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绝影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灌水]为何还有大批工人否认国企改革的正确方向
107309 次点击
434 个回复
绝影 于 2013/9/11 10:42:0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经济风云
今天,还有这么多人为以前的国企叫冤,声称不该改。真的是思维错乱。
国企,依靠剪刀差,剥削农民多年,可曾有过忏悔之意,还不是厚颜无耻以先锋队自居,以人上人自居,在农民阶级中自我感觉良好。
依靠权贵,剥削农民的日子,你们就如此心安理得?

所以,低效的国企效率,混不下去,当然就得改。

应该改与怎么改本身就是两个问题。不能因为改的过程不合理就彻底否认“应该改”的正确性。
正确的认识是:国企必须私营;但是国企改革必须给予被改革的工人足够的权益。如保险、公开、公正。
就是某些无耻分子在歪曲概念,以改革过程不公否定改革本身的正义性。
自己无耻剥削农民就没有想到过正义?
如果是一个农民:对这类寄生虫只能报以“活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9/11 11:32:01    跟帖回复:
       沙发
    这并不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情。
    他们的切身经济利益受到了很大的损害,造成企业经营效益差,是他们的责任吗?他们又没有拿企业管理者的工资,企业在市场经济中打了败仗,是领军的将军有问题,还是士兵有问题?
    在一般的发达国家中,企业被合并也好,企业改革也好,普通员工被减员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因为政府需要守住社会失业率这根底线。
    普通员工毕竟人数多,就能通过选票来影响政治,政府所以必须死守普遍员工的生活。
    因此,一般改革方案都是撤换经营者及管理层。普遍员工是通过自然退休来减少的。这样的改革,企业过去对外的人情交易被斩断,新的企业的对外各类交易中,市场原理可以被彻底,企业的利润才能被提高。
    另外,被解雇的经营层也是比较容易找到新工作的,但,普遍员工要找新工作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政府的财政支出就会必然被增加。


    回帖人:
    绝影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9/11 11:39:05    跟帖回复:
       第 3
    他们确实只是普通工作者。
    但是他们反思过自己间接剥削农民的本质嘛?可曾有过羞愧?还不是理所当然在农民眼中趾高气扬。
    可曾确实承认过国企对农民的压迫?
    单方面强调“不公”的可笑
    他们没有资格说改革方向不对,只能说改革措施不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9/11 12:37:46    跟帖回复:
       第 4
        毛大爷一时心血来潮,想让大家都上天堂,造了一架飞机。造飞机时他也想让大家都坐得一样的舒适。可飞机造好了,但始终做不到一样,座位有好有孬。怎么分配座位呢?于是他想了一个好办法,飞机有上仓和下仓。他把上仓分配给官员,下仓分给百姓。上仓同下仓又分层,上仓的官员就按级别的大小坐不同的层,每层又按官员的排序从前排到后排依次坐定。下仓的两层,上层给了工人,下层给了农民。

        人员坐定,毛大爷起动飞机上天了。当飞机离开地面时,看见那些国家的人还在地面上,有的还在地下时。怜惜之心油然而生,想一定造一个更大的飞机让全世界的人都上天堂。

        那知还沉浸在喜悦中的人们,突然从天上甩了下来。飞机原来是闭门造的,只根据马设计师的图纸,而这种飞机从来就没有试制试飞过,造成了一次大的空难,甩死的人无数。那飞机的结构越是上层安全系数越高,下仓的下层最不安全,那次空难,绝大多数遇难的都是农民弟兄。也有不少人幸免遇难活了下来。

        活下来的人又回到了地面,恢复了原来的生活,但工人们始终怀念他们曾经比农民高一层的日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9/11 12:55:46    跟帖回复:
       第 5
    我当然懂过去30年前以农补工的倾斜政策。这也很不公平。
    可是普通的城市居民大部分也是算工人阶级吧,还挂了一个领导一切的名号。其实,以他们接受教育的程度,思考问题的方式,那里可能去领导一切!因此,这类以农补工的主张也并不是他们能主张的。
    现在,城市中,元有居民间的贫富差距也已经变得非常大了。
    所以,个人更认为,改革不能针对社会弱者,普通人就是普通人,没有工人,农民之分,各地政府都应该先建一个当地的社会生活安全网,托住社会弱者,包括也有可能将来在竞争失败中落入这个网中的国民。
    改革要针对的各类无能的指挥者及不公平的制度才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9/11 13:13:19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3楼第 3 楼 绝影 2013/9/11 11:39:05  的原帖:他们确实只是普通工作者。
    但是他们反思过自己间接剥削农民的本质嘛?可曾有过羞愧?还不是理所当然在农民眼中趾高气扬。
    可曾确实承认过国企对农民的压迫?
    单方面强调“不公”的可笑
    他们没有资格说改革方向不对,只能说改革措施不对
    你又在挑逗城乡之间的矛盾,用毛的一句话,就是挑逗群众斗群众

    工人跟农民之间没有差距了,工人跟穷山僻壤的农民有很大差距,但这差距是政府或权贵造成的,比如应该把穷山僻壤农民移民到适合居住的城乡地区,并解决教育等问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9/11 13:19:13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5楼第 5 楼 待反者 2013/9/11 12:55:46  的原帖:我当然懂过去30年前以农补工的倾斜政策。这也很不公平。
    可是普通的城市居民大部分也是算工人阶级吧,还挂了一个领导一切的名号。其实,以他们接受教育的程度,思考问题的方式,那里可能去领导一切!因此,这类以农补工的主张也并不是他们能主张的。
    现在,城市中,元有居民间的贫富差距也已经变得非常大了。
    所以,个人更认为,改革不能针对社会弱者,普通人就是普通人,没有工人,农民之分,各地政府都应该先建一个当地的社会生活安全网,托住社会弱者,包括也有可能将来在竞争失败中落入这个网中的国民。
    改革要针对的各类无能的指挥者及不公平的制度才对。
    评价很中肯。
    一个国企(非垄断)要搞好,在改革初期,只要领导层跟上形势,不犯大错就可以了。

    到了改革深入的时候,别说领导贪腐渎职,就是眼光差一点,能力差一点,思路稍滞后,又或者决策失误,立马完蛋!
    这些都根本不是基层员工可以左右的。

    利益受损的员工,要回溯原有非市场模式,那是很愚昧的。但他们指责变革中,没顾及到他们自己本身的利益,则是合理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9/11 13:20:42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3楼第 3 楼 绝影 2013/9/11 11:39:05  的原帖:他们确实只是普通工作者。
    但是他们反思过自己间接剥削农民的本质嘛?可曾有过羞愧?还不是理所当然在农民眼中趾高气扬。
    可曾确实承认过国企对农民的压迫?
    单方面强调“不公”的可笑
    他们没有资格说改革方向不对,只能说改革措施不对
    转至第6楼第 6 楼 ericaerica 2013/9/11 13:13:19  的原帖:你又在挑逗城乡之间的矛盾,用毛的一句话,就是挑逗群众斗群众

    工人跟农民之间没有差距了,工人跟穷山僻壤的农民有很大差距,但这差距是政府或权贵造成的,比如应该把穷山僻壤农民移民到适合居住的城乡地区,并解决教育等问题
    同一地区,在改革之前,工农之间还是有不少差距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9/11 13:26:29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3楼第 3 楼 绝影 2013/9/11 11:39:05  的原帖:他们确实只是普通工作者。
    但是他们反思过自己间接剥削农民的本质嘛?可曾有过羞愧?还不是理所当然在农民眼中趾高气扬。
    可曾确实承认过国企对农民的压迫?
    单方面强调“不公”的可笑
    他们没有资格说改革方向不对,只能说改革措施不对
    转至第6楼第 6 楼 ericaerica 2013/9/11 13:13:19  的原帖:你又在挑逗城乡之间的矛盾,用毛的一句话,就是挑逗群众斗群众

    工人跟农民之间没有差距了,工人跟穷山僻壤的农民有很大差距,但这差距是政府或权贵造成的,比如应该把穷山僻壤农民移民到适合居住的城乡地区,并解决教育等问题
    转至第8楼第 8 楼 勒追 2013/9/11 13:20:42  的原帖:同一地区,在改革之前,工农之间还是有不少差距的。
    现在上海郊区的农民都富了

    因为有土地,房子拆迁就可以赚很多

    或者把土地承包给外来农民,就自己当地主,收钱

    陈良宇对农民很好,许宗衡对农民也不错(他允许农民造小产权房自己当地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9/11 13:36:21   
    10
    转至第3楼第 3 楼 绝影 2013/9/11 11:39:05  的原帖:他们确实只是普通工作者。
    但是他们反思过自己间接剥削农民的本质嘛?可曾有过羞愧?还不是理所当然在农民眼中趾高气扬。
    可曾确实承认过国企对农民的压迫?
    单方面强调“不公”的可笑
    他们没有资格说改革方向不对,只能说改革措施不对
    转至第6楼第 6 楼 ericaerica 2013/9/11 13:13:19  的原帖:你又在挑逗城乡之间的矛盾,用毛的一句话,就是挑逗群众斗群众

    工人跟农民之间没有差距了,工人跟穷山僻壤的农民有很大差距,但这差距是政府或权贵造成的,比如应该把穷山僻壤农民移民到适合居住的城乡地区,并解决教育等问题
    转至第8楼第 8 楼 勒追 2013/9/11 13:20:42  的原帖:同一地区,在改革之前,工农之间还是有不少差距的。
    转至第9楼第 9 楼 ericaerica 2013/9/11 13:26:29  的原帖:现在上海郊区的农民都富了

    因为有土地,房子拆迁就可以赚很多

    或者把土地承包给外来农民,就自己当地主,收钱

    陈良宇对农民很好,许宗衡对农民也不错(他允许农民造小产权房自己当地主)

    我一个对高中同学,夫妻收入(白领的工资,不算村里分红)合计应该有30~40W(广州)
    他家就是市郊城中村的,从高中开始,每年有过得去的分红,他18岁就开始拿了。几年前了解,据说有二十几W。由于有分红,所以很早就在市里购房了;家里的宅基地还有2栋。至于他们那条村的批发市场,他家有没有铺我就不知道了。
    羡慕吧?
    可是别人小学的时候,城市没辐射到那带,唯一的生机还是种地。种粮食、蔬菜,价格都拼不过外地,而且地也少。父亲当时还是打工,勉强够家里开支,母亲帮补家务,种了些冬瓜。如果没其他技能的当地农民,论拼劲,又敢干不过当时一无所有的外来工。要到城里打工,没技能没学历。
    一打风下雨,没长好的冬瓜就要拿到街上贱卖,5分钱一斤也没人要——他当时一下课就帮去帮妈妈忙,站到七点多卖不完,又要拿回家。这可是90年左右的事情!当时改革已经10来年了。就广州这种一线城市,依然有诸多临近的城郊无法受到辐射获利。

    那个时候,让城市居民身份和他对调——100%城里人不愿意。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3/9/11 13:41:06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9/11 13:43:25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3楼第 3 楼 绝影 2013/9/11 11:39:05  的原帖:他们确实只是普通工作者。
    但是他们反思过自己间接剥削农民的本质嘛?可曾有过羞愧?还不是理所当然在农民眼中趾高气扬。
    可曾确实承认过国企对农民的压迫?
    单方面强调“不公”的可笑
    他们没有资格说改革方向不对,只能说改革措施不对
    转至第6楼第 6 楼 ericaerica 2013/9/11 13:13:19  的原帖:你又在挑逗城乡之间的矛盾,用毛的一句话,就是挑逗群众斗群众

    工人跟农民之间没有差距了,工人跟穷山僻壤的农民有很大差距,但这差距是政府或权贵造成的,比如应该把穷山僻壤农民移民到适合居住的城乡地区,并解决教育等问题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8楼第 8 楼 勒追 2013/9/11 13:20:42  的原帖:同一地区,在改革之前,工农之间还是有不少差距的。
    转至第9楼第 9 楼 ericaerica 2013/9/11 13:26:29  的原帖:现在上海郊区的农民都富了

    因为有土地,房子拆迁就可以赚很多

    或者把土地承包给外来农民,就自己当地主,收钱

    陈良宇对农民很好,许宗衡对农民也不错(他允许农民造小产权房自己当地主)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勒追 2013/9/11 13:36:21  的原帖:我一个对高中同学,夫妻收入(白领的工资,不算村里分红)合计应该有30~40W(广州)
    他家就是市郊城中村的,从高中开始,每年有过得去的分红,他18岁就开始拿了。几年前了解,据说有二十几W。由于有分红,所以很早就在市里购房了;家里的宅基地还有2栋。至于他们那条村的批发市场,他家有没有铺我就不知道了。
    羡慕吧?
    可是别人小学的时候,城市没辐射到那带,唯一的生机还是种地。种粮食、蔬菜,价格都拼不过外地,而且地也少。父亲当时还是打工,勉强够家里开支,母亲帮补家务,种了些冬瓜。如果没其他技能的当地农民,论拼劲,又敢干不过当时一无所有的外来工。要到城里打工,没技能没学历。
    一打风下雨,没长好的冬瓜就要拿到街上贱卖,5分钱一斤也没人要——他当时一下课就帮去帮妈妈忙,站到七点多卖不完,又要拿回家。这可是90年左右的事情!当时改革已经10来年了。就广州这种一线城市,依然有诸多临近的城郊无法受到辐射获利。

    那个时候,让城市居民身份和他对调——100%城里人不愿意。

    农民有再多钱我都不会羡慕

    我也不会因为农民有钱而去巴结人家,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9/11 13:48:47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3楼第 3 楼 绝影 2013/9/11 11:39:05  的原帖:他们确实只是普通工作者。
    但是他们反思过自己间接剥削农民的本质嘛?可曾有过羞愧?还不是理所当然在农民眼中趾高气扬。
    可曾确实承认过国企对农民的压迫?
    单方面强调“不公”的可笑
    他们没有资格说改革方向不对,只能说改革措施不对
    转至第6楼第 6 楼 ericaerica 2013/9/11 13:13:19  的原帖:你又在挑逗城乡之间的矛盾,用毛的一句话,就是挑逗群众斗群众

    工人跟农民之间没有差距了,工人跟穷山僻壤的农民有很大差距,但这差距是政府或权贵造成的,比如应该把穷山僻壤农民移民到适合居住的城乡地区,并解决教育等问题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8楼第 8 楼 勒追 2013/9/11 13:20:42  的原帖:同一地区,在改革之前,工农之间还是有不少差距的。
    转至第9楼第 9 楼 ericaerica 2013/9/11 13:26:29  的原帖:现在上海郊区的农民都富了

    因为有土地,房子拆迁就可以赚很多

    或者把土地承包给外来农民,就自己当地主,收钱

    陈良宇对农民很好,许宗衡对农民也不错(他允许农民造小产权房自己当地主)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勒追 2013/9/11 13:36:21  的原帖:我一个对高中同学,夫妻收入(白领的工资,不算村里分红)合计应该有30~40W(广州)
    他家就是市郊城中村的,从高中开始,每年有过得去的分红,他18岁就开始拿了。几年前了解,据说有二十几W。由于有分红,所以很早就在市里购房了;家里的宅基地还有2栋。至于他们那条村的批发市场,他家有没有铺我就不知道了。
    羡慕吧?
    可是别人小学的时候,城市没辐射到那带,唯一的生机还是种地。种粮食、蔬菜,价格都拼不过外地,而且地也少。父亲当时还是打工,勉强够家里开支,母亲帮补家务,种了些冬瓜。如果没其他技能的当地农民,论拼劲,又敢干不过当时一无所有的外来工。要到城里打工,没技能没学历。
    一打风下雨,没长好的冬瓜就要拿到街上贱卖,5分钱一斤也没人要——他当时一下课就帮去帮妈妈忙,站到七点多卖不完,又要拿回家。这可是90年左右的事情!当时改革已经10来年了。就广州这种一线城市,依然有诸多临近的城郊无法受到辐射获利。

    那个时候,让城市居民身份和他对调——100%城里人不愿意。

    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ericaerica 2013/9/11 13:43:25  的原帖:农民有再多钱我都不会羡慕

    我也不会因为农民有钱而去巴结人家,呵呵
    你不羡慕妒忌,就不会唠叨什么上海城郊农民富了。也不会无视——哪怕在90年代,让你(或者其他城里人)和他们待遇对调,100%不愿意。上海我不知道,事实上广州,只是普遍农民都有分红,都有至少1栋宅基地而已。我同学那种是少数,因为他们村子早前的领导,贪污之余,对土地和经营,还算有点眼光,没走太错的路。

    城中村农二代,很多有钱的,也没什么出息这倒是真的——只不过,他们中的相当多数,只要不犯大错,不赌博吸毒,这辈子怎么都是够过的,甚至要好于改革前老市民的平均水平。
    至于我同学那种,本身夫妻都是重点中学,211大学毕业,素质上早就脱胎换骨。论生活质量,家庭现在在广州赚100w/年,还未必比得过别人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9/11 13:53:14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3楼第 3 楼 绝影 2013/9/11 11:39:05  的原帖:他们确实只是普通工作者。
    但是他们反思过自己间接剥削农民的本质嘛?可曾有过羞愧?还不是理所当然在农民眼中趾高气扬。
    可曾确实承认过国企对农民的压迫?
    单方面强调“不公”的可笑
    他们没有资格说改革方向不对,只能说改革措施不对
    转至第6楼第 6 楼 ericaerica 2013/9/11 13:13:19  的原帖:你又在挑逗城乡之间的矛盾,用毛的一句话,就是挑逗群众斗群众

    工人跟农民之间没有差距了,工人跟穷山僻壤的农民有很大差距,但这差距是政府或权贵造成的,比如应该把穷山僻壤农民移民到适合居住的城乡地区,并解决教育等问题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8楼第 8 楼 勒追 2013/9/11 13:20:42  的原帖:同一地区,在改革之前,工农之间还是有不少差距的。
    转至第9楼第 9 楼 ericaerica 2013/9/11 13:26:29  的原帖:现在上海郊区的农民都富了

    因为有土地,房子拆迁就可以赚很多

    或者把土地承包给外来农民,就自己当地主,收钱

    陈良宇对农民很好,许宗衡对农民也不错(他允许农民造小产权房自己当地主)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勒追 2013/9/11 13:36:21  的原帖:我一个对高中同学,夫妻收入(白领的工资,不算村里分红)合计应该有30~40W(广州)
    他家就是市郊城中村的,从高中开始,每年有过得去的分红,他18岁就开始拿了。几年前了解,据说有二十几W。由于有分红,所以很早就在市里购房了;家里的宅基地还有2栋。至于他们那条村的批发市场,他家有没有铺我就不知道了。
    羡慕吧?
    可是别人小学的时候,城市没辐射到那带,唯一的生机还是种地。种粮食、蔬菜,价格都拼不过外地,而且地也少。父亲当时还是打工,勉强够家里开支,母亲帮补家务,种了些冬瓜。如果没其他技能的当地农民,论拼劲,又敢干不过当时一无所有的外来工。要到城里打工,没技能没学历。
    一打风下雨,没长好的冬瓜就要拿到街上贱卖,5分钱一斤也没人要——他当时一下课就帮去帮妈妈忙,站到七点多卖不完,又要拿回家。这可是90年左右的事情!当时改革已经10来年了。就广州这种一线城市,依然有诸多临近的城郊无法受到辐射获利。

    那个时候,让城市居民身份和他对调——100%城里人不愿意。

    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ericaerica 2013/9/11 13:43:25  的原帖:农民有再多钱我都不会羡慕

    我也不会因为农民有钱而去巴结人家,呵呵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勒追 2013/9/11 13:48:47  的原帖:你不羡慕妒忌,就不会唠叨什么上海城郊农民富了。也不会无视——哪怕在90年代,让你(或者其他城里人)和他们待遇对调,100%不愿意。上海我不知道,事实上广州,只是普遍农民都有分红,都有至少1栋宅基地而已。我同学那种是少数,因为他们村子早前的领导,贪污之余,对土地和经营,还算有点眼光,没走太错的路。

    城中村农二代,很多有钱的,也没什么出息这倒是真的——只不过,他们中的相当多数,只要不犯大错,不赌博吸毒,这辈子怎么都是够过的,甚至要好于改革前老市民的平均水平。
    至于我同学那种,本身夫妻都是重点中学,211大学毕业,素质上早就脱胎换骨。论生活质量,家庭现在在广州赚100w/年,还未必比得过别人家。
    我只是说事实

    我当然羡慕嫉妒恨,农民什么都不干,一个月拿无数钱,到处玩女人吃香喝辣

    而什么对调的机会,根本就没有

    就算有,我也不乐意对调

    我对住在农村没兴趣,我对终日无所事事吃香喝辣也没兴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9/11 13:53:25    跟帖回复:
    14
    任何变化中,总有利益扩大者和利益受损者。从这点讨论该不该变似乎没什么说服力。

    当下中国,何以保证私企良心——职业道德?国企在大面上还是有一些约束力的。
    国企必须私营说不过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9/11 13:56:14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3楼第 3 楼 绝影 2013/9/11 11:39:05  的原帖:他们确实只是普通工作者。
    但是他们反思过自己间接剥削农民的本质嘛?可曾有过羞愧?还不是理所当然在农民眼中趾高气扬。
    可曾确实承认过国企对农民的压迫?
    单方面强调“不公”的可笑
    他们没有资格说改革方向不对,只能说改革措施不对
    转至第6楼第 6 楼 ericaerica 2013/9/11 13:13:19  的原帖:你又在挑逗城乡之间的矛盾,用毛的一句话,就是挑逗群众斗群众

    工人跟农民之间没有差距了,工人跟穷山僻壤的农民有很大差距,但这差距是政府或权贵造成的,比如应该把穷山僻壤农民移民到适合居住的城乡地区,并解决教育等问题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8楼第 8 楼 勒追 2013/9/11 13:20:42  的原帖:同一地区,在改革之前,工农之间还是有不少差距的。
    转至第9楼第 9 楼 ericaerica 2013/9/11 13:26:29  的原帖:现在上海郊区的农民都富了

    因为有土地,房子拆迁就可以赚很多

    或者把土地承包给外来农民,就自己当地主,收钱

    陈良宇对农民很好,许宗衡对农民也不错(他允许农民造小产权房自己当地主)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勒追 2013/9/11 13:36:21  的原帖:我一个对高中同学,夫妻收入(白领的工资,不算村里分红)合计应该有30~40W(广州)
    他家就是市郊城中村的,从高中开始,每年有过得去的分红,他18岁就开始拿了。几年前了解,据说有二十几W。由于有分红,所以很早就在市里购房了;家里的宅基地还有2栋。至于他们那条村的批发市场,他家有没有铺我就不知道了。
    羡慕吧?
    可是别人小学的时候,城市没辐射到那带,唯一的生机还是种地。种粮食、蔬菜,价格都拼不过外地,而且地也少。父亲当时还是打工,勉强够家里开支,母亲帮补家务,种了些冬瓜。如果没其他技能的当地农民,论拼劲,又敢干不过当时一无所有的外来工。要到城里打工,没技能没学历。
    一打风下雨,没长好的冬瓜就要拿到街上贱卖,5分钱一斤也没人要——他当时一下课就帮去帮妈妈忙,站到七点多卖不完,又要拿回家。这可是90年左右的事情!当时改革已经10来年了。就广州这种一线城市,依然有诸多临近的城郊无法受到辐射获利。

    那个时候,让城市居民身份和他对调——100%城里人不愿意。

    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ericaerica 2013/9/11 13:43:25  的原帖:农民有再多钱我都不会羡慕

    我也不会因为农民有钱而去巴结人家,呵呵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勒追 2013/9/11 13:48:47  的原帖:你不羡慕妒忌,就不会唠叨什么上海城郊农民富了。也不会无视——哪怕在90年代,让你(或者其他城里人)和他们待遇对调,100%不愿意。上海我不知道,事实上广州,只是普遍农民都有分红,都有至少1栋宅基地而已。我同学那种是少数,因为他们村子早前的领导,贪污之余,对土地和经营,还算有点眼光,没走太错的路。

    城中村农二代,很多有钱的,也没什么出息这倒是真的——只不过,他们中的相当多数,只要不犯大错,不赌博吸毒,这辈子怎么都是够过的,甚至要好于改革前老市民的平均水平。
    至于我同学那种,本身夫妻都是重点中学,211大学毕业,素质上早就脱胎换骨。论生活质量,家庭现在在广州赚100w/年,还未必比得过别人家。
    我就是对农村人有偏见,不乐意交往农村人,你能拿我怎样?
    107309 次点击,434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29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灌水]为何还有大批工人否认国企改革的正确方向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