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9 9:53:20    跟帖回复:
466
(第 43 集 继续):

    43-14     千里船舱内    (内,晨)

    后面捕快船上的对话,传到了千里船的船舱内……

    法洪(画外音):“……直接朝那掌舵的艄公放箭不就行了?快!……”

    祖冲之:“艄公?!” 正在搓洗手巾的祖冲之一惊,差点把水盆打翻……

    正在给山神上药的慧深猛地抬头,一脸惊怒:“这个畜生法洪!” 慧深与祖冲之对视一眼,大喊道,“艄公快进来!”

    祖冲之:“艄公!艄公快进舱来!……” 他喊着,站起身来,朝后舱门口走去。

    慧深:“文远,文远!……”

    焦急的慧深望了望昏迷着的山神,这会儿,山神身上的衣服也已退下,但是药,还没上完。


    43-15     千里船      (外,日)

    一串箭早已连着射了过来……

    那上了年纪的,正在尾舵处的艄公也听到了这话,他刚撒开舵,想往舱内跑。

    可是晚了,刹那间老人身中数箭,随着惨痛的一声呼喊,便栽到在船尾的边上,然后,“扑通” 一声掉入了江里。一片浪花打起,便没了踪影……


    43-16     千里船    (内,日)

    祖冲之:“艄公!艄公啊……”

    慧深一抬手,那件刚从山神身上退下的衣裳飞了出去……

    刚到后舱门口的祖冲之正要朝舱外冲,却发现自己的双腿突然被缠住。

    慧深:“文远,你出去也没用,反而会成为他们又一个活靶子!”

    祖冲之:“唉!艄公啊!这些畜生!……”

    慧深:“来,你帮我一起把山神安置好,一会儿我出去收拾他们!”


    43-17     捕快快船      (外,日)

    硬弓手们又在欢呼了:

    硬弓手甲:“哎呀,这艄公也太不经射了,眼一眨就落水了!……”

    硬弓手乙:“嘿嘿,看,看他们的船,开始斜了,没人把舵,斜了,哈哈哈哈……”

    硬弓手丙:“对对对,斜了,真的在斜了!一会儿,那船,就能横过来!哈哈哈哈……”

    法洪:“怎么样?使劲划两把靠过去,这下他们跑不了啦!”

    硬弓手甲:“对对!使劲划两把,这下他们真的跑不了了。”

    几个硬弓手各自拿过桨,配合着划了起来。硬弓手甲划着划着,朝法洪喊了起来。

    硬弓手甲:“嘿,法洪先生,你这一招还挺高,啊,就是损了点儿!哎,还真损!你们说是吧?啊?哈哈哈哈……”

    法洪:“你!……”

    硬弓手乙在那边接应:“对哦,的确是损了点儿!太损!”

    硬弓手丙:“哎,这叫阴损,我说,射艄公的主意可是你出的啊,这种阴损是要遭报应的哦!哈哈哈哈……”

    硬弓手丁:“对了,主意是你出的,要遭报应的是你,不关我们的事啊!哈哈哈哈……”

    船尾摇橹的那位也在后面喊起来:“对了,我们哥儿几个是奉命行事,奉你法洪先生之命哪!”

    法洪:“你们!真要遭报应,你们也逃不了!真是的……”

    硬弓手丁:“哎,那船靠近了,我先去找根绳子,一会儿扔过去,套住那缆绳柱,然后咱爷们可以上去!”

    硬弓手甲:“对对对,找根绳子来。”

    两船越来越近,拿着绳子的硬弓手出来了,他挽个圈儿扔过去,一下、两下、三下……,套上了!

    硬弓手甲:“哎好好,我来,我来一起拉。好,好好,靠近啦!嘿嘿,没了艄公这船还真就好摆乎了。哟,舱里又有人出来了……”

    法洪:“又有人出来了?再射!”

    硬弓手甲:“还射吗?”

    法洪:“对,再射!”

    硬弓手们:“是唻!”

    硬弓手乙:“大家都听着啊,是法洪先生叫我们射的啊!”

    硬弓手们:“是唻!哈哈哈哈……”他们举起了弓箭……


    43-18     千里船    (外,日)

    “啪,啪!”,快步出来的慧深一挥手,那把连着鞘的剑,将射来的两箭挡飞了。祖冲之也跟着出来了。

    慧深:“文远小心!”


(未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9 10:43:42    跟帖回复:
467
关于《乱世精英》  

    剧本《乱世精英》,所讴歌的是我国古代的一批精英人物:慧深、祖冲之、范缜、陶弘景、谢太君……,并展现了他们所演义的感天动地泣鬼神的故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6 11:48:16    跟帖回复:
468
    方夫人好:酝酿第三部长篇《夜深沉》几乎闭门不出与世隔绝,现在总算理出了一点头绪,将陆续连载以征求大家的批评,请朋友们不吝赐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9 22:48:37    跟帖回复:
469
    
方夫人好:酝酿第三部长篇《夜深沉》几乎闭门不出与世隔绝,现在总算理出了一点头绪,将陆续连载以征求大家的批评,请朋友们不吝赐教。
~~~~~~~~~~~~~~~~~~~~~~~~~~~~~~~~~~~~~~~~~~~~~~~~~~~~~~~~~~~~~~~~~~~~
笑非好!
一定拜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9 22:49:16    跟帖回复:
470
    
方夫人好:酝酿第三部长篇《夜深沉》几乎闭门不出与世隔绝,现在总算理出了一点头绪,将陆续连载以征求大家的批评,请朋友们不吝赐教。
~~~~~~~~~~~~~~~~~~~~~~~~~~~~~~~~~~~~~~~~~~~~~~~~~~~~~~~~~~~~~~~~~~~~
笑非好!
一定拜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 18:26:13    跟帖回复:
471
(第 43 集 继续):

    43-18      千里船    (外,日)

    “啪,啪!”,快步出来的慧深一挥手,那把连着鞘的剑,将射来的两箭挡飞了。祖冲之也跟着出来了。

    慧深:“文远小心!”

    接着,只听见“唰!” 地一声,愤怒的慧深抽出了宝剑,威风凛凛地站在船尾甲板上……

    慧深吼道:“法洪!”


    43-19      捕快快船      (外,日)

    法洪吓得赶紧缩下身子……

    一硬弓手:“哟,法洪先生,那老和尚认得你?”

    有两个硬弓手们把弯弓换成了大刀……,还有两个手里依然拿着弓箭……

    法洪悄声对硬弓手们道:“放箭!” 说完,便立即躲进了舱去……

    两硬弓手对视一眼:“嘿,这事儿有点怪!”他们疑惑地望着法洪的背影……


    43-20      千里船    (外,日)

    祖冲之趴在船沿上,对江中寻找着,呼喊着。

    祖冲之:“艄公,艄公,艄公!……,你们这些禽兽!艄公,老艄公啊……”

    慧深两眼也向江水中寻找着,同时又注意着捕快快船。箭又飞过来了,慧深拨开射过来的箭。

    慧深:“文远……”

    祖冲之有点哽咽:“那可怜的老艄公……,跟随了我几十年的孤老头儿哇……,老艄公……”祖冲之悲痛难忍,泪水纷落。

    慧深声音低沉:“阿弥陀佛!”

    千里船和捕快快船慢慢地横了过来……,并慢慢地向那江中浅滩处的芦苇丛靠过去……

    慧深:“文远,文远你快进舱吧,山神还要人照顾呢。” 眼光却扫着捕快快船,并且随手又打落了两支飞箭。

    祖冲之无奈地进舱去了,威风凌凌的慧深一声大吼:“法洪!你给我滚出来!”


    43-21     捕快快船      (外,日)

    慧深这一声吼,竟把快船上的硬弓手也镇住了。

    在舱里的法洪听到慧深的这声吼,吓得一个哆嗦……,现在,他慢慢探出身来……

    法洪:“师……师兄,别来无恙?” 脸上堆出不太自然的笑容。

    硬弓手们奇怪了:师兄?这位法洪先生怎么喊那慧深和尚师兄?他们一齐回过头来,望着法洪。

    法洪:“师兄,嘿嘿嘿嘿……王命所差,嘿嘿,身不由己啊,师兄,跟,跟小弟走一趟吧。啊?嘿嘿嘿,去见见萧子良殿下,就算,就算你再成全我一次……”

    千里船横斜着,两船相抵,一个硬弓手过来,把刚才套栓住了千里船缆柱的绳子拉紧些,双方在船头和船尾相持着……


    43-22     千里船    (外,日)

    慧深满腔怒火,他转头瞄了一眼艄公那空舵位,狠狠地朝法洪啐了一口……

    慧深:“呸!你个狼心狗肺的无耻小人!你一再坑害我不说,你让人放箭射伤山神,此刻他正昏迷不醒,生死未卜;你还叫人射死了那无辜的老艄公!你枉入佛门二十五年,竟做出这等伤天害里之事!你!……今日,看我替瓦棺寺惩除了你!”

    慧深咬牙切齿,突然拾起船板上的落箭,徒手掷了出去。


    43-23     捕快快船      (外,日)

    法洪赶紧抱头缩身,躲入舱门后:“哎呀师兄师兄,师兄饶命啊!师兄你听我说呀,我也是不得已呀!……”

    法洪偷眼一看,那箭插在舱门框上,法洪吓得倒抽冷气。

    法洪:“师兄,小弟也是身不由己呀,那萧子良殿下不知怎么会知道我和你曾是多年的师兄弟,竟然派我来难为你。殿下他,他抓了我的八旬老母作抵押啊!……”

    法洪的演技又渐入佳境,好像真是在说着掏心破腹之语了!旁边几位硬弓手都奇怪地望着他,他们都嘀咕起来了,甚至骂开了:

    硬弓手甲:“嗨,你这人哪来的八旬老母?”

    硬弓手乙:“竟陵郡王殿下什么时候扣押了你的八旬老母?嗯?”

    硬弓手丙:“我说呢,你咋地什么都知道,原来你跟这老和尚是师兄弟啊……”

    硬弓手丁:“操你个祖宗八代,我们全都上当了!”

    连后面摇橹的那个硬弓手也走了过来。

    硬弓手戊:“你个吃里爬外的东西,你竟敢坑骗竟陵郡王殿下!反了你!……”

    法洪:“哎呀呀,你们!……好好,几位爷,我以后再跟你们说,以后再跟你们说,啊。……哦,师兄,师兄啊,唉,有些话,一时也很难说得清啊!”

(未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4 19:55:48    跟帖回复:
472
(第 43 集 继续):

    连后面摇橹的那个硬弓手也走了过来。

    硬弓手戊:“你个吃里爬外的东西,你竟敢坑骗竟陵郡王殿下!反了你!……”

    法洪:“哎呀呀,你们!……好好,几位爷,我以后再跟你们说,以后再跟你们说,啊。……哦,师兄,师兄啊,唉,有些话,一时也很难说得清啊。”

    法洪不停地说着、讲着……,他的演说、演技真是功夫到家。

    五个硬弓手都在一旁望着,就像不认识他一样……

    法洪:“师兄啊,别的可以忘,我怎能忘了师兄的大恩大德呢?啊?恩将仇报的人比狗还不如!我是一直在惦念着师兄的呀,师兄啊……,你就跟我们走一遭吧。”

    硬弓手们都抄着手,两边看着,听着……

    法洪:“师兄啊,你跟我们走,你们的船也就没事儿了,那位受伤的弟兄也能尽快得到治疗;你要不跟我们走,我们这几人都没法回去交代,回去了也是送命哪!没办法就只能就这么耗着,耗着呀!……”

    硬弓手甲嘟哝道:“不对吧?回去该送命的是你,未必是我们。”

    法洪不理他,只对慧深喊着:“师兄,师兄啊……”


    43-24     江上      (外,日)

    法洪(画外音):“……这么耗着可对双方都没好处啊!你想想吧师兄啊,其实竟陵王殿下只不过想跟师兄叙谈叙谈,别无他意。师兄啊,放下剑,啊?我求你了,过来,到我们船上来吧,啊。你过来了,我们立刻就给其他人放行……”

    千里船和水上捕快,那两条已经被缆绳套在了一起的船,两条船都成了无人把舵的船,渐渐靠近了江中的那片芦苇丛……


    43-25     捕快快船      (外,日)

    法洪:“……怎么样师兄,我们绝不会难为你的。我求你,过来吧,啊?过来吧师兄!……” 法洪恨不得要声泪俱下了,但他心里想的却完全相反。

    法洪(内心独白):“师兄,千万别过来啊!我知道你不会过来的,我太了解你了。”法洪突然回头对硬弓手们悄悄嘀咕起来。

    法洪:“你们都看见了,我都这般求他了,那老和尚还无动于衷,喂,我说几位爷,赶紧的,放乱箭射死他!”

    硬弓手们互相瞧瞧:

    “嘿嘿,有趣。”

    “是啊,我都弄不明白了。”

    “就是,这是唱的哪一出啊?哈哈哈哈……”


    43-26     江上      (外,日)

    而他们那两条船,就在离江中那片芦苇丛咫尺之远的地方浮漂着……


    43-27     千里船      (外,日)

    慧深斥道:“法洪!你听着,多行不义必自毙!……哼!”

    慧深边说着,边扫了一眼法洪身后的江面,而后,仰天一声长叹,宝剑入鞘……


    43-28     捕快快船      (外,日)

    法洪见慧深收剑,法洪顿时表示欢喜。

    法洪:“哎对了!我的好师兄,这就对了,这就对了嘛,嘿嘿……”(内心独白)“怎么,你真的要过来?这可不象你呀!……”

    法洪对身边的硬弓手道:“快射呀!那老和尚功夫好着呢,这会不射,待会儿你们就后悔了!你们几个愣着做甚?”

    这时,忽听身后一阵梆子声,法洪和众硬弓手转头一看:“我的个娘啊!” ……


    43-29     江上      (外,日)

    十来条“水蜻蜓” 一样的小划子,眨眼功夫,就出现在身后!这些“水蜻蜓” 已将水上捕快快船和千里船团团包围。

    帅船旗下,那位身披火红大氅的英武少帅,手持双剑站立在还未停稳的船头,就像钉在了船头一样。一看,就知道是员惯于水战的巾帼英雄。

    一片吆喝声响起:

    “留下买路钱!……”

    “爷们今天发利市,一个都不许逃脱!” ……

    “五斗米道爷爷替天行道,快给五斗米道爷爷磕头!”

    “顺五斗米道昌,逆五斗米道亡!” ……


    43-30     捕快快船      (外,日)

    硬弓手们本能地摆出决战的、或者说是自卫的架势……

    法洪四下望了望,什么话都不说,瞅了个机会就钻入了甲板下的船舱中……


    43-31     千里船      (外,日)

    千里船上,祖冲之神色紧张地冲出舱门。

    祖冲之:“大哥,快,你快来看山神!……”

    慧深一听,转脸就往舱内跑……

(未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9 20:36:56    跟帖回复:
473
(第 43 集 继续):

    43-31     千里船      (外,日)

    千里船上,祖冲之神色紧张地冲出舱门。

    祖冲之:“大哥,快,你快来看山神!……”

    慧深一听,转脸就往舱内跑……


    43-32     荆州江陵府台大牢      (内,日)

    荆州江陵府台衙门的大牢……

    大牢过道,走进一人,是陶弘景来探范缜。那些狱卒看守似乎与陶弘景挺熟,见他进来,客气地点头哈腰。

    狱卒头:“哟,陶真人来啦,嘿嘿嘿嘿,请!”

    另一位忙不迭地打开关范缜的牢门。

    陶弘景笑着一点头,往狱卒头手里放了一把钱,两狱卒连连称谢。

    陶弘景也不答话,径自走到范缜的单人牢房中。


    43-33     单人囚室    (内,日)

    关押着范缜的单人囚室中,在一小案桌旁,陶弘景和范缜两人坐下,范缜也不用吩咐,伸出了舌头,陶弘景看了看他的舌苔。

    陶弘景:“唔,好多了。”

    范缜伸出右手,直腕平放,陶弘景伸左手,出三指,在范缜脉上一搭,寸关尺三部,分候脏腑……

    陶弘景:“子真兄,我给你的药丸都按时吃了吧?”

    范缜:“吃了,按通明兄的嘱咐,每日早晚各十二粒,到明天就吃完了。”(剧中范缜和陶弘景年龄相仿,相互敬重,互称为兄。——编剧)

    陶弘景:“唔,贫道又带来了。脉象也好多了,夜间还咳嗽否?”

    范缜:“稍微有点。”

    陶弘景让他换一只手,自己也换了只手,伸出三指切脉……

    范缜:“通明兄,你每日都专门派人为我煎汤药送进来,太过麻烦了,我……”

    陶弘景摇摇头制止了他……

    陶弘景:“可惜这狱中煎药不便……”

    陶弘景对范缜使了个眼色,转而轻声说了句:“就算煎药方便我也不放心!” 两人相视一笑,陶弘景继续述说脉象……

    陶弘景:“……唔,外伤已无大碍。腰背部还疼吗?”

    范缜:“好多了。要不是通明兄打点,我在狱中,哪能得如此优厚待遇啊!” 说着,自己笑了起来。

    陶弘景:“昨日我又上下打点了一番,江陵府台已答应再让你歇养几日,然后就要将你解往广州去了。”

    范缜:“随他们解到哪儿,我都无所谓。只是……,通明兄,你已救我两次,子真不知何以为报……” 陶弘景一个手势止住了他。

    范缜:“不知长老他们如今到哪里了。”

    陶弘景略轻声道:“只怕,只怕长老和祖大人他们……要遇上点麻烦了。”

    范缜:“麻烦?”

    陶弘景:“我得到消息,王府中,早已派出水上捕快快船,去追赶千里船了。”

    范缜惊道:“萧王府里的水上捕快快船,去追慧深长老他们了?你这消息……如何得知?”

    陶弘景:“嘘!我从萧叔达和沈休文他们那里打探来的消息,萧王府的捕快快船,在长老、祖大人他们起航之后的十个多时辰就派了出去。”

    范缜:“他果然派人去追了!而且早就派人去追了。”

    陶弘景:“是啊,自从得知萧子良着人送袈裟去西岭寺,我就猜到他会派人去追。”

    范缜:“其实,那天得知萧子良着人送袈裟去西岭寺,我也猜到他会派人去追长老和祖大人。不知会不会追上,唉,是子真连累长老了。”


    43-34     江上      (外,日)

    江面上,那十来只“水蜻蜓” 围住了栓在一起的捕快快船和千里船……

    可是,那大船上似乎并无动静,所以只有三、四只“水蜻蜓” 注视着大船,其余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捕快快船上的硬弓手们身上……

    这时,围住捕快快船的那些五斗米道的好汉们和五个硬弓手正打得刀光剑影直闪……

    那位身披大红氅的少帅站立在帅旗船上观战、指挥着……

    李秋实:“弟兄们,今天咱们的少帅,亲自到场检视大伙儿的功夫,大伙得卖力,不能在少帅面前丢人哪!” (字幕:李秋实)

    众人:“放心吧李哥,咱让少帅看看咱哥们的身手。” 那位叫李哥的好汉,就是原先一直站在少帅身旁的青年勇士李秋实。

    李秋实:“好!”

    说完,只见他飞身一跃,就到了靠捕快快船最近的一条小划子上,又一跃,到了捕快快船,接着,又有几条黑影跃起,先后落到了捕快快船上……

(未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0 9:32:38    android
474
无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4 12:48:09    跟帖回复:
475
(第 43 集 继续):

    众人:“放心吧李哥,咱让少帅看看咱哥们的身手。” 那位叫李哥的好汉,就是原先一直站在少帅身旁的青年勇士李秋实。

    李秋实:“好!”

    说完,只见他飞身一跃,就到了靠捕快快船最近的一条小划子上,又一跃,到了捕快快船,接着,又有几条黑影跃起,先后落到了捕快快船上……

    李秋实双刀飞舞越战越勇,招术越收越紧,猛一斜刺,船头的这个硬弓手惨叫一声,栽入江中。

    顿时一片呼喊:“好啊!板刀肉,下去喽!……”

    少倾,又听得一声惨叫,船尾处响起一片喊声:“哈哈!推牛子啦!……”

    此时硬弓手已只剩下三人了……


    43-35     千里船舱内      (内,日)

    千里船的前舱内,地铺上躺着半昏迷状的山神……,慧深坐下身,轻轻托抱起山神的头,一旁,祖冲之递上急救丹和汤水,慧深给山神喂药……

    船舱外不时传来撕杀的喊声和激励的打斗声……

    千里船的舱内,慧深把刚喂山神吃完药的碗、勺递给了祖冲之,然后轻轻扳动一下山神,让他略略侧过些,以免压着箭伤处。

    山神的嘴上还留有喝药的痕迹……,慧深帮他轻轻擦净……

    祖冲之接过碗、汤勺,长呼了一口气:“好了,总算把急救丹丸吃下去了。”

    船舱外传来声音:

    (画外音):“哎,这两个家伙刚才好像还挺凶狠,其实也并不经打,哈哈哈哈!……”

    (画外音):“没气了?没气了都踢下去!”

    (画外音):“好哇!下馄饨啦,两只大馄饨!哈哈哈哈……”

    (画外音):“哼,到了彭蠡,不放聪明点,还想活命?见阎王爷去吧!……” 只听到船舱外面“噗嗵” 、“噗嗵”  两声巨大的落水的声音。

    (画外音):“下彭蠡湖中喂王八去吧!……”

    (画外音):“哈哈哈哈……”

    慧深伸手为山神把脉:“他失血太多,脉息极弱,而且……”

    祖冲之:“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慧深:“唉,暂时还很难说。腿上这一箭不知可伤着筋骨,肩背上这一箭更糟,此处离肺尖太近,我怕他内脏受伤!万一内脏受伤就麻烦了。现在最好能服用煎药,内服外用同时进行,再加调理。可是船上很难办到!……”

    祖冲之:“可怜的山神!还有那可怜的艄公,跟了我那么多年……”

    慧深:“阿弥陀佛!”

    祖冲之起身放好碗勺,又抱过了一床被子,和慧深一起为山神盖好。


    43-36     捕快快船      (外,日)

    噗嗵”一声响……

    一汉子:“哟!……李哥,李哥,这家伙身着几处刀伤,竟然跳水逃跑了。而且正好在这片芦苇丛!”

    李秋实:“你们两个,赶紧追!再往里,芦苇丛比较密就难找了,要仔细找,别让他跑了。”

    两汉子:“是!”

    那汉子跳上旁边一艘“水蜻蜓”小划子,和另外一个汉子一同划桨追进芦苇丛。


    43-37     千里船舱内      (内,日)

    慧深和祖冲之对望着……

    舱外一片嘈杂声,已经有人上船了。

    (画外音):“奇怪,这大船怎么到现在都没一点儿动静啊?”

    (画外音):“再上来几个!……” 接着是有几人跳上船的声音……

    慧深:“是五斗米道!”

    祖冲之:“唔。大哥,待会儿他们要上来的话,我出面对付他们,我内兄俞灵康虽然已离开了五斗米道,但跟他们大王的交情还不错,我想,他们也不至于把我们怎么样。” 慧深默默点了点头。

    船外依旧一片嘈杂声……

    慧深:“说起来,十八年前,他们的大王公孙夫人还让俞灵康来请过我,只是我没答应。我感到奇怪,当时他说公孙夫人与我有旧,可我……” 慧深说到这儿,不禁摇了摇头,这时,外面的说话声已经传了进来。

    (画外音):“喂!船上的人听了,我们五斗米道替天行道,你们乖乖地听令投降,我们可饶你们不死,若想抵抗,哼哼!就和刚才那几人一样的下场!”

    又听得舱外有数人跑动的声音和杂乱的说话声……(转景到舱外):


    43-38     千里船舱外      (外,日)

    甲:“外面没人,就是船尾甲板上散落了好些箭,看这样子,肯定是后面那条船上射过来的,桅杆下面也有不少箭,还有不少血,那血还没怎么干呢……”

    乙:“人大概都在舱里。……咦,奇怪……” 他疑惑地看着这船……

(未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4 21:29:02    跟帖回复:
476
(第 43 集 继续):

    43-38     千里船舱外      (外,日)

    甲:“外面没人,就是船尾甲板上散落了好些箭,看这样子,肯定是后面那条船上射过来的,桅杆下面也有不少箭,还有不少血,那血还没怎么干呢……”

    乙:“人大概都在舱里。……咦,奇怪……” 他疑惑地看着这船……

    那边,只见那青年将领腾身而起,那大红氅一下成了一朵展开的红云,这朵红云一眨眼便轻轻落到了千里船上。

    另一个青年头领李秋实也跟着跃上了千里船,船上的几个人一起行礼。

    丙:“少帅,李哥,四处都看过了,舱外没人,大概都在舱里。”  

    乙:“启禀少帅,这船好像特别眼熟……” ……

    丁:“对对,我也觉得眼熟,倒很像是我们那千里船!”

    少帅:“千里船?……”

    少帅走向桅杆……,又走向尾舵……,转悠着四下察看……,她也感到惊讶了。

    少帅对身边的李秋实道:“哎,还真象呢!”

    李秋实:“对,的确很象我们那条千里船。”

    少帅明亮的黑眼睛闪了一下,手一挥,发令道:“进舱!”  

    众手下应了一声“是!”


    43-39     千里船舱内      (内,日)

    舱门被一脚踢开,两位手持大刀的青年汉子冲了进来。

    甲:“舱内的人听着,我们五斗米道替天行道,你们……”

    他停住了喊话,他和乙对视了一下。

    舱中明明白白只有三个人:一位昏迷不醒地卧在卧榻上,旁边地上还有破碎的,一看就是血衣。另外两位守护受伤人的,都是胡须花白,上了年纪的老者。

    少帅和李秋实进舱来,两汉子收起大刀施礼……

    甲:“少帅!舱内就这三人,其他,好像没人了。” 然后让在一旁。

    少帅:“请问,哪位是船主?”

    祖冲之站起身:“谒者仆射祖冲之见过少帅。”

    少帅:“祖……,你果然是祖冲之祖大人!请问你和俞灵康俞大叔是……”  

    祖冲之:“俞灵康是在下的内兄。”  

    少帅:“那么,这是你的千里船罗?”

    祖冲之:“正是。”

    女将领听罢,赶紧拱手行礼。

    少帅:“哎呀祖大人!在下五斗米道谢英姑,惊扰祖大人了,请祖大人恕我等惊扰之罪!本道大王谢太君,为俞灵康俞大叔赠送千里船之事,心中甚为感激,还一直想谢谢祖大人呢!”

    祖冲之:“少帅客气了,呵,请代祖冲之谢过你们大王。”

    少帅:“祖大人,听说俞灵康大叔伤了一条腿,是吧?”

    祖冲之:“内兄的一条腿是在大牢里打伤的,现在阴天下雨时,走路就不太方便。”

    少帅:“哦,请代为问候俞大叔。祖大人,你们跟后面的船有仇么?那些箭都是他们射过来的吧。”

    祖冲之:“是啊,那船是竟陵王萧子良萧云英殿下的水上捕快。说来话长,总之我和我大哥乘船东行,被竟陵王的水上捕快们追杀,我的艄公……,已被他们射死落水!可怜的山神,他也身中两箭,伤势严重,生死难定。唉!”

    少帅谢英姑走上两步,她被山神的模样惊得稍稍愣了一下,但立即就镇定了。

    谢英姑:“……哟,那位昏迷的弟兄……,看样子伤得不轻。”


    43-40    水上捕快        (外,日)

    几个五斗米道的勇士跳到了水上捕快船上。

    勇士甲:“嘿嘿,这船不错!”

    勇士乙:“对,这船是不错!”

    周阿虎:“嗯,真不错。”

    勇士甲进入船舱内,少顷,他喊了起来。

    勇士甲:“周阿虎,阿虎哥快进来,底舱里有个人!”那个叫周阿虎的进底舱。


    43-41     水上捕快底舱内      (内,日)

    底舱内,躲在一堆货物下的法洪被勇士甲拖了出来。

    法洪:“勇士,勇士,好汉,二位好汉别吭声,你们,你们放了我,我把这里所有的钱都给你们!嘿嘿嘿嘿……”

    周阿虎踢了他一脚:“你给我滚出来吧!你以为现在这里的钱还是你的呀?”


    43-42     千里船舱内      (内,日)

    一直护在山神旁垂眉默默念经的慧深,过来见礼。

    慧深:“阿弥陀佛!老衲……”但突然,慧深的眼睛却愣愣地望着那位姑娘少帅……

    慧深(内心独白):“奇怪,这位少帅好生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


(未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4 9:15:53    跟帖回复:
477
(第 43 集 继续):

    43-42     千里船舱内      (内,日)

    一直护在山神旁垂眉默默念经的慧深,过来见礼。

    慧深:“阿弥陀佛!老衲……”但突然,慧深的眼睛却愣愣地望着那位姑娘少帅……

    慧深(内心独白):“奇怪,这位少帅好生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

    突然,舱外传来嘈杂的人声,有几人架着法洪进来了……

    周阿虎:“少帅!启禀少帅,我们在那快船的底舱中搜出了这个家伙。另外,一些钱财等物,弟兄们正在清理……”少帅点头。

    慧深和祖冲之见到法洪,顿时都满面怒容……

    抖缩着的法洪被身后的人一推,跌跌撞撞的跌趴到了少帅面前。

    法洪:“大王饶命,少帅饶命哪!小人并没伤害人命……”

    祖冲之:“你还没有伤害人命?我那老艄公不就是你下令叫人射死的!”

    慧深:“法洪!你下令射死老艄公,你让人朝山神放箭,现在山神还昏迷不醒!你还敢说自己没有伤害人命?厚颜无耻!”

    法洪:“是是,法洪有罪,法洪有罪!师兄,师兄啊,法洪只是被萧子良殿下所逼,无奈领命到此……,哦,大王,大王啊,小人家中还有八旬老母,你要是杀了小人,就等于也杀了小人的老母啊!……” 他脸上挂满泪水。

    少帅谢英姑皱眉斜了他一眼。

    李秋实斥道:“少废话!”

    法洪:“呃,是是……” 他微抬头,偷望了一下慧深和祖冲之,脑中作了飞快的敏锐的判断。

    法洪(内心独白):这位祖冲之……,该死,我把祖冲之得罪了,当年那个到瓦棺寺来找慧深的大汉叫什么来的?……反正那个大汉是祖冲之的亲戚,对,还是先向祖冲之求个饶。”

    法洪:“祖大人,祖大人哪!我也是被迫无奈呀……”

    祖冲之:“你这畜生!……”法洪一看祖冲之的脸色,赶紧住口,转向了慧深。

    法洪(内心独白):“还是求慧深,五斗米道不会杀他,五斗米道的大王还请过慧深呢!” 他望着慧深。

    法洪:“师兄,师兄啊,看在我们二十几年师兄弟的份上,你帮我说两句吧,我知道五斗米道大王是很看重你和祖大人的,师兄啊……” 他伤心地痛哭流涕……

    慧深:“无耻小人!哼!”

    法洪可有点着急了:“哎呀师兄师兄,我我,我是对不起师兄,你你你慈悲为怀,帮我求求他们吧……”

    少帅不耐烦地瞪了法洪一眼。

    李秋实用剑一指法洪:“住口!想找死?我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

    法洪吓得赶紧求饶:“是是……,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他乖乖地不吭声了。

    又一条汉子进来:“启禀少帅,那快船上的一切已清点完毕,那条快船不错。这条大船……”

    少帅谢英姑用眼神制止了他。她又望了一眼昏迷的山神……

    少帅:“祖大人,你们这位兄弟伤势危险,到我们岛上去吧,我们那儿有最好的金疮医师和药物。再说,我们大王谢太君一直想见见你呢。”

    祖冲之和慧深交换一下眼色,点了点头。

    祖冲之:“恭敬不如从命。”

    少帅:“周阿虎!”

    周阿虎:“在!”

    少帅:“你领几个弟兄,把今天的利市全部送往石钟山二号库交货。”

    周阿虎:“是!” 转身出去。

    少帅:“李秋实!”

    李秋实:“在!”

    少帅:“他们的艄公已亡,你来驾船,另找两人一起护送这客船到大孤山。”

    李秋实:“遵命!”

    少帅:“祖大人,长老,在下先走一步,回去禀报太君。”

    祖冲之:“少帅请便。”

    慧深低头合十:“阿弥陀佛。”

    少帅低头看了一眼法洪,又对身后两人下令。

    少帅:“你们俩,把这人捆了,带回帅岛上再发落。”

    两人同应:“是!”

    法洪一脸苦相:“这这……”

    少帅吩咐罢,潇洒地一转身,走出舱外。


    43-43     千里船舱外      (外,日)

    少帅出舱,走到船沿处,只见她飞身一跃,一朵红云稳稳地飘落在一艘他们叫做“水蜻蜓”的船上……

    两个汉子抡起木桨,水蜻蜓轻巧又飞快地划水而去……

(未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4 20:03:48    跟帖回复:
478
(第 43 集 继续):

    43-43     千里船舱外      (外,日)

    少帅出舱,走到船沿处,只见她飞身一跃,一朵红云稳稳地飘落在一艘他们叫做“水蜻蜓”的船上……

    两个汉子抡起木桨,水蜻蜓轻巧又飞快地划水而去……


    43-44     大孤山湖岸      (外,日)

    彭蠡湖中大孤山岛的湖港岸边,千里船泊下了。

    昏迷的山神已被搬到一块木板上,由两个年青汉子抬上了岸……,立时,就有数人上前接应……

    来人:“李哥,少帅命我等立即把这位受伤的弟兄接到玉石堂诊治。”

    李秋实:“好。祖大人,你们要不放心,可先一起跟了过去看看,一会儿我派人来接你们去见我们大王谢太君。”

    祖冲之:“好好,如此,多谢了!”

    慧深一合掌,轻轻念了声:“阿弥陀佛!”

    两个壮汉见到昏迷的山神,都愣了一下,但立即接过了躺着山神的木板,祖冲之和慧深跟着一起走……

    双手双臂被捆绑着的法洪突然冲上两步,跪倒在慧深面前哭喊起来。

    法洪:“师兄!——师兄啊……”

    慧深怒道:“自作孽,不可恕!”

    法洪赶紧转向祖冲之。

    法洪:“祖,祖大人啊,秋祖大人行行好,帮我向这位好汉求求请吧,我法洪一定改邪归正,我将永远记住你们的大恩大德呀!……”

    祖冲之怒道:“呸!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让人射死了我的老艄公,他们不杀你,我也要杀你抵命!”

    法洪一吓:“啊呀这,这这……,呃呃,祖,祖大人啊,我也是不得已呀祖大人!师兄,师兄你帮我求求情吧师兄啊……”

    慧深怒目瞪了他一眼:“哼!你多行不义,终有报应!” 说罢扭转头,不再理他。

    突然,法洪哭叫了起来:“哎哟!哎哟哟哟,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原来,已经不耐烦的李秋实狠狠踢了他几脚。

    李秋实:“祖大人都骂你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肯定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来人,先伺候他几下,再把他关押起来!”

    众人:“是!”

    立即上来几人拖过法洪,一顿拳脚照应,法洪立刻嚎叫起来……

    法洪:“哎哟,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打死我了呀!哎哟,打死我了呀,哎哟哟哟……”

    汉子:“知道哎哟啊?啊?祖大人都骂你狼心狗肺,你肯定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哼,打!”又是一顿拳脚。

    法洪:“哎哟,师兄,求求你师兄,救我呀!祖大人,开恩哪……”

    一人吼道:“再叫!再叫我先割了你舌头!” 法洪立时就噎了回去。


    ———— 第 43 集 完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 11:33:02    跟帖回复:
479
    (有虚有实,虚实相融)

    乱世精英      (传奇性历史剧)      第 44 集


    根据张祖荣小说《东游记》改编       (本剧为《东游记》第一部)
  

    编剧:方夫人    方洁影
    执笔:方夫人
    编剧方夫人已于1996年买断小说《东游记》的版权


    (要求:人物对白等台词全部打上字幕)

    (片头曲前角色道白):

    谢灵芝:“淑妃娘娘喜得皇子,真是皇上龙福,天下大福,大晋朝后继有人了。”  ……

    刘裕:“为了表达圣上对佛祖的虔诚,这位刚出世三天的太子司马远殿下就要舍身佛门,皈依在佛祖的莲花台下了。”  ……

    慧基:“那就叫慧深吧!”  ……

    慧深:“是啊,该起程了……乘筏浮于海,去天竺!”  ……

    陶弘景:“西去的路,被重兵堵住了!”  ……

    祖冲之:“换一条道,往东走,欲西而东,往东航行也能到达天竺。”  ……

    司马义:“根据碑文上所记载的年代换算,大约在公元485年模样,中国南朝有个叫慧深的高僧,带着他的义女谢英姑、义子山神等,经历了千难万险,历时两年半,跨越了太平洋,来到这块土地。也就是说,这批中国人登上美洲大陆的一千多年以后,你们的先人克利斯托弗·哥伦布才于1492年越过大西洋,登上了巴哈马群岛的海岸。”  ……

    片头曲(片名、原著、编剧、导演……)

    (接前集尾)

    44-1   大孤山湖岸      (外,日)

    法洪:“哎哟,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打死我了呀!哎哟,打死我了呀,哎哟哟哟……”

    汉子:“知道哎哟啊?啊?祖大人都骂你狼心狗肺,你肯定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哼,打!”又是一顿拳脚。

    法洪:“哎哟,师兄,求求你师兄,救我呀!祖大人,开恩哪……”

    一人吼道:“再叫!再叫我先割了你舌头!” 法洪立时就噎了回去。


    44-2   大孤山玉石堂外      (外,日)

    大孤山玉石堂外……

    李秋实(画外音):“祖大人请放心,刚才那一位老者是我们这儿最好的医师,我们谢太君已关照过,要尽心救治你们那位受伤的弟兄。”

    祖冲之:“多谢,多谢你们谢太君!”

    李秋实:“现在,谢太君正在剑兰厅等候你们二位。”

    祖冲之和慧深由李秋实带领,从玉石堂出来,过一座石桥……,上台阶……,过山道小径,朝另一庭院而去。

    祖冲之:“呵呵,多谢谢太君!”

    李秋实笑道:“祖大人,通常,我们这帅岛可不是随便让外人上来的,能让谢太君在帅岛的剑兰厅中会见的客人,那可是难得的贵客,雅客呢!”

    祖冲之:“哦!呵呵,多谢,多谢!”


    44-3   剑兰厅      (内,日)

    一位白发苍苍却又精神饱满、不语而威的五斗米道首领谢太君,正端坐在典雅的剑兰厅中。(字幕:谢太君)

    谢太君旁边的侧席上,坐着李军师,而那位少帅谢英姑,则贴坐在谢太君的另一边……,一旁还立着两位戎装侍女彩云和金燕,也一样的英姿飒爽。

    李秋实:“启禀谢太君,贵客到!”

    祖冲之和慧深进来。

    祖冲之:“祖冲之祖文远见过谢太君。”

    谢太君起身上前迎客,少帅、李军师等也都一同站起。

    谢太君:“呵呵呵呵,免礼免礼。祖大人奇才惊天下!能光临我大孤山,彭蠡湖上顿生华光!久仰,久仰啊!” 拱手行礼。

    祖冲之:“谢太君客气了。” 拱手还礼。

    谢太君:“闻听祖大人为俞灵康赠千里船给本道之事受有牵累,本太君代五斗米道向祖大人致谢,并致歉了!” 说罢再次虔诚拱手行礼。

    祖冲之:“哦哦,不敢当,不敢当,请谢太君免礼!”

    谢太君:“呵呵呵呵,祖大人,这位是我五斗米道的李军师。”

    祖冲之:“见过李军师。” 一旁的李军师正望着慧深,有点发愣。这时听得谢太君在点他,赶紧回头望着祖冲之。

    李军师:“哦,久仰祖大人经天纬地奇才之大名!” (字幕:李军师)

    祖冲之:“惭愧,惭愧。”

    谢太君:“呵呵呵呵,请祖大人和这位客人一同上坐!哦,这位是……” 彩云、金燕早已案座、茶水伺候。

    祖冲之:“这位是荆州西岭寺慧深长老,我的同师门大哥,我俩同是何承天何大人的学子。”

    慧深:“阿弥陀佛!贫僧慧深见过谢太君。” 双手合十,低头行礼。

    谢太君:“……是你?!” 谢太君突然不自主地微微摇晃了下……,她满面惊讶,半张着着嘴,嘴唇哆嗦着,一时说不出话……,她向前冲了两步……

(未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8 8:16:09    跟帖回复:
480
(第 44 集 继续):

    祖冲之:“这位是荆州西岭寺慧深长老,我的同师门大哥,我俩同是何承天何大人的学子。”

    慧深:“阿弥陀佛!贫僧慧深见过谢太君。” 双手合十,低头行礼。

    谢太君:“……是你?!” 谢太君突然不自主地微微摇晃了下……,她满面惊讶,半张着着嘴,嘴唇哆嗦着,一时说不出话……,她向前冲了两步……

    谢英姑一惊,赶紧上前扶住,李军师、李秋实和彩云、金燕也急忙走上前。

    谢英姑:“太君,娘,娘!娘你怎么啦?”


    44-4   江上芦苇丛      (外,日)

    两个五斗米道汉子,划着小划子在寻找。

    一汉子:“这边都找过了,咱再到那边去找找。”

    另一汉子:“好,划过去。真见了鬼了,他不会跑得这么快呀,会不会已经淹死了?”

    那汉子:“不管,再继续找。”

    他们划向深处……


    44-5   剑兰厅      (内,日)

    谢英姑:“娘,娘你怎么啦?哪儿不舒服了?”

    谢太君却只顾盯着慧深,搀扶住谢太君的谢英姑,忍不住顺着母亲惊讶的目光转过脸,望着慧深……

    一旁李军师也转过头,两眼紧盯着慧深……

    祖冲之和慧深也给愣住了,慧深抬头望着谢太君……

    谢太君嘴唇哆嗦着,眼中已噙满泪花,又走前一步,低声地说了一句话。

    谢太君:“太子,你终于来了!……”

    慧深骤然震惊!耳边轰然回响着:“太子,你终于来了……,太子,你终于来了……”

    司马义画外音:“是的,这并不高声的话语,在慧深听来,却如雷霆般的震响,他顿时明白了眼前的这位是谁。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会这样喊他,喊他太子!……震惊的慧深眼中也涌上了泪花……,一对老人对望着,刹时间,他们都回到了遥远的少年时代……”

    (画面上出现大字幕:第一部  乱世精英)

    慧深满脸惊谔的特写镜头……

    谢太君望着慧深,两人的老泪都挂了下来……

    (化出回忆镜头):


    44-6   化出回忆镜头

    休平陵,被瞬间一联串突变震惊了的慧深面前,出现了个与他年龄相仿的红衣少女。

    红衣少女:“跟我来吧,……太子!”

    (回响):“跟我来吧,……太子!……”

    慧深睁大眼(内心独白):“太子!……太子?……长这么大还没人叫过我太子呢,怎么她……?哎,这位小姐姐看上去……怎么有点眼熟?” 他愣楞地望着红衣少女。

    红衣少女:“走哇,愣着干什么?”

    慧深:“哦……哦!” 他如梦惊醒,不由地跟着她走……

    ……

    慧深抽出宝剑,情不自禁地边走边端详着,突然,宝剑上的四个字跳入他的眼帘,他猛吃一惊,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慧深:“谢玄之剑!” 宝剑的特写镜头……

    慧深抢上一步:“这位小姐姐,你是……”

    红衣少女:“别大惊小怪的。”

    慧深满面窘态,又低着头跟她走。红衣少女见状,忍不住咯咯一笑,口气一下亲切了许多。

    红衣少女:“瞧你,我叫谢金玲,当年,在淝水之战中大破秦王苻坚的那位谢玄大将军,是我家太公!”说着话,两人并肩而行……

    慧深:“哦!嘿嘿嘿嘿……恩,恩姐果然是将门虎女,难怪有刚才那样非凡的身手了。”

    谢金玲:“什么非凡身手啊,我也就射了几箭而已。”

    慧深:“那几箭可了不得!真的,恩姐那几箭真是救命神射,恩姐是神箭手。”

    谢金玲:“嗨,我刚才也是情急之中的情急之举,其实啊,其实最后那坏家伙逃走以后,我才发现……”

    慧深:“什么?”

    谢金玲:“我才发现,我的心在砰砰直跳呢!嘿嘿嘿嘿。” 她羞涩地笑了。

    慧深停下步:“可我觉得……恩姐的箭法好生了得!恩姐有这么好的箭法,身手一定也好生了得!”

    谢金玲:“哟,我的身手可及不上你!”

    慧深:“真的!我真的觉得……恩姐的身手好生了得呢!哦,恩姐,谢谢恩姐!谢谢恩姐的救命之恩!” 说罢,他大礼拜下。

    谢金玲:“哎哎,太子,太子免礼!” 谢金玲赶紧扶起了他。

    慧深:“哎别,别叫我那个……,呃我……,贫僧法号慧深。”

    谢金玲抿嘴一笑:“知道!谁不知道你法号叫慧深啊!瓦棺寺里,就你人小名气大!嘻嘻……” 慧深也跟着笑了。(化回)


    44-7   剑兰厅      (内,日)

    剑兰厅中,其他人全都已经自动退开在旁边。大家都是又惊喜又激动地望着谢太君和慧深,大家都不说话,唯恐打搅了两位老者……

(未完)

362608 次点击,484 个回复  上一页 1 ... 29 30 31 32 33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连载:《乱世精英》——震撼、奇趣、感人、惊险、神秘…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