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百姓家史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百姓家史】60年代私史:我的小学毕业照
87762 次点击
117 个回复
百姓家史 于 2013-11-14 10:19:3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凯迪猫友:北郭居士
    稿源:邮箱投稿


    

我的小学毕业照



    今年的八月十二日,我回东北第二故乡吉林省蛟河县黄松甸镇,找回这张带有一九六八年八月十六日的毕业照片,距今已经整整四十五年了。在我的人生经历中,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是一段噩梦般的记忆,如影随形一般啃噬着我的灵魂,令我终生难忘……

前排中间为王淑琴老师,右侧为作者



    一九五八年成立人民公社后,接踵而来的大锅饭和深翻地、大炼钢铁等一系列共产风,将我所在地区农村数千年来的小农经济彻底摧垮,农村经济遭受了灭顶之灾,人们走上了衣食无着的三年严重灾荒岁月。

    我家世代生活的即墨古城,地处胶东半岛南部的沿海丘岭地带,一般年景无太大的自然灾害,是人们基本可以衣食无忧的好地方。但在那个特殊的岁月中,眼看着邻居们不断有人饿死,当父母折腾尽所有家当换了口粮后,日子还是没有转机,无奈之下,只得卖掉住房换成路费,全家去了东北长白山区躲避这场旷日持久的灾荒。

    我是五一年生人,五九年我八周岁时,到了上学年令,这年秋天在大队已经关闭的大食堂里,上了不到半年小学,记得到了冬天,老师饿跑了,学生也都饿得回家了。

    一九六一年我们家到了东北以后,那里大队的大食堂当年秋天也散了伙,将口粮分回每个家庭,各自开火做饭。大约就在那年冬天已经寒冷了的某一天,父亲带上我拿着生产小队出具的证明信,到离着所在小队——三道口村五里远的前河大队小学校,前去插班上学。

    当时的校主任(校长)拿来一本一年级的课本,随便指认了几处让我回答,我认答正确后,主任很满意,就这样我插班进了前河小学六一年的一年班。

    我们家在三道口——当时的黄松甸公社前河大队第十生产队落户时,仅有十多户人家不足五十口人,七八个孩子,学生只有三人;除了我和我二姐外,还有小队队长的大女儿李艳荣。从十队到前河五里多的山路间,沿途有原始次生树林、有灌木丛、有砍伐林木后开垦出来的庄稼地,基本行走在一道山梁和两条沟川之间,都是不足一尺的羊肠小道。

    这条上学之路春秋走起来还可以,冬夏天就非常的艰苦了。——每当冬天大雪纷飞的日子里,我们三人虽然都是全副的冬天行头;棉衣、棉裤、棉鞋、腿绑(裹腿带),鞋里塞满了靰鞡草。但在深雪窝里蹚上不远后,腿绑就和棉鞋脱了节,雪粒纷纷灌进鞋里,当凉雪的雪粒接触到腿脚上的体温后,逐渐融化成冰疙瘩凝结在鞋口的周围,和靰鞡草冻结成了一起,将脚脖子处冰得通红。这些冰块缠绕在脚踝间,彻骨的冰凉令人难以忍受,一路上得不断的抠出这些冰凉的冰疙瘩。夏天虽则好些,但那沿途树木和比人高的草丛上劈头盖脸的露水,也令我们三人望而却步。每年的夏季正值长白山区草木旺盛季节,树木和路两边的草丛上每天早晨挂满了晶莹的水珠,稍一抖动就纷纷滚落下来。我们三人都是轮流着在前面扑打露水,最后面的背着书包和中午的干粮。每天虽然都是用树条拼命的抽打,但经常在我们三人到了学校门口的时候,也都是一副落汤鸡的惨象了!

当年上学时的必经之路



    我们这个班到了四年级时,王淑琴老师随其丈夫由当时的蛟河县天岗小学调到前河小学,王老师的丈夫为前河小学主任(校长),她执教我们这个班,一直跟班走,和我们相处了五年(其中包括文革时期耽误的两年)。

    六六年的夏天,本来是我们六一届班毕业的日子,但是由于社会大环境发生了文化大革命运动的原因,我们的毕业期延长了,至于到什么时候毕业,当时老师和学生们都是一头雾水,谁也不知道国家要怎么办。

    我们一年级时近六十人的班级,到了六八年时,已经不足三十人。这里面减人的原因,主要有家庭困难,回去参加生产队劳动挣工分的;再有文革一起,学校处于停课状态,到校也仅仅是学习“毛著”、“老三篇”和两报一刊社论等等,其余多数时间,都用在了学农种校田或到各生产队参加劳动上,这样有的学生虽然没有提出退学,但经常不到学校,在家干一些自留地里的活儿。

    四十五年前我们拍毕业照的时候,蛟河县农村公社和大队一级的村庄,还没有照相馆,全班同学是在班主任王老师的带领下,到县城照相馆拍摄的。有关这次去县城照相,说点当时发生的小插曲——记得王老师提前没下通知(前排中间坐者),当天早晨到校后,王老师突然说要去蛟河县城照相馆拍摄毕业照,当时来说有点太仓促了,许多不住前河本村的同学都没来得及做准备,就仓促上车了。我当时身上没有去蛟河的路费和拍照的钱,便在去火车站的路上,顺便到住在前河的大姐家借了2元钱,记得王老师说每人大约需要两元钱的费用。

    『家史小贴士』
    ⊙发表家史文章请注明【百姓家史】,为避免遗漏发帖后留言或@值班编辑05
    ⊙『请点击阅读更多百姓家史文章』
    ⊙『敬请关注百姓家史微博』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1-14 10:20:21    跟帖回复:
   沙发
    

    到了火车站后,范站长(后排右数第一人范会珍同学的父亲,王老师是托她父亲的关系)拦下一辆货运列车,将我们安排在后尾巴子守车上。守车虽然空间狭小,仅有两排不足十个座位,就这样我们有站有坐的,八十多里路免费到了蛟河。我们一共有二十六个同学赶上了这班车,到了县城里惟一的那家照相馆要照相时,发现河北老家的张耀强,由于脸皮薄,不愿意出头露面,在去照相馆的路上躲了起来,同学们到处找也没有找到,无奈之下,只得缺席拍照,所以只留下了老师和二十五个同学合影的这幅珍贵照片!

    王淑琴老师是蛟河天岗镇人,天资聪颖,蛟河县师范学校(初中学历)毕业后,便被分配在天岗小学当教师。随其丈夫调来前河小学后,她从四年级四十多名学生时接我们这个班执教,一共跟了我们五年,师生感情不说是不深!王老师多才多艺,每当上音乐课时,王老师都是不用音乐教师,自己亲自授课。她的风琴弹得好,有如行云流水一般,每当我们班上音乐课,经常会吸引来一些村民在教室窗外听。王老师的口琴也是吹得抑扬顿挫,风生云起,以致令我们这些学子很是汗颜!如今回想起来,还如发生在昨天一样。

    如今照片上的我们都老了,班里最小几个属马的,也已经六十开外。人生犹如过眼烟云,转瞬即逝,这次抛却毕业时的那些恩恩怨怨回去寻梦,和几个老同学说到伤心处,真是令人唏嘘!

    这幅毕业照,从我们革命化穿戴和胸佩纪念章、手捧红宝书的举动上可以明显看出;深深打上了那个特殊年代的火红烙印。

    在这幅毕业照拍摄后不多几天,我们这个六六届毕业班毕业了,在当时那种“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大环境政治气候下,毕业仪式很草率,没有举行任何学科的毕业考试,仅是校主任到我们教室,给我们每个学生胸前别上一枚毛主席纪念章,宣布我和孙启明(前排左七、八两人)小学毕业,回生产队参加生产劳动。其他同学,全部升入黄松甸公社农业中学,也就是后来的蛟河县第十八中学。

    这次我回那里见到孙启明,他还非常清晰的说起毕业时的情景,可见数十年来,那种毕业形式一直是他心里一幕难以忘怀的阴影!而我又何尝不是刻骨铭心?在当年那种社会大环境下,对我们这些幼稚的学子来说,有些过于太残酷了——我的学习成绩从一年级至五年级,在班里一直名列前茅,这是同学们公认的。从六年级开始,学校不正常上课了,用政治标准来考察每个学生的日常表现,其实质就是看家庭出身如何。这一届毕业生中,我和孙启明的父亲都是历史反革命分子,被农村专政部门监督管制劳动,我们这些黑五类后代,属于进行再教育的分子子女。每当课间或劳动休息时,一些根红苗正的同学出于当时的大气候下,经常当着我们两人的面冷嘲热讽,说一些黑龙江省那里将五类分子往死里打,分子子女都不准上学等等之类的消息,往我们这些低人一等、茫然童稚未退的黑五类后代心理上撒盐。以至于当时无奈的我尽量逃避,课间尽量在教室外独处,不敢和同学们在一起交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1-14 10:22:00    跟帖回复:
3
    

    当年那种怪异的禁读制度,在华夏自有文字记载以来,可以说是旷古难逢,有幸被我们这些无辜学子赶上了。虽然数量不多,大约占到百分之六左右,但对这百分之六希望继续求学的学子来说,这块心理上的创痛,决定了要伴其走完终生。在我来说就是在睡梦中,从毕业那天起,至今都是挥之不去的一个噩梦!到底是谁剥夺了我继续求学的权利?是我学习不好吗?还是老师的过错?实际都不是,而是那个特殊历史阶段的当权者,对生活在这个他所与所欲为的国度里的平民百姓,所滥施的人格践踏!

    1977年春天,带着我在东北第二故乡十六年的青春梦,带着我那一颗在求学上遭受重创的心,我们全家又返回了关里老家。

    如今的那里,多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逃荒去的山东人,自从改革开放国家经济好转以后,都陆续回到了关里。那里的人烟逐渐减少以后,坡度大的山地都已经退耕还林,自然生态得到了很好的休养生息,当年那些被人类开垦抛弃的荒凉山岭上,又长出了茂密的树林!

如今在深山沟里,还能看到这种木刻楞的泥巴墙老房子。当年我们家刚去时,那些笘草的半地下穴居马架子房,比这个难看多了。



人烟减少以后,当年的学大寨梯田都已经退耕还林,莽莽原始森林的边缘地带又恢复了原生态,地形雨也多了起来。



【全文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1-14 14:32:46    跟帖回复:
4
    最后一张图片好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1-14 14:37:40    跟帖回复:
5
bang ding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1-14 15:32:34    跟帖回复:
6
乡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1-14 15:59:26    跟帖回复:
7
    

珍贵的老照片,小伙伴们表情成熟,动作统一,衣着规范,一个年代的烙印尽显其中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1-14 16:15:11    跟帖回复:
8
挺有时代特点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1-14 16:16:05    跟帖回复:
9
真心希望顶层设计不要再重走老路了!当权者的一个念头,一个心情,都会让十万八千里之遥的无辜之人发生命运斗转啊!令人唏嘘不已!知往鉴来,这正是楼主这种回忆文章的价值之所在。
另外,向楼主推荐《动荡年代 勇闯新世界》,这是前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的惟一回忆录。有趣而又令人沉痛的是:我们的教科书认为全世界的劳动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需要中国人民去解救的时候,欧洲正从战后废墟上重建经济,日子不知比楼主所描述的情形好上多少倍!我们的老师大讲特讲社会主义优越性,大谈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最后的腐朽阶段时,格氏却认为战后五十年是资本主义战胜社会主义的历史。到底谁说的是事实?格氏掌舵美联储近20年,深深影响了世界经济走向,当然也包括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今后学习和研究经济学的人绕不过的一章。由于格氏在书中郑重其事地批评我国的一些做法(虽然他本人曾多次成为我政府领导人座上宾),其书中文版至今无法在大陆正式出版,无缘于我大陆政经界学人,目前只有在淘宝上能找到以资料书形式出现的完整版。格氏以60多年经济学家生涯的经验和智慧剖析了“经济增长之道”和“资本主义模式”,第十四章是“中国何去何从”,你看了一定会有惺惺相惜之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1-14 16:28:36    跟帖回复:
10
   “ 这幅毕业照,从我们革命化穿戴和胸佩纪念章、手捧红宝书的举动上可以明显看出;深深打上了那个特殊年代的火红烙印。”

最可怕的是眼神都一致,打鸡血的状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1-14 16:32:36    跟帖回复:
1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1-14 16:36:28    跟帖回复:
12
手里都拿着小本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1-14 16:37:09    跟帖回复:
13
似乎精神状态都不错,热情高涨,相反,我的小学毕业照同学们都傻乎乎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1-14 16:54:09    跟帖回复:
1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1-14 17:06:56    跟帖回复:
15
楼主,属马的今年五十九岁,不是六十开外。好想你也不应该是六六年小学毕业,应该是六七年。如果你上初中的话应该是七零届毕业。还有,六零年代房子是不值钱的!家家死人还要房子做啥?所以卖房子作路费似乎?当然,卖房子的钱只占路费很小一部分,还是可以的。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百姓家史】60年代私史:我的小学毕业照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