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tphxc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灵魂的拷问》后记:我的阅读历程
1088 次点击
0 个回复
tphxc 于 2013/4/22 19:20:5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灵魂的拷问》,何贤桂,台湾秀威资讯2013年1月版。 详见http://www.bodbooks.tw/Item_id1789.htm详见http://www.bodbooks.tw/Item_id1789.htm



童年時代,由于家境貧寒,買書是一件極其奢侈的事情。童年时代,由于家境贫寒,买书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事情。 我所讀到的書是家裏僅存的幾本連環畫。我所读到的书是家里仅存的几本连环画。 這些小人書,不知道被我翻了多少次,都已汗漬斑斑,頁面泛黃。这些小人书,不知道被我翻了多少次,都已汗渍斑斑,页面泛黄。

我讀小學時,兄長已是中學生,他的課本成了我的閱讀對象。我读小学时,兄长已是中学生,他的课本成了我的阅读对象。 我看不懂其中的内容,但這些文字卻有形或無形地留在了我的腦海裏。我看不懂其中的内容,但这些文字却有形或无形地留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的閱讀引路人不是老師,而是我的兄長。我的阅读引路人不是老师,而是我的兄长。 我在閱讀時,有一個壞毛病是從不查字典,有時候用猜的方法理解文章的内容,但這并不影響閱讀。我在阅读时,有一个坏毛病是从不查字典,有时候用猜的方法理解文章的内容,但这并不影响阅读。 現在的老師或父母經常提醒孩子要一邊看書一邊查字典,但我覺得這會浪費時間,對培養人的閱讀洞察力和整體把握能力或許不是很好。现在的老师或父母经常提醒孩子要一边看书一边查字典,但我觉得这会浪费时间,对培养人的阅读洞察力和整体把握能力或许不是很好。

兄長讀高中那會兒,經常從學校借來報紙雜志,還有一些課外書。兄长读高中那会儿,经常从学校借来报纸杂志,还有一些课外书。 在鬧書荒的年代裏,這是最好的閱讀途徑。在闹书荒的年代里,这是最好的阅读途径。 他看完之後,我也會拿來翻翻,盡管自己還是理解不了其中的不少文章。他看完之后,我也会拿来翻翻,尽管自己还是理解不了其中的不少文章。

我記得某一個秋天的下午,偷偷地進了谷倉(存放稻谷的小房子),借着微弱的手電筒燈光,找到了藏書的米桶,這裏面有許多兄長的課本及課外書。我记得某一个秋天的下午,偷偷地进了谷仓(存放稻谷的小房子),借着微弱的手电筒灯光,找到了藏书的米桶,这里面有许多兄长的课本及课外书。 谷倉陰暗而悶熱,又有到處飛舞的蚊子,但心中卻有一種“偷看”的竊喜。谷仓阴暗而闷热,又有到处飞舞的蚊子,但心中却有一种“偷看”的窃喜。

我讀初中的時候,發現家庭經濟條件稍好的同學有了課外書,便開始向他們借閱。我读初中的时候,发现家庭经济条件稍好的同学有了课外书,便开始向他们借阅。 我知道在家看課外書被父母發現,那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我知道在家看课外书被父母发现,那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 雖然我的父母一直很通情達理,但我依然不敢在他們面前看些課外讀物,生怕他們說我不用心讀書。虽然我的父母一直很通情达理,但我依然不敢在他们面前看些课外读物,生怕他们说我不用心读书。 于是,我總是在家偷偷地看完,然後開始寫作業。于是,我总是在家偷偷地看完,然后开始写作业。

後來,我發覺“偷看”的效果非常好,閱讀印象特深。后来,我发觉“偷看”的效果非常好,阅读印象特深。 比如一首古詩,我“偷偷”地看了一遍,就能當場背誦,那些文字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腦子裏。比如一首古诗,我“偷偷”地看了一遍,就能当场背诵,那些文字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子里。 自己做老師的時候,經常發現有學生在課堂上偷偷地看課外書,我總裝作沒看見,怕驚擾他的那份閱讀喜悅。自己做老师的时候,经常发现有学生在课堂上偷偷地看课外书,我总装作没看见,怕惊扰他的那份阅读喜悦。 很多老師對我的做法不以爲然,認爲我在教壞學生,便經常到課堂上突擊檢查。很多老师对我的做法不以为然,认为我在教坏学生,便经常到课堂上突击检查。 有一次,我像往常一樣默許那些愛看書的學生,他們的閱讀姿态令我肅然起敬。有一次,我像往常一样默许那些爱看书的学生,他们的阅读姿态令我肃然起敬。 突然,班級裏闖進他們的班主任,當場沒收了好幾本課外書,那些看書的學生仿佛從夢中驚醒,茫然地看着班主任。突然,班级里闯进他们的班主任,当场没收了好几本课外书,那些看书的学生仿佛从梦中惊醒,茫然地看着班主任。 那一刻,我很尴尬,無言以對。那一刻,我很尴尬,无言以对。

高中時候,我在縣城讀書,學校裏有圖書館,城裏有許多書店,使我有機會接觸到更多的書。高中时候,我在县城读书,学校里有图书馆,城里有许多书店,使我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书。 那時,我發現城裏的孩子在閱讀方面的确比鄉村的孩子要強,他們讀過的書,我連名字不曾知道。那时,我发现城里的孩子在阅读方面的确比乡村的孩子要强,他们读过的书,我连名字不曾知道。

可不知道爲什麽,我對深奧的哲學發生了興趣。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对深奥的哲学发生了兴趣。 臨近高一期末的時候,我用積攢的飯錢買了一本尼采的《偶像的黃昏》。临近高一期末的时候,我用积攒的饭钱买了一本尼采的《偶像的黄昏》。 有一個學長看見後,便說了一句:“這是唯心的。”我不懂地問他什麽唯心,他搬出政治課本裏一大堆馬克思主義的東西,勸我最好别看那樣的書。有一个学长看见后,便说了一句:“这是唯心的。”我不懂地问他什么唯心,他搬出政治课本里一大堆马克思主义的东西,劝我最好别看那样的书。 問題是,我偏偏喜歡這類書。问题是,我偏偏喜欢这类书。

1998年的中國大陸,在思想界出現了一群“黑馬”,他們是餘傑、摩羅、王開嶺等人,由著名出版人賀雄飛先生挖掘包裝,北京大學教授錢理群先生親自爲他們的書作序推薦。 1998年的中国大陆,在思想界出现了一群“黑马”,他们是余杰、摩罗、王开岭等人,由著名出版人贺雄飞先生挖掘包装,北京大学教授钱理群先生亲自为他们的书作序推荐。 我最初在《雜文選刊》上讀到他們的文字,被他們的“另類思想”打動。我最初在《杂文选刊》上读到他们的文字,被他们的“另类思想”打动。 用現在的話來說,我在當時的閱讀也算是與時俱進吧。用现在的话来说,我在当时的阅读也算是与时俱进吧。

在高中閱讀這些思想類的書籍,雖然啃起來有些生硬,但我卻感到有一種親切感。在高中阅读这些思想类的书籍,虽然啃起来有些生硬,但我却感到有一种亲切感。 後來又遇到了卡夫卡、克爾凱郭爾和羅素,借着昏黃的燈光打量起他們的精神世界。后来又遇到了卡夫卡、克尔凯郭尔和罗素,借着昏黄的灯光打量起他们的精神世界。 打從那時起,我模糊地意識到什麽是哲學,什麽是生命的張揚,什麽是虛無和超越。打从那时起,我模糊地意识到什么是哲学,什么是生命的张扬,什么是虚无和超越。 有時,當我以自己的眼光來關照周圍的世界時,我驚呆了:我們“人”多麽像尼采筆下的那在鋼絲上走動的猴子啊!有时,当我以自己的眼光来关照周围的世界时,我惊呆了:我们“人”多么像尼采笔下的那在钢丝上走动的猴子啊! 我曾絕望地發現,人生充滿了苦痛,而生命卻會在苦痛中煎熬。我曾绝望地发现,人生充满了苦痛,而生命却会在苦痛中煎熬。 我要走的路是何等的狹窄和無意義。我要走的路是何等的狭窄和无意义。 這種來自黑夜裏的虛無,就像是一根絕細的繩子牽動我的生命。这种来自黑夜里的虚无,就像是一根绝细的绳子牵动我的生命。 整個高中的讀書生涯,是我思考這個世界的一個開端。整个高中的读书生涯,是我思考这个世界的一个开端。

進入大學後,我憑着個人的閱讀興趣,繼續追尋西方哲人的思想軌迹。进入大学后,我凭着个人的阅读兴趣,继续追寻西方哲人的思想轨迹。 最初讀尼采的《查拉斯圖拉如是說》時,我被他那優美裏的深邃思想所打動,這不是一般的哲學著作。最初读尼采的《查拉斯图拉如是说》时,我被他那优美里的深邃思想所打动,这不是一般的哲学著作。 後來,我又讀到了亞曆士多德、費希特、黑格爾、薩特、舍勒、別爾嘉耶夫等人的作品,還有國內的劉小楓、李澤厚、張志揚等一大批年輕的思想者,都成了我的閱讀對象。后来,我又读到了亚历士多德、费希特、黑格尔、萨特、舍勒、别尔嘉耶夫等人的作品,还有国内的刘小枫、李泽厚、张志扬等一大批年轻的思想者,都成了我的阅读对象。 我不敢說自己能真正讀懂他們的思想,但能在腦子留下大概的印象,從中了解到西方思想界的概況,以及他們對人類的深思和憂慮。我不敢说自己能真正读懂他们的思想,但能在脑子留下大概的印象,从中了解到西方思想界的概况,以及他们对人类的深思和忧虑。 每到冬天的時候,天氣漸漸地變冷,學校圖書館的人也漸漸地變少,這些思想者變得更加的寂寞。每到冬天的时候,天气渐渐地变冷,学校图书馆的人也渐渐地变少,这些思想者变得更加的寂寞。 我從發黃的書頁裏,打量起他們的精神面貌。我从发黄的书页里,打量起他们的精神面貌。 在這個時候,閱讀不再是一種時髦的趕集,閱讀成了一種心靈的對話。在这个时候,阅读不再是一种时髦的赶集,阅读成了一种心灵的对话。

閱讀與買書有一定的聯系,越是喜歡閱讀,越是不惜代價地買書,逛書店買書也成了我的一大樂趣。阅读与买书有一定的联系,越是喜欢阅读,越是不惜代价地买书,逛书店买书也成了我的一大乐趣。 每當看到自己喜歡的書,我便沖動起來,一口氣買下了好幾本書。每当看到自己喜欢的书,我便冲动起来,一口气买下了好几本书。 吃飯的時候,才發現口袋裏的錢所剩無幾,吃飯成了問題,隻好咬緊牙關,省着點吃飯,這或許是很多讀書人的通病。吃饭的时候,才发现口袋里的钱所剩无几,吃饭成了问题,只好咬紧牙关,省着点吃饭,这或许是很多读书人的通病。

閱讀好比給我裝上了第三隻眼睛,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阅读好比给我装上了第三只眼睛,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 作家加缪在小說《鼠疫》中叙述了一個發生鼠疫的小城,整座城市刹時處于恐慌狀态,并且被人封閉,成了一座孤城。作家加缪在小说《鼠疫》中叙述了一个发生鼠疫的小城,整座城市刹时处于恐慌状态,并且被人封闭,成了一座孤城。 恐懼來自死亡的數字,城裏的人們每天在恐懼中度過。恐惧来自死亡的数字,城里的人们每天在恐惧中度过。 《鼠疫》是一個很好的隐喻,猶如鼠疫般的恐懼在生活中時常發生。 《鼠疫》是一个很好的隐喻,犹如鼠疫般的恐惧在生活中时常发生。 戰争是一方面,因爲這畢竟是短暫的,但比戰争更讓人備受煎熬的極權統治,對人的傷害可謂無孔不入。战争是一方面,因为这毕竟是短暂的,但比战争更让人备受煎熬的极权统治,对人的伤害可谓无孔不入。 在一個生不起、住不起、養不起、活不起、死不起、沉默寡言的社會裏,這樣的恐懼足以讓人崩潰吧?在一个生不起、住不起、养不起、活不起、死不起、沉默寡言的社会里,这样的恐惧足以让人崩溃吧?

劉小楓說:“在二十世紀,人類面對種種殺人機器,技術化的殺人機器和意識形态話語的殺人機器,啞然失語,束手無策。”災難來自人類的欲望,來自人類的孤獨。刘小枫说:“在二十世纪,人类面对种种杀人机器,技术化的杀人机器和意识形态话语的杀人机器,哑然失语,束手无策。”灾难来自人类的欲望,来自人类的孤独。 在沒有神性的大地上,人類除了呢喃還是呢喃。在没有神性的大地上,人类除了呢喃还是呢喃。

道路何在?道路何在? 道路在霧裏,我們所能看清的是背後的所走的路,對于前面的道路則是一片大霧彌漫的天地。道路在雾里,我们所能看清的是背后的所走的路,对于前面的道路则是一片大雾弥漫的天地​​。 醫生用技術治療人類的疾病,詩人靠詩歌來撫慰大地的創傷,神甫以祈禱來消除靈魂的肮髒……曆史一條不息的長河,人類則在這條長河裏漂移。医生用技术治疗人类的疾病,诗人靠诗歌来抚慰大地的创伤,神甫以祈祷来消除灵魂的肮脏……历史一条不息的长河,人类则在这条长河里漂移。 拯救是必然的事。拯救是必然的事。 但拯救應從自我開始,從自我的靈魂開始。但拯救应从自我开始,从自我的灵魂开始。 大地是具有母性的情懷,人類栖靠着大地,洗滌靈魂的肮髒。大地是具有母性的情怀,人类栖靠着大地,洗涤灵魂的肮脏。

現代社會的寫作,成了一種心靈的呢喃。现代社会的写作,成了一种心灵的呢喃。 我不敢說寫作能帶我多大的歡欣,但它的确在幫助我成就一顆善良的心。我不敢说写作能带我多大的欢欣,但它的确在帮助我成就一颗善良的心。 我也不敢說自己的寫作能解決多少問題,但它的确在幫助我開闊視野。我也不敢说自己的写作能解决多少问题,但它的确在帮助我开阔视野。 劉小楓說:“問題意識是學術思想的關鍵,這是一個過于私人化的事情,我想究明某種東西,澄清某種疑慮,與我的純屬個人性的在世體驗相關。但是,個人性的問題意識隻有在與曆史中的諸多個人的問題意識的交流和碰撞中,才會變得日益明朗……問題意識的交往必須是超越時代和地域的。”我所能做到的,也就是多提出幾個問題。刘小枫说:“问题意识是学术思想的关键,这是一个过于私人化的事情,我想究明某种东西,澄清某种疑虑,与我的纯属个人性的在世体验相关。但是,个人性的问题意识只有在与历史中的诸多个人的问题意识的交流和碰撞中,才会变得日益明朗……问题意识的交往必须是超越时代和地域的。”我所能做到的,也就是多提出几个问题。

從2008年開始,我把目光投向教育,關注起幼兒教育。从2008年开始,我把目光投向教育,关注起幼儿教育。 2011年7月,百年老店商務印書館出版了我的第一本教育著作——《陪孩子一起快樂成長——父母與老師的溝通之道》,也是我對某些“教育問題”的總結。 2011年7月,百年老店商务印书馆出版了我的第一本教育著作——《陪孩子一起快乐成长——父母与老师的沟通之道》,也是我对某些“教育问题”的总结。 在書中,我寫到了台灣的教育,認爲台灣的中小學是中西教育合壁的典範。在书中,我写到了台湾的教育,认为台湾的中小学是中西教育合壁的典范。 我翹首期待有一天,能夠與台灣的有志之士一起合作辦學。我翘首期待有一天,能够与台湾的有志之士一起合作办学。

寫到這裏,不禁想起我的父母和兄長,我怕一輩子都還不了他們的恩情。写到这里,不禁想起我的父母和兄长,我怕一辈子都还不了他们的恩情。 我要感謝錢理群先生對我無微不至的關懷。我要感谢钱理群先生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 在我的生命中最痛苦的時期,錢先生向我伸出了溫暖的手,使我得以在思想的道路上繼續前進。在我的生命中最痛苦的时期,钱先生向我伸出了温暖的手,使我得以在思想的道路上继续前进。 人民大學的張鳴曾親自向多家出版社推薦這份書稿,但無緣在大陸出版,在此向他表示感謝。人民大学的曾亲自向多家出版社推荐这份书稿,但无缘在大陆出版,在此向他表示感谢。 我還要感謝閻國忠先生的指點,使我在學術研究方面有所長進,幫助我走出了精神上的困境。我还要感谢阎国忠先生的指点,使我在学术研究方面有所长进,帮助我走出了精神上的困境。 我依然要感謝我的朋友tiggor和fox,在平常生活中給予我的幫助。我依然要感谢我的朋友tiggor和fox,在平常生活中给予我的帮助。

最後,我要感謝台灣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老師們的提攜與鼓勵。最后,我要感谢台湾秀威资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老师们的提携与鼓励。 邵亢虎(Jerry Shao)先生爲這份書稿的合作溝通做了一些細緻的工作,林泰宏先生爲書稿的審核與校對花費了大量精力,在此表示一一感謝。邵亢虎(Jerry Shao)先生为这份书稿的合作沟通做了一些细致的工作,林泰宏先生为书稿的审核与校对花费了大量精力,在此表示一一感谢。 其實,在台灣出版著作是我一生中最大心願。其实,在台湾出版著作是我一生中最大心愿。 歡迎讀者朋友批評指教,可發郵件至zhjiangren@gmail.com。欢迎读者朋友批评指教,可发邮件至zhjiangren@gmail.com。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 延伸阅读
  • |
  • 最新热帖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灵魂的拷问》后记:我的阅读历程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