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393942571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百姓家史】我写我的父母给我讲述的往事-我爱他们
9470 次点击
10 个回复
393942571 于 2012-12-28 20:10:4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 【百姓家史】我写我的父母给我讲述的往事。我的父亲,叫刘国俊,1917年3月生于武汉。我是64年的。是家中的老yao,(打不出这个字。就是最小的吧。)我的母亲十几年前已经去世了。我的父亲仍在。(这是我去年写的,今年贴过来,我的父亲已经在去年9.11日走了,遗憾。)在前不久,我拍了一段视频。就是为了纪录一下真实的历史。在优酷里。以后有权限了就贴过来。父亲的思维现在时而清晰,时而混乱,毕竟是94岁的高龄的人了。但说起往事来,还是激动得手直搓,眼泪直掉转。据我父亲讲:我们世代都是武汉人。我的父亲不是个东西(指爷爷),他是开板厂的。赚了几个钱,就去嫖婊-子。我们这里不是有个“板厂街”么,在我家的左边,都是开板厂的。在我家的右边有个“高兴巷”。都是开“婊子行”的。“高兴巷”。“高兴巷”。进去了就“高兴”。明白了吧。

    我家就住在汉正街旁边的小巷子里,名叫“大水巷”,平行的有条“永宁巷”已经被拆迁了。历史已经被抹去。不谈它了。这名字都是有来历的。“大水巷”与汉水成T字型。民国时,没有自来水。都是从汉水河里用扁担挑水吃。然后倒进家里的大水缸。放点明矾,搅动搅动,水就干净了,叫“镇水”。我家的水缸的口径有1.5米,大半部都埋在黑色的土里。扁担两端的水桶,上下抖动,扁担唧唧喳喳的压得直叫唤,水在桶里荡来荡去,这样子熟手还强一点。生手就不得了了。一桶水上岸,半桶水到家里。你说这路上是不是象发了“大水”的样子,湿濡濡的。我这说的都是日本人还没有来的时候。当时这里的房子都是木板做的,叫“板壁房”。特别怕火。出了事,就是“火烧连营”。我爸现在还教导我们,我们“板厂”有个规矩叫“三场不到”。何谓“三场”:火场不到,打架场不到,杀人场不到。前2场就不说了,现在枪毙人,我46了还没有见过。爸说,在那时候,就推在街当中,当着好多人的面,一脚就跪在地上。掏出个小手枪,在大腿裤子上蹭一下,对着后脑勺就是一枪。“啪”,爸用全身的力气去形容这一响。然后伸出中指头“进去的时候,就这一点,出来的时候有碗口大,鼻子、眼睛、嘴巴都不见了。我说喜宝哇,你莫听电影里的。唬死人的。我不要你去参军。我们屋里的人都不许去参军。你去打仗,让别人坐江山!”

    开“板厂”那来的木材呢。是这样的,湖南人从湖南用船装货到汉口。把货卖了。船就卖给板厂。然后,就是一个光人回去,再买货物再备船,周而复始。板厂的人买船,也是有讲究的,买得好,就赚很多,看走眼了,亏得你破产。那时侯,不是家家户户都买得起船。就象现在的“个体户”。合伙买也是有的。永宁巷码头下面就是大水码头再下就是“宝庆码头”。这可是湖南人打出来的码头。当时湖南人里面有很多做官的,身上都有小手枪的那种。有势力不怕死。难怪是湖南人打下了江山呢。那时侯,为了生存,经常打械斗,我门这里叫“打群架”。家家户户的男人都要参加,不参加你就没有在板厂打工的机会。打死了人,集体出钱安葬。我爸还小,只有十岁左右。当时读书是进私塾。谁不用功就打手心,有个先生,号称“活阎王”,这个先生很是出了几个有名的学生。大家不要问,我也记不倒了。我爸读书就参瞌睡,不上学,放风筝就精神蛮好。家里就索性不要他读书了,就在自己家的板厂里“起钉子”、 “劈柴禾”,这“起钉子”的工具我用过,很好用。父亲说,你们现在看不到这东西了,都用钉锤了,只能起小钉子,我们这是大小通吃:。他放的风筝,我敢说,已经失传了。名字叫“蚊子”风筝,不用骨架,仅一张纸就能飞上了天。不过,不要急,我把它学过来了。在“维纺”风筝展上我都没有见过的。一看这风筝就是“老土”、“原始”的。真的蛮象蚊子。现在的风筝还要竹子做的篾作骨架。我那是只要一张大纸,报纸都行,折上几折,方言是“叠几哈”。安三根“斗线”。没有错,是三根!就可以飞起来了。我带着6、7岁的儿子放过一次。真的是好多老的少的人看,飞上天都说“没见过!”,也有吃惊的说:“这也能飞?!”。板厂的人买了船后,就开始分拆这船,好材料就卖给人家做房子(那时都是盖板子房),做家具。差的就卖做柴禾。有专门的人做这个生意,把大柴劈小,再担出去卖。还有个人,专门和他的手下,划个“划子”(方言:划=摇浆,划子=小木船)。哪家买了船,他就先来“抽头”。我父亲称这个人“张家大哥”,块头很大,都怕他。他只拿船上的最好的一块板子,决不多拿。每天早上趟(方言:趟=摇浆)个划子围着码头打个转。然后就到茶馆喝茶。“张家大哥”很厉害,但却栽在个小问题上,“张家大哥”喜欢吃“獍鱼”,就是现在的桂鱼。这种鱼那有什么刺啊,就是这么的巧,天要绝他,偏偏是吃“獍鱼”卡了他的喉咙,死了,小小的鱼刺却要了这个谁也惹不起的大块头的命。

     “民众乐园”-我们这里的大戏园子,现在还在“铜人像”那儿,也没戏可唱,尽是“摊”“档”在里面卖衣服化姿品了,失去了往日的热闹的底蕴。那时侯没有电影、电视、电脑、卡拉ok,只有京戏、汉戏、楚戏、杂耍、皮影戏、魔术。唱京戏的是梅兰芳。三块现洋一张票,不是一般人看得起的。那时是一票制,进了大门,就是大厅,看大戏;四周,一楼、二楼,还同时唱别的戏和别的节目,就是上面提到的那些。不象现在出去玩,买了一门,还要买什么二门、三门,匡一个算一个,稀烂!三块现洋一张票,是什么概念,爸说:千财万富。有1千块钱就是财主,有1万块钱就是富人了。“民众乐园”每天晚上开张还有放烟火,放了烟火才“开锣”。戏演完了,叫“哑(ya读一声)锣”了,还要放烟火。烟火,和我们现在的不同,它是“扎成一个个的花蓝,再把花蓝悬在天空组成各种图形,锣鼓宣天一起放,想像那个人头攒动的情景,该是多么的热闹。还有“黄包车”(人力车)在街上穿梭,上面坐着有钱的太太和漂亮的小姐,都穿着旗袍,衩开得很高,露出腿上的“玻璃袜子”,在脚跟部戴着金链子,那时也没有人抢的。“黄包车”踏脚的边上还有个可以踩的铃铛,一踩下去,铃铛响不说,这动作:脚带动小腿,小腿带动大腿——好看!如果那个小姐把价钱压得低低的,拉车的也有“拐”的,(拐=坏)拉在路上撮个拐,找个由头,把手一松,让坐车的人往后便倒,头朝下,脚朝上往后滚,旗袍可就掀开了啊,露出她的小三角裤。这还有个名字叫“仰个展”(读zha一声),实际上是“仰个展天”,这个“天”字偏偏不说,这就是文化。

     “民众乐园”“哑(ya读一声)锣”了,也要放烟火。天天如此。板厂的人看完了戏,就坐黄包车到宝庆码头的“玉楼春”牛肉面馆消夜,一角钱一大碗,爸说到这,还用两手“斗”个大圆,呵呵,是大。一层红油,上面铺满了“潲子”,堆起来。不象现在只几片。那个辣,真是好吃,辣得直“嚯(读一声)”-就是快速度的吃,还有很快活的意思。现在的辣椒都转基因了,不辣。湖南人喜欢吃辣椒是出来名的,殊不知吃进去舒服,出来就骂娘。爸是这样形容的:那时候,不象现在家家都有厕所。是公共厕所,我们这里叫“茅屎”,挖个很大的坑,很深,十米是有的。上面铺很宽、有60厘米,很长很厚的板子,板子上开个长方形的洞。人就蹲在洞上面,因为板子离下面的“屎平面”五、六米高,从屎离开“屁眼”自由坠落得1到2秒的时间,我那时侯也不大,蹲在上面就是耽心掉下去了。偶尔来个吃了辣子的湖南人,边“解手”还边骂,是这样骂的:丫耳个娘啊,(我忘了,看一下视频在写。)......

    有时“茅屎”里面和着粪便浮着白卡卡的东西,蹲在上面不经意的向下面一扫,吓一跳,是刚出生的小伢,只有巴掌大,斗鸡眼上还有根细带子,害得我“巴巴”也不敢“窝”了,搂起裤子就跑。跑回家定下神来,告诉小伙伴,结伙去看,看了又跑。“那时侯真的是经常性的死小伢,怎么现在生一个,算一个?!”爸就这么感慨。才生下来小伢死了,就这么一丢。大点的,比如几岁。那往那里丢?那就得花银子了。爸用手一指我家的斜对面“田家,就是卖棺材的,叫棺材铺。大人死了,就睡棺材,小伢死了就睡‘扩榔’,(kuo2声,lang轻声。这两个字是照我爸爸说的音写的,我也不知道是那两字),有钱的就埋在龟山,埋在航空路“往开去”,无的就丢在航空路一带,也不埋,就是现在的铁路(我爸现在还不知道,铁路扒了,修了个京汉大道,道上还架了轻轨。)沿线。铁路“往开去”,都是田,再往底下走,这个‘底下’,是有方向感的,是以汉水河流的方向为方向的。硚口方向为‘高头’、集稼咀方向为‘底下’。就是‘大智门’火车站,(现在还在,保留下来,已经成了古迹。),坐火车直到北京。在我小的时候,还看到打仗。

    船就卖给板厂。然后,就是一个光人回去,再买货物再备船,周而复始。板厂的人买船,也是有讲究的,买得好,就赚很多,看走眼了,亏得你破产。那时侯,不是家家户户都买得起船。就象现在的“个体户”。合伙买也是有的。永宁巷码头下面就是大水码头再下就是“宝庆码头”。这可是湖南人打出来的码头。当时湖南人里面有很多做官的,身上都有枪的那种。有势力不怕死。难怪是湖南人打下了江山呢。那时侯,为了生存,经常打械斗,我门这里叫“打群架”。家家户户的男人都要参加,不参加你就没有在板厂打工的机会。打死了人,集体出钱安葬。

       后来是日本人打来了。当时我们住这里听得到炮声,外面乱哄哄的,国民党宣传要我们都走,坚决不当亡国奴!要走的就发难民证,再不走就走不了的。因为有“破坏队”,大人跑大人的,逃命要紧,都说日本人喜欢花姑娘,就乱点鸳鸯谱了。不是都是街坊邻居吗,你家有姑娘,我家有儿子,行了,大人同意,把小孩子见个面,说一声,你们是夫妻了,大人就背起包袱逃命去了。我的爸爸妈妈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走到一起去的。待续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28 20:49:40    跟帖回复:
   沙发
高头.底下和四川话差不多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2-30 19:15:08    跟帖回复:
3
生动!
大家写,就写出了历史的真实!如同拼图,拼出了大历史的真实画面!
功莫大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01-04 15:47:44    跟帖回复:
4
何谓“破坏队”?就是我们撤退了,就把工厂、铁路都炸掉,不刘资源给日本人。这里的保长,就是现在的居委会的性质吧,天天催大家快跑,跟着蒋委员长往后方撤退。我的父母当时年轻,父亲20岁,母亲比父亲小8岁。我曾经问“你们怎么跑啊,我出门往那个方向才是后方啊?”父亲说:“你个苕(笨的意思)啊,你不晓得,为必我晓得?!打个包裹,拿个脸盆、锅、锅铲,牵着你妈妈的手就出门,路上多的很的人,都朝一个方向走,我们走进这个逃难队伍就行了。”“那你们有没有钱啊,吃什么啊?”我说。“你不用耽心!大人把我们撮合之后,就到保长那里打个招呼,要逃难就领个难民证,保长就说:蒋委员长感谢你们不做亡国奴,这个难民证你们千万不要丢了,以后抗战胜利了,就凭这个回家。我们进了队伍,就顺着他们走,走到桥口,就见一个大卡车停在路边,旁边是个军官,几个士兵,都带着枪,手背上写着宪兵2字,车上堆着大箱子,还有个桌子,你知道是干什么?是发钱!叮当响的银洋,我把难民证递过去,他们就盖个章给银洋,还啪的敬个礼说蒋委员长感谢你不做亡国奴,(是几多钱我记不倒了啊,父亲曾经说过),就这样日夜走,第二天就到了蔡甸,然后就过对河,(应该是过汉水)”-----还是看文章快活些,打字好累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0-30 20:38:42    跟帖回复:
5
支持楼主顶一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6-20 16:14:11    跟帖回复:
6
    上文提到,“湖南人从湖南用船装货到汉口。把货卖了。船就卖给板厂。”为什么不开回去呢?你以为是机器动力呀,那时侯可是帆啊。是风鼓着走。风向不对你也莫想动,并且湖南在武汉的上水,你想逆水走哇,不晓得有个俗语叫“集稼嘴的划子--连樘直樘”么?!遇到逆水只能靠在岸边下歪着。 不然的话“钟子期就碰不到俞伯牙”了。这也是一段老武汉长江边的动人故事。哇,明代小说家冯梦龙把它变成了白化文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6-20 16:15:19    跟帖回复:
7
    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6-20 17:02:00    跟帖回复:
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7-09 22:11:49    跟帖回复:
9
好文,这个得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09 14:13:46    跟帖回复:
10
  
   46岁,哪见过日本鬼子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09 14:14:33    跟帖回复:
11
  
   46岁,哪见过日本鬼子呀?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百姓家史】我写我的父母给我讲述的往事-我爱他们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