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csx70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百姓家史】我的中学 享受饥饿
57109 次点击
120 个回复
csx70 于 2012-12-22 09:38:1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我的中学 享受饥饿


    

巫 涯



    我的中学是在常德市二中读的。

    在二中读初三和高中的那几年,正是史曰“三年自然灾害”全民都过苦日子的年代。那时候,中学生粮食的定量是每月大米三十斤左右,油四两(老秤)。现在来说,三十斤大米,很多年轻人根本吃不完,但在那个物资匮乏副食奇缺的年代,这点东西是根本填不饱正要旺盛生长的中学生的肚子的。在这期间,我饱尝了饥饿的滋味,几乎天天是吃了上餐想下餐,无心上课想吃饭。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无比地酸楚和哀伤。

    学生大食堂的门经常被挤破

    当年,二中进校大门左拐便是学生大食堂,可容约近百张不设坐凳的饭桌。食堂内有一简陋的台子,起着主席台、讲台、舞台等等的作用,搬开饭桌这食堂便是学校集会、汇演和看电影的礼堂。

    三年苦日子前,学生开餐吃的是大桌菜大桶饭,固定八人一桌吃菜,饭在附近摆放着的饭桶里,自已盛。这个时候,饭还是能吃饱的,只是吃菜有点问题,虽然是一大蒸钵四大盘,却不大好也不太够。记得同桌有个矮矮墩墩白白净净的同学,人背后总说我是“铁筷子”,意思是好抢菜吃吃菜很“凶”的人,弄得我好长时间很不好意思,畏畏缩缩的,伤了自尊。其实,真正的“铁筷子”是他,另一些同桌对他的意见很大,曾有人对我说:他讲别人是“铁筷子”,就是为了自已能多吃菜吃多些菜挑好菜吃。

    临近苦日子的时候,饭紧张起来,常常是人还没吃饱,饭桶已经底朝了天。于是,学生们不由自主地使起了盛饭的高招:先一碗平装,再一碗少装,第三碗压紧堆高!当然,高招大家都使,也便成了平庸的手段。因为,饭还是那么多并没有增加,总还是有人因落后而吃不饱的。

    到了过苦日子的时候,大桶饭改成了钵子饭,4两(老秤:16两一斤)一钵,一溜儿放在食堂边搁着的竹木蒸箅里。学生们每人每餐一钵,余下的发一两二两的饭票,可以另到厨房的窗口去加饭。

    学校厨房大罾蒸出来的饭,总是有差别的,都是一样大小的钵子,却有的多点有的少的有的稀松有的干硬。这是因为蒸饭师傅用量筒往钵子里放米时做不到均衡,有平有缺;还因为他们用皮管往钵子里加水时也做不到均衡,有满有欠。这个,我多次参加帮厨劳动,是知道的。

    那个时候的中学生,每人每餐一钵,绝不多拿,要多吃用饭票到厨房去兑,是做得到的,也很自然,从没有见过听说过有人违规。但是,要天天饥肠漉漉的他们不去对自已的那一钵饭做选择,委实是有些难为了。基于此,每到吃饭时冲锋在前抢先选饭便成了很多很多同学的必然功课,我很多时候也是这些同学中的一员。于是,便有了下面的令人遗憾叫人心酸的情景——

    吃饭的铃响还差很久,食堂门前就挤满了拿着筷子调匙的学生。拥挤是拥挤,却没有喧闹,默默地,只偶然听得到筷子调匙敲击的声音。

    铃声一响,食堂门一开,学生们便潮水般地涌了进去。在放饭的竹木蒸箅前,大家都挑满一点的钵子拿。有的挑着了,不满意,放下另外再挑。有的不停地翻拣,久久不肯离开,也顾不上后面有人等着。还有分开众人勇猛往前挤的、拖拽饭钵时将其他钵子弄到了地下全然不管的……。

    开餐过后,一片狼籍。竹木蒸箅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些剩有焦米干饭的钵子,更有饭粒饭团坨坨点点撒落其上;再看地下,碎裂的陶钵四外散落,摔出的米饭有的已经碾踏成泥。至于门被挤破的事,也常有发生,有时是碎了玻璃,有时是掉了门页。但神奇的是,它从来没有弄伤过人。

    据说,学校领导为这事曾大伤脑筋,也曾想狠狠地处罚几个肇事的同学,但当他们望着面黄肌瘦黄皮寡瘦的学生,又回望一下自已和老师们那远非健壮的肌体,便只是默默地采取了一些相应的怀柔措施,深深地留下了几声叹息。

    这般情景,持续到什么时候有了好转,我不知道,因为那个时候我必需为家里挣钱,只读到高二便自动退学离开了学校。  

    『家史小贴士』

    ⊙发表家史文章请注明【百姓家史】,为避免遗漏发帖后留言或@值班编辑05

    ⊙『请点击阅读更多百姓家史文章』

    ⊙『敬请关注百姓家史微博』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2 09:44:41    跟帖回复:
   沙发
稍后继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3 10:16:22    跟帖回复:
3





    饿痨了  到处寻觅不花钱的“副食品”

    那几年,我家里很穷,给我的零花钱极少。有时候回家过星期天,除了吃几餐母亲挨着饿省给我的饱饭,给我两元三元的我还想着买一两本书,这在我的另一篇关于我和书的故事里有说,不赘述。因而,我是没有资格买副食品吃的。况且,副食品商店里除了糖粒子,品种有限的糕饼也都是要粮票的,我哪里有?

    一天十四、五两(老秤)不到一斤米的饭,吃着缺油的常为白菜萝卜南瓜一类的菜,绝大多数同学一个个都成了“饿痨”,我算得上其中最突出的。记得有一次,我将回家省出的饭票悉数拿出,一餐便吃了三钵半共计十四两米的饭,获得了班主任黎德英老师在班会上的严辞表扬:“有人一餐就吃了十几两米的饭,……简直是饭桶(大意)!”当时,我羞得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后来便也释然了,我羞只因为她是女老师,如果是男老师这样“骂”我,我便会有一种男子汉的自豪感。

    饿痨了,又没有钱没有粮票买,我便和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在学校周边的农村到处寻觅不花钱的“副食品”。功夫不负苦心人,我们还真遂了一些个意愿。现述录如后,以作纪念。

    生泡鲜胡葱:蚕豆儿花开的时候,野生的胡葱也在蚕豆地里茁壮地生长。它们有野草般地活力,却比野草温柔了许多,白白的茎,绿绿的叶,鲜嫩撩人,香气扑鼻。采集胡葱很简单,找到一丛只要连根拔将出来就是了,胡葱的根是个带须的小小球体,很有嚼头。采集回来后,清洗干净并稍稍沥干,然后置于盆中加上开水烫泡一会儿,捞上来盛进碗里,放点酱油,搅拌几下,就可以开吃了。这东西开初吃几筷子还觉新鲜爽口,吃多了便有些反胃,肚子不舒服。但更不舒服的是肚子饿,因而这遍地生长很容易找到的胡葱,便成了我们副食品的首选。

    风干生洋姜:它的枝叶要比土姜粗大茂密,地下生长着的块茎也比土姜繁盛高产,没有土姜的辛香生辣,松脆味淡而略带土腥味。洋姜没什么大用,不讨人喜欢,因而人们并不刻意去种植它,在我的印象中,它是漫地里生长着的,带把锄头或洋铲出门,在野地里田坎边山脚下都能找到。每每一挖,就能挖个满满一书包。洋姜虽没什么大用,却能生吃,能饱一饱肚子。特别是将它风干放蔫以后,便生出了一种甜味,吃起来脆生生甜丝丝地。我们的床脚下,时常散开摆放着一些挖来的洋姜,课余和饭后,它便是我们的零食和餐后点心。

    野地红薯根:说是野地,实际是指农家收获后的红薯地。过苦日子,红薯是十分金贵的东西,农民收获无疑是非常仔细的,很少遗落。但百密一疏,拉下个一二也还是有的,既算没有整个儿的,还有红薯根呢,红薯根可比洋姜好吃得多!在收获后的红薯地里,我们时常要呆上大半天,踢开翻卷的泥土搜索,拔弄遗落的藤叶寻找……阳光暖暖地,秋风轻轻地,伴随着我们的身影,倾听着我们的声息。幸运的时候,我们能找到一个两个或好几个完整儿的红薯,其中也不乏个头儿大的!每每这时,我的心便嘭嘭地跳,是高兴也是徨恐,高兴是有了好收获,徨恐是怕农民看见了太难为情。

    田边菜苔子:秋末冬初,一些被无心撒落蔬菜种子的田边地角,蔬菜抽苔了。其中的白菜苔、红菜苔最好吃。我们发现,它们不仅用油炒熟了好吃,也能生吃。掐下一根菜苔,剥皮去花,便可以吃了。嫩嫩地、脆脆地、甜甜地,还有股清香。我们秋游冬逛,这便成了旅游食品。

    落藤西红柿:西红柿是学校学生学农种的作物,那时候在常德还是个稀罕物,人们叫它洋柿子、洋辣椒,非菜非果是果是菜,但并不时兴。我们吃西红柿,当然是只能捡着吃收获了一茬后落藤的,吃好的那叫偷吃,很丢人而且要受处罚的。这落藤的西红柿是来不及成年的,又小又青还有股涩味。不过,时刻饿着肚子的我们,能尝个鲜也算是不错了,还挑剔什么呢?很遗憾的是,当年我还真没吃过那又红又大的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4 08:40:21    跟帖回复:
4





    馋吃月饼和偷吃红薯

    记得二中也曾发过副食品,那大约是1960年的中秋节,每人半斤两只月饼。头天听说,第二天中午发。等待期间,我简直有点神魂颠倒,睡觉时辗转反侧,上课时脑壳里一片空白,只盼着那油亮亮香喷喷的月饼发将下来。

    当时,我参加了去德山某副食品仓库领月饼的搬运队伍,大家在用板车将月饼拖回学校的路上,欢天喜地,一路小跑。

    终于,月饼发到手了,是厚厚的撒上芝麻烤得焦黄发亮的那种,裸个的,没有精美的包装,但在我看来,那已经是天底下最美好的食物了。

    拿在手里闻着、嗅着,那月饼的香气扑进了我的鼻孔,甜味钻入了我的咽喉,我终于忍不住咬下一块来,本想着细细咀嚼品尝,却只三嚼两咽便吞进了肚里。在下第二口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要留下来慢慢地吃。于是,拿一块纸将两只月饼包了起来。

    过了一会,改变了想法,吃一只留一只吧!于是,狼吞虎咽地吃完了一只。再下来,觉着吃这一只还不过瘾,肚子的角角似乎都没填满呢!干脆,把另外那只吃了算了,留着是吃,现在也是吃,不如现在吃过瘾点,一次吃饱!经过一番激烈地思想斗争,嘴馋斗倒了儒雅,饥饿战胜了斯文,没多大会功夫,半斤两只月饼全部干净地落下了肚。

    回头问同学,绝大多数莫不和我一样,速战速决,连一点渣渣也没剩下。当然,也有留着一个半个的,那都是些女同学。一个女同学还说,要留着带回家给爸爸妈妈吃一点,真是令人敬佩景仰到如今!

    前面说到过,月饼是我们学生自已用板车搬运回来的。其实这很平常,那时候最兴勤工俭学,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一两个半天搞劳动,不是扫地抹灰搞卫生那种而是地地道道的力气活。我就曾进过厨房,上过砖窑,给猪打过湖草,帮农民插秧割稻……这其中,学生们最喜欢的是搬运红薯!

    红薯是国家作为计划口粮搭配进来的,记不清是五斤、八斤还是十斤折算一斤大米了,反正,到了收红薯的季节,搭得很多。这些红薯,基本上都是我们学生用板车从粮站拖运回来的。我没有学校用汔车运过东西的印象,只记得那时候进学校大门要上几十级石阶,且大门外没有能通汔车的大道。

    我那时候个儿较高,身体也壮,算得上勤工俭学的主力,搬运红薯自然少不了我一份,我很高兴。为什么呢?因为第一,可以得到二两(老秤)饭票的补贴;这第二嘛,敞开了说吧,就是有机会偷着吃一点!

    红薯运回来后,我们一筐一筐地往仓库里抬,随着红薯堆的不断增高,我们的力气也越来越弱,更要命的是,肚子也开始叽里咕噜作响,十分地难受起来。望着那一个个黄的红的带土的不带土的可以生吃的红薯,肚子里似乎伸出了一只手来!

    行运的是,往往在这个时候,监秤的老师,带队的老师,忽然间都不见了!这给了我们一些想偷吃红薯的同学以可趁之机。我们一个个开始动作起来,有的将那不带土的拣出一个来在衣服上擦拭一下就啃,有的连这样做也顾不上赶忙用牙齿耙拉边去皮边嚼,有的想往衣袋里装一个但实在太现形只得又掏了出来……我属于第一种,啃嚼吞咽之间,只觉得脆生生甜滋滋的,竟然毫不在意那土腥之气。遗憾的是,这生红薯吃起来很费时间,在监秤和带队的老师返回来之前,能吃完一个两个中不溜儿大的就算是傲角色了。可怜见的,付出的竟是出乖露丑提心吊胆!

    后来,学校领导还是对此事作出了批评,但没有处分人。不过,当时正申请入团的我,直到退学也没有入成,据说是被延长了考验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5 09:57:50    跟帖回复:
5





    父亲来看我  两人共吃一碗面

    父亲终于来看我了。他是沅水上的老船工,掌梢(舵)的,在行里很有些名气,风里雨里水里浪里,常年不得闲。他来看我,自然很不容易,自然,我十分地惊喜。

    相见在学校的传达室,我叫了一声爹,他应了一声,黑黝黝皱巴巴的脸上绽开了笑容,但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摸着我的头,我感觉他的手粗糙劲爆,温温的暖暖地。

    我请他去学校里面看看,看看我的教室和宿舍,他说不了,晚间船就要起锚,他得尽早赶回去。他说看到学校外面有餐馆,快中午了,我们到外面去吃点。

    小时候,父亲每行一次船走一趟水回到家里,总要带我去上一回馆子,吃有浇头的粉面和糖馅肉馅的包子,有时还炒上两三个菜,叫上一杯酒,他慢慢地坐喝,陪着我看我狼吞虎咽。那时候,是小孩子的嘴馋。这回,是小伙子的实实在在的饥饿,自然更加地高兴,便赶紧跟着父亲去了。

    离学校不远,有条因轮渡码头而兴的沿江小街,人称“老码头”。此时的小街并不兴旺,数十栋木板屋和红砖房沿街而立,多为居家,少有铺面,更无市声的喧哗,只有那狭狭地凹凸不平地青石板路面,留存着些许古朴和热闹。

    我跟着父亲进了一家国营饮食公司的小店,店里卖饭菜也卖粉面,但食客不多,服务员和厨工都很清闲。见我们进来,一位大婶服务员站起来招呼我们落座后,问我们吃什么,并说都是要粮票的。

    父亲没有忙着答话,只顾掏出他那青绳锁口的蓝布钱袋来看。小一会,我见他站了起来,在对襟上衣口袋里、外裤口袋里掏摸着,额头上渗出了汗珠。很显然,他是丢了钱或者粮票。在确定没有什么结果后,父亲便对大婶服务员说:“你们这里有议价饭卖嘛?”所谓议价饭,便是以钱来折换粮票的饭。

    大婶遗憾地摇了摇头回答:“没有啊,上级不准卖议价。”

    父亲没有再多问,只是递上最后找出来的那张小纸片——二两粮票,说了句:“那就来一碗宽汤的红烧肉面条吧。”所谓“宽汤”,就是多加点汤水。

    “宽汤要得,只不过没有红烧肉,只有光头的。”大婶说到那没有浇头(菜码)的光头面,又遗憾地摇了摇头。

    父亲无语。

    见到父亲那尴尬而又苦楚的样子,我赶紧说:“光头的要得,光头要得的。”父亲没有吱声,那大婶则温柔地看着我,连声说:“这学生伢不错,懂事,好懂事。”

    面条端上来了,碗很大,面条不多汤多,上面飘着点油花子葱花子。父亲把它推到了我的面前。

    我很饿,时刻是饥肠漉漉的。这碗面于我,无疑具有极大的召唤力吸引力。可是我不能一个人下肚,因为还有父亲,我们两个人只有这一碗面。

    父亲也是饥饿的,原本一个体重百三四的精壮汉子,而今只剩下百十来斤身躯,原本矫健的身手,也显得迟钝了。为了家人,父亲不仅于江湖行走间忍饥挨饿,省下些粮食拿回家里,甚至还不惜放下尊严麻起胆子干过偷窃的“勾当”,我曾经看到过他搬回家两个扑水的腌菜坛子,上半截盖的腌菜下半截盛着大米,那是他运粮时偷偷从船上“扫”来的。为此,我的心曾经跟他一样扑通扑通地跳过。

    我站起身来叫了服务员一声婶婶,请她再拿一只碗来。大婶立刻走了拢来,看来她一直在关注我们,反应很快,也很明白我的意思。

    大婶说了句“我去帮你们匀成两碗”,便拿着那碗面进了厨房。

    不一会,大婶端着两碗面出来了,在我和父亲面前各放了一碗。很显然,这两碗面绝不是一碗面里匀出来的,它多出了不少。大婶看出了我的诧异,便对我说:“我请厨房师傅给你们加了点落汤面条,你们两爷崽莫嫌弃。”落汤面是大锅下面时没能及时捞起而落在锅底的短碎面条,同样是好东西,但不知大婶为什么说这话时却眼眶里闪着泪光。

    这一刻,父亲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听到大婶这么说,便连声道起谢来。而后,他一边和我吃面,还一边絮叨着:“好崽……好……到底是读中学了……”

    这一餐,我和父亲虽然共吃的是一碗面,却觉得很满足,很饱,胜过天下的一切美味佳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6 09:51:26    跟帖回复:
6






   退学之后 继续享受饥饿

    1961年夏,父亲在病榻上躺了数月后辞世。他去得很安静,没有像一般人那样的水肿,相反地只剩了一付骨架。我背起他的遗体到堂屋安放时,感觉轻得可怕而又可怜,禁不住泪如泉涌。

    父亲故去后,家里失去了经济支柱,我也因此结束了我的中学生活,退学回家了。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因从此失去了读大学的机会,如现在这样痛彻心腑的遗憾。只是觉得,饥饿的中学生活终于完结了,我要劳动、挣钱、吃饱!

    然而,事情并不如我想象的那样美好。家里多了一个劳动力,并不等于增加了一份稳定的收入。而且,那“苦日子”威风依旧,我们一般草民,就是有了钱也难以买到足以填饱肚子的食物。因此,我和我的家人,继续享受着饥饿。同时,为着拒绝这种享受而东碰西撞,使尽招数。

    首先是,我打零工挣到的钱,终于可以使我和家里人上馆子喝甜酒了。这段话,现代人可能不理解——这“甜酒”有那么稀罕嘛?是的,稀罕!当年,这甜酒称罕、很稀罕、特别地稀罕!这是因为,它是市面上唯一用粮食制作而不需用粮票购买的食物。虽然,它端上桌时只不过是一碗沉浮着能数得清米粒数量的汤,但人们还是趋之若鹜。

    当年,这种每碗一角五分的米汤,还是由国营饮食店定时供应的,卖完为止,恕不加餐。于是,每到有甜酒供应,便有了种种的热闹景象。其一是食客蜂拥而至,似乎大街上的人们都是等着喝甜酒的,一瞬间便集聚拢来了;其二是店内的每张餐桌都被围了个一层又一层,坐着的人还在喝,他背后站着的已在蠢蠢欲动抢桌位了。而最外一层的,则伸着脖子观察着,生怕误了站于坐客背后的时机;其三是每张餐桌上都密密麻麻地满摆着一碗碗的甜酒,一片热气腾腾。那碗非常地秀气,比茶盅也大不了多少。一碗数十米粒,对于饥肠漉漉的人们来说,只不过是个心理上的慰藉。一个人来个十碗八碗的,也算是吃上米饭了,尽管那饱肚子的只是一些水!

    但即便如此,我和我的家人也不能经常去凑这个热闹,因为我们没有这么多的钱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6 11:41:07    跟帖回复:
7
看过,了解那个时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6 12:38:53    跟帖回复:
8
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6 15:18:24    跟帖回复:
9
记忆中一碗面的味道。这也是往事的味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6 21:20:43    跟帖回复:
10
饥饿 上山下乡 下岗  都是享受
都是老蒋害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6 21:42:33    跟帖回复:
11
d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6 22:55:35    跟帖回复:
12
    谢谢各位网友关注,特别谢谢网友的跟帖回复。此文还有一段续写,还望各位网友不吝指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7 00:03:26    跟帖回复:
13
我是八十年代生的,感觉我小时候比你应该好那么一点点,只是一点点,我们那里太穷了。记得小时候吃玉米面的馒头,菜还没有油水。如果能吃一回白面馒头,我干吃能吃四五个。现在想起来都佩服自己。头上生虱子,擦屁股都用土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7 08:33:56    跟帖回复:
14
    我七十年代末念的高中,来自农村,感觉像楼主那样能拿着粮票,拿着钱到食堂买包子馒头吃的城里人简直是天上人了,我上高中两年除去学费,算上交通费(基本光脚行走)没超过十元的。我们上学那时自带米和干菜的,到食堂蒸饭一餐能吃半斤省着只下三两,想着家里父母兄弟下地干活还吃不饱呢,开学时扛的一尿素袋极干的霉干菜就是整学期的菜了,想着万恶的社会工农差别太大,农民就是弄命,成天卖命干活一家人还吃包饭的。转眼三十几年过去了,我上学时那么惨可个却张到一米八,去他妈的补钙补铁和补锌,霉干菜养成我健壮的体魄,快五十的人一生极少上医院看病的。现在生活富足,可一生值得回忆的还是艰辛的高中时代,苦难是财富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7 08:34:34    跟帖回复:
15
朋友是抵抗忧愁、不愉快和恐惧的保卫者,是友爱与信赖的罐子。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百姓家史】我的中学 享受饥饿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