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话事权与话语权
2304 次点击
5 个回复
梁泉 于 2007-11-28 19:06:5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话事权与话语权 ——三公社区思考笔记 作者:梁泉 引言 所有网络ID后面都是一个个具体的个人,所以,在这些在我看来来自底层的网友后面,其实与我上半年开始关注的“公众问题”是同一个问题的不同表现而已。明白此,我当然感到非常高兴。因为这有助于我直接去面对这都是些什么人的问题? 在所有的“公众问题”中人们都可以看到“文明是最大的‘我们’……它使我们区别于所有在它之外的‘各种他们’”。——亨廷顿(《文明的冲突》,26页) 那么,我们到底是谁呢? 一 现今的中共当局曾经以暴力为手段或以暴力为后盾在“革命、建设以及发展”的名义下推行他们的“政治正确”,根据王绍光在《国家能力的重要一环:濡化能力》中所揭示的道理: 正如马克思所说:“如果从观念上来考察,那么一定的意识形态的解体足以使整个时代覆灭” 。另外,一个社会的核心价值体系还可能受到来自内外敌对政治势力的颠覆。黑格尔曾指出,法国大革命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革命前夜卢梭、伏尔泰、狄德罗及“百科全书派”哲学家用无神论和唯物主义的哲学对作为社会精神支柱的天主教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摧毁了革命前的意识形态。这种文字上的批判为血流成河的1789大革命爆发作了舆论和精神上的准备。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摧毁一种意识形态,也就意味着推翻一个制度。 古人说,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以夺志。志是什么?就是对核心价值的认同。 这里,我们不对核心价值和政治体制的优劣作道义上的评判,只是指出一个简单而重要的事实:不管对哪一种政治体制而言,核心价值体系都是一种重要的政治资源,它关系到国家的命运。既然如此,世界上没有一个明智的政权会主动放弃这种政治资源。 二 既然“政治正确”意味着话事权(政权的合法性)问题,所以,中共当局有怎么样的反应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哪怕他们全都没有共产主义的信仰,他们都要假装有这样的信仰,并且在现实中根据时势与自身利益重建新的“政治正确”。重建新的“政治正确”的过程其实是一个历史性的过程,就像上个世纪大陆中国人在孔孟之后重建共产主义一样。 恰如陈丹青所言,没有艺术,只有艺术家。在所有的“话事权”后面,都有一个个具体的既得利益者(与不当利益有所区别,可搜索“梁泉不当利益”关键词参阅本人的引文)。但是,当既得利益演变成为不当利益之后,那么,官方的“政治正确”也就没有任何的合法性可言了。所以,如何在自身的共同体,也就是在自己的同胞中间寻找正派的生活,对当局者来说是一个更为迫切的问题。我从来都不把“家天下”的皇帝当成独立的存在,“党天下”的中共当局也一样。『在此顺便补充一下,在使用雅虎搜索搜索关键词“梁泉不当利益”时,看到如此链接:记二则网文2007-06-30 17:22第一则是【转贴】终于出了一个让偶永远缅怀的杀犯!第二则是本人的[原创]因灰色而美丽(网络版)』 那么,在没有暴力为后盾的“政治正确”但也没有现实话事权的民间怎么办呢?那就是众声喧哗的“话语正确”,而网络时代,恰好为此提供了舞台。 三 可是,问题在于事实恰如冯象所说:学术永远是少数人的事情。 凡是熟悉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的人也许都会记得其第十一章《真理的终结》,那里所论述的道理其实是可以通过个人生活经验所验证的常识,现在把它们摘录如下: 大多数人很少能够独立地思考;在大部分问题上,他们所接受的意见都是现成的意见;他们无论是生来具有还是受人哄骗而接受这套或那套信仰,都同样感到满意,这些都可能是真实的。在任何社会里,思想的自由可能只对很少的人才有直接的意义。但这并不是说,某些人有资格或者有权力选择一批专门享有这种思想自由的人。它决不证明,某些人有要求决定人民必须想什么或信仰什么的权利的这个假定是正当的。……精神自由决不会意味着每个人都有同样的独立思考能力的缘故,就不承认它的价值,这就是完全没有领会赋予精神自由以价值的那些理由。使精神自由对知识的进步起主要推动作用的根本之点,不在于每个人都可能有能力思考或写点什么,而在于任何人对任何事由或意见都可以争论。只要异议不受到禁止,就始终会有人对支配着他们同时代人的意见有所疑问,并且提出新的意见来接受辩论和宣传的考验。 使思想获得生命的,是具有不同知识和不同见解的个人之间的相互作用。理性的成长就是一个以这种差异的存在为基础的社会过程。 …… 结语 任何共同体都不能缺少它们的“政治正确”(或者可以把它们称之为信任、共识、甚至于主义、理想等),而“政治正确”乃是建立在人心的基础之上,也就是他们要基于常识性共识。我所说的常识性共识是以“自然法”这个汉语之外的知识背景为基础的,没有这样的知识背景,当然也就犹如鸡同鸭讲。在“毛共”之后的大陆中国,我认为关键的问题就在于此。即缺乏常识性共识。 经济学大师布坎南说:“真理,讲到底,是受一致检验的。如果人们不一致,那么就没有真理”。因此,在众声喧哗下,缺乏常识性共识的人们为“话语正确”而各立山头,互不相让。其实,这些互不相让的人并非坚信自己所说都是真理,很多时候,他们只是渴望表达与认同。明白此,也就对人性本身有同情的理解。 与官方的“政治正确”下必然导致的“美国不坏,中国不爱”一样,“话语正确”的民间必然导致“除了真理还是真理”的悖论。 而这一切,在人作为受造者的大视野下,都不难理解。人作为受造者对自身有限性(物性)与超越性(自由)的迷乱躁动是暂时的,但是人对自身尊严与归属的追寻认同却是恒久的,它们与生命同在。 人作为受造者,地理与种族因素都是外在的,不论是否使用汉语的华人也不是一个例外。明白此,自然就能以积极的心态去看待这一切。 那么,除了受造者的身份,我们还能谁呢?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11-28 20:55:22    跟帖回复:
   沙发
经济学大师布坎南说:“真理,讲到底,是受一致检验的。如果人们不一致,那么就没有真理”。 在新世纪前,皇帝可以垄断一大帝国,党派能够垄断半个世界,但是现在不论是谁都不再能够垄断没有国界的网络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11-28 21:06:25    跟帖回复:
3
洋人如厕 文/曹友琴 “文革”时期,尤其盛产标语。 某老外,男性,欲方便,急不择路,冲进女厕所。如厕女同胞惊叫呼喊:“流氓!”引来群众救助,将老外围而呵斥:“光天化日,好个洋流氓!” 众人欲将这个老外押送派出所。老外四处张望,意在寻找解脱。他突然眼睛一亮,看到厕所外墙壁上有着油漆的大字标语,便笑着耸耸肩,用他那洋腔洋调说起汉语:“你们比我们西方开放,可以男女同厕,不寂寞。OK!” 众人一看,厕所墙面上果然有一条标语:“时代不同了 男女都一样 计生办宣”赫然在目。 众皆哑然。 通信处:江苏省仪征化纤公司 沿河二村22-203室曹友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12-19 14:07:41    跟帖回复:
4
超斑子肃 ——三公人印象 作者:梁泉 人看我与我看我是不同的,为此,我先后为网友施晓渝和张嘉谚网友做过“三公人”的网络专题的资料性帖子,也专门撰文谈论过汉心与老枭,但是,至今却还没有想到过为来三公社区后至今唯一有私交的网友子肃做一个“三公人”的“扫描”。昨天下午我决定本年度不再到三公社区后,晚上特意为此打电话告诉张嘉谚网友,主要是为了向他表示不再在三公社区继续与他进行专题性交流的歉意。当时并没有想到过深夜将近凌晨的时候,因为妻子忘记关她的手机,而我的手机设置了呼叫转移功能,所以人在昆明的子肃为了与网友林再兴的私人恩怨而打电话给我时,我还是偶然接到了他的电话。 说实话,我有幸上网时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成年人,所以,我一上网就有一种网络公民的本能自觉,现在再看自己的网络生活记录,感觉自己确实是这样一步步踏踏实实地走过来的,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自己清楚,我的网络生活中,也有记录。所以,我才说我自上网以来在三公社区才遭遇到最为恶劣的辱骂,以前我从没有遇见过这样低劣的辱骂。现在我依然倾向于相信这样低劣的辱骂与子肃网友有关。作为版主,这个心目中“只有三公舞台,没有网络中国”的人耿耿于怀与网友林再兴的等人纠缠,但是,作为版主,他对网友的辱骂却视而不见,无动于衷,这也是我在其他社区从没有遇见过的。 他的来电我既感意外,也感不意外,很难说清楚这一切,所以,早上在室内活动时,我从“子肃病了”想到“子肃斑竹‘病了’”,为此,我决定为了他而打破自定的规矩再次到三公社区。近9点,到三公社区浏览后,突然感觉自己无法明白到底是“子肃病了”还是“子肃斑竹‘病了’”,也许这两者之间是无法区分的吧。这样的发现非常有意思,但是却动摇了我再次要破例参与那里的网络生活的念头。 观察一个人,你可以通过他身边的人,也就是他所交的是些什么人,以及他所做的是些什么事情来理解他,对子肃这个花费大量精力在社区里翻帖子,拉人马,以及不断地与与其做法不同的网友纠缠的人,你很难期望他还能做什么。因为每个人都明白一个人不能同时骑两匹马,时间总是那样有限,做了这件事,也就很难兼顾其他的事情。为此,我一再劝告过他,但是,他就是听不进去。直到深夜在电话中,我还是直接告诉他我之所以暂别三公社区,就是因为无法认同他的那种党同伐异的做法。他听后可能实在难以接受,所以也就没有多说。我上网后就一直相信,每个人都不是傻瓜,每个网友的作为其他网友们都有自己的判断。可惜问题是现在像我这样不惜得罪网友而愿意公开说出自己的不同看法的人已经很少很少了。 记得我曾经在写了一个名为《汪红雨语录》的帖子后,还写过一个名为《话事权与话语权——三公社区思考笔记》的帖子,在三公社区这几个月的活动中,我一直在根据自己的经历去观察与感受这个地方,就在我突然决定离开三公社区前,我还张贴过《身份认同的应然与实然》的笔记,在里面提到了网瘾病症,如此看来,我觉得子肃一样是一个病人,而以前因为与他有私交反而忽略了这一点。正是基于那样的认识,我才有“子肃病了”或“子肃斑竹‘病了’”的同情的理解。我觉得从他的作为看来,他也是一个期望在网络社区里得到老大的身份认同的病人,只是与那些在小小的三公舞台上公开争山头的网友相比,他那种拉一派打一派的病症更为隐密而已。而这在一个以陌生人为主的大社区里是不可能做到的。这就是三公社区之所以可喻为“三公议院”的特别之处。 在思考子肃的问题时,我曾经想到网友汪红雨等网友向我提问的问题,因为我觉得与提出问题相比,回答问题实在太费劲,所以我一直没有回应他们,当我对“子肃斑竹‘病了’”准备做一个同情的理解时,我当然也想到了“我们都是幸存者”的这个问题,而这样一个问题却让我想起了前些年我自己反复提出来的“我们都来自集中营”的问题,为此,我在网络上搜索“梁泉我们都来自集中营”关键词,结果在一个链接中到了天益社区,找到了两年前网友转贴的帖子,以及当时自己在那里与网友们互动的资料,为此,我特意转录当年的一点资料,如下: 凯迪张贴我这篇文章后,让我想起了黄仁宇先生在他的《黄河青山》中的这样一段话: 梅尔•高尔德曼将我的朋友廖沫沙归类成“自由主义者”,他弄错了。虽然沫沙驳斥死硬左派分子的虚伪主张,但他自己仍是理论派的马克思主义者。他替我书的封面题字,原因不在于他赞同书的内容,而在于我们长达四十多年的友谊。自从他获得平反后,我们通了五六次信,有两三次还写了数千字的长信。他最近的一封信显示,他虽然没有鼓吹阶级斗争,但仍然相信,中国历史符合马克思主义的直线进展。我虽然不同意他的看法,却可以从他的处境中想象中国此刻的困境。在新的民法地位稳固并开始生效前,中国的公共事务只能透过共同决议和普遍声明来协调。在此期间,我认为一党政治无法完全避免。要消除此一现象,社会必须在官僚之外建立中间阶层,我建议从工团主义和团体财产权着手。西方的自由主义者忽略技术上的准备,要求立刻解放中国的年轻叛逆分子,等于是建议中国人:“忘记你们的公社,忘记你们的食物配给和鞍山钢铁厂。你们只要让每位妇女涂不一样颜色的口红,让男人吹自己喜欢的曲调或玩自己的乐器,一切就可以解决。” 就我的历史观点而言,国民党和共产党不应该将对方视为永久的敌人。(第510页) 在转录这些资料时,我正在收看鲁豫有约的《生命的拐点——罗中立》,上面那段文字让我有了更为具体而深刻的历史感。作为一个网络中国的信仰者,恰如我在《三公人》的打油诗中说过的那样,“网络新天加新地,勿要只去占山头”。虽然“争论总是包含不同规范或价值之间的对抗”,但无论如何,非亲非故的网友都不是自己不共戴天的敌人,因为无论他们如何让你讨厌,但是只要你不去理睬他们,他们就不会对你构成人身威胁,所以,我们的敌人是“写罢两眼一抹黑,三公又玩失踪了”的专制现实,而不是与你的观点或做法不同的网友。 2007-12-19 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12-19 23:10:19    跟帖回复:
5
就怕别人不选自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7-12-20 09:56:11    跟帖回复:
6
[原创]不应纠缠民主社会主义与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区别 文章提交者:左路军3号 加帖在 中间地带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段拥军 ——与程恩富 张飞岸先生商榷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话事权与话语权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