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5/30 19:58:59   
91
南師如是說
《庄子》是医心的,不管西医中医,都只是医身体的。心是个什么东西?思想情绪这个心很难医…我…写了一副对联:上联是“有药能医龙虎病”…下联“无方可治众生痴”…一般医生能够治身体的病,却不能治心…真的能治心病的是佛家、道家、老庄,这是中国文化最高的。——南怀瑾《小言黄帝内经与生命科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5/30 21:09:59   
92
[转帖]南一鹏深情回忆——我的父亲南怀瑾
228 次点击
2 个回复大书蠹 于 2014/5/30 20:37:2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国学大师南怀瑾生活中是怎样的一个人?他如何教育培养子女?他为什么说自己没有学生?该书作者南一鹏是南怀瑾子女中跟随南怀瑾时间最长的一位,他从身教、家教、言教等亲情方面讲述了南怀瑾一些不为人知的平凡经历和事迹,让人们看到一个亲切和蔼、具有悲悯情怀与人生智慧的国学大师的另一面。

    陪 考

    小学毕业,我跟父亲说我想考军校,父亲也没有反对。他问我想考什么,我说我想考空军。

    还记得父亲带我去体检的时候,衣服脱掉,我就是一根竹竿。别人家的小男孩,个个都很强壮。没有想到视力检查查出我有近视,学校就不要了,我于是错失了进军校的机会。

    台湾地区当时的教育真是竞争激烈,小学毕业之后,并不可以直接上中学,是要联考的。小学毕业后要考初中,初中毕业后要考高中,高中毕业后要考大学,全部都要由各级学校联合招生考试。我每级的联考父亲都有陪考。因为是炎夏,我们也叫陪考作“陪烤”。我出生年份的那一届,正好赶上台湾教育想要大力改革。小学考初中的那一年竟然还要加考体育。可是加考的体育又不算分,只是要试验一下,看看是否能够德智体群并重。我记得我们那时候课间去厕所,不能直接去。每个人从操场跑过去,看到单杠要上去拉两下,看到爬竿要去爬一下,然后再去上厕所。联考考体育的时候,要加考三样东西,爬竹竿、单杠还有跳绳。跳绳在第三下和第七下还要交叉。反正就是这样无聊,最后又不算分。

    当年是我父亲陪我去考联考的,考场在松山中学。父亲陪我在操场上,大太阳下看我考这些东西。那个热,那个湿,那个汗水,让我无尽地感恩。我那一届还有一个不公平的地方,台北市“教育局”把台北市的初中分区,一分为二。一个叫忠区,一个叫礼区。你要报考其一就不能报考其二。原先四所学校的选择变成了一区两校。那一次的联招就刚好做了这么一堆实验,叫人应接不暇。更悲催的是,我下一届就变成国中了。所谓国民中学制度,就是免试上初中,而我就是台湾地区最后要考试上初中的那一届。虽然悲催,现在想起来也蛮好玩的。

    初中开始,父亲每月都会发零用钱。我们家的小孩一直有存钱的习惯,打小起就用存钱筒。那是一种竹筒,在竹节上面割开一个口,就可以丢铜板进去。到年底的时候把它破开来,好过瘾,可以去买鞭炮。我上学途中会经过一个信用合作社,叫“十信”。当时十信信用合作社有这么一个活动,叫“一天存一块,一年给你四百块”,不坏的利息。我记得我每天都会过去存一块。这样存了两年,拿了两次四百块钱。父亲给我的观念,要我在用钱方面,自己打理自己的财务。我非常感谢他有这样开明的想法。

    父亲在我小时候有教我包书,因为他最爱书了。我们小时候爱惜书本,怕翻坏了,所以每本都要包起来读,什么书一拿到手上,第一件事情就是包书。我们那个时候最喜欢的就是月历,月历来了好高兴,赶快拿来包书。没有钱去买那么好的纸张,拿月历来包书是最好不过的。父亲还教过我缝书,我还缝过线装书。其实也挺简单的,就是要有点逻辑观念,你用线缝,怎么样可以不重复,从哪边下手,尽量少重复,很有趣的。

    父亲爱书,爱看书,爱收藏书。不过父亲说“书不读的时候,只是世界上最贵的装饰,装饰墙壁而已”。而且书是很重的东西。自初中开始,每一次搬家我都有参与。背着一箱一箱的书要不断地上上下下。实在是锻炼身体的好方法。现在很多人买了所谓的大部头的书,其实只是用来装饰了墙壁,没有在读。我每次看到买精装书的人就想,这种人一定不读书,谁会拿精装本的书来读啊,又不好拿,又不好折页,多不方便。所以你看到那些家里一大堆精装书的人,你就知道这应该是不读书的人。

    有两副对联是挂在家中客厅多年的,一幅是:“上下五千年,纵横十万里;经纶三大教,出入百家言”。另一幅是:“海纳百川,龙奋风云开宇宙;天容万物,鹏飞苍茫启东西”。自小就觉得这是父亲的志向,也熏陶了我的心胸,尤其其中还有自己的名字,更是倍感亲切。在父亲成立东西精华协会以后,这两副对联就拿去挂在协会的大厅了。这些家里的私人文物,目前竟然为人所占,尚待追索。惭愧,惭愧。

    高中念的是夜间部,白天的时间都是在父亲的书架上找书,看书。这曾经数年单独的时刻,是心理上的历练,也是知性上的盛宴,就如同父亲的峨眉经验,我一个人单独而不孤独地过完三年的高中时期。

    视天下人如子女

    我念高三的时候来了一个学生叫古国治,辅仁大学哲学系的学生。他就是老古出版社名字的起源。古国治很年轻,可是大家都叫他老古。他念辅大的时候,很多女孩子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因为他留着一脸络腮胡,穿着一身中山装,一副民国才子的模样。女孩子就是喜欢这样气息的才子,老古炙手可热。后来老古到我家来,父亲就叫他整理藏书。这是父亲的图书整理得最精细的一次。他把书全部做了目录,每一本书后面还像图书馆一样贴了分类的标签。由于老古做这个工作,我们常见面,逐渐就比较熟了。我俩的关系也很好,像兄弟一般。我考大学时,父亲陪考,老古就为我父亲撑伞遮阳。

    大学时期,父亲身边又有几位优秀的台大大学生来听课。不过当时自己每天上学出门得早,和他们很少有机会交谈。直到当兵时,因为是在南台湾的高雄地区,靠近台大的李慈雄家,曾经还去打扰过一次。慈雄后来也赴美,在加州斯丹佛大学念完博士学位,非常优秀。因为我父亲远赴美东,他也就改向美国东部发展。长期在父亲身边执弟子礼,是一位真正尊师如父的年轻人。后来慈雄成为我最敬重的萧伯伯的女婿,我们才有机会再见过几次面。

    慈雄在1989下半年,听我父亲对中国的前途看法,在当时全世界撤离中国时,毅然举家自美返回中国发展。这一个魄力和远见是令我非常佩服的。那时中国的生活环境与其他地区差异甚大,慈雄不但夫妻回国,还将在美国出生的两个女儿一起带回国,这种义无反顾的决定,不是一般唯利是图的举动,而是少有的报国尽瘁的行为。所以我一直视其为君子。后来他将所学报效中国的发展,也把自己的企业开拓成跨领域的集团公司,成就非凡。如今在上海浦东建立“恆南书院”,努力推广父亲的教化,实在是很了不起。

    在我的观念里,因为父亲视天下人如子女,我真的也把父亲的学生们当做兄弟姐妹来看待,至少在台湾地区都是如此。别人有没有把我们这些子女,当成兄弟姐妹来看待,则是别人个人修养的问题。反正父亲说过,能依教奉行的,本来就不多。自小到大,父亲身边的学生们都换了好几代,以往在台湾地区的学生都跟我们这些子女相处得好,大概是传承的中华文化氛围较浓吧,对老师的家人也懂尊重。

    当然父亲周围也有几位以师友相称的友人,既不是学生,又称父亲为南师的朋友。往往是因为做过几件事,又因为年长,受父亲尊重,也就倚老卖老起来。可是在做人做事上,礼不符合儒家所教,理也不明佛家所说,心里藏着私念,嘴里带着口业,实在不好相处。很多人听过父亲说他没有学生,往往不能理解父亲为什么这样说。明明是有众多的跟随者和更多的读者群,怎么会说是没有学生呢?我觉得父亲此说,其实是有三层意义的:

    第一,父亲已经视天下人如子女,只有子女,哪有学生?一切以慈悲法喜,平等对待。在南师身边跟随过的,大家可以推敲一下,父亲对待大家,关心生活起居,身体健康,视同家人否?既然南师视天下人如子女,何来学生?

    第二,父亲是大乘修行人,《金刚经》有言,“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学生是众生,无众生相,也无学生相,自然是无学生了。所以自己也不要妄自菲薄,你是,就是;你不是,就不是。修行多年的,到底自己有没有在学在修的,自己知道。

    第三,是因为他知道没有传承。虽然大家都尊称他国学大师,学习他讲的儒家的理念。可是许多人以为南师对子女家庭漠不关心,这岂是儒家所为,对南师就有错误的理解。每次我们子女在座,父亲一定介绍我们给其他人认识,这岂是漠不关心。儒家尊师,也尊重老师家属,许多人没有学到做到,还口头污蔑,儒教无传承可知。佛法固然以修持为重,但心法为上;理上未明,行上不果。常常是周边者迷,远行者灵。众人把方法当佛法,自得其乐。禅门讲求验证,可有一人向南师求证,通过南师验证否?我就不知道了。

    善待侪辈

    父亲有一位易经老师,我们都称他老人家胡公公。胡公公会卜卦,父亲叫他自己的学生也跟胡公公学,学得最好的就是朱文光。我和国熙弟出生的时候,胡公公都替我们算过八字也卜过卦。我还记得,父亲跟我讲过,胡公公算了我跟弟弟的八字,说“奇怪哦,中国是不是还要乱?”我父亲问说为什么,胡公公说“怎么现在生的孩子都杀气很重”。应该不是听了这话的影响,但是我自己的确从小就想当军人。

    因为胡公公会卜卦,我好像是从小学到初中每一年,父亲都会叫我在过年的时候去找胡公公卜个年卦,也就是去算当年的运势。我们小时候也好高兴,总觉得要算命啦,就去找胡公公。小时候反正只是觉得好玩,每一年都要算命。虽然讲的都是一些抽象的、关于读书的叮嘱,但是玩玩卜卦也很有趣。胡公公拿出三个铜钱,交给我,要我撒到桌子上。他那个或许是湖南的口音,特别好玩,撒出铜钱,然后看正反,说着“一个卯、两个卯?”等等词句,我就跟着撒。撒完了六次,出个卦象了。他嘴里念念有词一番,就鼓励我一下,叫我好好念书之类的话。记录了卦象、卦辞,拿给我带回去。我们说谢谢胡公公,然后把红包给他。稍长以后回想起,才晓得这是父亲的用心啊。胡公公是他的老师,父亲只是叫我们孩子每一年去送一个红包给胡公公,也探望一下老人家,让他开心。我们小孩子有什么命好算的,都只是在读书罢了。这就是父亲对我的身教,父亲不要让胡公公觉得只是拿一个红包,好像是在照顾他老人家似的,而是以一种有尊严的做法,让他高兴。我领会父亲的用心,学到父亲的为人。

    同样的,父亲还有一个老朋友鲁居士,也是我每年要去探望的。鲁居士的名字我小时候本来记得的,现在想不起来了。鲁居士跟我父亲一样,从我认识他开始,他就一年四季穿着长袍马褂,很传统的那种穿法。是个大光头,住在基隆。我小时候常常看到他。我读中学的时候,鲁伯伯应该是年纪很大了,不大出门了。我还记得有好几年,父亲都叫我去看他。我想鲁伯伯一定是在父亲艰苦的时候,有帮助过我们,父亲对他感恩,也一直关怀鲁居士到他过世为止。

    萧政之先生和他的夫人,是我一生最感谢的长辈。他们对我们全家是非常的好,是我父亲朋友中让我印象最深、感恩最多的长辈。他的孩子跟我们是世交,年纪相仿,相处甚好。小时候萧伯伯在金门任事的时候,我们家就有机会吃到黄鱼,真正是东海的那种黄鱼,非常好吃。萧伯伯对我们家,不单是对父亲的尊重,他们对我母亲、对我们这些孩子都是最好、最亲的。

    父亲开办老古出版社,整理演讲录音成书。许多书都是刘雨虹女士帮忙整理成册的。刘雨虹女士与父亲为好友,虽然常听父亲讲课,但是不能说是学生。她很有才华,也管理过老古出版社,是父亲的教诲得以传播的大功臣,我们都以刘老师称呼之。刘老师不但为人幽默风趣,也能和年轻人打成一片。她子平八字的推断功力深厚,曾经在父亲那儿开过传授子平算命的课。

    有一本叫 《金粟轩诗词楹联诗话》的薄册子。我记得是父亲跟佛光山的星云法师相互往来的时候,星云法师请我父亲到佛光山去,说佛光山的许多大殿的柱子都还没有楹联,请我父亲帮忙写。所以佛光山很多的楹联都是我父亲写的。星云法师有一次来到台北,父亲带着我去见法师,还叫我跟星云法师叩过头。佛法僧嘛,我也赶紧拜见星云法师。

    但是父亲本人,任何人向他叩头,他都会马上回拜,因为父亲是居士,不是和尚。有一次在上海,一个年轻的出家人,也是我父亲的铁粉,想见我父亲。这个年轻出家人知道我来了,希望透过我们的相识,要我带他去见父亲。我这个人没什么其他的功用,就是可以被人利用见见我父亲。利用利用,表示我还有用。我的功用就是门神,带着他们去看我父亲。我平常很少带人去,不过我也知道,很多人见一下他们的偶像,对他们都有砥砺作用。基于普度众生之心,我后来就带得多了。这个年轻师父好高兴啊,看到我父亲,他马上说:“南老师,我是您的粉丝啊,真的,你对我……”然后马上跪下了,行大礼。结果我父亲也马上跪下来还礼,父亲是不受礼的。这是平等性,这是身教,父亲绝对是言行如一,怎么教就怎么做。父亲的接引手法绝对是平等的。所以他不受礼。

    很多人会批评我父亲,说南老师三教九流的人都交往。其实这些人也不过是这三教九流中的其中一员,只是不知道他自己定位在哪一教,哪一流。父亲真的是以平等心待人,以无分别心待事。任何人到南老师前面来,想跟南老师讲话,都没有问题。一个有学问的人更是要谦和,因为一个农民都可以用他懂得的事理,耕种出粮食,来喂饱社会大众;而很多人往往做学问一辈子,却不一定能对其他人有什么贡献。不要把学问当做一种身份地位的差别划分,而是要把学问当做是可以影响和改变、帮助别人成功的助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6/3 19:30:22   
93
南師如是說

一件事情,你沒有經驗過…就隨便下個肯定的結論,都是迷信。現代…最大的迷信是什麼?迷信科學,認為科學可以拯救人類…科學拯救了什麼?科學發達以後,只給人類帶來了無比的便利,但是並沒有給人類帶來幸福。因為科學所帶來物質文明的發達,造成人類更多的痛苦。這是科學的反面——南懷瑾《習禪錄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6/5 18:15:07   
94
以我对社会的观察,尤其我们的国家社会,现在统统走入了疯狂的状态。在中医有个病叫做失心症,忘失了心,发疯了,全世界以经济金融决定政治的方向,使全人类发疯了,忘记了自己的心。我接触到的人不管男女老幼,问到前途,谈到自己个人生命的问题,都是世事茫茫难自料\南怀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6/8 11:08:53   
95
南師如是說
發心做好事,要先準備挨駡,事情做好了,人家還誹謗你,說你是為了名為了利,你聽到這些,心裏要像吃冰糖一樣的舒服…誤會都可以,我都不在乎。我們常說任勞任怨,任勞容易,任怨則難,請你幫忙勞苦一天,累死了都願意,假如你聽到說這件事就是你幫忙幫壞了,這下子你受不了了——南懷瑾《圓覺經略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6/8 23:08:17   
96
南師如是說
十岁左右的孩子需睡十个钟头。现在的小孩子读书,每天六点钟起床赶公共汽车,很晚才睡,从小都在毁坏自己。……然后又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结果什么都成不了,有什么用?所以我经常大声呼吁,现在所有的父母全要重新受教育,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南怀瑾《瑜伽师地论•声闻地讲录》

定法居士:中国的小孩大多早已远离了圣贤教育,从小就按照西方"更高、更快、更强"的模式培养,取得无数成绩、拥有无数证书、到头来依然精神贫瘠甚至人格缺陷,让人扼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6/9 19:41:17   
97
任锋_行道的人呐
这两天,陪伴重病中的祖母。几天前我曾和访谈安庆强制火化的北青记者说,这些八九十岁的基层老人,可能代表了当代中国人中最能体现传统文教精神的一部分。她们可能是文盲,却受传统礼教的日常薰陶甚深,忠恕仁信,泽惠无言

弘道书院弘毅
//@秋风论道: 但过去六十多年,这个国家的国家机器、先进知识分子、文艺青年们在不遗余力地嘲笑、摧残、毁灭这一代人的生活方式和信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2 9:46:38   
98
[转贴]复旦教授:纣王是个好皇帝
文章提交者:rawkohu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复旦教授为千古暴君商纣王翻案 称其是个好皇帝

2009年04月12日06:04

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   钱文忠《百家讲坛》为千古暴君翻案

  商纣王是个好皇帝耶

  以酒为池,悬肉为林,千百年来,商纣王一直以暴戾为后人熟知,然而近日却有学者坚称纣王是一位文武双全、功勋卓越的帝王。口出此言者不是别人,正是复旦教授钱文忠。


  钱语出惊人:这是历史上最悠久的“冤案”。

  《百家讲坛》兴起后,为各种历史人物“翻案”便成了文化界的时尚,一时间各种颠覆传统的观点便成了热谈,但各种各样的“翻案”中,为商纣王“翻案”的,这还是第一例。在近期播出的《百家讲坛》节目中,钱文忠在解读《三字经》时,讲到了殷商文化,顺便提及了商纣王,“一提商纣王,老百姓第一反应就是荒淫、暴戾,但实际上商纣王是一位文武双全、功勋卓著的帝王。 ”钱文忠称,商纣王被冠以“暴君”称号两千多年,这是历史上最悠久的“冤案”。

  由于是顺便提及,钱文忠并未在节目中详解为商纣王“翻案”的依据。针对钱文忠所言,网友深表质疑,甚至有人搬出了《史记·殷本纪》为证,“好酒淫乐,嬖于妇人。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不少人直斥,替商纣王“翻案”,其实是钱文忠的又一次哗众取宠之举。

  钱据理力争:观点都是言之有据,绝对没有哗众取宠

  昨日,记者电话联系到钱文忠。“观点都是言之有据,绝对没有哗众取宠。”钱文忠表示,“暴君”其实是对纣王形象的歪曲,至于网友搬出的《史记》内容,钱文忠说那只是一小部分,《史记》中也有“帝纣资捷辨矣,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知足以距谏,言足以饰非。”之类的记载。此外,钱文忠还罗列了商纣王的几大贡献:开拓山东、淮河下游和长江流域,促进了中原文明的传播;推行一系列改革措施,反对神权;打破奴隶主的世袭制,大胆提拔新人等。“历史上真正的商纣王不仅高大威猛,力量无穷,还是一位文武双全、功勋卓著的帝王。”钱文忠称,人们之所以会曲解,都是小说和影视作品惹的祸,而民间的谬误又是在大众传媒的传播中被扩大,作为学者,他应该站出来主导话语权。记者 徐力

(责任编辑:杨建)
_______________

钱文忠这样脑子进水的人,讲三字经,弟子规,实在荒唐可笑!
钱文忠不过是马克思和毛始皇的好学生而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5 23:26:19   
99
南師如是說
日本人说…舜是烛台,禹也不是人,是爬虫,这是日本人故意侮辱我们的,我们的学者也都跟着这样说。所以我们的文化到了今日这个地步,不是偶然的,是几十年来大家疑古,随便抛弃了传统,抛弃了前人的经验,轻视前人的学问,结果变成这个样子,所以信而好古,是保持历史人生的经验——南怀瑾《论语别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6 14:40:38   
100
三山行脚僧

南怀瑾老师的财富观“货无常主”,财富不会永远属于你的。我也常常告诉大家,财富是个什么东西?拿哲学道理,尤其是佛学的道理讲,财富属于你的所用,不是你的所有。你一生再多的钱,只有临时支配的使用权,并不是你的所有,而且只有你用到、真用得对的,才是有效的,否则都不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7 16:00:03   
101
南怀瑾 :道家漫谈 资料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 南怀瑾     时间: 2014-02-12




每当时代变乱到极点,无可救药时,出来“拨乱反正”的往往是道家人物。

细读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会发现一个秘密。每一个朝代,在其鼎盛的时候,在政事的治理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秘诀,简言之,就是“内用黄老,外示儒术”。自汉、唐开始,接下来宋、元、明、清的创建时期,都是如此。内在真正实际的领导思想,是黄(黄帝)、老(老子)之学,即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道家思想。而在外面所标榜的,即在宣传教育上所表示的,则是孔孟的思想、儒家的文化。但是这只是口号,只是招牌而已,亦可以旁借“挂羊头卖狗肉”的市井俚语来勉强比拟,意思就是,讲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外一套。

道家的内容

那么所谓黄老之学的道家学术,它的内容又如何?当然,最能代表道家思想的是老子,他所著《老子》(到了唐玄宗时代,又尊称它为《道德经》)一书,最能代表道家思想,最有系统,有最具体的叙述。而阐扬、诠解老子最清楚正确的,发扬道家思想最透彻的,则是庄子。庄周所著《庄子》一书,唐玄宗时代又尊称它为《南华经》。其中所论辩的道理,在政治、军事、教育、经济等等各方面,都可致用,它对历史人物的建功立业乃至对个人修养—修道、养气,以及立身、处世等等,都有大用处。

这不只是指《庄子》的内七篇而已,事实上,几千年来,历代所偷偷运用庄子的学术,都取《外篇》和《杂篇》中的精华。因此,真正把五千年来中国文化,发挥得光辉灿烂的,亦就是道家的老庄之学,尤其是《庄子》的《外篇》与《杂篇》部分最多,这是研究老子之前,也必须了解的一项事实。

现代人对道家的观念,是汉、唐以后的人所持的观念。在秦汉以前,现在所谓的“道家”与孔孟之学的所谓“儒家”,原本没有分开的,统统是一个“道”字,而这一个“道”字,代表了中国的宗教观,也代表了中国的哲学—包括人生哲学、政治哲学、军事哲学、经济哲学,乃至一切哲学,都涵在此一“道”字中。

清代乾隆年间,主编《四库全书》的著名学者纪晓岚对道家的学术,就下了八个字的评语:“综罗百代,广博精微。”意思是说,道家的文化思想,包括了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整个文化。“广博”是包罗众多,“精微”是精细到极点,微妙到不可思议的境界。

但是,道家的流弊也很大,画符念咒、吞刀吐火之术,都变成了道家的文化,更有阴阳、风水、看相、算命、医药、武功等等,几乎无一不包括在内,都属于道家的学术,所以虽是“综罗百代,广博精微”,也因之产生了流弊。

古今道家人物

有人说,提到我们的历史文化,所谓魏晋南北朝这一阶段,正是《易经》、《老子》、《庄子》“三玄”之学最流行的时代。但是,这个时代的历史背景,是一个变动不安、非常混乱,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最衰败的两百多年。可是在哲学思想方面,由于知识分子的高谈阔论,也提升到极点,于是有人说,“三玄”之学,是衰乱之书,因为每到一个衰乱的时代,“三玄”之学就会特别受人欢迎。这是在动乱不安中,人们的精神失去寄托,便希望从这方面,找到一条出路。

其实,并不一定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凡是对任何一样东西,立场不同,观点就两样。自己站的角度不同,看到的印象就各异。我们看中国历史,汉、唐、宋、元、明、清开基立业的鼎盛时期,都是由“三玄”之学出来用世。而且在中国历史文化上,有一个不易的法则,每当时代变乱到极点,无可救药时,出来“拨乱反正”的人物,都是道家人物。不过,他们有他们的一贯作风—“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也。”帮助人家打好天下,成功了,或在私人事业上,帮助别人发财,当上了老板,然后自己飘然而去。如商汤时的伊尹、傅说,周朝开国时的姜太公,春秋战国时期的范蠡,汉朝开国时的张良、陈平,三国时的诸葛亮,都是道家人物。姜太公与范蠡,完全做到了“功成,名遂,身退”的“天之道”;张良则差一点,最后欲退而不能,本事不算大;至于诸葛亮,他的立身处事,完全是儒家的态度,“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恰如其分。次如唐代的魏徵,明代的刘伯温,清朝的范文程,等等,还有许多不可知、不可数的道家人物。

数十年前,国内流行一股研究明史的风气,其实研究断代史,以明史最难研究,如果以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为研究对象的中心,那就要注意一般编史书的人不大采用、而是朱元璋亲自写的几篇文章,的确具有重大的历史价值。在这几篇文章中指出,帮助朱元璋打天下的,有几个道人。实际上,他们都是表面上装疯卖傻的道家人物。其中一个是周颠,江西建昌人,人们只知道他姓周,不知道他的名字,因常在市街上疯疯癫癫,便叫他周颠,实际是一位学道家神仙之道的人物。朱元璋曾多次试验他,一次把他放在蒸笼里,再罩上一口大缸,用热水蒸了半天,朱元璋认为该已经蒸熟了,移缸揭开蒸笼观察,不料他竟在里面作蒸汽浴,和现在流行的桑拿或土耳其浴一样,满身大汗,对朱元璋说:“你好!你的事业可以完成了。好舒服啊!”朱元璋对他无可奈何。但朱元璋每次遇有困难,他都会出现,助一臂之力。像打陈友谅的时候,他也跟着一路去,朱元璋心想,这疯子出现就会遇上麻烦,这次去打陈友谅,本来是一场艰苦而危险的战争,他又来了,可真讨厌,于是想把周颠沉到江里去。朱元璋带兵到了南昌,他还是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果然,在战场上千钧一发之际,他又帮了朱元璋的大忙。

这些人物,因为太神话化了,而编写正史的,多为儒家人物,由于他们的传统观念,对于这许多史实,都不收罗进去。事实上,朱元璋本人的著作中,所描写的这类史料很多,这里只是举一个例子而已。

现在再循历史时代回溯上去。例如最著名的汉朝的“文景之治”,汉文帝与景帝父子相继,为汉朝鼎盛的尖峰时期;唐朝的“贞观之治”,乃至于唐明皇,他们年轻时代,初期开创基业所用的都是道家学术—也就是“内用黄老,外示儒术”。而汉、唐这两个时代,亦是整个历史上,算来是最可观的时代。

再看近代的史实,清军入关,统治了当时拥有四亿人口的中华民族,成立大清帝国。所用的方略,领导政治的最高哲学思想,就是《老子》的学术,他们所用的兵法也不讲究《孙子》,也不用其他兵书,就干脆研究《三国演义》。

清康熙在十二岁的幼年,就登位当皇帝了。当时中国的版图,实际上并没有完全受他统治,外面有四个强有力的藩镇、诸侯,内有掌握了大权的权臣,他的帝位还在摇摇欲坠。可是他在以后的几年中,能够把内在的障碍排除,外在的势力削平,进一步,奠定大清二百余年的基础。由于他六十余年的努力,打好了升平治世的根基,这都不是偶然得来的。可以说有清一代的成就,上比汉、唐两朝更兴隆,更鼎盛。

(根据南怀瑾生前讲座资料整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7 22:49:52   
102
刘青衢
正义是否一定战胜邪恶?野蛮是否一定败于文明?显然未必。历史证明,有时,小人就是得志了,君子就是埋没了,此人间自然之理,宛如天理与人欲的较量,天理非必胜,人欲非必败。拼命为成功者找正当的借口,为失败者找必然的理由,千方百计凑成一家之言,这是屈道以从势,非从道不从君,远悖先贤之教也。

儒生新宇: 今人之目光固短浅也,究其渊源,近代西方之一种达尔文主义思维不可谓不是其罪魁。中国传统价值观常常不以成败论英雄,失败者往往更受追捧,这与西方凭恃强力之传统判然有别。这一趋势,虽怀教化之希望,亦不得不令人忧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8 15:36:27   
103
【不可不看的传统文化经典书籍——《老子》】老子是中国第一个纯粹的哲学家,老子的思想成为中国人根深蒂固的一种思想倾向。道法自然、清静无为的思想,几乎对每一个有文化的中国人都有重要影响。《老子》文字简约,说理透彻,含义深邃,富有辩证精神,特别能启发人的思考。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9 21:24:36   
104
南師如是說
“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复”是回头的来路…生命的力量,本是无穷无尽,一直保留在那里,永远不生不灭。不生并非断灭相,不是枯寂,更不是完全没有东西,而是说永远有无限的能量存在那里,用而不用,不会消耗殆尽。这种无比伟大的生命价值,姑名之为不生,在老子叫“复”。 ——南怀瑾《老子他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13 6:00:12   
105
南師如是說
我们中国近一百年来,传统文化被自己推翻了,又被西方的科技工商发展弄迷糊了,整个国家上下近一百年来很茫然,教育也好,人生也好,没有方向了。现在是跟着利益跑,唯钱主义,有钱就好。我们居然走上了这样一条路线,真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南怀瑾《廿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
260581 次点击,598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40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南怀瑾先生与新儒家的区别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