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2:21:40    跟帖回复:
211

文 风青杨

    武汉大学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农村老人自杀触目惊心。甚至不少子女逼死的老人案件:一个在外打工的儿子请7天假,回家看望病危的父亲。两三天过去,父亲仍没死,儿子问父亲:“你到底死不死?我就请了7天假,是把做丧事的时间都算进来的。”老人随即自杀。

    关于农村老人频频自杀,几年前媒体曾有报道:在湖北京山县农村,有“自杀屋”、“自杀洞”,相当一部分老人因为患病,不愿拖累子女,选择老屋或荒坡、树林、河沟,安静地“自我了结”。当地人对此习经为常,有村民说,只要满足年龄在70岁以上、生活不能自理、经济条件差、子女生活比较困难、得了无法治愈的疾病这样几个条件,老人自杀就是“明智的选择”。官方公开的统计数据表明,中国农村老人的自杀率是世界平均水平的4到5倍。

无论是冷冰冰的数字,还是新闻为我们揭示的真相,都指向农村老人晚年生活的悲凉境遇。有的老人要自杀,还怕子女不埋他,自己挖了个坑,躺在里面边喝药边扒土;有卧病在床的老人会得到儿子的“明示”,喝药自杀;也有瘫痪在床的老人竟然会拿到药瓶自杀……老人自杀后村庄的平静,和人们讲述自杀老人时的谈笑风生,似乎死亡无可畏惧,似乎自杀是桩喜剧。孝,依然被视为美德,但不孝,也可以被认可。

    当城市的老年人在公园里遛狗、在广场上跳舞的时候;当我们每天为延迟退休而争论的时候;当我们畅想我们每个人的梦想时候,在满大街追问城市老人幸福感的时候;有谁知道农村老人的梦想是什么?“只要睡到土里就一切都解脱了”,许多农村老人还在田间地头辛勤劳作,等到彻底丧失劳动能力的那一天,他们中的一些人就会选择用自杀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就是农村里一部分老人的“幸福”,也是他们的“中国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0 12:06:32    跟帖回复:
212
答友人问20170604
原创 2017-06-05 菜九段 九段道场
答友人问20170604
有年轻朋友今天问周末在家不出门,一般做什么。
其实很多人都问过菜九这样的问题。我今天的回答是:有时间就整理旧作,扩大翻新原有成果。虽然这确实一直是菜九在电脑前的基本状态。但今天这样的回答是斟酌再三的。

因为这段时间菜九把吕泽问题翻出来做了两遍,第二遍的也临近尾声了。前两个月以《杂议吕泽》为题,将旧作《略论汉定天下过程中的吕氏武装》中未涉及到的事情钩沉出来。做完之后,发现还有做的余地,于是就以《吕泽问题从头说》或《打捞吕泽》为题,以前一个杂议为基础,将相关内容变个顺序再捋一遍,相当于把吕泽彻底钩沉一遍。菜九明确提出吕后的哥哥吕泽是大汉王朝数一数二的开国功臣,应该是历史上首次对吕氏武装存在的关注。如果学界对吕氏武装及吕泽作用有所正视,应该归功于菜九的引领。

在整理旧作一事上,菜九有特别心得,像这样成果大的东西不能满足于做成就行,只要有可能,就要二度甚至三度以上的开掘。千万不能留下余地,因为一个单独论文,不论发现多大,也只是一个点,完全可以多角度多层次几度挖掘,做成几个课题,就可以形成一个面。这样一来,就可以达到菜九在歪诗《竹》里写的那样“你悄悄繁茂成丛林/就在风中/相互传递着微笑”的效果。而且早期的东西可以作为阶段性成果为后来的进步搭个平台,进行的时候省事省力。进步到后一个阶段,回望前面那个平台,可以清楚辨析出自己的进步。

在攒文字方面,菜九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这个运气不仅是指一个门外汉到学术领域找乐子居然找到了,而且还指相当数量的所谓旧作还真有整理翻新的必要。从田秉锷老师处学来一句回首前程非常管用,菜九就好个每每回首一下,看一看来路大致可辨的踪迹,发出若干感慨。

作为底层人士,抚今追昔难免矫情之讥,然人天生平等,这样的权利与大人物等同。自我感觉一向良好的菜九最喜欢的效果就是让大家笑,最后个个笑不出来,只余菜九一个人笑。历史曾经证明,估计还将继续证明,这就是菜九段感觉超级良好的原因所在。

遥想当年,菜九突然发现可以在早期史料真伪的甄别方面做一些工作,一些比较懂行的同事出于好心告诫我,高校里这种专家多得是,他们的研究条件与资料占有,远非你这种业余可比,不要白费劲了。这种劝说当然有道理,只是菜九想,他们是人,菜九也是人,凭什么就不能跟他们搞一把。渐渐地,菜九还真的在这种地方摸索出了一些门道,捣鼓出一些东西。简单来说,就是找到有怀疑的问题,然后把所有相关性资料全部找出来排比一番,有时还真能发现一些前人没有发现的问题。进入互联网时代后,菜九的所谓成果经过自己无休止的四处发布,某些私货也渐渐产生一些影响,甚至被一些人当作评判是非及水平如何的标的。到头来,当年笑菜九的人,一个也笑不起来了。

菜九的办法说出来一钱不值,就是以经解经之法,加上人之常情是否吻合。两个或以上不兼容的事件记录,必然有一个不成立;不符合人情的记录,必然有诈。这两个方面要做的事就太多了。菜九发现问题后,剩下的事就是把语言组织好。很多事情需要搞,菜九的水平有限,组织语言的过程相当费事,所以有大量需要弄的事,往往来不及弄。因精力有限,只好挑重要的弄。当下的吕泽问题也是,头绪早已清楚,真要成文,要摆平的事还真不少。岂止吕泽问题是这样的,菜九所有的东西都是这样不断摆平弄成的。

在组织语言上,菜九有一股子笨气,就是不惜时间,反复锤炼,务必尽自己的最大努力,使之首尾呼应,不留瑕疵。就如孙子兵法所说,不恃敌不来攻,而恃己之不可攻。这样的笨办法虽然耗时,但久而久之,会使语言能力提高,水平也有所提高,所得大于付出。正应了老子所说大智若愚。菜九一不小心也与智搭边了。

说到大智若愚,菜九还有话要说。菜九这么多年来,作品转载无数,但都不来钱。攒了几本书,经菜九不懈传播,都有名著气象,也不来钱。看公私人等将拙作收入各自的空间,表明拙作还是有价值的。难道有价值的东西都不挣钱。好在菜九攒文字不介意挣钱与否,也绝对不会因为不挣钱而热情稍减。结果呆人有呆福,出手的货色成色都不差。曾经呆呆地想过,在写得像现在这样不挣钱与写得烂一点挣钱又挣名之间作选择的话,宁愿不挣钱不要名,也要把质量维系住。愚以为,一个人价值大小的最终界定,还是要靠质量说话。

再遥想一下,当年菜九搞研究时,有同事问,有约稿吗,回答没有。同事说,那你为什么要写。其实出版社有个潜规则,就是看作者写过什么。如果你因为没有约稿就不写,就会掉进一个泥淖——因为你不写,所以没人约;因为没人约,所以你不写;结果永远出不来。

提到老子,菜九也有体会,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写文章搞研究也是这样,一定要有个一,先拿出个东西出来,然后就会裂变成后面的,一二三以致无穷。菜九才不过中人,自忖早已经奉献上超过上人的成果,原因无他,就是肯下死力气,然后裂变。此道之谓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0 14:34:53    跟帖回复:
213
朝歌、邯郸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31 7:04:00    跟帖回复:
214
    酷吏为什么都没有好下场?2017-10-30 羽戈 老衲读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 6:23:21    跟帖回复:
215
我:
还有给种事情呆。
汤卫和:
又是什么事呀?@周跃
我:
停电三天日子怎么过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3 15:39:18    跟帖回复:
216
陈寿的银行账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20:14:49    回复 15 楼:
217
    王老师跟我说过要把清华大学的校史也整理出来,但究竟整理出来了没有,情况不详,估计即使整理出来了,可能清华大学的讲堂上一时也轮不到他讲。王老师精心撰写的清华赋最终也没有入选,或者也有这样的因素。据菜九所知,清华百年赋也是王老师全力以赴没有实现预定目标的作品。网络查了一下,目前王老师的清华百年赋是定格在53稿。我印象中好像不止这么多,经邮件查看,确实是53稿。从2010.12.25第1稿到2011.3.8 截止,七十天时间写了53稿,其间还有春节,为了清华百年赋,王老师真的是很拼啊。看来他很想将此作打造成与东大校歌一样的精品,让清华园永远铭记。我是从48稿接触到王老师这个创作的,当时他设想用1908个字将清华大学的光荣叙述出来,菜九贡献了抗日军兴四个字,被采纳。之所以将篇幅设定在1908,大概是清华学堂动议创立的时间。经网络查询,最终字数为1854,与当初的设想有异,应该是写作中断的缘故。最终王老师电话告诉菜九在众多参选者中定下来用中宣部李东东的同名作,嘱菜九将这个53稿发到网上。菜九于 2011/7/21 17:31:16在凯迪社区发布此作(清华大学百年赋53 稿 【原创文学】-凯迪社区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7632871&boardid=5&replyID=29571702&page=1&1=1#29571702),这个时间应该距王老师电话时间很近,而距53稿四个多月。难道王老师在3月8日就知道最终结果而停止了写作吗?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很难想象七十天进行了53稿的王老师,会在后面的整整四个月没有任何更新升级。在破案方面有一套的菜九,在六年前的事发当时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也真是愧对王老师啊。王老师给我们留下这样一个谜,或者永无破解之日。看来事业走上快车道的王老师,也有不顺遂的时候,这本来就是人生的常态。尽管愿望落空,王老师仍然会以满腔的热忱、饱满的激情、旺盛的斗志、对所从事之事的热爱与专注,这些与生俱来的招牌与标配,燃烧着自己,从事其所热爱的事业,直到病魔突然横亘在前进的道路上。

    而今王老师走了,其未尽之事业可能就要成为永久的缺憾了,一念及此,菜九就格外感到人生之无奈无助。

    与王老师相识相交三十年,交道不算少,了解不算多。因为了解一个人是件很不容易的事,评价一个人也是这样。无论菜九对王老师如何推崇,也评价不了王老师的事业达到了何种高深程度。因为专业储备不同,发展志趣不同,关注度不同,要评价王老师的贡献与水平,是菜九无法胜任的事。但王老师对菜九的影响则从未因这些不同而有任何衰减。因为王老师的感染力非常强大,要用熊熊燃烧、滚滚向前这样的词汇来形容。王老师五十多岁时告诉菜九,他从来没有夜里一点以前睡觉的,几十年如一日,这样的体力与干劲让我非常佩服,这也表明王老师的成果多于常人,是因为他牺牲了大量休息换来的。尽管我不怎么懂王老师从事的研究与教学,但深深地为他对学术对事业的情怀感染,也非常认同他今天的自己力争超越昨天的自己、让成果越来越精醇的严苛,有志效仿他一息尚存、奋斗不止的工作状态。所以菜九提炼出了“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自负,临深履薄的戒惧”的王步高精神,并将其当作自己的座右铭,时时检点鞭策自己。我不知道王步高精神到底能给中国多少支撑,但我确切地知道,王步高精神将永远是我前行的动力。我甚至预见到,菜九极可能像王老师那样熊熊燃烧,直到骤然熄灭。

    2017/11/14

    网络百科:王步高(1947年-2017年),江苏扬中人。1969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外文系德文专业。中国著名古典诗词研究学者、《大学语文》系列教材主编,师从唐圭璋教授。一生为国文推广教育贡献颇多。其主编的《大学语文》系列教材,为全国“十五”“十一五”规划教材之一,获2002年国家优秀教材二等奖。著有《梅溪词校注》、《司空图评传》等学术著作及高校教材四十多种。其主持的“唐宋诗词鉴赏”和“大学语文”课程是国家级精品课程。江苏省教学名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2017年11月1日,王步高先生在南京因病逝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9 10:52:35    跟帖回复:
218
    如果有人说,房产税是毛毛雨,不care。那么总有一天你要撒手西去的吧,遗产税开征也是必然的。前段时间网上疯传深圳即将在全国率先试点开征遗产税”。试点方案规定,1000万元以上的遗产,适用税率为50%,而且应纳税金不能从遗产里出,且必须在三个月之内交齐,否则全部收归国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0 10:54:12    跟帖回复:
219


经查微信公众平台,陈伟-家业长青这样的思考在2017-07-17 13:02:34的《垓下小考》下就开始了。现照录于下
垓下一役,史记所载已明,恰是汉书地理志把垓下定位在安徽灵璧,却引来千古疑团。菜老增补的陈下和灵璧两战说,本质上仍属于施丁教授的陈下垓下两战说的思路。菜老与施丁教授不同之处在于,施教授是陈下(淮阳)与垓下(灵璧)两战说,陈下之战《史记》未详记,只详记了垓下(灵璧)之战。而菜老之说实为三战,一战陈下(阳夏),二战垓下(鹿邑),三战灵璧。
如果完全依据《史记》文本看,菜老和施教授的两战(或三战)说立论无法得到支撑在于:
1.《史记》在固陵之战(汉五年10月)之后到项羽在垓下凌晨突围(汉五年12月),这长达近2个月时间内,无一字记载项羽的部队行踪。《史记》各传记载大量使用的地名是陈下。也就是说,凭借《史记》文本,得出的结论只能是项羽在固陵之战后将主力南撤到陈下,并且一驻扎就两个月,直到突围。
2.有意思的是,在固陵之战到垓下突围这近2个月的记载黑洞后,项羽突围后的记载又变得详细清晰起来,时间是凌晨,人数是百余骑骑兵,又减至20几骑,方向是向南,路线是从蚌埠过淮河,沿京沪高铁至定远。在定远城附近被围被杀。这也就是几天的工夫。
3.为什么这几天的工夫,《史记》记载的这么详细,而长达2个月的时间,《史记》只字未提呢。只能推断说,在这2个月的时间里,项羽的主力一直驻扎在陈下区域,没有大的军事行动。
4.如果按照菜老和施教授的观点,项羽在灵璧还有一战,那项羽那史记一定会有所提及,就像项羽从鸿沟南撤到阳夏固陵,从垓下突围至东城那样或多或少的着有笔墨。
5.关于陈下,菜老认为是阳夏。我认为这是菜老把陈下理解为陈县地区了。我们用文本互证的方法,在《史记》中,凡提到X下,一般指城池下或城池附近可以摆开野战的地方。因此,所谓陈下,应该就是陈县县治所在地(今淮阳)附近的可以驻扎大部队的地方。考虑到彼时,陈县县城在鸿沟以西,项羽所在的陈下应该为鸿沟东岸离陈县县城不远的地方。
6.至于陈下和垓下,辛德勇教授认为是传抄有误,其实不然,陈下和垓下就相当于淮海战役中宿县和陈官庄的关系,我们可以说,共军在宿县把国军包围,在陈官庄生浮杜聿明而已。


菜九段按:陈伟先生对史料考辨较细,对菜九以往的作品也多有涉猎,仍有自己的思考,表明已有古史还是有很多事可做。也表明菜九感觉良好的考据功夫,还有很多不足。尽管陈伟所论还不足以驳倒菜九,但这样的辨难确实会促进学术之增进。故录于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0 20:57:16    跟帖回复:
220
我:
要田老师的肯定。
丰沛人家:
@牛哥 田老师不好意思讲菜九段的不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0 21:52:32    跟帖回复:
221
章邯20万王离20万,这40万是秦正规军,打败消灭这40万主力正规军的是天下第一战神项王,而不是刘邦,此时的刘邦只是和地方守城部队在作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4 17:23:31    跟帖回复:
222
    天问
  
  
  两千年了
  屈原的那些天问
  仍在天际飘荡
  它乘着风
  去追问飞云
  莫非真的以为那答案
  竟在天上
  
  两千年了
  那些天问
  不知掠过了多少路
  却是越走疑问越多
  随着民族的繁衍
  扩散开去
  落户于每一处
  有中国人的地方
  
  两千年了
  那些天问
  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
  从未见些许冲淡
  依旧是那样浓郁
  在不停地纺织起
  中华民族的绮丽梦想
  
  两千年了
  屈原早已安身于汨罗江底
  却把那样 一种惆怅
  留在汨罗水面
  它顺着江水流淌
  最后流进每个中国人的脉管
  冲击着中华民族的心脏
  
  两千年了
  那些天问
  再也奈何不了屈原
  解开那些疑惑的重任
  自然落在
  后来人的肩上
  
  两千年了
  那些天问
  曾领着人们
  走回童年的时光
  那里也不存有答案
  人们不由得寻思
  开启疑团的钥匙
  或许放置在
  未来的方向
  
  两千年了
  那些天问
  竟不知解开几许
  人们并没有因此沮丧
  反被激发了
  更加强烈的向往
  
  两千年了
  那些天问
  已化作人类开拓精神的营养
  每个中国人
  都感受到探索的冲动
  神州大地弥散着
  求解的热望
  
  两千年了
  那些天问
  已化作中华民族植根的土壤
  更多的疑问在那里滋生
  探奥求真的精神
  也不屈不挠在暗中生长
  
  两千年了
  那些天问
  已化作一面旗帜
  向着人类最后的家园飞扬
  人们始终听从它的召唤
  奔赴梦中的故乡
  
  两千年了
  那些天问
  已化作一团圣火
  将人类的未来道路照亮
  只要人们继续向前
  就会看到新世纪的曙光
  
  两千年了
  那些天问
  一直沉甸甸地压迫着
  中国人的胸膛
  为了排解这些苦闷
  人们不懈地追寻
  问自身问地下问天上
  问一切可能的方向
  
  两千年了
  对天问的寻找
  并未使人咸到无望
  它已凝聚起
  推动整个民族行进的力量
  这个力量正汇成浩荡的洪流
  掀起巨浪
  向九天激昂
  
  两千年了
  天问的解答
  是否等得太长
  屈原却应该有理由安心
  整个民族正在加快
  穿透历史迷雾的步伐
  用清晰的追求足迹
  谱写着
  滚烫的诗行
  1991.4
  
  
  
  
   千古谁识汉李陵
  
      混沌外的乡愁            李   陵
  
  
  
  你用自己的名字轻轻一撩
  便袒露出
  人类的心胸狭小
  
  也怨你爹
  死期何不稍稍提早
  勉勉强强留下根一条
  竟确确凿凿遗下了
  千古骂名的材料
  
  也许
  你根本就不该出世
  已出世便不该成人出道
  已成人就不该为将
  已为将也不该带兵征讨
  已带兵就不该战败
  已战败便不该活着
  成为一尊耻辱的座标
  唉,注定生来该死
  偏你要活着惹人烦恼
  
  死了多好
  对你自己也是一了百了
  生不逢时自然也死不逢时
  你错误地活着
  不仅枉受了
  多少年乡愁的旦暮煎熬
  还落得千年以还
  为人不肖
  
  若要战  便应胜
  人们偏生对你遗忘
  胜负兵家常事的信条
  也怨你自己心雄万夫
  世人对你的期望
  岂不与天齐高
  
  若说你有过功劳
  那不过是万岁爷的福星高照
  一朝你战败覆灭
  就别想再痴心妄想
  会有人强出头
  替你承担分毫
  
  失败了也不打紧
  关键在于
  不该留下活的注脚
  世上有过的战败何止千万
  经你一比
  都变得微不足道
  不要看你仅仅葬送了五千人
  岁月的长河
  也不能将失败的痕迹
  冲刷掉
  
  你实在冤得可以
  屈杀你全家
  也不见有人出来
  理论计较
  奇哉怪也
  人们不想忘记
  你活着造成的耻辱
  却硬要你忘掉
  你那些孤弱无助已命赴黄泉的
  满门老少
  
  胜者王侯败者寇
  你纵有活命的理由千万条
  历史依旧对你不依不饶
  你也用不着再行申诉
  满腹的冤屈
  只要还是相同的人类
  在编写历史
  铁定了你难以言表的苦衷
  还是无门投告
  
  不论人们好说歹说
  你也只是背叛了一个王朝
  这个王朝早已灰飞烟灭
  你的骂名依然故我
  并未随之烟散云消
  
  胡汉原本一家
  毫无意义的砍砍杀杀
  已经十分无聊
  你再加上骂名
  益发使得这一无聊
  变得更加荒唐可笑
  
  
  不知要到何时
  人类才能在新的高度立脚
  只有世界变得相对宽容
  你那亏损了的大节
  才会显得不再重要
  
  你算是一个小人物
  本不足以在历史上留名立号
  更犯不着为了你
  世世代代
  无休止地声讨
  直到有一天
  人类真的能将你忘掉
  人们将会惊讶地发现
  挪走了你
  才有自身宽广了的襟抱
  1991.4
  
  
             项王之死
  
  
  活着,还是死去
  你选择了死毫不犹豫
  死对你是那样容易
  远没有上升为
  哈姆雷特式的难题
  
  仿佛是一刹那的决定
  又象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你过于急迫地从历史舞台上抽身
  浑身还有使不完的气力
  身后还有一块
  大可施展身手的天地
  
  你气吞山河杀人如麻
  却不愿在油灯远未干枯时
  再逞杀机
  你不想费劲
  去盘算身后的品评
  就让人们指责你杀业太重
  就让死带走你
  放下屠刀心宅仁厚的秘密
  
  你不想参悟生死
  不等于忽略生存的意义
  说起来你不喜诗书
  你却本能地知道
  连年不绝的杀戮
  不过是为了
  某一个人的登基
  
  你杀人也杀得厌了
  竟用杀死自己
  去平息充塞天地的杀气
  你干净利落不带水拖泥
  纵使面对生死禅机
  纵使面对千秋之笔
  人生自古谁无死
  也就只有你
  将这最后的归宿
  上演成
  绝唱千古的大戏
  1992.11
  
  
  
  
  
  
  
    混沌外的乡愁          酒   神
              ————致李白
  
  
  
  是英雄
  必然落魄
  在满是俗人的俗世里
  你的那份豪迈
  岂能被人轻轻放过
  
  既生于凡尘
  也难免随流逐波
  想和他人一样
  钻营个一官半职
  到头来好封妻荫子
  创下些功名德业
  留与后人评说
  
  钻营很苦
  掩饰很累
  纵然将与生俱来的本色藏尽
  也还会碰上
  无法逾越的自我
  
  按说你负才凌云万丈
  欲与众人混同
  也着实算不了什么
  怎奈你与众人隔若霄壤
  看不惯的世上事
  一入你眼
  就逾发显得更多
  
  避世心有不甘
  入世又必须忍受浑浊
  你便成日价用无尽的醇酒膏梁
  将那敏锐过分的感觉
  稍稍麻痹
  才能少受痛楚地面对
  一个个日出日落
  酒里乾坤大
  求的是闹中取静
  静与不静都由不得你
  你早已成为
  谣言诽谤这些无形之箭的
  有形箭垛
  
  真正被射倒
  确也不失为一种解脱
  实在要命的是
  被射的千疮百孔
  又半死不活
  你还要用自己的雄心
  去完成别人无法完成的折磨
  
  你从来不肯认输
  这就是你的过错
  那些俗人俗事
  管他作甚
  没由来地惹出一身伤痛
  掀起平地风波
  最后还会让这些险涛恶浪
  将自己吞没
  
  被打垮了
  却不等于被打败
  英雄本色
  也容不得你稍稍示弱
  每一次灰头土脸
  都不妨碍你重振旗鼓
  存在就是一面旗
  正是这面旗
  没少给你招灾惹祸
  
  练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
  你又不愿被络上笼头
  这就构成了你一生的焦灼
  你以为怀揣着一块美玉
  便不难找到买主
  怎奈满地都是睁眼瞎
  也不论你的货色灵不灵
  就注定了你整个生命
  要在自己的叫卖声中蹉跎
  
  你受够了
  就去杜康里筑起安乐窝
  当酒精麻醉了伤痛
  你也记起自己的本色
  你带着酒气的长啸
  上遏行云
  彩霞也难免沾上你的诗墨
  
  光有酒还嫌不够
  玉壶中也安不下你的天国
  本性还原后强化了的洒脱
  让你将诗魂托付给了月魂
  你就带着你神话般的超逸
  信步走向
  梦中神往的寥廓
  
  你早已走得远了
  那些俗人俗物俗气俗箭
  又怎奈你何
  你留下的那些酒盅酒盏酒壶
  还有那些未曾喝尽的美酒
  都已化作太白遗风的面面酒旗
  还在都市山野的风中翻飞
  招唤着你
  不肯归来的魂魄
            1992.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5 5:48:43    跟帖回复:
223
另外,菜九论沛丰邑这把屠刀,让一大堆汉儒相形见绌,此岂菜九之本心哉?菜九不得已矣。有时候觉得怪对不住那些大儒的,一想到他们歪曲司马迁,心里也坦然许多。何况班固让菜九笑,完全是那些与菜九争执不休的网友闹的。本来菜九偷偷摸摸把错误记下来,根本不想声张,这些人非要不停地翻那些错误,最后连累了班固,也连累了颜师古等前贤。所以,在菜九向前贤赔不是的同时,请各位也更加努力地赔不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7 21:16:21    跟帖回复:
224
    其实,丰这个乡啊县啊的问题如果深入追究,还可以发现《千古谁识沛丰邑》没有涉及到的、更有说明力的证据。比如,丰可能不仅不属于沛县,甚至不属于泗水郡,换言之,丰与沛甚至是两个省的两个县。刘邦在攻占沛县之前,已经攻占了丰。如果丰属于沛县,则沛县不应该不知道这个情况,而事实上沛县不知道刘邦攻占了丰,还以为他人在芒砀山呢。楚怀王以刘邦为砀郡长而不是泗水长,也提示丰与沛不是一个省的地区。雍齿占领的丰,只是丰的中心地区,丰的其他广大地区没有占领,所以刘邦收砀兵攻下邑后,又回到丰驻扎,那个时候雍齿还没有赶走呢。所以丰绝对不是小地区,是一个与沛平起平坐的县级区域,且可能不属于一个省。这么多这样明显的县级特征,班固视而不见,将丰改为县以下区域,实在太鲁莽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31 9:37:06    跟帖回复:
225
    [原创]金刚钻与瓷器活 【原创评论】-凯迪社区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52&id=12321105
74290 次点击,234 个回复  上一页 1 ... 12 13 14 15 16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章邯这道历史大餐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