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7:14:29    跟帖回复:
61
    
9·15 子曰:“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

    
解读:

    孔子说:“我从卫国返回到鲁国以后,才把乐章整理出来,使雅乐和颂乐各得其所。”

    
9·16 子曰:“出则事公卿,入则事父兄,丧事不敢不勉,不为酒困,何有于我哉?”

    
解读:

    孔子说:“出外办理公事,在家孝敬父兄,有丧事不敢不尽力,不被酒所困扰,这些事我都做到了吗?”

    
9·17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解读:

    孔子在河边说:“消逝的时光就像河水一样,日夜不停地向前流淌。”

    
辨析:

    我们只有通过有限才能窥测无限的奥秘,只有通过瞬间才能倾听永恒的足音,所以永远把握眼前当下的每时每刻,我们的生命才可能闪烁出无限而永恒的火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4 4:01:35    跟帖回复:
62
9·18 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解读:

  孔子说:“我从没看见过喜好仁德如同喜好色欲的人。”
  
  
9·19 子曰:“譬如为山,未成一篑,止,吾止也;譬如平地,虽覆一篑,进,吾往也。
  
  
解读:

  孔子说:“用土垒山,在差最后一筐时停下来,那是我自己要停下来的;平整凹地,在倒下第一筐土时,如果还想继续倒土,那也是我自己的选择。”
  
  
辨析: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是从某一个侧面说的,就另一面而言则是:“谋事在人成事也在人”,因为“天助自助者”。如果你缺乏将最后一筐土垒上去的决心与毅力,天绝不会帮你垒上去,“天时”很多时候与一个人的坚持密不可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5 5:07:07    跟帖回复:
63
  
9·20 子曰:“语之而不惰者,其回也与!”
  
  
解读:
  孔子说:“听我讲课能毫不倦怠的,恐怕只有颜回一个人吧!”
  
  
9·21 子谓颜渊曰:“惜乎!吾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也。”
  
  
解读:
  孔子在谈到颜渊时,说:“可惜他死得太早!我只见他不停地学习和工作,从没见他休息过。”
  
  
9·22 子曰:“苗而不秀者有矣夫,秀而不实者有矣夫!”
  
  
解读:
  孔子说:“悲哉!禾苗中既有不能扬花的,也有扬花后不结果的!”
  
  
9·23 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
  
  
解读:

  孔子说:“年轻人不可小觑,你怎么知道后来者不能超过今天的人呢?一个人过了四五十岁时还默默无闻,那就没什么指望了。”
  
  
9·24 子曰:“法语之言,能无从乎?改之为贵。巽与之言,能无说乎?绎之为贵。说而不绎,从而不改,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解读:

  孔子说:“合乎道义的诤言,谁会反驳呢?有错即改才可贵。委婉动听的美言,谁听了不高兴?能认真分析才可贵。光是高兴而不分析,光是听从而不纠错,这种人我不知道拿他怎么办。”
  
  
9·25 子曰:“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此章重复。见《学而篇》第1·8章)
  
  
9·26 子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解读:

  孔子说:“一国军队的主帅可以被外力改变,一个人的志向却不能被外力改变。”
  
  
9·27 子曰:“衣敝缊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子路终身诵之。
  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
  
  
解读:

  孔子说:“身穿破旧棉袍与身披貂皮大衣的站在一起而没有丝毫自卑感的人,恐怕只有仲由了。《诗经》上说:‘不嫉恨、不贪求,这样不是很好吗?’”
  子路听到后,反复吟诵这句诗。
  孔子又说:“只做到这样,难道真的很好吗?”
  
  
辨析:
      前人的经验与知识再好、再完美,如果不能变成自己的东西,不能超越它们,不过是些为自己装点门面的摆设罢了。
  
  
9·28 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彫也。”
  
  
解读:

  孔子说:“唯有严寒,才能锤炼出松柏永不消退的青翠。”
  
  
9·29 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解读:

  孔子说:“聪慧明智不容易被蛊惑,宅心仁厚没有烦忧,英勇无畏没有恐惧。”
  
  
辨析:

  “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通常被解读为“聪明人不会迷惑,有仁德的人不会忧愁,勇敢的人不会畏惧”,这样解读容易使人将知、仁、勇看成三种彼此独立的美德,事实上只有当它们三者合一时才能称其为美德,也只有同时具有这三种美德的人才能成为君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7 5:12:18    跟帖回复:
64
            
9·30 子曰:“可与共学,未可与适道;可与适道,未可与立;可与立,未可与权。”
  
  
解读:

  孔子说:“能够一起学习的人,未必能一起论道;能够一起论道的人,未必能一起守道;能够一起守道的人,未必能做到与时俱进随机应变。”
  
  
辨析:

  围绕“可与立,未可与权”,庄子说:“知道者必明于理,达于理者必明于权,明于权者不以物害己。”王弼说:“权者道之变,变无常体,神而明之存乎其人,不可预设,尤至难也。”程子说:“权,称锤也,所以称物而知轻重者也。可与权,谓能权轻重,使合义也。”

  以上解释有个共同点:那就是强调在坚持道义的同时又要随机应变。于是矛盾出现了:究竟是坚持原则还是灵活运用?解决矛盾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别以为自己掌握了绝对真理!

  道义靠人的良知去感悟与把握,可是谁也不是上帝,谁也不能一言九鼎判定对错是非。如果我们总将自己的意见当成正理,把别人的意见视为异端邪说,我们不可能做到孔子说的“无可无不可”,也就不能随机应变了。孔子在这里想要表达的意思仍是一贯的,那就是劝人不要偏执于自己的意见,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做到中庸。
  
  
9·31 “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
  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
  
  
解读:

  有一首古诗这么写:“唐棣之花,翩翩地摇曳。我岂能不思念?只因为你离我太遥远。”

  孔子说:“他还是没有真心思念,如果真心思念,又怎么会遥远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8 5:59:43    跟帖回复:
65
                                 乡党篇第十
  
  
10·1 孔子于乡党,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其在宗庙、朝廷,便便言,唯谨尔。
  
  
解读:

  孔子与乡亲父老在一起时温和而恭顺,仿佛不善言辞。到了宗庙或朝廷,说话则明白流畅、言简意赅。
  
  
10·2 朝,与下大夫言,侃侃如也;与上大夫言,訚訚如也。君在,踧踖如也,与与如也。
  
  
解读:

  孔子在朝廷与下大夫对话时,侃侃而谈;与上大夫对话时,据理力争;与国君对话时,则拘谨恭敬安详稳重。
  
  
10·3 君召使摈。
  色勃如也,足躩如也。揖所与立,左右手,衣前后,襜如也。趋进,翼如也。
  宾退,必复命曰:“宾不顾矣。”
  
  
解读:

  鲁国国君召孔子接待外国宾客。
  孔子每次都面色凝重、脚步轻快,频频向两旁的人作揖,衣服前后摆动,飘而不乱。他快步走的样子,像鸟儿舒展双翅。
  宾客走后,孔子定会回报鲁君说:“客人已经走远,不再回头张望了。”
  
  
10·4 入公门,鞠躬如也,如不容。
  立不中门,行不履阈。
  过位,色勃如也,足躩如也,其言似不足者。
  摄齐升堂,鞠躬如也,屏气似不息者。
  出,降一等,逞颜色,怡怡如也。
  没阶,趋进,翼如也。
  复其位,踧踖如也。
  
  
解读:

  孔子走进朝廷大门时,一副拘谨而惴惴不安的样子,仿佛那儿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站,不站在门中间;走,也不踩门坎。
  路过国君座位时,神色庄重,脚步加快,说话轻声细语。
  提起下摆走向堂上时,恭敬有加、小心翼翼。
  退出来走下台阶时,他才舒气解颜、神色轻松起来。
  走完了台阶,便轻快地向前走去,宛如鸟儿舒展双翼。
  最后来到自己的位置,又恢复拘谨而惴惴不安的神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9 8:49:09    跟帖回复:
66

10·5 执圭,鞠躬如也,如不胜。上如揖,下如授。
  勃如战色,足蹜蹜如有循。
  享礼,有容色。
  私觌,愉愉如也。
  
  
解读:
  孔子出使外国时,手里拿着圭,谨慎恭敬,仿佛举不起来的样子。向上举好像在作揖,放下时又好像在递东西。
  他神色矜持凝重,步履细密紧凑,沿直线贴地而行。
  呈献礼物时,他满脸和颜悦色。
  与国君私下会晤时,他则显得轻松愉快。
  
  
10·6 君子不以绀緅饰,红紫不以为亵服。
  当暑,袗絺绤,必表而出之。缁衣,羔裘;素衣,麑裘;黄衣,狐裘。亵裘长,短右袂。
  必有寝衣,长一身有半。狐貉之厚以居。
  去丧,无所不佩。非帷裳,必杀之。羔裘玄冠不以吊。
  吉月,必服而朝。
  
  
解读:
  君子不用深青透红或黑中透红的布镶边,不用红色或紫色的布做家居衣服。
  夏天穿或粗或细的葛布单衣,一定要套在内衣外面。黑色羔羊皮袍配黑色罩衣。白色鹿皮袍配白色罩衣,黄色狐皮袍配黄色罩衣。平常家居穿的皮袍要做得长一些,右边袖子要短一些。
  睡觉一定要有小被,长度要一身半长。用狐貉的厚毛皮做坐垫。
  丧服期满后,才可佩带各种的装饰品。如果不是礼服,一定要加以剪裁。穿戴黑色羊皮袍和黑色帽子不能去吊丧。
  每月初一,一定要穿礼服朝拜君主。
  
  
10·7 齐,必有明衣,布。齐必变食,居必迁坐。
  
  
解读:
  斋戒沐浴时,要穿布做的浴衣。斋戒时,要改变平常的饮食,搬离与妻妾同房的地方。
  
  
10·8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食饐而餲,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臭恶,不食。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肉虽多,不使胜食气。唯酒无量,不及乱。沽酒市脯,不食。不撤姜食,不多食。
  
  
解读:
  粮食不嫌舂得精,鱼和肉不嫌切得细。发霉的粮食和腐烂的鱼肉,不吃。变质与变味的食物,不吃。烹调不当的,不吃。不该吃食的东西,不吃。肉切得不方正,不吃。佐料放得不适当,不吃。席上的肉虽多,吃的量不得超过主食的量。酒不限量,但以不醉为原则。来历不明的酒和腊肉,不吃。每餐必须有姜,但不能多吃。
  
  
10·9 祭于公,不宿肉,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
  
  
解读:
  参加祭祀典礼分的肉,不能留到第二天。家中祭祀用的肉,不超过三天。超过三天,就不吃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0 8:30:03    跟帖回复:
67
        
10·10 食不语,寝不言。
  
  
解读:
  吃饭的时候不交谈,睡觉的时候也不说话。
  
  
10·11 虽疏食菜羹,瓜祭,必齐如也。
  
  
解读:
  即使只有糙米饭蔬菜汤,吃饭前也得祭一祭,祭的时候一定要恭恭敬敬,像公祭时一样。
  
  
10·12 席不正,不坐。
  
  
解读:
  坐垫放得不端正,不坐。
  
  
10·13 乡人饮酒,杖者出,斯出矣。
  
  
解读:
  乡邻家赴宴时,一定要等年长者先离开,然后自己才能离开。
  
  
10·14 乡人傩,朝服而立于阼阶。
  
  
解读:
  在地方上的迎神驱鬼仪式上,孔子总要穿着朝服站在东边的台阶上。
  
  
10·15 问人于他邦,再拜而送之。
  
  
解读:
  孔子托人给外国的朋友送礼时,总要向受托者拜两次送行。
  
  
10·16 康子馈药,拜而受之。曰:“丘未达,不敢尝。”
  
  
解读:
  季康子赠送药品给孔子,孔子拜谢后接受了,但说:“我对它的药性不了解,不敢尝。”
  
  
10·17 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
  
  
解读:
  马棚失火烧光了。孔子退朝回来,焦急地问:“伤人了吗?”
  根本不问马的情况。
  
  
10·18 君赐食,必正席先尝之。君赐腥,必熟而荐之。君赐生,必畜之。侍食于君,君祭,先饭。
  
  
解读:
  国君赐予的熟食,孔子一定先摆正席先尝一尝。国君赐予的生肉,一定煮熟了,先给祖宗上供。国君赐予的活物,一定要饲养起来。同国君一道吃饭,在国君举行饭前祭礼时,一定要先尝一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 5:48:01    跟帖回复:
68
                              
10·19 疾,君视之,东首,加朝服,拖绅。
  
  
解读:

  孔子病了,国君来探视,他便头朝东躺着,身上盖上朝服,拖着大带子。
  
  
10·20 君命召,不俟驾行矣。
  
  
解读:

  国君召见时,孔子不等马车弄好,就先行走了。
  
  
10·21 入太庙,每事问。
   (此章重出。见《八佾篇》3·15章)
  
  
10·22 朋友死,无所归,曰:“于我殡。”
  
  
解读:

  朋友死了,没有亲属敛埋,孔子便说:“丧事由我来办吧。”
  
  
10·23 朋友之馈,虽车马,非祭肉,不拜。
  
  
解读:

  朋友馈赠物品,即使是贵重的车马,只要不是祭肉,孔子接受时一律不拜。
  
  
10·24 寝不尸,居不客。
  
  
解读:

   孔子睡觉不直挺挺地躺着,平日家居不像作客时那般严肃拘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2 5:11:55    跟帖回复:
69
10·26 升车,必正立,执绥。车中,不内顾,不疾言,不亲指。
  
  
解读:

  上车时,一定直立站好,拉着扶手带上车。在车上,不东张西望,不高声喧哗,也不用手指指点点。
  
  
10·27 色斯举矣,翔而后集。
  曰:“山梁雌雉,时哉时哉!”
  子路共之,三嗅而作。
  
  
解读:

  有一次,孔子在山谷中行走时,看到一群野鸡在自由自在地嬉戏打闹。他神色为之一动,野鸡便飞向天空,盘旋了一会纷纷落在树上。

  这时孔子感叹道:“这些山野里的精灵,得其时呀!得其时呀!”

  子路向它们拱拱手,野鸡便鸣叫着飞走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3 6:01:10    跟帖回复:
70
                             先进篇第十一

    
11·1 子曰:“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

    
解读:

    孔子说:“先学礼乐后做官的人,是未曾有过爵禄的质朴平民;先做了官再学礼乐的人,是卿大夫的浮华子弟。如果要选用人才,我主张选用先学礼乐的人。”

    
辨析:

    这是“学而优则仕”的姊妹篇,从中可以看出孔子不排斥从平民中选拔政府官员,这一主张无形中推动了未来科举制度的兴起。

    
11·2 子曰:“从我于陈、蔡者,皆不及门也。”

    
解读:

    孔子说:“跟随我曾在陈国和蔡国忍饥挨饿饱受磨难的学生,现在都不在我身边了。”

    
11·3 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

    
解读:

    孔子的学生各有所长,其中德行好的是: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善于辞令的是:宰我、子贡。擅长政务的是:冉有、季路。通晓文献知识的是:子游、子夏。

    
11·4 子曰:“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说。”

    
解读:

    孔子说:“颜回对我思想的提升帮助不大,因为他对我说过的话从不质疑。”

    
辨析:

    “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说”有人解读为“颜回不是对我有所帮助的人!他对我说的话没有不心悦诚服的”,这种解读误解了孔子此处说的帮助。颜回并非对孔子毫无帮助的人,孔子对颜回的多次赞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只是颜回对孔子的帮助体现在其他方面,而不是在思想探索方面。颜回的恪守仁德、安贫乐道、学而不倦都令孔子赞叹不已。孔子希望有人质疑自己,因为他知道学无止境、道无终点,“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说的就是人类认知能力的局限性,所以不断质疑才能使自己的思想不断发展,否则只会停滞不前僵化死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4 7:06:26    跟帖回复:
71
                  
11·5 子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言。”
  
  
解读:
  孔子说:“闵子骞真的很孝顺呀!别人对于他父母兄弟称赞他的话,从没提出过异议。”
  
  
11·6 南容三复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
  
  
解读:
  南容反复诵读《诗经》中“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不玷,不可为也。”这几句诗,并领会了其中的深意。孔子就把侄女嫁给了他。
  
  
11·7 季康子问:“弟子孰为好学?”
  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
  
  
解读:
  季康子问孔子:“你的学生中谁最好学?”
  孔子回答:“是颜回,可惜他早逝了,直到今天我都没看到比他更好学的。”
  
  
11·8 颜渊死,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
  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吾从大夫之后,不可徒行也。”
  
  
解读:
  颜渊死了,父亲颜路请求孔子卖掉马车给颜渊买个外椁。
  孔子说:“不管有才还是无才,颜渊和孔鲤都是我们的儿子。孔鲤死的时候也只有棺没有椁,那时我也没有卖掉马车。现在我已经是大夫了,办公事的时候不能没有马车。”
  
  
11·9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解读:
  颜渊死了,孔子说:“唉!天老爷要我的命呀!天老爷要我的命呀!”
  
  
11·10 颜渊死,子哭之恸。
  从者曰:“子恸矣。”
  曰:“有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
  
  
解读:
  颜渊死了,孔子哭得伤心欲绝。
  孔子身边的人劝道:“您别太伤心了!”
  孔子说:“我太伤心了吗?我不为这种人伤心欲绝,还会为谁伤心欲绝呢?”
  
  
11·11 颜渊死,门人欲厚葬之。
  子曰:“不可。”
  门人厚葬之。
  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解读:
  颜渊死了,孔子的学生想隆重安葬他。
  孔子说:“不能这样做。”
  学生们仍然隆重地安葬了颜渊。
  事后孔子说:“颜回把我当父亲一样看待,在葬礼问题上我却没能像亲生儿子一样对待。这不是我的错,是我的学生们干的。”
  
  
11·12 季路问事鬼神。
  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曰:“敢问死。”
  曰:“未知生,焉知死?”
  
  
解读:
  季路问侍奉鬼神的事。
  孔子说:“人都没侍奉好,怎么能去侍奉鬼神呢?”
  季路又问:“请问死是怎么回事?”
  孔子回答:“生的道理还没弄清楚,怎么能知道死呢?”
  
  
辨析:

  伊壁鸠鲁说过“我们活着时,死尚未来临;死来临时,我们已经不在。因此死与生者和死者都无关”,既然如此,我们何苦为那根本不存在的“死”去烦恼呢?生命是在活着时的一分一秒中度过,你不为活着时那可见的瞬间思虑,却为死后或生前那不可知的永恒思虑,岂不荒谬?因此孔子才会理直气壮地说:“未知生,焉知死?”

   如果按照泰戈尔说的“死亡隶属于生命,正如生一样。举足是走路,正如落脚也是走路”,世界上哪有寂灭?哪有空无?只有流转、流变、生生不息,人唯有通过热爱每一个部分与瞬间才能达到与自然和永恒的沟通。孔子的生死观是最纯正的中国式自然生死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5 5:07:39    跟帖回复:
72
          
11·13 闵子侍侧,訚訚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贡,侃侃如也。
  子乐。
  “若由也,不得其死然。”
  
  
解读:
  在孔子眼中,闵子骞温和恭顺,子路刚强坚毅,冉有、子贡从容快乐。
  孔子很高兴他们各有所长。
  但他又担心地说:“像子路这样,只怕不得善终。”
  
  
11·14 鲁人为长府。
  闵子骞曰:“仍旧贯,如之何?何必改作?”
  子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解读:
  鲁国准备翻修长府的国库。
  闵子骞说:“照老样子下去不是很好吗?何必要翻修呢?”
  孔子道:“闵子骞这个人平日不大开口,一开口定然一语中的。”
  
  
11·15 子曰:“由之瑟奚为于丘之门?”
  门人不敬子路。
  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
  
  
解读:
  有一天,孔子说:“仲由弹瑟,为什么在我这里弹呢?”
  听孔子这么一说,有的学生便因此轻视子路。
  孔子马上又说:“仲由在学习上已经达到很高境界了,只是还没有登峰造极罢了,你们怎么可以因此轻视他呢?”
  
  
11·16 子贡问:“师与商也孰贤?”
  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
  曰:“然则师愈与?”
  子曰:“过犹不及。”
  
  
解读:
  子贡问孔子:“子张和子夏谁更好一些?”
  孔子回答:“子张有些过份,子夏有些不足。”
  子贡说:“那么是子张好一些吗?”
  孔子说:“过分和不足都一样差。”
  
  
辨析:

  “过犹不及”是孔子对中庸思想的具体说明。一提到中庸,人们往往会联想到和稀泥和搞折中,甚至中庸与它们等量齐观。然而,和稀泥搞折中是毫无原则地将两个极端均采纳一部分,结果便是两种极端的错误皆具有,这种结果自然人人讨厌,而中庸恰恰是要避免两个极端的错误。

  以莽撞与畏缩为例,和稀泥搞折中是毫无原则地时而莽撞时而畏缩,中庸则要视情况而定,当进时便进、当退时则退,一切以遵守道义为最高原则。

  孔子与子贡这段对话的言外之意是:“对子张和子夏来说,他们只要能认识到这一点,稍作调整恪守中庸,便能克服过分与不足做得更好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6 5:51:57    跟帖回复:
73
    
11·17 季氏富于周公,而求也为之聚敛而附益之。

    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

    
解读:

    季氏比周朝的公侯还富有,而冉求还帮他搜刮民脂民膏来增加他的财富。

    孔子知道后,愤愤不平地对学生们说:“他不是我的学生了,你们可以大张旗鼓地去攻击他吧!”

    
11·18 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喭。

    
解读:

    高柴愚腐,曾参迟钝,颛孙师偏激,子路鲁莽。

    
11·19 子曰:“回也其庶乎,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

    
解读:

    孔子说:“颜回的道德学问接近于完善了,可他却常常穷得揭不开锅。端本赐不安本分去做买卖,囤积投机赚了大钱,他猜测行情总是屡猜屡中。”

    
11·20 子张问善人之道。

    子曰:“不践迹,亦不入于室。”

    子曰:“论笃是与,君子者乎?色庄者乎?”

    
解读:

    子张问善良人的成功之道。

    孔子说:“不要老重复别人的见解,更不要偏执于某一家理论。”

    孔子接着又说:“总是附和赞美那些尽说冠冕堂皇大道理的人,究竟是真君子呢?还是伪君子呢?”

    
辨析:

    “不践迹,亦不入于室”通常被解读为“不踩着别人的脚印走,道德学问很难到家。”这种解读源于程子:“践迹,如言循途守辙。善人虽不必践旧迹而自不为恶,然亦不能入圣人之室也。”照以上的解读,孔子便在鼓励墨守成规、亦步亦趋。

    我认为下面那一句“子曰:‘论笃是与,君子者乎?色庄者乎?’”应该合并为一段,这样意思就十分明朗了。

    孔子在这里是想告诫子张不要人云亦云,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其言外之意是说:

    真正的思想都是突如其来的,那些从别人书本中攫取某个观点然后用漂亮言词粉饰发挥,或者搜肠刮肚苦思冥想出来的东西统统都是骗人的鬼话,它们只有思想的外形没有思想的内核,只是思想的赝品而非思想的真迹。

    道的伟大奇妙之处就在于她不是可以被规定、被限制、被定义的,所有企图给道下一个明确定义的做法都是对道的阉割与扼杀!

    当所有人都持同一种思想时,他们不是离道更近而是更远。这是因为同一性只是墨守成规的代名词,差异才是人类进步的动力。人类未来的希望永远深藏于彼此的差异之中,新一代人只有不断挑战常识才能走出前人的阴影,创造出自己壮丽辉煌的人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7 6:56:20    跟帖回复:
74
    
11·21 子路问:“闻斯行诸?”

    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

    冉有问:“闻斯行诸?”

    子曰:“闻斯行之。”

    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

    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解读:

    子路问:“听到了就要立刻行动吗?”

    孔子说:“有父兄在,怎么能听到就行动呢?”

    冉有问:“听到了就要立刻行动吗?”

    孔子说:“听到了就要立刻行动。”

    公西华听了,好奇地说孔子:“仲由问‘听到了就要立刻行动吗?’你回答‘有父兄在’,冉求问‘听到了就要立刻行动吗?’你回答‘听到了就行动起来’。我被弄糊涂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孔子说:“冉求畏缩不前,所以我鼓励他;仲由英勇过人,所以我打压他。”

    
辨析:

    因材施教的典型案例。也是用事实对上一段的理论进行的最生动的论证与阐述,孔子的教育理念与他的哲学理念一脉相承,都是反对人云亦云、墨守成规的,“无适也无莫也,为义是举”。

    
11·22 子畏于匡,颜渊后。

    子曰:“吾以女为死矣。”

    曰:“子在,回何敢死?”

    
解读:

    孔子在匡地受到当地人围困,颜渊最后才逃出来。

    重逢时,孔子说:“我以为你已经死了呢。”

    颜渊说:“夫子还活着,我怎么敢死呢?”

    
11·23 季子然问:“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

    子曰:“吾以子为异之问,曾由与求之间。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矣。”

    曰:“然则从之者与?”

    子曰:“弑父与君,亦不从也。”

    
解读:

    季子然问:“仲由和冉求可以当担起大臣的责任吗?”

    孔子说:“我以为你是问别人,原来是问仲由和冉求呀。所谓大臣不但自己要恪守仁义道德,还要让君主也恪守仁义道德,如果这样不行,他宁肯辞职不干。仲由和冉求只能算有能力的臣子罢了。”

    季子然说:“那他们会跟我干到底吗?”

    孔子说:“杀父亲和君主的事,他们是不会跟着干的。”

    
11·24 子路使子羔为费宰。

    子曰:“贼夫人之子。”

    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

    子曰:“是故恶夫佞者。”

    
解读:

    子路让子羔去当费地的长官。

    孔子说:“这简直是误人子弟。”

    子路说:“那个地方有百姓、有政府,怎么就误人子弟了?难道只有读书才算学习吗?”

    孔子说:“你这是狡辩,难怪人们会厌恶花言巧语。”

    
11·25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

    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求,尔何如?”

    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

    “赤,尔何如?”

    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

    “点,尔何如?”

    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曰:“夫子何哂由也?”

    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

    “唯求则非邦也与?”

    “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

    “唯赤则非邦也与?”

    “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解读:

    有一天,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四人陪孔子一起闲聊。

    孔子说:“我比你们的年龄都大,已经没人用我了。你们平时总爱说:‘没人了解我呀!’现在假如有人了解你并请你出山,你们打算怎么干?”

    子路不加思索地冲口而出:“有一个千辆兵车的国家,夹在大国中间,常常受到侵犯,国内又连遭饥荒。如果让我去治理,不出三年,可以使人人勇敢善战,个个讲道理、懂礼仪。”

    孔子听了,微微一笑。转而又问:“冉有,你的理想呢?”

    冉有回答:“有个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大小的地方,让我去治理,三年以后,可以使那里人人富足。至于那里的礼乐教化,可得另请高明。”

    孔子又问:“公西华,你的理想呢?”

    公西华回答:“我不敢期待有多大本事,但我一定会刻苦学习。将来在宗庙祭祀活动中,或与外国盟会时,能够身穿礼服、头戴礼帽,当一个合格的小司仪。”

    孔子又问:“曾皙,你的理想呢?”

    这时,曾皙弹瑟已近尾声,等一曲终了,他铿一声放下瑟,站起身来说:“我的理想和他们三位都不同。”

    孔子说:“那有什么关系呢?今天就是各述其志嘛。”

    曾皙说:“暮春三月,我愿意身着春天靓丽的服饰,邀五六位成年朋友,带六七个稚气未脱的孩童,大家结伴去沂河里嬉嬉水,在舞雩台上吹吹风,黄昏时一路高歌而归。”

    孔子长叹一声说:“我想的和曾皙不谋而合!”

    后来,子路、冉有、公西华先行离开了,曾皙便问孔子:“他们三人的理想怎么样?”

    孔子说:“人各有志嘛。”

    曾皙说:“那夫子为什么笑子路呢?”

    孔子说:“治理国家要讲礼让,他说话一点不谦逊,所以我发笑。”

    曾皙又问:“冉有讲的不是治国道理吗?”

    孔子说:“怎见得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大小的地方就不是国家呢?”

    曾皙又问:“公西华讲的不是治国道理吗?”

    孔子说:“有宗庙和国际间的盟会,不算国家政务又算什么?如果像公西赤这样懂礼仪的只能做小司仪,那谁来当大司仪呢?”

    
辨析:

    曾皙问了孔子许多问题,就是没有问孔子为何与自己的理想不谋而合,显然除了曾皙,在场的子路、冉有、公西华也不甚明了,对许许多多后来者这个问题同样也难以解答。孔子一生致力于寻道求仁、正己育人、普度众生,致力于一个民族的诗书礼乐、伦理纲常的重建,在前面孔子和颜渊子路谈理想时,曾说过“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的话,现在陡然对曾皙的暮春郊游情有独钟,有人不禁会发问:“这难道没有玩物丧志之嫌吗?”

    要解答这个难题,我们就不得不先说说孔子天人合一的人生理想。在崇尚自然的孔子眼中,天就是自然,人也是自然的部分,人和自然本质上相连相通,一切都顺其自然。首先对人类以外的大自然,人要与之和谐共存、融为一体。其次在人类自身,自然是一切道德原则的基础与本原,每个人心中都天然地具有人所共奉的道德准则,这个准则能使人排除所有后天的物质诱惑与人的自然天性合而为一。总之,一个人要热爱生命、热爱大自然,真真切切地领悟所有的生命语言、感受所有的生命律动,渐渐做到与他人水乳交融、与万千生命和谐共存、与大千世界交融相和,最终做到精神与物质的完美结合。

    人类所有追求、奋斗的终极目标就是“天人合一”,而曾皙描画出来的“暮春郊游图”正是“天人合一”的完美写照。这便是孔子赞赏曾皙的原因所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8 6:04:05    跟帖回复:
75
                               颜渊篇第十二

    
12·1 颜渊问仁。

    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颜渊曰:“请问其目。”

    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解读:

    颜渊问怎样才能达到仁。

    孔子说:“克制自己,使自己的言行符合普遍的道德规范,这就能达到仁。一旦人人都这么做了,天下便会和谐安宁。践行仁德,完全在每个人自己,难道还会在别人吗?”

    颜渊说:“请问具体应该怎么做。”

    孔子说:“不符合道德规范的事不要看,不符合道德规范的事不要听,不符合道德规范的事不要说,不符合道德规范的事不要做。”

    颜渊说:“我虽然笨,也要遵照您的吩咐去做。”

    
辨析:

    “克己复礼”之所以会在上世纪遭到疯狂批判,一方面因为文革思维作祟,一方面也因为前人的解读有误。礼是过去的行为规范,人人都遵守过去的行为规范,就能“天下归仁”吗?不能!绝对不能!世界在变化、人类在进步,人们所遵循的道德规范也会或多或少发生变化,因此完全遵照过去的礼仪规范肯定不能“天下归仁”的。不过克制自己,使自己的言行符合普遍的道德规范,这的确是至达仁的必由之路。

    对人性的探究越深入,我们越能发现没有一条道德原则是至高无上、永远正确的,例如爱祖国、大公无私、舍生忘死等等。纵观上世纪发生的许多巨大的灾难,每一次都不是因为人的自私自利、贪生怕死而引发,恰恰相反,它们全是在爱国主义、国际主义、大义灭亲、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蛊惑下发生的。因此,从现代发展的眼光来看,一个心理健康、心智健全的人远比盲目坚持道德原则的人更值得推崇。

24475 次点击,116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论语》解析(连载)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