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1:23:13    跟帖回复:
55261
    
    晚安各位朋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5:54:56    引用回复:
55262
转至第2108楼第 2108 楼 老盼 2019/11/9 19:44:29  的原帖:你此刻电话一下0571-87031001(“外婆家”联合大厦店),问他家几点打烊,若时间来得及,你就直奔此地用餐,“外婆家”是杭州著名餐饮品牌,颇有特点,主要是食料大众、做工精细、装修高雅、价格平实。
导航地址“紫荆花路2号联合大厦”。






留底,等我去杭州玩儿的时候去“外婆家”吃一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5:56:38    引用回复:
55263
转至第2105楼第 2105 楼 老盼 2019/11/9 19:25:49  的原帖:但愿你能幸运地订到二楼面向沿山河、老和山的房间。





转至第2109楼第 2109 楼 墨丝A 2019/11/9 19:46:07  的原帖: 这价位实惠!我还以为浙江酒店都是上千元起步呢。江浙土豪太多太高调了
转至第2112楼第 2112 楼 老盼 2019/11/9 19:58:10  的原帖:给小墨看看,不远处就是2000多的!隔壁是7、800的,俺体恤老邻居,就找了个民宿型的280,且在角落,客人进出不容易发现边上还有壕店。
这个也留着,280,便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5:59:41    引用回复:
55264
转至第2129楼第 2129 楼 李耳我 2019/11/9 22:25:36  的原帖:  人不会一辈子都顺境的。无论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6:03:05    引用回复:
55265
转至第2139楼第 2139 楼 老盼 2019/11/9 23:59:06  的原帖:目前恰好是观赏西溪湿地最著名的满塘芦雪景象的好时节:




还有一个听芦节。西溪湿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6:09:06    引用回复:
55266
转至第2142楼第 2142 楼 老盼 2019/11/10 0:20:37  的原帖:再给老邻居备一份对《西溪的晴雨》的解读:


    解读郁达夫的《西溪的晴雨》

    《西溪的晴雨》是郁达夫另一篇著名的散文作品。1935年的秋天,作家两次和友人游览了杭州的西溪。这西溪的晴雨,何尝不是郁达夫人生的晴雨,你读出了什么?

    郁达夫认为游览西溪,最适宜的时节是微雨天气,顺便带上酒盒行厨,舟行其中...“只见一派空明,遥盖在淡绿成荫的斜平海上”……因为此时的西溪“中间不见水,不见山,当然也不见人,渺渺茫茫,青青绿绿,远无岸,近亦无,田园村落的一个大斜坡,过秦亭山后,一直到留下为止的那一条沿山大道上的景色,好处就在这里,尤其是当微雨朦胧,江南草长的春或秋的半中间”.....乘船游览,撇开风景,叙写摇船少女的风姿,回顾老人祠里的灵签,联想竹西歌吹的闲情,自有一番文人浪漫情怀。

    第一次是和好朋友源宁及秋原去的。这源宁就是创刊于1935年8月的上海英文文化杂志《天下月刊》(Tien Hsia Monthly)的主编温源宁(其间林语堂也参与过编辑工作),他是英国剑桥大学法学硕士,见证了徐志摩与林徽因在剑桥的交往;自1925年起,历任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教授兼英文组主任、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教授、北平大学女子师范学院外国文学系讲师等职;曾写过《不够知己》又译为《一知半解》)是43篇短文合成的集子,原是一家英文周刊的专栏文章,先后发表在1934年的《中国评论》。另一位是叶秋原,即一年前的1934年3-4月份,连同郁达夫,林语堂、全增嘏、潘光旦等人应“东南五省周览会”之邀,郁达夫游记《西游日录》《游白岳齐云之记》《屯溪夜泊记》等篇,纪录其间旅游乐事和情谊。这位叶秋原从美国主修政治经济学归来,升任上海申报主笔,1929年著有《艺术之民族性与国际性》,1930年翻译美国皮蔼尔的《民族的国际斗争》。

    两星期后的一个星期假日,郁达夫是和老龙一起去的。当天晴明高照,郁达夫便在弹琴楼上消磨时日;秋雪庵里赏景“原不见秋,更不见雪”;报上有“芦花怒放”的消息,而所见却不尽然;就连寺庙的老僧无相也来求字相邀,同游的老龙写了“一剑横飞破六合,万家憔悴哭三吴”,郁达夫也附和抄了一副不知在那里见过的联语:“春梦有时来枕畔,夕阳依旧上帘钩”。郁达夫和友人“喝得酒醉醺醺,走下楼来,小河里起了晚烟,船中间满载了黑暗,龙妇又逸兴遄飞,不知上那里去摸出了一枝洞箫来吹着。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倒真有点象是七月既望,和东坡在赤壁的夜游”...这两大诗人都和杭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倒是个有趣的巧合。

    这篇文字中提到的老龙和龙妇,可能是郁达夫的《梅雨日记》《冬余日记》和《闽游日记》以及其他游记和书信中,多次提到姓赵的“龙文兄”(龙嫂即段静英)。1935年11月28日,郁达夫在杭州作《赵龙文录于右任并己作诗题扇贻余,姑就原诗和之,亦可作余之四十言志诗两首》--《其一》“卜筑东门事偶然,种瓜敢咏应龙篇?但求饭饱牛衣暖,苟活人间再十年”。《其二》“昨日东周今日秦,池鱼那复辨庚辛?门前几点冬青树,便算桃源洞里春”。这位赵龙文在1934年时任浙江省会警察局局长兼浙江警官学校校长,是复兴社的核心成员以及戴笠的心腹爱将。传闻中郁达夫妻子王映霞与戴笠的暧昧关系,猜想这位赵龙文必知内情。赵龙文曾是北大学生,而郁达夫也曾任北大统计学讲师,可能是凭着借师生之谊接近起来的。


    根据网上资料介绍,这个“西溪”位于杭城西部,与西湖并称“两西”,是自明清以迄民国以来,杭州文人雅集胜地,自然风光优美,人文积淀深厚。杭州出版社于2012年12月1日,由吴晶与周膺编辑出版《西溪集古楹联匾额》列出三十余处景点计有:法华寺,秋雪庵,交芦庵,古福胜院,福清庵,在涧庵,溪饮庵,肯庵,东岳庙诸庙,金莲寺,三方土谷庙,风木庵,西溪山庄,梅竹山庄,散花仙馆,红桕山庄,诸桥鳞塘,嶷然人杰,洪氏宗祠,西泠词客,清平山堂,清閟堂,思母亭,长生曲,蕉园琴韵,萝荫书屋,龙舟胜会,余杭春信,应瑞阁,观音庵,莼鲈榭。......单看名字,就让人不胜向往。

    《西溪梵隐志》谓此处“水周四隅,蒹葭弥生,花时如雪”。明朝张岱写西溪探梅至秋雪庵,只见“芦花一片,明月映之,白如积雪”,叹为奇景。在深秋时节,这里三百多亩芦花全面泛白,于秋雪庵,举目四眺,蒹葭隔水,霜涵镜中,芦荻团花,雪压蓬背;秋风起时,水波弥漫,上下一色,意境清冷。有西溪僧人亦曰:“西溪为十月中旬秋光好,最好有月亮,舟行西溪,月光橹声,清辉朦胧,芦花堆雪,鱼逐月影,风送柿香,渔火簇簇,飘浮水泊”。

    你或许也会像郁达夫一样,迎着早晨微冷的晨雾,或黄昏温暖的夕阳,在西溪温柔的怀抱里,躺上一天,忘了思考,忘了行船。或像潇洒的徐志摩,在《西伯利亚道中忆西湖秋雪庵芦色作歌》写的:“我捡起一枝肥圆的芦梗,在这秋月下的芦田;我试一试芦笛的新声,在月下的秋雪庵前”。....

解读郁达夫的《西溪的晴雨》
这个解读很棒。谢谢老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6:12:15    引用回复:
55267
转至第2143楼第 2143 楼 老盼 2019/11/10 0:52:39  的原帖:为了老邻居读《西溪的晴雨》更有现场感,俺将文中涉及的地点标注在地图上:





那个让郁达夫觉得晦气的外国人是:

    卫匡国,原名马尔蒂尼(Martino Martini,1614年9月20日-1661年6月6日),天主教耶稣会 意大利 籍传教士,汉学家。"卫匡国"是其汉名。出生于 意大利 特伦托。 1643年夏抵达 澳门 ,1650年春到 北京 ,曾觐见顺治帝。当年又受耶稣会 中国 传教团委派,赴 罗马 教廷陈述耶稣会关于" 中国 礼仪之争"的见解,并将当时明清战争的记录带往 欧洲 。后来1657年4月动身返回 中国 ,同行还有南 怀仁 等16名耶稣会传教士。1659年6月抵达 杭州 ,1661年6月6日因霍乱于当地逝。

    著有《 中国 新地图志》、《 中国 上古历史》、《鞑靼战纪》、《 中国 耶稣会教士纪略》、《汉语语法》、《逑友篇》。在 欧洲 掀起 中国 礼仪问题争论的奠基者之一。


此地离你得住地不远,如果有时间,不妨拜访,但愿开着门。地点就是“卫匡国传教士纪念园”,一搜就能找到。

卫匡国(马尔蒂尼)在中国居住了18年,卒于杭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6:16:54    引用回复:
55268
转至第1楼第 1 楼 老醉汉 2016/8/14 17:03:59  的原帖:    第一部  第一章

    一九四七年夏。

    位于江淮之间皖西大别山北麓的重镇六安,祥和而安宁。

    逶迤的淠河,静静地在她的身边向北流淌。历史上的是非成败,人世间的喜怒哀乐,仿佛都被它默默地带走了。

    淠河的源头,按清同治《六安州志》载,系“出州西南二百四十里金家寨之南山”并引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水经注》“以霍山所出为正源”佐证,应为准。

    老六安人对淠河的感情深厚,不仅因为它是皖西最长最大的一条河,而且是它紧紧依偎着六安古城边,与六安州朝夕相伴。六安城内居民的生活,无论是大家,还是小户,都得依赖她。

    古代交通不便,便捷省力的水路把大别山的麻茶木竹通过淠河运入淮河,再经长江疏散到大江南北。因为有了淠河,淠河两岸才能水源充足,土地肥沃。才能孕育像麻埠、苏家埠、正阳关这些历史名镇。

    上古时,禹封皋陶子于六,故六安又称皋城。西周形成英、六、蓼、诸方国,春秋战国属楚,秦属九江郡。公元前一百二十一年,汉武帝取“六地平安”之意置六安国,地名沿袭至今。三国时六安从魏,两晋时分属豫,隋时分属淮南郡和庐江郡。唐时分属寿州庐州,其间置舒城和盛唐两县,元末始设六安州。清初属江南行省,江南行省改为江苏、安徽两省后,属安徽省。

    古城六安紧依淠河东岸,它南北长而东西短,两头高却中间低,恰似一只大船。建于唐代的北门宝塔与南门宝塔,就像两根桅杆,屹立在沧桑的古城两头。城里的地势高低不平,街道宽窄不一,大街小巷错落纵横,素有“九拐十八巷”之称。这些拐巷首尾相连,峰回路转,如迷宫,别致而方便。民居的房屋,大户人家多为明清徽派带门楼庭院的古建筑,中等人家是一般是瓦房小院,亦有大量简易茅草、平房和少量西洋建筑。

    六安农副产品和土特产丰富,市场繁华。鼓楼商业街闹市,商铺饭馆林立,极尽繁华。城西淠河码头商船涌塞,桅杆林立。船户,商人和小贩往返不绝,热闹非凡。城东小东门风景区九墩塘像一明珠镶嵌在古城,与它连接的云路街,是六安的主要街道之一。沿云路街西行,可直达淠河。

    淠河西岸即是桃花坞(旧称田家湾),为文人墨客踏青吟诵之地。这里有大片桃园,山冈丘陵上树木森森,沃野平原处草木青青。修竹成林,花卉纷呈。州志有诗曰:咫尺桃源近淠津,渔舟问渡越风尘。竹篱背树通幽径,茅屋当花结比邻。曙色平临丹壑迥,霞光遥映赤城均。武陵应共通仙籍,会便移家作隐沦。

    淠河东岸则布满嶙峋巨石,形似龙爪,故有上龙爪,下龙爪之名。在这些斑驳的巨石上,遗留着古人建筑的高大防水城墙。孩子们在城墙上无忧无虑地嬉戏耍闹,城墙河沿下则到处是洗衣的老少妇女。她们用忙槌(棒槌)砸打着用皂角水浸泡过的衣物,然后放在河水中清洗。捣衣声不绝于耳,很容易让人想到“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的诗句。

    云路街中有个书版巷,旧巷古井,老墙石条,已经历尽沧桑。巷内人家多以手工木板印刷或石印印书为业,文风底蕴深厚。

    在这幽静的巷子里,有个座北朝南高大气派的门楼。里面是三进带厢房包庭院的院落,院落后面是个大花园。

    这就是六安有名的沈公馆。

    沈公馆的主人叫沈子儒,五十五岁,是民盟中央委员,做过《平议报》主编。沈家经营有丝绸棉布与粮食生意,在当地属于有钱大户。

    沈子儒早年奔走国民革命,后投身抗战,抗战胜利后,内战烽烟一起,便对国事心灰意冷,退隐回乡,在家一心寄情笔墨。因儿子沈小雅无意经商,便将家中所有生意都交由女婿秦鸣鹤主管经营。

    早饭后,沈子儒在后花园里修剪花坛上花草,沈夫人张济芳在给园中花木浇水。

    这个花园东西两侧有两个小花坛,东边花坛旁边有棵古老的桂花树,西边的花坛旁边是一个圆形石桌,石桌边上有四个鼓型石凳。花坛上种的有栀子、月季和几盆老桩盆景。

    庭院中的地坪是用鹅卵石铺砌的,东南拐角处有一眼青石围栏小水井。

    沈子儒、沈夫人正在调理花木,他们的小女儿沈仪淑走进花园。

    沈仪淑二十三岁,天生丽质,稳重大方。是山东医科大学学生,放暑假才回来。学校今年暑假安排她们去医院实习,因此过两天就要走。

    沈夫人虽然很舍不得女儿这么快又要离开自己,但她通情达理,希望女儿能学到更多的本领。

    沈仪淑说:“爹,娘,今天我和同学有个聚会,中午和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老俩口自是应允。

    沈仪淑走后,沈子儒问沈夫人:“晓雅最近在干什么?”

    沈子儒有三个孩子,大女儿嫁给了商人秦鸣鹤,儿子叫沈晓雅,沈仪淑是他的小女儿。

    沈夫人说:“好像在学练武术吧?”

    沈子儒连声冷笑:“练武术?哼,他能吃那个苦?”

    沈夫人说:“他说他是在练什么小五套,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门哪派的功夫。”

    沈子儒不屑地说:“呵呵,那是唱戏用的武打套路!”



    站在云路街书版巷巷口,可以看见沈公馆大门楼前面的两个雕花石鼓上马石。

    巷子里的孩子们喜欢上在这两个石鼓上面玩耍,他们无意中已经用衣服把这对石鼓摩擦的乌黑锃亮,非常光滑。

    彭瘦石和彭少石父子漫步走过来。

    彭瘦石是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秘书,老家在六安,昨天才从南京回到家乡。

    他儿子彭少石是国民党六安县党部书记。

    快到沈公馆的时候,彭瘦石为难地对儿子说:“唉,你有点强人所难。我连人家姑娘有没有定过亲都不了解。故人重逢,竟冒失地向人家提亲,我真不好张这个嘴。”

    彭少石郑重而倔强地说:“爹,你和沈伯父是几十年的挚友,什么话不能说?我再说一遍,我的婚姻大事,除了沈仪淑,我不会跟别人结婚的。”

    彭少石说完,径直走开。

    彭少石已经二十七岁了,至今还没成家。他父亲在南京的朋友,给彭少石讲了好几次对象,他都看不上,原因就是他一直在追求沈仪淑。

    彭少石大学毕业后原在南京任职,他是以老家在六安,家里还有房地产需要处理的名义,动用关系调回六安任职的。但实际上,他是冲着沈家的二小姐沈仪淑回到六安老家来的。他和沈家的少爷沈晓雅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同学,跟沈仪淑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起长大的。

    而沈仪淑心仪她的中学老师王圣亚,又和彭少石政治观点不同,因此对彭少石若即若离。加上彭少石到六安当县党部书记时,沈仪淑刚上大学,他们见面的机会也很少。

    但彭少石对沈仪淑一往情深,已经深陷爱河。

    儿子已老大不小,婚姻自是大事,况乎彭瘦石抱孙心切。他望着儿子的背影,苦笑着摇摇头,向沈公馆大门走去。



[原创]风尘六安州
感谢作者:@老醉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6:19:36    跟帖回复:
55269
    王圣亚说:“大局未定,我们不谈私情,好吗?仪淑,现在不是能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时候。天不早了,同学们都在等你,你去聚会吧。”
    沈仪淑从脖子上取下一串项链,递到王圣亚手中:“好吧。圣亚,我们马上就要分别,送你一个小礼物。”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1807910&boardid=1
这是一个连载小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6:30:18    跟帖回复:
55270
    [原创]德川幕府中兴与灭亡时代的两个苦命女人
感谢作者:@屏山石
    此时,明治维新已22年了。
    阿吉死后,无人同情,无人收尸。
    一个和尚看不下去了,将她葬入寺中。
    没有阿吉可骂了,他们就把怒火对准了和尚。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3489503&boardid=2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6:36:56    跟帖回复:
55271
   职场潜规则:越认真,死得越快?
日剧《同期的小樱》讲述了新入职场的员工小樱,为了实现“在自己故乡的小岛上建一座桥梁”的梦想,不断坚持信念的故事。


原本对这部剧并没有太多期待,毕竟同类型的职场剧已经挺多的了,比如《重版出来!》《我,到点下班》,让人感觉到“很燃很治愈”,已经没什么新鲜的了。


故事一开始,小樱同学就头脑发昏,在新入职员工培训上,咬文嚼字地纠正社长演讲的错误,彻底让对方下不来台。


这个剧情设定,真的有点脱离现实,所以原本准备着,看完一集,就放弃算了。
不过,后面情节的精彩程度,却超出了我的预期。
公司要求小樱作为组长,和同组的新入职员工,一起完成建筑的设计任务。
在项目进行过程中,小樱对于成品,各种吹毛求疵,从建筑设计,到颜色,甚至到建筑周围的布景。


在截止日期的最后一天,大家好不容易完成赶工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桥的承重设计有问题,又想让大家再一次继续修改。
终于被女二怼得狗血淋头。


这恰恰是全剧的第一个高光时刻。
啊,终于要被现实教育了。
女二号的吐槽,无比精准地,反映了理想主义与现实之间的观念冲突。
这恰恰正是这部剧的看点所在。
当然小樱后面还是选择了一个人熬夜,完全重新制作了足以承重的桥梁模型。




第二个高光时刻,是在部门分配结果发表后,小樱得知自己没有被分配到一心想去的土木部之后。


小樱的故乡在小岛上,因为母亲生病,岛上无桥,父亲开船,但又不幸遇到台风,因此父母不幸双亡。因此,小樱才非常执着地想在岛上建成一座桥,抱着这样的信念进到了公司,无论如何都想进入真正能造桥的土木部。


在得知没有去成一心想去的土木部后,大家本以为小樱会非常受打击。
然而小樱扭过头,对同伴们说了一段话:
“诸位,明天让我们一起创造更好的东西吧!
这是高迪在设计圣家族大教堂的时候,每天都会对工人们说的话。我很喜欢这句话。
我有一个梦想。在我的故乡小岛上建一座桥梁。
我有一个梦想。找到一生能够彼此信任的伙伴。
我有一个梦想。和那些伙伴,建造让许多人幸福的建筑。
唯独这个我不能放弃。
我有,非我不可的事情要做。”


小樱一句一顿地说完这段话,配上煽情的背景音乐,彻底被感动到。


全剧的焦点,就集中在女主非常认真执着,有一套自己的标准和信念,而这套标准往往会与他人产生冲突。在此情景下,是选择坚持自己,勇敢表达,还是随波逐流,作出妥协。
如果代入回现实中的我们,在面临这个两难选择之前,往往我们很难对自己的判断拥有100%的信心。
哪怕是真的100%相信自己判断正确,也很难有勇气坚持,为此付诸行动。
非常显而易见的是,人们对于异见往往会有本能的厌恶,贸然说出不同的看法,哪怕实际上是对的,也非常可能遭到他人的排挤和打压,不合时宜的坚持要付出的牺牲太大了。
所以,我们学会了审时度势和明哲保身。
我们已经习惯了,察言观色、虚与委蛇。
但难道有谁真正希望,让这个世界彻底变成,充斥着虚伪、逢迎、黑白颠倒的样子吗?
理想主义,恰恰因为其本身在现实中的稀少,反而更有在故事里探讨的价值。
这部日剧的主题正是,纯粹的理想主义,在职场里究竟有没有生存空间。
实话说,我觉得,并没有。
要不然为什么最后女主躺在医院病床上,成了植物人呢。
故事插叙了一个这样的镜头,就已经暗示了结局。


当然,从心底来说,我一万个希望,后续的剧情能合情合理地实现理想主义的胜利,
从小樱的同伴们,后来到医院里看望她的态度来说,理论上,也应该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的。


或许,从各个维度上来说,这部剧注定不能拿完全现实的视角来衡量。
所以,不妨当成一个“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故事来看。
正直、善良、真诚、勇敢、坚持自己的信念,这些是多么可贵的特质,为什么我们逐渐连欣赏这样的故事的勇气都没有了?
看到有些网友评论说,这是个奇葩剧本,女主小樱简直让人接受无能。就愈发为小樱感到不平。
对。
我觉得小樱是挺傻的。
在现实中,压根没有谁,会像小樱那么做。
但哪怕是作为一个唐吉柯德式的荒诞故事,日剧《同期的小樱》,也值得我们继续看下去。
看到这里的朋友们,关于:
“纯粹的理想主义,在职场里,是否还有生存空间?
在职场里,是否应该坚持,自己认定的正确?”
你怎么看呢?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3489632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6:37:16    跟帖回复:
55272
    
    波兰-首都华沙-全世界19个一线城市之一-人均绿地77.7平方米(遥居世界各大城市之首)-进入华沙后车窗外的景观-苏联时代的房屋?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3428875&boardid=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6:44:36    跟帖回复:
55273
“我有 非我不可的事情要做”@王丽华 有这种想法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6:47:13    跟帖回复:
55274
老老师扭扭捏捏的样子很难看 你就别再为难老老师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6:52:28    跟帖回复:
55275

3882411 次点击,56024 个回复  上一页 1 ... 3683 3684 3685 3686 ... 3735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聚友亭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