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3 14:51:18    跟贴回复:
121
你跟李傲比比,看来你还得继续借钱过日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3 14:52:38   
122
你跟李傲比比,看来你还得继续借钱过日子。

=====

   呵呵,无所谓。我5年花100万,你能“借”到?并且,我可是公开说了,不带还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3 14:56:49   
123
你跟李傲比比,看来你还得继续借钱过日子。
=========

认真地用旧文回复你这句话:

公告:寡人是什么人/诗人小招

在诗歌上,寡人是金斯博格下凡来到人间;在小说上,寡人是让·热内复生转世于此国;在绘画上,寡人是杜尚莅临鸡群;在杂文上,寡人是周树人神魔附体;在旅行上,寡人是徐霞客六道轮回;历史专著属于将来时,暂不表;音乐寡人不搞,此国此世已有何勇、左小诅咒,既有瑜,也有亮,寡人何必凑热闹。金斯博格、让·热内、杜尚、周树人、徐霞客5位一体,除了世界顶级大师,还有别的更合适的称谓???

=====
呵呵,李敖嘛,也就杂文还可以。其他嘛,和我没得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3 15:01:37   
124
以下几条,绝对绝对不是玩笑:

1。《永不磨损》将标志着韩寒让出80后首席作家的交椅,也标志着80后作家终于有了可以传之后世历千年不倒的文本,这两点没得商量。它绝非一般的诗人、学者、旅行家、持不同意见者能写出,需要身兼4者,并且在以上4类人群中均属精英。原因嘛,4个字:国士无双。

    2。交一句底:在诗歌上,寡人是金斯博格下凡来到人间;在小说上,寡人是让·热内复生转世于此国;在绘画上,寡人是杜尚莅临鸡群;在杂文上,寡人是周树人神魔附体;在旅行上,寡人是徐霞客六道轮回;历史专著属于将来时,暂不表;音乐寡人不搞,此国此世已有何勇、左小诅咒,既有瑜,也有亮,寡人何必凑热闹。金斯博格、让·热内、杜尚、周树人、徐霞客5位一体,除了世界顶级大师,还有别的更合适的称谓???

    3。对于《永不磨损》的处理意见及先后次序如下:

    A。发布且仅发布在本人博客、猫眼看人及自由中国这3个网络,两到3天一节,2年内完毕,初步造就足够和广泛的关注和阅读。
    B。先出一个国内版。
    C。再出一个港台版。同时,自印一个无删节版,给国内的读者。成本价,只收印刷和邮寄费。原因很简单:我写东西,完全完全不是为了钱;我5年来花费100万,靠的都不是卖书。寡人是上天派下来干大事的!!!只言大志,不谈小钱。
    D。自己翻译成英文,供给全世界。至于其他语言吧,呵呵,本人只通中英两文,得找其他人翻译。
    E。毫无疑问,在2020年之前,让该书冲击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一点,无可争议,没得商量。放眼100年来,我国能拿该奖的,唯有3人:鲁迅、北岛、寡人。
    F。不说了,就这样,关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3 15:03:10   
125
马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3 15:07:14    跟贴回复:
126
我都说了最后那瓶不要开了,这下好了,看看醉成这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3 15:09:28   
127
我都说了最后那瓶不要开了,这下好了,看看醉成这样。
======

不是哥吹牛逼,你的酒量,我至少喝翻你3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3 15:16:19   
128
寓言两则,以饷观众:

[1]我与父亲及爱慕的姑娘

我还是个少年的时候,生活在湖南省会同县攀龙桥乡酿溪村的一个火电厂。我对面的那栋楼里,有一个小姑娘,我曾经当过她的家教。她在广州读过书,所以我们其实是互相学习,----我教她初中的数学奥赛题,而她教我说粤语,虽然我学得不怎么样,只学会了两句:“中意”,“喜欢”。

  作为我个人而言,我确实很喜欢她,有一次,无意中还看到了她裙子底下的乳晕,那时她大概12、3岁,还没戴文胸。我父亲是火电厂的厂长,祖籍为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泸溪县乃羊溪村,所以穷亲戚非常多。爷爷在大跃进时饿死。一个伯父于上世纪90年代患败血病而死,----那时候还因为这样的病死亡,可见经济糟糕到什么程度。此伯父死前,妻子已于10年前溺水身亡,此伯父死后,留下一男一女两个孤儿。由于继母的反对,我父亲没有吭声,这两个孤儿,由我另外一个伯父的儿子抚养。这另外一个伯父的另外一个儿子,曾经脚被犁田的耙刺破了,流脓,无钱医治,来到我家。病是治了,但继母说了很多怪话。对此,我一直默不作声,且耿耿于怀,因为,父亲和继母是一家之主,不管你怎么说,他们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所以,我一直默不做声,和耿耿于怀。

   至于那位我喜欢的小姑娘,家境整体比我好,亲戚多为知识分子、教师、商人、工厂主任。这些都不奇怪,奇怪的是,我父亲,居然向工厂所有的职工宣布:这个小姑娘,是他的儿媳妇。小姑娘就问他:凭什么。又没签字画押。更何况,啥年代了,也不流行童养媳或娃娃亲。我父亲回答说:这有什么,咱们自古以来就是一家人。小姑娘更为惊诧:这事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更何况,就算签字画押,也可以毁约;就算结了婚,还可以离。这是什么霸王条款,什么都由你说了算?我父亲说:我们家穷亲戚多,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信不信我一个电话把家乡的土匪全叫过来,把你们家血洗了。你知道,咱们湘西土匪很有名的,就算上世纪50年代给一锅端了,但匪气还在。对此,小姑娘无言以对。

   而我也无言以对,只是有着深深的困惑:1。我非常不明白,这次求亲,究竟是谁的意思。因为我对这位小姑娘仅仅是暗恋,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对任何人表示过,不知道我父亲怎么会对我的意思如此了如指掌。2,其实我本人并没有打算和这位小姑娘有朝一日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和在同一张床上睡觉,除非这位小姑娘主动邀请。3,我非常不明白,对于订亲这样的事情,怎么能态度如此粗暴。4,我更加疑惑的是,究竟是我想搞这位小姑娘,还是我父亲自己。

   这件事在工厂中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一时间沸沸扬扬。比较一致的解释是:我父亲是喝多了。但是,作为一个一直在这个家庭里生活的个人,我非常清楚:我父亲其实没有喝多,并且也不怎么爱喝酒。造成这样的误会,其原因是:

   他就算不喝酒,也经常是一副喝多了疯疯癫癫的蠢样。

   其实,在现实中,这小姑娘是真有,我的家境也基本没有虚构,虚构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我父亲只是一名普通的锅炉维修工。所以,以上和《庄子》一样,基本算是寓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3 15:16:41   
129
寓言(2)猪倌与猪以及他的顾客们

  年少的时候,我是个猪倌。我养了很多猪,成千上万。对我而言,它们的任务仅仅是长肉,然后,作为交易的筹码,出去跟人换钱。所以,它们都被关在厂房里,除了吃饭就是睡觉。众所周知,出去活动耗体力,不利于我本人的利益最大化。饲料钱多花一百,我就少挣一百,更何况还得多雇人手,这个道理不难懂。

  突然有一天,这群猪说了很多怪话,要求每天出去玩玩,在太阳底下晒晒太阳,拱拱土,翻翻垃圾,而不是成天闷在厂房里。对此,我没有答应。尽管之前曾有个别猪提过,我答应了。原因很简单:有少数顾客喜欢吃那种经常活动的猪。这类猪比较瘦,市场上叫瘦猪,据说口感好一些。但我不可能让所有的猪都享受这样的待遇。

  1。顾客的需求量有限。肥猪,依然主导着近几十年,乃至上百年世界猪肉市场的大势。这一点,我与顾客们彼此都心知肚明,心照不宣。至于如何出牌和宣传,各自都有自己的一套。

  2。极大地加大我的运营成本。

  3。它们极可能就此成为荆轲,壮猪一去兮不复返。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并且绝对不会饿死。吃得少一点反而会变瘦,成为别的物种,而不是猪。这样一来,我就亏大了。一人一猪实行严格的跟踪看管,白天赶出去晚上再牵回来,人力人本更大,技术和操作层面上也做不到。

  4。我更害怕的是,这帮猪知道我以前对它们是如此不猪道,会多么怨愤,对我不利。所以嘛,能拖就拖,等我进了棺材,你们爱怎么都行。名嘛,是虚的,活着的时候享受好最重要。

  当然,我是个头脑精明的商人,做出任何重大的决策,都不可能轻举妄动。我需要知道,对方的实力和具体要求、底线。所以,我对它们说,你们派几个代表,咱们谈谈。结果发现,这帮猪P都没说出来,内部里还你我不服。唉,原来是帮乌合之众。在那一刻,我已经暗自下了决定。

  没想到的是,这帮猪居然采取了极端举动:拒绝吃猪食。这一招很绝。猪不吃猪食,就不长肉;不长肉我就做不了生意,挣不了钱。

  我着急啊。但是,它们哪里知道:比我更着急的,是我的顾客,他们比我更着急吃猪肉。他们那的猪肉成本大啊,哪有我这边的廉价。

  所以,你知道我的解决办法了吗?我毫不犹豫地拉了几十头肥猪壮猪成猪,直接杀头。活猪死猪,还不是一样论斤卖钱。至于其他猪崽,一律隔离。

  以上都不可笑。我也不认为,这群猪的要求有什么过分。可笑的是,到了今天,这帮猪还以为:我的顾客们,是它们的朋友,和恩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3 15:31:23   
130
透视现状,我们每个不麻木的人都会因现实而浑身发冷,从心里外往外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3 15:54:38    跟贴回复:
131
怎么说呢。

以前手机有个多少多少和弦的铃声,你的文字应该是那种128和弦的铃声,比早期的16和弦,64和弦要好。但还不是人声,少了灵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3 16:27:07    跟贴回复:
132
佩服,又是一个吹牛不差本钱的天才。敢于超越韩寒2脑袋,你最差也是3。以犀利社会现况和历史来挣眼球,自己还需要点历史。初生犊子不怕猫呀。借款不带还,那不是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3 16:36:26   
133
贬低韩寒来抬高自己的做法有小人之嫌,如果韩寒真是如此不值一哂,你又何必去介怀他呢,你真的是精神贵族的话何必去计较此种虚名,连此种虚名都放不下谈何精神贵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3 16:37:17    跟贴回复:
134

还好,你还知道自己是流浪儿,所以思维能力也在流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0/10/13 17:05:38   
135
第1章第7节

    作为一名诗人,却在这部长篇小说的第1节,就提到笔者过3岁生日的那一天,以及在之后多次提到这段历史,倒不是出于政治情结,而是因为:它剧烈地改变了中国文学尤其是诗歌的面貌,直接导致先锋诗歌流派下半身和垃圾派的诞生。
    虽然所谓流派,不过噱头或说法,但既然已经有此一说,那也就不妨一用。笔者在此有情提醒读者:在蒙胧诗中,北岛是以宣言式的英雄形象出现,食指的“相信未来”同样大义凛然激昂慷慨。芒克的那首著名的《阳光中的向日葵》[1],一扫向日葵传统的、围绕太阳转的形象:“你看到了吗/你看到阳光中的那棵向日葵了吗/你看它,它没有低下头/而是把头转向身后 /就好象是为了一口咬断/那套在它脖子上的/那牵在太阳手中的绳索/你看到它了吗/你看到那棵昂着头/怒视着太阳的向日葵了吗/它的头几乎已把太阳遮住/它的头即使是在没有太阳的时候/也依然在闪耀着光芒/你看到那棵向日葵了吗”。
    芒克笔下的向日葵,“昂着头怒视着太阳”的向日葵,明显是斗士的形象,也是作者的自喻和理想人格的写照,风骨悲照千古。并且,与北岛、食指一样,是对极权政治和大环境的表态,话也说得并不露骨。
    然而,到了下半身尤其垃圾派诗人的手里,诗歌的面貌却发生了泥沙俱下、一猛子扎到底、遣词造句脏字不绝、不惜喝尿添屎的变化。诗歌中的形象,不再是怒视着太阳的斗士、英雄,而是强奸犯、小偷、同性恋、地痞、流氓。沈浩波著名的《一把好乳》[2],就是一个流氓口述在公交车上猥亵妇女,并且沾沾自喜得意洋洋,毫无羞愧之意。同时,诗人说话也不再遮遮掩掩、躲躲藏藏、指桑骂槐、棉里藏针,而是撕破了脸指着鼻子开骂。辟如本人的短诗代表作《这就是21世纪初叶的中国》:


115404 次点击,555 个回复  1 ...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38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永不磨损:一个流浪知识分子此国此世的闻历见思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