于多数情况下,多是“唯恐天下不乱”。

    尤其在社交媒体时代,这种风气可谓更盛,这主要在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成为符号与符号之间的关系。很多时候,可能你看到一个人在地铁里安静地玩弄手机,很可能他(她)正在操纵一场舆论上的腥风血雨。所以,你会发现,现实图景里儒服西装的人,很可能在社交舆论里就是满嘴刀剑的始作俑者。

    这种“畸变”所反映出的现象往往是不真实的,因为一边是温和的场景,一边是“你死我活”的图鉴,但这又好像真正构成所谓的“人间真相”。说到底,现实图景里灰暗情绪没那么激烈,而社交舆论里,基本上都是极端的情绪,甚至能把一种讽刺转化成无限的笑柄传播开来。

    因此,社交舆论里最怕认真二字,但凡有人站出来“有图有真相”,杠精们基本上就瞬间散去,并表现出“我不知道,我不负责”的“二不理论”。当然,也正是因为不好追责的原因,杠精们往往“春风吹又生”,只要有些许罅隙,总还是会继续活跃下去。

    不过,回到杠精们的自我实现里,其实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一场虚妄。他(她)们总以为那是一种交流的起点,可事实上,当交流和“质辩”沦为秀下限的时候,终将只会是昙花一现,当然,对于现在的社交图景来讲,可能就是这样的宿命,热点一波又一波,就跟一日三餐的结构一样规律性呈现。

    并且,我们会发现,所谓的热点也都是杠精们声嘶力竭的结果,也就是没有杠精们的存在,十之八九的热点根本就登不上热榜。因此,要是给“热点文化”下个定义,肯定不能摆脱杠精们的身影。所以人们常说,要想理性的生活,还是远离热点为好,起码不能完全活在热点的世界里。

    要承认,“质辩”不是凡事就去“质疑和争辩”,死磕有时候也要有分寸,而且宽容也不是无限的。所以在学会“质辩”之前,先考虑一下“职业身份和人本身的问题”,就比如老师和医生的存在,他(她)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