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曹志秋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一粒灰的份量
1393 次点击
2 个回复
曹志秋 于 2020-11-22 21:27:3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一粒灰的份量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多年前,我家隔壁住着一位老人。在我的眼中所看到的他,腿脚似有残疾,双腿走路一高一低的,出门与人不苟言笑,很少发现他在外会与人对话交谈。但他爱喝啤酒,有时见他回来推着自行车,车后架子上放着一捆瓶装啤酒。当家里有来人时,在房间里他的嗓门却挺大,隔着门都能听到他的谈话声音。经常晚上,他家的防盗铁门“咣当”作响的被关上,我就知道是他唯一的女儿甩门出去了。后听闻院内别人的传言,知道了这位老人一些过去的经历。当年,反右运动时,他被划为右派,妻子离他而去,但在文革后被平反,其原妻想和他复婚,但是他坚决不同意,认为他的妻子在自己危难的时候,做出了绝情的事,他不能原谅她。

    后来,我了解了更多内情,方知道由于他被定性为右派,可能性质严重,他还为此判刑做过两年牢。当时,他恳求过自己的妻子,让她等自己两年,但换来的是妻子的离婚。当年他们的孩子,也就是一个女儿才两岁,离婚后,由他的原妻子带着离开西安,远走回到了原妻子的老家东北。当年,他的原妻子在东北又嫁给了一位离婚的男人,还为其生下一个孩子。

    时光的斗转星移,世事难以预料。这位老人经过两年的牢狱之灾,紧接着出狱以后,其生活的艰难是可想而知的。经过种种磨难,直到文革后,平反后恢复了公职,回到原单位工作。此时,他的原妻子,在东北却被她的后任丈夫抛弃。在后任丈夫的原子女撮合下,后任丈夫与其离婚的原配妻子破镜重圆了。这样,这位老人的原妻子就成了多余的人。后来,当她得知老人如今的情形时,内疚加上后悔的心情,他的原妻子带着他们的女儿,又回到了西安,想和这位老人复婚。他的原妻子心想,我过去对不起你,现在我来赎罪了,孩子我也养大了,你老了,你过去这些年孤苦的一个人生活,如今我来与你相伴,照顾你的起居和生活,让我们一家团圆吧。但是这位老人坚决的不同意,他想在我危难最需要的时候,恳求你,你却绝情离我而去,这时候你来找我复婚,我不可能答应。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他的原配妻子把他们唯一的女儿送了过来,倔强的老头虽然认下了其原妻子抚养大的亲生女儿,但死不复婚,坚决不让原妻子住回家中。

    生活继续过着,通过自己的单位,老人把女儿给安排在单位一个部门工作。不久,女儿带回一位女人,住到了女儿房子外的阳台间。相互出出进进,开始倒相安无事。可能这位老人年龄大了健忘,最初没有看出这位女人就是当年自己的原妻子。后来,蹊跷不知怎么回事,他问起女儿:这人是谁?当女儿告知这是她的母亲时,老人大怒,坚决要赶他的原妻子出门,不让住了。他的原妻子迫于无奈,也只能默默离开了这个家。

    当年的反右派运动,波及全国,尤其在知识界是重灾区。在社会的大潮下,当时的人们,家人、朋友和同事之间,相互反目或形同陌路,造成了相当多的悲剧。当年作为右派判了刑,谁都会想到以后会是啥结果。历史政治问题会殃及家庭的每一位成员,以后他们的社会地位,生活和前途都将由此改变。当年,这位老人已经不是一般意义普通的右派,还严重到被判刑,当想到这些可怕的后果,这位老人当年的妻子能不担忧吗?妻子就不为自己,也要为了孩子以后的前途做出自己的抉择。我们能怪他原妻子这样的抉择吗?那不是个人所能左右的历史造成的,那不是妻子个人的原因造成的,当年评判对错的砝码在哪里?时代的灰尘不幸落在了某些普通人的头上,自此人生转了个大弯,再也回不去了。

    后来,他的女儿也远嫁去了加拿大,老人后来分配搬到了另一棟楼上。他原来的房子有一段时间是空着的,当时我家收拾房子,借用了几天他的原房子。在他原房子里,搬离后杂乱的东西中间,散落发现一些彩色照片,是他女儿从加拿大给他寄回来的家庭照片。老人时日不多,没搬走几年,就听说去世了。那几天,他的女儿从加拿大回到国内,带着她的母亲,也即老人的原妻子,来到老人的原房子里收拾遗物和其它东西。他的原妻子终于可以回到家里,和女儿住进老人留下的房子里。后来,女儿可能感觉母亲在此居住孤独,后续把母亲接去了加拿大。

    感慨历史,作为普通人,蝼蚁之身,历史大潮是无法去抵御的。

    有道是:大潮之下人卑位,无可奈何只求醉;生不逢时谁人知,细来思量全是泪。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