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村径逐门成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百姓家史】哭也58 笑也58
137903 次点击
352 个回复
村径逐门成 于 2013-11-04 21:39:3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哭也58  笑也58



    多少年来,每当人们说起1959年到1961年的三年困难时期时,就会愁容满面,有多少伤感,多少惆怅,多少哀思。但每当讲起1958年,大跃进时期的许多事情来,什么大炼钢铁、什么广积肥、什么深翻地、什么除四害等等…… ,人们经常笑语频频。当乐子讲,当乐子听。 人们往往忽视了这些背后存在的许多因果关系。其实,每个可乐事情的背后,都包含着人们的多少汗血,多少泪水,多少伤痛,多少悲哀。

    1958年时,我读小学二年级。虽然我当时是一个少年,但因为生产队大食堂占了我家房子,我整天混迹在生产队的院子里,对当时发生的许多事情烂熟于心。

    今天,我为什么带着病痛,费心劳神,不厌其烦地把亲历的、亲耳听到的,亲眼看见的,平凡的,琐细的小事讲出来呢?难道我们还会再犯深翻土地一丈二,砍树大炼钢铁的错误吗?当然不是。但是,当轻视民生,忽视人性的许多基础还在,当决策缺乏科学化、民主化的现象还在,我们犯各种“左”“右”错误的可能就仍然存在。所以,我觉得无论政党、组织,无论大小人物,都应当对当年的真实情况有所了解。这对于我们总结经验教训,少犯错误或许都是大有好处的。

    一、“大办水利”的遗害     

    从1957年末开始 我们那里根据上级的决定,开展了大规模兴修农田水利 的运动。 通过召开了各种会议, 用白灰、锅底灰在各家住房墙上写大字标语进行宣传。决心按照 上级的要求,以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形式,批右倾,鼓干劲,抓好兴修水利运动。之后,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全国亿万人民都在轰轰烈烈的参加兴修水利 运动 。

    我们那里是八百里旱海的边缘,那时候属白城地区管。种地缺水的问题比较严重。党中央大办水利的号召,吹响了人们向水利化进军的号角。大跃进提出粮食产量放卫星,逼着人们抓紧解决水的问题。于是,在那英雄的年代,在上级的步步紧逼下,人们首先开展了向龙王爷的战斗。

    “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

    “挖水库,大会战,一挖挖到水晶殿。龙王吓得直打颤。就作揖,就许愿。缴水缴水我照办。”

    那时候类似的豪言壮语随时随地都能听到。 到处都是修水库、打井,大搞农田水利建设的人群。新名词“水利化”使农民认识到,打井不但是种地浇庄稼的事,更是关系到能不能实现水利化,实现共产主义的大问题。因此 “为了实现水利化,少活十年也不怕。”

    首先是打井。既没有技术,又没有设备。手一指,就开打。我们那里当时打井形式有两种。一是硬挖。先是挖一个很大的圆,农民的术语叫“大闪盘子”。挖四、五尺深后留一个台阶,再挖一个略小一点的圆,往上一个台阶传土。就这样一个台阶、一个台阶挖到够深的程度。这样挖成的井需要“闹”(处理井壁)。我们那里没有石头、没有砖,没有水泥,多是用木头“闹”。就是把相同的长方形木头方子每块一头做成卯(mǎo,凹下部分)一头做成榫(sǔn,凸出部分),互相卡起来,做井壁。哪里来的那么多木头,所以这样打的井很少。更多的一种是使用“上下罐”的办法。就是不用“闪太大的盘子”,挖一个圆形的井孔,挖到一丈多深后,人们用锨甩土甩不上来了,就在上面搭架子,固定辘轳。通过摇动辘轳,同时把装满土的筐摇上来,把空筐送到井下去。一上一下,所谓“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办法。这样打的井,不用处理井壁也能勉强对付使用。这两种打井办法都不安全,经常会砸伤人。有时上面干活的人一不小心,掉下一快土坷垃,下面的人就可能受伤。严重的是井挖到两、三丈深的时候,经常片帮(塌方),砸坏了不少人,有的人甚至被夺去了生命。我们前屯吴小堡村打井,一天就砸死两个人。更严重的是由于那时候人们什么劳动保护,什么防护措施也没有,社员们经常站在冰凉的水里,装泥淘水,许多人都得了风湿病,造成一生的痛苦。我的邻居江老土豆子,身高力壮,打井时是主力,得了严重的风湿病,腰弯得快到90度了。平时腰腿总疼,一到下雨阴天,更是钻心的疼。这病一直把他折腾到死。那时候我们小孩子经常到打井现场看热闹,我现在还能想起当时那些打井社员浑身泥水、满脸汗水、疲惫不堪的样子。

    


    打完的井,大部分都是废物。有的没水,有的过几天就“片帮”了。更害人的是占地太多。井多数打到地中间。我们那里地下的土多是红细沙土,打一眼井要挖出来好多的土来,散到地里占了好大一片农田。人们习惯把这种枯井叫“井坑子”。那些年,在许多地方都形成了所谓“井坑子”文化。站在房顶或高处往四下一看,大地里都是打井后留下的高岗子。由于井壁不做处理,一两年后水冲风刮,都变成无水、避风的枯井。我们小时候经常到里面玩扑克、“下大杆”等。还经常发生什么牛犊子掉井坑子里、盲人掉井坑子里、成年男女到井坑子里去玩的逸闻趣事。那年徐二傻子在屯东北放牛,离老远看见两个人进了废井坑子里,好半天没出来。他以为人家在里面看小牌,也赶着牛去看热闹。到井坑子上面往下一看,里面一男一女,红头涨脸、慌慌张张,正在系裤腰带呢。

    井坑上的土岗子像狗皮膏药一样,贴在中国大片土地上。严重的影响了耕种,造成了大量损失,而且越扩越大。我在生产队当社员干活时,谁遇到“井坑子”,都非常高兴,可以少干不少的活。一直到八十年代初,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不长时间,“井坑子”才没有了。当时,我曾经对“井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