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3:27:09    跟帖回复:
2311
    无为听罢如利刃刺心实在控制不住怒道:“公孙兄!我不准你侮辱我!真没想到,你这堂堂大清国成了名的大侠客,怎么心胸竟如此狭窄!形象如此粗野!你就不能心胸宽广耐着性子多问我几句为什么?待你把我的想法弄明白了,你再吼、再挖苦、再泄愤、再侮辱我不迟!”
    说罢气得浑身发抖,脸色特难看怒视邢道,然后站起身转向窗外生气。二人陷入尴尬无法打破的僵局……

    无为心说:“习武之人都如此粗野!那脑子简单……”深思片刻“唉,我这是怎么了?这也不能全怪他呀。他身为钦犯为了完成已死了的肃大人的嘱托,千里迢迢为找我几次险把命搭上,他为了什么呀?肃大人都被处死了,他还如此忠心耿耿为肃大人玩命讨公道,这是多么可敬的人啊!他能直言把心里话说出来,无论话说的多么难听,毕竟比谎言奸诈之辈好多了!我怎么能如此对待他?他出口不逊那是因为听了我的答复令他绝望了,才控制不住发怒的。像这种不为名利侠肝义胆冒死讲义气的人,在这世上能找到几个呀?唉,别说他,就是我满怀信心经历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定能为肃大人讨公道的人,可听了这人令我绝望的话,也必定会沉不住气的……”窥视侧脸绝望怒气冲冲的邢道思虑万千……突然耳边响起:“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心说“唉,我怎么都忘了?”
    在羞愧自责的作用下,无为那阴沉的容颜逐渐变的温和了,渐渐转过身深情地望着邢道,见他怒气冲冲沉默无语。

    邢道心说:“嗯?他说的对呀!我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冷静!为什么不能耐着性子听听他到底是何意再说话。就算他是个小人我也没必要在这里与他争吵,争吵能改变势力小人嘛。唉,我可真是个大傻瓜呀!这叫我如何离开姜家门呀?”
    无为见他沉默不语乃近前温和道:“唉,公孙兄,你别生气了,都是兄弟不好,都怪兄弟没把话说明白。”

    “兄弟,你想,我逃亡以来活着就是想为肃大人讨个公道。我曾想夜闯皇宫和恭王府将那狗男女都宰了,可肃大人就是不许我这么做。你说我的头脑愚拙,没别的办法为肃大人讨公道,只能盼星星盼月亮盼望你能为肃大人说句公道话,这一听你也不能……唉,这一时控制不住……”说着泪水充满了眼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15:07:42    跟帖回复:
2312
   “大哥,我理解你的心情,刚才我说的话那可都是发自肺腑的,只是没说明白让你误解了。我很敬佩你的为人,我知道你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找到我,把为肃大人申冤的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兄弟身上。也理解你一定是感到绝望心里一时着急才控制不住发怒的,我一点都不怪你。你想?越是遇到大事咱们越要冷静思考商讨对策才是。”
    邢道转过脸头擦把眼泪转回头道:“兄弟,真对不起!我还以为你没把肃大人这件事放在心上。你说,    肃大人是为国家被奸人害死了,我一听你说不能……”
    “大哥,实话告诉你, 别看你到郑王府肃顺宅院比我早好几年,要讲你我与肃大人的感情我可比你深多了。咱们先不谈我与肃大人商讨国家大事比你如何近乎、感情如何深,这些你是知道的,在兄弟病重最落魄的时候是肃大人救了我,并敬我为上宾。还有,你可知道祺格格与肃大人是什么关系吗?”
    “这我知道,祺格格是肃大人的养女。”
    “非也!我告诉你,祺格格不是肃大人的养女,而是肃大人的亲生女儿!”
    邢道听罢惊疑地望着无为道:“什么?祺格格是肃大人亲生女儿?”
    “难道她在遗嘱中能说假话吗?如果你不信我有格格的遗书可以拿给你看。格格可是为我而死的,何况并不是肃大人不把格格许配给我,而是肃大人在我认识格格之前他就答应皇后将格格许配给她的侄儿钮祜禄沁格了。我知道后那是兄弟自己坚持离开郑王府的,肃大人并不希望兄弟走,这一切丰蓉比谁都清楚。你说咱俩谁与肃大人的感情深?”
    邢道说:“如此说来,肃大人是你的岳父大人,唉,是我错怪了你。”
    “大哥,实际为肃大人申冤一事兄弟比你更着急!但你得明白如何能达到目的,那才能让肃大人安息在九泉之下。”
    “那你的意思是?”
    “大哥,你想?这天下只有你我知道这件事的实情,如果你我都不冷静莽撞行事,事情还没做就都死光了,你说谁再为肃大人申冤哪?要让天下都知道肃大人是冤枉的,那得想个万全之策才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19:33:47    跟帖回复:
2313
     邢道脸一红道:“贤弟,原谅愚兄一时焦躁鲁莽之语。那以你之见咱们该如何为肃大人申冤呢?”
    “此事非同小可,肃大人的爱国忠君、他的人品如何和冤死的情况,就是你不告诉我,兄弟心中也有数。你想?这么多年兄弟与肃大人朝夕相处探讨国事,兄弟不比谁都了解宫廷的内幕,忠臣、奸臣,是非曲直。大哥放心,兄弟时时都在想为肃大人申冤昭雪。兄弟想先到找学友商讨对策,再进行下一步。”
    “那你说的天意不可违是怎么回事?就是因为这句话, 我误以为你不想为肃大人申冤了。”
    丰蓉走进屋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惊奇地望着二人道:“嗳呀, 这饭菜怎么都没动呀,你们这哪是在吃饭?看,这饭菜全凉透了,我再把饭菜热热,我看你们还是先把饭吃完了,再回屋喝着茶慢慢聊吧。”说罢将饭菜端下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7:27:22    跟帖回复:
231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3:52:53    跟帖回复:
2315
  

第112章 天意不可违矣


   无为道:“唉,这天意不可违是先人总结出来的。我给你举个你亲眼目睹天意不可违全过程最好的例子,皇族爱新觉罗氏的祖训你知道吧?”

    邢道说:“这我知道,不就是:灭建州者叶赫那拉氏,爱新觉罗氏不得与叶赫那拉氏通婚。”
    “你想,皇族这个严厉的祖训,别说是皇上、大臣,就是很多平民百姓都知道。你说那个叶赫那拉氏恶女人其貌不扬、斗大的字不识几个、阴险狡诈、野心勃勃,是皇上不知道?还是大臣们不晓得?你说肃大人、恭亲王、皇后、众大臣谁不烦她!你说,她才二十五六岁,身边只有一个安公公是他的死党,你说为何她竟能把偌大的大清国的皇权夺到手?嗯?你说这是什么原因?”

    邢道深思片刻道:“嗯?是啊,这还真蹊跷?”
    “更蹊跷的事还在后面呢!”
    丰蓉将饭菜一盘一盘端上桌道:“我看你们还是先吃饭吧。”

    无为看着热气腾腾的饭菜重新端满桌道:“大哥,咱们先吃饭,吃完饭再把话说透你就不会生气了。”
    邢道没心思品尝饭菜三下五除二,瞬间就将一大碗热腾腾面条扒进肚里放下碗筷。
    二人回到客房里坐罢,邢道便掏出烟袋边装烟,边注视无为:“还有更蹊跷的事?”
    无为扫视邢道手拿烟袋锅:“大哥!为了保护你的眼睛,你还忍着点别吸烟了。”
    邢道尴尬道:“唉,我忘了叮嘱了,好好好!眼没好利索我坚决不抽烟!”

    无为笑道:“这就对了!哎?你说为什么那位聪明、美丽、贤惠、知书达理的皇后钮祜禄氏,还有那么多的美貌绝伦的妃子都怀不上龙种,单单让那个一肚子坏水野心勃勃的叶赫那拉氏怀上龙种,使她成为大清国唯一能继承皇位太子的生母?嗯?”

    邢道听罢惊奇道:“我也琢磨过这事?以为是巧合。”

    “巧合?好!就算是奸妃生唯一阿哥是巧合,那更令人惊奇的事很多!你说那知书达理心地善良的皇后钮钴禄氏,她明明知道祖训,明明知道那拉氏极其恶毒野心勃勃,却鬼迷心窍地给她当帮凶?还有那个文武双全的恭亲王奕訢,也鬼迷心窍的竟敢公开悖逆祖训,全盘否定推翻先帝遗旨的顾命大臣,心甘情愿地给奸妃当帮凶、当奴才!难道他不知道这是谋反大逆不道嘛?你说这都是巧合?”

    邢道惊异道:“可也是啊!嗯?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这就是天意不可违!我再举一个古人例子。诸葛亮本来可以很轻松地灭了司马懿和魏国,可偏偏就在他多次大功即将告成之际,突然出现意想不到的事给破坏了,使诸葛亮不得不多次仰天长叹:“唉,真是天意不可违矣。”从古到今这天意不可违的例子那可太多了,不胜枚举。我说咱们无法为肃大人申冤,那可是肺腑之言。这说明我一直都在想如何为肃大人申冤,但至今实在没有可行的良策,只能进京找高人帮助出谋划策,难道老兄你有为肃大人申冤的良策?如果你的计谋可行,就是我为此而死都毫不犹豫!因为我太想与格格在一起了!”

    邢道听罢感动之极脸一红尴尬道:“你这见多识广的大才子都想不出好办法,我哪有良策!”
    “不,我只不过是个卑微的小人,但,我虽卑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20:41:09    跟帖回复:
2316
   邢道听着插话道:“哎哎哎!我可没说你是小人呵!”
    “我虽身份卑微却想告诉世人,有位全能的至高者能洞察一切并拯救世人!”
    邢道疑惑不解道:“什么全能至高者?全能至高者是谁?”
    无为望着屋外的天双手抱拳拱手道:“我的意思是,既然你我都想不出良策,那只好将此事交托给上帝了。”
    邢道疑惑地瞅着他道:“交给上帝?哪来的上帝呀?”
    “世上人智愚不等,须知智而无仁,则为狡猾之智、小人之智;而由此智之所及,小则酿灾招损,大则杀身丧邦。唯智……”
    “哎哎哎!你满口之乎者也的,我无知一点也听不懂,你能不能说老百姓能听懂的话?你说这天意是怎么回事?天上真有上帝吗?这上帝行善还是行恶?上帝在哪儿?你看见了还是谁看见了?”
    “嗨!老哥,这是一门高深学问,太深奥了,兄弟的智慧有限无法解释清楚,也许永远无法理解透彻,只是我有感受。”
    邢道瞪起眼珠子道:“噢?你有感受?什么感受?唉,你自己都解释不清无法理解透彻,那还叫我……”
    无为心说:“唉,算了吧,我别费脑了,还是避开这沉闷尴尬的局面说点别的吧。说什么呢?”深思片刻“哎?有了!”望着邢道说“哎?老兄,我有个设想。”
    “噢?什么设想?”
    “一旦兄弟将来到辽东做生意,那咱们两家应该不是亲戚胜似亲戚。”
    “那是一定的!”
    “我看不如我教大哥的儿女学文,大哥教兄弟的儿女习武怎么样?”
    邢道听罢眼一亮:“好!这主意可太好了!实际愚兄也是你的学生,建山庄离了你的指教还真不行!”
    “那我做生意离开大哥的保镖也不行!啊?呵呵呵呵……”
    “哈哈哈哈……”邢道也大笑起来。
    “哎?公孙兄,刚才你怒发冲冠,虽然生气工夫短那对眼也影响甚大,我看你还是躺在床上闭着眼咱们唠好。”
    “也好!”邢道躺在床上闭着眼兴奋道:“贤弟,辽东那里可是个好地方,凤凰城城守尉大人和我的高丽国商人大哥,都说那里地理位置特别重要,一旦开禁必将成为辽东首府。你不是想经商吗?依我看,你还是到那里经商准会发大财的!顺便帮助我谋划谋划如何创办山庄。我是想,这建立山庄第一步要先弄帮人先……”
    邢道兴致勃勃诉说……无为聚精会神地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4 15:53:36    跟帖回复:
2317
   “公孙兄还是你自己先回去,兄弟打算先去走一趟。这几日我反复琢磨,尽管我相信凡事成在天,但首先要谋事在人,对肃大人的为人兄弟比谁都清楚,虽说他是保皇派但他对国家竭尽忠诚,对皇上忠贞不二,他忠到了忘自己安危。如今西太后强加在他头上的那些诬陷之词,实在令兄弟无法容忍!虽说目前兄弟做不了什么露脸的事,但明知重大冤案坐视不顾确非正人君子所为,兄弟寝食难安呀。思来想去,我得赶紧去与那些有身份、有影响、见多识广正义志士、同窗好友……”

    “哎?你不是说天意不可违吗?怎么?”

    无为道:“我就是走这一趟估计也不能起什么大作用,不过是顺应天意尽力而为罢了。”

    丰蓉走进门望着邢道说:“大哥,我安排小辫子和三弟外出购买中草药还得几天才能回来,我看你就再多住几天,索性静心把眼彻底治好,否则一旦复发可就难医治了。再是,这几天药房正在做中成药,你们山沟里缺医少药待中成药做好,你多带一些回去用药方便。”

    邢道说:“好!还是弟妹想的周到。这样安排虽好,只是我滨州堡集镇那边还有些事……”

    无为道:“那个不急,兄弟这几天帮你再找几个合适的人,正好与你一起走,你再去滨州堡集镇找那几个人。待我到处理完了大事立刻赶往辽东,你看如何?”

    “这样最好,不过贤弟路上可千万要多加小心!我这一路几乎是一步一贼,一步一盗,到处是陷阱,防不胜防啊。”

    “那没关系,我前去为的是国家社稷大事,而非谋取个人私利,上帝会眷顾我的。再说我装扮成一个穷书生盗贼不会感兴趣。”

    “别,别什么都指望人家老天爷,你千万不能贪路,记住!天一落黑你就赶紧找店住下,要找像样的上等好店。只要到了辽东凤凰城地界那就好办了,提起城守尉奕艾大人无人不晓。见了他你再说找穆隆……找到穆隆就找到我了。哎?不过你可要记住,无论对谁你都要说找公孙石、公孙兄……”

    “是啊!必须得这么称呼,呵呵呵呵……”

    数日后,邢道的眼睛恢复了正常,他与无为骑马七个年轻力壮的单身汉赶着一辆大马车向滨州进发……

    邢道的眼恢复了正常,二人骑马与七个年轻力壮的单身汉赶着一辆大马车向滨州进发……

    邢道与无为到了滨州地界,无为向京城飞驰而去,邢道一行则向滨州而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4 18:26:22    跟帖回复:
231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4 19:40:35    跟帖回复:
2319
    

第113章 第一堂课


    一日,欧阳贞晒衣服见崔举人笑容满面走进门道:“哦,崔大叔快屋里坐!”
    崔举人道:“不用进屋,院子里敞亮!在院子里坐会儿更好。”
    欧阳贞道:“崔大叔,你们家的房子盖的可真快呀!”
    “是啊,住马架子窝棚终究不长远,我看这里比大孤山好多了,就决定在这里定居,这里树木有的是,想要多粗、多长都容易取来的,再加上田二这小子能干那还不快嘛。哎?承儿娘,承儿他爹什么时候回来?这都走了这么多日子了。”

    欧阳贞听罢叹了口气片刻道:“唉,是啊。不过你放心,他一准会平安回来的!”
    “我估计公孙大侠把开荒种地的人带回来准没问题,但这年头千里迢迢借银子?”
    “这你也放心!凭他的哥儿们朋友多,一定能借到银子。”
    “这就好!”
    “哎?崔大叔,你来的正好,我正想求你帮忙呢。”
    “说什么求呀!你们是我崔家的救命大恩人,只要老朽能做的你尽管说!”
    “那好,崔大叔,孩子渐渐长大了,我肚子里的那点儿墨水都教空了,我是想请你给承儿和子孝当教书先生。”
    “行啊!这太行了!那他们现在都会什么?”
    “承儿会背百家姓和《三字经》了,子孝正学百家姓呢。”

    “正好我家里有很多书都闲着,再说我也没什么事可做。他们光读书还不行,从明天开始老朽就教大少爷《三字经》、《弟子规》每句话的解释意思,往后教他四书五经和书法。至于子孝他得继续学百家姓然后我再教他学三字经。”

    “好!那咱就这么定了!崔大叔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教的,按关里教书先生的规矩付给你劳金的。”说罢朝子承、子孝喊:“承儿!子孝!你们过来!”见二人疾步来到近前“来来来!你们快拜先生,给崔先生磕头!”

    子承立刻跪地给崔举人磕头道:“先生在上,请受学生公孙承一拜!”
    子孝也学子承跪下给崔举人磕头道:“先生在上,请受学生辛子孝一拜!”
    崔举人慌忙弓身拉子承和子孝道:“嗳呀,不用拜呀!快起来!都快起来!”
    子恩喊道:“娘!我也要读书识字。”
    欧阳贞惊奇地望着站在旁边的子恩笑了。

    崔举人道:“嗬!这小家伙这么小就愿读书,太好了!先生就收你这个学生,只要你努力,将来一定能考中状元。呵呵呵呵……”
    子承道:“先生!能否先给学生讲个故事?”
    子恩喊道:“先生!我也要听故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5 17:18:15    跟帖回复:
2320
     崔举人笑容满面道:“听故事?好啊!那你们想听什么故事啊?”
    子承道:“我最愿听作恶的人遭报应的故事!”
    子孝道:“我最愿听强盗坏蛋的故事!”
    崔举人微笑着瞅着这三个如饥似渴想听故事的孩子们道:“哎呀,先生的故事太多了,一时竟不知先讲哪个故事好。”眼珠子转悠片刻“那先生今天就给你们讲个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避风夜明珠》的故事,故事中的坏人比强盗还坏!他作恶的报应谁听了保准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怎么样?你们愿不愿意听呀?”
    “愿意!”孩子们齐声喊,三双眼默默注视着崔举人。
    欧阳贞给崔举人端壶水,将碗斟满水便站在一旁望着崔举人。
    崔举人扫视众人一眼,咳嗽了两嗓子,呷了口水便兴致勃勃地开讲了:
    “话说明熹宗天启年间浙江舟山,有一位名叫于根阜的船老大,养一条旧船为商家跑货赚钱,也稍带一些旅客。那于根阜虽非大富大贵,但生活无忧无虑,只是令他万般苦恼的是,他已年近半百竟无儿女,就是找过几个女人借腹生子都因不孕而被打发走了,老俩口为此甚是愁苦。话说一次于根阜从山东登州府与五条船在回舟山的海上,白天航行风平浪静,船在黑夜行驶也风平浪静地航行着。于根阜在船舱内四处巡视;只见旅客有睡觉的、有窃窃私语的、有打呼噜的、有听打呼噜声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烦躁不安的;有女人哼着催眠曲哄孩子睡觉的:几个商人在一起边喝酒边悄声嘀咕;其中有一年轻人躺在床上虽然闭着眼,但看表情似乎在养神。
    佛晓旅客们个个兴高采烈涌出船舱,疾步抢占向东方海天边际方向船甲板最好的位置扫视远方等待看日出……
    众人望了良久东方终于出现了红光,渐渐地一轮红日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与天际交界处从水中钻出煦煦升起,其景观蔚为壮观,众人个个喜笑颜开手舞足蹈兴致勃勃地欣赏议论着海上日出的美景……突然天上蓦地浓云密布,瞬间遮盖了圆圆火红太阳,顿时天空黑暗下来,紧接着大风骤起巨浪翻腾,只见前面几艘大货船象一片片树叶被甩到数丈高的浪尖上,又狠狠地摔入波涛汹涌的大海里,眨眼间踪影皆无,眼前只有怒嚎的狂风和翻腾的巨浪令人甚是恐怖,船老大于根阜与众人呼爹喊娘惊恐地逃进船舱。

    众人逃回船舱惊魂未定四处扫视片刻,令船老大于根阜和众人惊异的是船舱内非常平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5 19:38:22    跟帖回复:
2321
   只听得有人惊魂未定战战兢兢道:“哎?奇怪呀?怎么船舱内感觉不到大风大浪?”
    商人道:“是呀!一进船舱怎么一点也感觉不到风浪颠簸,这真是艘神船哪!”
船老大于根阜听着众人议论,那惊异的眼珠子转悠片刻,扫视迷惑不解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旅客……”

    子承道:“先生,这条船是伸船吗?”
    崔举人道:“世上哪有神船哪?”
    子孝道:“那为什么只有这条旧船没被大浪掀翻?”
    崔举人道:“船老大后来才知道原来这条船上珠宝商的儿子许公子衣内藏有一颗罕见的祖传避风夜明珠,于是船老大于根阜想不择手段将夜明珠抢到手,要把许公子推进大海里……”孩子们惊奇的听……
    子承见崔举人讲着讲着突然起身,以为他不讲了喊道:“先生!那后来呢?”
    子孝道:“是啊!先生,那后来呢?”
    崔举人道:“后来那还用问吗?避风夜明珠又回到转世的许公子手里,于根阜两口子都遭到恶报悲惨的死了,而且于家的管家丫鬟婆子都看到他们惨死的经过,这与宝儿?哦,就是于根阜和他老婆的死与转世的许公子没有关系,许公子亲爹娘都健在,那他肯定回老家寻找亲爹娘了。至于于家财产,一是全归转世许公子,二是许公子不要被官府没收了,先生这是简单讲给你们听,如果细讲那得讲好几天呢。”

    一阵沉闷。众人听得眼珠子都直了。
    欧阳贞道:“嗳呀,这可真叫恶有恶报呀。就听那于根阜这个名字的谐音,就不是个好东西。‘于根腐’从根上腐烂了他能好嘛,这可是断子绝孙的名字啊。”
    崔举人道:“孩子们!这个故事是告诉人们,人这一生可千万别忽略了神灵,千万别把善恶必报不当回事,为人行事千万不能做损事。就象那些恩将仇报的、绑票的贼匪们、图财害命劫道的、干伤天害理的人,哪个都没有好下场。所以孩子们哪,你们可一定要记住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没到,时候一到,作恶的必逃不掉!你看大孤山东沟老鬼那帮强盗和于根阜两口子不是不信吗,结果都不得好死。这也算是先生给你们上的第一堂做人之道的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6 11:28:42    跟帖回复:
2322
    子承怒气冲冲道:“这个于根阜真是坏透了!他是个忘恩负义的大坏蛋!他要是现在还活着,我非找遍天涯海角也要把他杀了!”

    欧阳贞道:“所以呀,你们要时时记住,为人处事不能做坏事,要天天刻苦练功,功夫浅了就不能杀坏人,待你们长大行侠仗义,专杀于根阜这种忘恩负义、图财害命的大恶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6 11:36:24    跟帖回复:
232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6 15:49:42    跟帖回复:
2324

第114章 宋匪帮复活


    再说大东沟匪首东沟老鬼宋振山的独生子宋三好和二当家高希田、三当家的龙沄蛟等二十几个残匪侥幸漏网逃掉。匪徒们骑着马狼狈不堪不敢走大路走小路,时而牵着马艰难地朝庄河北山区方向逃窜。天色将晚,众匪徒如惊弓之鸟跑得人饥马乏。高希田对宋三好道:“少当家的,咱们不能这么漫无目标乱走啊,是不是该合计合计下一步怎么办?”
    宋三好听罢杀气腾腾怒道:“我操他个祖宗的!老子多次提醒老东西大烟土有毒不能抽、大孤山庙里有神灵,千万不能在庙里玩女人,可那老东西就是他娘的不听,如果他不是我爹,我早他娘的把他插了!他死了,死了活该倒霉!可如今他死了弄得咱们他娘的老窝也全被端了……”骂累了丧气地四处扫视片刻“唉,咱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我看先到前面步云山一带找个落脚之地,就是官军知道了也干瞪眼不能奈何咱们。”
    高希田道:“行!那咱们就先到前面屯子里找个大户人家先歇一宿。”心说:“这个畜生真他娘的不是东西,翻脸六亲不认!你瞧这家伙翻脸便是恶相当众骂他亲爹,那恶狼似的眼睛冒着凶光,估计如果我当大当家的,这小子准会与我火并……”
    宋三好高声喝道:“弟兄们,到前面屯子边上找一户人家,毕竟咱们是路过,要神不知鬼不觉手脚麻利些,先将那户男的都他娘的给我插了,明儿天亮前多带些粮和吃的悄悄离开,都听明白了吗!”
    众匪齐声道:“明白了!”

    天黑后匪徒们又走了约莫一个时辰还是没有找到目标,好在大晴天月亮地,匪徒们又饿又累坚持走了约有半个时辰,也不知到了什么地方。突然龙沄蛟兴奋喊道:“哎!你们快看哪!前面山旮旯儿有人家了。”
众匪随着龙沄饺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山根底下影影绰绰有几处亮光是人家。众匪顿时都来了精神,打马向前飞奔。他们边向前飞奔边四处观看,在明亮的月光和星星的照耀下,这才发现四周都是黑压压的大山,他们已经进入一个大山沟里。又向前走一段路便清楚地看到这深谷中确实有十几户人家,刚接近屯子便传来犬吠声。
    宋三好怒道:“沄蛟兄,你带人先将狗叫的那家,连狗带人他娘的都插了(杀了)!
    众匪迅速向那户人家蜂拥而去。龙沄蛟命一匪徒跳进院子将狂吠的狗杀掉,随后把大门打开众匪一拥而入。这是一户正房四间有东西厢房,只听得屋里的人都惊醒了,传来男人惊恐声:“谁!谁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6 19:47:13    跟帖回复:
2325
   众匪手握钢刀不答话,近前一脚将门踹开蜂拥进屋……匪徒点燃油灯瞬间将屋内人杀了。高希田吩咐两个匪徒生火做饭。便与龙沄蛟并众匪走进东屋里见宋三好。
    高希田道:“弟兄们,绺子不可一日无主,我提议从今天起,少当家的就是咱们大当家的,从今后我等均听大当家的吩咐。”

    众匪齐声道:“听大当家的吩咐!”
    宋三好听罢傲气十足扫视着众匪道:“弟兄们,古人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咱们都是患难的弟兄,从今往后,我等兄弟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兵法书上说:胜败乃兵家常事。想当年曹操曹孟德不也有好多次兵败嘛?每次曹操兵败他都如丧家之犬差点就被人杀了,那比咱们惨多了!还有那个司马懿和朱元璋也是如此……宋某认为,咱们不是还没到他们那狼狈地步嘛。以宋某之见,这儿四处都是高山峻岭,这大山沟里,也只有十几户人家,我看咱们不必再去别的地方,先在这里避避风头伺机行事。二当家的、三当家的,你们意下如何?”

    高希田道:“大当家的说的太对了!不过,大当家的,咱们把这家的人都插了,这沟里人家免不了有他们的亲戚,一旦他们向外透漏了风声如之奈何?咱总不能将这里的人全插了吧。”
    龙沄蛟道:“这好办!明儿一早,我让弟兄们每户抓一个过来当人质,谁他娘的敢不听话!敢说半个不字,我操他娘的!我就立刻插了他全家,这叫杀鸡给猴看怎么样!”

    宋三好一脸凶相恶狠狠道:“沄蛟兄说的是!对穷鬼只要你给他们点颜色看,他们就必会乖乖地听话,但咱们也要软硬兼施。以后,对凡是听话的给他一点好处,穷鬼见有便宜可占必能从心里老实听咱们的。”
    众匪道:“对,对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
    宋三好道:“好!这里的护卫就交给三当家的了。”

    次日下午龙沄蛟走进宋三好的房门道:“大当家的,这十几户人家都老实了,只是沟里的那家姓冷的哥儿仨,个个都挺隆兴的,他娘的真操蛋!竟敢与咱们弟兄动手我把他们都插了!他们家的房子是这沟里最好的,我看大当家和二当家的还是到冷家住好,那家房后就是大山,比在这儿安全多了。再说,冷家有个十分水灵的小妞,我给大当家的留着呢。”

705509 次点击,2542 个回复  上一页 1 ... 152 153 154 155 156 ... 170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辽东皇家禁地》作者的喜悦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