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我开推土机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百姓家史】我有个17岁的姐姐
103742 次点击
267 个回复
我开推土机 于 2012-12-05 11:08:2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我有个17岁的姐姐。 跟我现在上高三准备高考的女儿岁数差不多。正是如花的年纪。我从来没见过我姐姐。因为我姐姐离开这个世界时我还没出生。还是游荡在这个世界上一个小虫子、小狗、小猫。。。。。其实那个时候活的生命除了身体浮肿命悬一线的人,也看不见其他的东西。树皮扒光,草皮挖净了除了黄土还是黄土,就算是个虫子也没用安身立命的地方。那是上世纪60年代初期,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三年困难时期”。这样算起来,我姐姐现在还活着已经是个六十六七岁子孙绕膝的老人了。

    我祖父是个乡绅,祖辈攒有不少田产,还有个规模不小的小学堂。祖父为人急公好义乐善好施。无论是我家佃户还是在我家念书的书生,有就给, 从不主动找人家要租要学费,甚至看见家庭生活很困难的还倒贴救济。乡邻都很爱戴他。据说 “土改”时搞“忆苦思甜”批斗祖父,村民说着说着就不自觉地念起我家里的好来,搞的工作组大发雷霆。

    我父亲是家中长子。当年乡里有个国民党的“国大代表’,在安徽的宣城当专员。他跟我祖父是至交,祖父就把我父亲托付给他,在他那里搞文书。那时父亲 才 20出头。姐姐四五岁,随母亲在家背《三字经》、《幼学》,衣食无忧。几年后,老蒋败退台湾。那位专员很喜欢我父亲,也想把他带到台湾,但我祖父不同意,我母亲也不舍得背井离乡跑那么远。我不想评论我祖父在这件事上对错,但他后来却做了件很了不起的事,在土改前突击贱卖掉了好几百亩上等水田,只留下几十亩来养家糊口。这事也好了一位新四军干部,他跟我祖父也是旧交。是他跟我祖父做“工作"的。祖父毕竟是有知识的人,脑子转的快。这一卖就保了我一家人的命。那时候,家有百亩土地就要划成大地主,是要挨枪子的。可惜的是他还留那么多尾巴不舍得卖,虽然当时保了命,但最后也死得凄惨。

    我家最后划的成分是"半地主”,所以少年 的时候小朋友们都骂我“半桶水”、“半吊子”。那时候骂的人和被骂的人都不解其意,但都晓得是侮辱人的话。最苦的是小学一、二年级开学报名,先要报家庭成分。我一大早去,躲在屋角边,不时偷窥老师办公室。待同学们都报名结束打闹玩耍去了,才颤颤巍巍低着头到老师办公室,先报上自己姓名和家长姓名。老师又问:家庭成分?我嘴啰了下“半**”。老师不悦,又把声音提高八度:家庭成分?我打个激灵,只好又把“半地主”三个字加大音量说一遍。其实那些老师都跟我都在一个大村子里,知根知底的。每次报名出来,如同从手术台上下来。我幼小心沥着血缠着纱布,换来他们一时心理满足和快感。但我不恨他们,恨的是那个人格扭曲的年代。

    土改初期虽然剥夺了土地和财产,失去自由接受改造,但总的看环境还不是那么恶劣。我父亲从一个青年书生改造成一个土气十足的农民,我母亲从一个大小姐变成了一个吃苦耐劳的农妇。听我母亲说的 ,我外公家也是地主,后来外公因为没有生养男丁负气抽大烟,土改时家产败了差不多,不过也因此捡了条命 。我姐姐更是了得,无论是比力量还是巧手,同龄人都要逊她三分。而且这期间我还有了两个哥哥。最恶劣的日子始于58年。为了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赶超英美,全国大炼钢。农民不种地到山上炼钢。树木砍掉了当焦炭用,家里铁锅都拿去化铁水。后来,铁没有炼就半块,粮食开始歉收,又加上水土流失,灾害不断。接着,全国“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一个大队好几千几百人在一起吃食堂。我们大队的食堂就安在在我家祖宅里,那是建于清末一大套徽派建筑,有八间厢房,两个书房,两个正堂,中间的天井把把它们维系在一起,四面都是徽派木雕。我们一家人被赶出家门,住在用泥土搭就的茅草房里。文革后虽然把房子还给了我家,但房子已经面目全非,里面木质的材料都在吃食堂时当柴火烧了。听我母亲说,开始进入共产主义时还吃了几天白米饭,村民们都很兴奋,共产主义原来就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要什么有什么。但粮食毕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吃了几天饱饭,仓库里的米就捉襟见肘。后来就改成吃稀饭。更可怕的是,为了说明“三面红旗”的伟大,各地开始放卫星。亩产从几千到几万到几十万斤报道见诸报端。吹的牛皮大,上交的公粮也多,大队里所有的收成还不够交公粮。后来连稀饭也只是断断续续的供应,量也非常少,一大家一天只一小瓢。打饭的时候按干部、贫农、中农、下中农排队。 我姐姐每次带7岁的大哥去打。开始还能打到,后来粮食更紧张时每快到粥桶边就打完了。打饭的师傅用铜瓢敲着木桶,发出空洞洞的声音。我大哥这时候就赖在地下哭。我姐姐人灵活就讲好话并主动要帮食堂人洗木桶。姐姐其实是想要木桶里粘的一些粥羹。姐姐将那些洗桶水带回家,把里面的米粒捞起来喂我大哥和5岁的二哥,然后找些野菜和着水生吃。那时候家里是不准生烟的,有炊烟 表示家里在开小灶,轻者被五花大绑,挨鞭子抽打。我家祖屋有根合抱粗的大木头柱子就是用来绑人的,重者会因此丢命,纵然是贫农也不饶。有时候连着吃生水生菜,肚子就鼓胀难受,姐姐就在外面偷偷拣些枯草回来,半夜时候,把窗子都用破衣遮挡起来,用破砖头垒个小坑,点上枯草。家里还偷偷藏有一口小铜盆,是祖上烤火用的。每到这个时候,母亲就特别紧张,身子筛糠似的颤抖着,生怕有烟跑出去被人闻出来。姐姐胆大心细,哄着两个弟弟,烟呛也不要咳出声来。我那两个哥哥就把头死死埋在被絮里,憋着气。弄得泪水鼻涕一大把。一家人喝着滚烫的野菜汤,脸上偶有一些幸福的光彩。这时候,姐姐和母亲就格外挂念一直在外挑圩堤做苦役的父亲。我老家在圩区。挑圩堤是个苦力活。一般贫下中农要么去炼钢,要么不愿干。 地富反坏右 “黑五类”正好要接受改造,自然就由他们来做。 当时,跟父亲一起改造的有几个戴 “坏分子”帽子的,他们原来都是新四军,“皖南事变”被打散后逃回家。后来国民党的乡干部拿着“自首”材料要他们按手印,按了就不算“匪”。为保命他们就糊里糊涂按了,后来遭了大罪,但他们自感比地主们地位要高,而且他们自认为是有贡献的人,所以,时不时还欺负下我父亲他们这类地主、富农们。我母亲就听说他们常常抢我父亲分的黄豆。那时候大米用在食堂熬粥,“黑五类”能吃黄豆也不错了。但这个时候一天也只能分几粒黄豆了。父亲是老实人。他们用强也不去计较。母亲对姐姐念叨,你爸爸被人抢了东西是不会跟人争的。也不晓得搞些野菜填填肚子。肯定瘦得不像个人了。

    我老家人经常跟我说, 你姐姐虽然饿得面黄肌瘦的,但两只眼睛乌溜溜的很漂亮。那丫头是我们那个村里最先挖野菜的。 不久,食堂开始断炊了。田地空着,也是饿得没力气去种,都到地里去挖野菜。上上下下都挖光了,接着开始剥树皮。树皮也很快剥光。有人开始浮肿了。不时传出有村庄饿死人。我父亲也传来“死”迅,说人丢在某个地方。母亲带着姐姐和我的两个哥哥抱在一起哭。姐姐不忍把父亲丢在荒野,求我的一个堂伯走几十里路把父亲抬回来。幸运的是,父亲抬回来时还有一丝气息。姐姐用野菜熬水喂父亲,父亲终于活了过来。我姐姐还有一个好本领,会水——我老家人把会游泳的人叫会水。憋一口气能在水底游几十丈,一般小伙都比不过她。岸上野菜没有了,她还能在水里找些水草。也有人跟她学,有些人下到河里就没力气起来了。姐姐有次潜到离岸很远很远水底找水草,突然身边贴着一个全身肿烂的死人,一下受到惊吓,就不敢再往水里讨生活了,人少了许多活力,身子一下子也萎弱了许多。更糟糕的是,她的身体已经开始有了浮肿。到了那年的冬天,情况就更加恶劣。每天都有倒下的人,多的一个村庄一天有十几口,关门门绝户的也有。那时候也没有棺材,找一张芦席一裹埋在荒地里。后来没有芦席了,就下门板。下的是那些绝户家的,反正也没人了。人死了,还能躺在一块木板上,也算高待遇了。村子里死了那么多人,我家里人虽然都浮肿了,但命还在。这也算奇迹。也有人说我们家得益于过去家境殷实,身体底子打的好。我个人认为,更大的原因是姐姐能干。虽然满眼都不见一丝绿色,但姐姐总能在人迹罕至地方找几颗褐绿色叶子白色根筋的野菜回来。那个野菜我老家人起了个贱名叫“老鸦菜”,老鸦在我们那里一直当着不吉利东西,但它生命力很顽强。雪压不枯,霜打不蔫,料峭的寒风中独有它微扬的绿叶。来年春暖花开,是它成熟的季节,满天舞絮飘零,穿扬伴柳,  花籽随风飘荡,落在那里就在那里生根发芽。

    死的人越来越多。大队里的干部们就商量把省下的种子碾碎熬些米汤救济。一个大队千号人拖着浮肿的双腿,大半夜就在食堂门口排着队。有几个人居然没等到开饭就永远倒下了。姐姐带着我大哥在后面排着。大哥已经没有力气站队,姐姐搀扶着他。大哥贪婪地吸着久违的粥香,鼻涕不停地往嘴里流,因为久未沾米粒,连鼻涕也是清汤寡淡的没有味道。快要到我姐姐了,打饭的师傅又把铜瓢“咚咚咚”敲了几下,哥哥听见熟悉的响声一下子瘫倒在地下,就再也没有爬起来。大哥现在要是还活着应该有60来岁了。这样又挨了些日子,姐姐终于打听到离家5里地方出观音土。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来救苦救难的。观音土在地下几米深的地方,又称高岭土,灰白色,入口没有恶心感,也没有沙粒硌嘴。那是姐姐成大姑娘后吃的最饱的一次,肚皮也是第一次有了饱胀感。姐姐撑着肚子,又抱一些土带回家,和着老鸦菜给家里人吃。第二天,姐姐肚子开始发胀,想拉屎又无法拉出来。连着几天都是那样。母亲哭着,用手指在她肛门里抠,抠出的就是泥巴,里面夹杂着不能消化的老鸦菜叶,连臭味都没有。姐姐吃的多抠出来的少。姐姐最后是把肚子伏在母亲大腿上咽气的。临走时还有气无力地说:总比大弟弟饿。。。。。。饿着肚子走要好。大弟可。。。。。怜,我到地底。。。。。。下去挖野菜熬给大。。。。。。弟。。。。。。吃。。。。。。

    那时候死个人稀松平常,没有死的也知道自己不会有多少日子的。父母本来就生不如死,只是担心我那个最小的哥哥。真的想象不到,我父母和哥哥尽然还挺过来了。后来,感谢刘少奇在安徽搞分田到户,老百姓日子才好了起来。青壮年都恢复了生育能力。后来就有了我。

    我父亲没挨到文革结束就离开了。他死的时候,天空是灰暗的。我一辈子都记得父亲临死前那个绝望无力的眼神。他感伤我和哥哥没有希望没有未来,天底下也不会有人家傻得把女儿嫁给我们兄弟,只能自生自灭。只是我那时候还是几岁小孩,还不理解父亲的感受。我母亲去世时,文革结束已经有十多年。在一群整天抓鸡逗狗,偷瓜摘桃,无法无天的野孩子里,我第一个跳出农门,上了大学。这足以 让我母亲感到欣慰和自豪。母亲生前对我说,不是有你姐姐,我们家早就关门绝户了,也不会有你。你每年清明再忙也要回来,要在你姐姐坟头多烧些纸,送些好吃的。所以每年清明,我都要到那个的姐姐坟头叩头敬酒,除草培土,轻摸着姐姐的墓碑喃喃细语。姐姐的坟头散落着几株老鸦菜,翠而不艳,孤傲冷寂。 上面开的小白花已近成熟,正是它蓄绿播芳的时节。 我从不舍得把它拔去。我只是用手轻拂着它。在我眼里,那就是我从未谋面的姐姐。

    2012.4.4 清明

    『家史小贴士』
    ⊙发表家史文章请注明【百姓家史】,为避免遗漏发帖后留言或@值班编辑05
    ⊙『请点击阅读更多百姓家史文章』
    ⊙『敬请关注百姓家史微博』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05 11:20:06    跟帖回复:
   沙发
居然是沙发?

听老人提起过那段日子,那时候我还小。我还小的时候,这些话都是不可以说的,也就是断断续续听点。

等到可以说了,我发现不信的,诋毁的,比相信的还多。

我叹服,党洗老百姓的脑还真有一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05 11:27:42    跟帖回复:
3
该记住的一定要记住!
毛贼,早晚挫骨扬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05 14:02:46    跟帖回复:
4
感谢猫眼让我们能写些过去的事。经常在想,我姐姐要是还在,现在肯定是子孙绕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05 14:17:55    跟帖回复:
5
我家在安徽沿江江南,是大饥荒的重灾区。听老辈讲,我老家旁边一个大村庄一天倒下47口人。我们那地方人爱面子,就是死也不愿出去讨饭。其实就是出去也没有地方讨。各地差不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05 14:20:36    跟帖回复:
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05 21:34:19    跟帖回复:
7
毛魔这狗日的 确实是人渣 古今中外无出其右 可能只有它斯爹有得一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05 21:57:15    跟帖回复:
8


清算毛魔的反人类罪,太有必要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05 22:46:03    跟帖回复:
9
我们国家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把毛的问题说清楚。人家俄罗斯已经彻底摆脱死大林的魔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06 00:06:18    跟帖回复:
10
我爷爷的哥哥(47)!
我老婆的奶奶(36)。
都是死于1959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06 21:33:37    跟帖回复:
11
这是我家真实的家史。发生大饥荒时我虽然还没有出生,但我左邻右舍年长老人不时跟我谈起。有些人想掩盖这段历史,不是出于被洗脑后失去良知,就是内心卑鄙龌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17 20:55:32    跟帖回复:
12
即使没有谋面,姐姐的灵魂早已驻入“我”的心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0 22:09:51    跟帖回复:
13
感人!
可是居然有人说,三年灾难时期没有饿死人!
让他们看一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0 22:23:28    跟帖回复:
14
转至第5楼第 5 楼 我开推土机 2012/12/5 14:17:56 的原帖:我家在安徽沿江江南,是大饥荒的重灾区。听老辈讲,我老家旁边一个大村庄一天倒下47口人。我们那地方人爱面子,就是死也不愿出去讨饭。其实就是出去也没有地方讨。各地差不多。因为安徽出了个恶魔曾希圣。我老家无为,永远记着这个畜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4 00:08:19    跟帖回复:
15
血债。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百姓家史】我有个17岁的姐姐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