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7 20:22:32    引用回复:
151
转至第150楼第 150 楼 南方一城 2018/1/7 12:51:50  的原帖:情缘,请继续。  情殇和情谈是2个概念。谢谢先生长期关注,奉茶问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8 18:44:54    跟帖回复:
152
                     二十三 大姐出嫁 【4】

    

    
    自从文举和大姐定亲之后,姆妈就要我改口叫文举大姐夫。他俩的婚期定得很特别,五月初六,端午后的一天。这为大姐夫省下许多钱,看节,朝接和送三子(新婚前三天,男方向女方送彩礼叫送三子。)一道汤。 在办喜事的时候,姆妈很注重面子,不求里子。名义上是一担三子,那稻箩底下垫的却是稻草,一个偌大的尖包,里面只装一个饼子,八个小糖,两个稻箩被染得红彤彤的,上面贴着红纸,写着八个大字:“花好月圆,白头偕老”,自然是大姐夫自己的杰作。实质的装潢门面。而大姐夫挑回去的,是实实在在的一担嫁妆。为了让大姐多子多福,连子孙桶(马桶的喜称)里的鸡蛋都比别家装得多。村里人都说:“也就是老生家,贴着钱,把个女儿嫁(音ga)给外乡人。”
    大姐夫忙着布置新房,双喜字是自己剪的,婚联是自己写的。
    大门对联是:一世良缘同地久,百年佳偶共天长。
    房门对联是:文举临风吟雅韵,青莲出水显娇柔。(为此大姐改名为青莲)
    蚊帐上也有一联:珠连似漆,璧合如胶。
    不管是谁家嫁女儿,村里各家都要送茶,有的送一碗糖水蛋、也有送一碗鸡蛋挂面之类的食物,我也沾光吃了不少。初六那天,小娘烧锅,姆妈在大姐房里陪着她。大姐经过十几天的休息,过得粉嫩脂白的,比以前更好看。吃过午饭,姆妈吩咐小娘,拿来一张簸箕,放在床前的地上,姆妈把大姐从床上扶到簸箕里,自己就哭起来,大姑也来陪着哭,大姐自己也哭,据说这叫哭嫁。大娭毑帮我大姐绞了脸,搽了香粉,涂了些胭脂,再戴上绒花,身着一件大红绸子旗袍(据说是文举父母在他二十岁时,就为未来的媳妇预备的。),脚上穿的是大姐自己亲手做的红灯芯绒单鞋。此时的大姐,和唱戏的花奶奶一样,特别漂亮。
    下午五点左右,大娭毑和老先生两个媒人催着发轿了,(这里一种说法,实际上大姐没有坐轿,意思就是催着出门。)催了三四遍,大大才进得房来,从簸箕里把大姐背在肩膀上(这种做法是女儿不带走娘家一点土。),大姐是长女,没有哥哥,所以只能靠大大背了,她在大大的肩膀上还哭哭啼啼。大大一直把大姐背到七株园边的路上,才把大姐放下,由大娭毑牵着她走。我手里拎着一个镜包,作为送郎舅的跟了去。本来从我家到大姐夫家,不到一百米,可是按照风俗习惯,新人进门时,必须迎水上,所以先把大姐送出村子,再转个大弯,从新修的水库埂上走过,沿着小路,一直走到高塘埂,方才进村,一路上许多小鬼吉(即小朋友)追着打,幸好有大娭毑护着,总算没出意外,平安地来到大姐夫的门吕。大姐夫早已在门口等着,大姐一到,就直接将大姐背到新房里。

    真是:初渡鹊桥华露浓,关雎诗咏洞房中。
          一池春水风吹皱,满树桃花日照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9 19:09:42    跟帖回复:
153


    初渡鹊桥华露浓,关雎诗咏洞房中。

    一池春水风吹皱,满树桃花日照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0 19:47:47    跟帖回复:
154
                       二十四 这个夏天  【1】

    诗曰:昨夜依稀梦少年,醒来老眼泪花含。
          聚朋共享苦中乐,登岸同猜水中天。
          牛背偷桃从计议,河心抓鲤获嘉言。
          高跷斗雪幻烟去,何日重回那日顽。
    
    大姐婚后,小两口恩爱无比。不必细说。初夏,雨后的晴天总是那样清晰和明媚。阳光不浓不淡,不温不火。空气中散发着迷人的风采,大片的青绿衬托着姹紫嫣红的芬芳,有如一幅美丽的风景画,柔和又动人。来回的沐浴在栀子花香的纯味里,听着鸟儿的歌唱,真叫人似醉如痴。有一种鸟儿的叫声,是与一种花相关联的,那白里透红的十字花,有铜钱大小,成片地开在地埂上。我们都叫它“打花碗”花,因为这种花开后,那鸟儿的叫声就响彻云霄。我们模仿那鸟儿的叫声是:“你娭丑屄(音pi)打——花碗”。后来,我在有关藉书上,看到古人描述一种鸟的叫声为:“行不得也哥哥”,我怀疑就是这种鸟儿。现在,我只听到有一种鸟儿的叫声与其相似,但没有后面的拖音,是不是那种鸟儿的变异,不得而知。
      我七岁了,成了打野的孩子,小鬼吉玩的各种游戏,我已经很精通,整天在外面贪玩,不知道归家,时常让姆妈到处叫唤:“小宝哎,回家吃饭啰。”
    早稻熟时,蚱落子(夏蝉)漫天嘶鸣,时常捉来玩耍。有些蚱落子趴在很低的树干上,大人们一伸手就能捉到。可是我们不行,不过小鬼吉也有自己的办法。我们用一根细竹竿(或一根粗芦柴),用刀劈开一小截,再取一根三寸长的小棍儿,将劈开的部分撑开形成一个三角平面,把这个做好后,就去绕上蜘蛛网,通常要破坏三四个蜘蛛网,才能使三角平面蒙上一层厚厚的蜘蛛网。
    你听,高塘边柳树上,就有一个蚱落子在叫,我拿着做好的工具,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看准它,将竹竿顶端的三角平面,悄悄地伸过去,由于不用爬树,那呆头呆脑的蚱落子还以为是树枝在摇动呢,我猛地用三角平面压在它的身上,等它发觉上当时已经晚了,它的翅膀被蜘蛛网牢牢地粘住,任凭它如何扑腾,也不能够挣脱。我把它取下来,掐断它的翅膀,装在瓶子里。如果用这个工具去捕捉蜻蜓,十有八九是逃不脱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18:57:17    跟帖回复:
155
                       二十四 这个夏天  【2】

    

     我正在得意的时候,大孬子来了,不屑地说:“这有什么意思,我带你捅(音tōng)蟹(音hǎi)子去,烧着吃,好香。”
    我吃过烧蟹子,晓得那滋味,我特别喜欢吃烧蟹脚,一想起来,口水满口,咕嘟一声咽到肚里去了。不过,自己从来也没有捉过蟹子,所以连声说:“好的,我跟去。”
    我们要抓的,不是河蟹,也不是溪蟹,而是田蟹。白天,它们通常是躲在洞里,蟹洞都在田后埂底下,很深,洞前有一滩灰白色淤泥。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些,只要一看见小洞,伸手就往里插,往往是空的。看看大孬子,他已经抓了两三只。 我正愁抓不到蟹子,也许是老天助我,脚下就有一只蟹子在慢慢地横行着。我喜出望外,伸手把它捉住,原来是一只软壳蟹子(刚脱去甲壳的螃蟹),好歹也算是抓了一只。我用稻草把它捆好,再去寻(音qín)蟹洞。我看见一个较大的蟹洞。伸手插进去,居然是一条大水蛇,它呼地一下窜出来,我随后就追赶过去,它又钻进另外一个洞里,我迅速地抓住了它的尾巴。使劲往外拉。一边拉一边喊:“我抓住一条大蛇,大孬子,快来帮我。” 大孬子连忙跑过来,我们俩人一起用力往外拉,也拉不出这条蛇,可见它附在洞壁上的力量有多大。还是在那边田里挑稻把的五二子赶过来帮忙,才把它拽出来打死。这条蛇足足有二尺多长。“呵呵,小宝的胆子真大,了不起。”听到五二子夸我胆大,我很得意。村里没有人敢吃蛇,只有大姐夫不怕,他喜欢吃蛇,他还当着人面,生吞蛇胆。可惜天热,他又不在这里,只好让它腐烂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19:10:20    跟帖回复:
156
                       二十四 这个夏天  【3】

    
    
    下午,大孬子又约我到河底下去玩,我不会水,只能在看得见底的浅水里学着划水。大孬子的水性好,那河的深水区有打鱼人放的卡子,他一个猛子扎到水底,今天运气好,有一个卡钩上已经钓了一条鲤鱼,他把鱼取下来,游回岸边,将偷回来的鱼,埋在泥巴里。那边看卡人的小船已经划过来,但是没有发觉。大孬继续下水,拉来许多菱角菜,我就在上面摘着鲜嫩的菱角来吃。那年头,农村里的粮食不是很充足,父母们只让小孩子吃个六七分饱。所以小鬼吉们都在外面打野食,河里能吃的食物很多,有鸡头果,鸡头梗,藕荇菜和菱角等,不枚胜举。

    这时候,秋桃骑着老水牯过来了。我玩得很兴奋,一见到牛来,就要来牛绳,爬上牛背。谁知,老水牯刚歇轭,天气又热,急切地想打冷,直向河里冲去,一下子把我抛到水里。那处水足有一米五深,我的脚不能着底,双手乱划,这可把秋桃吓坏了,大叫:“大孬子,快来呀,小宝脱到水里去了。”幸好大孬子离我不远,很快地就跑过来,把我拉上岸。我已经喝了两口冷水,心在嘭嘭直跳,半天说不出话来,感觉鼻子呛得难受,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差点哭出声来。

    太阳快下山了,只见平子大叫着奔来。“小宝哎,快家去哟,你姆妈又生了一个小小宝。”我的坏情绪一下子大逆转,立即兴奋起来,飞快地向家跑去。

    还未进家门,就听到小弟的哭声,好像被人打了一样。奶奶说过,小孩子的屁股是青的,那是阎王在他出生之前打了一巴掌。这回,那可恶的阎王,一定是把我的小弟打狠了,所以大哭不止。也许是巧合,当我走到床边时,他突然停止啼哭。姆妈笑着说:“哎呀,小弟想大哥,大哥回来,小弟就不哭了。”姆妈看到我浑身透湿,连头毛也是湿的。就问:“小宝,你搞水了。”

    “没有,我在水边上站着,是他们用水泼的。”我在扯谎。

    姆妈也没理会,一会儿小娘端来糖水蛋,我很快地吃完了。

    “小宝,你现在做哥哥了,以后,你要好好带小弟噢!”大大笑嘻嘻地拍着我的脑袋说。

    我点头“嗯”了一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3:25:41    跟帖回复:
157
哈哈,《迎水上》,我是知道的。
讲个小时的故事,周未放牛回来,骑在水牛背上回家。
我玩笑说:迎水上,几个比我大的小姑娘也说:迎水上。她们肯定不知道。
我家奶奶在水边洗衣服,立马哈哈大笑,
再对几个小姑娘说,迎水上,是出嫁到婆家过门。
我家奶奶再把我骂个狗头一次。
后来,有个小姑娘,嫁给我堂哥了。
堂哥结婚时,我已经工作了,结婚当天,由我喊:迎水上。
堂嫂住我家上游,在田方中转了一圈,再由下游迎水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3:25:53   
158
哈哈,《迎水上》,我是知道的。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1/13 15:02:06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4 6:43:41    引用回复:
159
转至第158楼第 158 楼 南方一城 2018/1/13 13:25:53  的原帖:哈哈,《迎水上》,我是知道的。


先生好记性,谢谢关注,要回家过年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4 20:16:24    引用回复:
160
转至第157楼第 157 楼 南方一城 2018/1/13 13:25:41  的原帖:哈哈,《迎水上》,我是知道的。
讲个小时的故事,周未放牛回来,骑在水牛背上回家。
我玩笑说:迎水上,几个比我大的小姑娘也说:迎水上。她们肯定不知道。
我家奶奶在水边洗衣服,立马哈哈大笑,
再对几个小姑娘说,迎水上,是出嫁到婆家过门。
我家奶奶再把我骂个狗头一次。
后来,有个小姑娘,嫁给我堂哥了。
堂哥结婚时,我已经工作了,结婚当天,由我喊:迎水上。
堂嫂住我家上游,在田方中转了一圈,再由下游迎水上。
亲身经历,记忆最分明。谢谢先生关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5 20:49:35    跟帖回复:
161
                       二十四 这个夏天  【4】

        小弟的头长得很小,比洋娃娃的大不了多少;脸圆圆的,红红的,像只大苹果。现在,他睡得很甜,两只眼闭得紧紧的,像两条线;小嘴巴经常一动一动,好像在吃奶。他里面系个红兜包,鼓囊囊的,那是压脐带的厚布所致。外头穿着单的毛褂和毛裤。
      我非常喜欢小弟弟,心里不停地念叨:“我的好小弟,你千万别死,噢!我保护你,老菩萨也保佑你。”我也不打野了,每天在家看着小弟弟。
    桃子姐从她家婆家回来了,天天带着作业本到我家来写字。并且和我玩挖子游戏(用石子做游戏)。有对个子,是用食指弹,让两石子相撞。平三子,也是用食指弹,让一个石子一下子能撞上另外两颗石子。有捡蛋游戏,取三颗石子,两颗在手,一颗在地,玩时,上抛手上的一颗石子,同时把手里的另一颗石子与地上的那颗石子对换,还必须把上抛的石子接住。咀巴里还念口诀:“鸡生蛋,鸭生蛋,捡一千,剩一万,捡一个,捡两个,捡三个,捡四个,捡五个......”一路数下去,到死为止。可定整数两百或三百,谁先捡满谁就赢。
    还有小一子的游戏,这里就不细说了。每次游戏,都是桃子姐赢。而大孬子他们,经常在桃园里偷桃子,带回来给我吃。
    我的项圈是锁命的,姆妈让我取下来给小弟戴。继大姑和大姐送众米之后,老姑也送众米来了,一见到小弟戴着我的项圈,立即取下来,戴到我的老颈上。说:“这是我送给小宝的传家宝,天王老子也不给。”姆妈和大大也无话可说。
    第二天,老姑又带着一大腰篮众米,拉着我到三姨家去。三姨家就在杨家咀,以前我跟大大和大姐夫去过多次。路,我自然是熟的,
    三姨夫是织布的机匠,他和三姨本来都是国家工人,去年按政府政策下放到农村,得知枞阳这边比无为好,就来找我大大,落户在新庄大队。为大队综合厂织布。全大队妇女纺的纱,几乎都被收购到这里。那时,新庄农民做被用的老布,也叫土布,都是在这里买的。三姨今年也生了个女儿,和我小弟弟差不多大。她的奶也很多,小表妹吃不了,我去时,三姨也要我吃,我是乐不嫌多,含着她的奶头就嗍。
    “丑呀!丑呀!嗍我妈大奶呀。”三岁的表妹,用手刮着脸蛋,在嘲笑我。她叫斯琴,不喜欢嗍奶。
    “嘻嘻嘻”我以笑脸来回应她。
    “谁象你这么傻,小宝,别理她,你喝。”三姨妈摸着我的头安慰我。
    我带着老姑,参观了豆腐坊,酒厂和窑厂。还在大姐夫的办公间坐了一会,我们在三姨家吃过午饭才回到家里。
    天街月色冷群星,卧看空飘点点萤。  
    最笑友朋追不及,花间跌倒唱歌声。  
    --注:家乡人把哭叫作唱鼻涕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7 11:58:05    跟帖回复:
162
                           二十五 张寡妇  【1】

     浪淘沙  生命      
火焰一团燃,风雪无边,光微光烈任苍天,时明时灭都不断,亘古绵延。
沧海一条船,波浪无边,浪峰浪谷任苍天,载喜载忧都不断,驶向黄泉。

   老姑走后,小弟也满月了。 在这个夏天里,我的口琴怎么也找不到了。人们都怀疑小果子偷的,可是又没有证据。害得小果子和我一样,挨了一顿打。究竟是我连累小果子,还是小果子连累我。当时的我是看不出来的。我不是疑邻盗斧的人,更谈不上智子疑邻了。相对地说,个人的没有根据的怀疑,往往会铸成大错。许多人都来怀疑一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这天,姆妈到菜园里去,吩咐我在家里看小弟。小弟突然醒了,大哭起来,我学着姆妈,哼着家乡特有的“摇篮曲”:“呵哇呵哇呵呵,小儿要睏啰呵,小儿睡得香啰,呵哇呵哇呵呵。小儿瞌睡来子,呵哇呵哇呵呵。”我的“摇篮曲”正好被路过我家门口的张寡妇听到了,她笑得停不下来,丢下狗屎扒子和粪筐,走进我的家门。对我说:“小宝哎,这是你的儿子吗?”
   “不是的,是我小弟。”
   “哈哈哈,我娭毑,笑死人了,你不是讲‘小儿要睏啰’啊!”这个本来很丑的女人笑起来更丑。
   “我姆妈就是这样摇我小弟的。”
   “你姆妈能讲,你就能讲啊!”她忽然问我:“你是乃家的儿子啊!”
   问得我莫明其妙,我很生气地说:“我是老生的儿子,你都不晓得啊!”
   “你是你姆妈从无为带过来的,你小弟才是老生的儿子。你有了小弟,以后老生就不喜欢你了。”
   “你瞎扯的,你走,我不跟你讲了,你别到我家来。”我向她大吼着。
   她见势头不妙,慌忙走掉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8 12:24:02    跟帖回复:
163
    浪淘沙  生命      

    火焰一团燃,风雪无边,光微光烈任苍天,时明时灭都不断,亘古绵延。

    沧海一条船,波浪无边,浪峰浪谷任苍天,载喜载忧都不断,驶向黄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8 19:23:26    跟帖回复:
164
楼主,请加速。在等您多发文字。在办公室,天天等着看您的发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9 14:52:00    跟帖回复:
165
                二十五 张寡妇  【2】

    一会儿,姆妈回来了,我哭着向她说:“小寡妇讲,我不是大大的儿子,是你从无为带过来的。小弟才是大大的儿子。”
   “你别听她奈屄咀巴瞎讲,你就是你大大的儿子,我找老疯子去。”姆妈一听我说,显得很急的样子,就去找老疯子。把张寡妇对我所说的话一五一十地全部对他讲了。老疯子本是个火龙毛子(急性子,容易发火),立刻去找妹妹,口里吅道:“一张臭咀巴,什么事都乱讲,我来把你屄咀巴打肿掉,看你可敢乱讲了。”
    张寡妇一见她哥哥生气,腿肚子发软,连忙认错:“哎哟,我讲错了,我向她家赔礼道歉,有兆吧!”说完,慌忙跑到我家,对我姆妈说:“生师娘哎,我是开玩笑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多心了吧!”
   “这种玩笑也是乱开的,要不是看在老革命的面子上,我不打烂你的咀巴才怪呢?”
    “是的,我晓得了,小宝呢?” 这个丑女人又转向我说:“小宝哎,刚才我是和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啊!我看你摇小儿好玩,故意逗你的。”她又转身对我姆妈说:“你家小宝真好玩,呵小儿呵得清隐隐地。”说完又笑起来。
    “他小伢家知道什么,学我的呗。这回就算了,你家去吧!”
    张寡妇笑笑地走了,姆妈对着她的背影秋了一眼(一种眼部表情,表示不满或不屑的意思)。对我说:“小宝,她咀巴臭,别听她瞎讲。噢!”
    说起这张寡妇,也是个命苦的人。她是老疯子妹妹,长得又黑又丑,那时候,村里人都叫她“黑铁鬼子”,家里只好把她许给山里一户穷苦人家。谁知她命里克夫,还未过门,那男的就死了。大宋庄有一座节妇牌坊,她很羡慕那女子能为夫守节。从此,她立志守这“望门寡”(未过门就在娘家守寡称为望门寡),鸡掸水,狗连筋,她都不敢看一眼,她守身如玉,也想树一座大宋庄那样的节妇牌坊。反正家里还殷实,养得起她,谁知,她大大被日本鬼子打死了,一年后她母亲也得病死了,哥哥当兵在外,顾不了她这个妹妹,所以家里大部分田产被小辫子变相的夺去。自己一个寡妇,门前是非不断,没少遭人唾骂。她感到十分委屈,平日里,只能一个人偷偷地掉眼泪,没有人同情她,理解她。特别是小辫子,本是自己的小爷,非但不保护她,却比别人更厉害,总喜欢捕风捉影,造谣生事。而村里人对男女关系的事,特别敏感,对伤风败俗之事更是深恶痛绝。
81070 次点击,256 个回复  上一页 1 ... 8 9 10 11 12 ... 18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长篇连载[茅庐梦]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