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BFX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4 16:25:50   
706
    最后再说说,《经别》还提到了“带脉”一词,在《黄帝针经》,这是“带脉”第一次露面,所以肯定是一个新名词,至少也是当时比较新颖的一个名词,那么,大巫究竟想用这个名词表达什么意思?或者,他的目的是什么?

    先把其原话照录如下:

    “足少阴之正,至膕中,别走太阳,而合上至肾,当十四椎,出属带脉,直者,系舌本,复出于项,合于太阳,此为一合”。

    很显然,在这里,大巫并不想告诉读者,带脉的起止点和循行路线,带脉与腔内脏腑的关系,以及带脉的生理和病理、带脉的疾病是什么症状、怎么治疗等等。也就是说,关于“带脉”的一切,他什么都不想说(实际上是他确实什么也不知道),而唯一想告诉读者的是,他知道人体还有一条名为“带脉”的经脉。

    本章前言已经分析过,《经别》(以及后面的《经水》、《经筋》)的本意,其实是想借助“天道”的巨大威力,最终确定人体只有“十二经脉”,既不能多,亦不可少,而且从此以后,谁也不许质疑这个数字。否则的话,如果连经脉数量都无法确准,经脉理论在《经脉》发布之时遂即面临七嘴八舌的强烈质疑,而一旦这种局面稍加延续,针医学派的组织纲领或理论基础必然不复存在,则针医学派势必陷入不可逆转的思想混乱并最终导致彻底解散。也就是说,由于《小针》作者贸然发布《经脉》这篇文章,当时的针医学派内部,已经乱作一团,其前途岌岌可危,必须靠“十二经脉”作为力挽狂澜重整旗鼓的关键支撑点。

    因此,在《经别》篇(以及后面的《经水》篇、《经筋》篇),像督脉、任脉这种针医学员本来耳熟能详的经脉,哪怕曾经以岐伯的名义公开论证过它的存在(比如《本输》:“缺盆之中,任脉也,名曰天突……颈中央之脉,督脉也,名曰风府……”),哪怕曾经以黄帝的名义公开论证过它的存在(比如《经脉》:“任脉之别,名曰尾翳……督脉之别,名曰长强……”),也必须绝口不提,一概不予承认。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起始于手足的“十二经脉”才是唯一纯粹正统的经脉,是最符合天道、最有资格存在的经脉。

    那么,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很突兀地抛出一个“带脉”呢?你连人体前后正中线的督脉和任脉都不承认,却说出“当十四椎,出属带脉”这种昏话,除了证明人体还有一条“带脉”,于是经脉数量至少增加至十三条,还能有什么意义?这岂不是当着众人的面,掴自己的脸么?

    由此可见,这个大巫的语言习惯,与现代的某些专家教授,几乎毫无二致,都喜欢当众瞎胡咧咧。只因其逻辑思维能力,惨不忍睹,故而满嘴跑火车,信口胡诌,自相抵牾,前言不搭后语,一点也不负责任,还自以为一美。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1/5 15:13:52 编辑过

回帖人:
BFX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6 1:18:11    跟帖回复:
707
    但是我们要知道,即使是满嘴跑火车的胡言乱语,说者也不是有口无心,而是必然有其特定的目的。表面上看,大巫说这话的目的,无非是想证明,他知道人体有一条“带脉”。但是,他的目的绝不可能如此单纯,否则的话,即便一时失言,事后也能够觉察,增加一条带脉,对于确定“十二经脉”的正统性,绝对是画蛇添足,非但无益,还有极大的伤害,所以他肯定会把这几个画蛇添足的字刮掉。

    实际上,由于“带脉”是一个新名词,连针医创始人都没有公开讲述过“带脉”,则其知名度明显小于“督脉”、“任脉”,所以,大巫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是,我连你们谁都没听说过的“带脉”都知道,当然也知道你们耳熟能详的“督脉”、“任脉”,所以,不要以为《经别》篇只讲“十二经脉”,没有提及“督脉”、“任脉”,就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也就是说,他提出“带脉”这个新词的根本目的,在于向读者表明,包括督脉、任脉、冲脉、带脉,以及阴阳蹻脉、阴阳维脉,所有这些你们听说过或没有听说过的经脉,我全都知道,只不过,它们属于“奇经”体系,不能纳入“十二经脉”这个正式的血气循环圈。

    这是因为,在针医组织内部,督脉、任脉这两条经脉,经过针医创始人的灌输,不但经脉名称早已尽人皆知,而且其循行路线和起止点的腧穴名称也已经尽人皆知,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彻底抹掉督脉、任脉,已经不可能。但是,对大巫来说,鉴于当时组织内部七嘴八舌莫衷一是百般纠结的混乱局面,正式的经脉数量又必须确定为“十二”,那就必须把督脉、任脉排除在正式的经脉之外,所以只能根据它们位于前后正中线(奇而不偶)这个特点,将其命名为“奇经”,进而再制定一条“奇经”不属于正式经脉,不能纳入“偶经”循环圈的规定,这样才能彻底解决人体经脉的数量问题。

    《难经·二十七难》:“有阳维,有阴维,有阳跷,有阴跷,有冲,有督,有任,有带之脉,凡此八脉者,皆不拘于经,故曰奇经八脉也。”

    《难经·二十八难》:“入于八脉,而不环周,故十二经亦不能拘也。”

    这里的“皆不拘于经”,就是“奇经八脉”与正式的“十二经脉”不属同一个循环体系的意思。这里的“入于八脉,而不环周”,就是“奇经八脉”不能纳入由正式的“十二经脉”构成的血气循环圈的意思。很显然,《难经》的这些说法都是在为大巫的观点背书。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难经》所谓“奇经”之“奇”,与针医创始人所说的“奇邪”之“奇”,不是同一个意思。《说文》:“奇,异也”。这个“异”,就是特别、特殊、特立独行,与正常状态截然不同的意思。

    但是,按针医创始人的观点,人体根本就没有什么奇经偶经,所有的经脉络脉都属于同一个血气循环圈。故督脉、任脉,起码督脉、任脉的络脉,肯定是要加入到人体的血气循环圈的。比如,他在《九针十二原》就明确指出:“经脉十二,络脉十五,凡二十七气,以上下……二十七气所行,皆在五腧也”。这里的“上下”和“所行”,其实就是血气循环圈的意思,而其中的“络脉十五”,显然包括督脉和任脉的络脉,那么督脉、任脉肯定也在正式的血气循环圈之内。因此,实际上,针医创始人所设想的人体血气循环圈,与《经别》篇所设想的“十二经脉”循环圈,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其实,说来归其,就是因为这个大巫不知天高地厚,贸然以“黄帝”名义(排除岐伯)发表了《经脉》,把针医创始人最重要的学术成果据为己有,这种恶劣的行为激起公愤,招致众多责难,而责难的焦点,当时主要集中在经脉的确准数量。那么,为了平息民愤,就只能按照针医创始人最初的意见,把人体经脉数量确定为“十二”,而对于督脉、任脉,只能再编造一套“奇经”理论,于是督脉、任脉也就只能排除在正式的循环圈之外。

    然而我们看后面的《脉度》篇,为了迎合“日行二十八宿”这个天道周期(即天道每昼夜运行二十八宿),大巫又毅然决然地一改初衷,把督脉、任脉,以及阴阳蹻脉,都纳入到正式的人体血气循环圈,而其目的,只是为了凑够“人经脉上下、左右、前后二十八脉”这个数字,以与天道每昼夜运行的“二十八宿”正好对应。这就足以证明,他所鼓吹的“奇经”理论、“天道”理论,以及“十二经脉”理论,在他自己都没个定准,一会儿可以这样编排,一会儿可以那样编排,其实整个就是胡编乱造、胡扯八道——这与现代的中医专家教授,也非常相像。

回帖人:
BFX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9 1:25:01    跟帖回复:
708
    然而,实际上,大巫说出“当十四椎,出属带脉”这八个字,还有一个更为阴险的图谋,那就是用“带脉”取代“脾之大络脉”。因为,只有这样,“脾之大络”和督脉之络、任脉之络的待遇才能一样,于是就都可以以“奇经”的名义剔除出正式的血气循环圈,这也正是他不惜画蛇添足的原因。

    按针医创始人的观点,人体血气循环圈由十二经脉、十五络脉组成,拢共“二十七气”,这里边就包括“脾之大络脉”。但是,大巫编撰《经别》的目的,只是承认十二经脉和十二络脉组成的“六合”循环圈(其理由已见前述),这就是矛盾的焦点所在。那么,大巫在以“奇经”的名义剔除掉督脉和任脉之后,当然还要毫不留情地剔除掉“脾之大络脉”,而其采取的手法,无非还是把“脾之大络脉”置于“奇经”名下。

    现在,有必要回顾一下针医创始人最初设计的“脾之大络脉”的位置、走向、命名及其思路。

    《经脉》:“脾之大络,名曰大包,出渊腋下三寸,布胸胁”。这个意思就是:脾之大络,以腋下三寸的这个穴位为起点,沿水平方向运行,故前抵胸口(剑突、曷亐),后抵脊椎(第七椎),此所以谓之“布胸胁”。而且,按“凡二十七气,以上下”,以及“二十七气所行”的思路,“脾之大络脉”和督脉之络、任脉之络一样,亦要参与人体的血气循环圈。

    须知,这个“布”,在这里显然是用作动词, 那么只能是描述织布的动作。《释名》:“布,布也,布列众缕为经,以纬横成之也”,就是讲古代织布工人(古代又谓之“女工”)的基本动作,就是一天到晚用横向的纬线作左右来回的往复穿梭。因此,所谓“布胸胁”,就是在胸胁这个部位横向分布并往复运行,而古代所谓“胸胁”,其实就是现代意义的胸廓。

    关于“渊腋下三寸”这个起点穴位,针医创始人还曾在《本输》篇做过正式介绍:“腋下三寸,手心主也,名曰天池”。我们知道,他在治疗一个奄奄一息的休克患者的时候,就使用了这个腧穴(《九针十二原》谓“五脏之气已绝于内……治之者,辄反其气,取腋与膺”,其中的“膺”,就是指天池穴)。这只能是因为,在他看来,腋下三寸的这个天池穴,是所有经脉络脉的“本输”之穴。

    很显然,按针医创始人的思路,“脾之大络脉”是人体唯一一条水平走向而环绕于躯体的脉。那么,对于全身纵向排列且并行不悖的所有经脉络脉而言,这样一条横向环绕于胸廓外围的脉,就有大包大揽或者裹束合一的意义,此所以谓之“大包”。因此,我们务必要明白,所谓“大包”,其实并不是一个具体穴位的名称,而是“脾之大络脉”的正式名称。

    针医创始人当初发明这样一条横向贯通的经脉,其实是想给全身所有纵向而行的经脉络脉提供一个发生源和动力源的生理学依据,即后天的饮食营养才是人身血气的发生源和经脉循环的动力源,此所以谓之“脾之大络脉”。

    但是,在针医创始人,“脾之大络脉”还有另外一个别名,或者俗称,那就是“带脉”。

    盖自西周以降,及至西汉,上流社会的装束服饰,衣带都系在腋窝下三寸的位置,与“脾之大络脉”的走向正好平齐。也就是说,“出渊腋下三寸,布胸胁”的“脾之大络脉”,其所在位置,正好与衣带位置相互重叠,而“带脉”之名,正是依据衣带的位置而来。

    附图1:西汉帝王服装

    

    附图2:周朝士大夫服装

    

    请注意:衣带都不是系在腰间,而是系在腋下三寸位置,与胸口平齐。

回帖人:
BFX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9 1:28:09    跟帖回复:
709





回帖人:
BFX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9 1:33:51    跟帖回复:
710



回帖人:
BFX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9 22:06:32    跟帖回复:
711
    附带说一下古代的衣带。

    古代没有裤子,上流社会全凭一个长袍子遮盖下体,底层民众穿不起袍子,只能以一条带子遮盖下体,故古代的衣带,与后世裤腰带的概念,实在差得太远。

    《说文》:“带,绅也,男子鞶带,妇人带丝,象繫佩之形,佩必有巾,从巾。”

    《说文》:“绅,大带也。”

    《说文》:“鞶,大带也,易曰:或锡之鞶带,男子带鞶,妇人带丝。”

    《说文》:“佩,大带佩也,从人、从凡、从巾,佩必有巾,巾谓之饰。”

    由上述这些简略的介绍,我们起码能够知道,(1),古人的衣带,是上流社会的服饰特征,由高档材料(比如皮革、丝绸)所制作,属于装饰性物件,并不具实用性,也就是说,不是用来提裤子的,根本不需要系于裤腰的位置;(2),古人的佩带,除了系于身的部分,还有垂于下的部分,而统名之为“带”。《论语》有“子张书诸绅”的记载,实乃书于下垂之带。故带之有绅,也属于装饰,此所以称“大带”为“绅”,若带之无绅,即失去了装饰意义,也就不能称之为“带”了,故所谓“大带”者,就是佩带必须多出富余的一段,以垂于胸口之下。

    《左传·庄公二十一年》:“郑伯之享王也,王以后之鞶鑑予之。”所谓“鞶鑑”,就是在皮革佩带之上再装饰两面铜镜,前后护持,而铜镜只宜覆盖于前心或后心的部位(其实“鞶鑑”就是后世所谓“护心镜”),则佩带所系的位置,自然也就是与心口窝平齐。

    这种装饰性的佩带形式,至今还保留于日本的和服以及韩国的民族礼服,我们知道日本韩国文化皆源于古华夏,则日、韩的服饰想必与古代华夏的服饰也存在着渊源关系。见附图:




    综上所述,古人(上流社会)的衣带,在上边横向维系于胸口部位,在下边纵向垂于腹部正中,从正面看,恰好是一个T字形,因而又与针医创始人发明的“膏肓”相互重合(请参见本演绎第一章膏肓一节),此所以“膏肓”亦可以称之为带脉——不过这属另外一个话题。

    《史记》中有“扁鹊名闻天下,过邯郸,闻贵妇人,即为带下医”的记载,后人往往把这个“带下”解释为妇女阴道分泌白带,殊属无聊。实际上,“带下”本指佩带下垂所掩盖的部分,正是男女生殖器的所在,故所谓“带下”,实乃古人关于男女生殖器的隐语,所以也可以作为生殖系统的代称。须知古代是男权社会,妇女不可能有任何政治、经济地位,其唯一的作用就是给男人生育后代,赵国之所以“贵妇人”,盖因战争残酷,青壮大量死亡,以至人口严重不足,故鼓励妇女生育也。是则扁鹊自称“带下医”者,即相当于现代号称专治不孕不育的神医。张仲景所谓“此皆带下”、“此属带下”云云,也都是暗指男女生殖系统疾病的意思。

回帖人:
BFX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0 18:53:57    跟帖回复:
712
    如此说来,大巫用“带脉”取代“脾之大络脉”,似乎也在情理之中,而大巫正是利用了这一点,表面上打着针医创始人的招牌,以售其奸。

    须知,针医创始人并没有“奇经”和“奇经不能加入血气循环圈”这种观念,所以,即使“脾之大络脉”称之为“带脉”,也仍然可以加入血气循环圈。

    更重要的是,大巫说的是“当十四椎,出属带脉”,这就等于标明了带脉的位置,与十四椎相当。然而我们知道,古人说的“十四椎”,就是现代解剖学的第三腰椎,俗称腰眼,与腹部的肚脐水平相对。因此,大巫所说的“带脉”,其实就是后人耳熟能详的那个环腰贯脐的奇经带脉,而不是针医创始人所说的那个“脾之大络脉”。

    《难经·二十八难》:“带脉者,起于季胁,回身一周”。所谓“季胁”,就是肋弓的最下缘,亦即“腰”的所在。因此,很显然,《难经》作者所秉承的,正是大巫标定为“当十四椎”的“带脉”。

    因此,实际上,在当时的针医组织内部,存在着两个带脉。一个是针医创始人发明的,起于腋下三寸,横贯胸廓,其位置与服饰的衣带正好对应,是为“真带脉”。一个是大巫发明的,起于季胁,横贯腰腹,环腰贯脐,与服饰的衣带没有对应关系,是为“伪带脉”。真伪带脉虽然都是横向水平环绕躯体,但是它们一高一低,之间差着八寸的距离。而且,我们还要知道,伪带脉没有生理学方面的理论依据,更没有解剖学依据,它就是凭空地生编硬造。

回帖人:
BFX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1:45:10    跟帖回复:
713
    针医创始人及其嫡系门徒关于真带脉的言论,如今在《黄帝内经》都不可得见,那是因为,凡是提及“真带脉”的文字,都已经被这个大巫篡改或删除了(这其中的缘故,当然还是因为针医创始人死了)。正因为大巫主导了《黄帝针经》整个中后期的编篡权,所以,综观整部《灵枢》,如今剩下的可以标明带脉位置的,也只有他自己所说的“当十四椎,出属带脉”这八个字,当然,他说的只是“伪带脉”。

    然而,关于“真带脉”的记载,在《黄帝针经》,也并不是没有一点蛛丝马迹,否则就根本不可能破解这个谜案。也就是说,大巫利用其编篡权,肆无忌惮地删除篡改有关“真带脉”的文字记载,既然是一个历史事实,我们就必然会找到一些线索,作为其无法抵赖的罪证。

    比如,《灵枢·癫狂》有一句:“灸带脉于腰相去三寸,诸分肉本输”。这句话,所有的后世人都困惑不解,所有的解释都是穿凿附会。

    因为,“腰”这个概念,狭义上就是后腰眼,或者两侧的肋弓下缘,广义上就是一个环腰贯脐的圆圈(即现代人所说的“腰围”),那么,根据“于腰相去三寸”这句话,任何人也无法确定狭义的上下三寸,到底是哪个点,更无法确定广义的上下三寸,到底是哪个点,那就根本没有一个确定点,也就根本不可能付诸操作,于是原文后面的“诸分肉本输”这个补充说明,也就毫无意义。

    所以,我们务必要知道,一个精神正常的人,根本不可能这么说话。实际上,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人家说的本来是“灸带脉于腋相去三寸”。只有这样的表述,才能明确标示出一个确切固定的点,可供操作。因此,《癫狂》作者的本意,其实就是指腋下三寸,就是天池穴,就是“脾之大络脉”的起点,此所以既可以称之为“带脉”,又可以称之为“诸分肉本输”(“分肉”是经脉的互语,盖《经脉》:“经脉者,伏行分肉之间,深而不见”。故“诸分肉”即诸经脉之意)。

    因此,《癫狂》作者所说的“带脉”,正是针医创始人发明的“真带脉”(因为他是针医创始人的朋友兼嫡系门徒)。而环腰贯脐的“带脉”,则是大巫刻意编造的“伪带脉”。所以完全可以断定,把“腋”字替换为“腰”字,必然是大巫的篡改。

回帖人:
BFX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8:58:08    跟帖回复:
714
    大巫之所以要伪造一条腰间的“伪带脉”,来取代胸胁间的“真带脉”,是因为他必须把“脾之大络脉”排除于正式的血气循环圈之外。只不过,“十二经脉、十五络脉,凡二十七气”这个血气循环观念在当时已经深入人心(起码早期的针医学员都知道),要想从人们的印象中把“脾之大络脉”彻底抹杀掉,并不容易,所以只能采取偷梁换柱瞒天过海的卑劣手段,表面上是保留了“脾之大络脉”的“带脉”之名,但是实质上却是用一条“伪带脉”对其施加了完全彻底的阉割。

    由于大巫充分行使了他的话语权和编篡删改权,再加上后期的《难经》作者为之摇旗呐喊、推波助澜,“真带脉”就逐渐地销声匿迹了。毋庸讳言,后世的中医和针医,只知道“伪带脉”,根本没人理会和追究,“十二经脉”靠什么循环?

回帖人:
BFX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4 3:15:26   
715
    最后再简略介绍一下,“真带脉”的解剖学依据。

    实际上,古代(上流社会)衣带的位置正好是横膈膜所在的位置,而横膈膜即使是最粗陋的解剖,也很容易发现。附图:





    正是由于横膈膜横向环绕于胸廓之内,与衣带的位置正好重合,而且作为人体最大的平滑肌膜,有弹性,有韧度,有宽度,有长度,与衣带的物理性状大致相符,此所以被针医创始人命名为“带脉”。

    我们知道,在针医创始人,“膜”就是“脉”的解剖学术语,它们的意思完全相同,而且读音相同。其另一称谓是“分肉”,则是指“膜”的作用。所谓“经脉十二者,伏行分肉之间,深而不见”,就是把分隔脂肪层与肌层的薄膜当成经脉的意思。

    那么,由于横膈膜是人体最大的膜,因此在针医创始人看来,它必然是全身经脉络脉的总发源,此所以又称之为“诸分肉本输”。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1/14 3:17:13 编辑过

回帖人:
BFX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5 11:44:58   
716
    《黄帝内经》演绎第十二章

    《灵枢·经水第十二》演绎

    《经水》篇的宗旨,就是通过所谓“地理”,亦即地表上的十二条水系,来证明人体十二经脉的存在。但是它的真正用意,与《经别》篇如出一辙,都是为了论证人体的血气循环圈只有十二条经脉,不可能再多,也就是极力排除督脉、任脉、真带脉(脾之大络脉)在血气循环圈的存在,因此必然还是出于大巫的手笔。

    中国古代的文化人,往往以“上晓天文、下知地理”作为骄傲的资本,因为,他们除了信奉“天人合一”理论,还信奉“法天则地”理论,然而其实又可以合二归一,都源本于老子的“道法自然”理论。如今清华大学作为校训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乃分别择选于《易经》的“乾卦”和“坤卦”爻辞,而乾坤本来是天地的互语,说明“法天则地”观念,在这个民族的心灵深处已经打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

    作为针医组织新任掌门人,大巫为了论证人体只有十二经脉,《经别》篇以“法天”为立论基础,得出了十二经脉正好与天道相合的结论,但是仍然觉得论证不够充分,结论比较勉强,所以,在《经水》篇,再以“则地”为立论基础,得出了十二经脉正好与十二条地表水系相应的结论。把这两篇的主旨结合起来,就是一整套美轮美奂的“法天则地”理论,此所以这两篇文章,就相当于给《黄帝针经》的后期创作设定了一条新的思想路线,或者给针医这门学术重新定调,即:一改《针经》早期的创作思路,摒弃对生理病理的细致分析和对疾病症状的系统研究,从此开始一味地鼓吹天地阴阳、五行生克,这两篇文章具有非常明显的扭转方向作用。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1/16 3:08:29 编辑过

回帖人:
BFX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6 6:48:28    跟帖回复:
717
    原文1:黄帝问于岐伯曰:经脉十二者,外合于十二经水,而内属于五脏六腑。夫十二经水者,其有大小、深浅、广狭、远近各不同;五脏六腑之高下、大小、受谷之多少亦不等,相应奈何?夫经水者,受水而行之;五脏者,合神气魂魄而藏之;六腑者,受谷而行之,受气而扬之;经脉者,受血而营之。合而以治,奈何?刺之深浅,灸之壮数,可得闻乎?

    演绎:

    以“黄帝问于岐伯曰”开篇,意在嫁祸针医创始人。是说根据地表上的十二条水系,来证明人体有十二条经脉,这种说法固然荒唐,却是经过“岐伯”(针医创始人)确认的观点。

    “经脉十二者,外合于十二经水”,即首先点明主题:因为地表有十二条水系,所以人必须得有十二条经脉,方可与之相合、相应。

    然而这种说法不但在今人看来纯属胡说八道,即使在西汉时期的古人看来,也仍然属于瞎掰。因为,据《汉书·地理志》,尽管作者班固的视野只是局限于西汉帝国的版图之内,也仍然详细记录了300多条河流水系的源头、走向、长度和归宿。所以,在当时人们心目中,就已知疆域内,就算说不清到底有多少条河流,也绝对不可能仅仅只有十二条。大巫作为西汉时期身份、地位很高的文化人,当然明白这一点。正是因为以十二条水系对应十二条经脉的说法极其荒唐可笑,所以要把这种说法的发明权推到“岐伯”身上。总之,《黄帝针经》自《经别》篇以后,“岐伯”就沦落为替罪羊角色,一切胡诌八咧都出于“岐伯”之口。

    但是,以地表的河流水系代指人体的经脉,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影射意义,就是明确运行于经脉中的介质,全是水一样的液体。所谓“夫经水者,受水而行之……经脉者,受血而营之”,即是说,人身经脉之血,如同江河之水,故人体经脉又有“血脉”一说。因此,《经水》篇所说的经脉,实际上就是指现代解剖学中的血管——这也是大巫的意思。

    须知,“受血而营之”的这个“营”,既有循环圈的意思(因为针医创始人在《经脉》篇说过:“脉为营”),也有循环介质的意思(因为针医创始人在《本神》说过:“脾藏营,营舍意”)。《说文》:“营,帀居也”,“帀”通“匝”,即萦绕、环周之义。

    但是,针医创始人所说“脾藏营”和“脉为营”的“营”,都只有活性物质或者微细介质的意义,并没有循环意义。大巫之所以提出“经脉者,受血而营之”这个命题,是因为他误解了“脉为营”的意思(他把这个“脉”当成了经脉)。正是由于这个误解,大巫后来又发明出“五十营”和“营气”概念,显然包括循环圈和循环介质双重涵义。比如,他在《营卫生会》篇说:“乃化而为血,以奉生身,莫贵于此,故独得行于经遂,命曰营气。”

    《说文》:“行,人之步趋也”,即双腿的动作;“扬,飞举也”,即胳膊的动作。故所谓“六腑者,受谷而行之,受气而扬之”,即是说六腑的作用,就是为经脉循环提供动力。于是由此可见,大巫关于经脉循环的动力来源,根本没个确准,他一会儿认为来源于呼吸,一会儿认为来源于六腑(饮食),内心里非常矛盾,又难以取舍。

    “刺之深浅,灸之壮数”一语,暴露了大巫的巫医身份。因为,灸法是巫医的传统套路,以针医创始人为代表的新式针医为了显示与传统套路彻底决裂,不但排斥传统的毒药和砭石,而且还只针不灸。但是大巫毕竟是巫医出身,自然对灸法独有偏爱,那么,既然他成了针医组织的掌门,就得千方百计把灸法抬高到与针法并驾齐驱的地位,此所以最后将两者并称为“针艾”。甚至,他还极力把古老的砭石疗法抬高到与新针疗法并驾齐驱的地位,此所以最后将两者并称为“针砭”。

回帖人:
BFX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7 4:48:31   
718
    原文2:岐伯答曰:善哉问也!天至高不可度,地至广不可量,此之谓也。且夫人生于天地之间,六合之内,此天之高,地之广也,非人力之所能度量而至(知)也。若夫八尺之士,皮肉在此,外可度量切循而得之,其死可解剖而视之。其藏之坚脆,腑之大小,谷之多少,脉之长短,血之清浊,气之多少,十二经之多血少气,与其少血多气,与其皆多血气,与其皆少血气,皆有大数。其治以针艾,各调其经气,固其常有合乎。

    演绎:

    《经水》篇的全部心思,其实就是一句话,即“经脉十二者,外合于十二经水”,而其重点关键词,其实就是一个字:“合”。但是大巫本人也知道,这个主题和重点都纯属瞎掰,根本无从论证,也根本用不着论证,所以只能没话找话,说一些没用的废话来凑字数。然而,写文章一旦没话找话,以凑字数为目的,就难免语无伦次,胡说八道,自相抵牾,别人也就很难看出他到底想表达什么——这正是《经水》篇的一大特点。

    比如,“人生于天地之间,六合之内”,这本来是任何人都确认无疑的事情,而且“天地之间”本来就是“六合之内”,这不就是废话么?“天之高,地之广,非人力所能度量”,这也是任何人都确认无疑的事情,根本用不着反反复复地说两遍。所以,这些都属于最典型的没话找话(当然,同时也有显摆自己知道得多的意思)


    又比如,既然天之高地之广非人力所能度量,你怎么会知道地表统共有多少条河流呢?那么,“经脉十二者,外合于十二经水”不就是纯粹的瞎掰么?所以,这就属于最典型的语无伦次。

    还有,如果说剖开人的胸腔腹腔,能够看到里边脏腑(内脏)的大小,甚至可以触摸其软硬(坚脆),总算比较可信,但是如果说还能够看到经脉中“血之清浊、气之多少”,特别是“气之多少”,有可能么?肉眼怎么能看到“气”呢?所以,这就属于最明显的胡说八道。(如果有人说他有特异功能,或者长着一双透视眼,能够看到肉眼看不到的“气”,那为什么还要费劲巴力地“解剖而视之”呢?)

    再者说,你解剖的是死人,而人之所以死,无非是因为戕戮或疾病,总之是受到了最致命的伤害,以致其经脉血气数量已经不足以维持生命,才会死。那么,受到致命伤害已经死了的人,其现存的经脉血气多少,还能作为正常人经脉血气多少的参照标准么?这就属于典型的自相抵牾。(你看他说的“……皆有大数,其治以针艾,各调其经气,固其常有合乎”,分明就是要以死人为标准,来调治活人的意思。)

    因此,“岐伯”的这一段答复,其实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最起码和主题无关),纯粹就是大巫磨嘴皮子,臭显摆,凑字数而已。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1/17 11:06:31 编辑过

回帖人:
BFX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8 14:29:16   
719
    但是,还须说明,虽然这段话偏离了主题,但是这段话的真正目的,其实是说大巫曾经参与过尸体解剖,并且亲自验证了经脉的客观存在。因此,其关于十二经脉血气多少的描述,尽管夹杂着猜测、臆想、信口胡诌的成分,但毕竟是对亲眼所见的描述,所以也必然有其特定的所指和意义。

    今人往往以为“解剖”是现代医学的专利,没有古人什么事,其实是未曾深究。实际上,越是古代人,越擅于解剖。只不过,原始人解剖的目的不是医学研究,而是吃肉。就如同现代人吃一只鸡、一条鱼,也得先解剖。所以,我们完全不必怀疑,凡是现代人杀猪宰羊所能见到的一切,古人都在人体解剖中见到过。事实上,早在金文时期(其实还可以追溯到更远的甲骨文时期),古人就发明出了心、肝、脾、胃、肠、血脉、皮肉筋骨等等一整套人体解剖学名词(概念),并且一直沿用至今,这只能是因为古人擅于解剖的缘故。

    大巫解剖的这具尸体,其实是一个士兵。这是因为,大巫原本认定的普通男人的标准身高是七尺五寸(他在《骨度》篇就说过:“愿闻众人之度,人长七尺五寸……”),那么,若身高八尺,在当时就是最适合当兵的人。又由于古代把军人统称为“甲士”,此所以被大巫称之为“八尺之士”。

    古代战争频繁,而每场战斗,势必都有士兵死亡,尤其是大规模的战斗过后,即使尸横遍野,也是常有的事。这些战死的士兵,其携带的武器和穿戴的甲胄肯定要被对方收缴、扒掉(因为资源短缺),只留下尸体没人处理,于是大巫就可以用来做医学解剖。我们看到,大巫明白地指出,“若夫八尺之士,皮肉在此”,这个意思其实已经足够清楚:他所面临的这具尸体,衣服都被扒光了,只剩下裸露皮肉的身躯,而且显然无人认领。

    大巫之所以选择这个士兵的尸体作为医学解剖的标本,是因为该士兵身长八尺,高大魁梧、肌肉发达,表明其生前身体健壮,五脏坚固,六腑化谷,,血气充足,脉道通畅,故可以作为正常健康人的参照标准。他在后文所说“其可为度量者,取其中度也。不甚脱肉,而血气不衰也。若失度之人,消瘦而形肉脱者,恶可以度量乎”,即是对这个观点的进一步解释,意思是,那些因长期患病而死于家中,或因长期饥饿而倒毙于路边者,其躯体皆有瘦骨嶙峋的外部特征,表明他们的脏腑状态和血气经脉状态已经严重的不正常,那么,这样的尸体就属于“失度之人”,不能作为度量的标准,也就不能用来做医学解剖。由此可见,大巫尸体解剖的目的,除了验证十二经脉的存在,还要度量“藏之坚脆,腑之大小,谷之多少,脉之长短”,于是才有了后面的《骨度》、《脉度》及《肠胃》诸篇。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1/19 10:13:56 编辑过

回帖人:
BFX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 3:28:55    跟帖回复:
720
    所谓“脉之长短,血之清浊,气之多少,十二经之多血少气,与其少血多气,与其皆多血气,与其皆少血气,皆有大数”云云,其实都是大巫的解剖所见,只不过,就西汉时期的解剖技术和观测水平,他所能见到的,无非是一些较大的动脉血管和静脉血管,以及血管里残留着或多或少的血液。但是由于他并不了解动脉和静脉的作用和机理,而且脑子里早就有一个先入为主的“经脉”概念,所以就把胸腹腔内的可见血管,以及四肢部位的可见血管,统统当成了针医创始人所说的“经脉”,并作为一项重大的医学发现,迫不及待地发表出来。这固然是他把河流之水和经脉之血相互类比的原因,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大巫做解剖的目的,确实是为了医学研究(不是吃肉),而且主要就是想亲自验证一下,经脉到底存不存在,已经到底以怎样的构造形式存在。很显然,在大巫看来,这次解剖非常成功,因为他确实看到了很多长短粗细不等,而且含有或多或少残留血液的血管——这种情况和地表的十二条水系(其实是所有水系)有宽有窄、有长有短,其中的水量有大有小,几乎一模一样,所以才记录在《经水》篇。

    所谓“脉之长短”,说的是解剖所见的这些血管,有的长、有的短。比如,从主血脉的心脏算起,联通下肢的血管就比较长,联通上肢的血管就比较短。

    所谓“血之清浊”,说的是解剖所见的这些血管,既有动脉,还有静脉,而这两种血管中残留血液的颜色,有非常明显的深浅之别。也就是说,由于大巫确实亲眼看到了,动脉血管残留血液为鲜红色,静脉血管残留血液为紫黑色,此所以就被他描述为“血之清浊”。毫无疑问,在大巫看来,鲜红色的血就是“清”,紫黑色的血就是“浊”。

    另外还须提请注意,自打大巫根据动脉和静脉的血液颜色深浅提出这个“清浊”概念,随即又衍生一种“清浊相干”理论,而且在《内经》占有重要地位。比如,巫医往往把治不了的大病、重病,都归结为“清浊相干”(见《灵枢·五乱》、《灵枢·阴阳清浊》)。然而动脉血管和静脉血管之间并没有任何关联,它们之间的连接在微观的毛细血管网,凭肉眼观测根本看不见,而毛细血管网又是新陈代谢的基础,所以“清浊相干”理论完全是基于猜测,绝对属于明显的胡扯。

    所谓“气之多少,十二经之多血少气,与其少血多气,与其皆多血气,与其皆少血气”,其实是大巫根据动脉、静脉中残留血液的多少,推测、想象出来的。因为,一般来说,暴死的尸体,其动脉中残留血液较少(因为管壁厚,弹力足),而且越是粗大的动脉,其残留血液也就越少(比如,心室内就没有残留血液)。对于这种现象,大巫没法解释,故只能发挥想象力:如此粗大的动脉,其中只有很少的残留血,那就一定是“多气少血”之脉。另外,凡粗大的静脉中势必几乎充满了残留血液,故大巫只能想象,这一定是“多血少气”之脉。又由于该士兵原本受戮于兵刃而死,则其身体某处势必有大量出血,于是某条粗大静脉也可能存留血液没有充满,于是大巫即想象其一定是“多血多气”之脉,而某条较为细小的静脉也可能存留很少的血液,大巫即想象其一定是“血气皆少”之脉。

    所谓“皆有大数”,是说关于每条经脉(血管)中的血气多少,只是给出一个大概其的定性,而无法精确的定量。

    一旦尸体解剖完毕,大巫便可以豪情满怀地大声宣称:我看到了经脉!我第一个验证了经脉的客观存在!我发现了经脉中有血,而且不同经脉中血的颜色还有深有浅!我发现了经脉中不但有血,而且有气!我还发现了每条经脉的血气比例并不一致,有的血多,有的气多,而且血气总量也各有差等!所有这些,应该都属于足堪彪炳史册万古流芳的重大科研发现!

333235 次点击,811 个回复  上一页 1 ... 45 46 47 48 49 ... 55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黄帝内经》演绎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