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0 14:25:45    引用回复:
211
转至第210楼第 210 楼 天下人的天下 2017/9/9 12:40:44  的原帖: 孩子可怜,不会没生即死吧。太丅M残忍啦慢慢瞧,下面有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0 14:30:13    跟帖回复:
212
    天亮,经过一夜的冷静,柳老奶的气渐渐消了。没有了潘小美帮忙打理,起床后,柳老奶做饭、扫地、为孩子穿衣等等,忙得够呛。上午,在门口遇到小马,听到他讲咋晚潘小美气得要流产,柳老奶心理莫名其妙的难受。小马还说;

    ‘别听那办丧事的胖子胡说,那人嫖娼、赌钱都来,不是好人。’

    到了下午,柳天冷叫人带话过来,柳老奶知道潘小美真的去了医院,心里后悔了。又听说差点被邻村计划办抓住算个名额,她心里急了,想着儿子恳切的遗言,只留下潘小美肚里那个种,一遍遍骂自已老糊涂,恨不得马上找到潘小美道歉,请她回家。可是三个孙女太小无人带,自已去找人,夜里是不好托付给邻居的。心里像有猫抓,盼到美美放了学,再三叮咛说;

    ‘美美,晚饭你好好带妹妹吃,奶奶去找潘姨,不要欺负她们。’

    ‘奶奶,我已长大了,你放心去吧。今天她们打我我不还手,骂我不还嘴。’

    ‘奶奶,我也长大了,我不怕天黑,我跟你去帮你找潘姨。’四岁的花花挺起胸膛说。

    ‘奶奶,我也长大了,我不怕狗,跟去保护你。’两岁的秋秋模仿姐姐的样子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1 9:14:10    跟帖回复:
213
    ‘有你们三个好孙女我已满足了,’柳老奶把三个孩子每人都搂一搂,眼泪禁不住掉下来,又唠叨说,‘不过,再有个孙子才像一个完整的家。’

    柳老奶安排孩子们吃饭,自已拿块饼塞在口袋里,又叮咛美美几句,包了头巾顶着寒冷的北风出了门。不通公交车,也没有其他过路车辆帮忙带她一程,幸亏年轻时吃苦慣了,柳老奶迈开步子往镇里赶,寒风推撞她,往她怀里硬钻,三三两两的雪花飞擦上她的脸。一小时后,赶到街上,天已晚,此时柳老奶才发觉来时没向小马问清楚潘小美住的宾馆名字,街两边闪亮的霓虹灯都美丽,她不知往哪儿找。寒风里,柳老奶问了几个人;

    ‘我找小潘,她住这里吗?'

    ‘老婆子,神精病。’一个西装笔挺的老板骂道。

    ‘小潘?潘金莲吧,哈哈。’一个宾馆门口的保安说。

    柳老奶碰了几个钉子,无助的走到一家大饭店门口避风。肚饿了,一边啃干饼,一边向里边探头探脑。保安见了,怀疑她是个乞讨婆,要赶她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2 2:33:21    android
214
标题想起宋慈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2 9:02:24    跟帖回复:
215
    这时一群酒足饭饱的朋友有说有笑走出饭店大门,其中一人是柳天冷,喝的脸通红,走路打晃。抬眼看见柳老奶身穿旧棉袄,啃着干饼,冷的嗦嗦的,忙趔趄走过去,老远喊;

    ‘大娘,哎哎,现现在才来。’

    他把柳老奶拽到角落,喷着酒气说;‘人在那个个某民营医院,我拉不住。快去看看,只怕已赶不上了,进去好好久了。’

    又向柳老奶讲明了医院位置,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送她去。柳天冻跑到大饭店巷口角落偷偷撒了一泡尿,此时慌张找来说主任喊有事,说弟兄俩都跑哪里去了,晚上还得下乡行动。柳老奶只得孤身一人来到呼和号特某民营医院。已是晚上九点多,医院里冷清清三两人。在走廊里,一名护士以为柳老奶是产妇婆婆,指给了流产手术室的位置。第一道门上写着;

    男士止步

    曾经阻挡了柳天冷的追喊脚步,柳老奶可不在乎,推门就进去了,并无人阻拦。里边还有玻璃隔拦,不过布帘没有拉严。此时帘里有外地人凶狠的叫骂、打人的啪啪声,一个女人在哀嚎,声音很像潘小美。帘缝外有个护士在用手机对着里边拍照,柳老奶忙走到帘缝边往里边一瞧,惊呆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3 9:38:51    跟帖回复:
216
    只见一个穿白大褂戴口罩的女医生暴怒中,用输液袋狠抽女病人裸露的下身,一下又一下,打的‘啪啪’响,嘴里还嚷;

    ‘敢骂我黑心要钱,打断你的腿。’

    手术台上的女病人嘴里疼的呻吟,努力想爬起躲避,但是手术后太虚弱了,仅抬起头就无力的躺倒,连把叉开的裸腿收回的力气都没有。女医生打累了,又去抱起女病人一条裸腿,要赶她滚出去。旁边几个医生护士无人阻止女

  

    医生施暴,像司空见惯一样。柳老奶隔着玻璃仔细一认,开始因为女病人穿着手术服,又仅看到头顶,眼花看不清。到女病人往起挣扎,才认清是潘小美,不由得怒火中烧喊道;

    ‘凭什么打人,我和你们对打。’

    ‘你是她婆婆吧,快去呀。’拍照那个好心护士提醒说。

    柳老奶乡下老人心急,也不顾里边是无菌间,推开门就闯了进去,还拿出乡间老妇骂架的粗嗓吼叫‘

    ‘凭什么打人,你是医生还是强盗?’

    骂着发疯一样就要抓打那个女医生,一群医生护士都惊呆了。潘小美见是柳老奶,忙用虚弱的声音说;

    ‘快快看看孩子,孩子还活着。’

    同时柳老奶也听到墙角有声音,像猫叫似的,声音已很微弱。她不再理会惊呆无言的医生护士,忙找到一个不锈钢垃圾桶边,只见一个小婴儿裸着身子,浑身血,肚子上还拖着半截沾着血脐带,不时嘤嘤叫一声,两只小手乱摆,已快冻死了。柳老奶不由得叫道;

    ‘乖乖呀,你受苦了,是谁黑心把你扔在冷铁通里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4 9:02:45    跟帖回复:
217
    柳老奶慌忙伸出两手抱出婴儿,肚子上还拖着一尺多长的脐带,满身羊水血污,两只眼睛溜溜的望着她,像终于盼来了救心星,小嘴一撇一撇的,不时的哭一声,柳老奶看见婴儿腿裆夹着小鸡鸡大黑卵,心里又高兴的颤抖,连忙一手抱着,另一只手解开棉袄扭扣,激动的把寒冷的孩子贴肉抱在热热心上,像大冬天塞个冰块在胸口,又像藏只小猫在怀里,流着泪叨念说;

    ‘乖啊、乖啊,奶奶抱你,现在暖和了。’

    孩子得到了温暖,像受了很大委屈似的哭着,哭一声,小嘴就在柳老奶胸上亲一下,两只手乱抓,但是只有一只腿乱蹬,另一条腿无力蹬动。原来那个赵医生先是手术台上几次加价,拖延了不少时间,手术中又几次痛打潘小美,像在等待柳老奶到来。打毒针时想着今天是发财了,又打了个痛快,洋洋得意,思想不集中,再加上是个冒牌医生,手艺不精,那针打在胎儿腿上。赵医生还没有按强制流产足月胎儿的规定,当胎儿的头刚露出产道口时,塞一块手术巾在胎儿嘴里,那样的话,即使胎儿没有被毒针打死,产出后也无法哭叫,她的母亲无法知道胎儿还活着。说明她还是有一点点良心的。柳天凉是命不该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5 14:30:17    跟帖回复:
218
    ‘你们为什么这样坏?'

    柳老奶心疼孙子挨冻、潘小美挨打,连哭带喊冲向赵医生那几个,两手抱着孙子,要用头撞她们。又骂;

    ‘为了钱,你们医生没天理的事都敢干。’

    赵医生从潘小美两腿间逃开,手里拿着棉签直发抖,面对老婆婆的怒吼,刚才打潘小美的狠劲一扫而空。有两个护士最怕医闹,脚底抹油早已溜之大吉。潘小美忘了自己受过柳老奶的苦,心里只有孩子,忙艰难抬起头,用虚弱的声音对柳老奶说;

    ‘打了毒针,快去城里急救,这医院不行,快去、快去,一定要把他救活。’

    ‘你一人在这里,她们医生还会打你,怎么办呢?’

    柳老奶抱着孩子,急的团团转,几分钟时间里,老少两人已真的有婆媳亲情了。潘小美多讲了几句话,已累的冒虚汗,早已把自已的生死置之度外。艰难地说;

    ‘你快去,别管我。我有个朋友接个电话出去了两个小时了,马上能回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6 13:41:17    跟帖回复:
219
    外面天已黑了,北风强劲地吹着冷雨雪花,寒气逼人。柳老奶连忙搂紧旧棉袄,出了医院大门一看,街上行人寥寥,零星车辆像逃避似的飞驰而过,去寻找温暖家。此时已是深夜,出租车、公交车都下班了,乡村小镇半夜出行真是不便。怀里婴儿嘶里歇底的哭着,像在拼命向奶奶呼喊;

    ‘快啊快,奶奶,我难受、快支持不住了。’

    柳老奶感到无助、绝望,心急如焚却无人关心、帮忙。离城有三十里,她迈开疲惫的腿,饿着肚子,大步带小跑,宁愿累死也要赶到城里救孙子。到了刚才路过的大酒店门口,纸红酒绿,歌舞升平。一个富贵成功人士酒足饭饱后散场出来,走向豪华的轿车边开门,柳老奶怀着希望跑到车边,气喘吁吁流着泪哀求说;

    ‘我孙子快不行了,帮帮我送城里医院吧。’

    ‘晦气,快走开,我这车是几十万买的,让你人死在上边,以后我怎么坐。’西装笔挺的主子嚷道,啪,用力关上门,把柳老奶拒之门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8 13:42:57    android
220
楼主今天没时间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8 15:45:23    跟帖回复:
221
    此后,柳天凉杀妻的故事到处传扬。每当几个好哥们喝酒聊天的时候,都把这个故事研讨一番,感慨一番。其中有钱的老板们互相劝告说;

    ‘在外边玩女人是免不了的,可是对发妻一定要好一点,至少要让她们穿上不打补丁的好内裤。那补丁一旦揭发陈士美,一代大富豪也会身败名裂。’

    当然,柳老奶却认为乡人在胡编,她儿子柳天凉是好人,死得冤。那些拐卖妇女的人贩子才是杀她儿媳的坏蛋。听到人讲柳天凉杀妻的故事,她就嚷嚷;

    ‘可恶、可恶。你们造谣。’

    ‘现在我们已经习惯相信谣言了,哈哈。’

    弹指一挥间,十年过去了。又是一个清明节,村外坟场热闹了,松草间悲哀声阵阵,烧纸冒出惨淡的烟,唉,村里老人已有一半多搬到这里默默地住下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9 8:35:30    跟帖回复:
222
    到了下午四点多钟,因为担心坟场鬼气渐渐浓厚,祭奠的人群大多散去,只留下一摊摊烧尽的纸灰、小酒瓶、水果。这时候,柳老奶拄着拐杖、挎个破竹篮,里边放着祭品,带着四个孙辈,深一脚浅一脚走进坟场。人多的时候,怕遇到村人笑话,尤其美美大了,以前深恨爸爸杀妈妈,不愿让人看到她上坟。现在是爸爸、妈妈、阳阳三个去世十年祭奠,她是怀着复杂、怨恨、痛苦的心情来看去世的亲人们的,这些年来,她早早尝到了生活的艰辛。

    花花、秋秋已是十三、四岁的少女,像姐姐美美一样,只有朴素的旧衣服穿,却有说有笑。最后边跑着个十岁的小男孩,顽皮、活泼,可惜一条右腿有点腐,他还在母亲肚里的时候,打流产毒针留下的后遗症。他不时爬到土坟上用那条好腿跳蹦,笑的很开心。美美毫不掩盖讨厌的心情说;

    ‘烦死了,哪家小孩像他天不怕地不怕的。下来,坟也能爬?为了你,我家死了三个人,你那小妈妈还怨恨我家。’

    柳老奶见了喊;‘乖乖,慢慢下来,别跌着。那是杨大婶的坟,小时候,她常抱你去她家,叫她儿媳喂你奶呢。唉,好人不长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0 9:01:39    跟帖回复:
223
    小男孩一腐一跳的跑到奶奶身边,钻她怀里,一家子里,只有奶奶对他最亲。柳老奶抚摸孩子的脸教导说;

    ‘大宝,你要听你姐姐的话,不要掏气,懂吗?’

    ‘奶奶,你什么时候死?也要埋在里边?我会好想你的。’大宝拉着奶奶的手,望着奶奶慈样的眼睛说。

    ‘你又乱说,’美美斥责弟弟大宝说,‘如果不是奶奶大冷天把你抱在怀里,顶风冒雪送医院救你,你早已和坟里人一个样了。你快说,奶奶过一百岁。’

    ‘奶奶,你过到一百岁。’

    ‘唉,农村人没退休、没福利的,过那么大受罪啊。乖,到你长大了,奶奶就放心了。’

    河边的高坡上,一并排四座坟特显眼。柳老爹和阳阳的坟豪华气派,而柳天凉夫妇则是土坟,正好一边一座把阳阳的坟护在中间,一家三口团聚在一起,看的人好伤心,当时汪小仙的话应验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1 14:13:26    跟帖回复:
224
    柳老奶放下旧提篮,摆上四碗饭、几样蔬菜、一小瓶酒,又颤巍巍拿出火纸。那薄薄的几叠,要祭奠四个亲人,显的有些寒素,当年武娟办丧事的时候,赵胖子是用汽车往柳天凉家拖,可是现在不比当年了,多年来,全靠柳老奶一人维持这个家,近来美美休学,外出挣点零用钱,手头好一点,但一个钱也要计算着用。外边欠柳天凉的钱已无处追要,柳天凉欠别人的到现在还有人来讨要,在柳庄,她家是最穷的一簇。

    第一个祭奠柳天凉,柳老奶拉大宝跪下,花花、秋秋也听话的跪在旁边。叫美美,她还在生爸爸的气,仰头不理。柳老奶也不勉强,点了火纸,老泪纵横的哭诉;

    ‘儿啊,你儿子来看你了,我家有后了,你放心去吧。’

    几个孩子见奶奶如此恸哭,也都哭着喊‘爸爸’。美美在后边忍不住更是泪流满面,想起小时候爸爸那样关爱自已,自已像小公主一样优越的生活着,自从杀了妈妈,一切都变了。她扑到柳天凉那长满枯草的低矮坟上,哭喊道;

    坟上没有花,

    让我扒开泥土用泪水种些吧。

    爸爸,你为什么杀我妈?

    你快回答啊。

    丢下我姐弟四个

    孤苦零丁,

    曾经幸福的一家离散、阴阳两隔啦。

    我爱你更恨你,

    泪水洗不掉心中伤疤。

    难道你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弟弟,

    代价太大了。

    祖孙几个正哭的伤心,忽的听到一声低沉的叹息,坟上刮起一阵怪风向远方天空飞去,卷的纸灰眯眼,柳老奶和美美几个都吃了一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2 8:05:46    跟帖回复:
225
    身后又响起脚步声,原来是二姨夫王二上坟来了。他多喝了几杯酒,下午睡过了时间,到此时还有点醉意没消,把抗的锨放下当拐杖拄着,听了美美的哭诉,劝道;

    ‘美美,你妈不是你爸杀的。我听那个老李讲,是张小五伙同胖子、尖牙三个干的,都被抓到法办了。’

    ‘张小五是谁呢?'美美、花花、秋秋问。

    ‘就是你爸手下干活的几个外地人,都是滑头。那张小五来过你家帮干过农活,喊你妈‘大嫂子’。几个在后街租间破房子住。现在那里已盖成高楼好几年了。’

    ‘我爸死的真冤。’美美哽咽地说。

    ‘你爸真不容易啊。生了你们四个女儿,四处撒钱不说,还被人瞧不起。唉,他也是操尽了心。活着那样风光,死了住着这样坍塌的土坟。受过他好处的人都不见了。你要照顾好大宝,长得真像你爸,他是你爸耗尽一切才留下的根。’

    王二唠叨了好久,一边往坟上填土,又铲了新坟头安放好了,也烧纸哭一场。祭奠完,美美忽的对王二说;

    ‘姨夫,用手机帮我家拍个全家福吧,好吗?’

    ‘孩子,这里行吗?’

    ‘行的,’美美把奶奶、花花、秋秋、弟弟大宝安排在几座修善一新的坟间,含泪说;‘看,爸爸、妈妈、阳阳、爷爷和我们都拍进去,我们是多么幸福的一家啊。’

    ‘好啊,那我就拍了。我再模仿记者问一句;你们幸福吗?’王二拿出手机对着他们说,这个大老粗装的有模有样。

    ‘我们真的幸福。’柳老奶、美美、花花,秋秋、大宝都泪流满面地回答,美美最后又哏咽着说‘爸爸、妈妈、阳阳也真的幸福。’

    斜阳金色的光芒照在柳天凉、武娟、阳阳坟墓上,美丽异常。
51451 次点击,225 个回复  上一页 1 ... 12 13 14 15 16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芦苇荡女尸焚烧案追踪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