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和中国最大的企业打官司有人愿意给我撑腰吗?
3712 次点击
10 个回复
理还乱 于 2013-10-23 13:17:0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以案说法

法规规定标准工作时间一年是2000小时,我一年却要上4500多小时班,多出的2500小时没有延长工作时间的加班工资,还不准离开单位,这2500小时相当于关禁闭或叫软禁。对此我将单位告上了法庭,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一审牡丹江铁路运输法院审了一年零2个月判我败诉了,二审哈尔滨铁路运输中级法院立案至今已超过三个月,法院就是不下判决,您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的单位是铁路,我的被告不只是车站,还涉及哈尔滨铁路局及铁路总公司,对此案盛光祖同志批示“高度重视、早做工作、妥善处理”三原则,知道了吧?您说我一无钱、二无权、三无过硬的社会关系,打官司我能打得过盛光祖吗?铁路有钱、有权、社会关系更不用提,您说法院能判我赢吗?敢判我赢吗?二审法院迟迟不判,我真怕案底丢了,失火烧了,那我2年的劲就白费了!我不奢望有习近平、李克强、俞正声这样的国家领导支持,能有最高法院、最高检查院一级的领导关注我一下也行啊?我就是七台河站王振,请您支持我。另外,记者同志愿意帮助我的也可以啊!记者是无冕之王嘛!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0-23 13:27:26    跟帖回复:
   沙发
    民事起诉状(一审)

    原告:

    姓名:王振

    性别:男

    年龄:40岁

    出生:1972年12月11日

    职业:铁路工人

    工作单位:哈尔滨铁路局七台河站

    联系电话:13284648219

    被告:

    单位名称:哈尔滨铁路局七台河站

    法定代表人:蔡克林

    职务:站长

    联系电话:15946412888

    地址:七台河市新兴区新华街49号

    请求事项:

    一、请求裁决被告依法支付原告自1995年1月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日)加班工资299429.28元;

    二、请求裁决被告支付原告自1995年1月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日)其非法克扣申请人的工资215017.3元;

    三、请求裁决被告支付原告自1995年5月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日)因其擅自变更原告的工作造成原告的工资损失58500.00元,因签订无效劳动合同的赔偿金98112.29元及双倍工资不足款额447490.74元;

    四、请求判决被告支付原告经济补偿金190023.90元、利息15000.00元、逾期付款违约金100000.00元。

    五、请求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最低岗位工资不少于72.00元,局标岗位不少于2158.00元;

    事实和理由:

    一、关于加班工资的问题

    [一]关于被告延长原告的劳动时间未支付加班工资的情况。

    原告自1991年9月至目前在哈尔滨铁路局七台河站工作,被告根据不同的工种分别实行两班倒、三班倒和四班倒,但各种倒班方式均未支付过原告延长劳动时间加班工资。

    1996年被告曾让原告在一份劳动合同书上签字,但该劳动合同书被告未给原告,原告不清楚合同内容,也一直不知自己的工作实行的是何种工时制度,加班工资该如何计算。

    2011年,原告通过学习被告传达的文件(《哈尔滨铁路局职工工作时间与劳动班制管理有关规定》哈铁劳卫函[2011]254),才知到自己从事的工作实行的是综合计算工时制。原告通过对《劳动部关于企业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审批办法》、《劳动部关于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批复》、《关于职工工作时间有关问题的复函》、《黑龙江省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审批制度》等关于综合计算工时制的法规进行研究,发现综合计算工时制应同时具备以下要点:1.征求职工代表的意见(黑龙江省企业须与职工代表签协议);2.征求工会的意见;3.取得劳动行政部门的批准。而原告在被告处工作这么多年从未见被告征求过职工意见,也从未见被告公示过劳动行政部门批准的文件,所以原告认为被告非法实施综合计算工时制。

    原告通过对被告实施综合计算工时制依据的铁道部制定的《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制工作制办法》和哈尔滨铁路局制定的《哈尔滨铁路局职工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制工作暂行办法》、《哈尔滨铁路局职工工作时间劳动班制管理暂行办法》等文件进行研究,发现铁道部制定的《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制工作制办法》中第五条劳动者工作时间“不包括间歇时间”不在《劳动部关于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批复》批准的四项原则范围内,是铁道部自己做的规定,属于越权规定,应无效。原告认为哪些算劳动时间,哪些不算劳动时间这种原则性的规定只能由劳动部在规章或规范性文件中规定,其他部门没有权力自行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九条规定,国务院劳动行政部门主管全国劳动工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铁路法》第三条规定,国务院铁路主管部门主管全国铁路工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七十一条规定,国务院各部在本部门的权限范围内,制定规章。所以原告认为铁道部虽贵为国家机关在劳动领域也只属于用人单位,其制定的劳动制度不得违反劳动部门的规定,其制定的劳动制度的法律效力也全部低于劳动部文件的法律效力。而哈尔滨铁路局制定的《哈尔滨铁路局职工工作时间劳动班制管理暂行办法》第五条中自行规定“工作时间不包括学习及用餐时间”,原告认为哈尔滨铁路局做这样的规定也不在《劳动部关于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批复》批准的四项原则范围内,也应无效。而被告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制计算原告的劳动时间主要就是依据这两条铁路部门自己的规定,如实行四班倒班中用餐不算劳动时间,后半夜班前要求原告20点-次日1点必须到单位宿舍集中休息也不算工作时间(迟到扣钱、不去休息不准上岗);两班倒(上24小时休24小时)和三班倒(上24小时休48小时)班中用餐时间不算劳动时间,班中24小时被告自行规定出几段时间算间歇时间,不算劳动时间,间歇时间还不得离开单位,离开按离岗处理,这些规定被告从未征求过职工意见,职工多次向上反应质疑“班中不该休息睡觉但单位硬让我们休息睡觉,还不准我们离开单位,还不算我们劳动时间,我们来上班是来挣钱来了,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均未得到合理答复。

    原告认为被告实施综合计算工时制依据以上规定来计算原告的劳动时间是不正确不合法的,因为《劳动部关于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批复》中明确规定劳动者正常生理需要影响工作的时间算劳动时间,原告认为用餐、睡觉都属于劳动者的正常生理需要,班中用餐是必须的,而被告安排劳动者24小时上班,该休息睡觉必须安排职工休息睡觉,不该休息睡觉不能强行让职工休息睡觉。班中应该休息睡觉的时间应算劳动时间。而被告所谓的“间歇制”和“间歇时间”只是其自己的定义,劳动部门没有这样的劳动术语和司法解释。    

    从劳动部《关于职工工作时间有关问题的复函》中 “对于第三级以上(含第三级)体力劳动强度的工作岗位,劳动者每日连续工作时间不得超过11小时,而且每周至少休息一天。”的规定来理解,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体力劳动强度第三级以下的劳动者每日连续工作时间可以超过11小时,所以应该认定为:体力劳动强度第三级以下的劳动者每日连续工作时间除正常生理需要应休息外,没有间歇的必要,至于被告在连续工作不间断的情况下强行规定让间歇,只能理解为单位待遇好,不支付工资是不应该的。

    原告认为在单位上班实行的是工时制,工资是按劳动时间来计算的的。原告对劳动时间和休息时间的认识是:劳动时间为法律规定或劳动合同中约定的劳动者应为用人单位提供劳动并受用人单位管理的时间;休息时间是由劳动者自由支配不受用人单位约束管理的时间。其中劳动时间包括标准工作时间和加班工作时间。目前被告支付原告的工资只是标准工作时间的工资和部分节日加班工资,没有支付延长工作时间的加班工资。

    基于以上认识,原告认为被告还应支付原告延长工作时间的加班工资,因被告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制对原告的工作时间计算的依据不合法,所以其对原告的工作时间计算错误,原告认为被告应该按其实际要求原告到单位出勤,并受被告约束考核的时间来计算原告的劳动时间。

    1991年9月至目前,原告在被告处实际出勤受原告考核管制的劳动时间及延长工作时间如下:

    1995年1月至2008年10月在哈尔滨铁路局七台河站运转车间工作,职务历任制动员、连结员、调车长,工时制度采用的是综合计算工时制,实行小四班8天循环倒班制【8天内上2个白班(7:30-18:00)、2个后半夜班(20:00-次日7:30)、2个头半夜班(18:00-次日1:00),2天休息】,后来改为小四班4天循环倒班制【4天内上1个白班(7:30-18:00)、1个后半夜班(20:00-次日7:30)、1个头半夜班(18:00-次日1:00)、2天休息】班中负责调车作业;这两种倒班方式1995年1月--5月折算成实际周工作时间为50.75小时,月实际工时220.76小时,较月标准工时186.64小时延长34.12小时;1995年5月--2000年3月折算成实际周工作时间为50.75小时,月实际工时220.76小时,较月标准工时171.68小时延长49.08小时;2000年3月—2008年1月折算成月实际工时212.34小时,较月标准工时167.36小时延长44.98小时;2008年1月--2008年10月折算成月实际工时211.42小时,较月标准工时166.64小时延长44.78小时。

    2008年10月至2010年1月在哈尔滨铁路局七台河站管内勃利站货运车间工作,职务:货运员,工时制度采用的是综合计算工时制,两班倒(上24小时休24小时),早上7:30交接班,班中负责货运作业;这种倒班方式折算成月实际工时349.94小时,较月标准工时166.64小时延长183.3小时。

    2010年1月至2011年2月在哈尔滨铁路局七台河站管内的东岗站工作,职务:站务员,工时制度采用的是综合计算工时制,三班倒(上24小时休48小时);上午7:30交接班,班中负责专用线货物装车作业和其他工作;这种倒班方式折算成月实际工时233.3小时,较月标准工时166.64小时延长66.66小时。

    2011年2月至目前在哈尔滨铁路局七台河站管内的勃利站客运车间工作,职务:客运员,勃利站客运车间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制,两班倒(上24小时休24小时),早上7:30交接班,班中负责客运作业。这种倒班方式折算月实际工时349.94小时,较月标准工时166.64小时延长183.3小时。

    综上所述,对延长工作时间部分,原告认为被告应按法规规定支付原告延长工作时间的加班工资,故原告请求裁定被告支付原告自1995年1月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延长工作时间加班工资245151.23元(计算方式见王振加班工资计算详情)。

    [二]关于被告未足额支付原告节日加班工资的情况。

    经原告向七台河站财务室工作人员了解本单位节日加班工资的计算方法,被告知是用基本工资(工资条中的岗位工资加技能工资加局标岗位三项工资之和)为基数除以21.75再乘以3即为一个节日加班的工资,而且2006年之前被告只是以岗位工资加技能工资为计算基数,2006年之后才用岗位工资加技能工资加局标岗位为计算基数。铁道部《关于国家铁路贯彻执行劳动法的若干规定》第九条规定:铁路用人单位支付劳动者超过正常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的计算基数暂定为基本工资部分。即:实行企业工资制度的为本人岗位工资、技能工资两项之和(直至2006年1月1日,哈局才把局岗位工资列入计算加班工资的基数),原告经过查阅有关工资方面的法规规定,认为铁道部这种按自定基数计算加班工资的规定是不合法的,如何计算加班工资,根据劳动部《对<工资支付暂行规定>有关问题的补充规定》“劳动者日工资可统一按劳动者本人的月工资标准除以每月制度工作天数进行折算。”之规定,计算加班工资是按劳动者本人的“月工资标准”计算的, 铁道部没有权力自行规定计算加班工资的基数按其自定的基本工资,按铁道部定的基数计算减少了原告的加班工资。从实施时间上看,铁道部《关于国家铁路贯彻执行劳动法的若干规定》是1995年1月1日实施的,《对<工资支付暂行规定>有关问题的补充规定》是1995年5月12日实施的,根据“新文件优于旧文件”的原则,铁路用人单位支付加班工资的计算基数的“基本工资”应该改为劳动部的“月工资标准”。原告认为“月工资标准”,是指在以8小时工作制为时间标准的基础上,用人单位按月支付给劳动者的全部工资,而铁道部自定的计算基数“基本工资”,只是在以8小时工作制为时间标准的基础上,用人单位按月支付给劳动者的全部工资中的一部分(即本人岗位工资、技能工资两项之和)。很明显铁道部自定计算基数为“基本工资”的目的就是为了减少支付铁路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所以原告认为铁道部的规定不合法,

    根据《工资支付暂行规定》中第三条和《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中53项对工资的解释,原告认为用以计算加班工资的月工资标准不只包括岗位工资、技能工资、局标岗位,还应包含奖金、津贴和补贴及其它情况下支付的工资。

    基于以上认识,经原告对当前加班工资计算,被告一个节日加班少支付原告171.00元,平均每个节日加班按少支付原告171.00元算,自1995年1月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日)为148个节日加班,所以原告认为被告还应支付原告节日加班不足款额25308.00元(计算方式见王振加班工资计算详情)。

    [三] 班后要求原告劳动、学习、培训和考试的情况

    被告实施的各种综合计算工时制已经延长了原告的劳动时间,没有支付加班工资,还要在班后要求原告劳动、学习、培训和考试,不参加就会被扣钱,情况如下:

    1.七台河站运转车间:每周培训学习业务、政治1次每次2小时,月度业务考试0.5小时,每年季度安全考试车站、车间各4次每次0.5小时,每年集中到七台河站季度业务调考2次每次1.5小时,春夏秋季每月擦道岔1-3次每次1小时、清扫站区卫生1小时,冬季道岔除雪时间不确定。

    平均每月暂计为9.5小时;

    2.勃利站货运车间:每周培训学习业务、政治1次每次2小时,月度业务考试0.5小时,每年季度安全考试车站、车间各4次每次0.5小时,每年集中到七台河站季度业务调考2次每次1.5小时,冬季除雪时间不确定。

    平均每月暂计为8小时;

    3.东岗站货物:每周培训学习业务、政治1次每次2小时,月度业务考试0.5小时,每年季度安全考试车站、车间各4次每次0.5小时,每年集中到七台河站季度业务调考2次每次1.5小时,冬季除雪时间不确定。

    平均每月暂计为8小时;

    4.勃利站客运车间:每周培训学习业务、政治1次每次2小时,月度业务考试0.5小时,每年季度安全考试车站、车间各4次每次0.5小时,每年集中到七台河站季度业务调考2次每次1.5小时,冬季除雪时间不确定。

    平均每月暂计为8小时;

    因《劳动部关于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批复》中规定法定休息日轮班工作视为正常工作,所以原告认为在班后进行劳动和学习培训占用原告的时间被告应按延长工作时间支付加班工资28970.05元(计算方式见王振加班工资计算详情)。

    以上三项合计加班工资为299429.28元。

    二、关于被告克扣原告工资情况:

    根据劳动部《对<工资支付暂行规定>有关问题的补充规定》的规定,用人单位无正当理由扣减工资叫“克扣”, 有正当理由扣减工资叫“减发”。原告认为下列情况属于“克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0-23 13:28:00    跟帖回复:
3
    (一)劳动仲裁时提出被告克扣原告工资情况。

    1.在1996年1月铁路曾长工资,原告应长24元技能工资,被告没给原告长,原因是在这个期间原告有行政处分,因原告在处分期而没给长,处分解除后,这24元的技能工资至今也没给。原告最近通过查阅《企业职工奖惩条例》,发现有“第十九条 给予职工行政处分和经济处罚,必须弄清事实,取得证据,经过一定会议讨论,征求工会意见,允许受处分者本人进行申辩,慎重决定。”的规定,而当时被告给予原告行政处分之前未调查事出原因,无人采证,无会议纪录,无工会意见,也未允许受处分者本人进行申辩,更无人告知原告可按《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第二十一条在批准职工的处分以后,如果受处分者不服,可以在公布处分以后十日内,向上级领导机关提出书面申诉。但在上级领导机关未作出改变原处分的决定以前,仍然按照原处分决定执行。”之规定,在公布处分以后十日内,可向上级领导机关提出书面申诉。

    因此原告认为自己有错原告有权处理,但须合法,而被告当时的行政处分程序不合法,处分内容也不合法(同时给两个处分),所以原告认为被告依据非法施行的处分决定不给原告长工资是错误的,被告应补长原告24元技能工资并补发原告自1996年1月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日)每月24元的技能工资(共计4920.00元)。请被告出具由其掌管的1995年对原告的处分决定书、调查笔录、会议记录、工会意见书、及克扣原告24元技能工资的法律依据请法院审查。

    2.被告为了进行班组评比和工人间的竞争,指定劳动者应得工资中的几项之和称为“捆绑工资”(定额工资),以其为基数根据自定的规章制度考核职工,从“捆绑工资”中扣款,扣完之后的“捆绑工资”称为“捆绑奖金”,实际是用职工自己应得的工资奖罚职工自己。“捆绑奖金”减去“捆绑工资”,得正数就是奖的,得负数就是罚的。

    被告把工人违反劳动纪律、规章制度的情形分为A、B、C、D等类型称为安全信息,凭此对工人进行罚款,车站每个干部每月都有任务定量必须扣工人几个A几个B。

    被告“克扣”工资的方式有:

    (1)标价克扣:即明码标价违反哪条规定扣多少钱。

    (2)以扣分形式克扣:每个职工按100分,规定违反哪条规定扣多少分,并将工人按分数分为一、二、三类,1分折算扣多少钱,实质还是扣钱;

    (3)以其他形式克扣:考试不及格、岗位素质培训、待岗形式、追责形式等。

    因被告与职工签订的劳动合同未给职工,从劳动仲裁时其提供的劳动合同复印件中没有看到有关奖罚的明确规定;

    目前被告制订的扣减工人工资的规章制度有《七台河站安全信息管理办法》、《七台河站职工考核标准》、《七台河站班组升级达标考核办法》、《七台河站“职工岗位达标”考核办法》、《七台河站定额工资考核分配办法》等各种名目繁多的制度,都与扣减工人的工资有关。经本人对哈尔滨铁路局七台河站制订的这些规章制度研究,发现这些规章制度均为车站领导研究决定或经车站党政联席会议研究决定后就公布实施的,没有法律依据、没有民主程序,也不知是否报劳动行政部门备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等法规规定,用人单位建立的关系职工利益的规章制度必须合法、民主和公示。而被告制定的这些惩罚职工的办法从未开职工大会讨论,也未与工人协商,劳动合同中也未规定。 另外,2008年1月15日国务院下令废止《企业职工奖惩条例》后,企业对职工罚款已找不到法律依据,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规定,罚款属于行政处罚,实施行政处罚只能由法律授权的行政机关进行,企业无权对职工进行罚款。所以原告认为被告制定的劳动规章制度违反法律、法规规定,被告应自1995年1月1日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日)返还原告因这些制度被扣的工资16000.00元(平均每年按扣1000.00元算)。

    3.原告在2005年11月、12月休病假,被告未依法足额支付原告这两个月的病假工资(2005年11月支付病假工资479.50元,12月支付病假工资423.20元),在原告2006年1月分的工资中又补扣了300.00元,说是上月欠扣。

    关于病假工资支付方法,劳动部规章《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中有明确规定。而劳动仲裁时,被告答辩时称对原告的病假工资是根据铁道部《铁路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公负伤医疗期等有关保险待遇补充规定》计算的,该规定中称经征得劳动部同意制定的本规定,原告认为劳动部的规章需要做补充规定时应由劳动部自己补充,没有其他部替劳动部作补充规定的道理,也没有这样的法律授权。最起码说“征得劳动部同意”应拿出劳动部同意的批复或批文,否则只能算越权规定。  

    根据《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第三条和《黑龙江省企业职工病假待遇改革办法》第二条的规定,原告自1991年9月13日分配到七台河站至2005年10月连续工龄为14年零1个月,被告应按原告本人企业工资的75%支付原告两个月的病假工资共计2700.00元(按每月应得工资1800.00元算)。因此,原告认为被告还应按法规规定支付原告病假工资不足款额2097.30元(2700.00-479.50-423.20+300.00=2097.30元)。

    以上合计克扣工资为23017.3元。

    (二)劳动仲裁后发现被告克扣原告工资情况。

    被告支付原告的工资中有一项数额较大的奖金叫“其它奖”,原告分析该项奖金是单位在完成劳动定额的情况下,被告的主管部门哈尔滨铁路局额外下拨的奖金,1991年至目前一直都有,原告确认该项奖金2005年以前是以《支付单》形式进行发放,名称被冠以“安全奖”、“安全效益奖”等,工资单中没有显示,之后不知何时才在工资单中以“其它奖”显示。原告从未见过被告的“其它奖”分配制度,在各个基层车间、站,只是由车间主任或站长按不同工种、岗位制定分配系数进行分配,分配中存在干部比工人多、大站比小站多、运转比客货多等现象,在被告公示的分配数据中看不到干部的分配数据。原告认为1993年国家开始推行岗位技能工资制,被告也已按政策要求实行岗位技能工资制,职工工资的差别主要根据劳动要素的评估以岗位工资分档,多劳多得,少劳少得,而岗位工资之外的各种补贴、津贴、奖金差别不大,而“其它奖”作为完成劳动定额额外的奖励,是全单位干部职工共同努力的结果,难分谁的贡献大、谁的贡献小,所以原告认为分配时不应拉开太大的档差,当干部也不应该就必须比当工人的多。而在被告管辖的七台河站到勃利站流传一个传说,说是有一名新分配到被告处的曹姓干部,收到科室分的3000元奖金后,由于内心承受不住莫名的压力,就把这3000元交到了单位纪委,此事在职工中一直被传为笑谈;再就是原告有一次无意中在勃利站的一名副站长的工资条中看到其“其它奖”超过2000元,而当时原告的“其它奖”才400多元。所以原告认为被告的“其他奖”分配制度不合法,被告存在克扣原告奖金现象,平均每月克扣原告“其它奖”至少1000元。被告应支付原告自1995年1月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日)“其他奖”不足款额192000.00元(按每月少支付1000元算,一共16年)。

    以上两项被告合计克扣原告215017.3元。

    三、关于劳动合同问题:

    1.1996年6月,被告曾与原告签过一次《劳动合同》,合同为铁道部格式合同,只是让原告签个名,且签订的合同未给原告,之后被告多次变动原告的工作从未与原告协商也未签变更劳动合同。原告一直以为参加工作时曾签过“服从工作分配”的字样,也就以为被告的这些做法都是合法的,但原告最近通过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及劳动部的法规进行学习,发现被告这些做法都是违法的。但由于签订的《劳动合同》被告未给原告,致使原告不了解合同内容,不知道被告采用何种工作制度,工资如何计算等。直至2011年6月申请劳动仲裁,原告才拿到自己《劳动合同》的复印件,而从《劳动合同》中却根本看不到工时制度、工资待遇的规定。原告分析被告与原告签订的《劳动合同》内容,认为其中的错误处有:1.用人单位名称填写错误,与公章名称不一致;2.合同期限格式填写错误;3.劳动法规定必须具备的条件无实际内容;4.制定霸王条款(《劳动合同》六、劳动纪律5项)排除劳动者的权利;5.非法鉴证、伪造鉴证(原告不知情),违反《劳动合同鉴证实施办法》及《黑龙江省实施劳动部劳动合同鉴证实施办法细则》。

    原告查阅《铁道部劳动合同书》,经与被告与原告签订的《劳动合同》比对,发现内容一字不差,这充分证明被告与原告签订的《劳动合同》属于铁道部格式合同,并非被告与原告真实意思的表现,根据《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7项规定:这些劳动合同文本只能供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参考;根据《对关于如何理解无效劳动合同有关问题的请示的复函》劳办发(1995)268号文件及《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6项规定“未经协商一致签订的劳动合同无效。”之规定,原告认为被告与原告签的劳动合同无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规定,自2008年1月1日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日)被告应支付原告双倍工资,被告还应支付原告双倍工资不足款额447490.74元;

    2.2008年10月被告未与原告协商就调整原告的工作岗位,导致原告变更后的岗位(货运员)较变更前的岗位(调车长)每月工资收入减少1500.00元,还未签变更劳动合同。

    根据《违反〈劳动法〉有关劳动合同规定的赔偿办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五条、第八十一条规定自2008年10月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日)被告应支付原告因变动原告的工作给原告造成的工资损失58500.00元(按每月损失1500.00元算)。

    3.根据劳动部《对<工资支付暂行规定>有关问题的补充规定》的规定,“劳动者应得工资”是指:在劳动者已提供正常劳动的前提下用人单位按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应当支付给劳动者的全部劳动报酬; 原告认为被告签定的劳动合同无效,根据《违反〈劳动法〉有关劳动合同规定的赔偿办法》第二条的规定,被告还应支付原告自1995年5月10日至2007年12月31日应得工资收入25%的赔偿金98112.29元;

    四、关于经济补偿金、利息、逾期付款违约金问题:

    1. 经济补偿金:由于被告非法克扣原告工资及以无效规定来计算原告劳动时间拒付原告延长工作时间的加班工资,根据《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第三条规定,自1995年1月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日)被告应支付原告相当于工资报酬百分之二十五的经济补偿金约为190023.90元。

    2.利息和逾期付款违约金根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

    “第五十条 工资应当以货币形式按月支付给劳动者本人。不得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者的工资。”的规定,被告将原告的工资都是按月打入原告的活期工资账户里的,所以被告克扣以及未支付加班工资的款额,原告认为被告应支付原告利息15000.00元并根据历年《最高法院关于逾期付款违约金应当按照何种标准计算问题的批复》的规定支付原告逾期付款违约金100000.00元;

    五、工资支付错误问题

    原告在哈尔滨铁路局七台河站工作期间,未见过工资支付的有关制度,2011年申请劳动仲裁后,才在被告提供的证据中看到《哈尔滨铁路局岗位技能工资制实施办法》,但具体岗位工资如何分配不详。2008年10月,被告将原告由调车长改为货运员,部岗位工资由117.00元降为67.00元,局标岗位随之减少,月损失约为1500.00元。

    原告认为该工资调整有误,理由是根据《哈尔滨铁路局岗位技能工资制实施办法》五。有关事项的规定(五)对按本办法建立了岗位补贴的人员(不含机车乘务员、指导司机),考虑到他们在原岗位上的贡献及年龄、身体等生理条件的自然变化,为有利于这些岗位的职工队伍的稳定和更新,经组织安排,由高岗位调到低岗位后,其岗位工资可根据从事原岗位累计工作年限的时间(调车组人员的调车工作时间、车站列检所检车人员的检车工作时间视为原岗位累计工作年限、下同),按高岗位岗位工资标准的一定比例的金额就近向上套入岗位工资标准,作为新岗位应执行的岗位工资。

    原岗位累计工作年限满20年不满25年的按40%计算,满25年不满30年的按60%计算、满30年以上的按80%计算,但对调车组人员原岗位累计工作年限满10年不满15年按40%计算,满15年不满20年按60%计算,满20年以上的按80%计算。

    新岗位工资标准高于原岗位工资标准的一定比例计发的岗位工资,可按新岗位的岗位工资标准执行。

    根据以上对调车组人员的优待政策,申请人自1991年9月至2008年10月从事调车工作累计工作年限为17年零1个月,符合按60%计算的条件,原岗位工资117元×60%=70.20元,向上套入岗位工资标准为72.00元。      

    根据以上规定,不管将原告调到何种岗位,原告的岗位工资都不应少于72.00元,局标岗位不少于对应标准2158.00元,请法院据实裁决。

    综上所诉,在原告多次找被告协调未果的情况下,2011年6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五条的规定,原告向七台河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2011年9月增加仲裁申请,2012年1月17日《仲裁裁决书》七劳仲案字[2011]274号下达,裁决如下:

    一、被诉人支付申诉人1995年5月至2008年9月延长工作时间工资:2340.13小时×12.48元=29204.82元;

    二、驳回申诉人其他申诉请求。

    原告对此裁决不服,因为原告认为自己的工作时间应依据经劳动行政部门批准被告实行的工时制度来计算,被告没有劳动行政部门批准的工时制度就应该按原告实际付出的时间按劳动部门的规定核算,而仲裁委在未查被告工时制度是否合法的情况下,就依据被告答辩书中提出的不知来自何处的作息制度进行计算原告的工作时间,等于承认了被告工时制度合法;再就是综合计算工时制延长工作时间的加班工资根据《工资支付暂行规定》需按照不低于劳动合同规定的劳动者本人小时工资标准的150%支付,而仲裁委所支持的延长工作时间工资未按150%计算,经原告指出,仲裁委也未更正;仲裁委在裁决书中一再强调“企业有权制定自己的工资分配制度”而未支持原告的一些主张,原告认为仲裁委这种认识是错误的,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七条是这样规定的:“用人单位根据本单位的生产经营特点和经济效益,依法自主确定本单位的工资分配方式和工资水平。”,仲裁委忽视了“依法”两字,也就是说仲裁委根本就不查被告的有关规章制度是否合法。原告认为用人单位的工资支付制度,应符合《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十七条 “用人单位应根据本规定,通过与职工大会、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其他形式协商制定内部的工资支付制度,并告知本单位全体劳动者,同时抄报当地劳动行政部门备案。”的规定。原告诉被告劳动合同未给原告、被告违法调整原告的工作造成原告工资损失仲裁委推说原告没有要求确认劳动合同是否有效,对被告提供的劳动合同是否合法不查不问。原告认为劳动合同是劳动争议案件中至关重要的证据,审查劳动合同是否合法有效是办案人员的职责,劳动部已废止《劳动合同鉴证实施办法》,目前没有确认劳动合同是否有效需提交申请的法律规定。基于以上情况来看,原告认为仲裁委对本案枉法仲裁,故具状向本院起诉,请依法裁判。

    此致

    牡丹江铁路运输法院

    具状人:王振

    年   月   日

    附件:

    1.本诉状副本1份

    2.原告身份证复印件1份

    3.原告工作证复印件1份

    4.《仲裁裁决书》七劳仲案字[2011]274号原件1份

    5.《王振加班工资计算详情》2份

    6.《关于被告应支付原告工资损失、赔偿金、补偿金、双倍工资不足款额、利息和逾期付款违约金计算详情》2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0-23 13:38:07    跟帖回复:
4
一审判决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0-23 13:43:36    跟帖回复:
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0-23 14:09:03    跟帖回复:
6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一审原告、被告):

    姓名:王振

    性别:男

    年龄:42岁

    出生:1972年12月11日

    职业:铁路工人

    工作单位:哈尔滨铁路局七台河站

    住所: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城西街文博小区2号楼3单元501

    联系电话:13284648219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原告):

    单位名称:哈尔滨铁路局七台河站

    联系电话:0464-2931212

    地址:七台河市新兴区新华街49号

    上诉人因劳动争议一案,不服牡丹江铁路运输法院2013年4月18日(2012)牡铁民初字第4号民事判决书,现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一、请求撤销一审法院判决,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原诉讼请求:

    (一)请求判决被上诉人依法支付上诉人自1995年1月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日)加班工资299429.28元;

    (二)请求判决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自1995年1月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日)其非法克扣上诉人的工资215017.3元;

    (三)请求判决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自1995年5月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日)因其擅自变更上诉人的工作造成上诉人的工资损失58500.00元,因签订无效劳动合同的赔偿金98112.29元及双倍工资不足款额447490.74元;

    (四)请求判决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经济补偿金190023.90元、利息15000.00元、逾期付款违约金100000.00元。

    (五)请求判决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最低岗位工资不少于72.00元,局标岗位不少于2158.00元;

    二、补充更正诉讼请求一中(一) :请求确认交接班时间为工作时间并为延长工作时间,判决被上诉人支付自1995年1月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日)加班工资增加52074.47元

    上诉理由:

    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判决适用法律、法规、规章及规范性文件不当,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所下判决却有法不依、有章不循、有证不认、违法认证、开脱被上诉人的违法(甚至犯罪)责任。虽然一审法院确认本案在国内有重大影响,但并未报请上级法院审理,而是枉法裁判。

    一、一审中,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双方无异议的事实如下:

    1.1995年1月至2012年1月31日期间上诉人在哈尔滨铁路局七台河站从事铁路运输工作,工时制度被上诉人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制(无劳动行政部门许可证);

    2.上诉人执行被上诉人规定实际在单位出勤时间较标准工时延长13348.86小时(由法院统计),被上诉人以该时间为用餐、间歇时间等为由未计为工作时间,但该时间被上诉人规定该时间上诉人不准离开单位(有作业时必须上岗作业),离开按离岗处理,用餐必须到单位食堂;

    3.被上诉人计算加班工资,2006年以前以岗位工资加技能工资之和为基数,2006年以后以岗位工资加技能工资加局标岗位工资之和为基数;

    4.1996年铁路涨技能工资,被上诉人没给上诉人长;

    5.被上诉人支付职工的工资中有一项奖金叫其他奖,无明确分配办法;

    6.被上诉人有扣减工资的各种制度、办法,无民主程序;

    7.2005年11月、12月上诉人休病假,被上诉人支付病假工资分别为479.50元、423.20元;

    8.1996年6月,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劳动合同是铁道部格式合同,被上诉人未给上诉人,且之后被上诉人未经协商多次变动上诉人的岗位、工作地点,未签过变更劳动合同。

    二、一审法院判决中总结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

    (一)《铁道部办法》规定的“劳动者自然需要的中断时间不包括间歇时间”,是否超越《劳动部批复》的范围,以及学习、培训、班后劳动的认定问题;

    (二)七台河站是否存在克扣王振假休日加班工资和病假工资的问题;

    (三)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效力问题;

    (四)关于七台河站制定的奖金分配制度及对王振处分、调整工作、工资问题;

    (五)七台河站是否应支付王振经济补偿金、赔偿金、利息、逾期付款违约金的问题;

    (六)本案仲裁时效的问题。

    三、就一审法院总结的以上六点及其适用法规的论述,上诉人认为不正确、不合法,有法不依、有章不循,分别剖析如下:

    (一)关于焦点一:

    一审法院在此认定了:(1)间歇时间不属于工作时间。(2)企业组织职工进行政治、业务学习、培训、考试既是用人单位的法定责任,也是劳动者的权利和义务。(3)班后劳动证据不足。从而未支持上诉人的请求,上诉人认为该认定错误,理由如下:

    一审法院此点总结的混乱不清,不知所言。因为上诉人在诉状及辩论材料中没有“劳动者自然需要的中断时间不包括间歇时间,超越《劳动部批复》范围”的主张,《铁道部办法》中规定的,意思也不是“劳动者自然需要的中断时间不包括间歇时间”而是指“工作时间不包括间歇时间”。一审法院说“《铁道部办法》中的间歇时间与劳动者自然需要的中断时间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二者也不存在含藏关系。”,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此表诉是何目的意思不清晰;一审法院说“铁道部依劳动部赋予的根据铁路企业的生产特点、执行专门规定的权力,作出该项规定(指不包括间歇时间的规定)”,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的理解错误,由《劳动部关于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批复》中规定“三、铁路运输企业劳动者实行轮班工作制的,由铁路局、广铁(集团)公司根据全年月平均工作时间和年度正常工作量的平均每昼夜实际工作时间,按不同岗位的作业特点自主确定不同的劳动班制。其他用人单位劳动者实行轮班工作制的,由用人单位自主确定。”理解,劳动部赋予铁路局、广铁(集团)公司自主确定的仅仅是劳动班制(就是几班倒),没有授权其可以自行制定哪些算劳动时间哪些不算劳动时间的原则;一审法院指出的:“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铁道部劳动部联合发布了《国家铁路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若干规定》,该规定第八条规定, 全路各工种(岗位)工作时间的具体计算,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和铁道部的专门规定执行。”上诉人认为该规定劳动部也没有赋予铁道部制定什么专门规定的权力,而是说全路各工种(岗位)工作时间的具体计算,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和铁道部的专门规定执行。一审法院不该断章取义,这条里还有“国家有关规定”字样,这里所指的“铁道部专门规定”也是指不违反劳动部规章的规定。而上诉人经研究发现铁道部、哈尔滨铁路局、七台河站所制定的规章制度和办法均不合法。因此,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依据铁路部门这些不合法的文件认定其制定的“间歇时间(包括工作过程中的工间休息和用膳、睡觉时间)不应属于工作时间”是错误的。

    上诉人认为该焦点(也是本案中最关键的争议焦点)应为“上诉人实际在单位出勤时间较标准工时延长的时间(总共13348.86小时)究竟算什么时间?”

    这点涉及到一个重要的名词“间歇时间”,“间歇时间”到底算不算工作时间,审判长王居义判后答疑时说对此广泛征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最高法院知名法官、黑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无请示函也无批复函)及著名专家学者意见,均无明确解释,只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国家法行政法室、劳动部政策法规司、全国总工会法律工作部编箸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释义》中对间歇时间有解释,经上诉人研究,该解释并不具体,其中所说的间歇时间不算工作时间只是针对实行标准工时制的休息时间进行的解释,并不适合解释综合计算工时制中的休息时间。休息时间从法律意义上说是职工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而被上诉人所实施的“间休时间”职工不可以自由支配,不可以离开单位,有作业时必须上岗作业,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既然是实行的综合计算工时制,就应该执行国家关于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制的有关规定,综合计算工时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39条规定所指的其他工作和休息办法,劳动法第39条规定,经劳动行政部门批准,企业才可以实行其他工作和休息办法,法律之所以规定实行特殊工时须经劳动行政部门审批,就是为了防止用人单位侵犯劳动者休息休假的权利,《劳动部关于企业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审批办法》中第七条明确规定了企业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制应向哪级劳动行政部门报批,根据《劳动部关于职工工作时间有关问题的复函》的解释,企业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工作中采取何种工作方式,一定要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其中所说的“工作方式”指的就是“工作和休息办法”既要有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的民主程序,还要取得劳动行政部门的许可证。所以上诉人认为企业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制自定的“工作和休息办法”没有民主程序和取得劳动行政部门许可证的,不能作为计算上诉人工作时间和休息时间的依据。而本案中被上诉人没有提供民主程序和劳动行政部门的许可证,所以对上诉人的工作时间应按被上诉人实际要求上诉人出勤的时间计算。

    上诉人认为,哈尔滨铁路局是铁道部直属企业,属中央直属企业,根据《劳动部关于企业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审批办法》中第七条规定“中央直属企业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等其他工作和休息办法的,经国务院行业主管部门审核,报国务院劳动行政部门批准。”,按此,哈尔滨铁路局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其制定的工作和休息办法,应有民主程序,报铁道部审核后,报国务院劳动行政部门批准。所以,上诉人事实上在单位出勤超出标准工作时间的时间该不该算劳动时间,应该按国务院劳动行政部门的批准核定。基于此,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判决书第12页-13页对上诉人的工作时间的核算无合法依据,核算错误。判后答疑时上诉人曾请教法官王居义:“上诉人执行被上诉人规定实际在单位出勤时间较标准工时延长的13348.86小时,不准离开单位,有作业时必须上岗作业,离开按离岗处理,这些时间该算什么时间呢?算休息时间吗?有这么限制自由休息的吗?你法院执行的是标准工时制,间歇时间在工作时间之外,如果院领导也要求你们间歇时间不准离开单位,离开按离岗处理,你干吗?”其无合理解释。

    上诉人要强调一点,《劳动部关于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批复》,从内容上看是对铁道部《关于铁路轮班工作制和工作时间有关问题的函》请示的答复,是指导铁路企业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制定工作休息办法的规范性文件,不是批准文件,劳动部也无铁路企业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不需批准的文件。

    上诉人主张自己在单位出勤超出标准工作时间的时间被上诉人应按延长工作时间支付加班工资的依据是基于2点:(1)是从法律依据上认定被上诉人“间歇时间”不算劳动时间的规定不合法,(2)是上诉人在单位出勤超出标准工作时间的时间,是以限制人身自由的方式强迫劳动的时间。

    上诉人对此认识的理由是,《劳动部关于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批复》中最后一项明确规定“五、铁道部可根据以上原则制定实施办法。”,而《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办法》中“第五条 劳动者工作时间包括准备结束时间、作业时间、劳动者自然需要的中断时间和工艺中断时间。不包括间歇时间。”较《劳动部关于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批复》中“ 四、劳动者工作时间包括准备结束时间、作业时间、劳动者自然需要的中断时间和工艺中断时间。”明晃晃的多了“不包括间歇时间”七个字,一审法院却称“没有违背《劳动部批复》的精神”,上诉人不清楚没有违背《劳动部批复》精神是什么意思,清楚的是这一规定违背了《劳动部批复》的原则,看得出是铁道部认为劳动部批复中定的原则不够用,又给增加了“七个字”,以便于铁路企业操作,就是基于这多出的“七个字”,哈尔滨铁路局依此在《哈尔滨铁路局职工工作时间与劳动班制管理有关规定》中规定“工作时间不包括轮班间歇制的间歇时间”,并进一步明确“间歇时间原则上职工不准擅离工作场所,如遇有作业必须上岗作业”,勃利客运作息制度中规定“间休时间不准离开单位,离开按离岗处理”。更有甚者是哈尔滨铁路局认为铁道部多出的这七个字还不便于操作,所以在《哈尔滨铁路局职工工作时间与劳动班制管理有关规定》中又自行规定“工作时间不包括学习及用餐时间”,上诉人认为这种违背劳动部批复原则的规定属越权规定。其自定的“工作时间不包括间歇时间”、“工作时间不包括学习及用餐时间”没有法律效力。如果铁道部可以这样规定的话,那也无需向劳动部打报告请示,自己直接规定就可以了,【比如我们国家的政策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你铁道部要更改为坚持五项基本原则可以吗?我们国家的国旗是五星红旗,你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0-23 14:10:04    跟帖回复:
7
    道部要更改为六星红旗可以吗?你有这个权力吗?你权力那么大,那你怎么不把日本的规章改改,就改为钓鱼岛是中国的,你日本人别做梦了!】而哈尔滨铁路局就恰恰是这样做的。上诉人认为这就是典型的“铁老大”行为,铁道部、铁路局在铁路运输方面的规定具有绝对的权威,因为铁道部是主管铁路运输的国家机关,而在劳动方面,主管劳动的国家机关是劳动部,你铁道部在劳动方面扮演的角色是行业主管部门,关于劳动方面的问题你得归劳动部管,得向劳动部请示,你不能私自更改劳动部制定的原则。所以上诉人认定被上诉人“间歇时间”不算劳动时间的规定不合法。

    2013年4月16日一审法院第二次开庭,恢复法庭调查,核实了被上诉人管内东岗站站务员和勃利站货运职工的班中具体作息规定,根据被上诉人提供的《作息时间表》显示,职工在工作时间内可以间休,在间休时间内可以工作,实际上意思都是一样,就是工作时间内无作业职工可以休息,硬生生把有的间休时间算工作时间,有的间休时间不算工作时间说不出道理,再说间休时间被上诉人规定上诉人不准离开单位,离开按离岗处理,用餐必须到单位食堂,就是说间休时间是限制人身自由的,国家规定中对休息的解释没有限制人身自由的休息办法,所以这些没有民主程序认可的“间休时间”都是工作时间。 另外,被上诉人一个班让职工上24小时,从人的生理上考虑必须安排职工用餐和睡眠,这种用餐和睡眠时间算劳动时间,而这也符合《劳动部关于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批复》中“工作时间包括劳动者自然需要的中断时间”的规定。

    综上,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及其主管部门哈尔滨铁路局这种非法实施综合计算工时制的工作方式严重违反了劳动管理法规,以不合法的内部规章制度从工作时间上算计职工、是企图以合法的表象掩盖其以非法限制职工的人身自由的方式强迫职工超长时间(按月综合计算出的工作时间严重超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劳动的事实。应该用三个人干的工作用两个人干,应该三班倒的工作用两班倒,为自己节省了工人工资开支同时又减少用工,最终达到为己方节约巨额工资成本的目的,却损害了无数铁路职工的合法权益。上诉人认为用人单位的这种行为已触犯《刑法》,构成强迫劳动罪,因考虑历史原因,上诉人不想追究过深,只追究单位的民事责任,索要自己应得的劳动报酬和侵权赔偿。

    对于班后劳动、学习、培训和考试,一审法院将重心纠结在劳动、学习、培训和考试这四个字面意义上是不对的,上诉人诉状中表达的是被上诉人在班后占用职工的休息时间进行这四项活动侵犯了职工的休息权,而不是说被上诉人不可以进行这四项活动。

    至于说班后劳动证据不足,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中有被上诉人组织劳动的办法,质证时被上诉人对该证据并无异议。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中还指明了班后劳动被上诉人都有记载,被上诉人不提供应由他承担不利后果。

    (二)关于焦点二:

    一审法院在此肯定了两项:(1)被上诉人计算加班工资按自定的基数于法有据;(2)不存在克扣上诉人的病假工资的问题。从而未支持上诉人的请求。

    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这两项认定错误,袒护被上诉人意图太过明显,日本说钓鱼岛是他们的也于法有据,我们能承认吗?我的请求也不是于法无据啊?一审法院对上诉人诉状中及法庭辩论中的论述并未发表不适意见,所以上诉人坚持原论述,重申如下:

    如何支付加班工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及劳动部的《工资支付暂行规定》、《对<工资支付暂行规定>有关问题的补充规定》等规章中有详细规定,如何支付病假工资,在劳动部《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公负伤医疗期规定》及地方法规《黑龙江省企业职工病假待遇改革办法》中都有明确规定。而铁道部计算加班工资、病假工资却是根据本部门自己的规定,铁道部在《关于国家铁路贯彻执行劳动法的若干规定》中自行规定计算加班工资、病假工资以自定的基本工资为基数,上诉人按劳动部的规章对自己的加班工资、病假工资进行计算,对所得结果与单位实际发放的加班工资、病假工资比较,发现单位实际发放的加班工资、病假工资大大少于按劳动部规章计算所得的结果,经上诉人研究发现,问题出在铁道部自定的加班工资、病假工资计算基数为“基本工资”上,劳动部对加班工资、病假工资的计算依据规定为“月工资标准”,“月工资标准”是指劳动者在以8小时工作制为时间标准的基础上,用人单位按月支付给劳动者的全部工资,而铁道部自定的计算基数“基本工资”,只是劳动者在以8小时工作制为时间标准的基础上,用人单位按月支付给劳动者的全部工资中的一部分(即上诉人岗位工资、技能工资两项之和)。很明显铁道部自定计算基数为“基本工资”的目的就是为了减少支付铁路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另外,铁道部关于病假工资还制订了《铁路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公负伤医疗期等有关保险待遇补充规定》,该规定中声称经征得劳动部同意制定的本规定,上诉人认为劳动部的规章需要做补充规定时应由劳动部自己补充,没有其他部替劳动部作补充规定的道理,也没有这样的法律授权。最起码说“征得劳动部同意”应拿出劳动部同意的批复或批文,否则只能算越权规定。所以上诉人认为铁路部门作为用人单位所做的规定不合法,被上诉人以此为依据所发放的加班工资、病假工资涉嫌克扣工资。其应按劳动部的规定为依据发放加班工资、病假工资。

    针对计算加班工资、病假工资以何为标准(基数)问题,上诉人查阅国家有关规定,发现目前国家有关规定中对此称谓不一,但意义相同。

    关于以8小时工作制为时间标准,用人单位按月支付给劳动者的工资法律法规中名称不同但意义相同的名词来源如下:

    1.劳动者正常工作时间工资:来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按照下列标准支付高于劳动者正常工作时间工资的工资报酬;《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55.劳动法第四十四条中的“劳动者正常工作时间工资”是指劳动合同规定的劳动者本人所在工作岗位(职位)相对应的工资。《关于劳动法若干条文的说明》本条的“工资”,实行计时工资的用人单位,指的是用人单位规定的其本人的基本工资。

    2.月工资标准:来源于《对<工资支付暂行规定>有关问题的补充规定》2.关于劳动者日工资的折算。由于劳动定额等劳动标准都与制度工时相联系,因此,劳动者日工资可统一按劳动者上诉人的月工资标准除以每月制度工作天数进行折算。

    3.基本工资:来源于《关于劳动法若干条文的说明》本条的“工资”,实行计时工资的用人单位,指的是用人单位规定的其上诉人的基本工资,其计算方法是:用月基本工资除以月法定工作天数即得日工资,用日工资除以日工作时间即得小时工资;实行计件工资的用人单位,指的是劳动者在加班加点的工作时间内应得的计件工资。

    4.月工资收入:来源于《关于职工全年月平均工作时间和工资折算问题的通知》(劳社部发[2008]3号 )二、日工资、小时工资的折算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五十一条的规定,法定节假日用人单位应当依法支付工资,即折算日工资、小时工资时不剔除国家规定的11天法定节假日。据此,日工资、小时工资的折算为:

    日工资:月工资收入÷月计薪天数

    小时工资:月工资收入÷(月计薪天数×8小时)。

    以上四种说法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授权的国家劳动主管部门劳动部的有效的称谓,他们共同的特点是:都是指以8小时工作制为标准,用人单位按月支付给劳动者的工资。到底应该用哪个称谓,上诉人认为根据《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98、99、100项的规定,本着“新文件优于旧文件”的原则,《关于职工全年月平均工作时间和工资折算问题的通知》是劳社部2008年1月3日发布的,所以应该用“月工资收入”的称谓。上诉人认为怎么称谓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称谓所指的都是以8小时工作制为时间标准,用人单位以此按月支付给劳动者的工资。

    关于“工资”的解释,根据《工资支付暂行规定》中“第三条 本规定所称工资是指用人单位依据劳动合同的规定,以各种形式支付给劳动者的工资报酬。”,更详细的解释,根据《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53.劳动法中的“工资”是指用人单位依据国家有关规定或劳动合同的约定,以货币形式直接支付给本单位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一般包括计时工资、计件工资、奖金、津贴和补贴、延长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以及特殊情况下支付的工资等。所以,月工资收入中所称的工资,应包括计时工资、计件工资、奖金、津贴和补贴及特殊情况下支付的工资等。把工资中的几项(如岗位工资和技能工资)相加规定为计算加班工资或病假工资的基数是不合法的。

    而哈尔滨铁路局七台河站强调的“基本工资”说法,上诉人认为铁路部门规定的基本工资和劳动部文件中所称的基本工资不是一个概念,铁路部门规定的基本工资是其1995年1月1日前自己部门规定的岗位工资加技能工资之和称为基本工资(见1993年10月1日实施的《哈尔滨铁路局岗位技能工资制实施办法》),而劳动部所称的基本工资是1995年1月1日起以8小时工作制为时间标准,用人单位以此按月支付给劳动者的工资。

    上诉人认为1995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和劳动部的有关规章实施后,用人单位应该对本部门的规章制度中不合法的规定【如:《哈尔滨铁路局岗位技能工资制实施办法》五、有关事项的规定(七)执行了岗位技能工资的人员,计算有关劳动保险、地区津贴、工伤假、病假、事假、有薪假、公休假、加班等待遇时,按本人基本工资(含计算各种待遇的特种工资)为基数;】进行修改或废止,而铁路部门不但没有这么做,还把这些过时的、违法的规定以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名义写入《关于国家铁路贯彻执行劳动法的若干规定》继续执行,铁道部《关于国家铁路贯彻执行劳动法的若干规定》第九条规定:铁路用人单位支付劳动者超过正常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的计算基数暂定为基本工资部分。即:实行企业工资制度的为上诉人岗位工资、技能工资两项之和(直至2006年1月1日,哈局才把局岗位工资列入计算加班工资的基数),从法律效力上看,铁道部《关于国家铁路贯彻执行劳动法的若干规定》、《铁路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公负伤医疗期等有关保险待遇补充规定》属于用人单位内部关于劳动方面的文件,它的法律效力低于劳动部的规章及规范性文件,如何计算加班工资,劳动部在《对<工资支付暂行规定>有关问题的补充规定》明确规定“劳动者日工资可统一按劳动者本人的月工资标准除以每月制度工作天数进行折算。” 铁道部没有权力自行规定计算加班工资的基数按其自定的基本工资;从实施时间上看,铁道部《关于国家铁路贯彻执行劳动法的若干规定》是1995年1月1日实施的,《对<工资支付暂行规定>有关问题的补充规定》是1995年5月12日实施的,根据“新文件优于旧文件”的原则,铁路用人单位支付加班工资的计算基数的“基本工资”应该纠正为劳动部的“月工资标准”。

    而目前铁路用人单位根本无视劳动部的规定,“铁老大”的思想依旧,对于加班工资、病假工资等劳动部有专门规定支付办法的规定铁路都执行不了,非得执行自己的规定或给劳动部的规定做补充规定,固执的执行自己内部的规定,这是典型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行为,还当成依据拿到法庭上来对抗国家劳动部的规章,上诉人认为国家有关规定中对加班工资如何计算、病假工资如何计算规定的很明确了,没有看不懂的地方,铁路部门作为用人单位没有私自对劳动方面的规章进行解释或做补充规定的权力,只有贯彻执行的份,其制定计算加班工资基数的目的就是为了少支付工人的劳动报酬,这种错误的规定必须纠正,停止对铁路劳动者的侵害。

    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在本焦点中关于病假工资的论述错误,在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规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治疗期间,在规定的医疗期间内由企业按有关规定支付其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可以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但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80%。”,此条释明了判断企业支付的病假工资或疾病救济费是否合法应同时具备两个条件,一时看是否按“有关规定”计算支付,二是看是否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80%。,“有关规定”应是指国家法律、法规、劳动部规章、地方法规、规范性文件的规定,绝非企业自己的规定,企业无权自定办法。上诉人在诉状及辩论材料中已经明确指出了被上诉人支付的病假工资未按“有关规定”计算支付,一审法院只凭被上诉人依己方的规定计算支付的病假工资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80%就判断合法是错误的。而《黑龙江省企业职工病假待遇改革办法》中关于病假工资支付办法的规定与此规定并不抵触,可以适用。

    上诉人认为国家正在逐步打破铁路部门这种固步自封、唯我独尊的垄断模式,一审法院已经划归地方,再继续充当铁路部门的保护伞,纵容铁路部门的违法犯罪行为,实在有碍铁路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阻碍铁路改革开放的步伐。

    (三)关于焦点三:

    一审法院在此焦点中确认被上诉人与上诉人签订的劳动合同有效,从而未支持上诉人基于劳动合同无效被上诉人应支付赔偿金和双倍工资的请求。

    上诉人仍然认为一审法院确认错误,袒护被上诉人意图明显,上诉人坚持认为该合同无效,理由如下:

    1.该劳动合同被上诉人未给上诉人,违反《合同法》;

    2.该合同内容中:“六.劳动纪律5规定:甲方因工作原因,需要在基层站段内部调整乙方工作岗位(工种)的,或受甲方派遣从事其他临时性工作(如抢险、救灾)等的,乙方必须服从甲方的调整或派遣”,该条属于霸王条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订立变更合同应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再有,该合同内容还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十九条规定,对于劳动合同期限、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0-23 14:10:49    跟帖回复:
8
    作内容、劳动保护和劳动条件、劳动报酬等均无明确内容,起不到约束作用,即使有说按有关规定执行,却未提供有关规定,劳动者无从查找,也无法确认其合法性。

    3.哈尔滨铁路局私自对合同违法鉴证、伪造鉴证,私自确认合同有效。违反《劳动合同鉴证实施办法》及《黑龙江省实施劳动部劳动合同鉴证实施办法细则》。

    4.多次变动上诉人的工作内容、工资报酬和工作地点未与上诉人协商亦未签过变更劳动合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订立变更合同应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

    综上,该合同内容多处违反国家法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十八条 下列劳动合同无效:(一)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劳动合同;”之规定,应确认该合同无效。

    而一审法院对这些却视而不见,避重就轻,硬着头皮说该合同合法有效,若以当事人签字为准,那世上就没有无效的合同了!可见其根本就是拿审判工作当儿戏,根本就不履行法官的责任和义务,“科学发展观、三个代表重要思想、邓小平理论”在一审法院都如废纸。

    (四)关于焦点四:

    关于七台河站制定的奖金分配制度及对王振处分、调整工作、工资问题;

    一审法院在此认为,用人单位有权依法对劳动者的工作进行调整和制定自己的工资分配制度,并按分配制度对职工进行奖罚和工资分配,该问题不属于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范围,从而驳回了上诉人的有关请求。

    上诉人认为,只要是依法,不但用人单位有权办事,任何人任何部门都有权办任何事,用人单位若真的依法办事,我就不告他了,问题在于他不依法,上诉人在诉状中清楚的指明被上诉人制定的工资奖金分配制度、奖罚制度违法、无民主程序,经车站领导研究决定或经党政联席会议决定后就公示实施了,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材料也印证了这一事实,尤其是在2012年4月18日第一次开庭审理过程中,审判长王居义询问被上诉人:你们单位的民主程序呢?被上诉人的代理人刘晓华说,我们以为我们制定的制度都合法,就没拿来(这个可以调取法院录像证实)。

    上诉人认为本焦点应为被上诉人减少上诉人的工资是否属于克扣工资。

    上诉人以七台河站的扣减工资制度不合法无民主程序、奖金分配不合法无民主程序、不给涨工资依据的行政处分不合法、调整工作不合法、调整工作后工资安排不符合哈局规定为由控告被上诉人克扣工资,这些上诉人在诉状中表达的已经相当清楚了,难道追讨劳动报酬不属于法院的受理范围吗?看来一审法院实在找不出推脱责任义务的更好理由了。

    (五)关于焦点问题五:

    一审法院以本案不存在劳动合同无效、克扣工资为由驳回上诉人的请求。

    关于劳动合同是否有效、扣减工资是否属于克扣工资前面及诉状中已经论述了,上诉人仍然坚持诉状中所诉观点。

    (六)关于焦点六:

    上诉人同意法院观点,但须指出的是一审法院对于被上诉人未提出诉讼时效超期控辩的,不该主动释明诉讼时效问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 当事人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人民法院不应对诉讼时效问题进行释明及主动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进行裁判。

    被上诉人虽然先于上诉人起诉,但其诉讼请求不符合法定形式,依法应不予受理,受理了依法也应驳回。一审法院不但未驳回,在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诉状未答辩的情况下,还适用其作为对上诉人起诉内容的反驳与抗辩,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总结一审法院以上的六个焦点,感叹一审法院何以厚此薄彼?倾向性明显,不就因为他是铁道部、铁路局、车站,我是普通职工吗?不就因为他财雄势大,我人微言轻吗?这值得你们背弃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背弃党纪国法、背弃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吗?

    四、一审法院有证不认、违法认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  第十三条 “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之规定,本案上诉人诉被上诉人未支付延长工作时间加班工资、未足额支付节日加班工资、克扣工资等均属减少劳动报酬,应由用人单位负责举证,被上诉人举示的证据有1.《哈尔滨铁路局关于职工工作时间标准的暂行规定》2.《哈尔滨铁路局职工工作时间和劳动班制管理有关规定》3.《哈尔滨铁路局职工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暂行办法》4.《七台河站技术作业图表》5.《王振行政处分材料》6.《七台河站安全信息管理制度》7.《铁道部劳动工资司关于下发铁路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公负伤医疗期等有关保险待遇补充规定的通知》8.《劳动合同书》9.《王振2011年2月至2011年12月份工作时间统计表》10.《勃利站货运车间、东岗站作息时间表》等。对于以上证据上诉人在诉状及质证时均一一指出其违法之处及全部没有民主程序,审判长当庭也确认了没有民主程序,但判决中却纷纷予以采信适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九条 “用人单位根据《劳动法》第四条之规定,通过民主程序制定的规章制度,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及政策规定,并已向劳动者公示的,可以作为人民法院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依据。”之规定,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违法认证。

    对于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1.《七台河站2005年至2011年两违数量及扣款明细》2.《哈尔滨铁路局岗位技能工资制实施办法》等上诉人无异议的能证明被上诉人克扣工资及工资调整错误减少上诉人劳动报酬的证据及上诉人提供的所有不利于被上诉人的证据,一审法院都未予采信,所以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有证不认。

    在举证过期的情况下,2013年4月16日,一审法院第二次开庭进行法庭调查,违反关于证人出庭作证的规定,接受被上诉人带来的证人王林生、高绍勇、白俊成出庭作证,属违法认证。

    五、关于交接班占用的时间应为工作时间并为延长工作时间。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请中级法院查明以下事实,允许更正:

    上诉人在2011年6月至2012年1月31日期间进行申请仲裁和诉讼中,请求裁决被上诉人支付延长工作时间的加班工资,其中工作时间的计算中未包括交接班占用的时间,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特殊工时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的启发,上诉人认为交接班所占用的时间应算劳动时间,因为交接班所占用的时间是为完成生产任务或作业的准备和结束所消耗的时间;符合“《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办法 》第五条劳动者工作时间包括准备结束时间、作业时间、劳动者自然需要的中断时间和工艺中断时间。不包括间歇时间。 (一)准备结束时间系指劳动者在工作日(班),为完成生产任务或作业的准备和结束所消耗的时间; ”的规定。

    所以上诉人认为自己在七台河站管内各个车间工作时,在原工时推算已经超过国家工作时间标准的基础上,交接班所占用的时间亦应按延长工作时间计算,被上诉人也应支付延长工作时间的加班工资。

    自1995年1月至目前,上诉人在七台河站管内各个车间工作时,执行“一班工作制度”,“一班工作制度”中包括:点名预想制和交班总结制。不同的工种分别实行两班倒、三班倒和四班倒,但各种倒班方式交接班所占用的时间不同:

    七台河站运转车间实行小四班8天循环倒班制【8天内上2个白班(7:30-18:00)、2个后半夜班(20:00-次日7:30)、2个头半夜班(18:00-次日1:00),2天休息】,后来改为小四班4天循环倒班制【4天内上1个白班(7:30-18:00)、1个后半夜班(20:00-次日7:30)、1个头半夜班(18:00-次日1:00)、2天休息】,一套班(4天)内总共交接班时间是2.5小时。

    勃利站货物车间和客运车间都是上24小时休24小时两班倒,早上7:30--8:00交接班。交接班时间是0.5小时。

    东岗站货物站务员是上24小时休48小时三班倒,早上7:30--8:00交接班。交接班时间是0.5小时。

    综上所述,对交接班延长工作时间部分,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应按法规规定支付上诉人自1995年1月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延长工作时间加班工资52074.47元(见《王振交接班延长工作时间加班工资计算详情》)。

    六、总结本判决内容,一审法院明确了被上诉人处于被诉人地位,应该对上诉人的主张及论述提出意见,而本判决书中却未提出任何意见,就驳回了上诉人的请求,实在令上诉人不解?

    总之上诉人的主要观点是:作为劳动者为了获取劳动报酬,有义务执行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因自己过错造成用人单位损失的负有赔偿责任;作为用人单位,有责任依法制定规章制度,制定的规章制度违法侵害劳动者权益的也应负赔偿责任。而本案的重点就是用人单位由上到下制定的规章制度上诉人发现皆有不合法之处,侵害了上诉人的权益,所以上诉人主张用人单位予以赔偿。

    历时一年零2个月,上诉人望眼欲穿的期待一审法院的公正判决,不想一审法院只是以案件复杂、影响面大为借口拖延时间,掘地三尺,挖空心思的为被上诉人的违法(甚至犯罪)行为寻找开脱的理由,在对上诉人论述的法律关系没有指出任何不适的情况下,适用对方的理由,枉法判决驳回了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就此,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在审理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劳动争议一案中,不能公正的审判,不履行法律授予法官的责任和义务,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有法不依,有章不循,极力为被上诉人的违法(甚至犯罪)行为开脱,拖延办案,枉法裁判,有违法律的公正和尊严,请中级法院依法改判,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此致  

    哈尔滨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上诉人: 王振

    2013年 5月2日

    附:1.本上诉状副本2份;

    2.《王振交接班延长工作时间加班工资计算详情》3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0-23 14:18:46    跟帖回复:
9
    二审法院辩论材料

    结合上诉状中的诉讼请求,论述如下:

    一、关于加班工资有三个方面的问题

    [一]一方面是延长上诉人的劳动时间未支付加班工资的问题

    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实行的综合计算工时制违法,请问被上诉人是否承认?

    根据法律法规规定,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制应同时具备以下要点:1.征求职工代表的意见;2.征求工会的意见;3.取得劳动行政部门的批准。审视一审中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材料,既无征求职工代表意见征求工会意见的民主程序,也无劳动行政部门许可证,甚至连工时制度都没有,所以被上诉人实行的综合计算工时制违法已是不争的事实。

    既然被上诉人实行的综合计算工时制违法,那因此对上诉人造成的损害就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造成哪些损害呢?

    一是违背国家原则制定规章制度,以不合法的的内部规章制度核算上诉人的劳动时间,从劳动时间上算计职工。违背国家原则规定“工作时间不包括间歇时间”,“工作时间不包括轮班工作制的间歇时间”,“工作时间不包括学习和用餐时间”;

    二是以限制职工人身自由的方式强迫职工劳动,规定“原则上间歇时间职工不得离开工作场所,有作业时必须上岗作业”,“间歇时间不得离开单位,离开按离岗处理”,这些限制人身自由的规定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让职工提供无偿劳动。

    被上诉人这种违法实施综合计算工时制对己方的好处是既节省了劳动用工,又可以逃避支付加班工资,总的目的是为己方节约巨额工资成本。

    上诉人统计自己上班的出勤时间,按照国家规定计算,各种倒班方式均超劳,被上诉人应依法支付加班工资。

    [二]二方面是未足额支付节日加班工资的问题

    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以自定基数的方式计算加班工资不合法,请问被上诉人是否承认?

    被上诉人是用工资条中的岗位工资加技能工资加局标岗位三项工资之和为基数除以21.75再乘以3计算一个节日加班的工资,而且2006年之前只是以岗位工资加技能工资为计算基数,2006年之后才用岗位工资加技能工资加局标岗位为计算基数。

    计算加班工资以何为标准,根据劳动部《对<工资支付暂行规定>有关问题的补充规定》“劳动者日工资可统一按劳动者本人的月工资标准除以每月制度工作天数进行折算。”之规定,计算加班工资是按劳动者上诉人的“月工资标准”计算的,“月工资标准”国家法律法规中对此称谓不一,但意义相同的名词有如下几种:

    1.劳动者正常工作时间工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按照下列标准支付高于劳动者正常工作时间工资的工资报酬;《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55.劳动法第四十四条中的“劳动者正常工作时间工资”是指劳动合同规定的劳动者上诉人所在工作岗位(职位)相对应的工资。

    2.月工资标准:《对<工资支付暂行规定>有关问题的补充规定》2.关于劳动者日工资的折算。由于劳动定额等劳动标准都与制度工时相联系,因此,劳动者日工资可统一按劳动者上诉人的月工资标准除以每月制度工作天数进行折算。

    3.基本工资:《关于劳动法若干条文的说明》本条的“工资”,实行计时工资的用人单位,指的是用人单位规定的其上诉人的基本工资,其计算方法是:用月基本工资除以月法定工作天数即得日工资,用日工资除以日工作时间即得小时工资;实行计件工资的用人单位,指的是劳动者在加班加点的工作时间内应得的计件工资。

    4.月工资收入:《关于职工全年月平均工作时间和工资折算问题的通知》(劳社部发[2008]3号 )二、日工资、小时工资的折算

    按照《劳动法》第五十一条的规定,法定节假日用人单位应当依法支付工资,即折算日工资、小时工资时不剔除国家规定的11天法定节假日。据此,日工资、小时工资的折算为:

    日工资:月工资收入÷月计薪天数

    小时工资:月工资收入÷(月计薪天数×8小时)。

    以上几种说法都是《劳动法》劳动部规章中的有效的称谓,本着“新文件优于旧文件”的原则,《关于职工全年月平均工作时间和工资折算问题的通知》是劳社部2008年1月3日发布的,应该用“月工资收入”的称谓。其实怎么称谓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称谓所指的都是以8小时工作制为时间标准,用人单位按月支付给劳动者的工资。

    月工资标准应该包含哪些工资项目呢?《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三条 本规定所称工资是指用人单位依据劳动合同的规定,以各种形式支付给劳动者的工资报酬。 更详细的解释,根据《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53.劳动法中的“工资”是指用人单位依据国家有关规定或劳动合同的约定,以货币形式直接支付给本单位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一般包括计时工资、计件工资、奖金、津贴和补贴、延长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以及特殊情况下支付的工资等。所以,月工资收入中所称的工资,应包括计时工资、计件工资、奖金、津贴和补贴及特殊情况下支付的工资等。把工资中的几项(如岗位工资和技能工资)相加规定为计算加班工资或病假工资的基数是不合法的。

    而哈尔滨铁路局七台河站强调的“基本工资”说法,上诉人认为铁路部门规定的基本工资和劳动部文件中所称的基本工资不是一个概念,铁路部门规定的基本工资是其1995年1月1日前自己部门规定的岗位工资加技能工资之和称为基本工资,而劳动部所称的基本工资是1995年1月1日起以8小时工作制为时间标准,用人单位以此按月支付给劳动者的工资。

    上诉人认为1995年1月1日《劳动法》和劳动部的有关规章实施后,用人单位应该对本部门的规章制度中不合法的规定进行修改或废止,而铁路部门不但没有这么做,还把这些过时的、违法的规定以贯彻执行《劳动法》的名义写入《关于国家铁路贯彻执行劳动法的若干规定》继续执行,铁道部《关于国家铁路贯彻执行劳动法的若干规定》第九条规定:铁路用人单位支付劳动者超过正常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的计算基数暂定为基本工资部分。即:实行企业工资制度的为上诉人岗位工资、技能工资两项之和(直至2006年1月1日,才把局岗位工资列入计算加班工资的基数)。从法律效力上看,铁道部《关于国家铁路贯彻执行劳动法的若干规定》、《铁路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公负伤医疗期等有关保险待遇补充规定》属于用人单位内部关于劳动方面的文件,它的法律效力低于劳动部的规章及规范性文件;从实施时间上看,铁道部《关于国家铁路贯彻执行劳动法的若干规定》是1995年1月1日实施的,《对<工资支付暂行规定>有关问题的补充规定》是1995年5月12日实施的,根据“新文件优于旧文件”的原则,铁路用人单位支付加班工资的计算基数的“基本工资”应该改为劳动部的“月工资标准”。

    总的来说,被上诉人以自定基数的方式计算加班工资的目的就是为了减少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最终目的也是为了节约工资成本。

    [三] 三方面是班后要求上诉人劳动、学习、培训和考试的问题

    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占用休班时间要求上诉人劳动、学习、培训和考试侵犯了上诉人的休息权,请问被上诉人是否承认?

    被上诉人实施的各种倒班制度已经延长了上诉人的劳动时间,没有支付加班工资,还要在班后要求上诉人劳动、学习、培训和考试,不参加就会被扣钱,关于班后劳动被上诉人不承认,审视一审中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有被上诉人制定的上线作业的登记制度,按规定被上诉人应该提供,而未提供应当承担不利后果;关于学习培训和考试,审视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有被上诉人制定的制度,制度中规定学习情况被上诉人都有登记,被上诉人应该提供而未提供应当承担不利后果,还有被上诉人要求休班职工考试的文件和上诉人及同事的学习笔记等均能证明被上诉人侵犯上诉人休息权的事实,被上诉人理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因《劳动部关于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批复》中规定法定休息日轮班工作视为正常工作,所以上诉人认为在班后进行劳动和学习培训占用上诉人的时间被上诉人应按延长工作时间支付加班工资。

    二、关于克扣工资表现在四个方面

    1.一是1996年1月至目前被上诉人克扣了上诉人每月24元技能工资,请问被上诉人是否承认?

    在1996年1月铁路曾长工资,上诉人应长24元技能工资,被上诉人没给上诉人长,原因是在这个期间上诉人有行政处分,上诉人通过查阅《企业职工奖惩条例》,发现有“第十九条 给予职工行政处分和经济处罚,必须弄清事实,取得证据,经过一定会议讨论,征求工会意见,允许受处分者上诉人进行申辩,慎重决定。”的规定,而当时被上诉人给予上诉人行政处分之前未调查事出原因,无人采证,无会议纪录,无工会意见,处分决定书未给上诉人也未允许上诉人进行申辩,更无人告知上诉人可向上级领导机关申诉。审视一审中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只有一份处分决定书,一份无任何意见的工会主席签名,一份要求上诉人写的检讨书,关于事出原因的调查笔录、证人证言、处分决定书送达回执等都没有,这些足以证明被上诉人实施行政处分程序违法、草率对职工实施处分的事实。

    因此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依据违法的行政处分不给上诉人涨工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2.二是被上诉人制定的规章制度不合法、无民主程序,请问被上诉人是否承认?

    被上诉人为了进行班组评比和工人间的竞争,指定劳动者应得工资中的几项之和称为“捆绑工资”,以其为基数根据自定的规章制度考核职工,从“捆绑工资”中扣款,扣完之后的“捆绑工资”称为“捆绑奖金”,实际是用职工自己应得的工资奖罚职工自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0-23 14:19:39    跟帖回复:
10
    被上诉人把工人违反劳动纪律、规章制度的情形分为A、B、C、D等类型称为安全信息,凭此对工人进行罚款,车站每个干部每月都有任务定量必须扣工人几个A几个B。

    被上诉人“克扣”工资的方式有:

    (1)标价克扣:即明码标价违反哪条规定扣多少钱。

    (2)以扣分形式克扣:每个职工按100分,规定违反哪条规定扣多少分,并将工人按分数分为一、二、三类,1分折算扣多少钱,实质还是扣钱;

    (3)以其他形式克扣:考试不及格、岗位素质培训、待岗形式、追责形式等。

    因被上诉人与职工签订的劳动合同未给职工,从劳动仲裁时其提供的劳动合同复印件中没有看到有关奖罚的明确规定;

    目前被上诉人制订的扣减工人工资的规章制度有《七台河站安全信息管理办法》、《七台河站职工考核标准》、《七台河站班组升级达标考核办法》、《七台河站“职工岗位达标”考核办法》、《七台河站定额工资考核分配办法》等制度,这些规章制度均为车站领导研究决定或经车站党政联席会议研究决定后就公布实施的,没有法律依据、没有民主程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等法规规定,用人单位建立的关系职工利益的规章制度必须合法、民主和公示,三者缺一不可,一审中,被上诉人只提供了制定的一些规章制度,没有提供民主程序,审判长王居义曾当庭质疑被上诉人为什么没有提供民主程序,被上诉人声称以为制定的规章制度都合法,就没拿来。

    2008年1月15日国务院下令废止《企业职工奖惩条例》后,企业对职工扣款已找不到法律依据,所以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制定的劳动规章制度违反法律、法规规定且无民主程序,因此对上诉人造成的损害理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3.三是被上诉人存在克扣上诉人病假工资的情况,请问被上诉人是否承认?

    上诉人在2005年11月、12月休病假,被上诉人未依法足额支付上诉人这两个月的病假工资(2005年11月支付病假工资479.50元,12月支付病假工资423.20元),在上诉人2006年1月分的工资中又补扣了300.00元,说是上月欠扣。经上诉人了解,被上诉人支付病假工资是根据铁道部《铁路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公负伤医疗期等有关保险待遇补充规定》计算的,该规定中规定计算病假工资以患病职工的技能工资为基数,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这种以自定基数计算病假工资的做法与自定基数计算加班工资的做法如出一辙。

    关于病假工资支付方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实施细则修正草案》及劳动部规章《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中有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实施细则修正草案》 第七条 明确规定“工人职员的工资按日或按月计算者,享受劳动保险待遇时,如按本 人工资计算,均以该工人职员每日或每月所得工资为计算标准。” 上诉人检查铁道部《铁路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公负伤医疗期等有关保险待遇补充规定》,该文件标称“经请示劳动部同意”制定的本规定,上诉人认为劳动部的规章需要做补充规定时应由劳动部自己补充,没有其他部替劳动部作补充规定的道理,也没有这样的法律授权。最起码说劳动部同意应拿出劳动部同意的批复或批文,否则只能算非法越权规定。审视一审中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 只有《铁路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公负伤医疗期等有关保险待遇补充规定》,劳动仲裁时还提了一份哈局对这份文件的补充规定,上诉人认为这些规定就是铁路部门违反国家保险法规,侵害劳动者待遇的最好证据,其对劳动者待遇造成的损害应依法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4. 关于其他奖的问题

    上诉人认为被克扣了其他奖,请问被上诉人是否承认?

    上诉人的工资中有一项数额较大的奖金叫“其它奖”,1991年至目前一直都有,该项奖金2005年以前是以《支付单》形式进行发放,名称被冠以“安全奖”、“安全效益奖”“劳务费”等,工资单中没有显示,之后不知何时才在工资单中以“其它奖”显示。上诉人从未见过被上诉人的“其它奖”分配制度,在各个基层车间、站,只是由车间主任或站长按不同工种、岗位制定分配系数进行分配,分配中存在干部比工人多、大站比小站多、运转比客货多等现象,在被上诉人公示的分配数据中看不到干部的分配数据。上诉人有一次在勃利站的一名副站长张长军的工资条中看到其“其它奖”超过2000元,而当时上诉人的“其它奖”才400多元。所以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的“其他奖”分配制度不合法,被上诉人存在克扣上诉人奖金现象,一审中,被上诉人既未提供其他奖分配制度,也未提供有关民主程序,这足以说明被上诉人其他奖分配不合法的事实。

    上诉人认为1993年国家开始推行岗位技能工资制,被上诉人也已按政策要求实行岗位技能工资制,职工工资的差别主要根据劳动要素的评估以岗位工资分档,而岗位工资之外的各种补贴、津贴、奖金差别不大,而“其它奖”作为完成劳动定额额外的奖励,当干部的何以会比当工人的多这么多?倒班职工基本都超劳,而干部只是上着标准工时的班,有什么理由多分奖金呢?依据《民法》的规定,干部这种非法取得的奖金应属不当得利,依法应该退回分给该分的职工。

    三、关于劳动合同问题:

    1.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与其签订的劳动合同违反《劳动法》的规定,请问被上诉人是否承认?

    1996年6月,被上诉人曾与上诉人签过一次《劳动合同》,合同为铁道部格式合同,只是让上诉人签个名,且签订的合同未给上诉人,之后被上诉人多次变动上诉人的工作从未与上诉人协商也未签变更劳动合同。一审中,被上诉人只提供了一份劳动合同书,无变更劳动合同。审视被上诉人提供的《劳动合同》,该《劳动合同》内容中《劳动法》规定必须具备的条款均无内容,制定有霸王条款(《劳动合同》六、劳动纪律5项)排除劳动者的权利;且存在非法鉴证、伪造鉴证的欺诈行为,该合同明显违反《劳动法》第十七条 订立和变更劳动合同应当遵循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违反《劳动法》第十九条 劳动合同应具备条款的规定,所以根据《劳动法》第十八条,该合同应属无效,请中级法院确认。

    基于该劳动合同无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第二款“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不与劳动者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自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之日起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的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的规定,自2008年1月1日至12月31日被上诉人应支付上诉人双倍工资。

    2.关于工资损失

    2008年10月被上诉人未与上诉人协商就调整上诉人的工作岗位,导致上诉人变更后的岗位(货运员)较变更前的岗位(调车长)每月工资收入减少1500.00元,还未签变更劳动合同。

    根据《违反〈劳动法〉有关劳动合同规定的赔偿办法》“第二条 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对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应赔偿劳动者损失:

    (二)由于用人单位的原因订立无效劳动合同,或订立部分无效劳动合同的;

    第三条 本办法第二条规定的赔偿,按下列规定执行:

    (一)造成劳动者工资收入损失的,按劳动者上诉人应得工资收入支付给劳动者,并加付应得工资收入25%的赔偿费用;”之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一条 用人单位提供的劳动合同文本未载明本法规定的劳动合同必备条款或者用人单位未将劳动合同文本交付劳动者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改正;给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自2008年10月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日)被上诉人应支付上诉人因变动上诉人的工作给上诉人造成的工资损失58500.00元(按每月损失1500.00元算)。

    3.关于赔偿金

    根据劳动部《对<工资支付暂行规定>有关问题的补充规定》的规定,“劳动者应得工资”是指:在劳动者已提供正常劳动的前提下用人单位按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应当支付给劳动者的全部劳动报酬; 基于劳动合同无效,根据《违反〈劳动法〉有关劳动合同规定的赔偿办法》“第二条 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对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应赔偿劳动者损失:

    (二)由于用人单位的原因订立无效劳动合同,或订立部分无效劳动合同的;

    第三条 本办法第二条规定的赔偿,按下列规定执行:

    (一)造成劳动者工资收入损失的,按劳动者上诉人应得工资收入支付给劳动者,并加付应得工资收入25%的赔偿费用;”之规定,被上诉人还应支付上诉人自1995年5月10日至2012年12月31日应得工资收入25%的赔偿金;

    四、关于经济补偿金、利息、逾期付款违约金问题:

    1. 经济补偿金:由于被上诉人非法克扣上诉人工资,根据《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第三条规定 “用人单位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者工资的,以及拒不支付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工资报酬的,除在规定的时间内全额支付劳动者工资报酬外,还需加发相当于工资报酬百分之二十五的经济补偿金。”之规定,,自1995年1月至目前(暂计算至2012年1月31日)被上诉人应支付上诉人相当于工资报酬百分之二十五的经济补偿金约。

    2.利息和逾期付款违约金根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

    “第五十条 工资应当以货币形式按月支付给劳动者上诉人。不得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者的工资。”的规定,被上诉人将上诉人的工资都是按月打入上诉人的活期工资账户里的,所以被上诉人克扣以及未支付加班工资的款额,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应支付上诉人利息15000.00元并根据历年《最高法院关于逾期付款违约金应当按照何种标准计算问题的批复》的规定支付上诉人逾期付款违约金100000.00元;

    五、工资支付错误问题

    上诉人认为被调整岗位后,工资核定存在错误,请问被上诉人是否承认?

    2008年10月,被上诉人将上诉人由调车长改为货运员,部岗位工资由117.00元降为67.00元(现为又62元),局标岗位随之减少,上诉人认为该工资调整有误,一审中被上诉人谎称因上诉人违章及应上诉人的请求才调整的岗位,却没有提供上诉人违章的证据,也没有提供上诉人请求调整岗位的申请书,这足以证明被上诉人调整上诉人的岗位属于违法调整,因自1991年9月至2008年10月上诉人始终从事调车工作,依据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哈尔滨铁路局岗位技能工资制实施办法》规定,不管将上诉人调到何种岗位,上诉人的岗位工资都不应少于72.00元,局标岗位不少于对应标准2518.00元,请法官明查。

    王振

    2013年7月25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0-23 14:29:37    跟帖回复:
11
其他资料请进入铁路职工维权交流群(297191585)群共享查看,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和中国最大的企业打官司有人愿意给我撑腰吗?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