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huyoo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8/29 23:18:16    跟帖回复:
76
儒家是独立学说,在中国道统高于政统,当然也是“针对权力与制度”。

儒学理论/道德是独立的,不是制度下生成的。还是建议看下那两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8/29 23:21:01    跟帖回复:
77
这几年,最热的大便,都分给易中天与于丹吃了。
现在,需要用到他们来咬人了。
回帖人:
huyoo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8/29 23:22:16    跟帖回复:
78

多元与独尊

主题:任何群体都要有基本共识以成其秩序,这种共识就是独尊。但独尊不一定独存,和包容并不一定矛盾。


一:问题的原因


现在有很多词很流行,多元、民主、自由等等。这基本上可以说是普世价值了,很多学者都是无条件接受,这很成问题。民主、自由这里不谈了,先谈谈“多元”。

一谈独尊,学者们便十足反感。看到几个著名学者也在反独尊,很有讨论的必要。先谈谈这种观念产生的原因。

 

主要原因就是美国的榜样力量。事实和结果最雄辩,中国人重经验事实,好以类比断事,好在历史源远流长,二十五史俱在,戏曲小说丰富,可类比者太多。但学者不同,还应理性分析以求真象。

 

美国有三个现象:其一,多元文化共存。这是直观的印象,很有说服力。但共存不是无尊。其二,美国的主导文化,即其独尊的文化是近代人文,而近代人文发展到现在还不成系统,虽然政治上讲勉强够用了,但本质还主要是碎片式的理论,政治学还好一点,文化就不成体系而只能与神教妥协共存了。这种二分和妥协虽然能用,政治上效果也还可以。但这种二分从学理上讲是很成问题的,这正是西方文化的困境。其三,西方近代人文学说蜂起,诸说杂陈,看似分崩离析,没有主干,其实其主要精神是相同的:张人而抑神、倡科学而反迷信。它们是同质的。

正是这种人文与神教的妥协和纷乱不系统造成了人文与神教等诸文化平等的假相,这正是让人们产生误解的原因。

 

二:独尊是秩序的必然

 

任何群体都要有基本的共识以成其秩序,这种共识就是独尊。如果这个群体有多种文化认同不分上下,这个群体想不乱是很难的,看看世界史就很明了了。古代各种宗教冲突例子就不用多说了,印巴的分裂就是两种宗教文化分裂的当代例子。同种而至于此,文化认同比血缘更重要。

任何群体都要有基本共识以成其秩序,这种共识就是独尊。至于这种共识具体人口比例得多少,不讨论。但在同样条件下文化认同度越高越稳定,这是肯定的。

 

人类认知的主要脉络,就是拓展的新认知普及于大众,成为群体信仰/共识,人们依此生活,文化/信仰进入稳定期。进而认知再扩大、进而再通俗化,再进入稳定期的不断进化的过程。从一个稳定期到另一个稳定期过程中(变化期/思想混乱期),人们会有很多新的观念/要求,这主要表现在会有一个自由度的变化。得到了就怡然自足了,就进入了新稳定期。这个群体共识就是独尊。

 

文政统一,是一个群体成熟的标志。文开其政以为时用,这个政治的合法性/原理是从文化来的。美国近代人文(科学)坐大,所以其政便依近代人文而建,政教分离,教不得干政。但其思想还是近代人文与神教共存。从这点讲,历史终结说就是个笑话和美好的梦想。(关于历史终结论另文评论)

 

 


三:独尊和包容


独尊和包容不矛盾。独尊是一定的,但在一种信仰/文化坐大时,才有可能包容其它文化/信仰,这是基本前提。美国也不例外。美国独尊近代人文/科学,但在近代人文处于绝对强势这个前提下,自然就包容了诸其它文化信仰。这个前提不能忘,没有一种基本共识凝聚群体,没有这个前提包容就无从谈起。历史上宗教审判血的事实在哪里,不必多讲。现实中的割礼/石刑还在发生。

 

秦独尊法家,焚书坑儒,这是极端,但不能否认这对结束乱局,维护稳定是有效的。虽然有效性很短,之后不得不进行秦汉之变,也就是法儒转换。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但汉只是官学不讲百家而已,民间是不怎么管的,更不至于焚坑。

 

 

四:包容不等于混同,更不是无原则

 

首先,包容是一种心态,是一种政策。但不是学理的混同。当然的历史长河中很多相近的学说相互融合了,便没单独存在的必要和可能了。但有几种主要学说之间,其理论原点就是矛盾的,更不用说其基本砂理和架构的矛盾了,这样的学说便绝无可能统一。比如有神论与无神论的矛盾、唯心与唯物的矛盾、儒佛道间的矛盾等等。即便是同样有神而渊源颇深的基教和伊教,想融合一下,这可能性有多大?

包容也决不是非混同不可,任何学理也不敢坚持,做乡愿,其它学理就批评不得。不争论就不是学问了。真信的没有这个问题,关键是没有信仰(没意识到)的做学问就象煮菜一样,什么菜都能拌一起。

 

另一个问题是:包容也不是无原则,任何群体必有其底线。美国也反邪教,也不是什么都容的。宗教的历史作用国人会有一个较理性的认知和评价,几千年传统在那里,国人多是无神论者,不必多说。宗教特指有神论的信仰。当然还有其它特征,但有神是最本质的。从信仰的角度说,任何信仰之外的信仰都是异端,这个异端也可以说成邪教。宗教/信仰具有强烈的排它性,否则也就不成其为信仰了,这也是信仰的一个主要特征。什么是宗教,什么是邪教呢?这更多的是一个力量对比和现实考量的问题,很多宗教初期被定为邪教。近代人文为其划了一条界限:要劝善(近代人文基本认同的善,没有信仰者会认为其信者是恶),要有基本的人文精神,不得与以现代人文精神立的法相抵触等等。

 

 

五,近代人文之未来

 

近代人文还在不断发展,这正是其不系统、不成熟的必然。什么后现代主义,什么反智主义,性解放运动等等。有些人谈美国宗教多强大,信众占绝大多数,这真是肤浅之论。别的不用看,不用看其科学和近代人文发达程度,只看其性解放运动,看看美国人的性伙伴数据,就一切了然了。平时“胡来”,一调查就说信教,这也是人情之常。有斯民斯有其教,教还是那个教吗?

 

现代人文会如何发展。人类在走过有神论、科学发达之后自然会转向人本身,这是自然而然的。西方学界也出现了新思潮,出现了以认识论、人性、人本及人的发展可能性为方向的学说。主要是人本学派。人性是什么?人的发展可能性是什么?人格如何才是健全的?等等,这正是儒学的内容。还有比圣贤更健全的人格吗?故现代人文必归于儒学,这是自然而然的。故曰,儒学是系统化之现代人文,现代人文是不系统化之儒学。当然这有个儒学清理和解说的问题,皇家、后学对原儒有太多的歪曲和篡改。这正是学者的责任所在。

 

要之:任何群体都要有基本的共识以成其秩序。故一成熟之群体,不是要不要独尊的问题,而是独尊什么的问题。政治的合法来源于文化,来源于群体的共识,这就是民意。没有文化的政治不成其为政治,政治不可无根而发,必有其文化根本。空谈政治而没理论支持,这种困局分左右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8/29 23:22:42    跟帖回复:
79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8/29 23:24:49    跟帖回复:
80
拜读。想请教楼主:
1、儒家之德治礼治,三纲五常,君臣父子,几千年来,造就了多少暴君奴才,道德人心之坏,回环往复,陈陈相因,遗毒至今。从康梁变法而辛亥革命,民众几死地而后生,殷鉴历历,何必张口孔孟,抱残守缺。
2、什么叫国学?儒家之学还是国家之学?佛老曲艺汉制唐律不是国学?或者如西人所谓汉学?说到名正言顺,此一名目最为道貌岸然,不知所云。
3、礼教道德,在下以为并非中国独道。西方之政教历史,比中国尤甚,然荼毒百姓,则如一丘之狢。至理性主义兴起,拔云见日,至国家政体则共和,至民众权利则平等,至人性尊严则自由,世界潮流,浩浩汤汤,楼主学富德高,如此寻章摘句,深以为憾。以法治精神治王霸之道,在下以为也是一委曲手段,然民众望之切切,楼主深谋远虑,希有以教之。
回帖人:
huyoo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8/29 23:28:14    引用回复:
81
转至第75楼第 75 楼 周期率会发作 2012/8/29 23:15:34 的原帖:

文化高于制度之“文化”,其内涵是很广大的。事实上专制下,不存在这一内涵巨大的“文化”,专制制度的排它性,早就把一半的文化域排斥殆尽的了!反皇帝文化在中国就不存在!

 

使用文化概念时,其内涵或域不同,文化所表达的意义也不同的了。所以,光有文化这一词,是不足以表达问题或关系的。必须有民主文化,专制文化辅助着,并分开清楚。

 

 

朱元璋删节过《孟子》,儒有“独夫民贼”、“仁政”的理论,针对皇帝的很多。
回帖人:
huyoo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8/29 23:31:44    跟帖回复:
82

朱元璋删《孟子》删了哪些话?


2009-12-08 07:25:15 来源: 网易历史 跟贴 90 手机看新闻

数了一下,删节处不足八十五条,我想容先生又做了一些删节吧。仅此也已得窥朱洪武的内心世界,他怕的是什么,忌讳的是什么。容先生没有按照传世的《孟子》书中顺序,而是分类标出所禁的意旨,也许这正是《孟子节文》原来的体例。

关于朱元璋删《孟子》,并且不让他陪祀孔庙的事,我最早是从高旅先生的文史随笔中读到的,但一直不得其详。约略知道删去的有“民贵君轻”和“土芥寇仇”之论,这是凭猜想也会意识到势在必删的。但究竟一共删了多少章句?

陈乐民《过眼小辑》一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为目前已出的“陈乐民徜徉集”三卷之一),有一则笔记回答了这个问题。他引录了容肇祖《明太祖的〈孟子节文〉》(《读书与出版》二卷四期,1947年4月上海生活书店刊)一文,其中说:“今北平图书馆,藏有洪武二十七年刊《孟子节文》一部,可见所删八十五条内容如何。”容先生把所删字句的起讫都写明了。陈先生这回照录下来。他说,这些文字曾抄录一过。一日湘人朱尚同来访,谈及《孟子》,因以示朱元璋删《孟》事,并撕下笔录付之。此系补抄云云。

惜乎容先生当年所记等于只是个目录,好在《孟子》书到处都有,正不必再去国家图书馆乞阅。乐民兄能把目录抄下来,我何惮逐一查对乎?

数了一下,删节处不足八十五条,我想容先生又做了一些删节吧。仅此也已得窥朱洪武的内心世界,他怕的是什么,忌讳的是什么。容先生没有按照传世的《孟子》书中顺序,而是分类标出所禁的意旨,也许这正是《孟子节文》原来的体例。

下面依次据杨伯峻《孟子译注》(中华书局,1960)找出所删原文照抄如下。

一,标明“尊民抑君之禁止”的:

如《尽心篇》,删“民为贵”以下十字: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梁惠王篇》,删“左右皆曰贤”至“然后可以为民父母”:

左右皆曰贤,未可也;诸大夫皆曰贤,未可也;国人皆曰贤,然后察之;见贤焉,然后用之。左右皆曰不可,勿听;诸大夫皆曰不可,勿听;国人皆曰不可,然后察之;见不可焉,然后去之。左右皆曰可杀,勿听;诸大夫皆曰可杀,勿听;国人皆曰可杀,然后察之;见可杀焉,然后杀之。故曰,国人杀之也。如此,然后可以为民父母。

《离娄篇》,删“桀纣之王天下”至“兽之走圹也”:

桀纣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民之归仁也,犹水之就下、兽之走圹也。

《万章篇》,删“太誓曰”四句:

太誓曰,“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此之谓也。

同上,删“天与贤”至“而从舜也”:

(万章问曰:“人有言,‘至于禹而德衰,不传于贤,而传于子。’有诸?”孟子曰:“否,不然也;)天与贤,则与贤;天与子,则与子。昔者,舜荐禹于天,十有七年,舜崩,三年之丧毕,禹避舜之子于阳城,天下之民从之,若尧崩之后不从尧之子而从舜也。”

二,标明“人民批评统治者之禁止”的:

《尽心篇》,删“吾今而后”七句:

吾今而后知杀人亲之重也:杀人之父,人亦杀其父;杀人之兄,人亦杀其兄。然则非自杀之也,一间耳。

《离娄篇》,删“君之视臣如手足”六句: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雠。

《梁惠王篇》,删“邹与鲁哄”至“死其长矣”:

邹与鲁哄。穆公问曰:“吾有司死者三十三人,而民莫之死也。诛之,则不可胜诛;不诛,则疾视其长上之死而不救,如之何则可也?”

孟子对曰:“凶年饥岁,君之民老弱转乎沟壑,壮者散而之四方者,几千人矣;而君之仓廪实,府库充,有司莫以告,是上慢而残下也。曾子曰:‘戒之戒之!出乎尔者,反乎尔者也。’夫民今而后得反之也。君无尤焉!君行仁政,斯民亲其上,死其长矣。”

同上,删“古之人与民偕乐”至“岂能独乐哉”:

古之人与民偕乐,故能乐也。汤誓曰:“时日害(曷)丧,予及女(汝)偕亡。”民欲与之偕亡,虽有台池鸟兽,岂能独乐哉?

三,标明“人民要求生存之禁止”的:

《梁惠王篇》,删“无恒产而有恒心者”至“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及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

今也制民之产,仰不足以事父母,俯不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苦,凶年不免于死亡。此惟救死而恐不赡,奚暇治礼义哉?

王欲行之,则盍反其本矣: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八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本文来源:网易历史 作者:邵燕祥)

 

四,标明“人民批评政治之禁止”的:

《梁惠王篇》,删“庖有肥肉”至“使斯民饥而死也”:

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兽相食,且人恶之;为民父母,行政,不免于率兽而食人,恶在其为民父母也?仲尼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为其象人而用之也。如之何其使斯民饥而死也?

《尽心篇》,删“不信仁贤”六句:

不信仁贤,则国空虚;无礼义,则上下乱;无政事,则财用不足。

同上,删“不仁而得国者”四句:

不仁而得国者,有之矣;不仁而得天下者,未之有也。

《离娄篇》,删“恭者不侮人”六句:

恭者不侮人,俭者不夺人。侮夺人之君,惟恐不顺焉,恶得为恭俭?恭俭岂可以声音笑貌为哉?

《万章篇》,删“伯夷目不睹恶色”至“懦夫有立志”:

伯夷,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恶声。非其君,不事;非其民,不使。治则进,乱则退。横政之所出,横民之所止,不忍居也。思与乡人处,如以朝衣朝冠坐于涂炭也。当纣之时,居北海之滨,以待天下之清也。故闻伯夷之风者,顽夫廉,懦夫有立志。

五,标明“人民反对苛敛之禁止”的:

《尽心篇》,删“有布缕之征”七句:

有布缕之征,粟米之征,力役之征。君子用其一,缓其二。用其二而民有殍,用其三而父子离。

同上,删“古之为关也”四句:

古之为关也,将以御暴;今之为关也,将以为暴。

六,标明“反对内战之论之禁止”的:

《离娄篇》,删“征地以战”至“辟草莱、任土地者次之”:

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此所谓率土地而食人肉,罪不容于死。故善战者服上刑,连诸侯者次之,辟草莱、任土地者次之。

《尽心篇》,删“有人曰”六句:

有人曰,“我善为陈(阵),我善为战。”大罪也。国君好仁,天下无敌焉。

同上,删“孟子曰:不仁哉”至“是之谓以其所不爱及其所爱也”:

孟子曰:“不仁哉梁惠王也!仁者以其所爱及其所不爱,不仁者以其所不爱及其所爱。”

公孙丑问曰:“何谓也?”“梁惠王以土地之故,糜烂其民而战之,大败,将复之,恐不能胜,故驱其所爱子弟以殉之,是之谓以其所不爱及其所爱也。”

《梁惠王篇》,删“今夫天下之人牧”八句:

今夫天下之人牧,未有不嗜杀人者也。如有不嗜杀人者,则天下之民皆引领而望之矣。诚如是也,民归之,由水之就下,沛然谁能御之?

《告子篇》,删“鲁欲使慎子为将军”至“然且不可”:

(鲁欲使慎子为将军。孟子曰:)“不教民而用之,谓之殃民。殃民者,不容于尧舜之世。一战胜齐,遂有南阳,然且不可。”

七,标明“谴责官僚政治之禁止”的:


《告子篇》,删“今之事君者”二十一句:

今之事君者皆曰,“我能为君辟土地,充府库。”今之所谓良臣,古之所谓民贼也。君不乡(向)道,不志于仁,而求富之,是富桀也。“我能为君约与国,战必克。”今之所谓良臣,古之所谓民贼也。君不乡(向)道,不志于仁,而求为之强战,是辅桀也。由今之道,无变今之俗,虽与之天下,不能一朝居也。

《离娄篇》,删“惟仁者宜在高位”十句:

是以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上无道揆也,下无法守也,朝不信道,工不信度,君子犯义,小人犯刑,国之所存者幸也。

(本文来源:网易历史 作者:邵燕祥)

八,标明“仁政救民之说之禁止”的:

《滕文公篇》,删“民之为道也”至“可坐而定也”:

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及陷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是故贤君必恭俭礼下,取于民有制。阳虎曰:“为富不仁矣,为仁不富矣。”

夏后氏五十而贡,殷人七十而助,周人百亩而彻,其实皆什一也。彻者,彻也;助者,藉也。龙子曰:“治地莫善于助,莫不善于贡。”贡者,挍数岁之中以为常。乐岁,粒米狼戾,多取之而不为虐,则寡取之;凶年,粪其田而不足,则必取盈焉。为民父母,使民盻盻然,将终岁勤动,不得以养其父母,又称贷而益之,使老稚转乎沟壑,恶在其为民父母也?夫世禄,滕固行之矣。诗云:“雨我公田,遂及我私。”惟助为有公田。由此观之,虽周亦助也。

设为庠序学校以教之。庠者,养也;校者,教也;序者,射也。夏曰校,殷曰序,周曰庠;学则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伦也。人伦明于上,小民亲于下。有王者起,必来取法,是为王者师也。

诗云:“周虽旧邦,其命惟新。”文王之谓也。子力行之,亦以新子之国!

使毕战问井地。

孟子曰:“子之君将行仁政,选择而使子,子必勉之!夫仁政,必自经界始。经界不正,井地不钧,谷禄不平,是故暴君污吏必慢其经界。经界既正,分田制禄可坐而定也。”

《公孙丑篇》,删“王者之不作也”至“惟此时为然”:

且王者之不作,未有疏于此时者也;民之憔悴于虐政,未有甚于此时者也。饥者易为食,渴者易为饮。孔子曰:“德之流行,速于置邮而传命。”当今之时,万乘之国行仁政,民之悦之,犹解倒悬也。故事半古之人,功必倍之,惟此时为然。

同上,删“得百里之地而君之”至“皆不为也”:

(伯夷、伊尹于孔子之所同)得百里之地而君之,皆能以朝诸侯,有天下;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

《梁惠王篇》,删“若杀其父兄”八句:

(今燕虐其民,王往而征之,民以为将拯己于水火之中也,箪食壶浆以迎王师。)若杀其父兄,系累其子弟,毁其宗庙,迁其重器,如之何其可也?天下固畏齐之强也,今又倍地而不行仁政,是动天下之兵也。

《滕文公篇》,删“其君子实玄黄于篚”至“何畏焉”:

其君子实玄黄于篚以迎其君子,其小人箪食壶浆以迎其小人;救民于水火之中,取其残而已矣。太誓曰:“我武维扬,侵于之疆,则取于残,杀伐用张,于汤有光。”不行王政云尔;苟行王政,四海之内皆举首而望之,欲以为君;齐楚虽大,何畏焉?

九,标明“败坏善良风俗当由君主负责之说之禁止”的:

《离娄篇》,删“君仁”至“莫不义”:

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

同上,删“国君好仁”四句:

夫国君好仁,天下无敌。今也欲无敌于天下而不以仁,是犹执热而不以濯也。

同上,删“人有恒言”六句:

人有恒言,皆曰,“天下国家。”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

同上,删“人必自侮”六句:

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

《公孙丑篇》,删“仁则荣”至“或敢侮予”:

仁则荣,不仁则辱;今恶辱而居不仁,是犹恶湿而居下也。如恶之,莫如贵德而尊士,贤者在位,能者在职;国家闲暇,及是时,明其政刑。虽大国,必畏之矣。诗云:“迨天之未阴雨,彻彼桑土,绸缪牖户。今此下民,或敢侮予?”

最后,容肇祖先生无奈地写道:“至如‘齐人有一妻一妾两处室者’三十四句亦被删去。则是抨击虚伪,亦不能许可之列矣。”按:“齐人有一妻一妾”这个有趣的小故事,长达三十四句,我就不移录了。不过,我想,朱元璋要删去它,显然并不是不满于齐人的吹牛皮、骗老婆,以意逆志,当是齐人在东郭坟地间行乞,这触了朱皇帝早年行迹的忌讳,不管怎么说,做乞儿的经历都不是值得夸耀的。


陈乐民先生在笔记最后附笔说:“《孟子》中有些话十分精彩,《论语》里没有这类话。固然不必把‘民贵君轻’之类的话与近代思想妄作比附,但它是时代特点的反映,所以才有‘百家争鸣’。先秦的这段‘自由空气’,没有舆论一律的束缚,诸子百家说话都没有太大的顾忌。那时也没有‘新闻检查官’,所以孟子敢这样说。”孟子本人绝不会想到,一千多年之后,他的言论会碰上一个皇帝的亲自检查和删削。孟子地下有知,他却应该庆幸,若不是在先秦“百家争鸣”之世,而赶上朱元璋治下,怕有“剥此楦草”的酷刑等着他呢。

今天的读者浏览上面的删节,以后遇到有人在什么场合讲孔孟,于其讲《论语》后讲不讲《孟子》,就可知其回避的是什么,于其讲《孟子》时,讲什么不讲什么,就可知其导向,是依着孟轲先生的原意来如实介绍呢,还是遵循明太祖的旨意了。然乎?

(本文来源:网易历史 作者:邵燕祥)

http://history.news.163.com/09/1207/15/5PUJIK4O00011247.html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8/29 23:36:49   
83
转至第80楼第 80 楼 独裁郑笺 2012/8/29 23:24:49  的原帖:拜读。想请教楼主:
1、儒家之德治礼治,三纲五常,君臣父子,几千年来,造就了多少暴君奴才,道德人心之坏,回环往复,陈陈相因,遗毒至今。从康梁变法而辛亥革命,民众几死地而后生,殷鉴历历,何必张口孔孟,抱残守缺。
2、什么叫国学?儒家之学还是国家之学?佛老曲艺汉制唐律不是国学?或者如西人所谓汉学?说到名正言顺,此一名目最为道貌岸然,不知所云。
3、礼教道德,在下以为并非中国独道。西方之政教历史,比中国尤甚,然荼毒百姓,则如一丘之狢。至理性主义兴起,拔云见日,至国家政体则共和,至民众权利则平等,至人性尊严则自由,世界潮流,浩浩汤汤,楼主学富德高,如此寻章摘句,深以为憾。以法治精神治王霸之道,在下以为也是一委曲手段,然民众望之切切,楼主深谋远虑,希有以教之。
小七不才,失渎而所僭擅,敢说个中主张,凡俱以史实与典籍为依据,敢烦指教:
1.礼、制、礼制,彼此制衡,愈益耦合。在人类脱离动物荒昧属性之后,有必要以启发自人内心本性作为基准点,以此基准点作为规则与制度整治的起点。
从古至今,暴君有之,人心之坏亦不鲜见。然所幸,汉唐宋明以降,扬子逐波东向之势浩然如斯。天下系天下士民之天下,而天意感应自天下民心。
汉替魏晋、唐宋交接、宋明迭嬗 ,迹象确如陈陈相因,独具之象犹然在于生机勃发而萃然更新==(破折号)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是现象,更是原因。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2/8/29 23:41:46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8/29 23:45:46   
84
君臣,君威而臣职;父子,父慈而子孝。
以明代与民国史迹而言定,君则君,臣自臣。职事授派,有亲昵之交,无主仆之实。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2/8/29 23:50:23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8/29 23:50:20    跟帖回复:
85
d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8/29 23:50:34    跟帖回复:
86
2.国学,并非囿于孔孟之说。先秦,礼崩乐坏,诸子各有衍说,其冀规复天下。道不同,而义旨一然--法、名、墨、儒、道、阴阳、纵横、杂、农。
孝武帝世,因儒学倡扶国家,并未有以其他诸子说为异端。
历朝历代,诸子说法因世事之演变各有迁嬗。然大道归一,殊途同归,万流入海。
万流者,国学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8/30 0:00:29    引用回复:
87
转至第80楼第 80 楼 独裁郑笺 2012/8/29 23:24:49  的原帖:拜读。想请教楼主:
1、儒家之德治礼治,三纲五常,君臣父子,几千年来,造就了多少暴君奴才,道德人心之坏,回环往复,陈陈相因,遗毒至今。从康梁变法而辛亥革命,民众几死地而后生,殷鉴历历,何必张口孔孟,抱残守缺。
2、什么叫国学?儒家之学还是国家之学?佛老曲艺汉制唐律不是国学?或者如西人所谓汉学?说到名正言顺,此一名目最为道貌岸然,不知所云。
3、礼教道德,在下以为并非中国独道。西方之政教历史,比中国尤甚,然荼毒百姓,则如一丘之狢。至理性主义兴起,拔云见日,至国家政体则共和,至民众权利则平等,至人性尊严则自由,世界潮流,浩浩汤汤,楼主学富德高,如此寻章摘句,深以为憾。以法治精神治王霸之道,在下以为也是一委曲手段,然民众望之切切,楼主深谋远虑,希有以教之。
转至第83楼第 83 楼 未名第七 2012/8/29 23:36:49  的原帖:小七不才,失渎而所僭擅,敢说个中主张,凡俱以史实与典籍为依据,敢烦指教:
1.礼、制、礼制,彼此制衡,愈益耦合。在人类脱离动物荒昧属性之后,有必要以启发自人内心本性作为基准点,以此基准点作为规则与制度整治的起点。
从古至今,暴君有之,人心之坏亦不鲜见。然所幸,汉唐宋明以降,扬子逐波东向之势浩然如斯。天下系天下士民之天下,而天意感应自天下民心。
汉替魏晋、唐宋交接、宋明迭嬗 ,迹象确如陈陈相因,独具之象犹然在于生机勃发而萃然更新==(破折号)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是现象,更是原因。




谢谢回复,围绕讨论的主题——我以为孔孟的核心是礼教而不是礼制,礼教讲仁,人恒有四心,中国礼制则讲和而不同,讲尊卑秩序。如果礼制分而言之,只是附会,伦理道德与法律规则并不
协洽 ,而是矛盾关系。
说道日新,内部不能解决的问题,支持革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8/30 0:00:34    跟帖回复:
88
3.礼制根本在于平复与节制人之无尽欲望。
汉唐宋明,风化正清。歪曲礼制,归作教条而禁锢人心,唯满清者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8/30 0:06:17    跟帖回复:
89
“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十室之邑”亦有“君”?“十室之邑”亦以“礼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8/30 0:07:02    跟帖回复:
90
孟子以为圣人与我同,又是礼教?
3526876 次点击,10345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690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易中天批评:这样的“学问”不离奇吗?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