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牛乐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贴]著名作家姚鲁揭秘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真相!
253656 次点击
1143 个回复
2 个赞
牛乐 于 2012/10/20 10:03:0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也谈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

 

                           姚鲁

 

 

      一  诺贝尔文学奖的标准隐含“文学独裁主义”倾向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既是偶然,又是必然。说偶然,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因为在一般人看来能代表莫言最高文学成就的作品是与诺贝尔文学奖的标准背离的,而且莫言不是中国最好的作家;说必然,我以为,诺贝尔文学奖果真在中国产生的话,还非莫言莫属!

     我们知道,诺贝尔文学奖创始人的标准是授予“在前一年世界上为人类做出最大贡献的”,“在文学领域内创作了具有理想主义倾向的最杰出作品的人”。

     其实,这一标准,本质上对繁荣发展人类文学艺术事业是有负面影响的,甚至就文学的认识功能来说,诺贝尔文学奖的标准,推崇的是一种肤浅的认识观,隐含一种“文学独裁主义”的倾向。因为真正的现实生活有时是很残酷、很荒谬的,越是深刻地揭示人性或现实生活本质的杰出作品,有时就越远离所谓的理想主义倾向。换句话说,越是伟大而深刻的作家,可能就越远离诺贝尔文学奖。我想,关于托尔斯泰、左拉、卡夫卡、高尔基、劳伦斯等一些伟大的或优秀的作家之所以无缘诺贝尔文学奖,排除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们对伟大作家作品认识上的滞后因素外,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奖标准,可能也是一个主要因素。

     也许,后来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们发现了这一标准难以适应诺贝尔文学奖作为世界最高奖项的需要——和真正的杰出作品之间存在着矛盾,即标准和水准存在着矛盾,于是在实际的作品评奖中,实行了另外一套背离诺贝尔文学奖创始人的标准。

     可问题是,实际搞的是一套,对外广泛宣传的却仍然是诺贝尔文学奖创始人的标准。

     再比如,诺贝尔文学奖原则上不授予作品很畅销的作家,对于默默无闻、执着探索和深奥难懂的作家的作品比较关注等,可实际上,诺贝尔文学奖有几次授予了作品极度畅销的作家。

     我想,中国许多作家,对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存在争议,排除艺术上的不同见解外,与对诺贝尔文学奖真正实行的标准缺乏足够的认识也有一定关系。

     这就给我们一个启示,谁专想为摘取诺贝尔文学奖并遵循其创始人的标准而去写作,往往会事与愿违!

     这也是我们平常所说的“你越想得到什么,往往越得不到”的真正原因:你想给的其实不是她真正想要的!

     而我以为,能代表莫言最高文学成就的作品深刻地反映了人性的本质与荒谬,离所谓诺贝尔奖创始人的标准是背道而驰的,但它深刻而伟大。

 

 

          二   莫言靠什么获得的诺贝尔文学奖

 

 

                                          

     说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不是偶然的,是因为,能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除了作家作品必须够水准这一硬件条件外,还需要其他一些相应的软件条件,比如,必须让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们充分认识到中国作家的作品已经有很多超越了中国传统意识形态文学的模式(而且是当代中国很多优秀作家创作的主流),达到了深刻书写人性,具有人文、人类关怀的崇高文学价值。因为,西方世界骨子里对中国当代文学存有历史性的偏见。

     当然,要让西方世界尤其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们充分认识并关注中国优秀作家的作品,必须要做广泛、深入、持久的宣传,方可见效。不过中国有很多优秀的作家、诗人、艺术家、文学评论家等经过多年的努力已经在西方文化艺术界打开了一片市场,形成了一种群体的文化艺术氛围,这对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们肯认真对待中国作家被提名的作品,都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再加上,莫言新近当选了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蛙》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这些对莫言冲击诺贝尔文学奖不可否认都有积极的作用。

     但这些,并不是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必要条件,最关键的还是要看莫言被提名的作品是否有冲击力。

     我猜想,莫言这次被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作品一定是《红高粱家族》、《天堂蒜苔之歌》、《生死疲劳》这三部小说(这三部小说均是由瑞典翻译家陈安娜用瑞典文翻译在瑞典发行的),而最终莫言靠的是《生死疲劳》摘取了诺贝尔文学奖。如果没有《生死疲劳》这部作品,莫言不可能获诺贝尔文学奖,其他的作品和以前所造的舆论声势或气氛,只不过是个铺垫。

     事实可能也是如此,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授予莫言诺贝尔文学奖的理由是“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而这一评语,恰是针对《生死疲劳》这部小说的。

   “我的故事,从1950年1月1日讲起。在此之前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在阴曹地府里受尽了人间难以想象的酷刑。每次提审,我都会鸣冤叫屈。我的声音悲壮凄凉,传播到阎罗大殿的每个角落,激发出重重叠叠的回声。……”(《生死疲劳》作家出版社,2006年1月版)

     这种“故事”的寓意或象征,只要稍微有一点历史和文艺修养的人,都会被吸引并被作者的胆量和才华所折服!

     可以说,在中国作家中,仅就艺术层面来说,和莫言不相上下很有才华的作家有很多,如余华、王安忆、贾平凹、陈忠实、张炜、刘震云、铁凝、王蒙、刘心武、张贤亮、李锐、残雪、迟子建、格非、马原、苏童、麦家、阿来等(这里所列举的作家排名不分先后,也只是我阅读范围内的作家,有些作家由于没有阅读过他们的作品,必有遗漏。这里略说明一下,我花了近八年的时间阅读古今中外的小说作品,几乎阅遍了文学史上有定评的重要的名著,对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几位作家也做过研究,对中国当代一些畅销作家、网络作家的作品也有所涉猎,但每个人的阅读重点和时间毕竟有限,而且我阅读小说的目的,是为了自己创作小说,不是为了写评论,和有些评论家写的评论不同,有些评论家不看作家的作品就可以写出高水准的评论:能捧杀或能骂杀,很让我羡慕,我不能,没那方面才能)。

      可为什么我前面说,诺贝尔文学奖果真在中国产生的话,还非莫言莫属呢?

      这是因为,当我们把上述基本能代表中国最优秀的作家的代表作品或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品仔细研读之后,和莫言不同时期的代表性作品,尤其我断定的被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三部作品中的《天堂蒜薹之歌》和《生死疲劳》进行比较,就会发现,就作品的内容来说,莫言所揭示的中国社会问题的深广程度,我们有些作家的作品确实比不了,尤其是一些体制内的作家,他们的才华也许不逊色莫言,可在敢于揭示或揭露社会、政治、生活、人性等问题的胆量上,恐怕就逊色莫言了。

      要知道,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们肯把诺贝尔文学奖奖给首位摘取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不可能对那些只在艺术上进行了大胆的探索或艺术品位很精致的作家过分看重或推荐(以后不好说)。他们是希望通过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的作品,让世界来了解中国的历史、政治、文化、文学艺术、人民生活等。

      所以我说,诺贝尔文学奖真要奖给中国作家的话,除了莫言,恐怕能担此重任的,没有第二个人,至少目前还没有。

 

 

   三  不算问题的问题:军功章啊有作家的一半,也有翻译家的一半

 

 

       其实一个优秀的中国作家,要想走向世界并有望夺取诺贝尔文学奖,作品的翻译是非常重要的。

       严格来说,文学作品是不能翻译的,翻译出来的作品已经不是那个“本我”的原著了,是经过了第二语言加工的“他我”之著了。因为,文学属于语言艺术,作品赖以存在的基础或生命就是语言,而不同语种或语系之间,语言的形式(主要指语言的外显形式,外显形式和语法形式有区别)是完全不同的,变了“种”的语言,是无法再现原著的元神美色的,尤其无法再现原著的语言风格。

       莫说不同语种或语系之间,就是相同的语种不同语言形式的文学作品都是无法翻译的,翻译之后的东西绝对不是原来作品的模样了,是另外一种存在形式了。比如汉语的古诗词、文言小说等,翻译成白话文,除了意思或情节,我们很难领会到它原来语言的神韵。

       这一点,我们读翻译的外国文学作品更能体会得到,一部作品,不同的翻译者,会呈现出不同的翻译风貌,有的不仅语言风格千差万别,连意思都截然相反,甚至叙述风格有的地方都完全不同。

       所以说,看翻译的外国文学作品,是无法真正领略它的元神风韵的,更不要学翻译作品的语言特色,因为那绝不是原著的语言风格,有的完全是翻译者自己的语言风格或习惯。

       我这样说,并不是说中国作家不用英语、法语、德语、瑞典语等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们所熟悉的语言创作,就没有冲击诺贝尔文学奖的希望,不是这个意思,但却是一个弱势。我的意思是中国作家今后要想跻身于世界文坛并形成广泛的世界影响,必须培养自己的翻译人才或多多联合一些世界顶尖级的汉语文学翻译家,在文学翻译的这道关口多做些重要的工作,势必会事半功倍。

      其实,每一个非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们所熟悉的语言的作家,能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背后都有一个同样杰出的翻译家!可谓军功章啊有作家的一半,也有翻译家的一半!

 

 

    四  结语:也说两句关于莫言作品进高中语文教材的问题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仿佛一夜之间莫言不是莫言了,中国的读者也仿佛一夜之间文学鉴赏水平高了起来,文学伯乐也仿佛一下子多了起来。

       可谓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我这里要说的,不是莫言的作品能不能进高中教材的问题,我没兴趣争论这个问题。而是想说,如果莫言的作品能进高中教材,那为什么以前能进而没有进?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了就能进了?

       是莫言的作品有问题呢?还是根本没发现莫言作品的价值?

       显然不是莫言的作品有问题。

       这就反映出一个问题,如果莫言不获诺贝尔文学奖,那么他的作品就有可能永远被埋没,进不了什么高中教材,也引不起什么争论!

       换句话说,中国的大多数读者是毫无文学鉴赏水平的,更缺少文学伯乐。

       由此,我在祝贺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同时,希望莫言今后在创作出更多的杰出的作品的同时,多推荐一些中国优秀作家的作品,让这些作家的作品在世界范围内产生更广泛的影响,中国不缺乏优秀的甚至杰出的作家,关键是被发现和被推荐。

       从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才想到让莫言的作品进高中教材这一现象,更让我确信这一道理:西方世界或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们若没发现或认可莫言,中国的一些人永远也发现不了莫言作品的价值——能进高中教材!

       这或许就是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文学界或中国作家们有好处的一个方面!

      

 

        五   推荐一本书

 

 

       另外,我看到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有些人对莫言似乎过于苛求,这里我推荐一本书,希望这些人读一读,就是著名文艺理论家、评论家刘再复的《性格组合论》。我觉得这本书不仅所有的作家、文学评论家应该读一读,对认识人性、认识文学会有深刻的启示,就是那些不从事文学事业的人,也应该读一读,甚至我以为,一切读书识字的人都应该读一读,因为它对我们认识人类的本性、认识自己,都会有很大的启示。当你真正领悟这本书的精髓的时候,我想,对莫言包括对一切人就不会过分苛求了!因为不管这些人获得了什么样荣誉和地位,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我希望读者读一读这本书。

       

        祝贺莫言!

 

                                                    2012年10月16-18日  北京

 

     说明,这篇文章是应网友之邀写的,因自己在忙于写作,没有时间去广泛查阅和了解关于莫言获诺奖前后诸多现象,我仅就个人平时阅读古今中外文学作品的积累(包括对一些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作品的研究),提出一点自己的看法,也算对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表示诚挚的祝贺!

而我想,莫言获诺奖前后有些现象是很值得研究的,如文学的马太效应、文学市场的建立与作家保障系统和奖励机制的建立等,都有很广阔的研究空间,研究这些我想对发展文学事业是很有裨益的。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 延伸阅读
  • |
  • 最新热帖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20 10:09:54    跟帖回复:
       沙发
    谢谢审核通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20 10:25:19   
       第 3
    中组部:十七大以来用人公信度逐年提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20 10:26:50    跟帖回复:
       第 4
    好文章推荐一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20 10:32:07   
       第 5
          信的来源:中共中央联络部。当时,日寇首领冈村宁次正在对中华民国进行大扫荡,毛发这封信与日寇联系,居然称‘在华北的几十万日本兄弟’!现藏于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





           看过这封笔走龙蛇、气势磅礴的书信,的确为毛泽东手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20 11:15:36    跟帖回复:
    6

    《生死疲劳》

    莫言

    【内容简介】

      《生死疲劳》叙述了1950年到2000年中国农村50年的历史,围绕土地这个沉重的话题,阐释了农民与土地的种种关系,并透过生死轮回的艺术图像,展示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农民的生活和他们顽强、乐观、坚韧的精神。

      小说的叙述者,是土地改革时被枪毙的一个地主,他认为自己虽有财富,并无罪恶,因此在阴间里他为自己喊冤。在小说中他不断地经历着六道轮回,一世为人、一世为马、一世为牛、一世为驴……每次转世为不同的动物,都未离开他的家族,离开这块土地。小说正是通过他的眼睛,准确说,是各种动物的眼睛来观察和体味农村的变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20 11:24:41    跟帖回复:
    7
                                第一章
                受酷刑喊冤阎罗殿
                遭欺瞒转世白蹄驴 
      

      我的故事,从1950年1 月1 日讲起。在此之前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在阴曹地府里受尽了人间难以想象的酷刑。每次提审,我都会鸣冤叫屈。我的声音悲壮凄凉,传播到阎罗大殿的每个角落,激发出重重叠叠的回声。我身受酷刑而绝不改悔,挣得了一个硬汉子的名声。我知道许多鬼卒对我暗中钦佩,我也知道阎王老子对我不胜厌烦。为了让我认罪服输,他们使出了地狱酷刑中最歹毒的一招,将我扔到沸腾的油锅里,翻来覆去,像炸(又鸟)一样炸了半个时辰,痛苦之状,难以言表。鬼卒还用叉子把我叉起来,高高举着,一步步走上通往大殿的台阶。两边的鬼卒嘬口吹哨,如同成群的吸血蝙蝠鸣叫。我的身体滴油淅沥,落在台阶上,冒出一簇簇黄烟……鬼卒小心翼翼地将我安放在阎罗殿前的青石板上,跪下向阎王报告:“大王,炸好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20 11:25:28    跟帖回复:
    8
    我知道自己已经焦煳酥脆,只要轻轻一击,就会成为碎片。我听到从高高的大堂上,从那高高大堂上的辉煌烛光里,传下来阎王爷几近调侃的问话:“西门闹,你还闹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20 11:26:24    跟帖回复:
    9
    实话对你说,在那一瞬间,我确实动摇了。我焦干地趴在油汪里,身上发出肌肉爆裂的噼啪声。我知道自己忍受痛苦的能力已经到达极限,如果不屈服,不知道这些贪官污吏们还会用什么样的酷刑折磨我。但如果我就此屈服,前边那些酷刑,岂不是白白忍受了吗?我挣扎着仰起头——头颅似乎随时会从脖子处折断——往烛光里观望,看到阎王和他身边的判官们,脸上都汪着一层油滑的笑容。一股怒气,陡然从我心中升起。豁出去了,我想,宁愿在他们的石磨里被研成粉末,宁愿在他们的铁臼里被捣成肉酱,我也要喊叫:“冤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20 11:27:22    跟帖回复:
    10
    我喷吐着腥膻的油星子喊叫:冤枉!想我西门闹,在人世间三十年,热爱劳动,勤俭持家,修桥补路,乐善好施。高密东北乡的每座庙里,都有我捐钱重塑的神像;高密东北乡的每个穷人,都吃过我施舍的善粮。我家粮囤里的每粒粮食上,都沾着我的汗水;我家钱柜里的每个铜板上,都浸透了我的心血。我是靠劳动致富,用智慧发家。我自信平生没有干过亏心事。可是——我尖厉地嘶叫着——像我这样一个善良的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大好人,竟被他们五花大绑着,推到桥头上,枪毙了!……他们用一杆装填了半葫芦火药、半碗铁豌豆的土枪,在距离我只有半尺的地方开火,轰隆一声巨响,将我的半个脑袋,打成了一摊血泥,涂抹在桥面上和桥下那一片冬瓜般大小的灰白卵石上……我不服,我冤枉,我请求你们放我回去,让我去当面问问那些人,我到底犯了什么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20 11:27:45    跟帖回复:
    11
    在我连珠炮般的话语中,我看到阎王那张油汪汪的大脸不断地扭曲着。阎王身边那些判官们,目光躲躲闪闪,不敢与我对视。我知道他们全都清楚我的冤枉,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个冤鬼,只是出于某些我不知道的原因,他们才装聋作哑。我继续喊叫着,话语重复,一圈圈轮回。阎王与身边的判官低声交谈几句,然后一拍惊堂木,说:“好了,西门闹,知道你是冤枉的。世界上许多人该死,但却不死;许多人不该死,偏偏死了。这是本殿也无法改变的现实。现在本殿法外开恩,放你生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20 11:28:05    跟帖回复:
    12
    突然降临的大喜事,像一扇沉重的磨盘,几乎粉碎了我的身体。阎王扔下一块朱红色的三角形令牌,用颇不耐烦的腔调说:“牛头马面,送他回去吧!”

      阎王拂袖退堂,众判官跟随其后。烛火在他们的宽袍大袖激起来的气流中摇曳。两个身穿皂衣、腰扎着橘红色宽带的鬼卒从两边厢走到我近前。一个弯腰捡起令牌插在腰带里,一个扯住我一条胳膊,试图将我拉起来。我听到胳膊上发出酥脆的声响,似乎筋骨在断裂。我发出一声尖叫。掖了令牌的那位鬼卒,搡了那个扯我胳膊的鬼卒一把,用一个经验丰富的老者教训少不更事的毛头小子的口吻说:“妈的,你的脑子里灌水了吗?你的眼睛被秃鹫啄瞎了吗?你难道看不见他的身体已经像一根天津卫十八街的大麻花一样酥焦了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20 11:30:34    跟帖回复:
    13
     在他的教训声中,那个年轻的鬼卒翻着白眼,茫然不知所措。掖令牌的鬼卒道:“还愣着干什么?去取驴血来啊!”

      那个鬼卒拍了一下脑袋,脸上出现恍然大悟般的表情。他转身跑下大堂,顷刻间便提来一只血污斑斑的木桶。木桶看上去十分沉重,因为那鬼卒的身体弯曲,脚步趔趄,仿佛随时都会跌翻在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20 11:31:17    跟帖回复:
    14
    他将木桶沉重地蹾在我的身边,使我的身体都受了震动。我嗅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腥气;一股热烘烘的腥气,仿佛还带着驴的体温。一头被杀死的驴的身体在我脑海里一闪现便消逝了。持令牌的鬼卒从桶里抓起一只用猪的鬃毛捆扎成的刷子,蘸着黏稠的、暗红的血,往我头顶上一刷。我不由得怪叫一声,因为这混杂着痛楚、麻木、犹如万针刺戟般的奇异感受。我听到自己的皮肉发出噼噼啪啪的细微声响,感受着血水滋润焦煳的皮肉,联想到那久旱的土地突然遭遇甘霖。在那一时刻,我心乱如麻,百感交集。那鬼卒如一位技艺高超、动作麻利的油漆匠,一刷子紧接着一刷子,将驴血涂遍了我的全身。到最后,他提起木桶,将其中剩余的,劈头浇下来。我感到生命在体内重新又汹涌澎湃了。我感到力量和勇气又回到了身上。没用他们扶持,我便站了起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20 11:36:13    跟帖回复:
    15
    尽管两位鬼卒名叫“牛头”和“马面”,但他们并不像我们在有关阴曹地府的图画中看到的那样真的在人的身躯上生长着牛的头颅和马的脑袋。他们的身体结构与人无异,所不同的只是他们的肤色像是用神奇的汁液染过,闪烁着耀眼的蓝色光芒。我在人世间很少见过这种高贵的蓝色,没有这样颜色的布匹,也没有这样颜色的树叶,但确有这样颜色的花朵,那是一种在高密东北乡沼泽地开放的小花,上午开放,下午就会凋谢。
    253656 次点击,1143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77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贴]著名作家姚鲁揭秘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真相!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