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小尘土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用香菱解开红楼之谜
13445 次点击
16 个回复
小尘土 于 2008/10/31 11:10:2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用香菱解开红楼梦之谜

  《红楼梦》写尽了人情世态,为千古小说绝唱。但因政治环境所限,作者畏惧“干涉时事”惹祸,所以不敢直写实事,小说的某些部分扑朔迷离,打了许多哑谜。后人为了解开这些隐晦曲折欲说还休的语言迷宫,寻找故事背后“隐去”的“真事”,产生了所谓红学。
这个迷宫并非深不可测,书中就有两把解谜的钥匙,一个是香菱,一个是秦可卿。



  香菱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物。第五回贾宝玉做梦,进了太虚幻境档案馆里看册子,香菱虽然名在金陵十二钗副册,但在宝玉眼中的次序,她是第三位,排在晴雯袭人和十二钗正册之间,承前起后。在作者心中,她的位置要比那十二钗正册主/子小姐还重要。

      宝玉看了不解。便又掷了,又去开了副册厨门,拿起一本册来,揭开看时,只见画着一株桂花,下面有一池沼,其中水涸泥干,莲枯藕败,后面书云:“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

  “自从两地生孤木”脂砚斋甲戍本侧批三字“拆字法”。学者们认为“一木两土”为“桂”字。曹雪芹原来的安排的情节,是夏金桂嫁到薛家后,香菱就悲惨地死去了。今本后四十回的情节,一般认为不是曹雪芹的原稿,并非作者原意。对图画上的内容简单做拆字理解,未必准确。愚以为夏金桂不过是作者把谜语人物化而已,夏金桂三字只是生不逢时之意,是作者虚晃一枪声东击西的障眼法,真实寓意并不在此。

  书中第七回描写香菱是这样出场的:

     周瑞家的听说便转出东角门至东院,往梨香院来。刚至院门前,只见王夫人的丫鬟名金钏儿者,和一个才留了头的小女孩儿站在台阶坡上玩。……
      ……
      说着,周瑞家的拿了匣子,走出房门,见金钏仍在那里晒日阳儿呢。周瑞家的因问她道:“那香菱小丫头子,可就是常说临上京时买的,为她打人命官司的那个小丫头子?”金钏道:“可不就是。”正说着,只见香菱笑嘻嘻地走来。周瑞家的便拉了她的手,细细地看了一会,因向金钏儿笑道:“好个模样儿,竟有些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金钏儿笑道:“我也是这么说呢。”周瑞家的又问香菱:“你几岁投身到这里?”又问:“你父母今在何处?今年十几岁了?本处是那里人?”香菱听问,都摇头说:“不记得了。” 周瑞家的和金钏儿听了,倒反为叹息伤感了一回。


   (脂砚斋夹批:伤痛之极,必亦如此收住方妙,不然则又将作出香菱思乡一段文字矣)

  这段文字看似闲文,却又像推背图似的给出一个谐音哑谜。从拐子手里夺了一个丫头,为什么脂批会说“伤痛之极”?原来叹息伤感并不是为人命官司,周瑞家的是过来人,想起了金陵往事。“香菱”这个名字,书中总是同姓名含“金”的人在一起,白金钏,薛宝钗,黄金莺,夏金桂,香菱又姓甄,能组合成“真想金陵”等字。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也是金陵老家的过来人,她看到香菱金钏,不由得想起金陵老家旧事,谙然神伤,以致叹息伤感。由此可知王熙凤的判词:“哭向金陵事更哀”也当为“哭想金陵事更哀”,只是作者不敢明写。香菱这个名字,主要寓意是“想金陵”。《红楼梦》主要写金陵往事。引文中周瑞家说“竟有些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表面上是说模样,真实寓意是暗示秦业从养生堂抱养的女儿秦可卿也同香菱一样身世蹊跷。

  香菱身世如何?她本来是江南甄士隐的女儿,甄家原是乐善好施的书香门弟。书中第一回介绍说:“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脂批:是金陵),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每日只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倒是神仙一流人品。……只有一女,乳名唤作英莲,年方三岁。”
  英莲的遭难纯属偶然,就是画中的“偶败”。正月十五正在在热闹红火之际,从家人霍启(祸起)手中丢失,英莲当时大概五六岁的样子,从此陷入了厄运。第四回门子对贾雨村说:“这一种拐子单管偷拐五六岁的儿女,到十一二岁,度其容貌,带至他乡转卖。……当日这英莲,我们天天哄她玩耍,虽隔了七八年,如今十二三岁的光景,……”
  据资料,曹雪芹的爷爷曹寅,康熙间任江宁织造,时任苏州织造的李煦是曹寅的妻兄,曹頫的舅舅,两家是姻亲关系,“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康熙年间,两家均因接驾数次花销惊人因而亏空了数额巨大的库银。雍正即位后,对此进行严查,李煦因亏空公帑入狱抄家籍产,李煦的子女人口共二百多名,在苏州变卖,一年之久无人敢买,又被送往北京。后来经盐商们补款营救才放回十名妇孺,下余人口到崇文门“变价”处理。大约在雍正五年,李煦因给犯事王爷行贿问罪流放致死,接着曹家也因藏匿财产而被革职抄家。曹頫的继任又在织造府旁查出违禁的镀金紫铜狮子一对,曹家罪上加罪。这时曹雪芹大约五岁左右,与香菱遭难的年岁相合。香菱与作者“祸起”同时,香菱的遭遇也是作者的遭遇。暗指作者五六岁时,家中同李煦家连带获罪,曹家经历第一次巨变,家道衰落。
  曹家第二次遭难,是在曹雪芹十三岁以后的少年时代,乾隆即位的头几年。这次打击使曹家一败涂地,财产散尽,人口离散,金陵老宅人去楼空。拐子说英莲十二三岁时,再次遭难。遇到冯渊(逢冤),被薛家打死,为薛蟠带入京城一事,书中英莲的遭遇,暗合曹雪芹的遭际。作者认为第二次被抄家是冤枉的,“逢冤待雪”。但曹家一直尚未获彻底平反,以致曹雪芹中年落到穷困潦倒的境地。

  红学索隐,大家都是猜测而已。现在试图大胆假设一下,就是脂砚斋也是知情人,他把“姑苏”批为“是金陵”不足为据,是有意替作者打掩护隐瞒真象。估计书中甄士隐家写的就是写苏州李煦家,即曹雪芹舅爷爷的家,有人甚至考证说曹雪芹生在苏州。李煦与曹家第一次获罪时,有二百多名子女家人在苏州和北京被卖,不能排除有些人口为相契同僚赎买,有的私自投奔亲戚家藏匿,香菱就是其中之一。那么,香菱就是李煦家的后人或家人。乾隆时,她属先帝在位时罪犯的家口,不敢暴露真实身份,只好把真事隐去。当周瑞家的问她时,她只得摇头说“不记得了”。但老人们知道真象,看见香菱就想起金陵旧事。
  书中写葫芦庙中失火,

      “此方人家多用竹篱木壁者,大抵也因劫数,于是接二连三,牵五挂四,将一条街烧得如火焰山一般。彼时虽有军民来救,那火已成了势,如何救得下?直烧了一夜,方渐渐的熄去,也不知烧了几家。只可怜甄家在隔壁,早已烧成一片瓦砾场了……”
  这里很明显是用小说语言描述曹李两家犯事的灾难,前文中的“地陷东南”也是说的这次变故。此次事变以李煦家为最惨,书中的英莲的遭遇可能真有其事,但不是家人丢失,而是罹罪“祸起”,官家将罪犯家属中的小孩子卖掉,落入拐子手中,作者当然不能实写。按情理推测,李煦家被卖的人口,年幼的如英莲落入拐子手中,记不清当年的事了,后来可能有为婢妾的,当尼姑的,当戏子的,不排除有流落到亲戚家的,命运大多悲惨。稍年长一点的被卖的女子,会记得当年这伤心的一幕。被卖家眷事后的遭遇的有些信息传到曹家,比如有人说李煦家的被卖的某人如今落到什么境地,老辈人一定会慨叹悲伤,这是人之常情。曹雪芹幼年时一定听过长辈讲过这些伤感的故事。

  写到这里,就可以很明确地解释这幅画和判词了。画中的桂花,寓“富贵荣华”,水涸泥干莲枯藕败,即富贵荣华转瞬即败的意思,并不单指香菱一人,也包括作者的遭遇在内。而判词中的“根并荷花一茎香”,谐音“同病相怜”,曹雪芹从香菱这个人物身上,也反映了自己。就像白居易看到弹琵琶女子一样,想到自己也是“有命无运”之人。所以接下来那句“平生遭际实堪伤”,不光是作者的自况,而且是书中大部分女子的一个缩影和概括。
  “下面有一池沼”,说的就是曹李两家。“根并荷花一茎香”,两家是姻亲关系。“其中水涸泥干,莲枯藕败”,说曹李两家一时落败,人财两空,“连枯偶败”。“平生遭际实堪伤”,看到香菱,同病相怜,引起作者伤感。第六十二回香菱斗草,宝玉手中拿一枝并蒂菱,六十三回香菱中骰掣签,“香菱便掣了一根并蒂花,题为‘联春绕瑞’,那面写着一句诗,道是‘连理枝头花正开’”。从这些语句看,不光有“同病相怜”的寓意,而且暗指李煦家同曹家的姻亲关系,据资料,李家同曹家的关系异常密切,不必赘述。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1-21 9:57:52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 延伸阅读
  • |
  • 最新热帖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8/11/2 9:10:56   
       沙发
    有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8/11/2 9:49:12   
       第 3


      为解开这个谜,先来大胆猜测一下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过程。

      要说曹雪芹所处的乾隆年代性开放到什么程度,看一看《红楼梦》就知道了。男同性恋已为流行时尚,第四回殴斗致死的新潮青年冯渊,就是“酷爱男风最厌女色”。人们管同性恋叫“交朋友”,男孩们一入学堂就学会“交朋友”。以娈童为业的妓男叫“孩子”或“相公”,比妓女风光得多。女性当然也受影响,书中的尼姑庵同妓女院差不多,水月庵的智能儿甚至私跑到情人家里幽会。贾珍的两个小姨子尤二姐尤三姐,自己都不说清白二字。小百姓们也好不了多少,饱二家媳妇,多姑娘是两位样板(当然是最坏的)。潘又安送给司棋的定情礼物,竟然是绣有裸戏图案的绣春囊,恐怕当代青年也没么大胆的开放意识。
      这种情色泛滥的社会风气,自然造就一批风流男女。传统中国社会,最普及的大众娱乐是看戏。戏班是准情色场所,“混戏子”比逛妓院风雅得多,因此演艺圈内的优伶很吃香,他们名利双收,成为上流社会的佼佼者。当今是男明星多女粉丝,女明星多男粉丝。乾隆年代可不同,男戏子男女都羡慕。因此,有些世家子弟如柳湘莲等也加入演艺行列,类似后来京剧的票友。

      据周汝昌先生所引《红楼梦新证》一则批语说:

          曹雪芹,为楝亭寅之子,世家,通文墨,不得志,遂放浪形骸,杂优伶中,时演剧以为乐,如杨升庵所为者。

      也可以说,曹雪芹是一个戏迷花花公子。他也能唱几句,第二十八回写贾宝玉同妓女云儿和冯紫英等人饮酒行令时,宝玉唱了一段“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唱完后“大家齐声喝采”,这该是作者亲身经历过的。
      曹公最爱什么戏呢?《红楼梦》里有答案。第二十三回的回目是《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茗烟给宝玉弄来了《会真记》剧本,宝玉拿给黛玉一块看。林黛玉“越看越爱看”,看得还“余香满口”说“果然有趣。”宝玉说黛玉是“倾国倾城貌”,黛玉说宝玉是“银样蜡枪头。”第二十六回宝玉又对紫鹃说:“若共你多情中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第三十五回黛玉又想起《西厢记》,自伤命薄。第三十六回“宝玉想起牡丹亭曲来”,便到梨香院找龄官。第四十回行酒令时,林黛玉又引用了《牡丹亭》中“良辰美景奈何天”和《西厢记》“纱窗也没有红娘报”两句,第四十二回因说了这两句艳词受到宝钗的揶揄,宝钗说我早就偷看过这些书了。第五十一回《薛小妹新编怀古诗》,其中有蒲东寺和梅花观两首。第五十四回元宵唱戏,也是唱的《西厢》。第六十二回丫鬟斗草时又提到牡丹亭。一部小说中用这么多的篇幅写这两个戏,说明了作者的喜欢程度。
      曹雪芹最喜欢哪个角色呢?答曰:红娘和春香。今人古人的心是一样的。爱情故事的女主人公不是主角,女仆反成了主角,也属中国特色。在古代文人的笔下,一般是只有小姐和妓女才有资格谈恋爱。但几千年礼教已经把贵族少女管束得失去自发本能情感只剩下交配器官了,招引异性的任务必须由丫鬟来代理。到清末民初的京剧里,闺门旦大多引不起男人们的性趣,她们仿佛一个模子托出来的,连表情动作也完全程式化:哭不放声,笑不露齿,走的是踩不死蚂蚁的挪步,说的是南腔北调的韵白,一幅死相,谁还爱看?尤其是擦鼻涕不用纸巾和手帕,就像早年山区农村小孩一样直接擦在袖子上,十分恶心。《牡丹亭》除昆曲外很少演了,只有《春香闹学》在上世纪还火,观众就为看那个活泼可爱的春香。京剧演《西厢记》,头牌名角如荀慧生一定是演红娘。其实元人王实甫写此戏时,红娘唱词的生动幽默就压过了莺莺,尽管莺莺有“待月西厢下”等传世名句。想乾隆时候也一样的,丫鬟为主角的戏深为观众喜爱。只有在红娘一类的下层少女身上,才有散发出真正的比较淳朴的人性光辉。

      据周汝昌先生提供的资料,清《能静居笔记》中一则记载说:

          曹雪芹《红楼梦》,高庙末年,和珅以呈上,然不知所指。高庙阅而然之,曰:“此盖为明珠家作也。” 后遂以此此书为珠遗事。曹实楝亭先生子,素放浪,至衣食不给。其父执某,钥空室中,三年,遂成此书云。

      如果这则记载真实的话,曹雪芹曾被父辈锁在空房里,只好利用时间来幻想。笔者小时就爱幻想,五六岁时妈妈给我讲的启蒙故事是什么《金镯玉环记》,现在想起来是垃圾小说了,但当时觉得很有趣,没事就想那故事中的人物。曹雪芹应该也一样,被长辈锁在空房里,就想那《西厢记》里的情节。曹雪芹和一般人幻想不同,一般人都是瞎想,曹雪芹身在一个女儿国里,身边有许许多多丫鬟,幻想能跟现实结合起来。少年儿童最易对照顾自己生活的身边女性产生感情依赖,大多数人成年后忘记了,但曹雪芹没有忘——“要不,我自己也写一部小说?”他一定看过不少明清的小说。西厢记“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曹雪芹想:我要反其意而行之:有情人难成眷属。西厢记是红娘给莺莺拉纤,曹雪芹是红娘的粉丝。“红娘这样聪明美丽的姑娘,她自己的婚姻怎么办呢?我就写个丫鬟的爱情故事罢。”——《红楼梦》就这样诞生了。
      作者在动笔写书时,对丫鬟下人优伶戏子等下层平民尤其是女子寄予极大同情,认为在她们身上有更多人性的光辉。书中的贾宝玉从小生活女性世界中,成天由丫环们伺侯着,自然会对身边的丫头产生感情,认为她们是世上最美丽最善良的人,同时又是最不幸的人。
      第七十八回,贾母说“从未见过这样的孩子。别的淘气都是应该有,只他这种待丫头们好却是难得。我为此也耽心。每冷眼查看他,和丫头们闹,必是人大心大,知道男女的事了,所以爱亲近她们。既细细的查试,究竟不是为此,岂不奇怪?想必原是个丫头错投了胎不成?”可见贾宝玉的女性崇拜,不是单纯的男女之情。 第五十八回藕官因烧纸被夏婆子看见要告发,被宝玉拦住。“藕官因方才护庇之情感激于衷,便知他是自己一流的人物”。曹雪芹是把书中的人物分成不同的“流”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作者由于自身的遭遇,感情是在下层不幸的女子们这一边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8/11/2 10:28:33   
       第 4


      曹雪芹少年时爱看戏,喜欢跟戏子交往,曾“身杂优伶”,这有书中也有描写。他看到某个年青女戏子,就会想起长辈们讲的故事来,这个戏子原来也该是良家女子,或许也是书香门第贵族世家,因父母犯事而流落为伶为娼的,是不是我舅爷爷李家的人呢?当作者动笔写小说时,自然要把自己的这种感情写到书里。

      继续推测,第二十二回那个长得像林黛玉唱小旦的女角,就是香菱的雏形,现在有人叫生活原型。二十二回,宝玉在园中游玩,“只听有人哽噎之声”,看见一个女孩子悄悄流泪,宝玉还以为她学黛玉葬花呢,原来是在画“蔷”字,只见她“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大有林黛玉之态”;
      到第三十六回,才知道这小旦叫龄官,她对宝玉很不客气,“不想龄官见他坐下,忙抬身起来躲避,正色说道:‘嗓子哑了,前儿娘娘传进我们去,我还没有唱呢。’”龄官跟贾蔷赌气一段,跟黛玉宝玉怄气情景几乎一样,那龄官说:“‘那雀儿虽不如人,它也有个老雀儿在窝里,你拿它来弄这个劳什子也忍得!今儿我咳嗽出两口血来,太太叫大夫来瞧,不说替我细问问,你且弄这个来取笑。偏生我没人管没人理的,又偏病。’说着又哭起来。”这里描写的模样,语言,姿态,病情,以及孤苦无依的心态,活脱一个黛玉小样。香菱和黛玉就是拿她做坯子加工成的。
      说像黛玉有理,但怎么又能同香菱拉上呢?这篇的回目是《识分定情悟梨香院》,表面看,意思是说男女姻缘各有缘分,仔细想还另有深意。在警幻榜上,宝玉是个“情不情”的人,不是近之则喜的庸人。作者想,这个女孩之所以有脾气,有性格,或许她也是世家小姐,不幸落到这步境地,也是个“有命无运”之人。“分定”即“命运”。想起舅爷爷家的江南往事,于是用龄官做蓝本,构思出香菱这个人物。这让她住在梨香(离想)院,回目一语双关。由龄官想起金陵往事,提醒读者此书表面写的是儿女恋情,暗中隐含了曹家经历过的惊人变故。

      龄官自三十六回后再无下文,到五十八回贾府小剧团解散演员转业,八名戏子改行当了丫头,还有一名病死了,惟独龄官下落不明。现在明白了,原来龄官就在梨香院落户,化为香菱继续在书中表演。

      曹雪芹中年穷困潦倒,领悟了人生哲理。第七十七回王夫人粗暴地驱逐芳官等人时,她当然没有想到这些风尘女子也许就是某个犯事亲戚家被官家变卖的人口,更不会想到同样的命运会降临到自己的儿女甚至自己头上。妙玉的“终陷泥淖中”就是惜春的未来,而巧姐几乎落到香菱同样的处境;看《红楼梦》要反着看,书中人物的结局在前面就交代了:王熙凤的结局是秦可卿,秦业就是写贾政贾赦的晚年,贾宝玉的遭遇也比秦钟好不了多少。
      在第一回里一僧一道对甄士隐说香菱是“有名无运累及爹娘之物。”接着和尚念了四句偈语:“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第二句一般解释为遇薛蟠也有点浅,“雪澌澌”当为“雪丝丝”,同第二十八回宝玉唱的“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是一样意思,香菱就是一面菱花镜,作者从中照见了自己,鬓如雪丝,命运多蹇。香菱也是书中主要人物的一个缩影,过来人能照见身影,预示全书故事的大结局。“好防佳节元宵后”,主要也不是表面说的胡芦庙中失火的事,而是预示宁荣二府日后的烟消火灭。和尚的谶语同二十二回元宵后元妃的“回首相看已化灰”的炮仗灯谜遥相呼应。第五十四回宁荣二府庆元宵,在举家欢乐的气氛中,王熙凤突然讲了一个很不吉利的故事——“聋子放炮仗——散了”的故事,而且对大伙说;“咱们也该聋子放炮仗——散了罢,”接着就是都去放完烟火大家散了,都是预示同样的不祥结局。

      这个龄官应该是艺术加工不多的真实人物,创作香菱的雏形。画蔷那段痴迷的神态,可能就是作者创作时的构思过程逼真描写。


    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8/11/4 10:41:08   
       第 5
      作者写小说,就要给小说中的男主角找一个红颜知己,两人同病相怜而心心相通。此人首选就是香菱。第五回的“根并荷花一茎香”;第六十二回斗草宝玉拿着并蒂菱,香菱拿夫妻蕙;第六十三回香菱掣的签是并蒂花,写的是“连理枝头花正开”;都是这个意思。
      但香菱这个人物,由于五岁遭难,被拐子打怕了,自然成了一个逆来顺受的人物。作者对她的感情,也同鲁迅一样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显然这不是作者欣赏的性格。
    这就要把另一个性格鲜明的丫头和香菱糅合在一起,才能做书中女主角。这个丫头是谁呢?

      先来看第七十八回《老学士闲征姽婳词,痴公子杜撰芙蓉诔》。这一回是前八十回的总结。有意思的是贾环的第一句诗是“红粉不知愁”,贾兰的是“玉为肌骨铁为肠”,分别是“红”“玉”二字,书中用这两个字太多了,读者会联想到红玉这个丫头。

      贾宝玉是个“情不情”的人,这是差不多所有男人的通病。比如有一个或几个女性对你特别好,十分关心照顾你,长年跟你生活在一起,而且都是很优秀的女人,你也对她们有感情上的依赖,但她的优点你往往会忽略。相反,那个可望而不可及,若即若离或懈逅相遇似乎对你有情的陌生女孩或许一辈子也忘不了。这就是距离产生美,说俗一点是“老婆是别人的好”,情人也一样。

      第二十四回:

            宝玉见没丫头们,只得自己下来,拿了碗向茶壶倒茶。只听背后说道:“二爷仔细烫了手,让我们来倒。”一面说,一面走上来,早接了碗过去。……宝玉一面吃茶,在一面仔细打量那丫头:穿着几件半新不旧的衣裳,倒是一头黑鬒鬒的头发,挽着个纉儿,容长脸面,细巧身材,却十分俏丽干净。
          宝玉看了,便笑问道:“你也是我这屋里的人吗?”那丫头道:“是的。”宝玉道:“既是这屋里的,我怎么不认得?”那丫头听说:“”便冷笑了一声道:“认不得的也多,岂只我一个人,从来我又不递茶递水,拿东拿西,眼见的事一点儿不作,那里认得呢。”宝玉道:“你为什么不作那眼见的事”,那丫头道:“这话我也难说……”

      这个打扮朴素不大热情的丫头,却使宝玉忘不了。

      叙事作品的灵魂是细节真实。愈是闲文赘事细支末节,愈是无关主要线索的人和事,愈有可能是未经加工的真实细节。作者到了中年潦倒时期,这个丫头的形象一直在脑海里盘踞萦绕。


      红玉由于受到作者身边另几个老资格丫头的排挤,后来离开了,跟书中的贾芸好上了。她的倩影一直盘踞在作者脑海里。前八十回红玉的文字占了不少篇章,比写龄官的还多,看似闲笔,却有深意。当然,我们看不到后半部“迷失”了的文字,据说在狱神庙一节里,红玉和贾芸对困顿中的宝玉有过帮助,如果属实,书中宝玉手书“绛芸轩”三字就是表达感激之情。从心理学角度分析,作者写书时,总不甘心舍弃自己脑海里印象深刻的人和事,此乃人之常情。作者觉得红玉很像《西厢记》里的红娘。因为忘不了这个丫头,作者把书中贾宝玉的住处起名为“怡红院”,把写书的地方称为“悼红轩”,把书名叫做“红楼梦”。梦者,幽思冥想所成也,当然是虚无缥渺的东西,但这个红玉很可能是加工不多的真实人物。林红玉者灵魂遇也,即现在说的梦中情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8/11/6 9:01:41   
    6


      第一回:

          那僧笑道:“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霞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入延岁月,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

      绛者红也,“珠玉”是相连的,“甘露灌溉”就是加工创作。这段话的意思,是说丫头红玉本来是棵小草,经作者加工润色形象丰满起来的。作者写《红楼梦》就依林红玉为蓝本,参考了众多女性的特点,比如尤三姐的性格,塑造了一个聪明美丽,心直口快,永不低头的丫鬟形象。这是作者欣赏的类似红娘春香那样的正面形象。但林红玉是管家之女,管家是有一定权势的,不合小说写江南旧事的要求。因此就要把香菱的孤苦无依的身世加在这个人物形象上,这个形象既像香菱那样凄苦令人同情,但又像红玉那样有自己的主见,语言锋利敢于抗争,这个人就是晴雯。晴雯谐音“亲闻”,即开篇说的“半世亲睹亲闻的这几个女子”,暗指林红玉和香菱。菱者怜也,香菱是亲闻。玉者遇也,红玉是亲睹。开卷第一回还说:“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

      晴雯这个人物,作者认为是美的最高境界。前八十回就是晴雯的小传,全书的主角。在《芙蓉女儿诔》中,贾宝玉赞美晴雯是“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性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月不足喻其精,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贾宝玉在太虚幻境看到的第一个帖子就是晴雯: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

      “霁月”即乍晴的月亮,那是多么美好,宋人词句“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张孝祥:念奴娇《过洞庭》)就是晴雯的写照。

      第一回写中秋节贾雨村在甄士隐家中饮酒赏月,贾村口占一绝,也是暗指晴雯:

              时逢三五便团圆,
              满把晴光护玉栏。
              天上一轮才捧出,
              人间万姓仰头看。

      如果不相信我说的意思,再看第四十八回香菱向黛玉学诗,这段描写暗示了作者塑造这几个人物的过程:

      香菱的第一首诗是:

          月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诗人助兴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观。翡翠楼边悬玉镜,珍珠帘外挂冰盘。良宵何用烧银烛,晴彩辉煌映画栏。

      黛玉评道:“意思却有,只是措词不雅。”暗寓龄官红玉等这些生活原型,她们是粗糙的,原始的,朴素的,虽有真情实感,但还没有成为丰满的艺术形象。

      香菱的第二首诗:

          非银非水映窗寒,试看晴空护玉盘。淡淡梅花香欲染,丝丝柳带露初干。只疑残粉涂金砌,恍若轻霜抹玉栏。梦醒西楼人迹绝,余容犹可隔帘看。

      黛玉评的是:还不好,“过于穿凿”,宝钗评的是:不像咏月,倒像咏月色。其中两句明显是贾雨村诗的第三句化来的。暗寓香菱这个人物还是朦胧的,有缺陷的,是个逆来顺受缺乏个性的可怜人物,一味善良而光艳不足,没有自身鲜明的性格。

      第三首诗是: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博得嫦娥应借问,缘何不使永团圆。

      这首得到一致称赞,说的就是晴雯。虽然还不及贾雨村那首,但同贾雨村的诗,以及警幻册子上晴雯的判词境界一致,在太虚幻境晴雯档案里的画是“水墨滃染的满纸乌云浊雾”,与晴雯的“霁月难逢彩云易散”不大相符,暗示作者构思这个人物时用了浓笔重彩反复皴染,晴雯是最为光彩照人的形象,是真与美的最高境界。,

      香菱学诗的情节,暗示了从龄官到香菱再到晴雯构思升华过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8/11/9 15:48:37   
    7


      小说这样写下去有个严重缺陷,就是不入流。入流即文坛流行风尚。比如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恋爱的女主角是贫农李香香,进步知识分子林道静,白茹等,到改革开放后就变了,变成大侠与靓女,大款与白领,官员与小蜜了。春秋时《诗经》里的桑间濮上的女主角大多还是平民百姓,到唐人传奇和明清小说,就只许小姐和妓女谈恋爱了。也就是说,流行文学中卓文君,崔莺莺,李香君之流才有资格做女主角。如果只写贾宝玉同晴雯等人的情事,为传统社会意识看不惯,读者群会少。曹雪芹也不能免俗。

      第十九回写:

          (宝玉)笑向袭人道:“今儿那个穿红的是你什么人?”袭人道:“那是我两姨妹子。”宝玉听了,赞叹了两声。袭人道:“叹什么?我知道你心里的缘故,想是说她那里配红的。”宝玉笑道:“不是不是。那样的不配穿红的,谁还敢穿。我因为见她实在好得很,怎么也得她在咱们家就好了。”袭人冷笑道:“我一个人是奴才命罢了,难道连我的亲戚都是奴才命不成?定还要拣实在好的丫头才往你家来。”宝玉听了,忙笑道:“你又多心了。我说往咱们家来,必定是奴才不成?说亲戚就使不得?”袭人笑道:“那也般配不上。”  

      这是《红楼梦》的创作思路:必须把“穿红的”红玉等丫鬟升格为亲戚小姐,剧情更为复杂有趣,才合於俗人们的阅读口味。这是一。第二呢,明清时髦的小说,要有诗词曲赋,灯谜酒令,琴棋书画等内容,是当时文坛时尚。如果只让湘云探春等吟诗,丫头们坐在那里呆看,十分无趣。若让晴雯麝月紫鹃都文诌诌地写起诗来,一个香菱吟诗就够假了,岂不成了笑话。所以晴雯袭人等必须升级,不然菊花诗柳絮词葬花诗让谁写呢?曹雪芹满腹诗才,《桃花行》《秋窗风雨夕》恐怕是他的自况,不写在书里岂不是埋没?因此,丫鬟升级势在必行,只得虚构“亲戚”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8/11/10 1:15:23   
    8
    有创见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8/11/13 11:13:52   
    9


      林黛玉就是晴雯的升级版。是故事情节的需要。还是以红玉的体态言语为蓝本,结合香菱的美丽和悲惨身世,揉合成一个亲戚小姐。林黛玉这个人物就出来了,姓林可能也是有意谐香菱的“菱”。作者有没有一个姑舅妹妹,有没有见过面,这对写书无关紧要。
    林黛玉
      葬花诗头两句:“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大概就是说“我”是“红”和“香”二人合成的。林红玉又有“灵魂遇”即朝思暮想的意思,甄香菱又有真想金陵往事的寓意。

      第五回香菱的判词“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两地生孤木”,暗指贾宝玉接着看的下一幅画中的“两株枯木”即林黛玉。“香魂返故乡”,在林黛玉这个人物身上,香菱又回来了复活了,魂返故乡不是死,而是形象的升华。读过古书的人都知道,说人死了,习惯是魂“赴冥曹”“赴黄泉”或“归天”,没见过哪本书上把人死了写为“魂返故乡”,旧小说里“魂返故乡”都是指死而复生或梦回故里。“魂返故乡”理解为死,毫无根据。

      香魂返故乡,就是把香菱的籍贯遭遇栽在林黛玉身上,同为姑苏人,林家也是甄士隐家,只是把舅爷爷家改为姑丈家,这样林黛玉就成了一个流落到亲戚家的避难女子。寄人篱下,整日以泪洗面,真事不敢明言,只有贾宝玉是个同病相怜的知己。林黛玉是一个清醒的香菱,知道自己的命运,心灵更为痛苦。第三回黛玉一见宝玉,“便大吃一惊,心下想到: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宝玉也看着黛玉面熟,说:“虽然未曾见过她,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未为不可。”这虽是小说的虚构描写,却透露了一个信息,即作者从小多次听过江南曹李两家惊心动魄的罹祸回忆讲述,在幼小心灵里留下深刻印象。所以宝玉一见黛玉,就心心相通如遇故知了。两人的名字都有玉字,玉者遇也,两人共有辛酸的遭遇,贾宝玉有家中饱经风霜雨雪的含义。宝玉同黛玉的爱情故事,也不能单做儿女之情读。真正的悲痛遭遇是不能表达的,只好通过恋情来发泄。林黛玉有名的《葬花诗》《秋窗风雨夕》《桃花行》等,只不过是曹雪芹自抒伤怀之情而已。“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当然也是作者心情的写照,借林黛玉之嘴说出来。

      警幻册子中黛玉排在香菱之后。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行酒令,黛玉掷骰子又紧挨在香菱之后,难道是巧合吗?这里是有意暗示,先有香菱后有黛玉,香菱为真,黛玉为假。黛玉是根据香菱塑造的。

      林黛玉和晴雯实际是一个人的分身,林黛玉是晴雯的升华,晴雯是黛玉在宝玉身边的代表,这是前人指出过的。晴雯同黛玉一样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姑舅哥哥,模样和性情也几乎相同,只是不会写诗而已。第七十四回王夫人骂晴雯:“好个美人!真像个病西施了。你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前回写王夫人对晴雯没印象,还不知道晴雯的名字,这里又说“你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话语逻辑十分矛盾,很明显是骂林黛玉,说明晴黛二人是一个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8/11/13 16:21:36   
    10
    红楼梦我试着读了好多次,到现在还没有完全读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8/11/16 16:29:49   
    11


      林黛玉是依红玉和香菱为坯子加工创作的,书中有不少暗示。


      1 第九回:

          “更又有两个多情的小学生,亦不知是哪一房的亲眷,亦未考其名姓,只因生得妩媚风流,满学中都送了他两个外号,一号香怜,一号玉爱”,这两个人有情于秦钟和宝玉。四个人的名字组成“香怜玉爱情钟宝玉”八个字;第十七回宝玉又在大观园怡红院题“红香绿玉”四字;都暗示香菱和红玉二人是作者梦中情人。

      2 第十九回宝玉给黛玉讲故事:香菱和红玉

          那一年腊月初七日,老耗子升座议事,因说:“明日乃是腊八,如今我们洞中果品缺少,须得趁此打劫些来方妙。”……只剩了香芋一种,因又拔令箭问:“谁去偷香芋?”只见一个极小极弱的小耗应道:“我愿去偷香芋。”老耗并众耗见他这样,恐不谙练,且怯懦无力,都不准他去。小耗道:“我虽年小身弱,却是法术无边,机谋深远。此去管比他们偷的还巧呢。”……小耗听了,笑道:“这个不难,等我变来。”说毕,摇身说;“变!”竟变了一个最标致美貌的一位小姐。众耗忙笑道:“变错了,变错了。原说变果子的,如何变出小姐来?”小耗现身笑道:“我说你们没见世面,只认得这果子是香玉,却不知盐课林老爷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玉呢。”

      宝玉胡诌的这个故事,告诉人们三点:一、 林黛玉这个人物,是为适应鼠辈们的口味而虚构的,鼠辈即指低俗阅读圈的人们;二、林黛玉是体弱机灵的小老鼠变来的,小耗即是红玉丫头;三、 黛玉是“香”和“玉”两人合成的。香者想也,玉者遇也。

      3 第二十回:黛玉忙道:“正是呢,要是这样闹,不如死了干净。”

      第二十六回:

          佳蕙道:“我想起来了,林姑娘生得弱,时常她吃药,你就和她要些来吃,也是一样。”红玉道:“胡说!药也是混吃的。”佳蕙道:“你这也不是个长法儿,又懒吃懒喝的,终久怎么样?”红玉道:“怕什么,还不如早些儿死了倒干净。”佳蕙道:“好好的,怎么说这些话?”红玉道:“你哪里知道我心里的事。”
    ……

      ——此情节描写红玉跟黛玉一样有病,病情也差不多,讲的话几乎一样,同样有悲凉情绪,是黛玉雏形。所以必须把红玉升级为黛玉的身份,才能写出葬花诗来让读者看。
    接着第二十七回宝钗想:“况才说话的声音,大似宝玉房里红儿的言语。她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说的是红玉。第二十八回冯紫英唱:“你是个可人,你是个多情,你是个刁钻古怪鬼灵精。”意思相同。为了避嫌,宝钗笑着叫道:“颦儿,我看你往那里藏!”明写宝钗的金蝉脱壳的机谋,暗写黛玉即红玉,黛者代也。

      4 第三十四回宝玉给黛玉送手帕,派的是晴雯,完全是红玉跟贾芸交换手帕一事的翻版,宝玉是跟红玉学的,这段情节是从红玉那儿复制的;

      5 第七十七回晴雯病中被撵之后,宝玉认为她必死无疑,对袭人说:

          “不是我妄口咒她,今年春天已有兆头的。”袭人忙问何兆。宝玉道:“这阶下好好的一株海棠花,竟无故死了半边,我就知有异事,果然应在她身上。”……宝玉叹道:“你们哪里知道,不但草木,,凡天下之物,皆是有情有理的,也和人一样,得了知己,便极有灵验的。若用大题目比,就有孔子庙前之桧坟前之蓍,……小题目比就有杨太真沉香亭之木芍药,……所以这海棠亦应其人欲亡,故先死了半边。”

      宝玉用海棠花象征晴雯,那么第三十七回第一次起诗社,名为“海棠社”,第一次咏的诗题对象是白海棠,都是歌颂书中的主角晴雯。回看第二十五回:

          谁知宝玉见了红玉,也就留了心。若要直点名唤了她来使用,一则怕袭人等寒心;二则又不知红玉是何等行为,若好还罢了,若不好起来,那时倒不好退送的。因此心下闷闷地,早起来也不梳洗,只坐着出神。一时下了窗子,隔着纱屉子,向外看的真切,只见好几个丫头在那里扫地,都擦胭抹粉,簪花插柳的,独不见昨儿那一个。宝玉便趿了鞋晃出了房门,只装着看花儿,这里瞧瞧,那里望望,一抬头,只见西南角上游廊底下栏杆上似有一个人倚在那里,却恨面前有一株海棠花遮着,看不真切。只得又转了一步,仔细一看,可不是昨日那个丫头在那里出神。待要迎上去,又不好去。正想着,忽见碧痕来催他洗脸,只得进去了。

      这里告诉读者,读《红楼梦》时,林红玉的笔墨不太多,“看不真切”,是“一株海棠花遮着”。海棠花代表晴雯,晴雯身后隐藏着红玉。——晴雯是红玉原型加工创作的。

      第七十八回:晴雯生兆海棠,“死辖芙蓉”。活着用海棠象征,小丫头说她死后成了芙蓉花神,因之宝玉悼晴雯长篇祭文叫《芙蓉女儿诔》。但书中芙蓉又比喻黛玉:第六十三回:行酒令掣签,黛玉掣到的签是“上面画着一枝芙蓉”,“众人笑说:这个好极,除了她,别人不配作芙蓉。”可见晴黛是一个人。
      清代评论家们大多认为芙蓉诔是吊祭黛玉,黛玉听完祭文出来,小丫头说:“晴雯真来显魂了。”两人相貌完全一样。第七十九回:宝玉把诔文改成:“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 “黛玉听了,陡然变色。”
      古文中的芙蓉,水芙蓉指莲花,木芙蓉又名木莲。(宝玉写芙蓉诔时已是秋季,可能为木莲)这又暗中与香菱红玉关联,香菱原名英莲,莲花在诗文中又常用‘红’‘玉’来形容。

      诔文中的“捉迷屏后,莲瓣无声;斗草庭前,兰芽枉待;”前八字指红玉滴翠亭换手帕事,后八字指香菱情解石榴裙事。诔晴雯的文字怎么会写红玉和香菱呢?是曹雪芹糊涂了吗?因为诔晴雯就是诔黛玉,诔黛玉也就是诔红玉和香菱,这里仍在暗示黛玉是香玉二人合成的,晴雯是黛玉的影子。往大里说,芙蓉诔也是悼书中所有的真情女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8/11/16 22:27:10   
    12
    作者缜密的思维着实让人佩服,读书就当如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8/11/17 0:05:00   
    13
    仍是猜谜一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8/11/19 17:13:48   
    14



      薛宝钗也是个纯虚构人物。这里说虚构,不是指细节,曹雪芹有生活体验,细节全是从丫头们那里移来的。宝钗是用金钏做蓝本加工而成的。

      作者忘不了第三个丫头是金钏儿。这个太太屋里的丫头,她说“跟了太太十来年”,二十岁左右了,正当青春年少性欲旺盛期,书中经常撩戏宝玉,让宝玉吃她嘴上的胭脂。刚通情窦的少年宝玉被一个漂亮的大姑娘初吻,那感受是火辣辣地刻骨铭心的。这种被激发的情欲有时按捺不住,只好跟身边的丫头“偷试一番”。但金钏也有缺陷,嫉妒心较强,比如书中写她跟同屋的彩云就有过节。第二十三回“金钏一把拉住宝玉,悄悄的笑道,‘我这嘴上是才擦的香浸胭脂,你这回子可吃不吃了?’彩云一把推开金钏……”后来金钏就把彩云跟贾环亲昵的事到处乱说。她这种类似告密的行为在作者眼里虽然觉得不妥,但男人如果迷上了一个异性,连她的缺陷也变得那么可爱。以后这个丫头被撵而自杀了,作者感到很痛心。当书中王熙凤过生日时,宝玉和小厮一同到郊外井边去祭奠,表示哀伤。


      因此作者依金钏儿为做为蓝本,塑造了一个温柔和顺而又自私富有心机的“精”丫头形象,当然又参考了比如亲戚中尤二姐等多人的性格,是略有贬意的形象,就是袭人,“昔人”即指死去的金钏儿。金钏儿自私而缺乏心机,粗鲁而不计后果。袭人成熟得多,富有心机而精于世故。
    宝钗是袭人的升级版,袭人是宝钗在宝玉身边的代表。书中写袭人父亡母亲健在,有一个哥哥,跟薛宝钗一样,两人其实是一个人。
      第四回护官符中末一句“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珍珠指袭人,(第三回说袭人原是“贾母之婢本名珍珠”)“金”即金钏,三个人是一体的,钗袭是“金”化来的。在第三十三回里,金钏儿死后装殓用宝钗的衣服。作者让金钏复活,穿上薛宝钗的衣裳在书中演绎故事,成为女主角之一。第七回宝钗对周瑞家的介绍冷香丸的配方是:白牡丹蕊,白荷花蕊,白芙蓉蕊,白梅花蕊,雨水日的雨,白露日的露,霜降日的霜,小雪日的雪,暗示宝钗之姓由“白”到“雪”的构思过程。

      第一回中贾雨村在葫芦庙院中月下自抒生平抱负,吟了两句一联:“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这两句是曹雪芹创作构思的一条主线,不仅点出了书中林黛玉和薛宝钗两位女主角,而且暗喻:玉为“假人”,钗“殆实非”,两人都是虚构人物,且暗藏褒贬之意。“求善假”可理解为追求完美虚构。古人认为玉是质地纯洁的珍贵灵物,“求善价”是觅知音的意思,怀惴美玉,俗眼难识,“谁解其中味”是作者的感慨;钗是轻浮之物,饰品而已,“待时飞”按字面讲,是等待时机飞黄腾达的意思,宝钗的咏絮词:“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书中借贾宝玉之口把这种热衷于功名利禄向上爬的人物称为“禄蠹”,嗤之以鼻。“时飞”又是贾雨村的字,贾雨村“姓贾名化,表字时飞……原系湖州人氏,”脂批指明:贾化谐音“假话”,湖州者胡诌也,待时飞“殆实非”也。也就是说,宝钗一类人同贾雨村一样,是深通世故说假话口是心非的人,
    林黛玉称之为“藏奸”。
      薛宝钗是为了故事情节的需要做为林黛玉的对立面而塑造的。林黛玉虽然是作者赞赏的与贾宝玉同命运的人物。但她孤芳自赏,我行我素,贵族娇味太浓,为尘世难容,薛宝钗则相反,是一个精通世故随波逐流的人物。我大胆说一句,这个人物缺乏真实感。 第四回叙述宝钗是进京待选宫中才人,但后文一句未提待选之事,而且又没多少理由赖在贾府不走;她三教九流无所不通,诗文书画无所不晓,世事洞明人情练达,机谋深算八面玲珑,虚假迹象十分明显;薛宝钗在书中不像一位青春少女,倒像是一个成熟的妇人。
      黛玉和宝钗同为书中的两个极品,读起来黛玉真实感人,宝钗就有不自然的感觉,差劲多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8/11/22 8:32:37   
    15


      第五回中警幻册子中,贾宝玉眼中看到的前三个人物,是晴雯袭人和香菱,习惯上认为接下来是黛玉和宝钗。这也暗示三个丫头为真正主角,黛玉和宝钗是衍生出来的。书中人物都是一人一画一判,唯有黛玉和宝钗两人合在一幅,判词只有廖廖二十个字,跟其它人大不一样,描述两位女主角的笔墨为什么这样少呢?现在来研究一下:

          宝玉看了仍不解。便又掷了,再去取正册看。只见头一页上便画着两株枯木,木上悬挂着一围玉带;又有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也有四句言词,道是:“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停机德”当是孟母教子或乐羊子妻劝夫的典故,薛宝钗是个未婚少女,用来比喻她很不贴切,比喻书中的李纨还差不多。“堪怜咏絮才”指林黛玉也不合适,第七十回的咏絮词,按李纨评是宝钗第一,黛玉第二,湘云第三。如这句也是赞薛宝钗,林黛玉在哪里呢?若首句的“停机德”说的是林黛玉,与性格孤傲的潇湘妃子更挂不上边。
      再读幻境里演奏的红楼梦曲子前三曲是《引子》《终身误》和《枉凝眉》,没有一曲是专唱林黛玉和薛宝钗的。后二首曲子的主题显然是男主人公在嗟叹感怀,跟第二十八回云儿唱的“两个冤家,都难丢下,想着你来又记挂着他”的意思大致一样。很明显十二金钗正册没有林薛二人,这两个人物都是子虚乌有。
      我以为这正册第一页的画和判词,也同红楼梦第二曲三曲一样,是作者自抒情怀。“可叹停机德”是悲叹李纨一类恪守礼教的女子,白白辜负了青春;“堪怜咏絮才”则是慨叹书中怀才的女子,一个个运蹇命薄。全是泛指,并不专写钗黛。
      后十个字是向读者暗示了书中人物的构思过程,意思是“玉殆林中挂,金在薛里埋”,是说红玉这个真人丫头,包含在林黛玉的故事情节当中,找红玉要到黛玉身上找;“金簪雪里埋”是说金钏儿丫头真人在薛宝钗的故事中埋藏着。作者对金钏儿不能忘怀,让她死后在第三十二回里又穿上薛宝钗的衣服,继续在书中表演。薛宝钗是照白金钏这个“原型”塑的。
      “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读者很容易会想到是林红玉和白金钏。

      第三十回金钏儿对宝玉说过:“金簪子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这同“金簪雪里埋”是一个意思。钗钏二字古文里经常连用,薛字在书中常谐“丰年好大雪”的“雪”,“白金钏”与“薛宝钗”极其相似。金钏儿一出场,就在薛姨妈住的梨香院台阶坡上跟香菱玩耍,脂砚斋批道:“金钏宝钗互相映衬妙。”

      第五回宝玉到了梦境里遇一位美人,“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脂砚斋此处批语是“难得双兼妙极。”清代的红楼评论家就有人提出钗黛合一的看法。书中警幻言“吾妹一人乳名兼美”处,脂批写:“妙,盖指薛、林而言也”,可见二人是梦中的幻象,全属子虚乌有。

      第三十九回《村姥姥是信口开河》:刘姥姥讲:“就象去年冬天,接连下了几天雪,地下压了三四尺深。我那日起得早,还没出房门,只听外头柴草响,我想心定是有人偷柴草来了。我爬着窗户眼儿一瞧,却不是我们村庄上的人。”……“原来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极标致的一个小姑娘,梳着溜油光的头,穿着大红袄儿,白绫裙子……”后来宝玉问个没完,“刘姥姥只得编了告诉”宝玉,说那偷柴的姑娘叫若玉,十七岁死了,祠堂里的画像成了精。

      “若玉”寓黛玉,雪里抽柴喻薛宝钗(雪中抱柴),说明黛玉宝钗全是刘姥姥胡编出来的假语村言。“大红袄儿”“白绫裙子”,又暗指红玉与香菱。

    13445 次点击,16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用香菱解开红楼之谜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