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0:17:26    引用回复:
106
转至第18楼第 18 楼 litd123456 2018/2/13 8:59:06  的原帖:首先,咱确实不知王老大到底讲了多少话;
二,后人对王老大真正推崇的是知行合一,可不是狗屁的良知;
三,王老大如果他真的说了你上面说的话,那么要么是在他未得道前说的,要么王老大本就是狗屁;
四,“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明明白白说的是,知只是知,格物才真正去恶从良了,那么真正的去恶从良肯定高于空洞的良知的。

转至第22楼第 22 楼 南塘千出 2018/2/13 9:47:44  的原帖:    第一,你不知道那是你的事情,王阳明讲过的话难道他的言论集中没有吗?你不知道那是你没看过,并不怪人家王阳明没讲过。

    第二,王阳明的原话就是“天地虽大,但有一念向善,心存良知,虽凡夫俗子,皆可为圣贤”。则儒家最高修炼即为作圣贤,而王阳明把良知作为人成就圣贤之大前提,而你说“后人对王老大真正推崇的是知行合一,可不是狗屁的良知”;请问若没有良知,则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也是行知合一,从理论到实践的。故而王阳明说:“格物是止至善之功,既知至善,即知格物矣。”又说:“随时就事上致其良知,便是格物。”故而我说你提倡这种“没有良知的行知合一”在王阳明看来那就是放狗屁!

    第三,还是回到第一条,王阳明何时说的你自己没看过传习录吗?人家王阳明对弟子的教诲难道是他自己没想通前就开教的吗?你这种狗屁逻辑究竟是怎么得出来的呢?哈哈哈,你自己看看你的话,有基本的论证过程吗?我说你们这班人是放狗屁都是对狗屁的一种侮辱。因为狗屁虽不值一毫但人家还起码有个生成的自然机制。你们呢?说出来的话不觉得荒唐和无耻吗?哈哈哈。

    第四,哈哈哈,你这种货色也来替人家王阳明作注了。要是你说的有哪怕一丝一毫的道理,那王阳明为何不说“为善去恶是格物,知善知恶是良知”?你觉得人家王阳明为何没有用这种顺序呢?王阳明说:“心者身之主,意者心之发,知者意之体,物者意之用。所以你这种货色在王阳明的体系中根本翻不起浪花!因为在王阳明看来,你们这类人说“知只是知,格物才真正去恶从良了,那么真正的去恶从良肯定高于空洞的良知的”简直是舍本逐末,买椟弃珠。也许你到现在还没弄清楚你自己犯了什么毛病吧?通俗的说,就是你中唯物主义的毒太深了。你把马克思的“意识”(由物质决定者)等同于王阳明的“知(良知)”,你本质上一个马克思性恶论者又何资格和修养谈心学呢?你的心都没有皈依嘛!故而我说你这种人谈心学首先就是要“格心”,这个“格心”本身实事求是的说对你其实就是“格物”之一种。我的主贴中的这所谓“客”不是在说你吗?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25楼第 25 楼 litd123456 2018/2/13 14:23:24  的原帖:还圣,屁。
不要吹,老大。
你这次的一些话,猜测王老大可能讲了——这只证其境界在那时不行,我估计不是后来讲的;如果是后来讲的,那是大问题了。
转至第28楼第 28 楼 南塘千出 2018/2/13 17:49:49  的原帖:    哈哈哈,我看你就是一个屁。因为是屁,你不是吹的,倒是放出来的。我引用王阳明的话明明白白印在书上,我只是觉得你自己全无逻辑。人家王阳明境界哪里不行了?你有论据论证吗?信口开河行吗?有什么大问题?你就不能直接放出来嘛?像你这种全无逻辑像羊拉屎一样断断续续的留言有意思吗?
转至第100楼第 100 楼 litd123456 2018/2/14 9:24:59  的原帖:老大,咱自然是屁,因为咱只把话当屁,因为咱本只是屁。
老大的关系王老大的话相信确是印在书上的。
不过,书很对吗?——只当咱放屁。
转至第101楼第 101 楼 南塘千出 2018/2/14 9:55:09  的原帖:对不对看现实,王阳明要求致良知的观点于当今何错之有呢?我说我的引用来自于王阳明的书是陈述一种言论的事实存在性,因为你不是质疑这些话不是王阳明说的吗?如今你说:“不过,书很对吗?”是在质疑王阳明理论的正确性,这不是你自己又开始游移自己的论点了吗?但既然如此,你应该已经不在质疑王阳明这些话的存在性了,不是吗?而王阳明致良知的道德正确性不正是来自你我所处的这个社会吗?难道你能否认这个社会世风日下,道德滑坡的现实嘛?至于致良知的观点当然不能等同于王阳明的书(王阳明的所有观点),故而这里你不过是采用偷换概念的手段来辩论。就像仁的观点能等同于儒家之所有书上观点吗?你要这样想,不过证明你喜欢偷奸耍滑而已,这不就恰恰说明你的心有问题吗?
转至第102楼第 102 楼 litd123456 2018/2/14 9:58:25  的原帖:行。
那咱问问老大,何为“致良知”?
转至第103楼第 103 楼 南塘千出 2018/2/14 10:04:35  的原帖:    我觉得我我完全不必就这种问题在做回答,因为你如果仔细看过这个贴本文和留言,你就不必再提这种问题。
转至第104楼第 104 楼 litd123456 2018/2/14 10:09:50  的原帖:不能作正面回答的,只能是比屁还屁。
哈哈哈,我早说你不过是屁,屁倒是不长眼睛的,因为他不过一团气而已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0:21:14    引用回复:
107
转至第18楼第 18 楼 litd123456 2018/2/13 8:59:06  的原帖:首先,咱确实不知王老大到底讲了多少话;
二,后人对王老大真正推崇的是知行合一,可不是狗屁的良知;
三,王老大如果他真的说了你上面说的话,那么要么是在他未得道前说的,要么王老大本就是狗屁;
四,“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明明白白说的是,知只是知,格物才真正去恶从良了,那么真正的去恶从良肯定高于空洞的良知的。

转至第22楼第 22 楼 南塘千出 2018/2/13 9:47:44  的原帖:    第一,你不知道那是你的事情,王阳明讲过的话难道他的言论集中没有吗?你不知道那是你没看过,并不怪人家王阳明没讲过。

    第二,王阳明的原话就是“天地虽大,但有一念向善,心存良知,虽凡夫俗子,皆可为圣贤”。则儒家最高修炼即为作圣贤,而王阳明把良知作为人成就圣贤之大前提,而你说“后人对王老大真正推崇的是知行合一,可不是狗屁的良知”;请问若没有良知,则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也是行知合一,从理论到实践的。故而王阳明说:“格物是止至善之功,既知至善,即知格物矣。”又说:“随时就事上致其良知,便是格物。”故而我说你提倡这种“没有良知的行知合一”在王阳明看来那就是放狗屁!

    第三,还是回到第一条,王阳明何时说的你自己没看过传习录吗?人家王阳明对弟子的教诲难道是他自己没想通前就开教的吗?你这种狗屁逻辑究竟是怎么得出来的呢?哈哈哈,你自己看看你的话,有基本的论证过程吗?我说你们这班人是放狗屁都是对狗屁的一种侮辱。因为狗屁虽不值一毫但人家还起码有个生成的自然机制。你们呢?说出来的话不觉得荒唐和无耻吗?哈哈哈。

    第四,哈哈哈,你这种货色也来替人家王阳明作注了。要是你说的有哪怕一丝一毫的道理,那王阳明为何不说“为善去恶是格物,知善知恶是良知”?你觉得人家王阳明为何没有用这种顺序呢?王阳明说:“心者身之主,意者心之发,知者意之体,物者意之用。所以你这种货色在王阳明的体系中根本翻不起浪花!因为在王阳明看来,你们这类人说“知只是知,格物才真正去恶从良了,那么真正的去恶从良肯定高于空洞的良知的”简直是舍本逐末,买椟弃珠。也许你到现在还没弄清楚你自己犯了什么毛病吧?通俗的说,就是你中唯物主义的毒太深了。你把马克思的“意识”(由物质决定者)等同于王阳明的“知(良知)”,你本质上一个马克思性恶论者又何资格和修养谈心学呢?你的心都没有皈依嘛!故而我说你这种人谈心学首先就是要“格心”,这个“格心”本身实事求是的说对你其实就是“格物”之一种。我的主贴中的这所谓“客”不是在说你吗?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25楼第 25 楼 litd123456 2018/2/13 14:23:24  的原帖:还圣,屁。
不要吹,老大。
你这次的一些话,猜测王老大可能讲了——这只证其境界在那时不行,我估计不是后来讲的;如果是后来讲的,那是大问题了。
转至第28楼第 28 楼 南塘千出 2018/2/13 17:49:49  的原帖:    哈哈哈,我看你就是一个屁。因为是屁,你不是吹的,倒是放出来的。我引用王阳明的话明明白白印在书上,我只是觉得你自己全无逻辑。人家王阳明境界哪里不行了?你有论据论证吗?信口开河行吗?有什么大问题?你就不能直接放出来嘛?像你这种全无逻辑像羊拉屎一样断断续续的留言有意思吗?
转至第100楼第 100 楼 litd123456 2018/2/14 9:24:59  的原帖:老大,咱自然是屁,因为咱只把话当屁,因为咱本只是屁。
老大的关系王老大的话相信确是印在书上的。
不过,书很对吗?——只当咱放屁。
转至第101楼第 101 楼 南塘千出 2018/2/14 9:55:09  的原帖:对不对看现实,王阳明要求致良知的观点于当今何错之有呢?我说我的引用来自于王阳明的书是陈述一种言论的事实存在性,因为你不是质疑这些话不是王阳明说的吗?如今你说:“不过,书很对吗?”是在质疑王阳明理论的正确性,这不是你自己又开始游移自己的论点了吗?但既然如此,你应该已经不在质疑王阳明这些话的存在性了,不是吗?而王阳明致良知的道德正确性不正是来自你我所处的这个社会吗?难道你能否认这个社会世风日下,道德滑坡的现实嘛?至于致良知的观点当然不能等同于王阳明的书(王阳明的所有观点),故而这里你不过是采用偷换概念的手段来辩论。就像仁的观点能等同于儒家之所有书上观点吗?你要这样想,不过证明你喜欢偷奸耍滑而已,这不就恰恰说明你的心有问题吗?
转至第102楼第 102 楼 litd123456 2018/2/14 9:58:25  的原帖:行。
那咱问问老大,何为“致良知”?
转至第103楼第 103 楼 南塘千出 2018/2/14 10:04:35  的原帖:    我觉得我我完全不必就这种问题在做回答,因为你如果仔细看过这个贴本文和留言,你就不必再提这种问题。
转至第104楼第 104 楼 litd123456 2018/2/14 10:09:50  的原帖:不能作正面回答的,只能是比屁还屁。
转至第106楼第 106 楼 南塘千出 2018/2/14 10:17:26  的原帖:哈哈哈,我早说你不过是屁,屁倒是不长眼睛的,因为他不过一团气而已呢。
行。
服你了。甘拜下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0:23:31    android
108
西方人的观念,唯有上帝才是概念(理念)与实在(行为)的完全符合,也就是说,至善至美只属于神,人不可能完美。具有这样的意识,我们才可能宽容,因为人不可能完美,我们有什么理由拿着完美的尺度去衡量人哪?
总听这种论调,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只要是人,谁都不可能绝对的不男盗女娼。仁义是理念,男盗女娼是现实,只有讲仁义,人才能尽量克服自己的男盗女娼,社会上的男盗女娼才会趋于上,这是正常思维。如果因为现实的不完美就把仁义也否定了,结果必然是遍地男盗女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0:37:05    android
109
人应当尽量做到知行合一,但从另一方面看,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到知行合一,所以我们也应当对不完美的人宽容些。人人都可能成圣贤是荒唐的观念,唯有圣人才是唯一的知行合一者,如孔子所说,随心所欲不逾矩,心里发出的就是善,行出来的也是善,这是善的最高境界,也就是无善无恶心之体的境界,但那不属于我们凡人,只属于圣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0:52:32    跟帖回复:
110
孔子思想在古时候叫经,经就是恒常不变的东西,现在的说法叫基准,或者叫价值观。它是用来衡量善恶是非的标准和尺度。经常听人们说,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这是很似是而非的观念。孔子就是精华,如果你的思想与孔子一致,说明你是对的。如果你的思想与孔子不一致,错的是你自己,不是孔子。近现代的中国人,最擅长的就是去其精华,取其糟粕,不破不立,这个也批那个也批,而取来的确实古代法家的糟粕,还从西方取来很多人家自己都不要的垃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1:05:20    跟帖回复:
111
我们凡人不可能做到像圣人一样的至善,知行合一,但我们还是可以尽量为善。
比如你做小买卖,你从不缺斤短两以次充好坑蒙拐骗,因为你知道,如果你知道,如果你那样做,你的信誉就完了,做生意没了信誉,离关门也不远了。你可以为了利而行善,如王阳明所说,有善有恶意之动,义与利并不总是相互对立,非此即彼,水火不容。平常人能为了利而善,而讲信义,已经很不错了。当然也会有唯利是图,为了谋利不择手段,意之动也可能导致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1:16:03   
112
转至第109楼第 109 楼 牛联社 2018/2/14 10:37:05  的原帖: 人应当尽量做到知行合一,但从另一方面看,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到知行合一,所以我们也应当对不完美的人宽容些。人人都可能成圣贤是荒唐的观念,唯有圣人才是唯一的知行合一者,如孔子所说,随心所欲不逾矩,心里发出的就是善,行出来的也是善,这是善的最高境界,也就是无善无恶心之体的境界,但那不属于我们凡人,只属于圣人。    我跟你的看法有点不同,若按心学来说,知行合一即是致良知,你说“人应当尽量做到知行合一,但从另一方面看,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到知行合一”,这话至少在王阳明看来就是在说“人应当尽量做到致良知,但从另一方面看,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到致良知”,我觉得这种话大有可探讨之余地。从社会角度看,人天然是群居动物,人天然有比较之心,则从这个角度出发,所谓致良知要在一乡、一镇、一县、一市、一省、一国、一天下落实则必要是个系统工程,这需要在政治、法律、教育、经济、等等领域进行综合治理。通俗的说就是要在一定的可控范围内用世俗权力进行制度安排和总体设计,如此才能在社会的方方面面熏陶出致良知的氛围和实际基础。比如在食品领域,致良知就要求首先要营造一个公平公开清正廉洁的经营环境,然后在此基础上以法律为保障,以教化为引导,以道德为制约,以善名为劝诫使得从业者首先从内心之道德高度出发来看待食品的质量和安全,并将这种理念毫无保留的贯彻到生产销售当中去,而他周围的善治环境又同时对他的知行合一做出良性的回馈,即使他获得附有符合道德标准之利润。故而这本质其实是儒家道统之至高性在世俗的全面复兴,从这个意义上说,全民致良知必然要求全民知行合一,而全民知行合一必然要求儒家主政,而且是儒家应当主政。在儒家未主政的条件下的致良知只能是个体的,个体只能是被逆淘汰的,而这个过程则必然体现为全民的道德崩解和人性恶的无底线扩张。故而致良知本质上说不是一个道德口号,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政治口号;从这个角度看,儒家的入世理念才能真正落到实处。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2/14 11:19:11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1:16:26    跟帖回复:
113
朱熹是向外求天理,王阳明向内心求理,其实是殊路同归
天人合一,如康德所说,上帝在我头顶,亦在我心中。
孟子说,尽心知性而知天
人性天理就在你心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1:29:39    引用回复:
114
转至第113楼第 113 楼 牛联社88 2018/2/14 11:16:26  的原帖:朱熹是向外求天理,王阳明向内心求理,其实是殊路同归
天人合一,如康德所说,上帝在我头顶,亦在我心中。
孟子说,尽心知性而知天
人性天理就在你心中
其实一句话,中国的一切失败,其本质首先是教育的失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1:43:07    跟帖回复:
115
新教最重要的教义就是因信称义,语出自经文,意思是只要信我,就可以成为义人,就可以得到神的恩典。而之前的天主教主张行为称义。
对应中国的知行合一,应该是知比行为更重要。对人来说,能知就可以,没必要非得知行完全一致,因为人不可能做到。中国现在到处都是恶人恶行,是因为不知,是因为对传统价值观的批判和否定,所以善恶是非不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2:29:46    引用回复:
116
转至第115楼第 115 楼 牛联社88 2018/2/14 11:43:07  的原帖:新教最重要的教义就是因信称义,语出自经文,意思是只要信我,就可以成为义人,就可以得到神的恩典。而之前的天主教主张行为称义。
对应中国的知行合一,应该是知比行为更重要。对人来说,能知就可以,没必要非得知行完全一致,因为人不可能做到。中国现在到处都是恶人恶行,是因为不知,是因为对传统价值观的批判和否定,所以善恶是非不分。
    如说信教就能“就可以成为义人,就可以得到神的恩典”则在中国大可不必,易经中早说“自天佑之,吉无不利”。符合天道者自然为所当为,这就是义。所以中国人根本不需要基督教。

    知行合一,知和行一样重要。故而王阳明说:“既知致良知,又何可講明?良知本是明白,實落用功便是。不肯用功,只是語言上轉說轉糊塗”。中国的农民用各种化学药品进行生产,但他们有相当一部分人很知道这种产品的毒性,故而他们自己只吃单独种的。人应当吃无害作物,这是起码的知,这些农民的行为证明他们明明是知道这个知的,但他们没有落实这个知在他们的行上。故而这个例子说明:

    第一,知行合一是必须的。只有知而无符合知的行,只能是恶行;只有行而无符合行的知,只能是恶知。

    第二,知行合一要有系统治理和整体设计,单独的致良知和知行合一在道德崩解的社会中反而会成为异类,这本身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在道德上的体现。

    第三,很多人不是善恶不分,他们只是随波逐流的群氓,得过且过的小人。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故而社会弊病的治理需要集中社会的权力,没有集中的权力就不可能解决社会的问题。故古之理者,其政有三:王者之政化之;霸者之政威之;强国之政胁之。各有所施,不可易也。管子曰:“圣人能辅时不能违时。智者善谋,不如当时。”当时者,宽猛相济之谓也。所以中国如今不变法,必然不能通过安于现时之安逸而谋取未来之安稳。


6952 次点击,115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