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minhuaxi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小根子
5336 次点击
21 个回复
minhuaxi 于 2013/10/15 9:57:1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小  根  子

    春节过后,铁军的一条短信送来两个惊喜:一是寄来了刚出版的由CY将军夫人签章的《回忆CY将军》——他知道我喜欢书,曾送我CY将军给我的亲笔赠书;二是小根子的手机号——他更知道我一直在苦苦寻找小根子的下落,所以在地铁里偶遇小根子,立即捕捉了对方的手机号。

    迎春镇一别已整整39年过去,我终于与小根子通了话。

    “你是谁?”电话里是他那因频率稍高、振幅较窄而显得依然年轻的声音,语气有点犹疑。

    “我是××啊”。我报的是乳名,当时大家都这么叫。

    “哦,××,你有什么事吗?”回话礼貌,但无热情。

    “是铁军在地铁里要了你的手机号,我总算找到你啦!”

    “啊,你是XMH吧?不好意思,刚才搞错了,你的声音完全变了嘛,你在那哪里?”

    “在家里啊……”

    “家里?是在上海吗?”

    “是。我去年7月退休,9月把家搬了回来。”

    “回来了好啊,我得去看你,我还欠着你一份情呐!”他脱口而出。

    “不、不,应当我去看你,要说欠情,那是我。你在迎春送我的情景,我记了快40年了。那时我……真不懂事。”我真诚地对他说。“你现在住在哪里啊?”

    “浦东。不过,还是应当我去看你,只是不巧,明天我刚好要出趟门,回来后我一定去看你。”

    ……

    没等到他回来,我因给科技厅干点小活,又回了东北。留守上海家里的老温接了他的电话,立刻通知我给他回话。

    又是一次擦肩而过。

    小根子是我徐家汇路第二小学同学6年的密友(至少我是这么判断的),个子比我稍矮一点,很好看的瓜子脸,一笑,一口细密的白牙,两个酒涡,文静得有点女孩相。他的两条黑眉在鼻梁上方相拥,好像永远在思考着什么。他性情温和,善解人意,头脑聪明,学习成绩好像在我之上。

    1965年毕业,我俩都是老师指定的以卢湾中学为“第一志愿”的所谓好学生。结果不幸,老师指定的七八个人中只有一位田姓中队学习委员高“中”,包括“驻”班的大队学习委员在内,我们6年级1班几乎所有的“领导同志”(含我俩)都走了麦城,只被低一等的五十五中学录取,我在4班,小根子在5班,仍是校友。

    1969年5月,毛主席部署“上山下乡”,我俩“同船渡”大连,然后由“知青专列”送到虎林县迎春镇,加入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33团。我分在离团部3公里的17连,他去了15公里外的14连,又是“战友”。

    记得在团部的离别时刻,我和J(小学、中学皆同班,也是好朋友,分在团部西侧的工业二连)直跟着去14连的“解放”跑了好几十米远送走小根子。紧接着已经是满面泪水的J把我送上了去17连的马车,他扶着车帮又跟着跑了一段路……我熟悉的人已全都在眼前消失。此刻,在外虹桥码头面对送行的上万亲属突然爆发的放声大哭都未曾掉一滴眼泪的我,终于忍受不住,积攒了6天的泪水奔涌而出。

    刚到连队,“文化”还在大“革命”,但暴力已大体退潮,由五湖四海汇集而来的知青在语言、文化、习俗、生活习惯等层面带有明显的地域差别。毛泽东说“差别就是矛盾”,而矛盾在实际生活中却夹带着暴力攻击性。当时,全团很多连队都有不同地域知青间的斗殴现象,但“主旋律”是部分上海知青与部分北方知青的冲突。我一到连队,也身不由己地陷落其中。现在看来,那是社会中的青年(乃至青少年)群体在易罪错年龄段的行为特点与完全脱离学校家庭管束这个特定情境的“击穿”现象。从我的思想与心理上追究,主要原因:一是少小离家,突然失去熟悉、安全的环境依托,内生出一种孤独与恐惧心理,产生了一种依靠本地域群体保安全的精神需要;二是受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影响,我们当时都崇拜保尔·柯察金,这是一位总受着美女亲睐的青年英雄,他唯一的光荣错误就是打架,这是“革命暴力”对道德的一种不无美感的入侵;三是“文革暴力”的惯性。诚然,当时不可能有这样冷静、认真的追究,对我们的“批判”也根本不着边际——我们动粗的一笔笔账,都被莫名其妙地记到了“资产阶级”头上,推给了八竿子楼不着的“资产阶级思想影响”,所以更加有恃无恐。

    我刚到连队的时候,不仅参与过几次斗殴,并且还“领导”或参与策划过几次“行动”,为此我们还被推上过连队小范围的“批判大会”。从会上一位“老同志”的“控诉”中我才得知,一位被打昏的知青(他是连夜被团长的英国吉普送往团部卫生队的),他哥哥是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革命烈士”。现在一想起这个情景就会内疚,特别是在被我打伤过的人里头,有3人已因患心血管病或癌症,多年前就离世了。

    当时,我和我们这个群体的许多人一样,是带着打架斗殴这个毛病“拼命干革命”的,我们在工作(劳动)、学习中的表现还是恨好的:农田里干活,我基本上属于“第一梯队”,时常还会冲到最前头;业余时间,我一边读马列一边犯错误,读了大量原著和当时报刊的重头文章,同时响应党的号召,“积极参加”当时的各项运动。这也是我后来能迅速地“后进变先进”乃至“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

    我的“后进状态”大概持续了不到一年(期间,领导为了调动积极性,还让我做了副班长),我终于从“错误泥潭”中努力爬了出来。1970年,连队团支部准备在“五四”吸收我入团,有的“关键人物”甚至还议论,说我将是团支部比较理想的宣传委员人选。然而“七一”都过了,入团一直没有消息。后来,还是一位团支部委员做了“斯诺登”:

    “没有人找过你谈过话吗?”

    “没有”。

    “应当有人跟你谈的呵。团部正在打击上海知青中的‘牛马羊’流氓集团,为首的J是你同学吧?”

    “是的,小学、中学我们都在一个班,是朋友,他到我这里来过两次,我也到他那里去过两次。”这些大家都知道的,无法抵赖,也无需抵赖。“可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做过什么坏事啊。”

    “这当然是要受影响的,不过,这不是主要的,还有更严重的,记住,告诉你的情况千万要保密,不能说出去。”

    “决不会的,你放心。”

    “14连你有同学?”

    “有,是小学同学,中学也是“五十五”的,叫×××。”我报的是小根子的大名。

    “对,就是他。14连工作组转来了他的检举揭发材料,说在上海的时候曾在你家一起偷听过敌台。”

    “听过,那时学校停课,常在我家玩,我们收听过短波的‘莫斯科广播电台’。”

    “这可是政治问题啊,这次入团恐怕不行了,只能以后再争取了。”

    呵,被抓住了“辫子”!我早就听说14连查“牛马羊”非常凶,上海知青要一一过关。对于像小根子这样性情温顺、胆子又小的人来说,在那样可怕的情境中不得不说点什么搪塞一下,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啊。我并没有拿这当回事,更没有怪罪小根子,相反,还有点满不在乎:收听过“苏修电台”的人多了去了,连向我“泄密”的支委本人也曾透露过他也收听过“莫斯科广播电台”,应当不算什么大事。

    在我们连,因为连长向团里声称连里从未发现“牛马羊”集团的活动(他对我们这个只打架、肯干活的群体甚至还有点欣赏),根本就没有追查,我们这些“犯错误的同志”都被保护起来了。

    后来,据说33团专查上海知青的事受到上海市革委会方面的压力,就把这件事情搁置起来。我入团的事当然也被搁置起来,并且一搁两年,直至1972年,并且果然刚入团就当了团支部的宣传委员。

    入团被“预备”了两年,输在了“起跑线”上,入党更是遥遥无期啦(当时已经有几个知青入党了),但我清楚,这不能都怪小根子抖出了我的“历史问题”,在连队我本来就是个“现行分子”啊,一些北方知青为此也挺恨我的。路,每一步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大概是在“支委泄密”不久,我在团部招待所偶然遇见过一次小根子,向他询问、核实了这件事。他都认账,并且一再说对不起,他说是因为有点害怕。我满不在乎地安慰了他几句。然而,现在我则怀疑:也许当时我无意之中说了什么重话,因为从此以后,小根子就没有再露面。由于彼此所在的连队相隔较远,所以当时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直到1974年10月《入学通知书》下来了,我打电话向他告别,他便急冲冲地专程赶来团部送我。

    那是10月22日,我俩走在在团部通往车站的南北向砂石大路上,在路边一个水泡子旁我们停了下来,他突然而又坚决地塞给我一卷钞票!那时大家的经济都很“落后”,好友相送,一般是赠个日记本“共勉”,或买本影集“相随”,也就是破费个块儿八毛的。当然也有受伟大领袖“柴米油盐”教导而突发灵感的,继维就送了我两瓶实实惠惠的罐头,在连里做事务长的竺校友等更富创意,送了我一面口袋新出炉的面包,我是提着它跨进校门的——这些食物都给了我近40年的温馨呢。所以,当时小根子的举动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他却还在闷头掏身上的口袋,又搜出几张1元和2元的票子(那时10元面额如“百万英镑”,5元面额已是常用的最大钞,1元2元都算大钞),一起塞给了我。这是在倾囊啊,我用力躲闪着——半推半就?他也不说话,硬是把那些红红绿绿全塞进了我的裤袋。

    火车开了。我突然想起小根子的那些钱应当收好,就掏出来,一张张捋齐,总共16元,恰好是当时每人半个月的收入。我的两眼又模糊起来。

    从那以后,我们通过几封信,后来不知是什么时候断了联系,听说他返城不久就去日本“洋插队”,干了很长时间。奇怪的是他在建设兵团期间的探亲和后来的返城,省城都是必经之地,我每年要迎送很多北大荒的农友甚至老职工,不知为什么,他从来没有通知我接送。我上学期间、在省城当中学教师期间,虽然寒暑假常回上海,但很难在上海碰见他。后来,我们所在的地区成了上海第一块“批租地”,动迁以后,音讯彻底断绝。阴差阳错,整整39年,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小根子说的“欠情”,是指“检举”,并且在彼此联系中断39年后刚搭上话,还立即直奔当年的“老主题”。他一定是以为耽误了我的所谓前程而深怀歉意呢。而我说的“欠情”和“不懂事”则是后悔不该收他那笔钱。事后我想小根子这个举动显然是在表达一种弥补过失的心情,我接受了,就意味着肯定了他的过失!我每次一想到这里,心里就很不安,特别是回想起在长期交往中他的善意、谦让、顺从、宽容。我曾把小根子的事一再讲给老婆听,讲给铁军听,讲给其他很多人听……实际上都是为了排解那种无尽的懊恼。

    其实,每个人脚下的路以及路边的风景,归根结底,都是他自身的素质、秉赋所决定、所打造的,它制约着人生之路上最终能走出多远,四周景深几何;即使是世俗眼光中的“进步”与“成功”,也都被他的性格缺陷或者他与俗世的紧张关系严格规定着、牵制着,拉扯着,那更是一种不愿意或者不可能逾越的边界。

    实际上,于个人,那也是宇宙的边界。

    如果见面,我想对小根子说。

    2013年7月14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3/18 6:53:15    跟帖回复:
       沙发
        小  根  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8 4:35:14    跟帖回复:
       第 3
        春节过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20 2:55:37    跟帖回复:
       第 4
    铁军的一条短信送来两个惊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 3:31:53    跟帖回复:
       第 5
        一是寄来了刚出版的由CY将军夫人签章的《回忆CY将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 6:46:37    android
    6
    兵团同乡小根子在那个年代做了一件对楼主不利的事,坦诚承认,心怀愧疚,用心弥补,一生牢记。楼主念旧情,不记恨同乡,用充满感情的文字回忆同乡小根子。两人都是坚守传统道德的好人。向老知青致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4 3:49:28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6楼第 6 楼 WTSB_272 2018/8/2 6:46:37  的原帖: 兵团同乡小根子在那个年代做了一件对楼主不利的事,坦诚承认,心怀愧疚,用心弥补,一生牢记。楼主念旧情,不记恨同乡,用充满感情的文字回忆同乡小根子。两人都是坚守传统道德的好人。向老知青致敬。谢谢理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14 2:51:11    跟帖回复:
    8
        ——他知道我喜欢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0 21:44:39    跟帖回复:
    9
    曾送我CY将军给我的亲笔赠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6 3:22:45    跟帖回复:
    10
        二是小根子的手机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27 3:07:49    跟帖回复:
    11
        他更知道我一直在苦苦寻找小根子的下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2 6:02:33    跟帖回复:
    12
        所以在地铁里偶遇小根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2:27:13    跟帖回复:
    13
    立即捕捉了对方的手机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4 2:22:04    跟帖回复:
    14
        迎春镇一别已整整39年过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8 8:03:53    跟帖回复:
    15
        我终于与小根子通了话。
    5336 次点击,21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小根子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