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2/3 9:45:58    跟帖回复:
16
人固有一死
——祭我的老师潘承洞院士等
           一
    惊悉山东大学校长潘承洞院士去世的消息,心中顿时凝滞了。“人固有一死”几个字便浮现在眼前。
    前人一个一个地去了,
    后人一茬一茬地来了……
    去了的,去了。
    来了的,来了,又去了——这就是规律,这就是历史——人类史!
    重于泰山的死,胜于轻于鸿毛的生!
    我的校长,是寿终正寝而去的,能说重于泰山吗?

            二
    今年的事真多,先是小平逝世,举国悲哀;后是香港回归,举国欢腾。
    前些日子,山东大学法学院的教授乔伟老师也去了。当时也是这种心情。心还没有完全平复,我的校长,又去了。是累的?是病的?还是所谓的“天数”已尽?不得而知。
    但他们给我的答案却是明确的——太年轻!不该!
    乔老师,六十五岁;潘教授,六十三岁。
    老师在撒手人寰时,我都不在场。他们究竞想了些什么?抑或什么都没想?不得而知。

           三
    乔老师一生耿直,忧国忧民,潜心学问。逆境中自珍,顺境中坦荡、正派。一部《唐律研究》,吹响了中国迈向法制的号角。“用法律和理智的精神,看待事物”——这是老师记在我毕业留念册上的教诲。
    潘教授生性沉默,专治数论,迷恋科技。
    基础科学研究是枯燥的,更需投入。他将毕生的精力作为赌注,默默地、全部地投入了。
    还在上大学办刊物时,请潘教授题词。他题到“没有法制,国无强日”。当时,真不敢相信数学家竟然能如此高度地理解法律。但字已题好,赫然目前。只可惜,这题词已不复存在了,就连那“刊物”,现在也很难找到一份了。
    所有学生考试都及格。潘教授说:这不符合“正态分布”规律。后来,有了不及格的了。现在看来,这是潘教授“竞争激励”机制在管理教学上的体现,或者说是数学指导教学管理的体现。

          四
    如果说哥德巴赫是导师,那么,潘教授就是勇士——打了胜仗了的!
    如果说哥德巴赫猜想只是猜测,那么,潘教授的工作,则是实证——毕其一生!
    如果说哥德巴赫猜想真的是皇冠上的明珠,那么,潘教授则是靠这颗明珠最近的人之一(还有陈景润先生)。
    如果说要摘取这颗明珠还存在一段距离,那么,潘教授则是通往这颗明珠的一架可靠的桥梁!

          五
    潘教授那高大魁梧的身躯,终于托起了通往科技顶峰的云梯——桃李满天!他那高度厚厚的眼镜,已经折射出胜利的光芒棗但他实在太年轻了。

          六
    刚刚住上“院士楼”的我的老师,已经“离楼”而去了。
    是这楼来得太晚?抑或是来得太早?不得而知。但他们实在太累。他们实在是太年轻了。这是事实。但他们实在是中国乃至世界高科技的脊梁!

          七
    我的老师是走了,真的,这是事实。
    然而,他们没走!没有!
    因为,有他们的精神——为人师表为证。
    这就是无怨无悔地追求真理的实干精神。
    这就是为国家为人民甘为“孺子牛”的高尚品德。
    这就是有不图个人“名利”而脚踏实地、孜孜以求的钢铁般的意志。
    这就是有为世人所刮目相看的“中国学人”的风采。

           八
    老师是去了,永远,这是事实。
    但虽死犹生,重于泰山!
                                               黄横 1997,12,29。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2/3 9:48:33    跟帖回复:
17
乔伟老师之前前后后
    1932年生于东北的乔伟老师,据说1957年被打成“右派”。两数相减得25。25岁成为“右派分子”,不是天才,就证明扩大化。据说,还有17岁或20岁的。在那“知识越多越反动、打倒一切反动学术权威” 的疯狂年代里,这没啥奇怪的。但是痛定思痛,我们得到了怎样的启示呢?
    幸运的是乔老师没有气馁、更没消沉,一股脑钻进书堆里与圣贤为伍,寻求内心的高贵与富足,德性、人性、悟性、神性与现实处境耦合生存着。个体生命在那样的境遇下普通而超越着。
    所谓“平反”,今天看来的确是恶作剧!
    走上讲台,方显乔老师德、才、胆、识。不仅有了属于自己的“讲台”,而且有资格登临法学“讲坛”。以身作则教书育人,是乔老师的宿命。
    乔伟来山东大学组建法律系。
    有吴老师要评教授一职,凭事实、论资历、讲职数,吴老师应在圈外,关键是因为不具备学术资格。但吴老师有同学主政国家教委,教委一个电话打到山东,这还得了,指示明确,必须晋职。学校推到系里,系里怎么办?
    乔老师对吴老师开诚布公地说:我们选评的是教授,不是待遇、名分。要待遇、名分,这里没有。
    这还了得?每周二、五下午,来系里参加政治学习,吴老师不是大吵就是小闹,当我85年入学时,还时不时听到吵闹,也看到张贴的大字报。内容好像是乔伟压制学术云云。乔老师却一直是沉默:不制止、不批评、不辩解。任其尽情撒欢儿。
    乔老师已经归西近二十年矣,吴老师之有无,我不知道,但其同学仍然存世,路人皆知。乔老师啊,只知道优秀人才的标准,却忽视了或压根就鄙夷小人与所谓复杂的社会关系。
  不仅贻害自家也伤害了小人及其上司。今天看来,仍然令人悚然。
    所幸的是乔老师桃李满天下,活在了活人心里。吴老师及其同学却相反。
    与乔老师差不多还有刘道玉先生。我与刘道玉先生没有直接交往,读其书、观其迹,觉得刘先生与乔老师确乎“孪生兄弟”。庆幸的是刘先生仍然健在。
    中华民国时期的北京大学,由蔡元培先生执导,提出“思想自由,兼容并包”,贯彻得卓有成效,培养的人才简直不计其数:束星北、王淦昌、“四钱”(学森、三强、伟长、锺书)、彭桓武、吴大猷、梅贻琦、竺可桢、陈省身、李政道等。1949年以来,北大校长,我一个也记不住了。为何?思想不自由、小肚鸡肠了。毛主席提出:推陈出新、百花齐放,贯彻得也不好,基本是一枝独秀。今天有讲台无大师,有百家无争鸣!悲夫。
    百年来,主张实业救国而且有所成就的不少,荣家、卢作孚、瑞蚨祥、张弼士等,为何没有埋在人们心里?就是没有真心真正地倾注于人才教育。为何陈嘉庚流芳百世?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汉语系,为何起于丁天龙?耐人寻味啊。澳洲陆克文的汉语水平,今人谁能比?
    张学良父子的确土匪出身,可他们知道投身教育。张学良为何至死不回大陆?其父子经营的东北大学,据说成了养牛场,伤心了。
    听说许多有钱之人,没听说谁真正投身教育,此国之所以不昌也。
    邋里邋遢说了一通,要点是,当下大陆真正醉心于教育、教育的行家里手,非刘道玉先生莫属。那些假冒伪劣的所谓教育者,还是主动退出讲台为好。对他人、对民族,尤其是对自己,都无坏处。腾出地方,给贤良方正之士,让他们肩负起民族复兴的重任。
    到处建孔子学院,国内仍行马列之教,骗谁呢?呜呼哀哉。
    钱学森临死遗憾地说:为何就是出不来大师呢?这是羞辱台上的咒语啊!
                                黄横十二年十二月十二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2/3 11:04:54    跟帖回复:
18
谁当对过往严重错误承担罪责?
谁会对胡赵等之冤屈申辩?
谁能对周薄徐郭之腐败担责?
天啊,要侧耳而听!
谁毁坏了公道、造成了不公?
怎么办?
听从天心而行,顺民意而为吧。
                                黄横十五年十二月三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2/3 15:40:33    Android客户端
19
无能又好挑事!能有啥结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12/6 18:37:49    跟帖回复:
20
中央官员批假活佛:骗钱骗色支持分裂活动
2015年12月06日02:20 新京报
朱维群接受央视《共同关注》采访。
  新京报讯 (记者张维)新京报连续报道张铁林坐床风波以来,真假活佛现象引发关注。为张铁林主持仪式的白玛奥色,“法王”身份受到大众及藏传佛教界的广泛质疑。昨日,据央视新闻频道《共同关注》栏目报道“演员张铁林‘坐床风波’引发关注”,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称,合法活佛信息将对社会公布。假活佛现象严重损害藏传佛教形象,有关部门正在对真活佛摸底编表。
  假活佛现象泛滥 骗钱骗色
  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在接受央视采访时称,假活佛现象泛滥,严重的还可能威胁到国家安全。朱维群介绍,改革开放以来,藏区和内地的交往越来越多,这本来是好事情,但有些人利用这个机会,冒充活佛到中东部地区行骗,一骗钱,二骗色。另一方面,假活佛拿着一部分钱回到藏区,继续从事违反法律的各种行为,甚至有一部分钱用来支持分裂主义活动。这种假活佛的现象,极大损害了藏传佛教应有的形象。
  朱维群介绍,有关部门正在对西藏和其他藏区合法和有历史传承的真活佛,进一步摸清情况,统一编表,将来这个资料库可能会对社会公布。“这样一来,对藏传佛教有兴趣的民众,就可以知道哪些人是有合法身份的真活佛了。”朱维群说。
  另外,朱维群还呼吁地方政府加强合作,采取行动遏制假活佛现象。同时普及藏传佛教知识,对上当受骗的群众进行必要解释。
  藏传佛教人士:很心寒,希望政府加强管理
  中国藏传佛教最高学府——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不少学员和教师接受央视采访时称,演员张铁林参与的宗教仪式,既不符合宗教仪轨,更不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
  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高级学衔班学员顶珠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看到这样的事情(坐床仪式)一下子感到很心寒。”顶珠质疑,当被认证为活佛时,一定要回到自己的寺庙,因为一个真的活佛,肯定有自己的寺庙和信教群众,要在那里举行坐床仪式。
  中国佛协副会长、北京雍和宫堪布洛桑三木旦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哪里能随便人就坐床了,随便人都成大师了,随便人变成了活佛。”洛桑三木旦建议,这些假冒身份进行的非法宗教活动,造成的社会影响极为恶劣,相关部门应该加强管理,以利于藏传佛教更好发展和弘扬。
  ■探访
  平日里闭门的“法王”会馆
  白玛奥色在其出生地福建泉州创办了一处会馆,名叫“观自在文化艺术会馆”。
  昨日,新京报记者前往会馆所在地泉州津淮街。这间用一排小佛像装点门头的会馆,与两边的商铺相比十分显眼。即便白天,会馆的卷帘门也处于关闭状态。
  会馆占据了两层楼,在一楼三个写有“观自在”的牌匾上,有庄世平的题字。
  庄世平是香港著名侨领,2002年与白玛奥色共同在港创办香港佛教文化产业。
  在周边的商户看来,这间会馆有点像“不对外开放的寺庙”:平常总是关门,一年不定期会有人来聚会,组织一些佛教活动。
  “一般人进不去,只有信徒会员才能进,就是一间私人会所。”一家经营骑行用品店的老板说。
  该老板拿出香港某报,称是会馆的会员送给他的。报纸上,刊于今年6月26日的社团新讯版面上,是白玛奥色创办的世贸联合基金总会推广“全球天泉计划”的新闻,“上面这个法王,就是会馆的主人。”
  据该老板介绍,今年上半年,法王也曾在会馆举办活动,“每次都是开着车来,前两年张铁林也来过,听说是他的信徒。”
  虽然圈外人难以知道会馆里面的布置和活动,但在去年2月15日,名为“祖古白玛奥色仁波切”的微信公号文章中介绍,当年的农历正月十五,白玛奥色在观自在文化艺术会馆举行了“马年大吉祥缘起斋宴”。文章中配以的图片显示,会馆内摆有佛像,众人在佛像前跪拜祈祷,食用斋饭。
  另有网上图片显示,白玛奥色也曾在会馆中带领众人祈祷。
  新京报记者刘珍妮 福建泉州报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6:54:02    跟帖回复:
21
这个帖子没热起来?
4836 次点击,20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那年大使馆被炸 我说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