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20:55:05    跟帖回复:
61
1991.樓下兩個單元的出入口。我姐帶著東西離開,說要幫一男生買藥。卻見她在小店前接打電話。留下我一人。那樓兩單元中,有一個是與前男友同居的妓女出入的必經之地。這時有人出來。一對雙胞胎女孩及其父親。我擔心遇到別人會很尷尬。這時聽見有人打招呼的聲音,是那對面樓種菜的阿婆。已經變很老了。
=========
背景發生在今生我曾居住過的一個地方。可能是另一個空間或今生平行宇宙的經歷。
那裡我和前男友的茍血劇仍繼續上演。


1992.娛樂池有人賣魚。三伯母說那魚很好吃。阿豪也買了五條。只拿三條。兩條用我們的DNA作標識。因為怕我們的DNA溶入魚中,放生了它們。只要不放生,DNA就PRESS在那裡。
==========
比當下現實世界更高頻率的空間。不知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
這個空間中DNA技術顯然比我們現在要高得多。DNA成為防盜或屬物標識。


1993.常X向一人很能幹,有能力且家世很好的男生自薦,自稱焦丘太。那男生的父母幫成立一個公司給自己作為受聘公司的部門。他從無上網紀錄,卻事已辦妥。


1994.我進入一家服裝公司。人際關係很複雜。麗玲,銅鈴眼。什麼事背後都有她一份在搗鬼。特寫鏡頭中,她對我說銅鈴眼,是吧?老板娘和泰國客人在打電話。一個男生稱給我東西,不收錢,不也提醒,可能是陷阱。我拿回去後才發現,返回向老板娘交錢。他會某種語言卻極力隱藏。一個女生與他之前是同事,樣樣對罵過,在這裡也不想讓他。另外一個女生,穿淺色長呢外套,很安靜。
=========
這個我是做服裝行業的。今生麗玲是我同學。沒有太多交集。不過她有取笑過我大鼻子。我沒理她。

或許這是我曾說她銅鈴眼的必經考驗。


1995.一篇古文課文。馮勰,字謝農。一位命婦,藍色古代綢裝,帶老公去。特寫鏡頭中出現玉石結繩之類的東西,寓意地球和宇宙的糾纏。
=========
我查了下歷史,好象沒有這麼一個人。可能是另一個地球的經歷。

1996.我向許輝或三叔借藥。明知是生物化學,對身體有害仍吃。那是控制化學成分。藥有不同的大小。可拿去給醫生開,只付藥錢。藥有大粒和小粒。依借的粒數歸還。用來洗衣。買手套。靖買了三套粉的,我想買藍紫色的
=========

1997.去不花錢的自習室。看到一個女生穿著我的藍色T。那是她娘借我的竟然穿在了她身上。那女生還我筆說她爹將筆膽弄壞了。回去路上,婧告訴我花燈後面有筆店。我是在城洞邊的巷子裡找店家換的筆膽,店家說筆膽剛到。我付了二十塊他找我兩塊。我往回走時,被一群抗議的北方老太挾持。家在附近開店的光想救我未成功。特寫鏡頭中小學已關閉,邊上開店的光的家人去樓空。我前面,一個帶孩子野外活動的女老師,帶著自己的孩子穿過雲洞。那是老社區的雲洞,象隧道一樣,平時只有小學生能過,大人過很吃力。從洞中擠出來後,只見她手機發給自己的南下同伴說雲洞安全。
========
背景似乎是當下另一個空間的桂林。

1998.一個不怎麼樣的男生一直擠,引起我的不快。後來發現他們是在擺攤捏鐵麵示范。鐵麵十塊一個。可以選馬頭或貓頭鷹等形象。他們有兩攤。很多人。示范攤是熟手。另一攤是學生,生手。特寫鏡頭中,我在吃一個很難吃的饅頭,有個男生夾了片泡菜示意要給我,我拒絕了。我和江俊他們繼續走。
=====
我不知鐵麵為何物。夢境中它是白色的。和石膏差不多。但從其他男生夾泡菜給我來看。那鐵麵似乎又是可以吃的。不知現實世界中這個東西是否存在。可能和捏麵人差不多是同一回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22:10:23    跟帖回复:
62
1999.六嫂說用指夾住皮肉,細細地拉出再彈回,很舒服。她在自己身上示范。特寫鏡頭中她赤裸上身,是女性。

2000.本來英語考試,我一個字未看。後來考試的老師沒來,變成了化學課。蔡凌用藍色雨衣鋪桌上,用塑料白刮板攤開糊糊,說是粘什麼蝴蝶首飾。特寫鏡頭中白色糊糊下有蝴蝶狀的彩色塑料品。鳳燕一聲不吱,直接在我的雨衣上實驗。她用的是長刮刀和短刮板。似乎她關係和我不是很好。


2001.軍營中參加報名培訓。要退出才可報名。不可用請假的方式。退出後報名未遂,我只能離開軍營。我走出軍營時遇到宋。他是我以前在軍營的同學。他也來培訓。他後來去正負培訓,住在別的同學那裡。我在軍營門口還遇到教官,向他問好。他沒反應。我路上聽人說軍隊犯人都在九皇山。路邊我看到阿寶在工作。他撿到了一輛摩托車。車主被謀害前出體告訴他送他車子,用很得體的語言。

2002.特寫鏡頭中,我騎著車子在土路上逆行。好似出了問題。我問師父我這車子是否為電動自行車?他說是。制式配件組成的。用電嗎?用電。也用汽油。但電動速度有點快。弄完,我問他多少錢?他手拿著個本子,要去部件店去看一下配件的樣式和價格。我要付完錢再送去阿寶那裡。我答應他的。

===========
2001和2002是同一背景的夢境。這個我從軍又離開。今生那教官、阿寶和那同學都有再次遇到。

2003.整個區域的人們想自油,卻從不反思過自己的思想。
======
很震憾人心的話語。或是去桃樂市聽課聽到的內容。



2004.愛蓮腳面積血淤。我跟她說我娘看時要避免一種藥。正是他現在得的這種病要用的藥。我的隔壁住的是興蘭。我們幾個都沒睡。午睡後宿舍大檢查,對稍遲的人大加審問。出動了很多的學生幹部。我回家時買的大髪夾也被拿出來盤問,那些人還輪流傳遞著看,和主導的一個女生的大髪夾比對。我從家裡帶來的二十斤糧食放上床近窗處,相信被檢查過了。每天吃多少兩都被仔細計算。我看到他們要我上台候審,還問我感覺如何時,答,這陣仗很可怕,感覺人鬥人。那女生想保護我說別說了。
=========
當下平行生命的經歷。這個我仍住在牆內。這是最新的形勢。


2005.放我一人進去逛後,我先生在外等候。但我被困在廁所出不去,若我先生來等不到人肯定氣跑,自己先回去了。廁所裡全是人。兩排六個位的廁所全滿位。那是帖白瓷磚的無門廁所。因為人多,好些焦急等待的人乾脆直接候在廁位前,等著看著,讓人很尷尬。隔壁是男廁所,有男生經過時說沒開排氣扇臭死了。我看到店家的工作人員也在等。穿著深褐色短絲襪。有女人帶小孩進來。要用邊上的廁位也用不上。我很擔心自己帶的紙巾不夠。心想萬一不行就用自己的綠色手巾。

=========
背景不詳。


2006.阿甜在寫作業。我弟弟在查我的筆記找什麼資料。我跟我弟弟說,阿甜她們寫完扔入的小木片沒有了。我寫的關鍵詞全在紙條上。這時阿甜說阿喜來了,在看牛。我沒看到她。當她出現時見她頭上包著頭巾,那些絲穗一晃一晃的。我問她嫁山裡所以包頭巾嗎?這時阿淑進來,也包著頭巾,她說不包不行塵太大。阿麗也包,說噴髪膠太香吸引蒼蠅,不然要噴殺蟲劑。中間紅梅向外走,問她還沒上班嗎?她說還有十二天假可休。
==========
背景發生在今生我出生的村子。可能是另外一個空間的經歷。


2007.大學後讀研究所才畢業。心想不開藥,幫人家算命治病算了。不收錢。任他們給點即可。但又拉不下臉來。家裡來了很多熟人。好幾批。我去接人。我爸以前的同事從鄉下來,帶了好多人來。他之前回鄉下了。特寫鏡頭中他扛著扁擔和我爸走在後面。天正下著雨。我抱了個扎紅花小辮小女孩先回來。路過樓房邊上的朱舍時,看到來我家的好幾個小孩子在淋雨玩。我問一起來的那幾個婦人,是住我家嗎?可能不好意思免費住,她們說每人交六毛錢。我想她們大概要睡通鋪。我家沒裝修。對方來者講我家人說因為我還沒畢業。是的,我大學後去讀的研究所。
=============
民國背景。薩滿基因。



2008.下雨天。教室裡找不到位子。地很滑。全是濕泥。我要換傘。阿美叔在校園內開店。他問我是得速暑的傘,對嗎?我說是。還指定要深藍色的,免得他買錯顏色。門前只停著摩托車。他披雨衣開車去幫我調傘來。估計價格會比較高。阿美叔的店內全是立式冰凍櫃,賣飲料為主。我在柜臺上看到一個小的疊架,有好幾本書,以為是圖書舘借的,有女生說是阿美叔的同學寫的。他們都在校內當老師。我翻了下下,都是法學的課本。原來阿美叔學法學的,看不出來。和阿美叔的店成九十度的另一家店是SAKURA的,他坐在店內。我的傘以前是找他買的,賣蠻便宜。量大的緣故。
========
當下平行生命或另外一個空間的經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23:39:55    跟帖回复:
63
2009.阿豐嫁田東田陽。紅梅嫁靖西。阿豐和另一個女人來。她娘跟我說她回來了。我去看她,她不願多說自己嫁的地方。只說整天砍甘蔗。我說我去過那裡,也夢到過那裡。朝九晚六砍。中間吃餐飯。和阿豐說話時,我姐在隔壁包餃子。我告訴阿豐,我姐被賣是前世去了那裡。我們的工作範圍。我還跟阿豐說,前世我們做農林部門的。在廣西等地開墾。前世她在廣州種地,很富有,開吉普車回廣西。她老爹有兩個太太,其中一個是她娘。今生她會去福建,是因為大軍撤台灣從福建撤。拉了很多人過去。阿豐以前嫁福建。今生她若去廣東,就把沿海都到齊了。前世的工作範圍。
============
今生另一個空間中,我告訴阿豐關於我們的前世的事情。
過去現在和未來同時存在。從以前的夢境來看,我可以在前世或今生背景下和所遇到的靈魂講前世或當下或將來的事情。時間並未象我們現實中一樣成為障礙。時間只是個幻覺。


2010.阿紅的朋友開服裝店。她這個生有孩子的朋友因私人矛盾叫來老公和別人幫派互毆。我無故被捲入。有人想帶走我,一個開小小垃圾車的男人,我逃走。我回到阿紅的朋友住的那裡,問她住幾樓,她說四樓。我按電梯,但上不去。門衛和另一幫派是一伙的。我被他們截住了。他們在我身上藏了個帶有血跡的盒子。對方幫派來時,門衛從我身上搜出來給他們。我們控制了我。特寫鏡頭中一個和幾十個人生活的不自由的女生,說另一個女人的髪式好美呀。那個女人穿著閃光的舞台裹身長裙,似乎嗑了藥般,在別人的示意下跳著極具誘惑性的舞蹈。我想她可能是被迫的。
===========
垃圾車樣式並非我們近現代的樣式。小區背景多金屬色。阿紅的朋友告訴我住四樓。我們是直接交流的,不借用任何工具,可能是心電感應式。背景空間和技術可能比我們當下更高。這個我被人栽贓控制,可能被賣掉了。

2011.對聯每樣兩張。有的一張。先分給小組,再分發所有人。討論:秦朝時腸子都沒了。第二年才生。一種植物。分發對聯時,那東西會粘住並破掉。別人問該怎麼說?我答全是廢物。

2012.前男友樓下都是懸空的騎樓式。我從下方看到,有人家的孩子睡在泡沫架空的床上。起床找制服穿要上學。樓的邊上是禮堂,連接街道前後。前男友的媽媽在那兒和別人聊天。一些孩子和媽媽在吃一種卵型的食物。禮堂後面是圖書館。全金屬。我和別人爬坡走到交叉路那裡,要去樂群路搭車。路過時見到有人手捏雕塑人像。
==========
當下另外一個空間的桂林。
拆遷後,一切都是新的。但掩蓋不住巨大的貧富差距。

2013.NALE,一個前消防員。將自己所有的消防知識用於改造環境。

2014.回國。被兩個男人假裝父子盯上了。我看出了他們的意圖。和其中一個談話。他說他自己是泛有靈論者。居然不是無嬸論者。我想繼續問他有關神與人的連接問題。這時看到一輛車路過。車上烤好的麵食炊具仍在。但主人頭面身卻被壓成餅置在邊上。他的家人用這種方式將他運回家鄉,同時做公開地沉默抗議。他們來自茴區。正當我走神時,發現我的包包被盯我的男子偷走。我要他還我。他是還了,但我的皮夾被拿走了。他要我去複印幾個證件。我要他出示證件。他不敢完全公開,但我還是看到了類似vievaggle的拼寫。是記者。我質問他你是記者,你有什麼拳力搜身強制這些事情?我毆打他,想壓扁他的脖子。我想盡快出境,怕他搶先一步動作,自己被禁止出境。
----------
本來我近期想回去的。但看到夢境中好多個我前世今生都處於逃亡和被追捕中。心生困惑。我問過我的MASTER這個問題。得到的是答案是。如果我回去,定會被抓。所以,我的歸期無限期延後。我希望有生之年,我們所有人都能獲得自油,與家人團聚。如果不能,也許今生即是永別。

我知道,每個靈魂都有自己的選擇和時程安排。不能勉強。只是如果我們多數人能早點醒來,我們就不必受那麼多的苦。我們越拒絕醒來,醒來的代價越沉重。 在這裡只能祝福大家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3 1:35:26    跟帖回复:
64
烤好的麵食還在,擺攤的飲具還在,主人卻整個被壓成了薄餅。他的家人開車將尸體如薄餅的他和雜物放一起,拉回家鄉,沒有遮蓋,沒有掩飾,只有沉默地抗議。觸目驚心。醒來,我眼含淚水。

這個吃人的可怕系統至今能頑立不倒,和大多數人的能量供養與支持是分不開的。無論大家有沒有真正地意識到這點。

每個良知尚存的人都在死亡和逃亡的邊緣掙扎,我不知道這樣的悲劇何時會結束。只是希望大家能盡快醒來,中斷對舊矩陣的能量供養,盡快結束這一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3 17:31:15    跟帖回复:
65
1976.英文報導,一個以色列士兵受到殘酷虐待,儘管他已經死了。模糊不清的鏡頭中出現一個活著的士兵虐待一個躺在地上的士兵的尸體。
=========
這個訊息來源不明。是平行生命中的另一個我看新聞看到的。還是其他靈體傳遞的信息。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完全不清楚。

上一周我也夢到或接收到類似的一個來源不明的信息。因為太模糊,我一度懷疑是否為真。我還專門為此問過我的MASTER。問祂,我是否真的有夢到過,還是我自己夢中杜撰或臆想出現的。如果是我夢到的,未來是否會發生?還有我是否應該公布出來。如果公布,會否會產生因果?因為我並不想因此造成大眾恐慌。我擔心自己在無知的狀態中會被負面靈體利用,成為傳遞負面能量的工具。

我沒有收到任何直接的答案。只收到了同樣模糊的這個夢境信息。我知道我有選擇權,祂們不會干涉。不過這也是個考驗。



==============
我很高興前幾天發生的隕石墜落事件沒有人員傷亡。
事實上,前面這裡我提到的不敢出布的夢境和隕石有關。
我的夢境筆記上寫著“一顆隕石撞地球,造成很多中國人死亡”。

DOLORES CANNON的與NOSTRADAMUS對話中,亦有提及會有隕石撞擊,造成很多中國人傷亡的事件。書中說目的是為了讓地上的人們團結起來,活下去。

地心城市桃樂市中,ADAMA告訴我們,因為地表人類的負面思維和負面行為所造成的極大能量扭曲,會以各種自然災害和社會事件的方式呈現出來。這是大自然平衡淨化負面能量的方式。書中亦提及,為了減輕地球轉變期自然災難對地表的損害和衝擊,地心人類和銀河聯盟的兄弟都有參與穩定地球能量的工作。所以,NOSTRADAMUS預言中的那些可怕的災難不會再發生。

隕石撞擊地球的夢境未完全成真,有幾種可能:
1)三維時間線已崩塌,目前已經與五維時間線融合。原來時間線上發生的事件得以避免。
2)地心人類和銀河聯盟將來擊的隕石做了處理,降低了破壞程度。他們有這個技術和能力。不僅對隕石,他們還對地震、火山噴發等做了減害處理。
3)其他原因。

無論夢境有無成真,我們都需要記住,我們的集體意識創造和決定我們的環境。如果我們關注負面的東西,做負面的反應,我們會放大這種負面能量,進而為自己創造負面的現實。而這個正是那些想要繼續桶治和控制我們人類的負面物種想要的。他們想要我們繼續停留在低頻的負面現實中,充當他們的負面能量糧食來源。如果我們拒絕關注負面的事物,拒絕做出負面的反應,如恐懼、焦慮、仇恨等,直入內心提升我們的頻率,療愈我們自己,讓自己處於愛與和諧之中,我們就能讓他們活活餓死。我們便可以衝破舊矩陣的編程限制,即時獲得集體的自油。結束這場可怕的長達上萬年之久的二元性實驗。

所以,無論外界發生什麼,請保持內心的冷靜,只要拒絕給敵人喂食負能量,你便為地球和人類的解方事業做出了一份貢獻。這是每個想要獲得自油的人們都應該有的意識,都應該這樣做。謝謝你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5 16:45:44    跟帖回复:
66
晚飯後我有上頂樓看晚霞的習慣。你會發現,晚霞越來越美了。而且經常能見到。這是光的力量在這個行星越來越強的反映。中秋後,天黑得越來越早,晚飯後上頂樓能看到晚霞的時間越來越短,最後變成了看星星。

我小時曾有過想要返回母胎拒絕出生的夢想,因為不想生活在這個不屬於我的世界中。別人說只要一直看太陽幾分鐘不眨眼就可以讓時間倒流,不再出生。我試過,除了淚流滿面,一切成空。也許是失望,此後我的人生再也沒有對天空抱有任何幻想。無論它有多明媚,無論它有璀璨,它都與我無關。直到這兩年,我才漸有轉變。可能我知道我來自太空,終有一天我會回去。回到我的母星那裡,不會繼續呆在地球。偶爾,我會抬頭看天空。看有無我的“家人”來看我的跡象。我從未象現在一樣對星空充滿渴望。

前晚看著被城市的燈火映照得模糊的星空,我居然哭了。我抬頭自問我的MASTER,你們到底在哪裡,我想讓你們來接我離開這裡,帶我回家。書上說你們就在我們頭頂的天空上,飛船有上億艘之多,距離如此之近,我卻什麼也看不見,聽不見,感受不到你們的存在。我夢境中有次想要去找你們,卻被告知該區域此頻率禁止通傳。我知道自己任務完成才可以離開,但我真的希望能早點回去。

正當我哭得稀裡花拉時,短時內我看到夜空中至少有五六個架次的飛行器經過。看著那一閃閃的指示燈。我想也許其中一兩架次是自己人,是專門讓我看到的,為了安慰我的。王旦旦看到我哭,也一直在安慰我。當我逐漸平息下來時,夜風中我能聞到不遠處傳來的檀香味和花香味。距離是如此之近,讓我覺得似乎有人在陪伴我。只是我看不到。冷靜下來後,我知道自己頻率提升得還不夠,所以才會什麼也看不到聽不到,象個盲人聾人一樣。所以,下一步我會以提升自己的頻率為努力的方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6 17:14:36    跟帖回复:
67
在連續好幾天只吃一餐飯加一個饅頭或麵包片後,我發現自己一直排氣。於是前天嘗試只吃一餐後,昨天和今天我都沒有進食,只喝水。我會繼續堅持下去。這次的目標是排出體內所有的毒素,清除所有的能量淤積,讓靈性獲得更快地成長。如果從此不喫飯,恢復只食氣的本能,那會更好。我將從此不受人類吃喝撒拉的局限,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做其他我想做的事情,我將從此徹底擺脫目前人類的生活方式。

前三天左右:一餐飯加一個饅頭或麵包片;
第一天(前天):一餐飯+飲水;
第二天(昨天):只飲水;
第三天(今天):只飲水;


當身體出現局部不適時,我會冥想,觀想紫色火焰焚燒淨化那個地方,通常都會即時緩解消失。然後觀想呼吸能量直入臍輪,讓全身和頂輪同時排出蝕氣。之後再做些凈化身體和光層的觀想。比如從腳趾吸入白雲團,讓它向上漂浮淨化體內,從頂輪帶臟物排出,觀想它再次轉變為純白的雲團;另一個觀想是自己在沙漠中冥想,讓風沙從左向右刮淨化光層,再從右向左刮凈化光層,最後龍捲風,從下往上旋轉刮,淨化所有的光層和脈輪。這些冥想,是我從DANIEL MITEL的書中看到的。而他又是從吐蕃僧那裡學到的。

以前我久未進食會有低血糖的狀況出現,會發冷發抖。聽說辟谷可以克服這些小毛病,希望我能成功。昨夜我雖覺得身體發熱,但室內28度蓋空調被卻沒有生熱氣。感覺被子涼涼的。旦旦和我睡,感覺他象火爐一樣輻射熱量,讓人口干舌燥。今天起床有些發飄,不過動一動就沒感覺了。身體持續發熱中。

從自我念JING後,就沒有很想吃東西,覺得一天一餐足矣。很多的時候是怕浪費,才吃的兩餐。這兩天偶爾會覺得餓,但餓感很快便消失了。奇怪的是,我會去看一些美食的網站。看哪些素食最好吃。心想開齋後自己弄來吃。只是看完後,倒更平靜了。

另外,我覺得不吃東西後自己的大腦也平靜了很多。不太會亂想。而且可能是空腹的原因,我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最近一次能聽到心跳聲是我看完DANIEL MITEL的書時,心臟突突地跳,感覺有些痛,我當時還以為自己是不是心臟病發作。結果沒事。

在決定完全不吃之前,我有向菩薩祈-濤,請求祂指引我完成此次三五天的禁食或齋戒或辟谷(無論你用什麼詞來表達),讓我身心得到淨化,靈性得到成長。因為我事先沒有知識準備,對此也一竅不通。不過我相信祂會將我引導到最佳的方式。在這裡先要感謝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6 17:27:28    跟帖回复:
68
可能我的貓們知道我在禁食,他們吃東西也少了很多。往時都會一直拱人要吃的。今天沒看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7 17:01:05    跟帖回复:
69
昨夜去查書,發現我在46樓寫的冥想做反了。不知有沒影響。
一個冥想應該是藍雲團冥想。從頭頂入,從頭指頭和腳指頭出。觀想進出雲團顏色的變化。沾污出來的雲團會被大自然淨化恢復原來的顏色。
另一個沙漠冥想,風從左邊開始向右邊旋轉刮,是專門用來淨化情緒體的。要觀想進和出的沙子顏色變化,出來的沙子色變深黃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7 17:22:11    跟帖回复:
70
今天是第四天:有點虛。乏困。睡了很久。去上廁所,發現小便顏色是深茶色。照鏡子發現皮膚沒有憔悴,倒泛亮澤,但我的視線快出重影了。MODI醫生說齋戒要和靈性目標結合起來,專注於目標,結果才會更好。昨天本想念JING加持,沒有堅持到。只是睡著前默念了菩薩的名號。然後我做夢,夢中提到做FO事。這可能是提醒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7 23:06:55    跟帖回复:
71
發現天黑後,我的手腳會冰冷。室溫現在是26度。有風。我關上了窗戶,冥想觀想太陽入體,將能量輸入體內。希望能減緩體溫變低的情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8 15:44:21    跟帖回复:
72
今天是第五天:起床感覺發虛。尿色如茶。本想去晒太陽,但身體燥熱,似乎沒必要。

其實昨夜的太陽入體冥想沒有減緩體溫的降低。然後睡前我做了一個凈化脈輪的冥想。這個冥想效果實在太強大,整個過程我都感覺到自己頭頂的電流。做完去睡,忘記了體溫低一事。只是整夜我好象都清醒著沒怎麼睡著。所以會賴床。醒著時我邊睡邊做冥想。觀想紫色火焰從頂輪入體焚燒,然後將體內的污染同時從掌心、腳心和全身毛孔排出,排出物有顏色變化,並被紫色火焰包圍全身全部焚燒轉化。

昨夜到現在我都感覺到體內的燥熱。現在室溫是27度。有風。我開窗戶仍感覺不到涼意。而且現在我能感受到我頂輪在動。一切發生了變化。只是不知是哪個冥想導致的。

前幾天思維很沉靜,不會亂想。昨夜開始會亂想。不知何故。可能睡不著的原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8 17:02:29    跟帖回复:
73
剛才和我的左右衛門上頂樓晒了半個小時的太陽。覺得體內燥熱不一定是體內能量太高的原因,或是水份不足引起。去晒太陽前,我還在自己喝的水中加了點鹽。或許這能減輕我體虛的情況。

還記得去年時SASHA怎麼說嗎?在母星大家買能量來喝。沒有靈魂值買的,撐特殊的太陽傘從手掌吸收熱量,或躺椅子上晒太陽,或回家開暖氣吸收熱量。他說在地心,人們吃東西很少了,因為植物裡有毒素。他們穿磚制的鞋子從腳掌吸收地熱。

這些案例說明,我們不一定用吃的來吸收熱量,可以用手掌、腳掌和皮膚來吸收熱量。書中說,起初人類是不吃東西的,以光為食。只是後來頻率降低,開始吃食物補充能量,但吃很少,這個從ATLANTIS毀滅時我和阿紅、學英及一些啟蒙師在外星飛船的護送下離開路上吃東西時可以反映。我們只吃了些菜末和一塊或半塊兩釐米見方的固體食物,象奶酪或豆腐一樣的東西。後來,太陽閃焰爆發人們丟失了全部記憶後,忘記了正確的呼吸辦法,才開始全部以吃食物為生。只是以光為食的知識仍深嵌在我們細胞記憶中。相信,當我們DNA全部恢復並解鎖後,這些知識會重現我們的意識中,讓我們可以徹底擺脫目前的人類生活方式,獲得進一步地提升和進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8 19:11:06    跟帖回复:
74
這幾天我躺下時會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心臟、太陽穴,甚至手腕的脈搏。但起床時不會。

然後剛才我坐著做了個轉移到心的冥想,住入心房後,我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

我一直從嘴巴呼出氣體,放鬆,持續一陣子後,打量從腦部到心臟的距離及整體圖片,告訴自己我要從盤旋而下的樓梯才能從腦部下到心那裡。然後觀想自己下旋轉樓梯,並感知到心臟的大致距離,當距離為零時步出樓梯出口,慢慢左轉,你會在那裡看到一扇門,推開門,大致觀察整體內部,步入裡面,關上門,選一個你想要的地方坐下冥想。注意你的呼吸。

書上的冥想會大致介紹如何做。但具體實踐中,你要自己去體會和調整,找到最適合自己的。這也是我會對書上的一些冥想做修改的原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8 20:41:20    引用回复:
75
转至第9楼第 9 楼 王爱富 2019/9/17 13:24:34  的原帖:有個人遇到了魔擾或與邪靈衝突的問題求助。這是我的回復。僅供參考。

我只是能做夢。然後找書看解釋夢境內容。並無你所想的有什麼神通大能。但是在靈性成長過程中,所有人都會遇到魔邪的挑戰。那是考驗。首先你要記住,我們人類有意念造物能力。你專注哪方面投入了能量的都會顯現為實相。如果你害怕,害怕的東西會成為現實。所以必須戰勝恐懼。

其次,要相信光的力量能讓你所向披靡。你身後有MASTER、指導靈、守護神直接守護你,你還有無數的天使大天使各路揚升大師隨時準備要幫助你。但你要主動開口求助祂們才能幫助你。因為祂們不想侵犯你的自由意志。所以第二步是召喚神明的幫助。任何時候都可以。但你的請求須符合GOD的旨意,且不與自己的因果衝突。可每天請求神明為你清理負面能量或用銀色紫焰自己淨化。

其三,對於星際種子來說我們今生的重要任務是療癒自己,與自己的神聖自我合一,恢復所有的神聖意識,象揚升大師一樣在地球行事。當你療癒了自己修復了所有的靈魂創口那些負能量便不再能輕易傷害你。與自己的神聖自我合一是唯一能避免的方式。

一直我是用記錄夢境來做自我治療。與之相似的療法有前世回溯和冥想禪修。但現在我晚上睡前會請求我的神性自我(最高的高我)在我睡著時帶我去地心文明TELOS的神廟去做治療並聽揚升課程,告訴祂如果祂對我有更好的安排一切聽祂的。這是治療的部分。至於與神性自我合一,我會做些冥想。

此外為擴展找回神聖自我的記憶,我會JING書外閱讀一些靈性書籍。多方比對找自己想要的答案。只要你在尋找,你的高我會一直幫助你。此外你要知道一切都是能量,無論你是在祈-禱念JING求神、看靈性書籍,與萬物接觸,一切都是能量的連接。保持與高頻率能量的連接能提升你的頻率。將這種意識注入生活中。

無論是魔邪還是其他入侵外靈我不建議直接與他們接觸或衝突,你可召喚神明來幫你處理這些事情。這樣風險會更小些。他們只是意識受限或接觸了錯誤知識所以能量被扭曲做了不好的事情罷了。和我們常人沒有不同。不要指責他們。請引導他們向神求助,祝福他們。請解決問題不要製造問題。如此你受的影響會減少
“意念造物”可能吧,比如想当“神主”,即审判神的主宰,这也能实现?
关键是有得有失,不知道“意念造物”要失去啥。比如不断消耗维持着“造物”的能量?
16890 次点击,146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存檔:因果的三種解決方式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