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huyoo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易中天批评:这样的“学问”不离奇吗?
3532862 次点击
10346 个回复
huyoo 于 2012-08-21 07:28:3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易中天批评:这样的“学问”不离奇吗?



现代国人的国学根底太薄,中西不能兼顾,便不可能通达,这是学术不倡之根本原因。二三十年代人才辈出,其根本就在学者基本都有很好的国学根底,传统的环境在那里,想不了解都不行。再遇西文之渐,便能有所生发,所论虽未必通达,但有基础,便近理路,相差亦不会太远。当代学者国学底子太薄,不独西哲学者如此,国学学者亦不能免,这是时势所然,亦是无可如何之事。

易先生讲三国很是热闹了一阵子,不过这无关学术,也就没放在心上。后来又偶然看其为文,很有些风骨,令人敬重。但观之与李泽厚对话,则又一路看一路着急,问题总是提不到点子上,深入不了。近日又见于南周发文对秋风的批评:《这样的孔子不离奇吗-与秋风先生商榷》。错谬太多,但也代表了当前国人的一些看法,故回应一下,或可稍正国人之误解。



(一)易文的根本错误


易中天先生之文章,还是没有分清儒学之“德、礼、政”的区别。以为礼、制是儒学之根本,这是非常浅显的常识错误。至于认为“周礼、周制”是儒学之张本,甚至以为周礼也不可更改,甚或要应用于时,这错误就更不靠谱了。

道德是儒学之本,礼、政重其时势,是要与时化易的。任何礼、制都有其时代性,都是时势之产物而已,故应顺易变化以应时势。而道德,即人之道,当然具体时代、环境下的具体道德会有所不同,但其本质是不易的。“道、德”才是儒学的核心本质,这是永恒的。

礼贵时、制重势。礼、政这是次一阶的东西,这是儒学的基本常识。礼、制是要以“仁”为根本依据的,也就是说:仁,是礼、政之根本原则。而礼制是要与时化易的。儒学倡“仁政”,礼当然也是“仁礼”,只不过仁政一词多有连言,故人易知;仁礼无连言之必要,故愚者易迷。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论语·八俏》 可见礼是“后”的,后于何?后于仁而已,是依仁以为时势之用。

礼之用,时为贵。这种“礼后”的常识原则不仅原儒贯彻得很好,后儒也基本不会在这上犯错误。朱熹说‘礼贵时’,程朱应时势之变而为理学,孟子说孔子是“圣之时者也”,这都反映了儒学的基本学理和儒学常新的特征。现代人却用“固守礼制,固守周制”来批评儒学,这恰恰是对儒学的不了解,也是其教育背景的必然反映。皆谓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却处处不脱旧迹!为学为言,岂可不慎哉。

易文用周制绑定儒学,进而大加批判。这是对儒学的又一现代误解。儒学的理想是三代,而不是周。

孔子重周,更重三代,周只是“小康世”而已,三代才是“太平世”。周只是现实,而三代才是理想。儒者皆以三代为最高理想,三代什么样,谁也没看着,所言唯“大同”而已。这也正是儒学常新不锢之机。我想易先生对此应了解,而只言周、只据历史事实而框定儒学,这就是各取所需之论了。

文化、话语系统不是想创造就能创造的,没那么简单。今之清议者最大的问题不在道德,而在政,其伦理理论一片空白,这是必然的,也是无所谓的。其的不在此。今日儒学之问题不在礼政,在道德。

要之,礼、政皆依仁而为时用,是要与时变化的,任何古代礼政皆不能成为今日范本,今人唯自创其新以为时用而已。儒学最大的功用、最核心的本质在其道德,即仁,即仁智勇,即仁信勇诚礼义廉耻而已,这是永恒的价值。



(二)易文的几处硬伤


易文不仅立论基础错误,又有很多硬伤,这反映了作者对西学的片面性、理想化和书本化认识。硬伤如下:

问题一,易文:“西周、东周、春秋,都是邦国时代。”
这种说法有逻辑错误。春秋是东周的前半段,东周和春秋不能作为并列关系表达。正确的表达是“西周、东周的春秋时期,是邦国时代。”或者“周朝直到春秋时期是邦国时代”。这是小疵,下面这段就有大问题了。

问题二,易文:“原因也很简单。礼治,是自上而下维护统治秩序的;法治,则是自下而上保护公民权利的。因此,法治不会介入私人空间,只会限制政府权力。也因此,法治有两条原则,一条叫作“凡是法律没有规定不能做的,就是公民可以做的”,另一条叫“凡是法律没有规定可以做的,就是政府不能做的”。显然,依照法治精神,公民的自由度,应该比政府大。那么请问,礼治会有这样的精神吗?周公也好,孔子也好,会主张臣民比君主更自由吗?既然如此,我们还能说,周代的礼治是“人类所能设想的最好的规则之治”吗?真正能够给予自由以保障的,只能是法治啊!”


易中天这段话问题丛生:

1:易文:“礼治,是自上而下维护统治秩序的;法治,则是自下而上保护公民权利的。”这话从何说起?礼、法都是上下一体的。由发生说,很多法治国家也是自上而下变革而成;由执行说,法治也要全民共为始可行之。何来上下之说。

2:易文:“因此,法治不会介入私人空间,只会限制政府权力。”这话就太过荒谬了。反映了易先生对法治的理想化、书本化和片面化理解。法治,是规定各种社会组成部分的权、责分际。这当然也包括个人,从立法言:法律限定个人的私人空间,确定哪些合法、哪些不合法。怎么会不介入私人空间?从执行言:执法会保护(帮助)、惩戒个人,这都可能介入私人空间,这永远是法律的重头。只不过这种介入要以法律为依据而已,怎么会只限制政府权力?

3:易文:“也因此,法治有两条原则,一条叫作“凡是法律没有规定不能做的,就是公民可以做的”,另一条叫“凡是法律没有规定可以做的,就是政府不能做的”。这种说法也很错误,法律体系分很多种,有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等等。有些法系即使法律没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