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头脑1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关于所谓“量子叠加”和“量子纠缠”之悖谬6
952 次点击
1 个回复
头脑1 于 2020-11-22 22:49:2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关于所谓“量子叠加”和“量子纠缠”之悖谬6

    关于“纠缠态”实验滴悖谬

    前回提到,量子学号称他们对量子纠缠态做了很多实验,证实了纠缠态是存在的。其实,仔细考察这些实验,虽说称之为“牛头不对马嘴”有些过分,但实质可谓是“话糙理不糙”!简明说,这些实验根本就证明不了量子学所谓“纠缠态”的任何实质或根本问题!或通俗说,就是“所证非所证”!

    这里用量子学最常引用或典型的“阿斯派克特实验”为例说明之。

    阿实验,据说弥补了之前一些此类实验的漏洞,是完善的实验。它是用激光照射钙原子,使之受激分出两个光子朝两方向飞出去……;事先在两个方向路径中各安放了一个偏振器,两偏振器相距13米。(其中为了严谨,还特别设置了特殊可超光速装置,可在光子到达偏振器之前瞬间改变偏振器的偏振方向。)实验结果是,与预期相同,果然测得,一个光子的偏振态为左向时,另一个光子则正是右向偏振。实验结论中特别强调,两光子绝对不可能有时间“相互串通”!说是此实验确凿滴证明了爱因彻底输了,玻尔或量子学再次被实验证实!云云。

    原来大名鼎鼎的阿实验竟然是这么个内容!实在是令人十分沮丧!不得不让为量子学一哀……。虽然即使如此,也还是有人提出一些质疑,如距离太短、特殊设置可靠否……等等(且不说单个光子是否可能问题)。其实,阿实验的关键漏洞几乎之前竟没见人提出过!

    此实验的关键漏洞是,大概是人们,特别是实验者,对“纠缠”这个概念的理解不太精细,这个实验实质上并未证实两个光子的“纠缠”特质!仅仅是证实了(姑且说“证实了”)两光子的分离后其偏振态的“对偶性”或“配对性”,即不过仅仅证实了一个光子是左偏振,另一个光子在分离后必然是右偏振(只有左右两个偏振态)而已!而根本没有证实,两光子分离后,当变动一个光子的偏振态时,另一个光子会否瞬时相应变动这个最根本问题!!而这才是两者具有“纠缠性”的最根本和最确切的性质或词义!而且量子学甚嚣尘上滴宣扬的正是这种“纠缠”,如什么两个粒子无论相隔多么遥远,一个粒子变化了,另一个纠缠中的粒子瞬间会相应改变,比光速快滴多……!但从阿实验中,我们看到这种变化了吗?根本没有!所以说这是“牛头不对马嘴”滴实验实在不太为过!

    举个最通俗的例子吧(前回也使用过这个例子),我们把一双鞋的两只单鞋用什么装置发射出去,然后我们在一个路径上测得某只单鞋是右脚滴,那另一只测不测都无所谓,必定是左脚滴!此实验根本无需什么特殊设置以使测量比光速还快,使两只鞋无时间“串通”等等……,它们串不串通反正都是左右脚,测得一个是右脚,另一个傻子都知道必是左脚!活活。从任何一个正常思维,特别是没有经过量子学熏陶滴正常思维者来说,这根本无需费这么多财力、物力、人力做这么复杂、费劲滴实验来证明,说两句家里话大家不就都明白了吗?!而且也都很容易看出来,这个实验丝毫也不能证明,两只鞋子在飞行中,如果某高级鞋匠在此过程中将一只鞋的右脚型瞬间改为左脚,而另一只鞋就能瞬间从右脚型改为左脚!!即两只鞋无论飞出多远,它们都是或都能超距“相互暗通、相变”滴!

    一定不少人对此会十分诧异,量子学都是些什么人,鼓捣这些实验简直成了幼儿园大班里滴游戏嘛!其实,问题可不这么简单,这是因为量子学有它们自己滴特殊理论,遂使得我们正常人看来是幼儿游戏的实验,他们则视为是重大、根本滴胜利!证明爱因是“彻彻底底地输了”!而他们是“彻彻底底地胜利拉”!

    量子学经典理论认为,“任何一种基本量子现象只在其被记录之后才是一种现象(玻尔语)”,“微观的实在世界,只有和观测手段连起来讲才有意义。在观测之前,并不存在兩个客观独立的光子偏振态这种实在。只有波函数描述的一个互相关联的整体,并无相隔甚远的两个分体,既然只是协调相关的一体,它们之间无需传递什么信号!……”这种理论是说,上述飞出的两只鞋,在我们抓住其中一只测量它之前,两只鞋各自并无什么左右脚型态,只有当我们抓住并观测一只鞋之时刻,这只鞋瞬间波函数塌缩,还原成了经典状态,即或是左脚型、或是右脚型;同时,这只鞋以极快的速度通知另一只鞋使它塌缩成了另一种脚型……!只有明白了量子学的这种理论,我们才知道为何上述的“阿实验”,量子学家们已经十分满足了,视为是彻彻底底滴赢拉!因为在他们看来,他们抓住了一个光子时,该光子和另一光子都没有确定或实在的偏振态,仅仅是因为他们抓住一个光子后对它的测量,它才刚刚具有了一个确定的偏振态,同时,它瞬间超距滴通知了另一光子,使它具有了“对偶”的偏振!正是因此,量子家们才认为,他们的实验十分圆满,十分胜利,既抓住并“給”或“决定”了一个光子的特定偏振态,又通过测量另一光子,确证了该光子受到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