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白纸黑字mook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百姓家史】赵宗彪:《最后的抗战老兵》(节选)
26056 次点击
44 个回复
白纸黑字mook 于 2012-12-25 13:58:1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赵宗彪,1964 年生。浙江天台人。现任台州日报报业传媒集团副总编辑。出版有文集《台州人的素质》《三国笑谈》《大地与人》等。

    一个人的命运如果不能由自己把握,他将作什么选择?

    一个江南的世家子弟,为了不做亡国奴,毅然投笔从戎,进入了黄埔军校,成为抗日战争中的铁血战士,转战于印度、缅甸等海外战场。作为国军少校,他在南京亲历了日寇的两次投降仪式。当内战的烽火点燃时,作为中国人,因不愿将枪口对准同胞,他决然地选择了避回故乡。改朝换代的大革命到来时,他因为家中的田产,以地主的身份沦为了贱民。“肃反运动”的到来,让他从城市贫民变成国民党的残渣余孽,成了西北青海湖边一个失去自由的囚徒。30多年的牢狱生涯后,他重新回到江南的故乡,生活困顿,甚至于到了捡拾死人衣服的地步。但是,面对要承认自己是“俘虏”才能得到的救助,他平静地选择了拒绝。他现在每天凌晨两点到早上八点念佛经,并以此谋生。对过去的一切,他已云淡风轻。

    ——这一切,就是92 岁的“驻印新六军抗战老兵”袁祥彬的人生轨迹。

    袁祥彬先生,是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县仅存的20 名抗战老兵之一。而在7年前的2005 年,这样的老兵,天台尚有60 多人。而就在我采访袁祥彬先生的那几天,又有一位名叫叶万火的抗战老兵走了。

    如果仅从外表看,袁祥彬老人与一般的九旬老人没有什么区别,他面容清癯,身形消瘦,但步伐依然坚定,从他的步伐中,依稀可以看出军旅生活在他身上的留痕。

    天台是袁祥彬老人的故乡,也是笔者的故乡,李白的“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去”写的就是这里。这是典型的山区县,素以民风强悍著称。史书上说天台人“风气刚劲,志士尚义,百折不回”,民国《天台县志稿》称:“天台人,多聚族而居,重宗谊,善团结”,有“好勇斗狠之风”。好斗之地必出骁勇之士。1942年5月,曾一次性就有1445个天台子弟报名参军,组成“天台兵团”奔赴抗日前线,一个小县参军人数竟为全省第一,天台由此成为浙江省抗日模范县。

    在整个抗战期间,当时总人口23万人、男丁只有12万的天台县,共有7600多名子弟参加国军,其中为国捐躯的天台子弟有1462人,占整个台州抗日烈士的三分之一(台州县及市区共有3905名国军将士战死于抗日战场,其中3名将官)。

    那些没有牺牲的抗日将士们,一部分在抗战结束后,参加了内战,战死于内战战场;一部分成了解放军的俘虏,收编在共产党的军队中;还有的,则在新中国成立前夕去了台湾。  

    收编在共产党军队中的那些老兵,有的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战死在异国的土地上;那些幸运的,在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回到祖国,作为新中国的退伍军人,他们的生活一般都有了保障。

    生活得最不如意的,是当年抗战结束后回家,没有参加内战的抗战老兵们,在新中国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大部分人难逃劫数。“劫后余生”的袁祥彬老人就是他们中的一个代表。

    袁祥彬老人的经历堪称传奇,或者用“坎坷”二字形容更为准确。他是现在还活着的20 位天台抗战老兵中,唯一参加过印缅远征军的中国军人。

    从抗战英雄到“历史反革命”,他的青春岁月,一部分耗在抗日战场,大部分耗在了劳改农场,他在青海湖待了整整30 年,直到1988 年才回到老家,而此时,他发已白牙已松。去劳改时,儿子还在牙牙学语。回来时,儿子已是满面尘灰的中年菜农,而他的两个女儿,在离乱的年代里,因为无法养活而送了人,大女儿至今杳无音讯。

    这个抗战老兵的身后,有太多的故事,亦有太多的不幸。

    2012年1月26日下午,整个天台县城还弥漫在欢天喜地的过年气氛中,我走进浙江省天台县城关新华巷6号的一所百年老宅中,第一次拜访了袁祥彬老人。

    此后,我又同袁祥彬老人进行了面对面的7次访谈,谈话一次比一次深入,在20多个小时的长谈中,袁祥彬老人也从最初的拘谨、对我略带戒备,到完全敞开心扉。

    历史太过沉重,又太过无情,在大时代中,每一个人都被命运的洪流裹挟着,个人的力量显得那么微弱。袁祥彬老人的一生仿佛没有起承转合,就直接被命运的抛物线甩出了预定的轨道。

    老人家的方言口音很重,所幸笔者是其同乡,无任何语言沟通障碍,下面就是笔者与老人家的访谈实录——

    ※ 黄埔军校的年轻学员 ※

    (1月26日下午,晴天。我在朋友梁立新带领下,来到袁宅。袁宅就在天台县城关赤城街道办事处对面,容易找到。这是座典型的江南四合院,以前是大户人家的住宅,气派不凡,石料精细,木工考究,到处是雕梁画栋。

    袁宅木门紧闭,但未上锁。我们在门外高叫“袁老先生!”“有人吗?”均无人答。

    巷子外锣鼓喧天,立新兄说,是否老先生在外面看热闹。转出门外不上一百米,居委会门前小广场上,正在演出民间戏,送福禄寿禧的讨口彩节目,围观者有上百人。没看到老人。

    回到袁老家门口,推门喊叫,还是没有音讯。立新兄掏手机给上次带路来袁老家的朋友打电话。朋友说,他耳朵背,没听到,没锁门,人肯定在楼上,你们直接上去好了。

    我们推门而进,从窄而陡的木楼梯上去,老人家果然在楼上桌前木椅上肃然而坐,左边是玻璃窗户。

    袁老站立相迎,精神不错。他与立新兄是第二次见面,还有印象。我们说明来意——想请老先生讲讲自己的经历。

    第一次的访谈,是在袁老的楼上进行的,其他的7 次访谈,除了一次在楼下,都在袁老楼上的书房进行。书房是老式木楼板,有两个书架,上有一些抗战的书,中国古典文学的书,医学的书,还有武打小说,他说是孙女的书。今年的挂历是抗战题材的远征军的黑白照片,二月份是一个中国士兵在晨光中吹号。这个画面一下子就把人带到战火纷飞的年代里。)


    赵:我在网络上看到您的事迹,您的故事非常动人。想请袁老先生说说以前的经历。

    袁:没有什么好讲的。以前也来过一些人,向我了解抗战的事,我说了一些,后来他们发到了网上。我也看过一些,明显把我拔高了。

    赵:听说您出生于官宦之家,祖父是同盟会员,浙江省重点中学天台中学就是您外公创办的?

    袁:是的。我祖父叫袁英桧,在上海办过秀兰书院,参加过同盟会,后来,为躲避清政府的抓捕,变卖书院,回到杭州,死于杭州。

    我父亲叫袁受廉,有三个兄弟,他是长子,还有三个姐妹。

    我外公叫王文柱,又叫王禹生,是清朝举人,办了天台中学。我们家在天台已历七世,祖上做过官,当年产业很大。民国时,天台要建县图书馆,地产就是我家送的。

    赵:您是富家子弟,是地主家的二少爷,有文章说您家直到“土改”时,还有田500 多亩,房屋200 多间。有这么多吗?

    袁:有没有500 亩田我也不清楚,但是,如果包括山林面积,肯定远远不止这个数。田到新中国成立时可能没这么多了。听父辈说,那时天台城西边造第一座木桥,全部木料都是我们袁家的。为了木桥的长远可用,特地划出50 亩田,以租息来维持这座桥的日常维修运行。

    我们家田产的确不少,田产在那动荡的年代里,损失很大,主要是土匪将我们的管家请了财神(指绑票——赵注),怕赔人命,家里将新昌的几个庄园田产都卖了赎人。我祖上在新昌做过知县,我们家的田产,主要在新昌。到“土改”时,分到我名下的只有20 多亩,我就成了地主。当时十几亩就会划为地主。

    赵:您父亲呢?

    袁:他也是地主。当时我哥哥在外面工作,我在家做裁缝。我父亲、两个叔父和我,共四个地主。主要是我们太老实。有的人不登记,就没事的。

    赵:没想到卖田地吗?

    袁:家里人口多,就靠地租过日子,父辈三兄弟尽管说分了家,但是,房产、田产都不分,还是合家,有20 多口人,不敢卖。当年叔叔曾卖掉新昌的部分田产,奶奶知道了,马上跑过去干涉。所以,一直到新中国成立时,田产还有一些。

    赵:房子有那么多吗?有200 间吗? 200 间可是了不得的数字。

    袁:房子有没有200 间,我没数过,但是,(他用右手划了一个大圈)城里这边上的,都是我们袁家的,有五六个道地(即四合院——赵注)。如果数间数,200 间估计没有,大约150 多间。新昌那边的,我也不清楚,当年都是父亲他们在管理。

    赵:您家里是否在县里很有势力?

    袁:当时算是上等人家的。除了有田产之外,舅公也很有威望,他叫陈钟祺,字敏璘,号一阳,是我奶奶的弟弟,同我奶奶很好,人称天台的宋江。他留学过日本,参加同盟会,是辛亥革命的功臣,当过两届的省议员,见过大世面,在县里有很大的影响力。他运气好,在新中国成立后“土改”前就死了。有一件事,说起来好笑,就是我哥哥10 岁就当保镖了。当年县里有一对男女,订了娃娃亲,后来,女方悔婚了,男方也没办法。女方另嫁他人的时候,男方决定来抢亲。女方同我家是远亲,怕路中抢亲,就让我哥哥参加送亲队伍,让他坐在高头大马上,两边各有一个壮汉保护着,防止他从马上跌下来,走在送亲队伍的第一个。想抢亲的一看,是袁家的人保护,就不敢抢了。说起来还真好笑(笑)。

    (这时楼梯响,上来一个年约六十的妇女,高声地问袁老:“经念好了没有?”袁老看看我们,说:“没有没有,你下次再来拿。”妇女同我们说,他年前说好的,肯定念好了,因为你们在,怕受打击。我赶忙对老先生说:“念经是好事,我们都支持。以前我祖母也天天念经,是好人。现在也没有打击了。”但是,老先生还是不松口。妇女只好怏怏而走。走前小声地对我说:“他胆小,你们在,不敢拿出来。那我明天再走一趟。”)

    赵:您有几个兄弟姐妹?

    袁:有8个,兄弟6个,姐妹2个,长兄叫袁祥铭,长我5岁。他也先于我到部队当兵,后来一起读黄埔,在不同的部队参加驻印度远征军抗战。他学的是开汽车,懂技术,不是打仗的,后来参加起义,归了共产党。以后却又被遣返回家,在电厂工作,上世纪80年代去世的,只有66岁。还有一个弟弟去年(2011年)刚去世。其他的四个兄弟都还好。一个弟弟在淮阴,当年也是跟大哥出去的。我还有很多表兄弟,像高汉(原北京电影厂副厂长——赵注),在北京,像曹天风(诗人,革命党人,抗战时周恩来到浙江绍兴,他代表绍兴士绅迎接,并与周有诗词唱和。——赵注),都有名。俩姑丈一个叫曹国栋,一个叫曹宝钜,都是(国民党)天台县党部的领导。

    赵:您出生于哪一年?

    袁:我生于1921年7月6日,农历是6月19日。

    赵:我看1988 年12 月31 日签发的您身份证上的编号是332625210723001,您的生日应该是1921年7月23日,2000年11月4日填发的户口簿,也写着是1921年7月23日生,号码是332625192107230015,但是,您的退休工作证是却是1929年2月出生,差了8年。哪个更准确?

    袁:我不知道他们填了什么。但我知道今年是92 岁了,我属鸡的,我每年的生日都是以农历6 月19 日过的。青海劳改农场上的时间,可能是想让我迟几年退休。

    赵:您几岁开始上学?

    袁:四五岁开始,开始念的是私塾,跟舅舅念,地点就是他家的堂前(即客厅——赵注),有20 多人一起。读了三年,这时天台有了第一所文明小学,校长是个女的,叫袁品真,我就转过去了,因为读过书,就插班在三年级开始读小学。小学读了三年,转到天台中学上初中。

    当时的天台中学只有初中,没有高中。初中读了两年,就去育青中学上高中,上到了二年级。这时,上海、宁波、杭州等地相继沦陷,大批学校的学生与老师迁到了天台,上海的大公中学也迁来了,天台中学才有了高中。以前能读高中的人非常少。

    赵:放着好好的富家子弟不当,为什么高中没毕业就想到去考军校?

    袁:当时是机缘凑巧。一是书没办法读了。常常跑警报,因为日本人的飞机要来丢炸弹,为了安全,我曾经陪奶奶到赤城山尼姑住的山洞紫云洞里待了一两个月。外地常常有难民逃到天台,诉说敌人的残暴。学校里老师也天天报告日寇的暴行,我们高中的同学都热血沸腾,希望为国家出力。哥哥早就出去当兵了,他当兵时学的是通讯,已经在上饶工作。二是在我舅公陈钟祺家看到《东南日报》上刊载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十七期的招生广告,还有五省招生办主任应西给舅公的信,要求协助招生的。应西是仙居人(与天台同属一个专区——赵注),少将,省议员,同舅公是同乡加省议会同事,信中要舅公介绍有文化的学生来考试,条件从宽。我马上报了名。舅公到学校一动员,又有20 多人报了名。当年一起去的人,都是天台人,现在只有我活着。舅公给应西写了一封信,由我带去。家里还叫我带了一点茶叶给应西,作为礼物。

    赵:您母亲支持您去吗?您才17 岁。

    袁:支持。国家要被日本人灭亡了,我是中国人,是男人,当然要去打仗。她很支持。何况,又有舅公的介绍,而且大后方也有家里的亲戚,所以,她也放心。她给了我6 块大洋当路费。她说,要听长官的话,打完仗就回家。

    赵:后来回家,她还在吗?

    袁:我在成都军校学习时,母亲就去世了。得到消息,我非常悲痛,也想回家。但是,当时长官不同意我回家,说是国难当头,当尽大忠。那时要回家,路上也充满风险,起码也要一两个月才能到达。我只好痛哭了一场。所以,离家后,再也没有见到母亲。

    我出去考试的那一年,是1937年12月杭州沦陷之后,当时是1938年,天气不冷,不是冬天。

    赵:一同去的人都录取了吗?

    袁:都录取了。因为有舅公的介绍信,放宽了条件。考试的路途非常遥远。我们从天台出发,到绍兴坐的是木炭车,就是要手摇发动,以车背上的木炭作动力的老式汽车。到绍兴后,再坐火车到江西上饶参加考试。考试是在敌机的炸弹声和我军高射炮的轰鸣声中进行的。报考的人,大多是江浙沪一带的学生,录取后就是军人了,共有2000多人被录取了。我哥哥当时也在上饶,他在做通讯工作,这次也参加了考试,也被录取了。

    我们开始向成都军校所在地行进。长途跋涉了两三个月。有时走路,有时坐车。因为上有日本飞机轰炸,下有地面战场要绕开。我们避开战火纷飞的南昌,取道临川、新余、分宜、萍乡、丰陵,绕道至长沙,接着乘火车到广西桂林,再辗转到贵阳、重庆,最后才到达成都军校。路上非常辛苦,有的学员死于疾病,有的死于炸弹,也有的吃不了苦,半路跑掉了。

    赵:一到就学习吗?

    袁:先进行复试。我因为年纪只有17 岁,到学生队学习,后来编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17 期第二大队,一般称黄埔17 期。同学都是江浙一带的人,我们二大队的队长是张建冲,他是东北人,黄埔14 期的学长。我在二大队学了一年,课程是炮科,因为炮科要测量计算,必须有文化基础。

    赵:学习的地点在哪里?学习紧张吗?

    袁:我们军校的地点在成都。当时的成都涌进了大量的机关,办公地点基本上都放在寺院、祠堂等处。总队驻在草堂寺,住不下,我所在的分队住青羊宫,离城区近,同学校也近,操场很大,是清朝的时候就有的,每周去集中一次。学习很紧张,因为到处要人,学了一年就毕业了。

    赵:毕业后马上就工作吗?

    袁:没有,先是留在军校带新生团,也是带后来的学弟们。不到一年,才去新岗位。我被分配到重庆防空司令部,驻防于朝天门,授少尉军衔。我们的长官是临海人,从美国留学回来的。

    赵:所有的同学都有地方去吗?

    袁:不是的。有的同学到部队后,因为没有尉官的职务,不愿干,也有回家的。

    赵:听说当时的军校毕业生都有一把佩剑。您有吗?

    袁:有。这剑是成仁之用,意思是不胜就死。也就三十多公分长,上面镌刻有“尽忠成仁”四字。以后带回家。新中国成立后,父亲怕受牵累,把它埋哪里了,还有几个勋章,都没有了,或者谁拿走了。还有照片等,都没有了。留着非常危险。

    赵:您的哥哥以后去哪里了?

    袁:哥哥先是在成都的黄埔军校学习,后来在成都的机械化学校学习,他从贵阳出国去印度。但我们在印度没见过面,双方都不知道兄弟在那边。他在那边是战车营的搜索排排长。

    赵:到印度去是自己要求,还是上面指派?

    袁:自己要求。因为当时都是热血青年,都希望为国立功。作为远征军,也特别希望有文化的青年去。因为当时教育不普及,绝大部分士兵不识字,命令也看不懂。有中学文化程度的,更是少数,在部队里非常抢手。所以,我一报名,就批准了。还有许多中学的毕业与未毕业的学生,都投笔从戎了,号称“十万青年十万军”。

                                                                《白纸黑字》编辑部供稿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5 19:44:34    跟帖回复:
   沙发
   向 92 岁的驻印新六军抗战老兵袁祥彬致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5 20:43:16    跟帖回复:
3
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5 21:16:35    跟帖回复:
4
抗战者,国之英雄也!致敬!政府应善待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5 21:17:34    跟帖回复:
5
致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5 21:21:53    跟帖回复:
6
    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5 21:43:16    跟帖回复:
7
致敬,抗战老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5 21:49:01    跟帖回复:
8
向老兵致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5 22:25:31    跟帖回复:
9
向抗战英雄致敬!祝袁老健康长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6 02:14:43    跟帖回复:
10
新六军应是廖耀湘的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6 08:19:11    跟帖回复:
11
向您致敬,历史的不公平代表不了什么,您比起那些道貌岸然的爱国者更可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6 09:31:20    跟帖回复:
12

向 92 岁的驻印新六军抗战老兵袁祥彬致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6 09:44:39    跟帖回复:
13
支持,继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6 10:12:35    跟帖回复:
14
敬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6 10:14:42    跟帖回复:
15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吉普赛 2012/12/26 2:14:44 的原帖:新六军应是廖耀湘的兵。廖都活不过去,何况他的一个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百姓家史】赵宗彪:《最后的抗战老兵》(节选)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