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百姓家史】我家的老宅——记忆和故事
112814 次点击
93 个回复
kkw 于 2013-12-23 19:21:0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我家的老宅建于清未,有100多年历史了。说要拆迁,又说要保护,反反复复三年。现在定下院子部分和后厢房拆掉,厅堂至前门保修。居住了四代人的老宅留有许多记忆和故事,这里记下来,拆,作为纪念;修,有个依据。

    老宅位于古镇长安寺弄东侧。长安开市于盛唐开元年间,寺弄因名刹觉皇寺名。觉皇寺始建于五代,“先觉皇,后灵隐”,早于杭州灵隐寺,规模建制曾宏大于灵隐寺。寺弄原是一里长的香街,北起觉皇寺山门,南至上塘河新桥堍。能想见盛时香烟燎绕,百工杂戏的胜景。觉皇寺数度毁建,五十年代初破迷信,毁掉了所有的佛象,引起保庙冲突,江南最大的千手观音是一只手、一只手经过寺弄的石板路偷运出去的。

    我的祖父是科举时代最后的秀才,在长安一条街最繁华的虹桥、上闸桥开了二爿[汪恒新]字号的南货店,有传统根底,也接受时尚。建造的住宅结构以中式为体,装饰有西洋之美。

    正面三开间,木制大门,南北和院子外围都是一尺多厚高耸的火墙包围。火墙是长安历史建筑的特色,用厚实的青砖砌成,能防水火。镇上居民称我家老宅为汪家墙门。

    南墙至北墙间门面宽3丈2尺,上面一层临街前楼,走过门间是进深一丈五尺的天井,天井地上铺着丈些长二寸多厚的青石板,二边是厢房、厢楼。天井南面有扇小腰门可以进出。

    天井后是深2丈8尺的厅,实木地板,朝外齐刷刷落地堂窗,二二成对。堂窗上半部有花格,镶打磨过的珍珠贝,透光,不透明,从外面是看不清里面的。厅挂中堂、对联,设长案,放八仙桌、太师椅,厅上面是一层正楼。

    转过厅背后的楼梯,贴着北墙是朝南的正厢房,正面西端和东侧与花墙的夹弄内装二扇西式房门,正面二对窗,各有六块大玻璃和上面二块略小的气窗玻璃,玻璃窗外又是木制百叶窗。漆木地板,天花板用石膏抹平,周有线纹,中央和四角装饰五只蝙蝠。住正厢房是很舒适的,冬暖夏凉,下雨天进出也淋不到水,厢房外五尺宽走廊,上面一样是天花板,屋檐延伸出去,装有白铁打成的U型接水槽,下雨时,雨水从水槽泻入一口七石大缸,缸内养二只田螺清洁雨水。用这天落水烹茶、煮粥,煮的粥带有清香的绿,这粥的清香,长大后就再也没有尝到了。






    几弟兄最喜欢的是前后院子。

    正厢房面前到南面火墙是个小院子,东西长1丈8尺,南北宽1丈7尺,用一堵花墙分隔前后院,花墙中间一个月洞门通向后院。厢房前到月洞门垫起一条7字型青石板小路,前院植满菖莆,菖莆下是湿地,下雨后,会有乌龟爬上青石板,小眼睛滴溜溜的一点也不怕人。

    月洞门背后一丛天竺,绿的、红的叶子中缀满诱人的红果果;一丛芭蕉,比人还高的芭蕉叶青翠欲滴。二边是镂空的花窗,爬满了蔷薇,一年四季开放深深浅浅的花,粉色、大红的花朵,从月洞门和花窗探向前院。

    后院从花墙到东端有三个前院深,而南北距离又超倍于东西深,前院南端火墙在花墙处打了个直角,一直向南,再西东走向,与东墙,北墙合围,形成完整的墙院。南墙中间和北墙东端各有一对厚重的订着白铁皮的大门,粗重的门栓,常年关闭。

    后院建筑只有披屋,北墙下是厨房和柴房,东墙北侧也有二间披屋,是南北货堆栈。广大的树和花的院子是孩子们的乐园。

    走进月洞门,就看见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冬青树围成的一个大圈,圈子里有一树高的石榴,五月榴花如火;一树矮的黄杨,千年不大黄杨树。冬青树南有一眼老井。南墙铁皮大门前有一株高大的杏梅树,夏天,杏梅熟透了,巴搭、巴搭的掉落树下草丛,孩子们有口福了。院子南面东西侧各有一座花坛,东面是牡丹,西面是芍药,红的牡丹,白的芍药,富贵、高雅。

    院子里养过一对白兔,有丰足的青草自由觅食,一天突然都不见了,以为遭遇不测。过了一个月,嘿,二只大兔子带一窝小兔子从打的地洞里蹦了出来。





    姑母和父亲在这里长大

    姑母在这里认识了沙氏兄弟中的老四,结婚,成为地下党员,从这里走向上海、重庆、南京,在周恩来下面参加革命,建国后在北京中央机关任职。

    父亲在这里认识出生官宦之家的母亲,结婚,双双参加抗日,从这里走向浙西、皖北,上海,在蒋经国下面做事,成了历史反革命,进了浙北劳教队。

    祖父在50年代初就逝世了,父母亲在外工作,我自小生活在祖母身边。祖母用一个白铜的水烟筒,一个紫铜的暖手炉,我睡在祖母脚边,是祖母的暖脚宝。我爬上临街的前楼,把洋片,木偶,甚至瓷娃娃从窗口扔下去,看楼下小孩的哄抢,挨骂的不会是我,一定是带我的汪妈。

    新年里,寺弄闹猛起来,新桥下四角路口摆满了吃的、玩的摊。有个新年,我穿了件小皮茄克,戴顶有对大大眼睛的空军帽,口袋里有压岁钱,挤进都比我大的人堆,踮起脚去拉弹子。那是个玻璃罩着的柜子,钉着一排排或紧或稀的钉子,钉子围起有空隙的地方有一个个小圆洞,洞口放着价值不等的糖果、玩具和香烟,一头有弹簧拉手,付钱拉一次,弹出一粒玻璃弹子,弹子沿着钉子缝隙滚动,落入了小洞,就赢洞口的东西,落到最后的空洞就输掉钱。我手气好,拉一个,一卷水果糖,再拉一个,是最后面放美丽牌香烟的大奖,弹弹不落空。糖果塞进口袋,香烟与摊主换钱,很快,皮茄克二个大口袋鼓鼓囊囊满出来,摊主向我叫饶,不让再玩了。我满头大汗,象凯旋的将军,被小伙伴簇拥着回家。回家对祖母一说,祖母是抽烟的啊。我掉头就跑出去,再弹几包香烟不是很容易吗?把用香烟换来的钱都弹掉了,都是空抢,摊主调过拉弹子的位置了。这弹掉的钱,去买,够买好几包烟。

    南下的兵来,宿营在我家的厅堂,三反五反,父母亲回家了,父亲被带走了,祖母走了。母亲在临街的大门间开了间杂货铺,放学回家,我也会搬个小竹椅,拿本书去门口看书,也帮照看摊,人小,捧着的书大,还记得一次在看的是苏联小说《一年级大学生》,走过的大人赞我,就记得特别牢。

    母亲一过半夜就起来了,拿个电筒和一杆秤到寺弄口,乡下出来赶早市的差不多也出来了,挑着番薯,桑柴和络麻梗,踩在狭窄的寺弄松动的石板上,响起吱咔吱咔扁担声,咯碌咯碌的石板声,收来番薯和柴火挑进厨房,番薯洗净倒入大铁锅,架上桑柴烧得火旺,天没亮,热气腾腾的熟番薯装入大桶,提到寺弄口,到天亮就卖光了。母亲会留几个锅底的番薯,我们弟兄早上起来就能吃到滚烫,外焦里香,滴出糖汁的镬底番薯。

    老宅先后住进来周家、孙家、冯家、沈家、王家、哀家、储家、陆家、茅家、蒋家、许家。成了大杂院,院子树和花少了,是晾晒和纳凉的好地方。

    58年,全民炼钢铁,不挨着屋的火墙和墙门拆去造高炉了。

    大跃进,吃饭不要钱,家里厨房间成了大食堂,很快,大食堂拆掉,吃不饱饭了。

    64年,办起了社会青年学习班和家长学习班,我家五个兄弟有三个下乡了。

    67年,和我同龄的红卫兵把我家的箱子角落都倒出,成了家徒四壁。劳教刚回来的父亲当然是批斗对象,鞭子棍子打下去,父亲仍旧不老实,吃力地抬起头来,再挨打。

    接着,老宅的厅堂和前面厢房成了幼儿园。

    日子就这样过着,爸爸妈妈和邻居相处得很好,难得烧次好点的菜,妈妈总会给邻居端一点去,大年初六,爸爸生日,更会烧好肉丝面,一家一户都送上一碗。妈妈常说,人敬你一尺,我们要敬人一丈。别人对你的好,要加倍去回报。

    妈妈被邻居约去搓麻将,到点心辰光,爸爸总会用小手帕里包的几个零钱去买好碗面,保温好送过去。

    我们兄弟下乡和后来在外头工作,每次回家,当又要走时,爸爸总是要送到火车站,一年比一年显得吃力。

    每年春节,不管我们在那里,总会赶回家,全家团聚吃年夜饭。

    从妈妈身上,我们学会了坚毅,学会了友爱。

    倔强的爸爸终于熬不过岁月的消磨,九五年六月十五日晚九点三十分,在看到孙女,孙子后突然离我们去了,享年78岁。妈妈又伴了我们六年,零一年三月二十日下午六点三十八分逝世,仙寿84岁,与爸爸合葬。

    失去了父母,才真正懂了有父母在,能回家看看父母才是最大的福气。

    我们弟兄和我们的子女会在清明、冬至,回老宅祭拜祖先,去父母亲坟上烧纸上香。

    甜酸,苦辣,留下来的只是温暖;

    星移,斗转,老宅有我家的根在。

    『家史小贴士』
    ⊙发表家史文章请注明【百姓家史】,为避免遗漏发帖后留言或@值班编辑05
    ⊙『请点击阅读更多百姓家史文章』
    ⊙『敬请关注百姓家史微博』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kkw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2-23 19:46:30    跟帖回复:
   沙发



祖父 祖母 姑母 表哥 父亲 母亲 我和弟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2-24 09:01:09    跟帖回复:
3
感动。
回帖人:
kkw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2-24 10:06:25    跟帖回复:
4
谢樵夫君关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2-24 15:16:25    跟帖回复:
5
赞!好有范的老照片
老太太的小足像一只小船,真好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2-24 16:32:30    跟帖回复:
6
我家“经租房”的事
我家四九年后买了四间住房,六零年后父母非正常死亡后,家里其他人在外工作。这时房管所说我家里人口少,要“经租”。它们说的经租就是只留一间,把其余三间房收去,由房管所出租,租金所得按二八开分成,房管所占八成,返还私人二成。结果我每月得到房管所返还的四毛(五毛都不到)经租钱。还没到文 革,在四 清时候,说是要消灭剥削制度的残余,连那四毛也不给了。
到文 革后,说落实政策,标准是八十平方米以下的退还原主,八十平方米以上的不退。这时房管所的又来丈量,按滴水为界算,超过八十平方米,就不推了,仍然“经租”。既然是经租,你还得返还多少一点经租钱,但分文没有返还。几十年过去了,还是这样子。大家说这是怎么回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2-24 16:35:25    跟帖回复:
7
李一氓:征途食事 (2004-07-30 文汇报)
  
  
  
  
  1934年冬我到闽赣区前线视察工作,当时正是放弃太宁、退守建宁的时候。我得了副伤寒,主治医生是我的同乡——前方卫生部长彭X真同志(可惜他后来在长征中遭国民党飞机投弹,牺牲了)。病好以后,杨尚昆同志(那时当前线政治部主任),发了我十个银元的休养费。临行前,李克农同志问我,你就不感谢彭部长了?其实是要我做一顿饭,美其名曰观音请罗汉。大概一桌八九个同志,那时是战争年代,建宁也不是什么通都大邑,而是闽赣边的一个小城,找不出什么好的原材料,只有鸡和肉,鱼、鸭都没有。但是将就着配罢。江西、福建(四川、湖南同样)有一种块根,名地瓜,或名地梨,切成片配在猪肉片里炒盘“滑肉”刚好。建宁出建莲,拿莲子剁成泥,仿扁豆泥,做成莲子泥,又甜又烫,亦还行。当然还有麻辣鸡丝、麻婆豆腐之类,把所能配凑的都配凑上了。同志们吃了之后都满意,我也就交代得过去了。
  
  我还想前方成天是大米饭,这次该吃顿“臊子”面。我就擀了鸡蛋面,并到街上买来几大碗豆腐脑,做成“臊子”豆腐脑汤面,大家都觉得新鲜,爱吃。
  
  1934年秋天,开始了长征。在长征路上,有时供给好,有时供给不好,这主要看地区了。湖南、四川都不错,广西、贵州、云南差一点,当然更差的是川西北和甘肃。
  
  长征的路线大半是产米地区,每天每顿都是米饭。有时想办法换口味,假如寻到猪油、面粉,又能从老百姓家中借得平锅,就自己做锅贴。我们都是南方人,不知吃水饺是件大事,无论如何,一样的材料,一样的做法,经过煎烤,锅贴比水饺香。愈做手艺愈纯熟,我们的锅贴甚至出了名。
  
  过云南宣威时,弄到大批火腿,可惜的是炊事班把它剁成块状,放进大锅,掺上几瓢水,一煮。结果火腿肉毫无一点味道,剩下一大锅油汤。有的同志很精,申明不向公家打菜,分一块生火腿,自己拿去一蒸,大家这才知道宣威火腿之所以为宣威火腿也。在这点上,肖劲光同志收获甚大,他的菜格子除留一格装饭之外,其他几格全装了宣威火腿。
  
  长征生活最苦的一段当是在川西北的两三个月。行军到一个地方,有村落,地上有新的豌豆苗,有萝卜干,还找到酥油,即牛奶油,我分得一大茶杯,吃了黄油,不禁精神抖擞,我相信它的营养价值极大。那时,董.必.武同志同我们一路行军,有个同志送他半只野羊腿,他知我们有点烹调本事,就交给我们做,讲明平均各分一份,我们当然乐意接受这个小任务。
  
  冲过腊子口之后,以胜利姿态,进入甘肃。有一晚在甘肃临洮县属的哈达铺,几个人合资共得银元一枚。我们遵从这里回族的风习,杀羊的事请卖主照规矩办,有个方向问题,我们全不懂。羊皮归卖主,我们只要羊肉,所以价当如此。我们几个人把羊分为若干种做法,当然有羊肉锅贴。只须一顿,我们几个人当晚就把一只整羊消灭了。
回帖人:
kkw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2-24 19:45:37    跟帖回复:
8



火墙
回帖人:
kkw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2-25 16:29:55    跟帖回复:
9



老宅天井现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2-25 17:28:50    跟帖回复:
10
晚清秀才如此有钱?还是祖上本来就有钱?
回帖人:
kkw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2-25 20:13:11    跟帖回复:
11



天井的青石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2-25 20:17:46    跟帖回复:
12
转至第7楼第 7 楼 独孤强巴 2013/12/24 16:32:31 的原帖:我家“经租房”的事
我家四九年后买了四间住房,六零年后父母非正常死亡后,家里其他人在外工作。这时房管所说我家里人口少,要“经租”。它们说的经租就是只留一间,把其余三间房收去,由房管所出租,租金所得按二八开分成,房管所占八成,返还私人二成。结果我每月得到房管所返还的四毛(五毛都不到)经租钱。还没到文 革,在四 清时候,说是要消灭剥削制度的残余,连那四毛也不给了。
到文 革后,说落实政策,标准是八十平方米以下的退还原主,八十平方米以上的不退。这时房管所的又来丈量,按滴水为界算,超过八十平方米,就不推了,仍然“经租”。既然是经租,你还得返还多少一点经租钱,但分文没有返还。几十年过去了,还是这样子。大家说这是怎么回事?
遇到强盗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2-25 22:15:57    跟帖回复:
13
吗了戈壁
回帖人:
kkw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2-26 20:40:15    跟帖回复:
14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kkw 2013/12/24 19:45:38 的原帖:


火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3-12-27 13:47:59    跟帖回复:
15
民国风情,祥和宁静,温馨暖意。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百姓家史】我家的老宅——记忆和故事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