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26 15:52:06    跟帖回复:
91
    我的观点是一种思想,而曹公更多是一种心理,人深层次的心理,比表面的思想更影响作家的写作。好比纳博科夫的《洛丽塔》,促使他写出这样的一部小说,肯定不是思想,而是心理,至于恋童癖之类的攻讦,没有什么价值和意义。曹公或许也有点恋童,他是觉得十二三的女儿,更加纯粹纯洁,并不是如某些变态的官员那般,觉得十二三的女孩更加好玩,那完全是两种心态!

    言归正文。

    林黛玉作为女儿,矜持要强的女儿,“情思”的心事不经意流露出来,被自己的心上人无疑间获悉,总是要羞愧的,故而用袖子蒙了脸遮羞。但同时,心头也未见得不在暗喜,恋爱中的少男少女,最困惑最痛苦的就是不知如何向心上人传递自己的心声!日本电影《情书》极为生动含蓄地表达了少男少女初恋的痛苦,手法很像红楼梦,推荐各位一定要看一看。而黛玉,此刻无意间流露的心事,恰好被宝玉听见,倒像是在曲折地表情达意,羞愧之下,也有暗喜吧。因此,奶娘进来阻止宝玉,黛玉就立刻起身,以示自己没有睡觉,也算是曲折地欢迎宝玉的到来吧。

    黛玉招呼宝玉的第一句话,绝对是调情,“人家睡觉,你进来做什么?”这样的调笑语言,再加“星眼微饧,香腮带赤”的媚态,让心已经发痒的宝玉,更加无法自持了,“不觉神魂早荡”,紧盯着黛玉问,“你才说什么”,就是要延续“情思”话题,以解“心痒”。黛玉否认自己说过什么,宝玉就“给你个榧子吃!我都听见了。”也是一种明显的调笑,但这样略带轻薄的含蓄调笑,是黛玉能够接受,并且喜爱的。但对于宝玉而言,这样含蓄的调笑,已经不能解此刻之心痒,而必须采取一点特别的行动,好比脚气病犯严重了,必须用滚烫的开水才能杀痒了——不好意思,这个比喻有点粗俗,但道理正确。

    紫鹃进来,宝玉和黛玉一个要茶,一个要水,两人的口吻,可以联想到宝玉和秦钟在庙里调笑智能儿的情景,只是智能儿知道秦钟和宝玉在和自己调情,也就表现得风情万种了,而紫鹃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故而表现得大方而懂礼,自然是先给客人端茶——要是紫鹃是个红娘似的丫环,那会怎样呢?哈哈,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不是红楼故事了。心痒难熬的宝玉,终于抓住时机,说了一句色情话,“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你叠被铺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7 7:51:11    跟帖回复:
92
    这句色情调笑超出了黛玉的心理承受范围,这话不翻脸,就要演变成张生莺莺的故事了。而黛玉生气的话语里,和上次“倾国倾城多愁多病”的反应一般,觉得宝玉是在拿她解闷逗乐,是在“欺负”她,尽管黛玉心里不见得真这么想,但在男尊女卑的时代,在女孩贞操被看作高于一切的时代,女孩对男人色情的调笑和侵犯,本能会觉得危险,会有抵抗意识,这种抵抗意识,就转而为被“欺负”的委屈。黛玉“一面哭着,一面下床来往外就走”,或许就是一种自我保护意识,宝玉说出“同鸳帐”这样的话来,床自然成了危险之地。黛玉的话里,并没有要去告状的意识,只是想躲开而已,而宝玉以为黛玉要去告状,宝玉恐怕还没有完全从自己的情绪里摆脱出来,也没有真正理解黛玉此刻离开的本意,道歉的话就明显没有上次流畅,有点口笨嘴拙之感了。

    再写宝玉追上去赔礼道歉,就和前面的内容重了,无趣了,也无法引出下文的精彩内容,故而引进一个浑人薛蟠,用他冒充宝玉父亲叫出宝玉,使得宝黛的纠纷就嘎然而止,为下文的误会做好了充分准备。

    薛蟠果然浑蛋,其中也不乏可爱,这种敢于冒犯礼教的举动,在我眼里,就带着可爱。茗烟竟然肯帮着薛蟠欺瞒主子,是了解宝玉的随性,不会真正和他计较,这其实也侧面写出了宝玉对礼教之类,并不真正感冒。当然,作为受过良好教育的青年,语言上的抗议总还是需要的。大妙的是薛蟠竟然对宝玉说,“改日你也哄我,说我的父亲就完了”——一个可爱的浑人跃然纸上啊。

    薛蟠解释请宝玉的缘由,话语毕肖薛蟠这样的粗人,这就是语言功力,当代人写小说,为了赶进度,很少推敲语言了。在我看来,没有好的语言,小说情节再好,读来也味同嚼蜡。薛蟠的解说里,再一次显示他的孝心,他是一个粗人,他的孝心就出于本真,而不是出于礼教的需要。礼教鼓吹“孝”,目的是维护以“忠”为第一伦理的社会框架,因此孝是绝对的,没有前提的。而我的观点是,一个家庭里,只要父母慈爱懂理,儿女的孝就会成为情感的本能。如果儿女不孝,那绝大多数都是因为父母失职的结果!曹公给薛蟠起名“蟠”,或许并不仅仅是嘲笑,也许在暗示,像薛蟠这样本性还保有纯良之人,要是能够有“文”来修饰,真可能成“龙”呢,字“文龙”也许有这个意思呢。当然,这是善意的解释,更可能曹雪芹只是在嘲笑他,毕竟薛蟠身上,纨绔的恶习极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7 8:04:28    跟帖回复:
93
    说到生日礼物,宝玉显示其“真”的一面,并不在乎世人送礼的常见习俗,即礼物要有“钱”的价值,好比现在中国人送礼,首先考虑多少钱,更多都直接送钱,而宝玉以为那些都不是我的,不能表现我的心意,只有我写的字画的画,才算是我的礼物。这里第一次提到,宝玉也是会画画的。可以说,宝玉是“真善美”三者俱备,而黛玉偏于“真美”,宝钗偏于“善美”,宝玉却给人以“真善美”合一的感觉,所以,宝玉才是小说的第一理想人物。我前面提到,真和善,往往容易形成冲突,好比对人善意,就容易说一些假话,过真,则往往缺乏宽容。但似乎在宝玉的性格和行为中,“真”和“善”表现得都很自然,并没有出现明显冲突,倒常引起过他人误会,如前面听戏而来的黛玉湘云的误会,或许这也算是真和善之间的矛盾带来的冲突。

    说到生日礼物送字送画,薛蟠想起不久前看到的一幅精彩春宫——薛蟠认得“庚”,不认得“唐”,在今人看来,似乎不真实,但在古人却是事实。“庚”字用来记日计时,以及生辰八字等等,是古代最常见的字。而唐作为姓氏,就不那么常见。这个小小插曲,既有趣又让人产生联想,甚至还起到呼应作用。有趣不用说,阿呆想起那幅画来,大概说得眉飞色舞兴致勃勃,没想到宝玉一言就捅破阿呆的不学无术,自然让他感觉大为无趣。但这个小小细节,恐怕还有其他含义,或许也在暗示,宝玉也是看到过这一类春宫的,要不,他也难以从阿呆“庚黄”两字联想到唐寅,只有知道唐寅是一个春宫画家,才能如此迅速找到谜底。如果宝玉知道,自然是茗烟找来,或者也可能,宝玉和纨绔子弟们,也常在烟花巷里吃酒听唱——下文提到过这一点,对春宫名家唐寅也就不陌生了。作为古代纨绔子弟,经常可以看到色情春宫,可以在烟花巷里呼朋唤友,那么,其实性启蒙早就开始了——只是父母不知道而已,好比今天网络时代,小孩也同样能够早早接受性启蒙——也是瞒着父母而已。而纨绔子弟不同于普通百姓的是,他们内有丫头,外有娼儿,都可以让他们早早把性启蒙付诸实践,而结果往往沉沦为薛蟠,更有甚者,沉沦为贾赦孙绍祖。而宝玉,却依然能够保持纯真,真说明他了不起啊。说到这个细节的呼应作用,可以联想到可卿闺房内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这里交待唐伯虎以春宫见长,那么,风流人物可卿闺房内的这一幅图,恐怕就含有性暗示性意味,也就是在为暗示可卿和宝玉之间的不伦作铺垫,而被脂砚斋评为“艳极淫极”的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无疑一定含有性内容,只是想不清其中的联系。红楼的精巧,则常常体现在好像不经意的只是趣味性的小事,实则对前后文都有呼应和照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7 8:08:23    跟帖回复:
94
    阿呆得了难能可贵的贡品,除了孝敬长辈,“左思右想,除我之外,惟有你还配吃”,纨绔子弟,无论怎样不学无术,因为出身带来的优越感,始终自视极高,哪怕丁字不识,哪怕品质粗俗恶劣,始终自以为是人中龙凤呢,如阿呆李天一辈都是这个德性。

    冯紫英的小插曲,或许是为了补充丰满纨绔子弟们的习好和形象,而宝玉,要出去交际交往,也不过总是这么一些人,宝玉,作为那个时代的特殊人物,处在那个环境之下,交往阿呆冯紫英一类纨绔,却能够保持纯真,保持完全不同于正统伦理的“女儿高贵论”,好比今天的权贵,要他们真心如宝玉一般,认可普通百姓确实比他们更加高贵,可能吗?或许会被认为精神病吧?但要是真有这样的人,那一定是了不起的可贵啊。

    薛蟠请客,詹光、程日兴、胡斯来、单聘仁一类骗子都在场,这些人都是贾政的清客,竟然也是薛蟠的座上客,而贾政和薛蟠,一个是所谓喜好读书整日想着如何报效皇恩的正人君子,一个是成天想着寻欢作乐嫖娼狎妓还有相公之好几乎目不识丁的纨绔,他们是权贵社会中的南北极,而他们的清客和朋友,竟然是同一批人,那么,这一批人的面目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除了骗子,谁能从北极一步跨进南极?从这些清客身上,完全可以感受到曹公对贾政的讽刺。

    享乐一天醉醺醺回家的宝玉,遭到袭人的抱怨,这也是袭人自视过高,以为宝玉应该时时想着她,而实际上,小妾毕竟不是心上人,但宝玉本性醇厚,还是道歉并安慰,而所谓冯紫英一来闹忘了,粗看就是善意的欺骗了。

    宝玉前脚进门,宝钗后脚就进来了,甚至可以说,宝钗就是在留心宝玉什么时候回来,甚至再进一步说,阿呆请宝玉吃饭,或者阿呆“唯有你还配吃”的想法,可能就是妹妹暗示给他的,宝钗确实一直在不露痕迹地讨好宝玉,不要把这话看作贬义,试想在实际生活中,一个如宝钗这般的美女,生性善良,聪慧多才,乖巧周全,内心默默爱着你,一直在刻意讨好你,这是几世才能修来的福分?宝钗说自己“福小命薄,不配吃那个”,和阿呆的话形成呼应,也许不是偶然,既是在暗示,又是再一次写出宝钗内心的豁达,她对身外之物的漠然,和黛玉如出一辙。一个注重于精神价值的人,对外在的物质标志,总是不会给予过多关注,不那么在乎。那么,相反,一个对外在物质标志给予过多关注,特别在乎,往往意味着内心的空虚,至少意味着精神尺度的低下。曹公自身的遭际证明他中年以后,一直在追求的,当然是精神价值。凡是注重精神价值的人,就都可以看作是曹公的知己,而曹公亲自创造的两位超级女儿,都是不注重物质的人,而是特别注重真善美的人,可以由此推想曹公对她们的喜爱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9 8:55:55    android
95

对自己所怀疑的事物发表观点的人是蠢材?

那放着明白装糊涂的,是否就是有修养的体现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9 10:13:29    跟帖回复:
96
    同样关注宝玉的黛玉,住得比宝钗还近的黛玉,听说宝玉回来,也来看望宝玉,但还是落在了宝钗身后,可见宝钗今晚确实是在特别留意了。

    走在路上的黛玉,“刚到了沁芳桥,只见各色水禽都在池中浴水,也认不出名色来,但见一个个文彩炫耀,好看异常,因而站住看了一会。”——觉得这里应该还是黄昏,还是自然光线下的风景,而不是夜晚月色下的景象,那么,也就是刚刚吃过晚饭,六七点钟的光景,阴历四月底,以南京为例,六月一日日落时间是七点钟,天黑至少也要等到七点半,而后文说黛玉“倚着床栏杆,两手抱着膝,眼睛含着泪,好似木雕泥塑的一般,直坐到二更多天方才睡了”,二更是9-11点,二更多天,也就是十点钟左右吧。

    这里仔细分说时间,是要参照晴雯的抱怨,“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这里的“半夜三更”夸张得也太离谱了。这个丫头,美则美矣,性情之暴躁,说话之无忌,确实招人恨呢,也就是宝玉,可以包容各色女儿,让她们保持各自的本真,在曹公看来,真和善一样可爱可贵。而嫁了人的女人,至少失却了真,还极可能同时失去了善——可恨!真善都不具备,就肯定不美,皮相之美,绝对不是真正的美。

    晴雯“半夜三更”用的极为夸张,但宝钗常来怡红院应该是事实,丫头竟然抱怨主子喜欢的客人来得太勤,这也只有大胆的晴雯敢于如此,也只有宝玉的丫环敢于如此。在人格上,宝玉确实基本做到了人人平等——当然只是就女儿而言,对下人平等是曹公的思想,只对女儿平等是曹公的心理。宝玉做到这点,实在难能可贵,其实这也是宝玉唯一能够做的,他不可能改变任何实质性的规矩之类,但就凭这一点,宝玉已经可以称之为了不起理想人物,至于他表面看起来的懦弱无能,其实是面对残酷现实的无力和无奈,不得不出卖琪官也必须如此理解。而实际上的宝玉绝不懦弱,对父亲逼迫求取功名的反抗,就需要莫大的勇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9 10:24:54    跟帖回复:
97
    晴雯拒绝开门,甚至不问是谁,可见这丫环的放肆,她知道宝玉疼爱她们,尤其疼爱她,有宝玉的疼爱,就不怕得罪人,而这个时候来的人,自然不会是贾母王夫人,晴雯可说是奴假主威了。晴雯表面得罪的是黛玉,心里不喜的是宝钗,这里应该有性格因素,晴雯的特征和黛玉仿佛,就是一个“真”字,因为文化不够,她的“真”里还带着嚣张,这大概是不喜欢晴雯者的主要原因。而袭人的特点是“善”,可惜是带点“伪”的善,“善”一旦带上了“伪”,哪怕八分“善”带两份“伪”,这个善也会令人呕吐,这其实才是很多人不喜欢袭人的原因。而今天的慈善人物,基本都带八分伪,这可以说是俺们天朝了不起的“国情”。

    晴雯尽管奴假主威地说,“凭你是谁,二爷吩咐的,一概不许放人进来呢!”吃了闭门羹的黛玉,不见得真相信晴雯的话,只不过晴雯的话引发了黛玉内心的伤痛,寄人篱下的伤痛,现在哪怕再闯进去,让宝玉当着她的面,狠狠责罚晴雯,也无法消除黛玉深藏心底的悲哀伤痛,意识到自己的寄人篱下,孤栖无助的黛玉,满心里哀伤,再也无法忍住自己的泪水了,哭得悲悲戚戚——读到这里,总是忍不住泪水盈眶啊。脂评说,“想作者此时泪下如豆矣”,不为自己笔下人物的伤苦流泪的作家,恐怕就不是好作家。

    写鸟儿不忍听黛玉的哭声,纷纷远飞避开,这里的侧面描写之精彩,真是古今中外罕见。记得大学老师讲古希腊史诗《伊利亚特》,说世界文学史上侧面描写的经典例子,是其中历尽战乱的人民,看到海伦的美貌而忘却了丧失亲人的伤痛,并表示愿意为她牺牲。相比之下,我觉得此处的侧面描写要动人得多,美丽得多。《伊利亚特》中的例子,更多诉诸于理性,而红楼中的例子,纯是感性,有着诗画一般的美丽感人。可叹可怜外国人看不懂红楼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9 10:47:36    跟帖回复:
98
    第二十七回 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悲伤回家的黛玉,“倚着床栏杆,两手抱着膝,眼睛含着泪,好似木雕泥塑”——一幅感人至深的美人含泪图。想起年轻时在北京美术馆看过的一幅油画,那是80年左右,美国石油大王克莱默的收藏,画中一位西方乡村美少女,穿着打补丁的黑色旧长裙,坐在一棵树下,含泪凝望着远方,目光中的忧伤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感人至深,三十多年过去,画中少女含泪的目光,始终栩栩如生。含泪的黛玉——我感觉很不满意的是,为什么这么多中国画家,就没有人画过如此美丽的主题呢?

    一群花一样的美少女,“桃羞杏让,燕妒莺惭”的美少女,在姹紫嫣红的大观园,没有男人的猥琐目光,自由随意地祭饯花神——何等美丽的场面。美女悉数在场,独缺黛玉,宝钗自告奋勇要去“闹了他来”。红楼中的宝钗,决不是作者或真或假交待的那样“守愚藏拙”,更不是凤姐评价的“不干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出现在红楼中的宝钗,始终是一个活泼善良的美少女,心中怀着美好的情愫和向往,至于她对众人的讨好,没有目的不带私利,就是想和大家好好相处,这样一个美少女的善良,为何会引来众人的诟病?假如说希望成为宝二奶奶算是私心,那也是处于少女对爱情的向往和追求,不是极其美丽的行为?

    路遇十二个唱戏的女孩子,宝钗和她们“说了一回闲话。回身指道:“他们都在那里呢,你们找他们去罢。我叫林姑娘去就来。”——宝钗就是这样对待他人,哪怕和自己毫无关系被众人蔑视的戏子,宝钗也仿佛对待姐妹一般对待她们,这样的善意多么可贵?

    宝钗的所作所为,只有涉及到宝玉,才会显得不太正常,好比常常“有事无事”去怡红院坐坐,好比此刻看到宝玉进了潇湘馆,就会多出一番特别的想法来,其实都是因为爱宝玉导致的心态行为的略略失常。恋爱少女的失常行为和心态,恰是最美丽的景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9 10:55:06    跟帖回复:
99
    宝钗的想法蛮有趣,她不跟进去的原因有二,一是担心看到听到一点不恰当的举止行为,好比前面刚刚发生的调笑,听在看在宝钗耳中眼里,肯定很不合适,实际上宝钗以前一定看到过听到过此种语言和行为,可能没有“若共你小姐同鸳帐”那么过分,但也足够让宝钗意识到宝玉和黛玉之间特殊的亲昵。二是怕黛玉怀疑她和宝玉一路而来,引起黛玉的猜忌。这个担忧其实来自于宝钗内心已经有点知道,某种程度上,自己是黛玉的情敌——不是你死我活的情敌,倒有点像姐妹的情敌,但毕竟是。其实这里还有第三种心理,或许还是宝钗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的第三种心理,那就是酸意,看到自己心爱之人,和另一个女孩子亲亲热热,内心总是忍不住酸意的吧。所谓眼不见心不烦,还是不要进去了吧。

    接下来就是滴翠亭公案,喜欢黑钗的人,认为这是宝钗无论如何也洗不去的人生墨迹,越洗面积越大的人生污渍。而这些黑钗者,基本都是黛迷,好像不黑钗,就无法表示自己黛迷的立场。我总是不能理解某些人,喜欢吃鱼就吃鱼,何必非要说吃肉有害健康?别人喜欢吃肉,根本不妨碍你吃鱼,何必非来干涉别人的爱好?假如这里面不涉及到公理?

    我以为,爱好是一种极富个性的行为,我们可以把自己的爱好发展到极致,唯一的界限就是不要伤害他人及不违背公理。所以不必在乎别人在爱好什么,只管自己的爱好,把自己喜欢的人捧到天上去也行,至于别人把谁捧到宇宙里,其实和我们无关——不必去争执。 而有人非要通过贬低他人来抬高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这种行为完全无关曹公的红楼,只显示自己的狭隘浅薄而已。

    滴翠亭事件,假如宝钗真是有意在“嫁祸黛玉”,那意味着宝钗一定是一个极阴险之人,而曹公在写重要人物的重要性格特征,从来不用孤证,一定会多处出现,互相形成或明或暗的呼应。比如写风姐的残忍,单单杀人事件,或明或暗,或直接或间接,或成功或失败,至少有三处!那么宝钗呢,还能不能举出其他阴险的事例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7 10:14:32    跟帖回复:
100
    当然有人会说,即使宝钗没有故意阴险地嫁祸于人,但客观上造成了对黛玉的伤害,难道就不是坏事了?这里所说对黛玉的伤害,实际是很可笑的,小红作为丫鬟,对黛玉毫无威胁,但总有人以为小红能干,就会给黛玉带来威胁——其他不说,这个事情本身的结果,对小红根本没有带来任何伤害,自然也谈不上对黛玉的伤害。当然,喜欢黑钗的人,会坚持说,既然对黛玉毫无威胁,对宝钗同样毫无威胁,何必还要假意拉进黛玉来?其实,此刻宝钗作为,按照宝钗的一贯性格,我们是可以从善意角度来考虑的,那就是,第一,宝钗不愿意自己得罪任何人,不愿意任何人因为她而不开心。第二,我们假设一下小红此刻的心理,小红推开窗子,必然看到宝钗,会担心宝钗听到了她的话语。现在宝钗使了金蝉脱壳之计,避免了眼前的尴尬,小红误以为宝钗没有听见,本来是确定宝钗听到了她的话,被宝钗这么一搅,就以为宝钗没有听见,当然出来了新的担心,就是黛玉听见了,但毕竟确定转为了不确定,小红没有看见黛玉,宝钗没有看见黛玉,小红提心吊胆几天以后,看见没有任何动静,心里自然会慢慢觉得,宝钗可能是看错了,黛玉并没有躲在附近,担心和焦虑就自然而然松懈,直至消失不见。假如小红确认宝钗听见了她的话,虽然她觉得宝钗不会去告状,但心里始终会有不舒服的感觉萦绕吧。文中提到小红说“若是宝姑娘听见,还倒罢了”,可见小红也知道宝钗为人善良,不会和人过不去。但小红不理解的是,黛玉不仅善良,还会赞同她追求爱情的举动,更不会过不去!可惜小红不理解黛玉啊。

    另外,这个事件中,还有一个最为关键的误区需要消除,那就是,小红的行为不是不得当的!宝钗作为正统女子,听到对话以后,心里想,“怪道从古至今那些奸淫狗盗的人,心机都不错。”——这是宝钗的观点,绝不是曹雪芹的观点!宝钗作为大家闺秀,恪守封建妇道的大家闺秀,对这样私相爱慕、授受情物的行为,当然是这样想,但曹公怎么可能这样想?红楼作为爱情小说,描绘宝玉黛玉美好情爱故事的爱情小说,怎么会把小红此刻的举止定义为“奸淫狗盗”?难道我们忘了,宝黛爱情故事中,最高潮最感人的部分,就是宝玉私下传递情物,感动得黛玉心潮澎湃情难自已?曹公怎么可能写宝黛爱情可以传递情物,写小红爱情就不允许私递情物了?实际上,此处小红的爱情故事,就是在为后文宝黛故事作铺垫,表达青年男女追求爱情的勇气和决心。小红的担忧顾忌,尤其说是表现“奸淫狗盗”之辈的心机,不如说是在写封建礼教对青年男女的压迫,让追求爱情的美好行为成为一种偷鸡摸狗!

    把小红追求爱情的行为定义为正面,那么,宝钗行为中的阴险更加不能成立,既然小红不是在做坏事——她自己绝不相信自己在做坏事,那么她就绝不会因为这事而处心积虑去报复这个报复那个,对黛玉的伤害更加谈不上。

48852 次点击,154 个回复  1 ...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16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谈古削今说红楼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