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1 15:41:15   
31
我开溜之前,还“干了一票”,对其他团伙的一个成员的女友施行了抢劫。当时那女的差点追上我,但猪崽在一旁配合,装模作样迎面走过去,挡了一下,和她对撞。后猪崽问我:你怎么跑得这么慢了。我答:我没想到她会追,有些怠慢,觉得没必要较劲跑。
    我开溜之前,还找“大头”谈过:这么搞没意思,基本等于欺负没钱没势的老百姓。被抢的人也只能忍了,反正报案公安也不会管。应该找有钱人,比如贪官污吏。就在银行附近观察,开车跟踪那些提款的,时机合适就出动。“大头”答:这么做,干一票是一票,几票就可以收手,一辈子够了,但风险太大,这年头有钱的都是谁,没准是我们老大的老大,到时候把咱们一锅给端了;我正攒钱,准备开个发廊。半年之后,“猪崽”来信:“大头”开了个发廊,我要搞个鸡婆店,你合资不?我不。原因很简单:我的目标,不是成为发廊或洗浴中心的老板。所以,我只是回了句:这两个不是一回事吗?

     在任何领域,都是聪明人掌握主导权。比如说,“大头”就有领袖的风范。他虽然个子不高,但是头脑清醒,眼神冷静冷峻,尤其是观察作案形势、确定作案时机、以及下令“动手”之时。他在大街上巡视之时,甚至平时走路,都背着手,而后面跟着几个跟班,并且都是论个头论凶暴论打架操家伙不要命都绝不输于“大头”的跟班。但“大头”却是老大的内定人选,而跟班只是跟班。当然,不管是老大,还是“大头”,还是跟班,这个团伙的所有人都清楚,自己只是小黑社会,大黑究竟是谁,所以做事情都很注意尺寸。相对于“大头”,“猪崽”就逊色很多,不过一普通成员。他也曾绘声绘色地描述:某富婆曾包养他,给他租了个房子,想搞就来找他,每次来都拎着一大堆补品……
    凡此种种,笔者理解为:一定的行为,一定的收入,责任和风险自己担。并且也并不让笔者感到惊讶或新鲜,——当笔者还在湘西小镇上中学时,一位在广州、湛江一带打工的表哥,就讲述过他参加抢劫团伙及团伙之间火拼乃至动刀甚至动枪的经历。物欲横流贫富悬殊及自认所劳不如所得,必定导致人心失衡,人心失衡必定导致少数人甚至多数人铤而走险不择手段。

     2007年的8月份,湘鄂交界壶瓶山的寒池坪小学,一个5年级女生带我到她们学校的教室过夜。当时,我在长阳、五峰一带漫无目的的游荡,在当地的两所小学,考察过他们的伙食、升学状况。我抄录过贴在食堂里的就餐消费表,平均每人每天大概花1块钱。那个5年级的小女生,让我动容,但我知道他们的最终下场:十年或五年后,这些孩子都将出现在沿海的工厂,沦为机器的附庸和廉价劳动力,鲜有例外。不甘于一个月千把块钱的男工,就成为“大头”和“猪崽”;不甘于一个月千把块前的女工,就成为“大头”的发廊和“猪崽”的鸡婆店的女工。
    笔者不认为卖淫有任何可耻和招致谴责之处。大家都在卖,卖知识,卖体力,卖B,都是卖,谈不上哪个高贵哪个高级。本人认为:性行业工作者对中国社会的贡献巨大,满足了无数人的欲望、新鲜感和好奇心,极大地降低了强奸案和猥亵妇女的机率,极大降低了其他女性被猥亵的次数,极大地提高了其他女性被一次性买断的身价。但是,性行业的地下状况,易令人心扭曲,使得从业人员处于各方面的压榨和夹缝之中,各方面的权益都得不到保障。基于这样的原因,本人力顶李银河女士娼妓业合法化的主张。

(第4节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1 16:04:25   
32
直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1 18:28:49    跟贴回复:
33
留个记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1 21:23:56   
34
以下摘自本人博客:

2。《永不磨损》陆续发布,详见置顶贴。这部小说将标志着韩寒让出80后第一作家的交椅,也标志着80后作家终于有了可以传之后世历千年不倒的文本,这两点没得商量。它绝非一般的诗人、学者、旅行家、持不同意见者能写出,需要身兼4者,并且在以上4类人群中均属精英。原因嘛,4个字:国士无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1 21:28:37   
35
对于这样的作品,应者寥寥,我只能说 :这个国家的审美和审丑,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回帖人:
透气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1 22:39:04   
36
我顶
回帖人:
透气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1 22:59:24   
37
欣赏,尽管我比你大很多。请继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2 9:27:55   
3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2 9:32:26   
39
5

    2005年5月4日,南京到北京的火车上,我兴奋异常。之所以时间记得这么准,倒不是因为这一天在我个体的渺小生命中非常重要,而是放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上,这个日子特别、好记。在这之前,我收到了《关于给予李建辉同学勒令退学的处分决定》。3个月后,我将扛着一个装了100多本书的大包,从北京出发,踏上南下的绿皮车,身体力行少年时的梦想:浪迹天涯,对酒当歌。

1。(因为发第一次发不出来,此人略过)


  2。广西师大历史系教授陈勤。陈著有《中国现代化史》,网名西北狼,其名文《中国的七大恶心》令刊登的报纸停业整顿一年。陈的学识、专业当然没得说,他自称和孙中山一样,第二爱革命,第一爱女人。由他口述要点、我搜集材料及撰写、后他修定的万字文《重估抗战胜利的历史意义》,该年发在《中国改革》。要点有抗战是中国现代化进程的第一次“西进运动”、加速了中国现代民族国家的形成、造就了中国多元化的政治格局、让中国人达成了创建现代化国家的基本共识、优化了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国际环境、但中国全面现代化的黄金机遇被内战的战火焚毁,等等。
    因为陈及其在中国改革杂志任记者部主任的高战,我得以阅读近百册专供政府官员、体制内的教授的《改革内参》。里面的文章从思想、材料到遣词造句,估计20年甚至50年后才能公开给老百姓看,甚至,里面还有不少被一级封杀的敏感人物的名字和文章。由此可见,在这个时代和国度,上帝经常借一些或隐秘或明显的人事,发出荒诞的笑声。
    有意思的是,有一天,我带着十几本《改革内参》坐公交车,里面还有两本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坐在我身边的一位头发花白的妇女,警惕地指着那书,小声说:不要相信这个,都是假的。我说,“这是老外写的”。她就深以为然,说“那还好,可以看,中国的写这个,都是骗人的”。然后,她又瞅了一眼《改革内参》的封面,说,“你能搞到这个,还不错”。哈哈,有意思,确实有意思。
    ——陈以及高都待我不错,都让我住过他们家。但后来他们对我不是很满意,因为他们认为我不务正业,成天就是喝酒、全国各地乱跑、和借钱为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2 9:35:18   
40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2 9:45:02   
4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2 10:24:10   
42
   3。中国大陆言论最自由尺度最宽的论坛创办者方应看。该论坛与胡适、雷震在台湾办的某著名杂志同名。方让我给他的论坛写专稿,——去北京南站的上访村访查,一篇给二百块钱。我去过两次,也写了两篇,但因为双方的分歧,后来没有继续。——方要求“抓典型”,跟踪几个最惨的写;而我不喜煽情而爱实录,写得比较宽泛。
    4。热心教育、关注政治的北京交大英语教师张望松。20年前,张在北京航空大学读书时,与其在北大上学的妹妹抄录过一份诗人坚写的、紧贴时事的组诗。张抄录的,由其妹妹贴在北大;其妹妹抄录的,由张贴在北航。张回忆说:没想到他们如此强大,调集了北京所有大学学生的字迹,一个一个对照,把我和我妹妹查了出来。也没什么大事,但是档案袋里就多了些材料,导致张此后无法在体制内谋生,其在大学教书并无名分,只是朋友撮合以代课的身份。
    张视角宽广、阅读丰厚、逻辑清楚、表达理性,我很赞同他对于中国现状的一系列真知灼见。我们经常在一起喝酒,他对我也很照顾,慷慨地介绍了一名高中女学生给我,在一段时间内满足了我的身体需求。后来张对中国的现实感到无比失望却又无能为力无可奈何,他不能忍受,他那上小学的女儿成天被人往脑子里装大便,以及一边跳绳一边背“八荣八耻”,于是去了加拿大。他表示:我只能做到“关注”,或许,这样的一点一滴的“关注”,能让我们的环境一点一滴地改善。
    5。诗人坚。在一天三四顿酒的觥筹交错的缝隙里,他曾清楚明白地向我表示:自由比政治大,要玩就玩大的,就算政治好玩,那也是职业革命家玩的,你是被偶然事件卷进了旋涡,最好不要沦为棋子和炮灰。对此,我非常认同,但是他的判断有误,——我本身就对政治兴趣不大,我的退学,是自己的选择,蓄谋已久,倒和政治没多大关系,只是凑巧碰上了。回想他对我“不涉政治”的劝告,我理解为:尚未成熟的年轻人,与其谈得不好,还不如不谈。就好比如果你射得不好,从技术动作到心理感受到实际细节都处理得不好,对双方都谈不上享受,那么还不如不射。
    以上可以窥见,笔者初到鱼龙混杂的北京的3个月里,交友的层面:一为持不同意见者,一为自由诗人、艺术家。此后的5年里,我与前者渐行渐远,而与后者来往至今。倒是与诗人坚的劝诫没多大关系,也不是因为对前者有什么微词,而是:穷则独善、达则兼济,是中国书生的大传统,甚至都不需要从西方寻求资源。先把“穷”做好再说,再考虑“达”的事。达者讲话,那是能者多劳,穷者不自量力地以卵击石,没有任何意义,甚至会成为笑话。更何况,我不能满足于像前者那样,面对中国当前的种种问题,粗暴地把责任推给高高在上的管理者,作为一个历史系出身的民间诗人,需要做出更广阔、细节及材料更丰富的判断和解释。我的目标不是成为林贤治式的政治动物,我最根本的努力和谋求在于,——按春树的话说:如何活到真生命。

(第5节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2 10:34:11   
43
大家好,我是诗人小招,今年24岁,没有女朋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2 22:59:11   
44
111111111111111111111
回帖人:
荆宏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2 23:01:14   
45
记号
115405 次点击,555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38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永不磨损:一个流浪知识分子此国此世的闻历见思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