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minhuaxi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读《公民的眼光》
121590 次点击
417 个回复
minhuaxi 于 2013/7/11 19:48:0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读《公民的眼光》

    ——《为什么侯王不是天下的道德楷模》

    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上开了个茶馆,常请两千多岁年纪的孔子和老子坐台论道,据说已经论说了数十次,却统统被淹没在爆炸般涌出的知识(信息)的海洋里了。这次关于《为什么侯王不是天下的道德楷模》之论,因被谢泳丁东向继东等一伙好事之徒将其收入集子《公民的眼光》,我这才得以捕获。眼下正是 2010年国庆长假,我自然仍搞点精神进补,这篇戏谑道德楷模的文章,便成了我在“十·一”长假中美滋滋的享受。

    孔子也许曰过,好东西不要独吞。我在此特将这场论辩篡改了那么一下下,夹进了点私货,且将我自己也顺便“绍介”了出去,图个热闹。必须声明的是这种行为类似于“引进吸收再创新”有点知识产权附加的,恳请孔子、老子两位文化大佬以及一旁记录的“刘子”千万勿以“侵权”之罪名将我推进衙门。

    论辩是从侯王本身是否道德模范开始的,转而探讨统治者可不可以为臣民树立道德楷模,然后紧盯“统治者有没有教育老百姓的权力”这个论点,最终在“政府不宜办教育而只应‘做教育事业的好后勤’”的立场上取得共识。结果是老子在理路占得上风,孔夫子亦从善如流,当场痛快认账,表现不俗。二位倒底位列千年圣贤,虽属交锋论辩,却也心平气和,肚量非凡,于是和谐。

    论辩由孔先生首先开腔:“我认为理想的统治者应该自觉成为道德模范。”

    “老”先生不以为然,反唇道:窃以为,“如果没有制度的约束,这样的自觉很难出现。”

    孔子笑道:你鼓吹制度万能也罢,那为什么有各种制度约束的“西方的自由民主国家的总统、总理也不立自己为楷模呢?”

    老子沉着应对道:在西方那种体制机制中“他们不敢自我歌颂,否则”“肯定一下就成为民众笑柄。”

    孔子:(愕然)……

    老子逮住机会就往下曰:“古今中外,你见过几位最高统治者在道德人品上无可挑剔?”“统治者根本就没有资格做楷模。即使在最理想的政体下,即使最理想的政治家,也没有资格做楷模”。

    孔老立刻想到了近年有所耳闻的一位援藏山东乡党兼孔家后裔表现不俗,便嘿嘿一笑,心里暗道:“这可让俺抓住了破绽!”正要出击,没想到那“老”却立马扎紧了论说中的篱笆:

    在我看来,“最好的政治家也只能是从政者的楷模,而不能成为老百姓的楷模。”

    “为什么呢?”孔子故意装嫩,将每个字都拉长了好几拍,模仿起喜剧女演员蔡明在电视里的古怪腔调。

    此时的老子脸上却没有一丝笑意。他郑重答道:因为第一,“老百姓正常生活与交往(的这个私域)不需要由政府来管制”;第二,“没有任何统计数据证明,官员的德性高于民众,如果结论不是相反的话。”

    嘿,这“老”老滑头。孔子当然明白伯阳老哥的余音之意就是:总体上论,官员的德性只可能比民众更低。这是因为官员不可避免地要受到权力之毒害,特别是不受限制的权力,更是一副药力强劲的腐蚀剂。所以,大洋东面那唤作“美利坚国”的国民就固执地认为:平民百姓比衙门里的领导干部更能保持正派的道德。

    显然,有两千多年阅历的孔、老二位,也略略进修了一些伯克、哈耶克、阿克顿们这些西方学者的现代政治学要义,懂得了权力对所有人都具有腐蚀性的大道理。但仲尼先生头上毕竟有着“万世师表”的光环,受了点挫折,师道尊严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于是就来了点孩童式的倔脾气:

    难道自身有毛病、缺点就不许教化啦?俺也犯过错误哩,不照样弟子三千嘛。所以不管怎么样,“俺总觉得君王的责任之一就是教化百姓。”

    此时,身为道家开山鼻祖的李耳先生那独具的中国化超验性、普世性激情顿时涌上心头。他语重心长地感叹道:

    “大教无言。天道弱而无为,柔而不言,霸道刚而专横,强而灌输。顺应天道的理想政府何去何从,不言而喻。”不言之教“相信个人有能力认识和顺应天道”“是内在教育,基于个人本位的自我教育。统治者不要试图用自己的意志去强行取代天道对民众的指引。不要指引前进方向,带领老百姓走什么路,要让老百姓走自己找到的路,那才是最好的路呢。”

    听了这番言论,我即手舞足蹈,暗暗叫绝。

    仲尼先生也觉得自己的论点有些靠不住,便从另一个角度继续发难:“您觉得统治者愿意实行不言之教吗?”

    深谙天道的老聃掂出了这个问题的份量,却依然不动声色:

    “天道无处不在,也在老百姓的心中。故不需要政治权力来设言施教。我反倒认为,老百姓有权用言论来教导统治者,所以须有言论自由。统治者无权用言词来教导老百姓,故统治者没有言论自由,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听到这里,我不禁“呱啦、呱啦”地为很有点自由主义味道的老聃同志鼓起掌来。我立即插嘴大“挺”大“顶”老子:

    天道即自然之道,老百姓自己去悟,自己去找,那才算得数的。近现代政治理论告诉我们,统治者的权力是人民为了自己的利益而通过契约、按照规范的程序让渡、授予的。因此执掌权力的统治者实际上是全体公民(即现代老百姓)的“打工者”,是被制约、被监督的对象,授予权力的老百姓才是权力的所有者、法人,是真正的掌柜或“老板”。老百姓当然要谆谆教导接受权力的统治者按照人民制定的法律老老实实用好权力,否则就要按照法定程序收回权力!如果反过来,接受委托而使用权力的“打工者”即各级领导同志,却在那里教导起授予他权力的“老板”即人民,应当如何去说,如何去做,岂非乾坤颠倒?岂非逻辑混乱?岂非咄咄怪事?

    老子眯眼笑道:正是,正是,这后生说得在理呢。

    他老人家用右手的食指指着我,依然笑呵呵地对孔子说,这个小小老百姓的话,暗合了我所强调的“天道在老百姓心中”的道理呢。

    我受到“老”老师的表扬,愈发地轻狂起来,竟冲着万世师表而去:

    敬爱的孔老师啊,您老人家明察,有多少中外统治者都把人民比作母亲,或干脆说老百姓就是他的亲娘。不久前,就有一位伟人就曾深情地说过:“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想按照伦理纲常,生儿子、养儿子、教育儿子的当然应该是人民这个母亲啦。现在您竟纵容儿子拒听母亲教导,还让儿子反过来教导母亲,这样将成何体统?这难道不是在政治上违背了您老人家亲自制定的三纲五常主义么?要不,莫非政治家们的“母子说”、“公仆说”都是作秀,是空话假话,糊弄人的,当不得真?

    我见老子陷入沉思之中,便继续胡言乱语:

    人类进入现代以后,帝王、执政官、总统、主席、首相、摄政……还是动辄就想教育人民。就这政治家频繁教育人民的奇怪现象,到底是 “政治秀”为真,还是儿子不孝、仆人犯上作乱为真?我认为二者必居其一!

    老子见我已像个得理不饶人的小人,没完没了,就有点生气啦。他抢过话头,悄悄地转变了方向:

    “我不反对以言来教”,“我反对的是凭借权力来插手教育。老师要行有言之教,政府要行无言之教(就是毛泽东所说的身教)”,“要是咱周室也有一个统揽教育的教育部,哪会有(你这个)万古流芳的大教育家孔夫子?”

    这末尾一句让孔子听起来十分的受用。他暗暗想道,这老家伙既会说,还善说,说得在理着呢。假如我一直在鲁国公安部长(现今叫公安厅长)的办公室里混到现在,不还只是个现如今的几万人体育场里都挤不下的厅局级干部?谁会把我认作至圣先师,并还硬要将我推出中国,走向世界,去为国家争新世纪的面子呢。

    于是老人家顺了气,慈眉善目地笑着:“看样子(还真得依你),教育民众还真不是政府该做的事”。

    李耳并不因自己的大获全胜而飘飘然,他意味深长地喃喃自语道:“如果政府特别是政府的领导干部在教育(真)能够起点什么作用的话,那就是去做教育事业的好后勤。”

    这话听起来好像有点耳熟。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7/11 20:51:28    跟帖回复:
       沙发
        孔子也许曰过,好东西不要独吞。我在此特将这场论辩篡改了那么一下下,夹进了点私货,且将我自己也顺便“绍介”了出去,图个热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7/12 0:20:42    跟帖回复:
       第 3
        李承鹏:该不相信历史,还是不相信爱情

        1368年,当世第一大屌丝朱重八终于逆袭成功了。

        站在应天城高高的台上,这个开国皇帝、也是帝国最资深的叫化子,不能忘怀当年正是贪官污吏让他流离失所,父母差点死无葬身之地。他心如明镜,官场贪腐让横扫天下的大元瞬间崩溃。他下定决心:绝逼要弄死丫们这些贪官污吏。是的,绝逼!

        那一年,他四十岁。

        他精力充沛,侦察和分析官员异常财务状况时像一部云计算机。他肃贪苛细,宣布凡贪污60两以上银子的官员将被剥皮揎草,杀得兴起,干脆下令“不足60两也杀掉”。早年的坎坷使他对贪腐恨之入骨,按现在纪检的说法就是对贪腐“零容忍”。在已知的素材里,可以看到亲任政法委总书记的他抓过的一些案子:“收贿袜子一双、鞋两双”、“书籍四本、衣服一件”、“围脖一个、网巾一个、圆口衣服一件”……这让他看上去像个收破烂的。

        一方面出于叫化子护食的本性,另一方面,贫苦出身的他认为乱世就得用重典。杀、杀……他成立了亲军督尉府,就是后来人们在影视剧里很熟悉的锦衣卫。又启用检校,那些军人、官员、太监甚至和尚的职能很像现在的纪检或者巡视组,四处打探官员的负面。一经查实或不经查实,就会迅速砍掉那些人头。

        他花了十五年率兄弟们打江山,花了十五年杀掉五万贪官以稳住江山。可贪官越来越多,那时出现这样一种景象,官员正在庭上牛逼哄哄审问犯人时,忽然被一拨更加牛逼哄哄的锦衣卫冲进来抓走,弄得下面跪着的犯人也莫名其妙。又由于官员已不够用,只好留用一些犯了事的官吏让其戴枷办公。主审的官员和被审的犯人一样戴着枷锁,官员后面站着监视他的锦衣卫,一俟审毕,再把官员拖出去打板子。这景象,十分壮观。

        多年以后,我们看到同样可爱的景观:早上在报纸上看到市委的李书记严厉批评官风不正,晚上就在微博得知书记已被纪委带走了;刚刚看到纪委的曾书记抓了贪官,不一会儿就因涉黑被“双规”……新近的广州白云区肃贪,由于被立案查处的干部多达81名,更由于常务副区长、副区长及原区委书记在内的3名主要领导涉案落马,查处干部太多,导致开会人数凑不够。

        中国的官场史,一部按了循环播放键的滥剧。

        还是让我们回到明朝。话说贪官屡抓不绝,往往早上抓了三个,晚上又出现五个。资深叫化子决意祭出群众路线。那时还没有新闻联播,焦点访谈仅限于内阁,他就向全国普遍发行了《大诰三编》,在《民拿害民该吏三十四》里,他不忿地宣布:那些官员都是傻逼,现在我要动员德高望重的老人和见义勇为的豪侠们来帮我举报官员。后来更规定:任何一个百姓可以直接冲进官府,捉拿不满意的官员,当官的若敢阻拦,则“夷诛全族”。于是通往首都的路上,常见一群群老百姓押解官员前往南京的盛况,活像黄金周旅游,那些当官的甚至下跪向百姓求饶……真是大快人心。

        群众路线够彻底,视觉上也有种大革命的波澜壮阔。可是官员们仍然贪污,变花样儿贪污。

        他郁闷。而且新情况出现了,一方面全国书生们如过江之鲫报考公务员,另一方面,人人自危的京官们每天上朝前要站在家门与妻儿诀别,哪个亲戚欠了钱未还、房契在哪儿、下一代往什么方向培养、小升初找谁走后门……谁也不敢肯定这天上班之后还能不能再回来。一些官员想辞官。不行,“奸贪小人诽谤朝廷”。

        这个桥段由来已久……多年以后,一个叫刘志军的大官隔着铁栅栏告诉女儿“千万别沾政治”,被官媒批评“中伤政治”。还有一个叫赵光华的四川小官因受不了维稳压力辞去了副镇长的职位,被当成反面教材,被迫上网发表声明。

        压力山大,明朝的一些官员很爱得抑郁症。有的真抑郁,有的装疯。那时并没有太多高楼以供官员跳下来,割静脉自杀的法子也还没有流行开来。但喜欢明史的朋友都知道,有个叫袁凯的监察御史为了保命就装疯,他装疯的办法很有创意:吃屎。

        从南派三叔小说的角度,六百多年后的官员就是六百多年前的转世僵尸。看,龙岩的镇长又上吊了。而之前,福建莆田市市长张国胜在办公楼跳楼自杀,天津市政协主席宋平顺自杀,洛阳公安局纪检书记张广生跳楼自杀,浙江高院副院长童兆洪在卫生间上吊自杀……

        好吧,还是让我们回到明朝。朱元璋真心郁闷,俸禄虽被抱怨不够养师爷,但你们又为老百姓做了多少事呢?虽说杀掉一些官员是为铲除异己,但很多官员的确贪腐得不成体统。听听那些刑罚:挖膝盖、抽肠、用开水淋再用铁刷子刷、铁钩把人吊起风干……什么《电锯惊魂》弱爆了。朱元璋奇怪得那张瓦刀脸快形成一个巨大的问号:“法数行而辄犯,奈何?”。为了几个破钱,丫们不怕死么?

        满朝文武,没人告诉他“渴马守水,饿犬护食”这个道理。一个叫桂彦良的大臣却发表了忠诚却相当二百五的意见:“用德则逸,用法则劳。”陛下该鼓励道德,树立官场道德模范。

        朱元璋深以为然,开动所有国家机器宣传道德,极品道德文章“八股”也在这时集大成了。他这么推理,把圣人思想像软件一样植入未来官员的脑子里,官员有道德了,国家自然昌盛了。这个推理影响久远,连后来推翻它的“清”也效仿。甚至几百年后的红朝也号召“流着道德的血液”,公务员统考时圣人、道德、高尚、和谐等字眼跃然纸上。未来公务员摇篮的大学,则有幸深刻传达了《关于加强和改进高校青年教师思想政治工作的若干意见》……

        朱元璋恨不得在所有官员脑门上纹上“道德”二字,可帝国的吏治仍糟透了,它总共的十六任皇帝中,不乏勤勉之人,可直到末代的崇祯亡国,回天无力。

        帝国只相信两样东西:一是道德,二是酷刑。可从逻辑上,如果道德对约束官员有用,要那些下三滥刑罚干什么,如果酷刑是灵丹妙药,乡试、殿试何不考《论剁去贪官手脚、耳鼻制成人棍置于酱缸对未来吏治的可持续性发展》,至少字面看上去更有震撼力。

        它从未想到过“法制”、“宪政”这些东西,也不知道差不多在朱重八站在应天城高台上决定玩死贪官的时候,一个叫英国的地方有下议院了。它不知道,锦衣卫、东厂、检校这些并不是监督,而是监视,而监视只会让贪官更狡猾、更坚定地朋党结私,形成连皇帝也撼不动的利益集团。

        总之,这个精心设计的帝国亡了。在它亡之前,有一个被人忽略的情节:1583年,万历皇帝在会试时出了一道匪夷所思的题目:朕越励精图治,官场却越腐败、法纪越松懈,到底是朕缺乏仁爱,还是太优柔寡断呢?在神圣的全国统考时居然出这样的题目,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见万历皇帝对吏治真是愁死了,憋得把本该给贵妃娘娘的私房话都剧透出来。

        多年以后,红朝拥有了八十一万纪检干部,平均一个纪检干部监视八个官员。这比大明的锦衣卫和检校还要多。外加中央巡视组和四十五个中央督导组,就是八府巡按的套路。这些日子,有些官员听说巡视组督导组驾临,前列腺都吓得掉裤裆了,每天上班前,说不定也深情回眸一眼平日爱搭不理的黄脸婆……最近我们常欣闻某某贪官“闪电落马”。可是,现在闪电了,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干吗去了?亲爱的闪电侠们。

        虽然不再四书五经六艺,但要坚持三个xx八x八x,世界上最神奇的道德就是,刘志军刚跟女孩做了“红楼梦”,就向领导感言“中国梦”。和明朝的贪官别无二致,他们被抓之后总爱玩这感恩呵梦想呵这些调调,仿佛只是误入红尘,内心还是小清新的。

        不同的是,明朝宁错杀一千,也不放走一个。当今是:诰命夫人被判死缓,银行行长被判死缓,法院院长被判死缓,公安局长被判死缓,刘志军果然也死缓。在争论是否“废死”时,我们只好调侃“不是取消死刑,而是取消死缓”。但认真你就输了。就算回到大明,抽肠、凌迟、、开水淋再铁刷子刷、钩起来风干……把惩治贪官基本具体成一个制作腌卤食品的过程,也不会吓跑贪官。

        大明朝不也就出了一个海瑞吗。

        何况海瑞也弄得大家不开心。一个清官无钱葬母,这就不是大时代,也不是小时代,是宵小时代。

        算了,不说影视,说明朝……《万历十五年》开头,黄仁宇先生专门写到1588年事情,英国大破西班牙无敌舰队。他没有提到的是,整整一百年后,也就是1688年,英国的光荣革命诞生了,原本也贪腐、朋党、专制、国内形势乱七八糟的英国开始君主立宪,聪明地用分权、宪政、监督等手法治理国家,成为一时世界霸主。而此时,中国的政权已移交到了“清”,清仍延续覆灭的“明”的道德+酷刑,甚至还采用了一个辅助战术,“文字狱”。帝国从此走下坡路。所谓康乾盛世是教科书上涂抹的口红,潜伏的危机,均被四库全书那些才子们用修辞手法轻轻抹去。

        然后大家都去看热播电视连续剧《铁齿铜牙纪晓岚》去了。靠,傻逼和绅。哇,牛逼纪晓岚。生生把历史看成了言情。

        几千年来,中国的官场从不缺肃贪,妓院最爱假装打扫内部卫生了,中国官员也是最爱讲道德,婊子最爱述说自己清纯的爱情。很多时候,我们被迫在既有那么多肃贪、又有那么多道德的逻辑矛盾里,相信,丽春院发生过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故事。

        就像相信人民日报的大标题,死缓彰显了法治精神。其实无论斩立决和还是死缓,都与彰显法治精神一根腿毛关系都没有,只与圣上一拍脑门的力气大还是利益集团拖后腿的力气大,有至深关系。

        公元1644年,崇祯自杀前写下遗诏:“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就是说,你们这些负心人,平时白养你们了,关键时刻一个都不见,是你们搞死我的呀。

        276年前,帝国的第一任皇帝站在城头上发誓要搞死那些奸臣,经过276年卓越的努力,帝国最后一任皇帝终于死在歪脖子树下,哀怨认为自己是被奸臣搞死了。

        看着这枚循环播放键,到底是该不相信历史,还是不相信爱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7/14 18:59:50    跟帖回复:
       第 4
        必须声明的是这种行为类似于“引进吸收再创新”有点知识产权附加的,恳请孔子、老子两位文化大佬以及一旁记录的“刘子”千万勿以“侵权”之罪名将我推进衙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7/15 19:35:51    跟帖回复:
       第 5
        论辩由孔先生首先开腔:“我认为理想的统治者应该自觉成为道德模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7/16 20:06:25    跟帖回复:
    6
        孔子:(愕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8/14 20:09:30    跟帖回复:
    7
        老子逮住机会就往下曰:“古今中外,你见过几位最高统治者在道德人品上无可挑剔?”“统治者根本就没有资格做楷模。即使在最理想的政体下,即使最理想的政治家,也没有资格做楷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24 10:16:24    跟帖回复:
    8
        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上开了个茶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24 10:20:30    跟帖回复:
    9
        常请两千多岁年纪的孔子和老子坐台论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24 10:27:25    跟帖回复:
    10
        据说已经论说了数十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25 7:08:50    跟帖回复:
    11
        却统统被淹没在爆炸般涌出的知识(信息)的海洋里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25 7:21:04    跟帖回复:
    12
        这次关于《为什么侯王不是天下的道德楷模》之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25 7:25:51    跟帖回复:
    13
        因被谢泳丁东向继东等一伙好事之徒将其收入集子《公民的眼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25 7:33:36    跟帖回复:
    14
        我这才得以捕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25 7:37:03    跟帖回复:
    15
        眼下正是 2010年国庆长假,
    121590 次点击,417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28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读《公民的眼光》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