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0 22:09:56    跟帖回复:
31
    白真惊讶的张大了眼睛。

    他想起来了,这个魏美珍,自己的确见过,不但见过,这个女人在他读小学的前三年,都是一个噩梦一样的存在。

    她不仅仅是会在言语上辱骂学生,有的时候甚至是会动手,至少稍微被她捉到一点错处,就会被她揪到讲台边上打骂。

    当然,如果家长愿意偷偷地给她塞些小恩小惠,有些不大的小事她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恩惠多了,她甚至会对那个孩子非常好。

    和善的笑容……只存在于照片里的女人。

    白真关掉了网页,在内心回忆自己跟她是不是曾经有过过节,以至于警察要怀疑到自己的身上。

    他怎么想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那张脸曾经是自己的噩梦,还有那所并不怎么好的小学里,他受过的惩罚。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了。

    白真关了灯,不想再去回忆那些事情,这几天因为周骁的死,以及警察的怀疑,他已经非常疲惫,再加上想到过几天就要去胡凯那里报道,就又是一阵头疼。

    早上七点多,他是在手机铃声中被吵醒的。

    偏偏手机还放在了书桌上,他挣扎了几分钟才爬了起来,朦胧之中伸手碰到冰冷的金属,顿时令他清醒了不少。

    “喂,哪位?”

    白真疲惫的说道。

    “哟,帅哥,还没起啊?”电话那头是一个活泼的女声,似曾相识:“我是那天你见过的刘舒,胡教授走之前叫我打电话给你,让你从今天开始就来上班。”

    “什么?!”听到这句话白真顿时清醒了,他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今天?不是说十一之后……”

    “可是胡教授让你今天就来,处理一些杂事。”那姑娘的声音显然带着笑:“放心吧,别那么紧张,九点钟我在三号楼门口等你。”

    她说完这话就挂掉了电话,白真此刻是真的彻底醒了,他把手机插上电,转身就去了洗手间刷牙洗脸。

    正在做早饭的母亲被他的动静吓了一跳,从厨房探出了头问道:“怎么了阿真?出什么事情了?”

    “胡教授叫我今天就去H大。”白真胡乱地用毛巾擦着脸,“妈,早饭是什么?”

    “哦,我今天做的三明治,你茹姨昨天给了我一些培根,我想试试。”母亲把早饭端了出来,看着白真匆匆忙忙的从厕所冲了出来,坐在桌边狼吞虎咽:“看你急的,诶诶,慢点吃。”

    白真拿起桌上的牛奶就灌了几口,顺便把嘴里最后一点三明治咽了下去:“好吃,妈我走了啊。”

    “不再吃点嘛?”母亲看着他跑到玄关开始穿鞋,有些担忧:“钱带了吗?手机呢?交通卡?你总是忘东忘西的……”

    “带啦带啦,都带啦。”白真拍了拍自己的背包,扭开了门锁:“妈我走了,晚上见。”

    “诶……路上小心点!”母亲的声音合着防盗门被关上的声音传了过来。

    来到H大的时候差不多八点半,白真有些后悔自己这样急匆匆的冲了出来,现在他一个人傻坐在三号楼门口,看着眼前人来人往,傻呵呵的吹着风。

    九点差十五分,一个娇小的人影朝他这个方向跑了过来,手里似乎还提着什么东西,看上去很匆忙的样子。

    看见白真已经坐在那里,她愣了愣,随即露出了笑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0 22:10:09    跟帖回复:
32
    “大帅哥,这么早啊?我还以为你会迟到呢。”

    她说完,顺势坐在了白真的身边,从一个麦记的袋子里拿出了一个汉堡,送到了他面前:“吃吗?”

    白真摇了摇头:“我吃过早饭了,谢谢。”

    “哦,我没吃,你等我一下啊。”女孩说着,就将那个不小的汉堡塞到了自己的嘴巴里:“真冷啊今天。”

    “是有点。”白真点了点头,他不习惯跟女孩子单独相处,有些僵硬的说道:“你每天都来这么早?”

    “不是啊,胡教授叫我先带你熟悉一下,他不想回来还看见你手忙脚乱的样子。”女孩的嘴里咬着食物,含含糊糊的说道:“对了,一直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白真。”

    “哦……白师兄。”

    “你知道我是H大毕业的?”白真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她。

    刘舒笑了笑,嘴巴鼓囊囊的,像极了一个正在吃饭的仓鼠:“雷教授告诉我的,他说师兄是为了做负能量剥离器的报道,特意来胡教授身边学习的。”

    白真愣了愣,他没料到雷博文居然能这么掰。

    “是啊。”他点了点头:“虽然还在测试阶段,但是很多东西都在慢慢出台,我想拿到一些一手新闻,就过来了。”

    “唔……好吧,不过我对那个可不怎么了解,你要是有些事情想打听,还得问胡教授本人。”刘舒说道:“毕竟……我……不是特别赞成这玩意儿的存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1 17:21:09    跟帖回复:
33
    第10章 好与坏

    白真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女孩却浑然不觉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样的话,只是自顾自的吃完了早饭,拍了拍身上的食物碎渣,就站了起来。

    “走吧,我带你去办公室。”她用纸巾抹了抹嘴,说道。

    “哦,好。”白真站了起来,看了看她,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道:“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刘舒笑了笑。

    “这个啊,只是我自己的一个想法而已,你可千万别告诉胡教授和雷教授,不然我就完了。”她说着,带头朝着三号楼大门走去。

    白真见问不出什么,也就没有再多说话,跟在了她的身后。

    胡凯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刘舒在门后鼓捣了一会,拿出了一个扫把和一个簸箕:“呐,给你。”

    白真接过,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看我干吗?动手打扫啊。”

    他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自己这个助理处理的杂事中,也包括了打扫办公室这一个职责。

    “别这样委屈。”刘舒变戏法一样找出了一块抹布:“胡教授办公室里有一些私人物品,他不愿意让阿姨进来打扫,只能我们来了。”

    所以,这也算是变相的表示,自己获得了教授的信任?

    白真打量了一下自己要打扫的范围,发自内心的怀疑这个女孩是借着胡凯的名字叫自己过来帮忙的。

    胡凯的办公室不大,但是他们在打扫的同时还要注意文件的摆放,好不容易打扫的差不多了,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白真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听母亲的话再吃一个三明治,他现在除了饥肠辘辘之外,还感觉四肢有些乏力。

    “差不多了,我们吃饭去吧。”刘舒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把抹布洗干净,又放回了原位。

    白真把工具放到了门后,去洗了洗手,转身出门就看见几个人站在不远处的地方朝着他这张望。

    应该是来找胡凯的学生吧。白真这么想,他摸了摸开始隐隐作痛的肚子,决定去食堂吃点东西。

    “那个……不好意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1 17:21:18    跟帖回复:
34
    他才走了几步,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白真回过头,看见那几个学生正看着自己,脸上带着一些犹豫。

    “有事吗?”

    “胡教授在里面吗?”其中一个男生指了指关着的办公室大门,轻声问道:“我们有些事情想请教。”

    “不在。”白真摇了摇头,“教授出差去了。”

    “这样啊。”几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那请问你是新来的助教吗?”

    “我……”

    白真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起来,这几个学生显然是没发现他脸上写满了不乐意,居然还在追问。

    “助教的话,应该也可以请教你吧?”

    “你们几个!”

    不等白真开口,那扇门就被打开了,刘舒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很是难看:“装作新生就可以蒙混过去吗?我说了多少次,教授拒绝采访!我们也拒绝!不管他是不是助教,都跟你们没关系!”

    几个人看见刘舒,似乎有些不满,但是终究什么都没说,只是低声嘟囔了两句,就转身离开了这里。

    “啊啊啊烦死了!我一定要跟教授说这件事情!”刘舒说着,拿出钥匙开始锁门:“成天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徘徊,想知道一些一手资料……教授怎么可能会把重要的东西随随便便放在这里嘛!”

    “他们是什么人?”白真问道。

    刘舒撇了撇嘴。

    “是新闻系的,明年要毕业了,不知道受了什么奇怪的委托,天天在这里游荡,找个机会就想问我们一些关于负能量剥离器的事情。”

    “那个还没申请专利,这样算是学术剽窃吧?”白真说道。

    刘舒摁了电梯,叹了口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1 17:21:33    跟帖回复:
35
    “是没申请专利,很多东西,包括负能量监测都还在试用期,可是他们太多人只看到好处,没看见坏处。”

    他们进了电梯,封闭的空间里,白真听见刘舒低声说道。

    “试验的一部分人里的确没有出现过奇特的反应,但是不代表没有例外,我一直劝教授,不要太心急……”

    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没有再说下去。

    “有什么疑问,你到时候可以自己问教授。”刘舒拨了拨垂落到额前的短发,“能告诉你的他会告诉你的,我说的都不能作数。”

    白真没有说话。

    午饭过后,刘舒有课先离开了,白真就漫无目的的在学校里四处闲逛。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回家,如果回去了,不知道母亲会说些什么,与其这样,不如在学校里四处走走。

    刚毕业不久就重返校园,还是孤身一人,想到宿舍里其他三个人,白真心中不免有些唏嘘。

    路过图书馆的时候他看见一个学生正在发传单,看见白真走来,他连忙迎了上来。

    “同学你好,请问你测试过自己的负能量指数吗?”

    白真原本不想理会直接走开的,但是听到这句话,他的脚步顿了顿,转而看向那个学生手中的传单。

    大约是看出了白真对这件事情有些兴趣,那个人连忙把传单塞到了他的手里:“我们学生会开设了一个服务站,虽然暂时没有引进负能量剥离器,但是可以帮你检测一下,怎么样,要不要去看一看?”

    白真看了看传单上的字,写的东西跟这人说的大同小异。

    “胡教授授权给你们的?”

    “那是当然的啊。”那个人笑着说道:“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H大不是我的第一志愿……我刚来的时候很是消沉,还是我室友硬拉我去检测了一下负能量指数,结果高的吓人,我就去做了负能量剥离。”

    他说这话的同时,还不忘给边上的学生散发传单。

    “然后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1 17:21:40    跟帖回复:
36
    白真耐心的看着他把传单递给了别人,转过头再看向自己。

    “然后我就感觉,那种心情都没有了。”那人说:“就好像……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我做不到一样,你懂吗,那种,那种突然对一切有了信心,有了希望的心情……”

    “我……不是很懂。”白真朝他笑了笑:“对了,这个负能量剥离有没有什么副作用?例如剥离了之后会变得神经质之类的?”

    那人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了一些,看着他:“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啊,总会有些副作用吧?毕竟这东西再让人难受,也还是自己的,不是吗?”白真挠了挠头,假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所以真的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吗?”

    “当然没有。”那个人明白了白真的意思,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了一些:“怎么可能?只是让他们从你的身上离开而已……”

    “离开?那它们去了哪里?”

    那人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了。

    “我知道你是谁了。”他冷冷地说:“论坛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报道和帖子,都是你写的吧?”

    “什么?”这下轮到白真愣住了。

    “不管你怎么诋毁这件事情和胡教授,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相信我。”那人转过身,没有再看白真一眼:“这件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这句话,他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2 21:47:53    跟帖回复:
37
    第11章 寻尸

    那个人说完这句话,就没再理会白真,转而凑近其它靠近图书馆的学生,散发自己的传单。

    白真有些好奇那个所谓的服务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正想去看看,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陆扬,白真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老四!老四!你快点来我这!快点!”陆扬的声音似乎特别兴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事:“这次真的是有事情!”

    “什么事情这么急?我这……还在外头呢。”

    “你还记得上次魏美珍的案子吗?”陆扬在电话那头说道:“我这搞到了一个关系……可以放我们进去偷拍,要不要一起?”

    白真一愣。

    “什么……你哪里弄来的关系?”他压低了声音,躲到了一边,“尸体不是在警察局吗?你怎么……”

    “别问这么多,你到底想不想看?”那边似乎有人在喊他,陆扬开始有些不耐烦:“不就在那堆东西的后面吗,诶,对,就是那,你先冲着电,我打个电话!”

    “一个小时后我们就要出发了,你爱来不来吧。”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留下白真一脸错愕的站在原地。

    魏美珍的……尸体吗?

    白真犹豫了片刻,给刘舒发了个短信,告诉她自己有事先回去了,之后如果有工作安排再联系自己。

    他在校门口打了辆车,冲到了那个小报社。

    陆扬似乎在里头忙碌,出来开门的是一个看上去有些愣头愣脑的男生。

    “你是谁啊?”他把白真上下打量了一番,似乎有些不满的说道:“我们不招人了,你要是想找工作的话,楼下的保安室应该可以接待你。”

    “我不是来找工作的,我来找陆扬。”白真挑了挑眉,说道:“他刚才打电话叫我来这个地址。”

    “哦,扬哥啊,他现在很忙,没空,你明天赶早吧。”

    那小子说着就要关门,被闻声走来的陆扬一把拦住。

    “孙哲宇你小子吃了雄心豹子胆?我的兄弟你都敢拦?”陆扬弹了弹那男生的脑壳,有些哭笑不得:“我刚不是让你把人带进来吗?你这就给我把他往外赶?平时教你的都忘干净了?嗯?”

    孙哲宇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大高兴的低声嘟囔了几句,侧过身让白真走了进来。

    小报社一如既往的乱,白真拨开了一份手稿,给自己腾了个地方出来。

    “这次的照片得你来拍。”陆扬给他倒了杯水,“这小子还太嫩,看见尸体就反胃,你是老手,带一下吧。”

    “我又不是专职的记者。”白真终于明白陆扬急匆匆的叫自己赶过来的真正目的,顿时心中有些不大乐意:“再说了,拍尸体这件事情……你能不能不提了?”

    陆扬耸了耸肩,“成,不说,你就当帮兄弟一个忙吧,事成了我请你吃饭。”

    白真转过头看了看正在整理东西的孙哲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2 21:48:04    跟帖回复:
38
    “上次来我就想问了,你们这就两人?”

    “不止,其他的大部分在一些三线小明星家蹲点,或者是去一些地下作坊……你懂的。”陆扬笑了笑,“你先在这坐一会吧,我们三点准时到那里。”

    “你怎么找到的关系?”白真皱起了眉头问道:“那个地方应该不好进去吧?何况是带着长枪大炮……”

    “不不不,这次带的是数码相机。”陆扬努了努嘴,示意他看另一侧正在充电的相机:“单反什么的,我又不用刻意拉长镜头,特殊事件特殊待遇,何况数码相机的像素又不是不能看。”

    “扬哥,那家伙来消息了。”孙哲宇走了过来,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镜,:“他已经到了。”

    “好,那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陆扬拔掉了充电器,看了看里面的电源,直接拉开白真的背包,把相机放在了里面。

    “你干什……”白真白了陆扬一眼:“你干嘛放我这里?”

    “等下要你来拍照啊。”陆扬笑嘻嘻的比了个耶的手势,转身开始寻找车钥匙。

    H市的市局离这个小报社有些路程,也幸亏这个时间不是高峰期,他们顺顺当当的来到了目的地。

    陆扬把车停在了附近的一个居民区里,就带着二人朝着市局进发。

    白真以为他们要走的是前门,正在担心会不会被人发现,就看见陆扬拐了个弯,绕了个小路,来到了一扇小门边。

    这里似乎是垃圾车的出入口,一股酸馊的霉味扑鼻而来,孙哲宇有些厌恶的捂着鼻子,白真却只是皱了皱眉头,就没什么反应了。

    陆扬更加没有什么了,就连表情都没露出丝毫的不适。

    他掏出手机,点了一个号码,等到对面响了三声,就挂掉了电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2 21:48:22    跟帖回复:
39
    几分钟后,门那边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

    迎面而来的是个上了些年纪的男人,看上去应该五十出头,行色匆匆,看见三人出现,他的脸上带了一些紧张。

    “你们最好快点,他们在楼上开会,现在那里暂时没有人。”男人替他们开了门,低声说道:“从西面的楼梯下去,那里的监控出了点问题,不会快被人看见的。”

    陆扬点了点头,塞了几张大钞在那个人手里,领头走进了那栋小楼。

    白真看了眼这栋三层的建筑。

    这个地方他曾经来过,是四年前,那个时候……

    “快点,老四。”走在牵头的陆扬拉了他一把,“现在不是缅怀当年的时候。”

    白真低低的嗯了一声,加快了脚步。

    顺着楼梯拾阶而下,四周的温度越来越冷,身后的孙哲宇似乎打了个寒颤,有些不大情愿的放慢了脚步。

    “你要么现在就给我滚,明天别来上班了。”陆扬低声训斥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选这行的时候干嘛去了?”

    孙哲宇喃喃的说了句什么,白真没有听清楚,但是他的步速明显变得快了许多。

    “四号,四号……”陆扬嘴里念叨着,一边对着房间号,“啊,找到了,小孙,ID卡拿出来。”

    孙哲宇在包里翻了一遍,把一张卡拿了出来,递给了陆扬。

    “滴”的一声,白色的门应声而开。

    白真只觉得身边的温度更加冷了一些,他叹了口气,知道现在想临阵脱逃也来不及了,只能跟在陆扬的身后进入了里面。

    消毒水的味道夹杂着血腥气,有些刺鼻,白真从一边的台子上抽了两只消毒手套,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相机。

    他转过头,面向解剖台。

    魏美珍的尸体就这样静静躺在干净的台子上,身上盖着一块白布。

    白真端着相机站在一边,陆扬示意孙哲宇掀开白布。

    胆小的男生颤颤巍巍的掀开了那块布,露出了藏在下面的尸体。

    他们在做完病理解剖之后并没有缝合尸体,而是就这样让它大喇喇的躺在那里,白真瞬间被扑面而来的血腥气迷了眼。

    他也看清楚了,魏美珍的脸。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2 21:48:33    跟帖回复:
40
    眼睛已经被合上了,可是那张嘴……

    “这是什么情况?”耳边传来了陆扬的惊呼,白真这才想到自己前来的目的,端起相机,忍着不适,找了几个角度开始拍照。

    “她的嘴……是被什么戳烂的?”孙哲宇怯生生的说道,他距离解剖台最远,几乎是快要贴在墙上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陆扬俯下身看了看。

    “似乎不是刀子?”

    白真放下了相机。

    魏美珍的嘴部,横七竖八的都是伤口,似乎行凶者对她怀有莫大的仇恨。

    “看这个形状,有点像是竹签……难道是羊肉串的铁签子?”白真觉得胃里有些不适,但他不想说出来:“等等……她的舌头呢?”

    他把相机放到了包里,伸出手,用了些力,掰开了魏美珍的嘴。

    “舌头……没有了?”陆扬低低地说道:“他们解剖得割了舌头?”

    “不……”白真看了看那个伤口,心有余悸:“这个切口……边缘非常的不整齐……似乎……似乎……”

    陆扬和孙哲宇不约而同的看向白真。

    “似乎……是被半撕半扯下来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4 21:16:44    跟帖回复:
41
    第12章 失踪

    翌日早晨,白真带着一身疲惫起了床。

    昨天发生的一切仿佛都是在梦里进行一般,魏美珍那张破碎的脸,法医处的消毒水味,还有白色的灯光,都已经恍惚的快要记不清楚。

    他看了眼手机,发现刘舒没有回自己的短信,不免有些疑惑起来,拿不定主意自己到底要不要再去一次H大。

    餐厅的桌上只有一片面包,边上放着一碗早就冷掉的牛奶,一看就知道是他爸临上班前准备的。

    白真探头看了看父母的房间,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两个人一起出去了?

    他有些奇怪,但是已经饥肠辘辘的感觉让他放弃了胡乱的猜想,白真坐了下来,开始吃起了早饭。

    一直到九点多,手机才提示他收到了一条消息。

    打开一看,是刘舒的短信,告诉他暂时不用去了,十月八号准时到胡凯的办公室报到,不要迟到。

    除此之外,就在也没有别的消息了。

    白真犹豫了一下,还是给母亲发了消息,问她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然而自那之后,手机就没有再响起过。

    直到晚上父亲下班回家,父子二人面对空荡荡的客厅,白真这才意识到了什么,立刻给沈茹打了个电话。

    “你妈?她没有来我这里啊。”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有些吃惊:“我今天给她打电话也没接,发消息也没回,我还以为是你们那有事,她没空呢。”

    她不在沈茹家?那会在哪里?

    “你外婆说她没有去过。”白真挂了电话之后,父亲的声音从他的身后响起:“她不会连个消息都不回,难道是手机没电了?你妈出门是去了哪儿?”

    白真摇了摇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4 21:17:01    跟帖回复:
42
    “我八点半起的,那时候妈已经不在家了。”

    父亲沉吟了片刻,嘱咐他在家等电话,自己穿上外套出了门。

    白真忐忑不安的等了半个小时,才看见大门又一次被打开。

    “服务站的人说你妈今天去了一次,可是之后她去了什么地方,就没有人知道了。”

    听完这话,白真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他想报警,但是被父亲阻拦了。

    “说不定是遇到了老朋友,聊天聊得忘了时间,既然手机还能打通,应该是没有什么事。”他看了看时间,微微皱起了眉头:“再等等吧。”

    类似的事情以前的确发生过,白真稍稍安了心,同父亲坐在客厅看电视,时不时侧过头看看玄关,希望那扇门会打开。

    一直到时针指向了十一点,大门都没有动静。

    白真又给母亲打了两个电话,始终是振铃,对方却没有应答。

    这下连父亲都有些着急了起来。

    白真给母亲认识的几个人都打了电话,请他们有消息了就告诉自己,然后穿上了外套,想要出门。

    “我跟你一起。”他爸拿了钱包和钥匙,跟在白真身后一起出了门。

    他们先是在小区里找了一圈,毫无收获后,父亲又开车带着白真在附近转悠。

    沈茹家附近,福利站附近,甚至父亲特意开去了外婆家,他们都没有找到母亲的身影。

    回到家中的时候已是零点过后,白真有些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手机已经被他打到没电,却还是不见母亲的踪影。

    “再等等……”他爸倒了两杯水,低声劝慰道:“说不定是手机丢在什么地方了,她又正好遇到了熟人……”

    白真有些绝望的看着他爸,那一脸的担忧骗不了任何人。

    “明天她没有回来,我们就去报警。”他喝了口水,低声说道。

    然而不用他们去找警察,对方就已经自己找上了门。

    当门铃响起,白真兴冲冲的打开门,看见的却是两张熟悉的脸孔时,他的心已经落入了万丈深渊。

    “你们怎么来了?”他有些嘲讽的说道:“总算是找到证据来证明我杀人了?”

    “不不不,白先生,我们这次来不是找你的。”高警官的脸上没了笑容,而是带了一些严厉:“廖晓培女士在家吗?”

    白真一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4 21:17:15    跟帖回复:
43
    “我妈昨晚上开始就不在家里了。”他有些烦躁的说道:“我正准备去报警,你们就自己来了……出什么事了?”

    二人对视了一眼,没有搭腔。

    白真这才想起,他们是刑警,而所谓刑警,负责的案子都是……

    “我妈怎么了?!”他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声音:“你们找她干什么?!”

    “你搞错了,我们并不知道她怎么了。”小警察一改之前急躁嚣张的风格,咳嗽了一声,示意白真不要大声。

    他只得悻悻侧身,让两人进屋。

    父亲听到动静,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见穿着警服的二人,不免有些怔忡。

    “啊,你好。”高警官跟他爸握了握手,“白志宇先生是吗?我们只是过来了解情况的,请你不要紧张。”

    他爸没有说话,只是瞥了白真一眼,转身去了厨房,应该是倒水去了。

    白真坐在两个警察面前,有些急躁。

    他自始至终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那天发生的事情,虽然母亲的表现一直都是对周骁的死并不知情,甚至在知道之后表现出了极大的震撼和伤心。

    白真都不敢笃定,他妈就真的一点嫌疑都没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4 21:17:23    跟帖回复:
44
    毕竟那张脸自己已经面对了二十几年,甚至于他可以肯定这个世界上,自己的母亲没有什么孪生姐妹,甚至是长相相似的表姐妹都没有。

    “我们这次来找廖晓培女士,是为了了解……十七号的那天晚上,她在哪里。”高警官接过了白真父亲递过来的水,微微点了点头。

    “十七号?”白真转过头看着父亲:“爸,你记得吗?”

    “在客厅看电视,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纪实频道有一个考古学节目,我跟你妈一起看的。”父亲想了想,如实说道。

    高警官没有吭声。

    “警察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父亲感觉到了什么,有些不安:“我妻子是出了什么事情?”

    “魏美珍女士死亡的当天,有人看见酷似廖晓培女士的人出现在那个小区过。”高警官一边说,一边盯着白真:“当然,非常巧合的是,周骁死的那天,你的儿子也出现在了现场……”

    “如果没有证据,我劝你最好不要妄下结论,警官。”白真冷冷说道:“这个世界上长相相似的人太多了,会弄错是常有的,不是吗?”

    高警官笑了笑,没有说话。

    “既然你们相信廖晓培女士的清白,那么,也麻烦在她回家之后与我们取得联系。”高警官离去之前递给了白真一张名片,“我们有些问题需要问。”

    白真接过,随手就放在了一边。

    高警官也没生气,只是转过身,领头出了门。

    小警察一直都没有说话,全程只是冷冷的看着白真。

    “你还有话要说?”白真见他眼神阴翳,心里猜测他大约还是觉得自己是凶手,想要找出什么证据来。

    小警察盯着他看了半晌,开了口。

    “四年前……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5 17:49:05    跟帖回复:
45
    第13章 袭击

    白真母亲失踪后的第五天,距离第一案发现场五公里远的午菱路。

    吴捨云穿着鞋套,快步跟在师傅身后进入了案发现场。

    死者的尸体就这样躺在床上,头部与颈部早就在利器的作用下分离,血液喷的满墙满地,腥味铺天盖地的朝着每一个进来的人扑来。

    他戴上口罩,默默地站在了法医身后。

    “别问了,这家伙是被自己家的菜刀砍死的。”附身查看尸体的中年法医头也不回的说道:“不过看这个情况,他死的时候竟然是清醒的。”

    吴捨云看了眼床上男人惊恐瞪大的眼睛,打定主意不去接他的腔。

    站在另一侧的师傅动了动,伸出手,指了指挂在男人头顶上的网状物:“这是什么?渔网?”

    法医推了推滑落到鼻梁骨的眼镜:“的确是渔网,具体是什么材质的我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是凶手自己带进来的。”

    吴捨云环顾了一圈四周,整间屋子的装潢虽然说不上奢华,但也看得出布置这一切的人都花了很大的心思。

    而这张渔网,如果出现这样的一间屋子里,的确太不协调了。

    “渔网上本来有东西?”他看了看那张网,距离尸体不会超过十厘米,“还是凶手就是借着这玩意儿杀人的?”

    法医冷笑了一声。

    “都不是。”他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示意可以搬走尸体了:“死者的老婆被人绑住丢在了上面,面对面的放着。”

    吴捨云倒抽了一口冷气。

6237 次点击,67 个回复  1 2 3 4 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倒影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