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民主还远吗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怎样正确对待病中的高烧(正式稿)
48286 次点击
42 个回复
民主还远吗 于 2013/8/5 12:39:2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作者前言:本文可能是全国首篇探讨高烧真相的文章。高烧问题极具挑战性,作者相信,每一个真理的出现,必然对旧书上的谬误和旧的传统论点及思维做出否定。
      
        ************************************

   一旦感染发烧,尤其是孩子高烧,我们总是恐慌万分,急忙退烧。人们确信退烧是天经地义的做法,然而,这个做法隐藏着天大的荒谬。

     千万年来人们对于发烧没有正确的认识。 两千多年前,古罗马医学家盖伦认为,发烧是血液毒素所致,,因此提出割破肌肉放血退烧。盖伦著有131部医学著作,他的杰出贡献奠定了现代医学的基础。人们对他十分崇拜,人们一直遵从他的放血疗法,然而,这使成千成万的人不幸死去,但人们一直执迷不悟。放血退烧的愚昧,直到1899年德国拜耳公司生产出阿司匹林用于退烧之后,最终绝迹。

     西方另外一位最著名的古希腊医学大师希波克拉底提出用柳树皮粉末退烧,显然比放血退烧高明,不过仍然是一个害人毙命的疗法。这个草药方子启发后人发明了阿司匹林。

   我国古代旧医学认为发烧是风邪入侵所致,用经过炮制的植物(即中药)清热退烧。这无非也是一种害人毙命的疗法。

   退烧这个千古错误,限于当时的自然科学水平,并不奇怪。人们不知道高烧的真正原因。即使显微镜发明之后,人们对细菌有了认识,但对于高烧的认识仍然是一塌糊涂。人们总是认为高烧是病原体在疯狂向人进攻,是病菌在动用高烧要把人杀死。对于这些愚昧,我们可以谅解,毕竟古人见到太多的人是在高烧中死去的。但是,在科学已经揭开迷雾的今天,仍然有医生对高烧如临大敌,唯恐退烧不及,那就是可笑的不学无术的庸医了。

   人体为什会出现高烧?是什么在启动高烧?其中的隐秘是什么?我们该怎样对待高烧,正确运用抗菌药物或不用任何药物除病于萍沫之初,治病于轻易之间?

   生病的时候,不仅人体会出现高烧,动物生病的时候也会出现高烧,即使冷血动物也会出现高烧,高烧是生物进化史上的一个伟大创造。如果没有高烧这个抗病武器,动物和人类可能无法生存。

   我们知道生物世界实际上是一个生物链世界,极其残忍,每一种生物的生存,都以杀死另一生物作为食物而生存。例如,野牛吃青草,青草的生命被野牛伤害,老虎吃野牛,野牛的生命被老虎猎杀,而老虎因得到食物而生存。菜青虫吃植物,螳螂吃菜青虫,鸡吃所有的虫子,黄鼠狼吃鸡,野猫吃黄鼠狼,无一不是生命的猎杀,无一不是为了猎取食物而求自我生存。

   通常的说法,植物吃有机质,素食动物吃植物,肉食动物吃素食动物,人吃所有的动物和植物,人居生物链的最顶端。然而这个说法并不正确。在人之上还有一个超级杀手,它们吃所有的植物和动物,并且“吃人”,它就是大名鼎鼎的微生物——细菌、病毒、虫害。
  
   微生物把所有的活着的动物和植物作为猎杀对象,它们的吃人方法是首先在人身上生存下来使人生病,然后用毒素将人杀死,而后将人全尸吃掉。千万年来,凶禽猛兽吃人的情况非常有限,百分之九十的人是被微生物这个不见踪影的超级杀手杀死的,直到二十世纪中期人类发明抗生素和各种抗菌药、抗虫药之后,这个状况才得以改变。

   生物为了能够生存,防止被吃掉,便进化出一套防御被猎杀吃掉的本领。例如野牛有持久的耐力和快跑的本领,以避免被猛兽吃掉。野牛还有完善的免疫系统以防止被微生物猎杀。

    造物主给了动物和人类两件武器对付微生物。第一件武器是白细胞,在微生物刚刚入侵肌体的时候,白细胞能够吞噬微生物,将其及时消灭,从而保护了生命。但是更多的情况是,白细胞往往力不从心,不能战胜微生物,反而自己被战死。于是,造物主又给了人和动物第二件武器:升高体温,高烧。体温一旦升高,便可以产生大量抗体,白细胞活力倍增,锐不可挡,一举扭转颓败局势,进而将入侵的微生物彻底消灭,生命得救。例如,一只野兔被感染,它此时的做法是启动高烧机制,升高体温2度,找一个阳光充足的地方躺着静养。阳光的热量利于支持维持高烧,躺着静养利于免疫系统集中力量消灭入侵之敌。这样,野兔战胜了疾病。如果此时没有高烧的支持,野兔可能被微生物杀死。

    几千年来,微生物很容易取人的性命,而取野生动物的性命却不易得手,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动物在病菌感染的时候,动物采取的办法是支持高烧,让白细胞获得增援将入侵之敌消灭,而人却千方百计给自己退烧,削弱白细胞的力量,从来让微生物长驱直入,取人性命。旧时代没任何抗菌药,一个女人生十个孩子,能活下来的不足六个,至少有四个孩子在12岁前会被微生物杀死,而动物的崽子被微生物猎杀的并不多。那时候人均寿命不足40岁,人的寿命不到生命期限的四分之一。而无医无药的动物们却能活到终年。在动物世界从来没有出现像人类这种被微生物广为屠杀的惨状。足见错误的退烧治疗反而给人类带来了灭顶之灾。

   以前,我们常常看到这样的情况,一个有钱人娶了几房老婆,老婆们虽然生了许多孩子,可是活下来的不多,而一个贫苦的农民,只有一个老婆,可是家里有一堆孩子,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因为有钱人的小孩一生病就看旧医,医生给孩子退烧,孩子失去了战胜疾病的重要武器,死亡风险不言而喻。贫苦的农民无钱给孩子看病,听之任之,孩子利用高烧战胜了病菌,穷人孩子的生存概率明显大于富人。而皇帝的孩子生存率更低,皇帝纵有几百嫔妃,几千宫娥,这么多女人为他生孩子,可是活下来的不多。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皇孙皇子太有条件清热退烧。

   高烧能够让我们在患病之初轻易制胜。微生物一当侵入我们的肌体,白细胞能够明及时发现,并立即与微生物决战,但是能否及时战胜入侵之敌,在于白细胞的杀敌能力,因此,白细胞是否得到体温高烧的支持成为胜败的关键。一场维持数小时的高烧足以支持白细胞彻底消灭病菌。我们常常见到这样的情况,一阵高烧之后病就无影无踪了,这就是高烧的神奇力量。此时如果退烧降温的话,后果难料。

   今天我们虽然有了抗生素和各种抗菌药,可以对付各种病菌。但是迄今为止,人类并没有药物可以对付病毒。我们知道,微生物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病菌,一类是病毒。病毒比病菌小几十到几百倍,任何药物对病毒毫无灭杀作用。

   好在上苍似乎有意给了人类一个天大的恩典。无须药物,我们的白细胞除了不能消灭艾滋病毒、乙肝病毒、狂犬病毒这几种特殊病毒之外,可以消灭所有的病毒和各种变异的病毒。艾滋病毒、乙肝病毒、狂犬病毒这几种特殊病毒好在不易传染,它们取人之命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易于传染的病毒虽然无药可治,但是白细胞可以将其消灭。因此,病毒虽然无药可治,但并未构成致命的威胁。

   病菌的毒性远远大于病毒,且白细胞往往无力将其消灭,因而它是血债累累的超级杀手。它的不断进攻,总有一天把人杀死。对于病菌的进攻,人不能输一次,只要输一次,人就要丧命。在病菌面前,人是如此脆弱,可是人还愚蠢地把高烧武器丢掉,人是多么荒诞啊。

   愚蠢的退烧曾让人类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百分之九十的人被微生物猎杀。好在自然科学的发展,从1942年发明青霉素之后,从科学家揭开高烧之谜之后,我们的白细胞,在高烧、抗生素和各种抗菌药的支持下,足以将所有病菌消灭。病菌对我们不再是闻风丧胆的恐怖。

   最早正确认识高烧的科学家是马特·克鲁格,他是美国罗维雷斯研究所的生理学家。他收集了大量证据证明,发烧是一种针对感染的防御机制,在整个动物界已经存在了亿万年之久。他说用药物控制发烧,反而会使病情加重,甚至致命。

   马特·克鲁格的实验证明冷血动物蜥蜴被感染时,会选择一个温暖的地方支持体温升高2℃左右。如果找不到一个能使体温升高2℃的温暖的地方,蜥蜴多半会死去。他还做了兔子受感染的实验,兔子寻找温暖地方支持高烧,从而战胜了疾病,如果此时用药给兔子退烧,兔子多半会死去。
  
  马特·克鲁格认为发烧并不是体温调节失控,更不是病原体向人体的进攻。而是人体为了消灭病原体而进行的体温调节中枢的重新设定。他把因感染而发烧的大鼠放进一个很热的小室,大鼠便会启动降温机制保持那原来的高烧体温;他把大鼠放进凉爽的小室,大鼠便启动保温机制来维持高烧。这个实验证明,大鼠的控温中枢调高体温,是为了消灭病原体。高烧对病中的动物有益无害。高烧是支持动物能否战胜疾病的关键。

   二十世纪初,奥地利著名医学家居利士·瓦格纳·焦内格(Julius WagnerJauregg有的翻译为朱利叶斯·瓦格纳-尧雷格)运用高烧理论给患者治病,获得奇效。例如,那时候的梅毒病比今天的艾滋病恐怖百倍,患者全身霉烂而死,其状惨不忍睹,患者常常不堪忍受而上吊自杀。居利士·瓦格纳·焦内格让梅毒患者接种疟疾虫。疟疾是一种能引起41度以上持续高烧的疾病,经过持续不断的高烧,三分之一的梅毒患者病情得到了控制,保住了生命。用疟疾病的持续高烧治疗各种可怕的感染,在那没有抗生素和任何抗菌药物的岁月,无疑是鼓舞人心的伟大创造,因此他凭这个创造获得了1927年的罗贝尔医学奖。

   1970年代英国科学家约翰·维恩全面揭开了高烧之谜。原来,病原体进入体内之后,白细胞中的一种巨噬细胞奋起与病原体决战,白细胞为了战胜病原体,便释放一种白细胞介素之类的细胞因子。这些细胞因子会引发一系列反应,催化细胞膜中的花生四烯酸生成各种前列腺素,以对付病原体,其中有一种前列素E2,刺激大脑的下丘脑体温调控中心,大脑便把体温的设定值调高,于是全身体温立即升高。白细胞启动高烧,彷如美军陆战士兵与敌人决战的时候,呼叫空中支持,美国空军便立即出击,从而大获全胜。

   约翰·维恩的研究成果,使他荣获1982年罗贝尔医学奖。各种退烧药的药理无一不是破坏前列腺素E2的生成,阻断信息传导,让白细胞陷于困境,让病原体逍遥法外,乘机壮大,取人性命。退烧有百害而无一利。

   华盛顿大学医学教授丹尼斯·斯蒂文森(Dennis Stevens)很久前就说过:“对发热病人进行退热治疗,可能发展为败血症休克,其结果有可能是严重的,甚至是致命的。” 在当时没有抗生素的时代,他的这个说法绝对不是耸人听闻。即使在有了抗生素和各种抗菌药物的今天,他的这一说法依然是对的,并且是非常重要的。

    例如,病毒一旦入侵我们肌体,我们无药对付病毒,全靠白细胞战胜病毒,白细胞能否顺利战胜病毒,全靠高烧的支持。在这里让我说一个悲剧故事吧。我的一个朋友的哥哥,一次患病毒性感冒,由于退烧,白细胞失去战斗力,病毒此时乘机闯入心肌,由于心肌是一个白细胞无法到达的死区,病毒便在此处永久生存下来,使他患上永远无法治愈的病毒性心肌炎。最后我在医院看到他悲惨的死去。又如,人的鼻窦是一个死区,白细胞无法到达,在出现病毒性感冒的时候,如果白细胞没有高烧的支持,病毒便有机会闯入鼻窦,使人患上无法治愈的病毒性鼻窦炎。

   可见,人们的一个不经意退烧行为,有时会铸成后悔一辈子的大错,甚至是丧命。退烧即使没有造成恶果,至少也会延长病期,使病原体在我们体内存活更久。

    人们自持有抗生素,人们自持白细胞可以击败所有的病毒,常常把退烧不当一回事,然而这个愚蠢的行为,可能有一天会给人们带来灭顶之灾。我们可以设想,某一时候出现一种新的病毒或病菌,而这种病毒或病菌像天花病毒一样具有很强的毒性和战斗力,它可以与白细胞势均力敌,旗鼓相当,不分胜负,而所有药物不能杀死它,这时候,白细胞战胜它的唯一法宝是高烧支持。而此时人们按照愚蠢的传统做法退烧,退烧者必死无疑,越多人退烧越多的人死。

  其实真正可怕的感染,就是没有高烧的感染,这种感染将使我们长期致病,大有毙命危险。例如,狂犬病毒、梅毒衣原体、淋球菌、链球菌、乙肝病毒等等。为什么这些病菌、病毒入侵我们肌体的时候,白细胞没有拿起高烧武器把它们消灭呢?原来这些微生物非常狡猾,它们使用各种诡计,比如化妆、模仿、伪装、躲藏,欺骗了白细胞。这些敌人在它们发展壮大之后才会露出狰狞的魔鬼面目。

    民间盛传高烧会烧坏大脑的谎言,一些医生更是推波助澜,谎言愈演愈烈。在这个世界上,哪怕走遍天涯海角也找不到一个因高烧而烧坏大脑的病例。在动物世界,从来没有动物退过烧,也从来没有发现有动物因高烧而烧坏了大脑。  

    有许多微生物致人脑残的病例,但是这些病例不是高烧所致,而是微生物侵入大脑,破坏脑浆组织造成的。人的大脑是人体的最高机关,始终受到免疫系统的最高保护,脑血屏障的拦截使一般微生物无法进入大脑,只有个别微生物(如脑膜炎菌)才有可能突破脑血屏障闯入大脑,从而破坏脑浆组织,使人变为呆子。在这种状况下,即使不停的吃退烧药,人也会变成呆子。其实,那些可以突破突破脑血屏障的病原体一旦入侵肌体,如果没有高烧支持白细胞与其决战,它就很容易闯入大脑,使人变为呆子。只有在高烧的支持下,白细胞才有能力将其拦截,保护大脑不受侵害。

    一些医生和专家不肯阅读和学习,常常凭主观臆测在电视,媒体,在百度喷粪,使人们对高烧问题认识一塌糊涂。例如,他们说高烧会出现氧供应不足,会导致脑细胞缺氧脑坏死,使人变成傻子。这个不说法如同白痴说梦。不错,高烧的时候需要消耗更多的氧,但是人的每一个细胞都需要氧,如果缺氧导致脑细胞坏死的话,那么其它的细胞一样也会坏死,人的大脑是受到生理系统高度保护的首要器官,人在缺氧的时候,生理系统首先保证大脑的需求,绝对不会牺牲脑细胞而保护其它细胞。一个最有力的事实是,常常有人缺氧窒息频临死亡,经抢救后活了过来,这些人缺氧情况没人可比了,但是没有谁会因缺氧而大脑受损。

   又如,他们常常用一句话唬人:高烧不退人就没救了。可是你让他举一个没救了的病例出来,你打死他,他也举不出来。他们只会装腔作势唬人。他们信口胡说高烧会导致眼睛失明,高烧会导致肺炎,高烧会怎样怎样,无根无据,瞎说瞎蒙。罗贝尔奖得主瓦格纳·焦内格当年用疟疾病引发41度以上的持续高烧,整天整天的高烧,治疗成千上万的患者,没见一例有什么不良后果,那些混账医生和专家凭什么唬人啊?如果有不良后果,罗贝尔医学奖能授予他吗,如果有不良后果,他敢如此大胆给患者持续不断的整天高烧吗?

    高烧可能引起小孩抽搐,但这不必大惊小怪,这个现象一般限于三岁以下婴儿,七岁以上小孩绝无仅有。出现这以状况,不是什么病变,而是小孩发育不全,大脑控制系统尚弱,神经刺激易于过度兴奋而已,抽搐几分钟活或几秒钟就没事了。事实上,这个时期的婴儿受到其他刺激也可能出现这个状况,但并无不良后果。

    体温低的时候,对生物的好处是节省能量消耗,让器官得到的休养,不必为能源而疲于奔命,这十分利于健康长寿,体温高的好处是利于战胜入侵之敌。因此,生理系统总是时时刻刻巧妙而又合理地调节着体温,于是人的体温时常发生着变化。

    身体最佳的成年人体温为35.5度左右,而免疫力低下的成年人体温常为37度左右,例如林彪身体不好,怕风怕光,体温常年为37度。早晨起床的时候,活力旺盛,抵抗力较强,体温比下午低0.7度左右。小孩子由于抵抗力脆弱,容易受到微生物侵害,需要警戒,生理系统常将小孩的体温调节在37度,比成年人略高1度。老人虽然消耗减少,但是为了安全,生理系统并没有将老人的体温降低。有一种错误的说法,认为老年人会体温低一些,纯属臆测。老人体质差,怕冷,但是实量体温并没有低于常人,而体温常年为35.5度的最佳健康人最不怕冷,他们往往穿衣最少。

    1度或0.5度之差的体温有多重要,举一个例子你就会明白。比如,生理系统根据某人的状况将其体温调节在36度,这个体温足够支持他的白细胞消灭入侵之敌,但是有一天,这个人睡觉的时候没有盖好被子,体温流失,这时他的体温只有35度,此时微生物便乘虚而入在他身上繁殖,他起床的时候,已经病了。

    高烧是人的生理系统主动发起的行为。千万不要以为生理系统在干傻事,生理系统比你聪明一万倍。你吃了有毒的东西,你不知道,生理系统却能及时识别,并将其排出体外,微生物已经侵入了,你不知道,生理系统能明察秋毫,立即出兵消灭敌人。生理系统能够根据你的体质状况,将你的体温调节在最佳位置。它会在一天之内不同的时段给你作不同的体温调节,当你稍有不适,它会及时给你增高些许体温。当病菌侵入的时候,它首先将体温调高到37.5度,不行,再调到38度,当敌人被消灭,它就见好就收,将体温降下。当38度尚不能消灭敌人的时候,它将体温不断上升,直至极限41.7度为止。当体温到了生物所能承受的极限之时,生理系统不再升高体温,而是适时将体温降下。生理系统绝对不会让高烧伤害自己。体温的升高降低,生理系统会根据情况做出最聪明的决定,其中的精妙让你击节感叹。

   既然生病的时候,高烧如此重要,那么我们怎样对待高烧呢。第一是提高环境温度,支持体温升高,例如用热水泡脚,洗热水澡,多穿衣服。请注意,不要轻视用热水泡脚这个小招数,它在一般情况下几乎可以在第一时间治愈所有的病菌病毒感染,使你免去后来的无尽的病魔折磨和巨大的医疗费用。
  第二喝热开水,尤其是喝热姜汤,支持体温上升。
  第三是注意补水,高烧时水分流失大,要防止脱水,同时保证空气流畅;
  第四是注意补充能量,适时吃饭,如果食欲不好可以喝糖开水。体温的提高无疑来源于食物所提供的热量,如果没有食物支持,能量耗尽,高烧便会一落而下,功亏一篑。
  第五是注意休养,高烧时,由于大量消耗能量,身体处于非常状况,会有不适,乏力,恶心等痛苦。

    最后,说说病毒性感冒与病菌性感冒的治疗。如果感冒了,最明智的做法是起病之初善用高烧,上文对此问题已有详述,不再赘言。第二步:弄清病毒性感冒还是病菌性感冒。病毒性感冒实际无药可治,板蓝根、黄连素和西药都是无效的。一些所谓的治疗有效的西药,只是起一个麻痹作用,使人感觉没那么痛苦,但是药物的毒副作用有害健康,吃这类药所得效果远远不如高烧、不如喝热姜汤,喝热葱汤。这个时候注意不吃油,不吃肉食,吃清淡的蔬菜,三至四天,或一个星期将不治而愈。
    
    病菌性感冒,抗生素和各种抗菌药有效,见效很快,服饮片药物即可,不要打针,尤其是不要打点滴吊针,那样一旦出现药物过敏或中毒会丢命的,不要拿生命开玩笑。饮片与针剂的药效一般没有区别,只是针剂显效比饮片快一到两个小时而已。一个挪威人到中国旅游,因病进入中国的医院,医院的一幕把他吓糊了,一屋人在打吊针。在他的国家和整个欧洲只有快要死的人,需要紧急抢救的人才会打吊针。
    
   在此说说服药方法,这一条非常重要,第一次服药要加高一倍剂量,让药物的强大力量一举制胜,然后按常规剂量服药,维持药效,同时要严格按时间服药,如一天吃三次的药物,每8个小时吃一次,吃四次的每六个小时一次。一些不良医生,有意让患者不按时服药,使病菌有机会再度繁殖壮大,使病久治不愈,借此掏空你的荷包。

  有人质疑说:既然退烧是错误的,为什么世界上许多大医药公司还在大量生产退烧药。这个问题一点不奇怪。你的质疑太天真了。烟草的危害众所周知,可是每一个国家的政府都在支持烟草生产,都在帮助烟草业开拓市场。直到1964年美国的卫生部长还在驳斥烟草有害论。在烟草人人喊打的时候,政府还在为烟草做最后的辩护。
   再看一个例子。阿斯巴甜是一种危害健康的甜味剂,1991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发布了关于阿斯巴甜糖毒性的报告,并附有167种害处;1992年美国空军警告飞行员,食用阿斯巴甜糖后不得执行飞行任务;1994年美国健康与人类服务部发布了阿斯巴甜毒性造成88种疾病的详情。而美国政府以总总借口允许阿斯巴甜生产。为什么科学家的呼吁常常没有作用,因为对于官员和权力来说,“没什么能比得上哗哗作响的钞票有用。”最公平的国家尚且如此,独裁国家就更要说了。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3/8/6 11:51:06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8/5 13:51:42    跟帖回复:
       沙发
       人们常常把退烧不当一回事,然而这个愚蠢的行为,可能有一天会给人们带来灭顶之灾。我们可以设想,某一时候出现一种新的病毒或病菌,而这种病毒或病菌像天花病毒一样具有很强的毒性和战斗力,它可以与白细胞势均力敌,旗鼓相当,不分胜负,而所有药物不能杀死它,这时候,白细胞战胜它的唯一法宝是高烧支持。而此时人们按照愚蠢的传统做法退烧,退烧者必死无疑,越多人退烧越多的人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8/5 13:56:49    跟帖回复:
       第 3
    这个要顶!我一直是这么做的,我儿子发烧我也坚持不上医院,自己会好。现在我们极少生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8/5 14:13:36   
       第 4
    太长了,留个记号慢慢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8/5 14:17:04   
       第 5
    有些道理啊,过去我发烧总是喝大量的水,用被子捂一身汗,然后很快不药而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8/5 14:37:16    跟帖回复:
    6
    有人质疑说:既然退烧是错误的,为什么世界上许多大医药公司还在大量生产退烧药。这个问题一点不奇怪。你的质疑太天真了。烟草的危害众所周知,可是每一个国家的政府都在支持烟草生产,都在帮助烟草业开拓市场。直到1964年美国的卫生部长还在驳斥烟草有害论。在烟草人人喊打的时候,政府还在为烟草做最后的辩护。
       再看一个例子。阿斯巴甜是一种危害健康的甜味剂,1991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发布了关于阿斯巴甜糖毒性的报告,并附有167种害处;1992年美国空军警告飞行员,食用阿斯巴甜糖后不得执行飞行任务;1994年美国健康与人类服务部发布了阿斯巴甜毒性造成88种疾病的详情。而美国政府以总总借口允许阿斯巴甜生产。为什么科学家的呼吁常常没有作用,因为对于官员和权力来说,“没什么能比得上哗哗作响的钞票有用。”最公平的国家尚且如此,独裁国家就更要说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8/5 19:33:21    跟帖回复:
    7
    高烧问题极具挑战性,作者相信,每一个真理的出现,必然对旧书上的谬误和旧的传统论点及思维做出否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8/5 20:13:59   
    8
    jihao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8/5 20:17:19    跟帖回复:
    9
    人们的传统认识几乎都是颠倒黑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8/5 22:27:23    跟帖回复:
    11
        退烧这个千古错误,限于当时的自然科学水平,并不奇怪。人们不知道高烧的真正原因。即使显微镜发明之后,人们对细菌有了认识,但对于高烧的认识仍然是一塌糊涂。人们总是认为高烧是病原体在疯狂向人进攻,是病菌在动用高烧要把人杀死。对于这些愚昧,我们可以谅解,毕竟古人见到太多的人是在高烧中死去的。但是,在科学已经揭开迷雾的今天,仍然有医生对高烧如临大敌,唯恐退烧不及,那就是可笑的不学无术的庸医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8/6 2:29:28    跟帖回复:
    12
    发烧可以烧出肺炎什么的。  野牛等吃草动物为什么不进化出与狮子老虎搏斗的勇气呢,为什么就是跑呢?看来是智慧生命创造出来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8/6 3:29:46    跟帖回复:
    13
    没什么新鲜的思想。高烧是身体的一种抵抗性反应,这个观点很早以前就被人道出了。今天在国外——偶说的德国,荷兰这类国家——即使小孩子发烧,医生的处理一般也是由他去的。中国妈妈面对这样的处理往往愤恨不已。
    但事情总有个限度,高烧也一样。仍以小儿为例。持续高烧可能引起惊风,剧烈高烧可能损害视神经而造成永久性失明,这样的高烧当然是要退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8/6 7:53:58   
    14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欯坔3 2013/8/6 3:29:46  的原帖:没什么新鲜的思想。高烧是身体的一种抵抗性反应,这个观点很早以前就被人道出了。今天在国外——偶说的德国,荷兰这类国家——即使小孩子发烧,医生的处理一般也是由他去的。中国妈妈面对这样的处理往往愤恨不已。
    但事情总有个限度,高烧也一样。仍以小儿为例。持续高烧可能引起惊风,剧烈高烧可能损害视神经而造成永久性失明,这样的高烧当然是要退的。
       本文已经说了早在一百年前就有科学家论证了高烧的机理,也说了真正弄清高烧的原理是最近三十年。还要你废话吗?本文也指出了所谓惊风是7岁以下小孩的正常表现,没有什么不良后果。至于你说永久失明是胡说八道。人的生理系统启动高烧是有限度的,是保护自己的,不是烧坏自己的,何时升温,何时降温,它精确地安排一切,它比你聪明万倍。

      本文说了,今天仍然对高烧如临大敌的医生只能算是庸医了,可是这样的医生不是少数,而是比比皆是,甚至他们还在电视上以头上罩着金色灵光的专家身份,摇辰鼓舌,胡谈高烧,放屁害人。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3/8/6 8:09:15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8/6 8:47:12    跟帖回复:
    15
        他们常常用一句话唬人:高烧不退人就没救了。可是你让他举一个没救了的病例出来,你打死他,他也举不出来。他们只会装腔作势唬人。他们信口胡说高烧会导致眼睛失明,高烧会导致肺炎,高烧会怎样怎样,无根无据,瞎说瞎蒙。罗贝尔奖得主瓦格纳·焦内格当年用疟疾病引发41度以上的持续高烧,整天整天的高烧,治疗成千上万的患者,没见一例有什么不良后果,那些混账医生和专家凭什么唬人啊?如果有不良后果,罗贝尔医学奖能授予他吗,如果有不良后果,他敢如此大胆给患者持续不断的整天高烧吗?
    48286 次点击,42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怎样正确对待病中的高烧(正式稿)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