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szszzb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贴]张泽群 :我爱CCTV
2017 次点击
15 个回复
szszzb 于 2007/9/24 22:09:0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总编室来电话,邀我为中央电视台50周年写文章,我马上想起一个题目——《我爱CCTV》。这是15年前,中央电视台为台庆35周年征文的题目。当时,我虽然是青少部《12演播室》的主持人,但我还属于编外人员,看着方楼大厅的红色的投稿箱,也想投一篇,可还没有资格,今天也算是圆了个梦。



    生活中的很多偶然,组合成命运的必然。与中央电视台结缘,完全始于偶然。我们家算拥有电视机比较早的家庭,77年,有了一台9英寸的凯歌牌黑白电视。那时中央电视台还叫“北京电视台”,白天的节目都是数理化英的课程。我83年第一次来到北京,考北京广播学院,父亲带我住在月坛工商总局的招待所。有一天从复兴门经过,看到了广播大楼,18岁的我的念头是:能进去看看多好。



     86年的夏天,机会终于来了。我85年考上了北京广播学院的播音系,在将要结束大一课程开始暑假的时候,我们班接到通知,让我们去中央电视台参加录像,临近期末考试,又是星期日的早上,还不在电视台里录象,很多同学没有去,但我还是兴趣十足地赶到了空军礼堂。到了才知道是中央电视台的少儿部在录制全国十六城市中学生演讲辩论比赛。我们的任务就是台下观看。主持人是赵忠祥老师,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在电视里早已经非常熟悉的名人,还不象现在的孩子有签名的冲动,只是非常崇敬地看着。



    在录制现场才知道,所有的人都听导演的指挥。导演是个女同志,中年人,听得出是江浙人,大声地指挥着,还特别要求把窗帘拉严实。她向观众解释说:不能让窗外的光进来,阳光和我们室内录像的灯光不是一个色温。所见所闻,都让我觉得新奇和兴奋,也非常投入。当主持人在辩论评分的间隙让观众发表看法时,我当然地举了手,还有幸发了言。录完后,我还领到了一份面包和一枚中央电视台的台徽。回到学校还兴奋了好几天。



    过了几天,系里又通知我还要去中央电视台录像,还是那个辩论会,因为我在现场的发言电视台要用,而现场录制时磁带有划伤,得补录。我们刚考完,而且父亲还要住院做个小手术,我已经订了车票打算回郑州了。但还是晚走了两天,第一次走进了中央电视台。这一次知道了那位女导演叫寿沅君,她带我来到了中央电视台的大演播厅,就是春节联欢晚会的演播厅。真是“爱乌及屋”呀,我觉得那空空的大房间神圣得象个殿堂。这个演播厅在06年底拆除了,最后一次录像是我们在录《艺苑风景线》,录完后,我提议所有的工作人员留影纪念。正是在20年前。我在这个演播室里录制了我在中央电视台第一次播出的图象。



    录完像,寿导演告诉我:他们过几天要在北京的中学生和大学生里招特邀节目主持人,问我是否有兴趣参加。我说要马上回郑州参加不了了。我后来好长时间都后悔我当时的决定,放弃了担任主持中央电视台中学生节目的机会。回到郑州,我看到了播出的节目,第二天,郑州的医院里就有大夫认出:咦?这不是昨天电视上的那个人?



       86年中央电视台的青少部让我第一次走上央视,三年后,我开始在中央电视台主持栏目,也正是青少部的中学生栏目《我们这一代》,又是偶然。88年,中央电视台举办第一次全国的主持人大赛,我报名参赛。那时,我在广播学院已经小有名气,不仅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午间半小时》发表过专题报道,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青年之友》客串主持,还获得了北京广播学院首届主持人比赛的第一名。所以参加中央电视台的“如意杯”主持人大赛,也是一路如意,获得了业余组的第三名,搬回一台18英寸的如意牌儿彩色电视机。



    决赛是88年12月23号直播的,刚过了元旦我们在电视台实习的同学就告诉我:中央电视台青少部的徐家察主任让我去找她。徐主任是大赛的评委。在徐主任的办公室,她说我在比赛时做的节目“说说大学校园的麻将热”给她印象很深,现在正在筹办青年节目,让我马上去《我们这一代》节目组实习,毕业来青少部工作,她要我了。

    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作为广播学院的学生能进入“三大台”工作,是所有人最美的梦想。我从没有想过我可以当电视节目主持人,一直在努力培养自己“采编播”的综合能力,想当一名电台的节目主持人。而且我已经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实习,人家也准备要我,眼前电视台又向我招手,我该如何是好?自己一下子真是如在梦境。徐主任看出我的困惑,她鼓励我:别再犹豫了,来电视台吧,当年我是想去出版社的,分我来电视台我还哭了一鼻子,那时谁知道电视呀,你要不来将来要后悔的。她哪里知道:我不是不想来,是怕辞了电台,将来万一进不了电视台,我怎么办?



    但我终于还是选择了电视,来中央电视台青少部实习。徐主任带我到《我们这一代》,组长就是寿沅君。寿老师还是快人快语:原来让你来你不来,这不还是来了。是《我们这一代》的老师们手把手教我学习电视节目制作,李金容老师在机房教我操作编辑机,怎么打“入点”、“出点”;马敬仁老师给我写下工作流程,从申报选题到申请派车,一共写了12项,寿老师还告诉我,在现场踩点采访时,别忘了看看那里的电表的容量,看能禁得住几个照明灯。实习开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跟他们一起去招中学生主持人,在玉渊潭中学考试,来了很多人,其中就有管彤。第一个节目是去天津大学采访幼儿园的一位“男阿姨”,寿老师给我一个“剪报”,我拿着那一小块儿报纸就去了天津大学采访,完成了拍摄脚本。那是89年的春节之后,没有想到:12年之后,春节刚过,我又来到天津大学采访,采访刚刚成立的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后来又成了冯骥才先生的研究生,又有了我的第一本书《城市灵魂》。



       89年7月,我告别了广播学院,但并没有被分配到中央电视台,而是去了中国农业电影制片厂。那个动乱之年,中央电视台压缩了进人指标。幸亏我之前在大学毕业生供需会上跟农影签了意向书,才终于留在了北京。毕业了,徐家察主任又把我叫去,告诉我:你还在这里做节目,将来调你进来。没能象杨柳、张政、孙小梅、计渝等同学一样挂上中央电视台的出入证,我心里格外失落。



    那时,中央电视台的临时人员不是很多,也谈不上什么待遇,仅有的就是一个临时出入证,象那种开会用的加在胸前的代表证,半年要重新审核办理一次。我在农影担任《农业教育与科技》节目的主持人,而这个节目是在中央电视台的第二套节目播出,我就努力安慰自己:反正是在主持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当然,能去主持真正中央电视台的节目是很开心的,但我就怕在中央电视台碰上吃饭的点儿。当时电视台还没有兴起提供盒饭,到了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是拿着饭盆儿去食堂打饭。自己一个临时工,不好意思在人家的办公室放一个外人的饭盆儿,尤其不想碰到已经分进电视台的同学和认识的人。那时,电视台的食堂大概是人手也少、地方也小,有一段时间食堂门口还贴出告示,只准正式人员进入买饭,临时人员只能到旁边的一个窗口买,而那个窗口只卖馒头和包子。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在电视台只能吃包子,以至于我很长时间对包子没啥感情。那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正式的,把加着的出入证变成挂着的。于是在91年又报名参加了青年节目主持人选拔赛,和许戈辉共获一等奖。



    九十年代初期,电视台的用工制度还不太灵活,还没有什么聘用之说,想进电视台只有调动进入,尽管又得了奖,但那对我来说还是可望而不可及的。92年,青少部的新主任余培侠就打报告给人事处要调我,我也去人事处问过,但人事处长告诉我:那里有一柜子的请调报告等待指标。何时能轮到我呢?我所能做的就是努力地干好节目。



       93年,是我跌宕起伏的一年。大年初六,我就跟孙素萍导演去了黑龙江,《12演播室》和全国青联要拍摄反映边境青年生活的大型专题片《火红的乐章》。在绥分河的国门采访,零下二十多度风雪中我开始发烧,带病转战到黑河,在黑龙江的冰面上采访完边防军战士,我两腿一软,晕了过去。三月,在中缅边境拍摄,一个星期连个电话也打不上,再回到昆明才和家里通上话,才知道父亲肠胃大出血,已经被中学的同学及时送到医院抢救过来。五月,我总觉得肚子隐痛,浑身无力,去了医院医生开出了急性胆囊炎的诊断和住院通知。可马上就有《12演播室》的录像,我只能拿了大量的药回家自己猛吃,录完了节目自己躺了一周。那时想的是不能放弃任何一个节目,相信“心诚,石头也会开花”。



    九月,一切又都发生了转机。月初,《中国电视报》刊登了一个广告:中央电视台要向全国公开招考十名播音员和主持人。有四项基本要求:大学以上学历、年龄30岁以下、正式国家干部、工作两年以上。这对我来说真是天赐良机,毫不犹豫报名参加考试。有过88年和91年参加主持人比赛的经验,我相信和喜爱中央电视台的比赛,那是我人生的阶梯。报名后,却好久没有接到考试通知,我还是继续做节目。



       9月23号,台里让我们组到北京大学跟踪拍摄。当天晚上,中央电视台有一个大型直播节目,报道中国申奥代表团在摩洛哥申请举办2000年奥运会的情况和结果。我们的任务是拍摄采访北大学生的反映。有消息说我们已经是十拿九稳了,我们去时的心情也孕育着几分激动。当萨马兰奇说到:“北京”时,北大的阶梯教室一片沸腾,可我身边的一个外国留学生在拼命地喊:NO、NO、NO……终于,所有的人都才反映过来,刚才北京是被感谢参与,而最后的赢家是悉尼。



    我失望地回到家里。那时我住在离北大不远的苏州街70号院,一个典型的大杂院儿,在我那个透风漏雨的小屋里,我展转难眠。突然对当时流行一句口号产生了反感,就是当年为了申奥,大街小巷都能看到的:给北京一个机会,还世界一个奇迹。那一夜,原本觉得顺耳的口号突然让我感觉到有些乞求的味道。我泱泱大国,历史恢弘、文明灿烂,有哪项奇迹是别人给了机会我们才制造的?我越思越想,就越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索性起身写了一篇文章《自己创造机会,给世界展示奇迹》。文中写了我们的辉煌,也写了我们的忍受,特别写到了六十年代中国人创造的两大奇迹——红旗渠和南京长江大桥。写完,天光放亮,自己也出了口气。可回头一想,写好的文章也没有地方发表呀,团成一团儿扔了,然后睡去。



       20天后,我们若干报了名的人按照要求到电视台参加考试。考试分三天进行,第一天是文化考试:语文、时政、历史、地理等闭卷考试;第二天是业务考试:采访、主持、播音全面考核;第三天是综合面试,全台所有部主任和副高职称以上人员参加。这是我至今看到过的最全面的考试。但当我拿到文化考试的卷子,我在内心深深地谢天谢地谢央视,因为作文的题目是:《9·23随想》。我考了第一。



    从93年的10月中旬完成考试,一直到94年的六月,我又经历了8个月的等待。在这200多天里,我期待着我们考试的录像能和主持人大赛一样播出,再次得到观众的认可,但是一直没有播。其间,也有传闻:考了试也不一定非录取……但我一直坚信那是中央电视台的考试,正象我相信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大赛一样。最终,94年6月30号,我拿着调令到中央电视台报到了。在保卫处,我领到了正式员工的出入证,我的编号是2888。



    我爱CCTV,不仅因为她给我这个外地青年树立理想,也因为她激励着我并帮助我实现理想,更因为她支持着我继续追求和超越。中央电视台,作为我的梦想和光荣已经融入了我的生命。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8e7cdb01000aul.html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 延伸阅读
  • |
  • 最新热帖

优秀帖文推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9/24 22:16:28   
       沙发
    我爱CCTV,不仅因为她给我这个外地青年树立理想,也因为她激励着我并帮助我实现理想,更因为她支持着我继续追求和超越。中央电视台,作为我的梦想和光荣已经融入了我的生命。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9/24 22:17:53   
       第 3
    我爱CCTV,不仅因为她给我这个外地青年树立理想,也因为她激励着我并帮助我实现理想,更因为她支持着我继续追求和超越。中央电视台,作为我的梦想和光荣已经融入了我的生命。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9/24 22:32:35   
       第 4
    屎屎踢威的形像大楼:空洞!扭曲!虚大!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9/24 22:38:31   
       第 5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9/24 22:43:44   
    6
    确实适合CCTV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9/24 22:56:25   
    7
    CCTV是全世界唯一最真实,最权威,最具说服力的,人民最喜爱的电视台.我们大家都爱看它.它比我们所有人的生命都重要五倍.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9/25 9:23:33   
    8
    [转贴]上海电气总公司原董事长王成明贪污达三亿
    文章提交者:cqgps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据中通社长春23日电/ 22日上午,现年59岁的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原董事长王成明涉嫌共同贪污、受贿案在长春市中级法院开庭。检方指控:王成明涉嫌受贿21万元,包括张荣坤所贿6万港元;涉嫌在担任上广电总裁期间,于上海闵行区一块600亩土地转让中共同贪污3亿余元。

    据透露,王成明在接受调查时主动交待其全部受贿事实。经检察院认定共计21万元,包括张荣坤贿送的6万港元。其中5万港元,是在2004年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香港上市过程中,王成明利用职务便利,让张荣坤实际控制的两家离岸公司从新股配售中获益数千万元,事后王获得张贿送的5万港元。

    王成明还被指控共同贪污3亿余元。此事发生在王担任上海广电(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期间,由王主要策划,伙同上海雅苑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严金宝、上广电房地产公司总裁陆天明,在上海闵行区莘庄工业区一块600亩“南郊别墅”土地的转让中,大肆牟利。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9/25 9:29:46   
    9
    我爱CCTV,因为它总能让吵架斗气不语的老婆忍不住大笑,最后我们笑作一团,一次夫妻拌嘴就又这样结束了,别说,还真和#谐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9/25 9:39:37   
    10
    文章提交者:我选择无奈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俺绝对比楼主爱CCTV.为了珍惜它俺现在都不看了...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9/25 11:38:46   
    11
    党中央比你更爱CCTV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9/25 14:04:38   
    12
    [原创]9.25今日新闻:正打歪着,指望失望
    文章提交者:abcd4909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政府行为常常从正面出发,到负面为止,老百姓害怕失望,干脆就不指望了。




                                 正打歪着,指望失望




          今晨央视新闻七则:
          我国五年来,共有140,660名领导干部“主动上缴违规金”。
          我国已有网民1.62亿人,占世界第二位。
          我国的土壤环境质量标准、重金属的限量超标的标准,超过欧美,是全世界最严格的。
          山东潍坊调休一日,中秋节放假。被认为是无视国务院权限的违法违规行为。
          山东青岛将50部政务公开电话,合并为1部“12345”的市长电话。
          各地公立医院大多开设“特需服务”,使有钱的“贵宾”得以挤占公共卫生资源。
          美国玩具公司召回玩具,中国厂商自杀,美方应该负责。



          评论:
          首先说明:“主动上缴违规金”的并不是正常的领导干部,而是那些“问题官员”。其次,补充说明:他们一共上缴了6.76亿元。平均每人只有4,800多元。无怪乎有人说:交出零用钱,留得青山鲜。来日有柴烧,搜刮更方便。可见,“反腐秀”从希望安抚百姓的“正面”出发,落到了让人看清面目的“反面”,使得老百姓灭失了对政府“反腐自律”的希望。
          同样,宣称上网人数“世界第二”,是希望正面地牛一把,可是,因为存在着“词语过滤”、“随时封站”、以及对上网“造谣传谣”者的逮捕法办……这些“世界第一”,所以,这个正面的“第二”被“反面化”了,也就没人能感觉到“世界第二”,所带来的文明希望了。
          设立世界最严格的标准,无疑是完全正面的。问题是:这个标准有没有被执行的可能?有没有被真的落实过?而我们的食品安全问题,已经告诉我们:不要希望画饼可以充饥。
          中秋节要放假,已经被呼吁多年。政府也累次教育百姓,要重视传统节日,要有“文化自觉”。可惜,政府自己的“文化自觉”是:只对一个传统节日——春节放假。现在,有地方政府“造反”了,到底是让它走向正面还是反面呢?老百姓是否会再次指望失望呢?
          如果说,中秋节放假还有希望的话,那么,50部电话合并成1部电话还能打通,恐怕就不能指望了。特别是,听得各地的“12345”,好像本来就很难打通。难道,老母鸡变鸭了?
          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办公立医院,是从“让医疗资源惠及每一个人”的正面出发的,可是现在却走到了“让医疗资源惠及有钱人”,当然,也还有“有权的人”,这样的反面。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很简单:政府不是由“每一个人”民主选举出来的,而且,在现行的缺乏民主的制度下,政府的官员极易同“有钱人”勾结起来,推动政府及其管理的各个机构,利用公共资源为各自谋利益。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还能有什么指望呢?他们只能指望失望了!
          想让没有叫中国厂商赔钱的美国公司,为中国厂商的自杀负责,挺正面的。但是,对自杀率如此之高的中国百姓来说,对其负有直接管理责任的中国政府,为他们的自杀负过责任了吗?!这么一想,先前正面的东西就起反面作用了。中国的百姓,我们还有指望吗?!

          扩展:
          政府的正打歪着,百姓的指望失望,究其根本在制度的有违百姓之希望。

          结论:
          只有民主的制度,才能将政府的列车开上百姓预设的轨道,使民望得以正打正着。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10/11 16:45:18   
    13
    [转贴]:“纳税光荣”吗?
    文章提交者:浦志强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在当今,“纳税光荣”似乎是个天经地义的口号。然而,纳税“光荣”吗?不见得。只有把藏在国家背后的食税者看成是至高无上的绝对统治者,把公民看成是只有服从义务的臣民时,纳税才是“光荣”的。其实,这是已经不是纳税了,而是家长制下的纳“贡”进“献”了。所以,“纳税光荣”是个臣民现象。这个口号本身就是专制主义的。要求个人为国家(实为官家)纳“贡献”,凭什么?每个纳税人都是应该是平等的,有尊严的公民凭什么把自己的钱财无条件地奉送少数掌权的人?

        不仅如此,纳税人既然被视为臣民,就免不了沦为专政的对象。在北京,代表当地政府的公路发展集团常常在其辖内的道路电子显示牌上常常打出这样的字样“坚决打击偷逃养路费”。很显然,在这里,纳税人被当作国家专政机器的打击对象了。在宪政国家,作为纳税人的公民,不论欠缴多少税款,都不应成为国家暴力机器的打击对象。如果一位主人欠了他们家保姆的工资,保姆能说坚决打击这位主人吗?凭什么用这样的语言对待纳税人?

        专政的统治手段还常常不经意地流露出来。例如,政策制定者和一些媒体,特别偏爱“组合拳”这个术语,为一记记重重的政策组合拳拍手叫好。政府对谁打组合拳?对政府自己吗?肯定不是的,而对老百姓、纳税人打组合拳。例如,用印花税和加息的组合拳来偷袭股市,拳头却重重地落在股民的头上。按照宪政的原理,政府是作为纳税的公民花钱雇来的仆人,怎么能对公民一再打出组合拳,而且还在自己的媒体大加渲染?

        但是所有这些,包括坚决打击偷逃养路费,都有宪法基础。因为宪法本身不承认政府和老百姓之间是平等的雇佣关系,规定中国是个实行专政的国家。宪法规定这个国家是为人民的,而不是为公民的。然而,一个国家只为人民服务,那谁为公民服务?要公民纳税,却不为公民服务,于情于理,怎么讲得通?

        有人也许会说,即便不能用“打击”之类的字眼,那么,说“偷逃”可以吗?不,也绝对不可以!说公民偷逃税也是毫无道理的,在今天的中国,尤为不妥。税是纳税人的财产中应该交给政府的那一部分。在未缴税之前,这些财产都是纳税人的,不是别人的,故不能说是“偷逃”。其道理就像一户居民要从每月的收入中拿出一部分来缴水电费一样。在未缴水电费之前,该月收入是居民的合法财产,即使拖欠水电费也不能改变该月收入作为合法财产的性质。所以,指责公民“偷逃”,不仅是子虚乌有,而且是对公民的尊严的严重侵犯。如果“光荣”之类的字眼是虚假的抬高,那么,“打击”与“偷逃”之类的字眼,是对公民的地位严重贬低。在中国,“打击”、“偷逃”之类的字眼表明,纳税人被当作臣民,乃至专政对象。

        有人会问,如果不是偷逃,是拖欠吗?在中国,说纳税人拖欠,也缺乏正当依据。在现代宪政国家,纳税人有权不给未经同意的食税者纳税。纳税缴税的义务,只能基于契约产生。在中国,根本就不存在的这样的契约。因此,当下任何纳税的义务都是单边强加的。最高当局也一再重申,中国不实行代议制。中国的立法机关只有人民代表,没有公民代表。即便这些“人民”代表中的绝大多数也是官员。况且,宪法也规定立法机关是被执政党领导的机关,不具有独立性。所以,现在的纳税是没有代表的纳税。未经纳税人及其代表同意,纳税的义务就是单边强加的义务。若是单边强加的义务,其正当性有多少?这是不言而喻的。一个人回避单边强加的义务,也决不能算是“偷逃”,也不能算是“拖欠”。因为纳税人根本就没有机会在公平的契约中做出这样的承诺。况且,作为纳税人的公民如果没有挑选、监督食税人的权利,其纳税的义务从何产生?

        退而言之,如果纳税人拖欠税款算是偷逃,那么作为食税人的官员,滥花纳税人的血汗,算是什么吗?纳税人是在花自己的钱,哪怕其中一部分该缴税。食税者却是在花纳税人的钱。他们花的每一分钱都来自纳税人。纳税人花自己的钱不叫偷,未经同意花纳税人的钱那才是真正的偷。食税者偷花纳税人的钱,这才是真正要打击的,而且要在纳税人监督下来打击。

        纳税基于的公理是对等的同意:不征得同意不能拿别人的东西。这一公理有两个要素,一是同意,二是平等。不经过纳税人及其代表的同意,政府不能拿纳税人的钱;不经过政府的同意,公民不能拿国库里的钱。如果公民不能自由提取国库里的钱,而政府却可以任意征收纳税人的钱,这就违背了上述的公理,因而侵犯的纳税人的权利,伤害了纳税人的利益。

        在现实中,食税者们不仅无度挥霍起纳税人创造的财富,建豪华办公大楼,豪华轿车,公款考察旅游,公款高档消费,而且还不把纳税人当公民,甚至干着加害、欺辱纳税人的勾当。据报道,前不久,陕西省宁陕县民政部门把失去纳税能力的纳税人跨县扔到秦岭荒野,致其惨死。这是纳税人花钱让政府做的吗?如果某个公民有一天自己无力纳税,他能确保自己不被食税者扔掉吗?(关于该消息,参见:http://news.huash.com/gb/news/2007-08/25/content_6516057.htm

        中国已经进入了纳税人时代。社会生活中的每个公民都是纳税人,都是税负的实际承担者。纳税人没有义务为国家做贡献,国家有义务为纳税人服务。纳税人还要行使自己作为公民的权利。纳税人要操心不是如何为那些“食税人”作贡献,而是要操心,怎样防止食税人偷食我们的税!在纳税光荣的专政国家中,主权者是食税者;在有代表才纳税的宪政国家中主权者是公民。纳税光荣,打击偷逃是专政现象,有代表就纳税才是宪政现象。纳税人的根本权利是有权挑选谁来做他的仆人。仆人一定要差额选拔,竞争上岗,从最低一级的仆人到最高以及的仆人,概莫能外。中国的纳税人何时才能行使这样权利?不能行使这样的权利,是不可能心甘情愿纳税的!

        在公民时代,国家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为作为纳税人的公民服务,凭什么要求作为纳税人的公民无条件地为国家服务,为掌权者作贡献?作“贡献”不应该是公民的干的事情。“贡献”是臣民与农奴的专属。所以,“贡献”式的纳税不光荣!这样的口号是每一个有尊严的公民应该坚决抵制的。在宪政国家,公民纳税不过是纳税人给公仆发工资,让公仆办点事,这些事无关“光荣”。即使是有条件的纳税也无关光荣!纳税人拒绝“贡献”,拒绝沦为臣民才光荣。捍卫纳税人的权利,就是捍卫公民的权利!捍卫纳税人的尊严,就是捍卫公民的尊严。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10/11 16:52:45   
    14
    人以群分
    物以类聚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10/11 16:55:45   
    15
    CCTV : covin covered tv
    | 举报
    2017 次点击,15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贴]张泽群 :我爱CCTV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