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canyizhi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灌水]包子馒头与炊饼
6805 次点击
18 个回复
canyizhi 于 2014/1/23 0:20:2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眼下正是年根,每天都有讲究。比如: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首......

现在自己动手蒸馒头的家庭不多,随便买点儿应应景儿,是那个意思就成。在某些人仍然怀念的所谓清廉时代,馒头可不是经常见得到的。即使偶然见到馒头,也不总是白面的,我就吃过两样面的馒头。因为那时白面少,也贵,每斤比棒子面贵七分钱,又不扛饿...... 那时的穷人不知道大干部有特供,以为自己挨饿,革命干部也跟自己一样在挨饿,而这一切苦难,都是美帝、苏修封锁造成的,今天猪蹄主义国家的革命群众,仍在这么想。

在那个革命群众自以为很幸福的年代,每到春节前,政府都会按副食本供应一些节日的肉,鱼,豆制品,花生瓜子之类,让穷苦的革命群众感到党和政府的关怀。这些东西虽然是计划供应的,但去晚了不保证还买得到,至少好的也被人挑的差不多了。所以那时当售货员倍儿吃香。有句顺口溜是这么说的:听诊器,方向盘,管人事的,售货员。那时的腐败有没有?您琢磨琢磨这句顺口溜就明白了。

为了买到过节的配给品,人们都顶风冒雪,去副食店或菜市场排队,天还没亮、菜市场紧闭的大门口就排了一行甚至几行人。这些人都是没有售货员亲戚,又不够吃特供资格的穷人,这样的穷人占北京人的绝大多数。我一般也会排在长长的队列里,缩着脖、揣着手,不停地用露着脚趾头的单鞋跺着地上的雪,两只耳朵被冻得通红通红的,嘴里哈出缕缕白汽。人们时不时的会伸长了脖子往大门看,询问现在几点了,怎么还不开门这样的话。要是碰到迟来的街坊,就会有插队的事儿发生,北京人叫“加塞儿”。

因为加塞儿,常会打架,尤其是到了快开门的时候,加塞儿的人更多。后面的人,先是骚动、小声嘟囔,不满的人多了,就互相壮了胆,然后就敢指着加塞儿的人骂,如果双方互不相让,就是开练,假如队形被冲散,那些老头老太太们这一早上的队,也许就白排了。

上面说的都是得到副食店买的节日食品,而馒头不在此列,咱自己就能蒸。二十八把面发,加上面肥(老发面)的面如果不怎么发,就把面盆放到洋炉子边,第二天也就发了。在发好的面里对上碱水,用力地揉,直到面团对手有一种反弹力,拿刀一切,断面都是细密的小窟窿眼儿,用这面蒸出的馒头想不白、不暄腾都难。总记得小时候吃馒头的香甜,总怀念小时候的春节,那时只有过春节才能吃到大块儿的肥肉,吃到不限数的馒头,吃到花生瓜子,拿到压岁钱,还可能穿上新衣服......等我长大之后,才知道:即使是过春节,大人们也是吃不饱的,只是在那几天不限制孩子们吃罢了。

既然快到了蒸馒头的日子,就想谈谈馒头的起源。

虽说中国人种麦子的历史很悠久,但发明磨不过才五千年左右。就像咱们老祖宗做木器家具的历史很长,但刨子却是西方人发明的,所以在郑和以前的时代,中国的木制家具都是拿腻子找平的,反正也看不见木纹,红木家具就没有出现的理由。同理,没有磨,就没有白面,也就没有馒头出现的理由。

据《名义考》:古代凡以麦面为食,皆谓之“饼”。以火炕,称“炉饼”,即今之“烧饼”;以水沦,称“汤饼”(或煮饼),即今之切面、面条;蒸而食者,称“蒸饼”(或笼饼、炊饼),即今之馒头、包子;绳而食者,称“环饼”(或寒具),即今之馓子。饼里最著名的,要算是武大郎的炊饼了,据说“宋仁宗赵祯时,因蒸与祯音近,时人避讳,呼蒸饼为炊饼。”《辞源》也说炊饼“即馒头,亦曰笼饼”。《晋书·何曾传》说美男子何曾“性奢豪”“蒸饼上不坼作十字不食”,裂开十字花纹的蒸饼就是“开花馒头”。《水浒传》也提到馒头,如孙二娘店里卖的“人肉馒头”,有馅儿,显然更像今天的包子。宋人笔记说“包子即馒头别名”,后来不知怎么一来,带馅的通称“包子”,而不带馅的则称为“馒头”。但这种变化并不绝对,现在上海小吃“生煎馒头”就仍然是带馅的。里谚云: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这土馒头,就是带肉馅的。大过年的,谈这个不吉利,略过。

关于馒头的起源,一般传说跟诸葛亮有关。

元朝人林坤所著《诚斋杂记》载“孔明征孟获。人曰:蛮地多邪,用人首祭神,则出兵利。孔明杂以羊豕之肉,以面包之,以像人头。此为馒头之始。”又据明朝郎瑛所撰《七修类稿》说:“馒头本名蛮头。”话说诸葛亮平定孟获班师回朝,过泸水而不得。按习俗需要拿十七个人头祭祀,因诸葛亮感到自己历经征战,杀戮太过,不忍再为此断送十七条人命。诸葛亮命人用面粉合面裹以肉馅儿、做成人头状,用以祭祀。因为是用来顶替俘虏蛮夷的头,所以称为蛮头,再后加了“饣”旁成为馒头,也就是包子。

包子一般指带馅儿的,不带馅儿的称为馒头,这是现在标准的叫法。不知为何,带糖馅儿的包子却被叫做糖馒头,让实心的馒头队伍里混进了包子的卧底。就是同为包子,内部也是派系林立,比如狗不理包子,庆丰包子,灌汤包子,蟹黄包子等等,不一而足。现在说包子容易被和谐,还是说馒头吧。

记得有一年的新闻报道过这么一件事,河南郑州市馒头业火爆,从业者大多是下岗职工。郑州市区两级政府,趁机增设了“馒头办”,每天向这些做馒头的下岗职工征收馒头钱,而且还规定做馒头的买面必须到他们指定的商家去买,否则就要罚款。谁知机构的重叠,造成了两级馒头办为了争这点馒头费,在郑州街头大打出手,最后惊动了河南省政府。省长也觉得这事儿非常可笑,丢了河南的人,于是不得不把两级馒头办撤掉了事......


http://hi.baidu.com/canyizhi/item/e35f4e22b19b5f3294f62b97这其实是我以前写的旧文,出处在此。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4/1/23 9:21:28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 延伸阅读
  • |
  • 最新热帖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3 3:45:06    跟帖回复:
       沙发
    武大郎卖的是馒头而不是烧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3 3:47:09    跟帖回复:
       第 3
    现在中原一带的烧饼应该是来自西域。新疆或者更西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3 4:16:02    跟帖回复:
       第 4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3 15:48:14    跟帖回复:
       第 5



    在大锅饭时代,馒头是过年才有的吃食。甭看人们手里的碗大、没油水照样吃不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4 10:07:18    跟帖回复:
    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4 10:10:43    跟帖回复:
    7
        查看: 825|回复: 2

        中国封锁升级操作失误导致网络瘫痪 根本不是黑客 [复制链接]

        世界日报

        中国一名网路技术人士22日在微博讨论网路瘫痪事件时透露,这是官方要升级「网路长城」把某IP封禁,不慎操作错误,使用了劫持上述IP域名功能,然后就造成无法挽回的事故。

        据消息人士对路透说,中国网路「防火长城」21日瘫痪,可能是人为操作错误造成。这使数千万网路用户被吊诡地绕送到美国一家协助网民迴避中国审查的公司首页。

        熟悉中国政府网路管理作业的消息人士指出,此次网路瘫痪并非骇客杰作,可能是因中国当局将网路「防火长城」系统升级时,犯下工程错误所造成。「防火长城」是中国官方用来封杀特定网站的防火墙,包括为中国网民突破当局封锁所设计的网路服务动态网路技术公司的网站。

        报导指出,此次事故若真是中国网管人员的人为错误,就形同是对中国网路监管的最大讽刺,因为只有中国的「防火长城」能同时瘫痪不同网站的DNS,而且这个错误还把数千万中国用户导向「动态网」的网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4 10:28:47    跟帖回复:
    8
    知机构的重叠,造成了两级馒头办为了争这点馒头费,在郑州街头大打出手,最后惊动了河南省政府。省长也觉得这事儿非常可笑,丢了河南的人,于是不得不把两级馒头办撤掉了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4 10:58:13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7楼第 7 楼 起风凉 2014/1/24 10:10:43  的原帖:    查看: 825|回复: 2

        中国封锁升级操作失误导致网络瘫痪 根本不是黑客 [复制链接]

        世界日报

        中国一名网路技术人士22日在微博讨论网路瘫痪事件时透露,这是官方要升级「网路长城」把某IP封禁,不慎操作错误,使用了劫持上述IP域名功能,然后就造成无法挽回的事故。

        据消息人士对路透说,中国网路「防火长城」21日瘫痪,可能是人为操作错误造成。这使数千万网路用户被吊诡地绕送到美国一家协助网民迴避中国审查的公司首页。

        熟悉中国政府网路管理作业的消息人士指出,此次网路瘫痪并非骇客杰作,可能是因中国当局将网路「防火长城」系统升级时,犯下工程错误所造成。「防火长城」是中国官方用来封杀特定网站的防火墙,包括为中国网民突破当局封锁所设计的网路服务动态网路技术公司的网站。

        报导指出,此次事故若真是中国网管人员的人为错误,就形同是对中国网路监管的最大讽刺,因为只有中国的「防火长城」能同时瘫痪不同网站的DNS,而且这个错误还把数千万中国用户导向「动态网」的网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5 19:55:01    跟帖回复:
    10
    眼下正是年根,每天都有讲究。比如: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首......


    现在自己动手蒸馒头的家庭不多,随便买点儿应应景儿,是那个意思就成。在某些人仍然怀念的所谓清廉时代,馒头可不是经常见得到的。即使偶然见到馒头,也不总是白面的,我就吃过两样面的馒头。因为那时白面少,也贵,每斤比棒子面贵七分钱,又不扛饿...... 那时的穷人不知道大干部有特供,以为自己挨饿,革命干部也跟自己一样在挨饿,而这一切苦难,都是美帝、苏修封锁造成的,今天猪蹄国的革命群众,仍在这么想。


    在那个革命群众自以为很幸福的年代,每到春节前,政府都会按副食本供应一些节日的肉,鱼,豆制品,花生瓜子之类,让穷苦的革命群众在饥寒交迫之际、感到党和政府的关怀。这些东西虽然是计划供应的,但去晚了不保证还买得到,至少好的也被人挑的差不多了。所以那时当售货员倍儿吃香。有句顺口溜是这么说的:听诊器,方向盘,管人事的,售货员。那时的腐败有没有?您琢磨琢磨这句顺口溜就明白了。


    为了买到过节的配给品,人们都顶风冒雪,去副食店或菜市场排队,天还没亮、菜市场紧闭的大门口就排了一行甚至几行人。这些人都是没有售货员亲戚,又不够吃特供资格的穷人,这样的穷人占北京人的绝大多数。我一般也会排在长长的队列里,缩着脖、揣着手,不停地用露着脚趾头的单鞋跺着地上的雪,两只耳朵被冻得通红通红的,嘴里哈出缕缕白汽。人们时不时的会伸长了脖子往大门看,询问现在几点了,怎么还不开门这样的话。要是碰到迟来的街坊,就会有插队的事儿发生,北京人叫“加塞儿”。因为加塞儿,常会打架,尤其是到了菜市场快开门的时候,加塞儿的人更多,老实巴交排队的人们也会更紧张。小市民对在自己身后加塞儿的可以不计较,对在自己前面加塞儿的就不能视而不见了。见到自己起五更、饿肚皮、冻了仨钟头的辛苦、因为别人的加塞儿可能徒劳无功,排在后面的人,先是骚动、小声嘟囔,不满的人多了,就互相壮了胆,然后就敢指着加塞儿的人骂。如果双方互不相让,后果就是单练或群殴,假如队形因此被冲散,那些老头老太太们这一早上的队,就真的白排了。


    上面说的都是得到副食店买的节日食品,而馒头不在此列,咱自己就能蒸。二十八把面发,加上面肥(老发面)的面如果不怎么发,就把面盆放到洋炉子边,第二天也就发了。在发好的面里对上碱水,用力地揉,直到面团对手有一种反弹力,拿刀一切,断面都是细密的小窟窿眼儿,用这面蒸出的馒头想不白、不暄腾都难。总记得小时候吃馒头的香甜,总怀念小时候的春节,那时只有过春节才能吃到大块儿的肥肉,吃到不限数的馒头,吃到花生瓜子,拿到压岁钱,还可能穿上新衣服......等我长大之后,才知道:即使是过春节,大人们也是吃不饱的,只是在那几天不限制孩子们吃罢了。


    既然快到了蒸馒头的日子,就想谈谈馒头的起源。


    虽说中国人种麦子的历史很悠久,但发明磨不过才五千年左右。就像咱们老祖宗做木器家具的历史很长,但刨子却是西方人发明的,所以在郑和以前的时代,中国的木制家具都是拿腻子找平的(大漆家具),反正也看不见木纹,红木家具就没有出现的理由。同理,没有磨,就没有白面,也就没有馒头出现的条件。


    据《名义考》:古代凡以麦面为食,皆谓之“饼”。以火炕,称“炉饼”,即今之“烧饼”;以水沦,称“汤饼”(或煮饼),即今之面条;蒸而食者,称“蒸饼”(或笼饼、炊饼),即今之馒头、包子;绳而食者,称“环饼”(或寒具),即今之馓子。饼里最著名的,要算是武大郎的炊饼了,据说“宋仁宗赵祯时,因蒸与祯音近,时人避讳,呼蒸饼为炊饼。”明朝于慎行在《谷山笔尘》里说:唐玄宗避安史之乱,饿得饥肠辘辘,杨国忠自己掏钱买了胡饼给唐玄宗吃。这胡饼就是上面撒了胡麻的馒头,也即蒸饼的前身。《辞源》也说炊饼“即馒头,亦曰笼饼”。《晋书·何曾传》说美男子何曾“性奢豪”“蒸饼上不坼作十字不食”,裂开十字花纹的蒸饼就是“开花馒头”。《水浒传》也提到馒头,如孙二娘店里卖的“人肉馒头”,有馅儿,显然更像今天的包子。宋人笔记说“包子即馒头别名”,后来不知怎么一来,带馅的通称“包子”,而不带馅的则称为“馒头”。但这种变化并不绝对,现在上海小吃“生煎馒头”就仍然是带馅的。里谚云: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这土馒头,就是带肉馅的。大过年的,谈这个不吉利,略过。


    关于馒头的起源,一般传说跟诸葛亮有关。


    元朝人林坤所著《诚斋杂记》载“孔明征孟获。人曰:蛮地多邪,用人首祭神,则出兵利。孔明杂以羊豕之肉,以面包之,以像人头。此为馒头之始。”又据明朝郎瑛所撰《七修类稿》说:“馒头本名蛮头。”话说诸葛亮平定孟获班师回朝,过泸水而不得。按习俗需要拿十七个人头祭祀,因诸葛亮感到自己历经征战,杀戮太过,不忍再为此断送十七条人命。诸葛亮命人用面粉合面裹以肉馅儿、做成人头状,用以祭祀。因为是用来顶替俘虏蛮夷的头,所以称为蛮头,再后加了“饣”旁成为馒头,也就是包子。包子虽说是祭祀品,但是谁也没见被祭祀的鬼神亲自来享用不是?包子最后还得人吃。吃包子级别最高的主儿、在古代要算是宋神宗了,岳飞的孙子岳珂写过一首《馒头诗》:几年太学饱诸儒,薄伎犹传笋蕨(一种包子)厨。公子彭生红缕肉(猪肉),将军铁杖白莲肤(白皮)。据记载,北宋太学食堂的主食,春秋是炊饼,夏天是冷淘(凉面),冬天就是馒头。一天、宋神宗心血来潮,想知道太学生们吃什么,就派人到太学的食堂去瞜瞜。皇帝尝过太学食堂孝敬的肉馒头后,说了句话:“以此养士,可无愧矣。”——领袖吃肉包子,这是有先例的


    据说,因为老大宋神宗吃过太学的馒头(肉包子),太学肉包子就风行于大宋朝,名字就叫“太学馒头”。至于地方上有无仿冒,反正俺没见过京师太学食堂主张商标专有权的资料。


    宋人面食中带馅的馒头(包子、馄饨)很多,如王楼梅花包子、曹婆婆肉饼、笋蕨馄饨、灌浆馒头、薄皮春茧包子、虾肉包子、肉油饼、糖肉馒头等名目。以上种种馒头,无非荤素,都是能吃的,还有别于和谐盛世水晶月饼、金银月饼之类不能吃的食品。但是也不尽然,史载宋仁宗刚出生时,其父宋真宗“喜甚”,“宫中出包子以赐臣下,其中皆金珠也”,这是以“包子”一词寓吉祥之意。也可能是有馅儿馒头向包子一词转化的滥觞。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改革家蔡京曾“集僚属会议”,“命作蟹黄馒头”,竟“为钱一千三百馀缗”,其府第专设“包子厨”。——相府食堂专设包子厨,可见蔡京生活的豪奢。记得有一年的新闻报道过这么一件事,河南郑州市馒头业火爆,从业者大多是下岗职工。郑州市区两级政府,趁机增设了“馒头办”,每天向这些做馒头的下岗职工征收馒头钱,而且还规定做馒头的买面必须到他们指定的商家去买,否则就要罚款。谁知机构的重叠,造成了两级馒头办为了争这点馒头费,在郑州街头大打出手,最后惊动了河南省政府。省长也觉得这事儿非常可笑,丢了河南的人,于是不得不把两级馒头办撤掉了事......


    接着说馒头,《金瓶梅》里有个卖炊饼(馒头)的小贩武大郎,他虽然在京城(开封)有楼上楼下的铺面房,又白捡了如花似玉的媳妇儿,惹得邻里光棍儿个个愤愤不平,但是乐极生悲,最终被老婆的情人害了性命,还戴了天下第一的一顶绿帽子。大作家欧阳予倩后来给杀夫的潘金莲翻案,把冤屈的武大郎说得很不堪,一点儿是非曲直都不讲,哪儿说理去?但是武大郎的同行前辈、在唐朝京城(长安)卖蒸饼(馒头)的小贩邹骆驼,就是个幸运儿。这位邹骆驼每天推着小车上街卖蒸饼,走到胜业坊拐角的地方,被地上几块凸起的砖把车轮一硌,车子就翻了,蒸饼也滚了一地。好在那时还不是和谐盛世,没有哄抢翻车物品的人,但是看着沾满尘土的蒸饼,邹骆驼火儿了,回家拿了把䦆头,就刨那几块砖。刨了十来块儿后,挖出一个瓷坛子来,里面居然“有金数斗”。邹骆驼一下就阔了,再也不用卖蒸饼了。


    卖馒头能让人丢命发财,还能救命呢。武则天那会儿有个两朝大臣,部长级或副国级干部娄师德,丫到梁州视察,正好赶上当地有个姓娄的老乡,因为贪赃枉法要被处死。娄同乡听说显赫的娄师德来了,托人向娄相爷求救。这位正派的娄先生对送信的人说:“犯了国法,就是我亲儿子也不能放啊,何况老乡呢?”


    第二天,赶上当地都督公款宴请娄部长。娄师德对都督凛然说:“听说有个人犯了国法,别有用心的人还说这人是我的同乡。其实这人我不认识,至多就是小时候我和他爹一起放过牛。都督千万别因为我而枉国法啊。”——听话听声儿,锣鼓听音儿......都督也不傻,立马把犯人叫来,开了刑具。娄师德开始数落他:“你辞别爹娘出来当官,又不能廉洁,我能有什么办法啊?”说着拿起一碟槌饼(一种馒头)说:“吃了吧,做个饱死鬼去!”啧啧,乡情厚意,昭然若揭。深谙为官之道的都督没几天就放了人。哪天这贪官再犯事儿,追究起来,倒霉的是都督、谁又能说娄师德的不是呢?


    馒头一般指没馅儿的,带馅儿的称为包子,这是现在标准的叫法。不知为何,带糖馅儿的包子却被叫做糖馒头,让实心的馒头队伍里混进了包子的卧底。其实,什么事儿都是这样,绝对的分界线是没有的。刚才提到的娄师德,貌似很圆滑,他“唾面自干”的典故也证实了这一点。但是,《唐语林》载:狄梁公与娄师德同为相。狄公排斥师德非一日。则天问狄公曰:“朕大用卿,卿知所以乎?”对曰:“臣以文章直道进身,非碌碌因人成事。”则天久之,曰:“朕比不知卿,卿之遭遇,实师德之力。”因命左右取筐箧,得十许通荐表,以赐梁公。梁公阅之,恐惧引咎,则天不责。出于外,曰:“吾不意为娄公所涵,而娄公未尝有矜色。”这段儿大意就是:唐朝著名的贤相狄仁杰,不知自己是娄师德举荐的,还屡次排挤同僚娄师德,以致武则天都看不下去,对狄仁杰说:朕开始不了解你,你能有今天的地位,实在是娄师德多次举荐的结果呀!古今中外,完人是没有的,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是人们对历史人物分歧甚大的原因之一。

                                                                           修改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5 22:30:08    跟帖回复:
    11
        好在那时还不是和谐盛世,没有哄抢翻车物品的人,但是看着沾满尘土的蒸饼,邹骆驼火儿了,回家拿了把䦆头,就刨那几块砖。刨了十来块儿后,挖出一个瓷坛子来,里面居然“有金数斗”。邹骆驼一下就阔了,再也不用卖蒸饼了。
        ---更好在那时还不是“法治社会”,埋在地下的物资不属于国有,邹骆驼才能够一下就阔了,再也不用卖蒸饼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6 10:36:02    跟帖回复:
    12



    排队图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7 12:14:52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山泉舞明月1 2014/1/25 22:30:08  的原帖:    好在那时还不是和谐盛世,没有哄抢翻车物品的人,但是看着沾满尘土的蒸饼,邹骆驼火儿了,回家拿了把䦆头,就刨那几块砖。刨了十来块儿后,挖出一个瓷坛子来,里面居然“有金数斗”。邹骆驼一下就阔了,再也不用卖蒸饼了。
        ---更好在那时还不是“法治社会”,埋在地下的物资不属于国有,邹骆驼才能够一下就阔了,再也不用卖蒸饼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9 9:41:55    跟帖回复:
    14



    人肉包子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9 23:56:42    跟帖回复:
    15

    大佬年终聚会,互换名片。〝哪个公司的?〞〝阿里〞〝百度〞〝万科〞〝腾讯〞……〝**,一个比一个牛啊!喂,新来的,哪个公司的?〞——〝庆丰包子铺!

    〞众大佬顿时肃然起敬……
    6805 次点击,18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灌水]包子馒头与炊饼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