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0 20:45:08    跟帖回复:
16
  文革长篇小说《图腾醉》最近在增写云南知青大返城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52&id=12093115
摘一段

    6
    陈强国字脸,微胖,四平八稳的身材。这种脸形的男人一般比较会管束自己的思想,紧跟时代主流,融入环境。加以家庭成份是革命干部,风水不错,因而虽然也是下到西双版纳的知青,却很快被擢拔当了干部,官至云南省知青办副主任。省部级了。就在12月14日,丁慧猛的队伍景洪演练、游行的时候,陈强接到省委书记紧急电话,要他与副书记吴法友赶往景洪处理知青问题。陈强和副书记中饭都没吃,立即上车。司机加大油门一路开。
    “让我先与丁慧猛私下谈谈吧,吴书记。”快到景洪时,陈强说,“我和他都是上海知青,可以算同城、同类。我弟弟在棕榈坝农场与他住一个茅草房,床对着床。可以转折算有点私人关系吧。”
    “你弟弟现在还和他床对着床吗?”
    “不了。我弟前年考上中医学院,今在上海。”
    “前年?前年还没恢复高考。推荐的吧?”
    “欸,那是,那是!”陈强不得不把有意无意间模糊了的概念重新模糊回来,“不过,”又解释道,“那推荐完全是我弟自己争气,表现好。我可没起到一丁点作用啊!”
    “欸,那是,那是!”吴法友说,“我们当干部的,子弟都是根正苗红的好子弟,平时注意学习提高思想,积极劳动刻苦锻炼,所以若有下乡上山的子弟,大都推荐或招工上来了。我们干部本身在这种事上没有什么问题。”
    陈强在三叶招待所门口下车,吴法友副书记往州府大楼去。陈强找到知青破坏安定团结指挥部,要见丁慧猛。王光华说跟我来,引到一个房间。门口两个老十三,好像是站岗。陈强进入房间,见躺着一个面色苍白半闭着眼的人,就是丁慧猛了。这人连日操心劳累,身体吃不消。
    “老丁啊,阿拉是省知青办的陈强,跟侬一样也是1970年从上海来到农场接受再教育的。上海第1111中学,家杨浦区。你也是,我知道。咱们同城同区同学。我弟陈坚也在棕榈坝农场,跟侬蹲过一个房间,记得不?”
    “啊,上级领导视察来了!”丁慧猛要起身应酬。
    “侬躺着!躺着!不要起来。看模样侬好像不惬意?”
    “是的,感冒了,有点发寒热。”丁慧猛说,抻起半个身子倚在床头。王光华端过来两杯开水,一杯给坏头头,一杯给好头头,并拉过一把椅子让好头头坐下。
    “听说景洪知青游行,要上北京请愿,要回城。省委对这个事很重视,派我和吴法友副书记赶来,听取知青的意见,和大家商量。我对吴书记说,让我先和你兄弟间私下聊聊吧。兄弟我也是知青啊,虽然到省工作,身份也还是知青。知青见知青,两眼泪淋淋,你说是不是?我的泪是流在心里!想起喝过的白石河鲜汤,头上漏雨脚下长蘑菇的草房,我这会儿还是有点要哭!”陈强语音低沉下去,嗓子表现出感情色彩。带动得丁慧猛也鼻子发酸。
    “我知道大家的苦处。我们这一代人,出生碰到浪尖,会吃碰到饥荒,上学碰到停课,毕业碰到下乡,倒霉透了。年龄运气确实不怎么好。假如早出生八十年到四十年,也许混个无产阶级革命家当当,或红小鬼小跟班之类。早几年也行,过它几年黑暗,然后赶在1966以前读完高中考大学。尽管大学停课,也好歹分配个饭碗讨个媳妇。偏就我们不行,一片红全下乡!正如《知青之歌》唱的:大学全关门!我也希望回城啊,虽然昆明也是城,毕竟不是父母之城。更要命的是,女朋友在上海,这婚事悬在那里,你说怎么办!”
    陈强的人情之谈把丁慧猛心里说得软乎乎的。
    “然而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啊!”陈强忽然停下来,专注地看了丁头头几秒钟,问道:“你真认为上北京请愿能解决问题?有把握?”
    丁慧猛困惑地朝天花板盯了十秒钟,终于说:“如果做事情都要有十分把握才去做,那就什么现状都改变不了。”
    “对,这话对!”陈强打了个响指,立起来原地转了一圈又坐下,“有哲理,有水平,我赞同!可是,十分当然谈不到,却至少要有六成六的把握才去做吧?我看咱们这个事,三成三都没有。你想想,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体现。毛主席就是要把那个文质彬彬的知识分子阶层弄得斯文扫地,同时阻断阶层的血液更新。如果不把中学升大学这个练条砍断,那个文貌岸然的知识分子阶层就会继续存在下去并对无产阶级思想的纯洁性造成影响。所以不能叫中学生上大学,而要叫他们上山下乡,交给泥腿子去教育。这是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高度作出的战略决策。关系到将来的世界究竟是泥腿子领导还是西装皮鞋领导的大事。这个战略总方针是不会改变的。虽然毛主席没按我们大家的愿望活一万岁,但遗志是会被共产党人继承并发展的。这是世事预测学开章明义先要确立的标杆。如果要给未来世事算算命,都得以这根杆为座标去推算。除非你不相信马克思主义阐明的社会发展规律了,除非你不相信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永远是中国共产党了,不相信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永远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了。如果相信,就得按照毛主席的思路去走。中央已经说了,凡是毛主席制定的方针不能变,凡是毛主席说过的话不能商量。两个凡是。所以,首先,你们在公开信中或在宣言中企图整个否定上山下乡运动的说法,上头是不可能接受的。实惠点,不提大方向,而提些改善生活条件之类的,倒可以谈。例如福建的李庆林给毛主席写信,表示拥护上山下乡,同时诉说具体的困难。结果怎么样?毛主席给他寄上三百元聊补无米之炊不是?”
    “我也来争取三百元?”丁慧猛苦笑道。
    “假设李庆林不谈柴米,而是对知识青年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必要性提出质疑,那收到的就不是三百元人民币而是三百个大巴掌了。识时务者为良民。这位知青家长很有智慧,应该成为全体知识青年的老师。当然三百元对于你老丁来说太小儿科了。你是个有志的人。不敢说大志,大志有点涉嫌不买账,咱们不说它。起码小志是有的。才能也是有的。你不会是个久居人下的人,迟早会离开农场。目前我想你需要一点精神方面的肯定。那么,我劝你把目标定在为西双版纳知青每人争取三百元的标准上。这比较有可能达到。说明你受拥戴,能为众人谋利益,有能力有作为。至于上北京请愿这么大的动作嘛,我认为缓一缓比较好。中央最近在开知青工作会议。开了三十几天,快结束了。可能会有关于知青的政策措施出台。听说很快会有文件发下来。我的意见,你们先等一等,看文件怎么说,再决定是否上北京。”
    “是吗?”很快会有知青文件发下来这个消息打动了丁头头。如果文件能给我们想要的东西,那又何必兴师动众上北京呢?毕竟那是艰难的历程和叵测的风险。此时的身体状况也影响丁慧猛的意志。血压低至60,脉搏却高至110,浑身无力,低烧。在陈强三寸不烂之舌进攻下,他有点晕头转向了。
    “我估计新的政策会放宽病退困退回城的门槛。”陈强说,“你不要管别人的事了,管你自己吧。即使在新的门槛下有些够不着,我也会帮你。这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丁慧猛沉思默想了一会儿,说:“我们进京已经箭在弦上,突然要停下来的话,得跟大家商量。倘若省委能够承认我们罢工的正当性,承认政府的知青工作确实没做好,今后落实整改措施,进京的事情也许可以暂缓。”
    “这个要求不过分,我会跟省委省政府谈。”
    丁慧猛想了想,又说:“还有,我们罢工期间工资照发,各农场不要克扣。”
    “这个应该没什么问题。”陈强答应了下来。
    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0 21:19:08    引用回复:
17
转至第16楼第 16 楼 林顿 2018/6/10 20:45:08  的原帖:  文革长篇小说《图腾醉》最近在增写云南知青大返城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52&id=12093115
摘一段

    6
    陈强国字脸,微胖,四平八稳的身材。这种脸形的男人一般比较会管束自己的思想,紧跟时代主流,融入环境。加以家庭成份是革命干部,风水不错,因而虽然也是下到西双版纳的知青,却很快被擢拔当了干部,官至云南省知青办副主任。省部级了。就在12月14日,丁慧猛的队伍景洪演练、游行的时候,陈强接到省委书记紧急电话,要他与副书记吴法友赶往景洪处理知青问题。陈强和副书记中饭都没吃,立即上车。司机加大油门一路开。
    “让我先与丁慧猛私下谈谈吧,吴书记。”快到景洪时,陈强说,“我和他都是上海知青,可以算同城、同类。我弟弟在棕榈坝农场与他住一个茅草房,床对着床。可以转折算有点私人关系吧。”
    “你弟弟现在还和他床对着床吗?”
    “不了。我弟前年考上中医学院,今在上海。”
    “前年?前年还没恢复高考。推荐的吧?”
    “欸,那是,那是!”陈强不得不把有意无意间模糊了的概念重新模糊回来,“不过,”又解释道,“那推荐完全是我弟自己争气,表现好。我可没起到一丁点作用啊!”
    “欸,那是,那是!”吴法友说,“我们当干部的,子弟都是根正苗红的好子弟,平时注意学习提高思想,积极劳动刻苦锻炼,所以若有下乡上山的子弟,大都推荐或招工上来了。我们干部本身在这种事上没有什么问题。”
    陈强在三叶招待所门口下车,吴法友副书记往州府大楼去。陈强找到知青破坏安定团结指挥部,要见丁慧猛。王光华说跟我来,引到一个房间。门口两个老十三,好像是站岗。陈强进入房间,见躺着一个面色苍白半闭着眼的人,就是丁慧猛了。这人连日操心劳累,身体吃不消。
    “老丁啊,阿拉是省知青办的陈强,跟侬一样也是1970年从上海来到农场接受再教育的。上海第1111中学,家杨浦区。你也是,我知道。咱们同城同区同学。我弟陈坚也在棕榈坝农场,跟侬蹲过一个房间,记得不?”
    “啊,上级领导视察来了!”丁慧猛要起身应酬。
    “侬躺着!躺着!不要起来。看模样侬好像不惬意?”
    “是的,感冒了,有点发寒热。”丁慧猛说,抻起半个身子倚在床头。王光华端过来两杯开水,一杯给坏头头,一杯给好头头,并拉过一把椅子让好头头坐下。
    “听说景洪知青游行,要上北京请愿,要回城。省委对这个事很重视,派我和吴法友副书记赶来,听取知青的意见,和大家商量。我对吴书记说,让我先和你兄弟间私下聊聊吧。兄弟我也是知青啊,虽然到省工作,身份也还是知青。知青见知青,两眼泪淋淋,你说是不是?我的泪是流在心里!想起喝过的白石河鲜汤,头上漏雨脚下长蘑菇的草房,我这会儿还是有点要哭!”陈强语音低沉下去,嗓子表现出感情色彩。带动得丁慧猛也鼻子发酸。
    “我知道大家的苦处。我们这一代人,出生碰到浪尖,会吃碰到饥荒,上学碰到停课,毕业碰到下乡,倒霉透了。年龄运气确实不怎么好。假如早出生八十年到四十年,也许混个无产阶级革命家当当,或红小鬼小跟班之类。早几年也行,过它几年黑暗,然后赶在1966以前读完高中考大学。尽管大学停课,也好歹分配个饭碗讨个媳妇。偏就我们不行,一片红全下乡!正如《知青之歌》唱的:大学全关门!我也希望回城啊,虽然昆明也是城,毕竟不是父母之城。更要命的是,女朋友在上海,这婚事悬在那里,你说怎么办!”
    陈强的人情之谈把丁慧猛心里说得软乎乎的。
    “然而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啊!”陈强忽然停下来,专注地看了丁头头几秒钟,问道:“你真认为上北京请愿能解决问题?有把握?”
    丁慧猛困惑地朝天花板盯了十秒钟,终于说:“如果做事情都要有十分把握才去做,那就什么现状都改变不了。”
    “对,这话对!”陈强打了个响指,立起来原地转了一圈又坐下,“有哲理,有水平,我赞同!可是,十分当然谈不到,却至少要有六成六的把握才去做吧?我看咱们这个事,三成三都没有。你想想,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体现。毛主席就是要把那个文质彬彬的知识分子阶层弄得斯文扫地,同时阻断阶层的血液更新。如果不把中学升大学这个练条砍断,那个文貌岸然的知识分子阶层就会继续存在下去并对无产阶级思想的纯洁性造成影响。所以不能叫中学生上大学,而要叫他们上山下乡,交给泥腿子去教育。这是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高度作出的战略决策。关系到将来的世界究竟是泥腿子领导还是西装皮鞋领导的大事。这个战略总方针是不会改变的。虽然毛主席没按我们大家的愿望活一万岁,但遗志是会被共产党人继承并发展的。这是世事预测学开章明义先要确立的标杆。如果要给未来世事算算命,都得以这根杆为座标去推算。除非你不相信马克思主义阐明的社会发展规律了,除非你不相信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永远是中国共产党了,不相信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永远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了。如果相信,就得按照毛主席的思路去走。中央已经说了,凡是毛主席制定的方针不能变,凡是毛主席说过的话不能商量。两个凡是。所以,首先,你们在公开信中或在宣言中企图整个否定上山下乡运动的说法,上头是不可能接受的。实惠点,不提大方向,而提些改善生活条件之类的,倒可以谈。例如福建的李庆林给毛主席写信,表示拥护上山下乡,同时诉说具体的困难。结果怎么样?毛主席给他寄上三百元聊补无米之炊不是?”
    “我也来争取三百元?”丁慧猛苦笑道。
    “假设李庆林不谈柴米,而是对知识青年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必要性提出质疑,那收到的就不是三百元人民币而是三百个大巴掌了。识时务者为良民。这位知青家长很有智慧,应该成为全体知识青年的老师。当然三百元对于你老丁来说太小儿科了。你是个有志的人。不敢说大志,大志有点涉嫌不买账,咱们不说它。起码小志是有的。才能也是有的。你不会是个久居人下的人,迟早会离开农场。目前我想你需要一点精神方面的肯定。那么,我劝你把目标定在为西双版纳知青每人争取三百元的标准上。这比较有可能达到。说明你受拥戴,能为众人谋利益,有能力有作为。至于上北京请愿这么大的动作嘛,我认为缓一缓比较好。中央最近在开知青工作会议。开了三十几天,快结束了。可能会有关于知青的政策措施出台。听说很快会有文件发下来。我的意见,你们先等一等,看文件怎么说,再决定是否上北京。”
    “是吗?”很快会有知青文件发下来这个消息打动了丁头头。如果文件能给我们想要的东西,那又何必兴师动众上北京呢?毕竟那是艰难的历程和叵测的风险。此时的身体状况也影响丁慧猛的意志。血压低至60,脉搏却高至110,浑身无力,低烧。在陈强三寸不烂之舌进攻下,他有点晕头转向了。
    “我估计新的政策会放宽病退困退回城的门槛。”陈强说,“你不要管别人的事了,管你自己吧。即使在新的门槛下有些够不着,我也会帮你。这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丁慧猛沉思默想了一会儿,说:“我们进京已经箭在弦上,突然要停下来的话,得跟大家商量。倘若省委能够承认我们罢工的正当性,承认政府的知青工作确实没做好,今后落实整改措施,进京的事情也许可以暂缓。”
    “这个要求不过分,我会跟省委省政府谈。”
    丁慧猛想了想,又说:“还有,我们罢工期间工资照发,各农场不要克扣。”
    “这个应该没什么问题。”陈强答应了下来。
    7

好,多揭露批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4 17:49:56    跟帖回复:
18
d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30 9:42:27    跟帖回复:
19
怎么实话实说都口罩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6 18:35:41    跟帖回复:
20
d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0 0:38:51    跟帖回复:
21
天下熙熙,皆为名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诚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28 18:07:18    跟帖回复:
22
    知青一代 【会员阅读】-凯迪社区   该文很详述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44&id=12198806

4663 次点击,21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知青笔记:1967年长沙六千知青大逃亡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